web版

151-160

web版 151-160

第151話 災難到來

附近傳來了匆匆的喘氣聲和糾纏著的腳步聲,怎么想都不像理智的樣子。聲音向著玄關靠近著。

「有誰來了,腳步聲很亂。」

聽到我的警告,蜜雪兒醬開始向后移動,并進入了警戒狀態。我也拔出短劍保持警惕。

她們也在我警告后開始向后移動。小屋后面有一扇窗戶,遇到緊急狀況的時候可以從那逃脫。

我們組成了由我作為前衛的陣型,現在能做前衛的只有我。

因為室內揮劍范圍很小,我也選擇了一把短劍。

有一個氣喘吁吁的男人從門口沖了進來。

是個中年發福的健康的男人。同柯迪娜那聽到的外表相同,恐怕他就是這個小屋的主人。

「你誰啊?」

「你是小屋的主人嗎?」

確認了我們武裝起來的姿態,小屋主人發出了狼狽的聲音。但看到我們是孩子,也就慢慢恢復了冷靜。

「那種服裝,是魔法學院的學生嗎?」

「是的。帶路的人沒有來,我們就過來搜索了。」

「對此我表示抱歉。但現在那件事怎么都好。馬上去避難吧!」

「避難?」

男人口中傳出了在我意料之外的令人不安的話。

「啊啊,還不知道吧。剛才在附近的菲利普傳來的消息、山蛇似乎正在接近這里。」

「山蛇?!」

聽到男人的報告,我們發出了驚訝的聲音。

顧名思義,他口中山蛇就是一種像山一樣大的蛇。嗯,雖然實際上并沒有山那么大。

如果只是大的話,也許不管怎樣都還能讓人覺得是可以對付的,但其大小也不是半吊子。

厚度稍稍超過5米,身長超過100米的巨型怪物。

從蛇的本質上來說,它可以吞下比自己更大的東西。但就這條蛇來說,毫無疑問可以一口吞下巨型生物。

此外,利用攤開超過百米的身長作為障礙物,收緊敵人,連下位的龍種也會被捕食吧。

當然體重的重量也是充足的武器了。過去有著堡壘的城墻被山蛇一個擺尾就擊倒的軼事。

只是爬來爬去,就會推倒樹木,破壞建筑物,即使騎馬也像是會被當做小吃吞掉的感覺。

由于其巨大的破壞力,被稱為災害級魔獸——即所謂災難的巨物。

「等等,無論如何……確認是這樣嗎?」

蕾緹娜發出的悲鳴般的聲音進行確認。

小屋的主人慌忙回答到。

「恩恩,那種大事,我不能沒有經過確認就傳播。我對那個的姿態進行了確認。」

「那個,菲利普先生,真虧你能回到這里呢。」

「對手就是對手,身體很大在遠處就能看到了呢。想著我得馬上向領主大人報告就回來了。」

確實,山蛇的話,只要從遠處就能看到蛇脖子(鐮首)了。如果那種存在靠近人里的話,就必須向領主報告。

「對了,柯妮爾小姐,帶領學生的科爾蒂納大人來了吧,她有什么辦法嗎——」

「科爾蒂納就戰力而言不過是一個冒險者的程度,不管怎么說一人以山蛇為對手也是不可能的吧」

「呃,那么…..」

把科爾蒂納當作救命稻草的那人看起來似乎失去了希望。

但是我無論如何都不能讓科爾蒂納遭遇危險。不管怎么說山蛇討伐是我們全員不齊下不可能做到的對手。

「那,麥克斯韋能做到什么嗎?」

「這樣的話——」

「但是麥克斯韋在首都,一時回不來。」

「而且這還不夠,山蛇已經要到這來了。」

「為什么直到靠近都沒有注意到?」

「這個區域有一半開闊區域,而另一半森林的部分很深。長的過高的樹木會遮蔽視野,而且森林附近有一個陡峭的溪谷,作為隱藏身姿的場所再好不過了。恐怕就是通過那里接近的吧。」

對著混合著哭泣聲解釋的男人,我即使明白那種心情也什么都做不了。

現在的我即使認真對付,山蛇也是沒有辦法的對手。

如果有麥克斯韋的火力的話可能還有什么辦法,但他本人正在首都工作。

「無論如何,現在我要快點回去引導學生避難……」

「這樣啊,我也得通知領主這件事——」

「這就是我們得做的事。你向領主報告,讓部隊進行避難誘導。」

「恩,啊啊。明白了」

男人回答完后就從小屋沖了出去,在馬廄拔出一匹馬,向著領主的公館去了。

我們也從小屋出來,跑向學生那里。

對手是超過一百米的巨蛇,出動軍隊也不一定有對付的辦法。

山蛇的皮膚柔韌而堅韌,可以攜帶的小型弓弩無法對其造成傷害。

如果持長槍或劍進行戰斗、可能會連地面一起被一口夷為平地。

即使由騎兵隊作戰,也會被一個擺尾給掃清。軍隊很難以它作為的對手。

「那么、柯迪娜大人也沒有辦法嗎?」

「如果要打倒它的話,雖然不到麥克斯韋的程度,廣域魔法是必要的。萊爾和伽多魯斯也沒法讓它停下來。」

在跑回來時,蕾緹娜向我提出一個問題。

把六英雄當做神明的她,認為六英雄不可能有戰勝不了的對手。

但我否認了這個幻想,贏不了的東西就是贏不了。

柯迪娜也許可以掌控有利的狀況,但最后一擊卻壓倒性的攻擊力不足。

而山蛇持有的生命力,正是它的威脅所在。

「那個……也許,我能打敗山蛇?」

「哈啊?」

密歇爾突然的說出一句話,使我發出了奇怪的的聲音,跌倒了。

柯迪娜沒法做到的事,就想著她也做不到了。但是,看著她那出格的武器,得換個辦法思考。

「用這把弓……白銀大弓第三只眼的話,也許可以殺死山蛇」

「那么……」

對她的主張,我立即進行計算。

確實用這把弓的話,如果碰到適當的地方的話,可能造成一擊必殺。

在圖書館調查的時候,破戒神曾經有過以弓一擊擊落龍的逸聞。這時使用這把弓的話,打倒山蛇這種程度的對手應該會很輕松。

但是,我沒有那個證據。現在也沒有辦法確認了。

再說,我自己也知道第三只眼的攻擊力太高了。

即使沒有射箭,沖擊波也有吹散周圍的程度。

而且現在加上我的支援魔法,蜜雪兒醬也可以拉開一半左右。

「但是,山蛇卻移動的意外的快。不知道能不能瞄準頭腦,如果可以的話最好瞄準眼睛。不破壞腦部的話,山蛇可能不會死。」

「嗯,但是……」

沉積著我的話的蜜雪兒醬把視線轉向了周邊的花田。

我明白她的想法。我也不希望這樣的光景被山蛇破壞。

而且住在這附近的人們也會受到毀滅性的損害。正是因為有生命在才有必要守護利益的程度。

「……我明白了,我和柯迪娜商量一下,如果說不行的話,要去避難哦?」

「嗯!」

蜜雪兒醬精神飽滿的答應了。如果放任不管的話,她也許會一個人去討伐山蛇吧,我不禁這么想到。

第152話 對策

我們跑回了柯緹娜身邊,發出緊急避難的警告。

然后將蜜雪兒醬想要守護這個地方,并且是可能做到的意思傳達給了柯緹娜。

但是柯緹娜的回答很簡短。

「不行」

「為什么?」

一句話就否決了。我們也被命令得和其他學生一樣去避難

「即使可以做到,也不行。請早點和其他學生一起避難。」

「但是……」

「聽好了?你確實是個不普通的優秀學生。但是還是「學生」。我們教師有義務保護你們的安全。」

這次的遠征冒險家支援學園也有領隊的教員。但是,作為普通的冒險家的教師和柯緹娜的身份差距太大了。

在這種的異常情況下,指揮權毫無疑問被委托給了柯緹娜。

我也預料到,她會首先考慮學生的安全。

「為了守護這里……我有這樣的力量……還是不行嗎?」

「不行的東西是不行的,即使做了,允許你們也違背了我的職務。守護學生的安全是我現在的職務,這里還請忍耐一下。」

「怎么會!」

我明白柯蒂斯的辯解。可以說這時無理取鬧反倒是蜜雪兒。

如果在讓學生進行危險的的討伐的話,就無法以教師自稱了吧。如果是教師的話,即使學生有討伐山蛇的手段,這里最重要的仍是確保學生的安全。

「妮可爾也說些什么啊!」

「……這里柯蒂斯是對的。」

「可是————!?」

我明白她想要守護能夠讓她想起故鄉的地方的想法。即便如此,也不能從立場上承認。不,如果讓未成年的我們站在戰場上的話,柯緹娜作為教育者就失去了資格。

所以我有點強行拉開了她,同柯緹娜保持了些距離。

她有她的立場,其他學生也有要避難的立場。我們也不能一直只為了自己。

「怎么辦、這樣下去……」

「恩,多半會被破壞吧。」

「那我知道,但為什么啊?」

「柯緹娜也有自己的立場。不能只給一個學生偏袒,也不能特別對待一個學生。」

「我已經做好了冒險的準備。」

「這樣啊……」

我知道即使這樣說了蜜雪兒也不會老實,就這樣放著下去,她也會偷偷的去討伐山蛇吧。

發展到了那樣的事態,她肯定會死吧。

確實,她有能打倒山蛇的火力,也有能命中的本領……但也只是這樣罷了。

只有她的話,恐怕也無法分辨出山蛇的要害,只會有被這個巨大的身軀壓碎、吞噬的未來吧。

所以,無論如何都得有合作者。并且還得有活用的方法。

在這里我要做的是,保全柯緹娜的面子,而且是符合米歇爾的希望的事。

雖然這是一種看似矛盾的行為……

把學生送去轉移處后、柯緹娜和艾利歐特、以及其他的教師們在商量。

我使用了隱秘的天賦,偷偷地靠近到他們身后。

不出所料,他們在進行有關山蛇的對策的談話。

「首先讓學生到轉移處退避。」

「索性送到首都呢?」

「這樣的話往這運送軍隊的魔力就不夠了。轉移會消耗掉巨大的魔力。」

「但是柯緹娜先生,這樣不能確保學生的安全!」

「即使把學生送回首都,對山蛇置之不理的話也不能說是安全。說不定山蛇就這樣攻到首都了。」

教師們談論的話題果然是我們學生的安全。

讓學生退避到首都比較安全,還是在這個地方避難比較安全。

讓我們退避到首都的話,讓首都的對應部隊轉移到這邊的魔力就會枯竭。如此一來,山蛇造成的損失會擴散到什么程度,不得而知。

那么在這片土地上潛藏的話是否安全呢。

這里到底是鄉下,既然不能期待能夠應對山蛇的防衛力量,就需要首都討伐的戰斗力。

「如果顧及那邊的話這邊就不行了,真是煩惱啊!」

教師中的一人請求柯緹娜的判斷。在這種場合最有發言力的就是柯迪娜了。

「是啊……」

恐怕是想要對作為根據地提出意見吧,山蛇的威脅實在是太大了。

「是啊……」

柯緹娜暫時中斷了言語,注視著去避難的學生的隊伍。

然后把手放在下巴上,將視線投向四周。

為了不被她發現,我轉移到別人后面躲避視線。

即使使用了隱秘的天賦,被直視的話還是會暴露出來。

「確實這個領地的西側有大的溪谷呢?如果吸引到那里的話,至少可以限制山蛇的移動。」

「原來如此。到了那里的深谷的話,怎么說山蛇進入了也就沒法動彈了吧。」

「話雖如此,深谷對山蛇的巨體來說也不是不能登上的高度,但至少可以限制山蛇左右移動吧。」

「山蛇要登上去的話,直到溪谷封上為止都不能去了呢。」

作為詢問的教師,也許是想問學生接下來該怎么辦。但柯緹娜卻回答了有關討伐山蛇的戰略。

「山蛇的話,有用餌誘導的方法。山蛇的移動方法只有爬地,如果有熟練的魔術師的話,用土壁土墻等壁系魔法堵住前進的方向,就可以引導到溪谷吧。雖然只是零星的強度就可以破壞的土壁,但山蛇并不會抱有明確的目去特意破壞眼前的土墻,辦法還是有的。只是現在我們的戰力不足啊。」

「結果上來講,還是只能逃跑嗎……」

「恩,我們只是教師。討伐并不在職務內呢。」

雖然她這么說著安慰了其他的教師,但我感覺這個策略是在向我說似的。

也許她可能已經注意到我在這里了吧。(軍師的直覺?)

第153話 誘餌作戰

我回到了學生的隊列中,與蜜雪兒醬和蕾緹娜合流。

兩人都在等著我帶消息回去。

「老師們是怎么說的?」

「柯迪娜先生那邊果然不行嗎?」

兩人的氣勢讓我也不知所措起來。兩手做出捂著兩人的姿勢,告訴了她們先前聽到的內容。

「大概,柯迪娜——————老師她,注意到我在偷聽了吧?」

「注意到了妮可爾醬,卻還保持沉默嗎?」

「那還不是因為沒有讓山蛇停下來的辦法嗎?不管怎么說老師也不會說出『好的,那去打倒山蛇吧』這種話來吧」

「所以才那樣,偷偷地給我們出謀劃策嗎?」

「這種可能性很小,但也可能存在。」

雖然只是我的個人看法,但兩人聽過后帶著認真的表情思考了起來。

山蛇的位置是由從小屋的男人那聽到的。總覺得討伐吧,隨時能行后。

這兩個人的意識就漸漸地往那個方向想去了。

「那個,妮可爾桑……」

「恩?」

「從這出發偷偷的去打到山蛇……之類的話,不太可能吧?」

果然,蕾緹娜和蜜雪兒醬對我講的事還是感到害怕吧。

當然,我已經做好了決定。

「當然不行啊。但是,也不是做不到的事啦」

「那么……不管是被罵,還是說…..」

有點像哭出來的表情的蕾緹娜還是提出了參加。

聽到了這樣的回答我,提出了引誘山蛇的方案。

「前面的森林視野很差,在那里的話脫離隊伍也不會很顯眼」

「那么,就是這!」

「恩。蜜雪兒醬,專用的鐵箭帶了多少?」

「因為很重,只帶了三根,但是一定會射中給你看的。」

這么主張著的她的聲音雖沒有平時的氣勢,卻感受的到比平時更甚的意志。

與以往不同的是,能夠感受到絕對要做到的決意。

「……箭的長度并不是很長,山蛇的皮肉都很厚,一擊后就會掉下來吧,只能瞄準眼睛射擊。」

「恩,看準了我就會射出去的。」

「那么,由我去把山蛇帶到山谷里來。」

「那可是最危險的任務啊……」

蕾緹娜驚訝的看著我,但三人中最敏捷的就是我了。

二棒手的蜜雪兒醬醬,要提前知道對方的位置進行射擊,必須留下來,是不可能進行誘導工作的。

蕾緹娜也是,誘導對于她來說是做不到的事情。

「沒問題的。我體型小,就算被山蛇吞下去。那時也會用這把短劍破開腹部逃出來的。」

「啊哈哈還真是看不出,妮可爾醬會去考慮這種可怕的事呢。」

「但是,還是要要小心哦?」

與嚇呆的蕾緹娜醬形成不同的是,蜜雪兒醬表達了自己的擔心。托蜜雪兒醬的福,感覺有干勁了。

再說被山蛇吞噬的話,會被那個壓倒性的肉的質量弄碎的可能性很高,恐怕在到達山蛇腹部之前就會死去吧。

所以這始終只是為了緩和蜜雪兒醬的心情開的玩笑。

我和兩個人分開后,向著北方去了。那里也是山蛇迫近的路線。

樹木的縫隙間傳來了像地鳴一樣的聲音。

恐怕山蛇到附近的位置了吧。

因為沒有對土地進行勘測,先前也只是事先準備好了地圖制定作戰。

說實話不知道地形,我心里也十分不安。

盡管如此我還是信心滿滿的行動著。蜜雪兒醬給我的干勁就是這么大。

「差不多該看到了啊——唔嗯?」

我漏出奇怪的聲音也不為怪。

從樹林對面唐突地、真的是突然就出現了抬起了頭的山蛇的身影。

距離還在百米以上吧。但在山蛇如此巨大的身軀下距離感也像沒有了一般、只讓我感到如同窒息的壓迫感。

無視了不由停下腳步的我,山蛇以悠然的的姿態環視周圍。

周邊的野獸逃跑之后,只能聽到草摩擦的聲音。

「不、不對嗎。是山蛇威嚇的聲音吧。」

揪揪的、吹松軟的熱氣般的聲音在周圍回響。

不用說,聲音是山蛇發出的。

這不僅僅威嚇聲、也是為了放出后感知周邊獵物的存在。

其他野獸的氣息不存在的此時……也就是說,這里的獵物只有我,山蛇完全掌握了我的位置。

理解了這個情況后,馬上與山蛇拉開了距離。

這個距離實在是太近了。要進行誘導的話,還得有多點的的距離。

注意到了我的移動,山蛇向我的方向撲了過來。

蛇發不出聲音,也沒有聽覺,取而代之的是具備看到溫度的知覺,即使隱藏起來也會被看穿。

是能讓我的一個天賦完全無效的對手

「奴哇啊阿阿阿阿阿阿!?」(不打感嘆號我以為是山蛇叫的)

山蛇不改變頭的位置,左右扭擺著身體向這邊猛地撲了過來。

每次山蛇扭動身體運動的時候,森林里的樹木就發出像割草一般的聲音。

我用線強化了腳部,同時拉扯從手上飛出去的線進行加速。

其速度和蛇的前進速度幾乎一致。

作為誘導的一方,不要拉開過多的距離就好了,所以不必太在意。

但不小心的話一瞬間就會被追上始終是個難點。

在樹木間飛馳,在斜坡上往下奔跑,不久就到達了大河旁邊。

這條合流,現在不過是從林間流淌的河流,不久后會在谷間與其他流入山谷的河流合流。

但是這種速度是還不夠把山蛇甩出去的。下坡的斜面才是那家伙加速的原因。

身后的山蛇好好的跟來了。

不久,我也到達了預定的位置。這時如預先計劃的(此處原文看準時機)一樣左右響起了懸崖崩塌的轟鳴聲,巖石如雪崩一樣崩落下來。

我在這千鈞一發之際,躲開了像雨滴一樣散落的巖石……向著河川中部飛奔去了。

(大概是炸山導致大面積的山體滑坡這種?)

第154話 山蛇討伐

進入溪谷不久后,山崖上出現了雷蒂娜的身影。

她也確認到了這邊,點了下頭。目前為止都和計劃一樣。

意想不到的是,山蛇的移動速度比想象的要快,沒有和我拉開很大的距離。

盡管如此,雷蒂娜還是毅然開始了詠唱,發動了魔法。

大概是判斷這樣下去,我終將會被追上,被整個吞下去吧。

她正在使用的是,她能使用的魔法中效果很強的火球魔法。

那個魔法突入對岸的山崖,引起了爆炸。

長年的風吹日曬而風化的山崖,因為那一擊簡單地開始崩塌。

然后崩塌的巖塊向我和追我的山蛇,雪崩一般落了下來。

我以一紙之隔躲過了巖塊。

用絲線來強化身體,充分有效利用強化賦予的魔法,即使是生前的技能也最大限度地利用。

那個結果是,我從空隙中擠過了像雨一樣落下來的巖塊,用被稱為神技也不奇怪的閃避從危險地帶脫離。

但是我迫近我背后的山蛇并不能模仿這些。

不用說技術上的事情,在這個溪谷中也沒有給它回避的空間。

那個巨大的身體因為強行擠進了這個深谷,所以左右移動都被限制了。

然后,因為被巖塊壓堵著,上下移動也被限制了。

當然,被巖石的崩落卷進去這種程度,山蛇是不會受到大傷害的,那種生命力和厚實的皮膚還是有的。

這種程度的巖石的數量不能長時間封住它的行動。要狙擊的話只有有效利用現在的機會。

但是,卷起的飛塵覆蓋了山蛇的頭部,遮蔽了作為目標的眼睛。

然后那里的雷蒂娜……不,她身邊的存在,打出了下一手。

「卡醬(那個倉鼠一樣的吉祥物)!」

「啾!」

她的聲音充滿了勇敢的氣勢————大概吧————卡醬用鳴聲回應了她。

接下來的是卷起的暴風。

暴風把覆蓋山蛇頭部的飛塵一口氣吹飛了。順便捧起了周邊的水,向中間吹去。當然,突然進入水中的我也一樣。

「喵哇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發出了有點可憐的悲鳴,我被吹向了空中。

但是這也是必要事項。

緊接著發生的是閃光。

斟酌脆弱的山崖,雷蒂娜用魔法讓其崩塌把山蛇壓在底下。

卡醬用魔法把飛塵掃去,順便讓我也退避到空中。

然后,占領了能狙擊不能動的山蛇的位置的蜜雪兒醬的白銀的大弓來發動一閃。

用迄今為止不敢相信程度的高度的強化魔法來拉開擁有不可能程度的強力的反動力的大弓,放出鋼鐵的箭矢。

用細心在箭簇前端挖出螺旋的溝槽來一邊旋轉一邊飛翔的方法做出來的,專用的箭矢。

那仿佛要撕裂空氣————甚至突破音障一樣射穿了山蛇的頭部。

那一擊就和瞄準的一樣,扎入了山蛇的左眼。

然后,一瞬過后突破了頭部的反面飛翔了一會兒,扎入了水面。

在著彈點卷起了巨大的水柱,掀起了變更地形程度的破壞的風暴。

晚了一拍后,沖擊波也追了上來,卷起了河流里的水,削掉了山崖,把山蛇的頭部粉碎成了血霧。

如果我現在在崖下的話,肯定會被卷進那個大慘事。

為了回避那個結局,才故意地,有意圖地被卡醬的魔法卷起。

絕不是像平常一樣不留神的結果。

我從高高地飛到的高空,確認了頭部霧散的山蛇,然后向雷蒂娜和蜜雪兒醬豎起了大拇指。

對面也確認了山蛇的死亡,向飛到高空的我返還信號。

那里有,做出了就像做完了的男人(?)一樣的表情的蜜雪兒醬的笑臉。

大概她這之后會因為使用了魔道具的副作用引起的肌肉疼痛而滿地打滾吧。

即使如此,因為守護了必須守護的風景,她肯定得到了充分的成就感。

我看著那樣的他,也十分滿足。

為了那個,賭著被蛇吞掉的風險,發出貓一樣的悲鳴在森林中東奔西跑,渾身塵埃被吹向空中也有充分的價值。

不久我的身體通過了上升的頂點,變成緩慢的下降。

然后我注意到了。

現在為止是完美的作戰。和預想的一樣推進事態,成功討伐了山蛇。

但是,我完全沒有考慮現在開始的事情。

「……………………該怎么下去呢?」

飛到了高空。我的左邊是陡峭的懸崖。右邊是崩落的懸崖。

雷蒂娜終于注意到了這個事態,把手上下揮舞,向周圍移動。當然,她沒有辦法。

蜜雪兒醬還沒注意到,還是一副成功做完了的笑臉。

我瞬間向懸崖飛出絲線,來支撐身體。

但是,那是一步壞棋。而且是致命的。

冷靜來想就會知道,在落下中向側面做一個支點的話,我的身體就會像擺子一樣運動的這樣不說也明白的道理。

于是說,我的身體就這樣維持著落下的勢頭,變成摔向懸崖。

「不是吧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一邊尖叫,一邊在空中整理姿態擺出受身的我。。

拼命把腳朝向懸崖,向崖壁采取著地的姿勢。

當然,無力的我的身體承受不了那樣的沖擊,變成了強烈地撞向崖壁。

因為沖擊絲線也脫落了,我就那樣落向河流。

第155話 策士的真意

「還以為會死呢!?」

好不容易起身后,我發出了悲鳴。(疼的)

我能想起來的只有從河川跌落后,山蛇的血混入冰冷的水中為止。

在壁面上猛烈的沖擊和落在水面上的沖擊造成的休克,我的意識就簡單的落入黑暗中了。

取回意識后的第一聲就是剛剛說的話。

「啊,太好了!妮可爾桑,醒來了呢。」

抱著我的是蕾緹娜。被被水打濕的身體突然抱上來,我什么都說不出來。

蕾緹娜,身上有些被紅色染濕了呢,是她把我救了上來嗎。

「沒問題吧,身體有哪里疼嗎?」

「恩,沒問題的。」

確認了手腳的活動的感覺后,各部位的關節都殘留著被壓住似的疼痛,萬幸的事肌腱和骨頭并沒有傷到的感覺。

這是為了保持逃跑而無理地驅使自己的身體造成的反亂吧。

「話說回來,蜜雪兒醬在哪?」

我突然意識到,在這種情況下應該最先跳出來的小狗般的青梅竹馬沒有出現的事。

蕾緹娜對我的提問,一邊發冷似的冒著汗,一邊指著后面。

在那里的出現是被捕上岸的魚似的打滾著的米歇爾醬的身影。

「啊嗚嗚嗚嗚嗚嗚。」

伸展開的纖細的手腳,雖然只是開始膨脹卻確實的顯示著存在感的胸部。

那樣健康的她正因痙攣而展現著一種妖艷的氛圍。而她那因痛苦而扭曲的表情,更是加重那種氛圍。

但我知道。那是宛如地獄般的肌肉痛。

「啊,沒關系嗎……?」

「本人說過是肌肉痛的話,并不會對性命大礙,不需要擔心。」

「為什么會知道呢……是偷偷做過實驗了嗎?」

「正是如此。」

真是的……嘛,實戰里突然使用會很擔心吧,事先實驗了的話就不需要擔心了……

為了以防萬一,真希望那時我或柯迪娜能在她的身邊啊。

不考慮這些,這也不是在空中飛舞的我能夠說的話。

「呦抖,疼疼疼……米歇爾醬,沒事吧?」

「啊嗚唔唔……妮可爾醬……注意到了嗎?」

「彼此都破爛爛了呢」

「嗯….疼疼疼好疼。」

看來她的肌肉痛是同我變身時候的輕度化。

這大概是因為她的身體比我更接近大人吧。

即便如此,也一定是很疼的。對彼此在痛苦中掙扎的我們,卡邦庫魯施展了回復術「治愈「。

這對肌肉痛不太有效,要緩解肌肉痛只能休息。

不,這對我的情況很有效果。因為我不是摔倒在坡面上,就是在森林中狂奔,渾身是細小的傷。

如果這個樣子被柯迪娜看到的話,就不知道會被說什么了。在這得坦率地向感謝卡醬表達感謝。

「謝謝你,卡醬。」

「Q~」

像是在說我表現的怎么樣的卡醬擺出了一副乖巧的態勢。(擺樣子,雙手放在腿前)

那個姿勢也太明顯了吧?為什么我非得抱那只巨大的倉鼠啊。不對,卡醬不是倉鼠吧。

「啊————忍不住了,卡醬你太狡猾了吧!」

前世不知為何就是很喜歡毛茸茸的東西,但為了保持恬淡寡欲的形象,我對觸碰這樣的東西事總是猶豫不決。

但現在這幅樣子就萬事大吉(OK)了。好想充分地抱個夠,然后放在臉頰上盡情摩擦啊。(吸。。。吸龍?)

「唔嘿嘿嘿。」(呆萌的蠢樣子。)

「要是那不檢點的表情被學院的男生看到了的話,會一直留在他們的夢里吧。」

「倒不如說,可能會因為這扣人心弦的表情而讓人氣急劇上升呢。」

「在地上打滾的人不要插嘴!」

明明疼的只能在地面地面上打滾了,蜜雪兒醬還有這種程度的余裕啊。

我抱著卡醬站了起來。

再不快點回去偷跑出來的事就要被發現了吧。話說回來,大概已經被發現了吧。

那樣再不快點回去的話,柯迪娜又要擔心了。

我和蕾緹娜兩人但著蜜雪兒醬的肩膀,開始原路返回。

卡醬也明白了這個形勢,也沒有像平時一樣裝作大人物似的要呆在我頭上。

老實說那樣做很重的,這真是得救了。

「再不快點回去的話,柯迪娜就要生氣了啊。」

「就算快點回去了,柯迪娜也會非常生氣吧。」

「姆,明明是做了件好事,不講理啊。」

「言必行,行必果,那種覺悟還是要有的。」

雖說多少有被誘勸的意思,但那也是覺悟上的事。

就這樣一邊拖著腳一邊前進了一會。學生們的避難隊伍是是并排行走的,走的并不是很快。

現在開始追上還是有可能的。正這樣想著的時候,前方的人影向這邊靠近了。

pikopiko地搖晃著貓耳和尾巴。是柯迪娜。(期待的樣子,等雷德呢這是)

「啊,柯迪娜!」

「妮可爾!?(嚇)你為什么會在這?」

「誒……?」

等等,你為什么會驚訝啊。那個策略難道不是為了讓我聽到才說的嗎?

「那個……柯迪娜,你說了把山蛇引向山谷的話吧。」

「那個啊,你聽到了嗎!?不對問題是你為什么到這邊來啊……」

「什么啊,搞錯了嗎?」

并不是為了向我解釋了策略而擔心,而是為了尋找我而擔心啊。

「恩,那個實際上是說給雷德聽的吧。你看,那家伙不是曾說過會在我身邊看著嗎,說不定會聽著的,總感覺……」

「啊,那么(就是說,省略)……」

也就是說,我為了耍帥而說的「一直會看著你的」話被柯迪娜當真了,期待著我能前來退治山蛇柯迪娜才說了那番言論。

不對,那段話其實正中目標……現在我也確實為了退治山蛇而前來了。

「想著雷德一個人一定會陷入苦戰,就前來助陣了……妮可爾醬聽到了那些話到這來倒是預想之外呢。」

「啊,恩。那個……」

「為什么一副凄慘的樣子,沒事吧?受傷了嗎?」

「已經被卡醬治好了,所以沒問題。」

「這。樣啊…….那就好好說說你吧。」

「誒誒!?」

「也許你會覺得不講理,但你并不是雷德!亂來的話就會死哦?」

不,等下,我就是雷德啊。我要是亂來就會死?話說回來我已經死過一回了……

從是三個人中的誰抱著那種不講理的想法這樣的問題開始,伴隨著柯迪娜喋喋不休地斥責,我們回到了學生們的身邊。

當然,柯迪娜對我們的斥責也很快就轉向了對我們身體狀況的擔心,最后還「好好地努力過了呢」般的撫摸了我們的頭,感覺不壞呢。

第156話 功勞的處置

我們一邊被柯迪娜說教,一邊回到了學生那邊,出乎意料是柯迪娜沒有過分的責備就讓我們就去排隊了。

看來,柯迪娜是為了表現出自己說教的場面,避免了讓其他教師插入這事吧。

沒有人會對從六英雄的柯迪娜的斥責中解放的對手再說教,甚至是有膽量的教師。

學生們被聚集在轉移處附近的廣場也混入了普通人。

成為威脅的是山蛇的話,完全安全的地方數量很少。在最這前面的是匆忙的拉墨的騎士團,以及以這為目標進行避難的人們。

附近的村民數十人加上魔術學院和支援學園的學生們,大約有三百人。

雖然這是一個非常廣闊的廣場,但如果這樣的人數齊聚一堂的話,還是會感到狹窄帶來的壓迫感。

就這樣我們三人在這排隊等待,普里西拉來到了我的身邊。

好像是被柯迪娜拜托了,過來看看樣子。

「那么,事情怎么樣了?」

「什么怎么樣?」

「山蛇的事啊!搭了柯迪娜先生的作戰便車去討伐了吧?就算是妮可爾也還是很難對付的對手吧。」

「啊……」

確實,對于我一個人是很難對付的對手吧。

但是,僅限這回,有著蜜雪兒醬的超火力的存在。

而且還確保了蕾緹娜和卡醬這要員的支持。這再加上有柯迪娜的策略,不可能失敗。

「打倒了哦?」

「是啊。即使是妮可爾這次也……誒誒誒誒!??」

「打倒了」

普里西拉好像沒聽到的樣子,那我就再說一次吧。

普里西拉表示出驚愕的樣子,仿佛是看到了無法相信的東西。

「那個,是開玩笑的吧?三個只有十歲的孩子就討伐了山蛇……」

「不是三人,卡醬也在。」

「不,連卡邦庫魯也被算在戰斗力上了嗎?」

我把采取的戰術向普里西拉進行說明。順便報告了那個戰果。

夏小汐墨夜霆全文免费阅读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