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eb版

141-150

web版 141-150

第141話 擺脫執著男的辦法

和蕾媞娜分別之后,我順便去麥克斯韋的住處走了一趟。

這件事遲早也要傳到柯迪娜和瑪麗亞那里的吧。

但是在那之前還是想先和老爺子溝通確認一下。

「怎么回事啊。這個?」

「什么怎么回事?」

「你裝什么蒜啊!艾利歐特竟然是非常勤講師這種事情!

「噢噢,已經和你打過招呼了嗎?和表面上不一樣,挺熱情的吧」

裝著傻的麥克斯韋正準備給我上茶。但是今天的事情決不能這么簡單了事。

這次的行動,我被一個男人逼到窘境,而且是我本來是男的這個事實存在的前提下,要是一個不注意也有可能會導致我把我的身份泄漏掉的危機。

不,先不說處理危機的事情。說實話,我是想問為什么我要這樣悲傷地被個男人追到這個地步啊?

求婚什么的,當然是斷然拒絕。

「嘛,你等下。你想說的我也明白啊,雷德」

「懂個毛啊!」

「冷靜。你好好想想。說到底,艾利歐特也是個杯具的男人啊。」

麥克斯韋就像講課一樣給我慢慢說起來了。

在童年結束之前就失去了雙親和故鄉,幼小的時候,就半是作為傀儡成為國家的象征。

如果能成長些,就可以操持國政了,為此自己所擁有的時間也很難說足夠,就是他的現在狀態。

這時,從萊爾那里逐漸聽到愛女的事情,周圍的重臣便說起來,「那樣的話娶了她如何?」

這種狀況,他對我的興趣不斷增加也不是沒有緣由。

「倒不如說,到目前為止一直都好好忍過來了呢」

「就算這樣,我也不可能接受那提議的吧?」

「那就由你決定了。嘛,本來的話我是想讓他有點放松的時間呢。」

「倒不是不理解你的意思……但我和男人交往是不可能的啊?」

「知道的哦。再說,要是暴露的話老朽也要被柯迪娜殺掉」

作為放松,讓他到拉墨來赴任。這也好。

但是,那個目的「讓我和她的關系進展」這必須得放棄。

「該怎么辦呢……」

「果斷拒絕唄?」

「對象可是國王啊?如果拒絕得不好的話,很容易就打擊了他的面子。那樣的話,也會對他的未來產生影響」

我是英雄的女兒,換句話說是平民。

這樣身份地位低的對象把貴族的頂點國王甩了的話,必然會變成對對方的侮辱

對于國家來說,被對方侮辱可是極其負面的事情。

「那樣的話我就也不能主動提出來了吧?」

艾利歐特和我有一面之緣,雖然他還是個可愛小娃娃的時候

對這種對象,讓他陷入不利的境地的選擇,我也不是太想選。

「這真是麻煩的事情呢」

「變成這種超麻煩事還不是你的原因!」

「搞這種謀略是柯迪娜的守備范圍吧。要不干脆找她幫忙得了?」

「那我要被殺的!」

我變成這個身體以來和柯迪娜kiss也kiss了,裸體也看了。

互相把羞恥的地方都曝光在對方面前,一直是這樣完全親人一樣的關系。

結果有一天知道是以前的男人……想想都害怕。

「你可真是,陷入泥沼了呢」

「吵死了」

總之,這種狀況下,不做的點什么不行,雖然絞盡腦汁,但我也想不出什么好主意。

「喂,老爺子,怎么辦好?」

「嗯?那個嘛,方法有倒是有一個……」

「什么?」

我一下就站起來湊到麥克斯韋面前

卷入王家的愛情糾葛之后漂亮的解決策,我是怎么也想不出來

「啊啊,那個,其實是非常簡單的辦法」

「別賣關子趕緊說喲」

「讓你被甩就行嘍」

麥克斯韋的話,讓我完全僵直了。

我被甩?被男人?

「總之,陛下對你有興趣這才是問題。如果沒有興趣的話,自然也就不會有纏上你的事情了」

「雖然說是這樣子吧……被甩是要怎么操作啊?」

「讓他看看你現在的樣子不就沒問題了?」

沙發上毫無禮儀地坐著,像拿啤酒杯子一樣喝茶的我,確實很難說是個美少女的樣子

看到這樣子的我毫無疑問會幻滅的吧。

不過這樣以來,對我的風評也會是巨大的損傷。雖然沒有特意想成為淑女吧,但是好不容易評價比較好,還故意破壞也沒有這個必要。

「感覺不是很有干勁呢,那個」

「這樣…那這么辦。總之要讓陛下被別的女性迷住」

「別的女性?」

「是。如果被別的女性勾住魂的話、自然也不會再來勉強糾纏你」

原來如此。確實如果他找到了最適合的結婚對象的話,就不會找我這樣的平民做對象了。

但是那個所謂「最適合的對象」并沒有人選

「話說回來他的對象限定成必須能迷住艾利歐特是要怎樣啊」

「如果能把握事態的主導權的話,那個角色你來演不也可以嘛?」

「哈?」

「也就是說……讓變身的你迷住他就行啦!」

這個老家伙,終歸還是語不驚人死不休。

第142話 尾行者

我多少還是有點敬老精神的,但把這種發言隨便就放過也太寬容了。

總之,敲了麥克斯韋的腦袋一記之后,再次開始對他的質問

遺憾的是憑我幼女的手勁,完全沒看出來對他造成傷害的跡象。

「然后,到底怎么回事?」

「啊疼疼,唔呣,我說他被你迷住就好啦」

「那不是本末倒置了嗎!」

明明我被那個求婚男死纏爛打,為什么還要讓他被我迷住啊。

不是反而要變得被他追到天涯海角了嗎

「不不不是這樣了啦。我說的被你迷住,是被大人形象的你迷住」

「大人的?」

「是的,使用幻覺,讓他被你變化后的姿態所迷住!」

「呼呣?」

他對我求婚的理由有二。

第一,我是將來值得期待的美幼女,第二,我的父母是萊爾他們。

在這時讓第三者的美少女登場,讓他被那個所迷倒。再確保能獲得萊爾他們的協力。那么確實能讓對方的矛頭失去方向。

「呼呣,也不算差吧……?」

艾利歐特的目標如果能朝向我之外的架空人士,那么一點也不賴

如果是準備一個真實的女性,就會產生很多問題。獲得他的好意就會產生很大的余波,根據情況和王位繼承問題扯上關系的可能性不小。

但,架空的存在的話,任何時候都可以金蟬脫殼。

但問題是,……如果要引開艾利歐特的矛頭五年、用我幻覺的身姿這樣接近他的話,我要以冒險者身份拋頭露面自立這事情,也就很難任意行動了。

「那個啊,這樣以來可以誤導艾利歐特五年吧?」

「但那之后很麻煩啊」

「那個啊,在這個城市里呆著的時候我們作為幕后支援,也不會出手。但是之后的話,離開這個城市不就行了嗎」

「你說的雖然簡單吧……」

「你不也是以前作為暗殺者在城市里輾轉著嗎?這種程度不算辛苦吧?」

「大概吧」

畢竟本來是居無定所的暗殺者,所以在各地都有隱藏的據點。

況且為了隱藏邪龍的素材還有隱藏的場所。為了那個也想要去確認一趟。

某一天,離開萊爾他們遠行,這樣的必要性確實是有的。

「雖然是有外出的必要性吧……」

「還并不只是如此蜜雪兒小姐也不能放著不管吧?」

「蜜雪兒醬?」

「那個孩子有著射擊的技能。況且還持有神器級的弓。還不光是艾利歐特小子一個人,也是各國的軍隊渴求的人哦」

「……也是呢」

「雖然現在是老朽幾個庇護著她,但畢業以后怎么辦?瞬間就會發生爭奪戰吧」

現在就已經是甚至用百發百中來形容也不夸張的命中力了。

況且有力量增強的腕輪的效果,幾分鐘的話,就算用third-eye射擊也可以做到。

破壞力之高讓人望塵莫及。戰爭鐘的話,在超長距離狙殺敵將的事情也是可能做到的。

就是那種程度的天才。同時也是危險人物,國家絕無理由放置不管

他從冒險者支援學院畢業的同時,各國的探子就會蜂擁而至這點毫無疑問

為了躲避那些引誘,果然是有離開國家去流浪的必要性。

結果上來說,我和蜜雪兒醬都是幾年之后必須逃離這個國家的人。

「真是麻煩的狀態啊……」

「她的這份天賦彼女要由你培養。你不麻煩才奇怪吧」

「那樣的話也會和柯迪娜蕾媞娜分別了啊」

「菲妮亞小姐的話估計會說要和你一起去吧」

「那個的話————」

她的話,確實有這么說的可能

即便這么說帶她去也很難

「嘛,那是幾年之后的事。眼下該先考慮怎么對付癡情小子艾利歐特」

「眼下是那邊該優先呢」

「首先也就是怎么做才能讓艾利歐特被迷住了吶!」

先不管嚴峻的未來,麥克斯韋真的一副非常高興的樣子向我提案了。

「首先啊雷德。你有必要去學習足以吸引男性的『女性的舉止』呢」

「哈?」

「先給我學學像女性的樣子的言談吧」

「不需要啊!」

「然后就是像女性一樣的表情動作了呢。你在怎么講也過于粗俗了」

「別管我啊!」

從孩子時代我就沒怎么區分男女舉止的不同。

但是已經到了十歲、那種不同就多少有些浮出水面了

目前我在學院的評價是、身體雖弱但是努力做運動的『努力家』、而放學后演奏鋼琴的『大小姐』。

雙親是那種人所以不怎么有來接近的同班同學。即便如此一直在身邊的和蜜雪兒和蕾媞娜也時不時對我有『妮可爾她、好大大咧咧啊?』這樣的感想。

正因為看似對禮儀很嚴格的瑪麗亞其實是放任主義的原因,我似乎是像男生一樣的舉止越來越多了。

「哈哈哈哈、交給我就好。在宮廷之中人氣絕高的老朽會直接對你進行教育的哦」

「超想拒絕!?」

結果就變成,我就到那天太陽要落山之時為止,都實打實地接受了淑女訓練。

太陽西斜,道路被赤紅染色的時候,我終于從麥克斯韋那里解放了。

著急著想要就這樣踏上歸途的時候,熟悉的水果店的大叔對我擔心地搭話

「喔,怎么了妮可爾大人?今天是一副超疲憊的樣子」

「叔叔、別叫我大人了」

「啊哈哈,看來是像往常一樣的回答,那樣的話問題不大吧?喂給你吃這個,精神好起來吧!」

大爺把平時買的很多的蘋果從筐里拿一個出來,扔給我這邊

我兩手抓住,接受了。前世先不說,現在還沒法用單手接好,因為手太小了。

「謝謝」

「別太勉強自己喔」

「是」

我用袖口擦擦蘋果皮,往嘴里送

酸甜的果汁擴散在嘴中,稍微緩解了精神的疲勞

「好吃」

「是吧,是吧,我們家全都這樣好吃哈!」

這時我感覺到一種微妙的氣息

不,這個是……從學院出來時候開始就一直跟著我的嗎?

「很好吃,謝謝款待」

「不客氣」

我好好回禮之后就迅速離開了那里

因為有可疑人物在后糾纏,希望盡早離開這個場所。

雖然我個人來說直接瀟灑的甩身離開也可以,但不自覺的,走路的方式就變成了發出輕快的噠噠的腳步聲這樣子了。

我一邊感知著微笑地目送著這樣的我的那個大叔,一邊朝能避人耳目的地方趕去。

第143話 笨手笨腳的襲擊者

有意的避開路人的目光進入小巷。

對方仿佛感覺到了這邊一樣,在我面前現身了。

確實可以說是簡潔的態度。

眼前看見的是年輕的小姑娘。

因遮住了臉而無法辨認容貌。

一身漆黑裝束,讓人忍不住吐槽不愧是可疑職業穿的確實是很搭。

「呵、還挺干脆的嘛。」

「……」

少女——那么,為了便利就這么稱呼吧——少女不等我作出回應、就二話不說的抽出了腰后的短劍。

向這邊展現出了明確的殺意。

「啊,來勁了嗎?」

「……當然,你才是到底是什么人啊?」

「什么人?同你所見的美少女嗎?」

從相當一段距離外傳來了的聲音顯露出對方很年輕。我也稍稍加上些挑釁的意思,裝出些戲謔的架勢,探明對方出聲的位置。

不知道她到底是誰,從學院一直跟到這里,也不見要危害我的樣子。

但是來到這里,突然向我冒出殺意也是有理由的吧。

「本想只是個沾著父母的榮光的小姑娘,在這里展現的直覺和引誘的膽識,而且在投向殺意時展現出的冷靜……」

「啊,那個啊?習慣了嘛。」

前世置身于殺與被殺的世界。事到如今小姑娘的殺氣程度自然是不慌不亂。

不對,現在我才是小姑娘吧。

「你…難道是離開父母期間已經被人替換過了嗎……」

「不是啦,我出生以來就是這樣的說。」

「只是小姑娘卻可以承受得住我的殺氣!」

「怎么啦?」

少女用劍回答了我。

可以感覺到有殺意、有敵意,但卻沒有惡意。

對這個奇怪的敵人,我不知道為何起不了壞印象。

「干嘛啊,明明看起來不像壞人的說。」

「吵死了!做出假裝妮可爾大人靠近艾利歐特大人這等無法言說的惡行。你這家伙的真身,給我暴露出來。」

「哦,是艾利歐特的手下嗎?」

「……現、現在不是。」

是笨孩子吧。

這孩子是艾利歐特的手下,有保衛他的任務在身的任務這樣理會不會錯吧。

恐怕是隱藏在背后,連艾利歐特本人也注意不到的秘密保護吧。

話說回來,也稍微年輕過頭了吧。

「上啦!」

將襲擊的一聲喊出來,從隱秘性上來說是極為失格的。

換做我的話二話不說就會讓陷阱啟動封住對方行動。

總覺得、與這位少女「玩會」也不壞吧,就同她交會手吧。

從左手開始繞上線,將腳和右腕進行強化。

長驅直入的突襲將她的性格暴露無遺。

對我而言她的斬擊,踢在小巷的墻壁跳向空中就可以躲避了。

然后在她背后著地,一腳絆了過去。

是艾利歐特的護衛的話,就不能讓她受傷。

但她果決地踏向地面,接住了我的腿擊。

大概是發現我的體重輕,判斷是能夠接住的吧。

注意到了這邊的體型,不是采取閃避而是防御,意外的冷靜呢。

一邊取回被彈回來的腿,一邊向后轉了一圈取回距離。

那一瞬間,她的拳頭就從我先前咫尺之間的位置上通過了。

腳踏地面防御后利用降低的重心出拳的選擇也不壞嘛。

「啊——,感覺愉快起來了呢。」

「開什么玩笑!」

在我看來,她還遠未成熟。但是我能感到她的巨大潛力。。

重生之后老是被當做孩子對待的我,看到拼命抵抗的她總覺得有些好笑。

「該死,認真跟我打!」

「不要……那樣做總覺得太可惜了」

最近被麥克斯韋發現了真身,對怪物的戰斗也失敗了,積累了很多壓力也說不定。

本來我的專業是對人類而不是對怪物用的。

盡管同英雄們組隊退治了邪龍,還是很大有不同的地方吧。

轉生后,雖然進入魔法學院像笨蛋似的被塞滿了各種有關怪物的知識。但先前對有毒怪物的作戰,就是對怪物知識不足的最好的例子吧。

以從背后拔出劍的姿勢,同少女的劍的斬擊交織在了一起。

少女用的是小劍(短劍),所以即使是這個武器也能充分應付。

就這樣交手了幾個回合,雙方停下了腳步。

明顯是以速度為主題風格進行的戰斗。小劍與體術來回巧妙切換的戰斗法,要是換做我以外的人來說恐怕很難對付吧。

接住對手的左邊來的劍,停下;躲過右邊來的劍,用拳頭和踢技反擊。

「不對,總覺得同在鍛煉克拉德的時候一樣呢?」

「該死的,把我當傻瓜嗎!?」

像是氣炸了似的臉上泛起紅暈的少女——雖然因為臉遮住了這邊也基本看不見——但對我這邊來說也是,再不回去的話差不多菲妮婭也要擔心了吧。

抱歉了就這樣簡單的決定勝負吧。

幸運的是,與我的真實身份的相關部分還沒被發覺,可以輕松的蒙騙過去。

少女向我發起了斬擊,我利用體重順勢將這一劍架開。少女的劍被遠遠地彈飛了,

但是我也因為反沖力而讓體勢大幅度的崩壞,無法進行進攻。彼此在近距離停下腳步,體勢保持著崩壞的狀態。

先回復了姿態的是在線的輔助下的我。不,也許跟線沒關系。

放開了手中的武器,向空手的對方的懷中沖去。這種場合劍是無法奏效的。

而突然想把扔開的短劍拉回來的少女就完全失策了。

因為一般來說誰也不會想到對手在戰斗中會放棄武器。我把少女的手肘拉住,扣到背后,就這樣使用寢技伺候。

「吶!?疼,好疼啊啊啊啊啊!」

一邊將關節扣到極致,一邊將保持十字般固定姿態的對手壓倒。就這樣將體重壓在肩肘上。

「投降嗎?」

「絕不向邪惡屈服!」

「嘿=o=咻。」

「hiaaaaaaO(≧口≦)Ow(?Д?)wO(≧口≦)Ow(?Д?)wO(≧口≦)O」

就這樣,可憐的少女慘敗在我手上。

雖然比預想更加纏人這點是沒有預料到的。

第144話 不成熟的密探

盡管少女勉強堅持了下來,但還是在關節技面前敗北了。

保持著俯趴的姿勢被拉倒,手臂被控制后就找不到反擊的方法。如果這是仰臥的話,或許還能做些什么,但是,在自己的正面是地面的情況下就沒有可以進行行動可言了。

立下承認失敗并不逃跑的約定后,我終于放開了她。

在知道我沒有殺意后,終于變得順從的少女面前,我如仁王聳立般開始進行質問。

「那么,你是誰?為什么在后面要跟著我?為什么要襲擊我?」

我讓少女跪坐下來,取下了遮住一半臉的面具。

下面出現的是比預想的還要年輕,簡直就是少女的臉。

雖然我以為聲音比較年輕的類型,但看起來感覺不到二十歲嗎?

「呃,呃?咦?那樣接連不斷地提問的話……」

「那就由我(watashi)先自我介紹吧?我的名字是妮可爾。我想你是知道的。你呢?」

「我(watashi)?你到剛剛為不一直說咱(ore)什么的嗎——」

「給我住嘴。」

因為保持正座的姿勢,她的頭就在我的眼前。

向她的頭有氣勢的敲了一下,把她的吐槽制止掉了,如果再讓她那深入那個話題的話感覺會很危險。

「唔好疼!?嗚嗚嗚……這就是敗者的恥辱嗎?」

「吶?名字!」

「啊,對了。我是普里西拉。是艾利歐特大人的護衛————」

這時,我注意到她的視線稍微游離了一下。

再敲一次她的頭,問出隱藏的信息吧。

「說謊(威脅的)……不像是有說出全部情報的表情啊?」

「嗚嗚,我的姓是拉古娜」

「嗯,北方三國同盟的拉古娜嗎……?」

那個姓我也有所耳聞,雖然是前世就是了。

「拉古娜不是相當的名門嗎?」

「大體上是的,舊蘇特拉王國的伯爵家。在聯合王國形成之后擔當艾利歐特大人的護衛。」

看到跪坐在那,卻驕傲地再說明的普里西拉。說出了好不容易藏著的信息,不該在那里驕傲吧,不由得想吐槽到。

即便如此,我也想起了,蘇特拉王國的拉古娜家嗎……

家格雖不是伯爵那么高的人,卻是世代擔任王族護衛的對人戰專家。

當然,那個戰斗技術對人以外也是通用的,我記得作為密探來說是相當有效的樣子。

正因如此蘇特拉要員暗殺起來相當麻煩。

「嘛,身份是就那樣接受了。那么,下一個問題……為什么跟在我后面?」

「那是,對艾利歐特大人戀慕的女性身份的調查之類的東西嗎?。我是護衛啊。」

「啊,確實呢,誒=。=……」

艾利歐特是北部三國同盟唯一現存的王族。而且只說領土面積的話,把三個國家合并了的聯合國家,是這個大陸最大的國家。

更進一步說,艾利歐特是年幼的時候就受到我們的庇護,陷入權力爭奪的漩渦中的那樣的人物。

對于他的伴侶候補的話,會進行調查也是理所當然的。

「但是我的身份,這樣一來多少有點明白了吧……?」

「恩,是真貨。」

「沒有比這更真的真貨了!」

「明明是才出生十年左右的小孩子,卻有著如此完美的戰斗技術什么的……應該說不愧是英雄的令愛(有出息的女兒)是吧?」

「再把那個「令愛」掛在嘴邊的話斬了你哦!」

「嚇hia!?」

普利斯拉終于注意到了自己的失敗,全身汗毛都立了起來,瑟瑟發抖。

好歹是戰斗技術高,對狀況的判斷力有問題的類型。

恐怕被派為艾利歐特的護衛,也有讓她積累經驗的意思吧。

因為這條街有麥克斯韋和柯迪娜,交給有點那樣的護衛也沒問題吧,大概是親信的判斷吧。

「真是的,真是給我帶來一堆麻煩啊……」

「大小姐,其實是嘴很兇的那種人嗎?」

「一定是爸爸的影響啦,有時會露出男人的感覺。」

不管這么說內在還是男人,這是沒有辦法的。那么這里就讓萊爾背鍋吧。

以前為了了解劍術而師從萊爾,這樣說的話應該不會有違和感吧。

「這樣啊。有著與外表不同的野性呢。」

「你才是,這個年紀就當任艾利歐特的護衛,真厲害。不到20歲吧」

「恩,還不到18歲,多虧你明白了還有很多地方有不足,給您添麻煩了。」

「哪里的話,我才給您添麻煩了吧。」

「請讓我對您再次道歉。」

我半睜眼中看到的是,普里西拉想要平伏的跪下來道歉的意向。

「那么,回答下一個問題,為什么襲擊過來了呢?」

「那是因為,普通的來講,怎么也想不到妮可爾桑在這個年紀就已經習慣戰斗了吧。為了引誘從那里移動到小巷,挑釁似的停下腳步。并且在我的殺氣下沉著冷靜,露出無畏的微笑等——」

「啊-,那確實不普通呢。」

「因此,我就猜想是某人變裝成妮可爾桑的樣子來接近艾利歐特大人。」

「所以就襲擊過來了嗎?」

「還有,為了替換妮可爾桑,也有本人被奪走自由,被迫監禁在哪里的可能性。」

「原來如此。」

想法本身并沒有錯。

但是,思考的方式太僵硬了。

發現了我這種例外的人物,投來疑惑的視線也不為怪。但是為了確認而使用武力這點還是太年輕了。

因為對自己得出的結果深信不疑,搞出這樣的錯誤。

「那是經驗不足吧。」

「哈?」

「不,這次的事件吧。恩,你并不是不懷好意的做了這件事,這次就放過你吧。」

「實在是非常感謝。」

「我的朋友也非常有手段的,所以襲擊是不行的哦?」

「是,銘記在心!」

密雪兒醬和蕾蒂娜、克勞德等,因為與我反復進行實戰訓練,比起同齡者也是有相當的實力。

放任不管的話,普利西斯也可能會去襲擊她們。

那么事先給她打個預防針不會有錯吧。

第145話 初夏的遠足

放開不成熟的守衛,我終于回到柯迪納的家

一打開門,菲尼亞從家中發出啪嗒啪嗒的腳步聲出來迎接我

但是我沒注意到那個聲音,直接往樓上走去了,然后被菲尼亞毫不猶豫的沖上來抱住了

『歡迎回來,妮可爾』

『哇!?啊,是菲尼亞啊。嗯,我回來了』

都是因為在想著普莉西拉的事完全大意了,徹底的被抱住,不小心發出了很怪的聲音

就算是在想事情,被這種程度的奇襲完完全全地接招,其實我也非常地鈍了呢

『嗯,看起來有必要重新鍛煉』

『妮可爾大人做在這以上程度的鍛煉是想要怎樣啦?』

很開心地取下我的背包,把脫到一半的鞋子整理好。然后把我背后能處理的地方都處理好,完美的侍女行動。除掉突然抱上來的事的話。

『身體素質跟跟那個平庸的特務差多了』

『那個,什么事嗎?』

『不,什么事都沒有』

在下雨天的時候會連毛巾都幫我準備,真是盡心盡力地照顧我

那件事暫且不管,我身體的遲鈍才是問題啊

我伸出手臂,握握看自己的兩只手臂。觸感就像軟軟的棉花糖。完全感受不到肌肉。

『菲尼亞,果然我,身體變鈍了?』

『妮可爾做再這以上強度的訓練的話,會變得想雞骨一樣喔?』

『身上有相當多脂肪喔』

『不如說太少了。請變得更加的柔軟。無法享受』

『那種發言是否有點問題……』

最近的菲尼亞漸漸能夠說出自己想說的話,身體接觸也比以前增加許多。

因為之前有種跟我們拉開距離的感覺,這是好的傾向。

她也漸漸地變得有活力了。搞不好是雷德轉生這件事實把她的重擔稍微解放了。

『然后,準備了以下的行李就是了…….』

『行李? 什么?』

『為了后天的遠足準備的。說要去可賓領的大波斯園見學吧』

可賓伯爵領是從這個首都再往北西方向的地方,是個樸素的鄉村。

因為那邊是鄉村,有很多手工品跟花田,也因為離首都正好一個適當的距離,常被選為校外教學的場所。

『這么說來,好像有這件事來著』

『不管怎么說便當現在都還沒開始準備,但行李的部分我已經幫你好了,待會請再來確認』

『嗯,我知道了』

本來的話,是想說出『是菲尼亞幫忙準備的話,確認什么的不需要吧。』

但是,一關于我的事就會展現出暴走的傾向她的『準備』,不確認一下,不知道里面放了什么

我進入房間換好自己的衣服,打開了菲尼亞準備的登山包。

是個用紅色的布料所做成的可愛登山包,稍微感受到頭痛的程度……

總之現在先以確認登山包的內容物為優先

被放進里面的有:遠足用的導覽書、粗草紙、手帕、野餐墊、防寒用的上衣、除蟲用的香水、保存食一式、救命用手電筒、回復藥水、卡醬……

(卡醬就之前從妖精群落撿到的那個生物,不知道吧是怎么翻的,先用卡醬稱呼)

「是打算進去哪個迷宮啊!? 然后,活的生物是禁止的!」

我不由自主的叫了出來

順便把潛伏在登山包底部的卡醬(卡邦庫爾)先拉了出來

學校主導的校外旅行為什么會需要保存食跟回復藥水呢?

救命用手電筒之類的是只能在遇難時使用的代用物,怎么想都不覺得會需要帶去花田的參觀學習使用

「那是因為在森林中的邊境? 有了這種準備搞不好是比較好啦? 不管這么說多余的行李太多了,背這么多東西的話,因為行李很重中途不就倒下了嗎!」

一邊說著牢騷一邊把不需要的東西拿出登山包

因為是一日行,有了便當的情況下,保存食也不需要

因為沒有打算去戰斗回復藥水也不需要,手電筒也不用帶

防寒用的上衣可能會需要所以保留,防蟲用餓香水……因為討厭蟲在肌膚上叮咬后留下的痕跡所以也帶去吧

「嗯?肌膚?」

為什么我非得在意肌膚的狀態呢?

這個也不需要…….這樣想著把香水拿起來看了以下,因為超出想像的美妙香氣、猶豫不決

發出強烈的花香,然后借由這個香氣趕走蚊蟲的吧,但除了這個以外,這香氣相當的不錯

「嘛,好吧」

把香水放在登山包的側邊,嘗試背了一下

登山包重量在原本的一半以下,我也能背起來的程度,而且還有香氣飄在四周,我對這香氣非常滿意

然后我注意到了

門開了一條小縫,從那個小縫露出柯迪納跟菲尼亞的臉,她們偷窺我的這件事

她們兩個都浮現看見讓人非常愉快的東西的表情

想想從外面看來的狀況,就是我在整理遠足要帶的東西,然后在房間里背起登山包,非常期待的走來走去的樣子

那自然,表情會變得相當愉悅啊,我看到的話我也會這樣

「不要偷窺啊啊啊啊啊!?」

「啊哈哈! 妮可爾醬真是的,果然還是小孩子嘛」

「柯迪納,殺了」

「呀~,好可怕~趕緊逃跑~!」

看著想施展暴力舉起拳頭的我,柯迪納舉起雙手逃跑了。

菲尼亞逃向了另一個方向,可說是相當冷靜的判斷,不要在自家做分散逃亡的演練啊!

可惡,之后給我記住了,你們兩個

第146話 轉移魔法陣

兩日后。遠足的日子到了。

目的地是可以說是如邊境上的鄉下的小領地。并不是孩子走一天就可以回來的距離。

因此而利用上冒險家協會提供的轉移魔法陣,可以說是有點豪華的小旅行了。

轉移魔法陣的啟動需要大量的魔力,需要轉移的技術和很多魔法師,因此花費也很高。

但是魔法學院有如笨蛋般的魔力的麥克斯韋。

他即使是一人也可以啟動魔法陣。

再說在已知轉移魔法陣的構造,協會不同意借用的場合下,也會自己構造魔法陣的情況吧。所以協會方還是選擇收取費用好。

因此,在這趟旅行中,冒險家協會非常善意地招待了我們。

「好的,請大家排好隊。」

協會的職員用禮貌的語調引導著我們學生。為表紀念提供送給我們糖球的福利。

本來的話,轉移一袋糖球就需要一袋同體積的銀幣的費用。(真豪==)

但在麥克斯韋慷慨地提供財物的情況下,他們自然是要殷勤地陪笑了。

同我們排在一起的也有很多養尊處優的貴族,但畢竟還是十歲左右的孩子們。

因為是久違的遠征,情緒高漲而吵鬧的孩子也很多。

學院以推廣見聞這樣的為由,一年一次定期開展這樣的遠足,帶著學生旅行。

對我來說,這是我在學院的第四次的旅行。

雖然對不起正在哄著淘氣的孩子的職員,但也算得上是一次不錯的小憩

「明明是那樣的小憩,為什么你會在這呢?」

「啊呀,真是冷淡呢。我可是因為擔心你的身體才來陪你的。」

「沒有必要。到一邊去。」

會纏上一屆學生的我的非專職教師。不用說都知道是艾利歐特。

超過二十歲的好男人哪里會纏著一個小孩子啊,真是的。

「嘛,坦誠地說我也不否認有自己地私心就是了。。」

「是爸爸他們的事吧。這我知道。」

「與你結成親密關系的話,就意味著與你父母的關系管路加強。那是當然的吧。對我來說,那就是生命線啊。」

艾利歐特一度滅亡的王族的幸存者。

為了北方周邊各國的安定,說是為了成為他的后盾才建立三國聯盟也不為過。

而確保其執行的是我們六英雄。

也就是說,艾利歐特作為王族的威嚴和權威也比他國弱。

如果他做的不夠好的話,就會被原來他國的臣下貶為傀儡。

抑制著這種情勢發生的,是背負著執行任務的我們。

從他那來看,拉入我來作為萊爾他們協力的保障的心情非常明了吧

「雖然老實承認了,但普通來說為了權力斗爭這種事是能說出口的嗎?」

「不知為何從你那我感受到了向你挑明能夠結束這一切,能招來好的結果的直覺。」

「那個,是從『那個』那邊聽到的嗎?」(那個是指密探吧)

「啊,『那個』那邊什么都沒有聽到。」

我的目光轉開的瞬間,發現了裝作教師的在努力做著護衛工作的普里西拉的身姿。

雖然穿著教師專用的制服,看上去過于年輕了,散發出了強烈的違和感……而且柯迪娜也在一起。

因為不知為何我身邊有一個非專職教師(王族),一直表現出那是當然的表
夏小汐墨夜霆全文免费阅读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