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eb版

131-140

web版 131-140

第131話 玩笑道具

這一天一如既往地,不僅是萊爾和瑪利亞,伽德魯斯也來柯緹娜家拜訪了。

這是因為有報告說在這條街道附近發現了我。

伽德魯斯也是對我的死去感到負有責任的人之一。因此,他因我的轉生而感到的喜悅也不比柯緹娜少。

他似乎直到現在都一直在北之國搜索著情報,尋找著我。

負責講述的柯緹娜的表情,也因為好消息而顯得明朗

對話和睦地推進著,提供料理的菲妮婭也因此一副輕松的模樣。

「不過雷德那家伙,居然轉生到精靈的村子里了啊」

伽德魯斯高高舉起啤酒杯喝了一口,臉紅得不同尋常。

看來是知道了我平安無事,相當興奮呢。

仿佛在應和他一般,萊爾也不斷續著杯。而和菲妮婭一同負責照顧大家的瑪利亞,臉上也帶著消不去的笑容。

「真是的,什么叫『現在還不能相見』啦!別那么裝模作樣啊」

「嘛,嘴里這么說臉上卻是笑瞇瞇的呢,柯緹娜」

「嗚,這是因為宴會啦,宴會!我可是會看氣氛的女生哦。」

瑪利亞以看著可愛的妹妹一般的目光看著逞強著的她。判明轉生之術(reincarnation)的成功后,負責施法的瑪利亞也像是很開心似的。

大概是因為這片和睦融融的氣氛的關系吧,我大意了。

「妮可爾,爸爸好想見你哦————」

「嗚呀!?」

對于正一邊觀望微笑著的瑪利亞和柯緹娜的樣子,一邊將果實水送入口中的我來說,在注意到從背后潛來的萊爾時,一切已經太遲了。

其結果,就是被那剛腕緊緊擒抱,被長著胡須的下巴狠狠地蹭了臉頰。

萊爾喝得醉醺醺的,完全沒了正型,表示著他過剩的愛情。變成這樣之后我也無法逃走,只能帶著開悟的表情隨他去了。

萊爾的模樣一如既往。但在這一天,卻有個人在見到后露出了與以往不同的反應。

「噗呼!?」

有個臭老頭把酒盛大地噴了出來,突然撲倒在桌上笑了起來。

那是因為知道我就是雷德,所以覺得這幅光景就像是笑話一樣吧。

雖說其他的伙伴都是一副「又來了」的表情,但對于知道事實的麥克斯韋來說,這幅場景實在是令人忍耐不住。

「萊爾,雷————不,妮可爾不喜歡你這樣啊,一邊去。」

「你才是,干嘛把酒噴出來啊?」

「沒,只是有點嗆到了,歲月無情啊。」

在伽德魯斯的追問下,麥克斯韋流著冷汗回答道。。

雖然覺得是硬找借口,不過這樣下去老爺子的腹肌都會受傷吧,笑得太過啦。

而且萊爾的暴走還更加加速了。

「什么啊,麥克斯韋你這家伙,也看上了妮可爾嗎?但是不給,不會給你的!」

「不,雖然我已經知道將來有望,但真的不用了。」

「你是說我家姑娘不可愛嗎!」

「你要我怎么答才好啊!」

就在局面一塌糊涂,感覺已經收拾不了了的時候,柯緹娜抬高了聲音。

她拍了拍手引來大家的注意力,接著從懷里取出了小小的小瓶。

「對了,我記得要喝了這個啊!」

那是從白色的神那里送來的,據說能延長壽命的藥水。

仔細看看的話,萊爾的頭發已經有一半染上了白色,那密度也顯得寂寞了起來。

瑪利亞雖然有注意保養,但仔細看看的話也能在各處看到小皺紋了。

我生下來已有七年,而且還有十年的空白。在這段時間里,他們的老去也是理所當然的。

「這個是?」

「我用一些關系拿到的藥哦,據說喝了之后可以長生呢。」

「那還真是……」

瑪利亞輕輕捂住了嘴。

確實到了對衰老有實感的年紀后,那藥便更顯魅力了吧。但是那卻違反了世界樹教那隨自然發展而死,進入輪回的教導。

她因為宗教的原因,沒法放心地感到愉快。

「嘛,雖說我也知道你想說什么啦,不過這又不是覆寫死亡的藥物啊。」

「雖然這么說倒也說得過去……」

這是取出了些微的龍之力,從結果上延長壽命的藥。并沒有覆寫死亡,因此也沒有違反教義。

柯緹娜就是這么主張的。但對于瑪利亞來說,這果然還是像詭辯一樣,令她沒法接受。

于是柯緹娜又提出了一條詭辯。

「而且再想想看,現在妮可爾才七歲哦。要等到她成年的話還要花上十年。到那時候你們還能上陣嗎?」

「那……」

「當然,我們有著足以用到死都不需要再辛苦工作的資產,不過你們是否健康就又是另一個問題了。」

「……」

「父母的健康對于孩子的成長是必須的哦。而且要是沒了你們作為后盾的話,蜜雪兒也會很困擾的。」

「……這倒確實沒錯」

因為擁有射擊的祝福,蜜雪兒一直處于會被掌權者盯上的狀況中。

她現在能過上悠閑的校園生活,是因為萊爾他們在做她的后盾。

「為了守護妮可爾的生活,蜜雪兒的存在是必須的哦。而且為了這個,你們也不能退役呢。」

柯緹娜向萊爾他們提出的要求,是并非作為無法戰斗的英雄,而是現在仍然戰斗在最前線的英雄而存在。

這一主張毫無錯誤。因此,萊爾沉默地向小瓶伸出了手。

「把這全喝干就行了嗎?」

「似乎三分之一就足夠了。而且,我也只是聽人說會有那樣的效果罷了。」

「麥克斯韋,怎樣?」

「已經用過鑒定(identification)的魔法了。不過,你們想聽嗎?」

要是聽了麥克斯韋的鑒定結果的話,就會變成抱著延長壽命的意圖將藥送入口中的情形了。

因此,麥克斯韋才故意混淆答案。

他想表達的意思是,現在的話,還能把據說是那樣的藥當做酒場的玩笑一樣喝下。

「不,算了。瑪利亞?」

「嗯,我也不客氣了。像這樣的玩笑,我也不討厭呢。」

領會了麥克斯韋的意圖,瑪利亞也接受了他的好意。

見到兩人將藥送入口中,柯緹娜不禁喜極而泣。畢竟這樣一來,她便又能和她的好友再多相伴一段時間了。

而且,這對我來說也是一件值得高興的事情。

第132話 深夜的鍛煉

這一夜,柯緹娜的家被混沌的漩渦吞沒了————不,應該說是酒的混沌才對吧。

在作為精靈的麥克斯韋和作為矮人的伽德魯斯的眼中,眼看著日漸衰老的萊爾的模樣應該已經到了令人心痛的程度了吧。

在他們看來的話,這大概已經是讓人懷疑是不是疾病的速度了。

但是這樣一來萊爾和瑪利亞的衰老就停下了。雖然只是暫時地,但他們接下來又能和他們,以及他們的女兒共同生活一段時間了。

曾一同參與冒險的我,也是可以理解那究竟是何等的喜悅的。

那天我把向我勸酒的萊爾應付過去————話說回來我才七歲呢————上床睡覺……裝睡了。

雖然空出了幾天的間隔,但還有克勞德的劍術修煉剩在那里。

多虧同伴們全都酩酊大醉得東倒西歪,我沒被任何人注意到地溜了出來。

一如既往的儲木場,一如既往的時間。

在克勞德之前先一步到達的我確認起了自己的能力。

首先將短劍變成槍(注),裹上幻影。一旦發生萬一時需要將兩個道具并用,我想趁現在先習慣一下。

將衣裝和模樣改變后射出絲線,在木材和建筑物之間的縫隙間跳來跳去。

注入魔力調整槍的長度,從前世常用的手甲中射出絲線

「這還真是厲害啊……」

轉上一圈花的時間,比起生前明顯更快。

雖說到這為止身體能力都沒有那么大的變化,但通過在揮舞槍時操作重心,便能做到更加激烈的機動了。

「因為我的身體很輕,所以感覺效果更好了呢」

將槍變大增加重量的時候,我輕盈的身體便會被它帶動起來。

如果能有效地將這利用的話,便有可能比以往更加迅捷地活動。但是……

「相對地,負荷也變大了嗎……」

僅僅是將被帶動的身體強行以實現進行補正,關節的負荷便已經比以往還高了。

只是這樣轉了一圈,身體的各處關節便發出了悲鳴。

「這要是不稍微找找極限的話,一旦出錯就又會像之前那樣受重傷的吧」

幾個月前,我因為用絲線的強化出了錯,在這里受過一次重傷。

我可是懂得學習的男人,不會再犯那樣的錯誤的。

「話說回來,克勞德也差不多是時候該來了吧」

話是這么說,在那家伙來之前,我的身體就已經快到極限了。

這可不是可以進行劍術修煉的狀態。雖然有些對不起他,今天果然還是不要鍛煉比較好也說不定。

就在我做下這樣的決定的同時,輕微的腳步聲傳了過來。

「唔誒!?已經來了嗎?那混蛋,在這種沒意義的地方那么勤快……」

因為意識都放在自己的身體上,所以沒能及時注意到。

就在我慌亂地解除幻影,恢復原本的模樣的同時,克勞德也出現在了儲木場中。

「師傅,你已經來……啊嘞,師傅?」

出現在他眼前的是我……或者說,沒有進行以往的變裝的我。

雖然克勞德也知道我是少女這件事,但之前我都藏住了半邊臉,頭發也用圍巾包住藏了起來。

像這樣露出毫無修飾的素顏,今晚還是第一次。

「啊————呦?(打招呼)」

「真的是師傅嗎?原來是長這樣的啊」

「因為模樣比較引人注目,所以才會不讓無法信賴的人看」

「換言之,就是說之前都沒有信任我嗎?」

「可以這樣說吧。畢竟我這可是柔弱的美少女誒,自然是有警戒的」

「哈?柔弱?」

見到我這毫無威嚴的外觀,克勞德那家伙的態度也比以往輕浮了一些。

不過因為這樣就不告訴他今天不修行了可不行。畢竟,剛剛的測試對身體的負擔比想象中還大。

「抱歉,今天身體的狀態不太好。總之中斷修煉,只進行基礎體力鍛煉可以嗎?」

「真是的,師傅你真的有教我劍術的意思嗎……不,現在到也已經變強了不少啦」

雖然有抱怨,但卻沒有問「為什么」

雖說今天的事情完全是我的時間分配問題,但對方似乎也有為我考慮呢。

「抱歉吶,身體有點痛。」

「反正師傅的話,肯定又做什么亂來的事情了吧」

「真失禮啊,只是做實驗太專心了而已啊。」

我一邊坐在木材上,一邊和在儲木場里開始跑圈的克勞德拌起嘴來。

不過被當成女生擔心也不是壞事。至少,這家伙就比生前的我的態度更好一些。

作為表達歉意的禮物,把作為土產的手絹送給他吧。

第133話 再生

回到柯緹娜的家里,我一邊用毛巾擦拭汗水一邊窺視著大人的模樣。

看那副宛若死尸累累的模樣,看來是沒有注意到我的脫逃呢————安心了。

但就在這時,我聽到了苦悶的聲音。

「怎么了?」

找尋的結果是,那聲音是從萊爾和瑪利亞那邊傳來的。

兩人的臉龐都紅到了異常的程度,露出了仿佛陷入了噩夢一樣的痛苦表情。

試著觸摸他們的額頭時,能感覺到明顯超出尋常的熱量。

「喂,萊……爸爸!」

我慌亂地搖動著兩人的肩膀,試著把他們搖醒。雖說疾病的話本來可以交給瑪利亞,但現在她本人也在被高熱折磨著。

這件事,說不定已經沒什么我能幫得上忙的地方了。

我緊接著,喊起了下一個能依靠的存在。

「柯緹娜,柯緹娜!」

「嗚嗚嗯~……怎么了?」

柯緹娜在床上滾了過來。那副如同離了水的魚一般的模樣,讓我不禁有點懷疑她到底是不是女性了。

她懶散而色氣地吐出一口氣后,終于睜開了眼睛。

看來她似乎并沒有發熱呢。

「爸爸好像很難受,媽媽也是。」

「萊爾和瑪利亞嗎?」

聽到我的報告,柯緹娜急忙跳了起來。

她也還記得,晚飯的時候他們喝了奇怪的藥。

連忙看過萊爾他們的模樣后,她把麥克斯韋也叫了起來。

「麥克斯韋,快起來!瑪利亞她們的樣子很奇怪啊。」

「嗯啊?瑪利亞嗎?」

橫躺在沙發上,胡子都被口水弄臟了的麥克斯韋搖搖晃晃地站起來,看了兩人一眼,便像是明白了什么一樣捋起了胡子。

「這也是沒辦法的事哦。這是正在為了延長壽命而改動身體當中嘛」

「是這樣嗎?」

柯緹娜偏過腦袋,認真聽著麥克斯韋的說明。雖然那副模樣確實很可愛,但現在卻不是可以關注那個的事態。

兩人的發熱,真的已經到了不能一笑而過的體溫了。

「雖說一般來說大概已經到會威脅生命的溫度了吧,不過這兩人的話沒問題吧。要是擔心的話施加上治療(cure)的魔法就好了。」

「這樣就沒關系了嗎?」

「當然不行了,只是讓人好受些罷了。」

「結果還不是不行嗎!」

柯緹娜一把抓起了放出不負責任的發言的麥克斯韋的衣領。

不過麥克斯韋卻毫不在意地繼續說著。

「短時間內的話就真的只有讓人好受的程度哦,不過如果反復釋放的話,到了早上身體就能習慣過來了。」

「這樣真的沒問題嗎……?」

「我的診察(medic)魔法得到的結果就是這樣啊。」

聽了麥克斯韋的話,柯緹娜開始為兩人釋放治療的魔法了。

治療的魔法是用來消除疾病和毒素的魔法,屬于比較簡單的魔法,柯緹娜也能使用。

當然,麥克斯韋來施法的話效果會更高,但他并沒有那么做的意思。

就這樣,我和柯緹娜一同,直到早上為止一直照顧著萊爾他們。

次日清晨。

雖然早就被告訴了我完全沒有為照顧他們而守夜的必要性,但會擔心的事情果然還是放不下心來。

結果我和柯緹娜一直到早上都在為照顧他們而奔走著。就在我為不停詠唱治療的她拿水,以及為瑪利亞擦拭汗水的時候,天就已經亮起來了。

不知是什么時候睡著的,我倚靠在瑪利亞身上失去了意識。

柯緹娜也是類似的情況。

伽德魯斯和麥克斯韋還沒有醒來。

但是,萊爾的身影不見了。

從昨晚的模樣看來,他的狀態應該還沒法起床……到底去哪了?

我站起身,找尋起了萊爾的行蹤。

菲妮婭在房間里睡覺,應該不知道昨晚的騷動。現在的情況還不需要她的幫忙,就別告訴他好了。

要是發生什么重要的是的話,應該不會消失不見。據我的推測的話,他恐怕是去恢復身體的狀況了。

去盥洗室洗臉時,在那對面聽到了破風的聲音。

與其說是破風,更像是空間都被擊碎了的,沉重而尖銳的轟鳴。

我從盥洗室側面的后門往外看去,赤裸著上半身,揮舞著劍的萊爾的聲音便映入了我的眼簾。

明明年齡已經遠遠超過四十歲了,但從那勻稱的肉體上卻看不出任何衰老的痕跡。

不,果然還是有衰老的痕跡的,但那也只是「和年輕時相比」時。現在那也散發著能做雕像的模特那樣的肉體美。

那肉體躍動著,將劍揮下,接著再揮起來。

每逢這時,地面被踏實的聲音就會傳來,土煙在劍風下飛揚起來。

見到這里,我感到了違和感。直到昨天,萊爾有放出過這種程度的劍風嗎?

這別說是衰老,還不如說比以前的威力還更大了。

發生什么了……這種事情自然不用問,肯定是因為昨晚的藥吧。

年輕時的氣勢,以及經年累月的熟練,那劍舞將這兩者完美地調和在了一起。

我看著萊爾的劍舞,明白了,那便是劍的極致。

是我沒能到達的巔峰。

雖然很不甘心,但我也沒法不稱贊那完美的劍舞。

那簡直稱得上美麗的劍舞,讓我不知不覺地看呆了。

就那樣咬著牙刷,一臉呆然地站在那里看著。

「……好帥」

「嗯————果然是這么想的嗎?妮可爾果然是黏爸爸的孩子吧?」

「噗呼!?」

柯緹娜不知何時跑到了我的背后。

不知是因為不甘心,還是因為看呆了的原因,我完全沒有注意到她的接近。

柯緹娜那副笑嘻嘻的模樣,真的是……讓人不快(嫌らしく,另一個意思是「露骨得讓人不舒服的性表現」)

「嘛,像那樣揮著劍時的萊爾也確實不錯就是啦」

「誒……」

稍等一下,你喜歡的不是我嗎?

這個槽我沒法吐,只好難受地咽下去了。

「啊,當然我最喜歡的是另一個人哦!你看,畢竟是好友的老公,我也不能說他壞話嘛。」

「啊,是嗎?」

我半瞇著眼,應和著慌忙跟上解釋的柯緹娜。

總之用牙刷刷著牙,把看呆了那里糊弄過去。

「哦,妮可爾也難得地來揮劍了嗎?」

「才不是呢」

「盡情開心吧,剛剛妮可爾說你『好帥』呢」

「真的嗎!?」

萊爾注意到這邊,停下動作開口道。

被我看到了,就在那擺出一副難以言喻的自得臉實在是氣人。而且還看那個看呆了,實在是……算了,還是別再說了。

萊爾本來是一副像要被我一刀兩斷一樣的弱氣表情,但聽到柯緹娜的背叛之辭后他立刻便變得喜色滿面了。

我故意擺出冷淡的態度,撇開臉去。

「嘛,也就一般吧?我是覺得柯緹娜這邊更好看一些啦」

「哦哦,妮可爾還是一如既往地那么酷呢」

萊爾被我以無情的態度對待,半跪在了我身前。

但是那赤裸的上半身中可以看到的肌肉的張力,和之前見到的衰弱模樣完全不同。

看來那個藥的效果是真的呢。

「雖然已經遲了但還是說聲早上好,狀況如何?」

「啊,相當好。或者已經可以說是好得很了」

萊爾這么回答著,揮動著手臂,夸耀著他優良的狀態。

那動作,也很漂亮。

說不定,我真的得好好感謝下那個白色的神明大人。

第134話 偽裝行動

星期日

這一天里學校當然是休息日,柯緹娜在這天里也多少有些空閑。

作為教員的柯緹娜即使在休息日里也有許多工作,像這樣有空的日子意外地難得。

我在這天利用幼女的特性————雖說誠然很遺憾,但就連抬起眼睛仰視她這招都活用上了————總之,我將這些東西最大限度地利用起來,把柯緹娜帶出去購物了。

平時只知道在學校呆著,在社團活動中演奏音樂,以及作為鍛煉在附近的森林里狩獵的我,突然說出了「購物」這種女生氣息十足的話,柯緹娜一開始還覺得奇怪呢。

不過在我絕無僅有的演技下————不,實話說我自己都覺得自己棒讀得厲害————不過在我難得的央求下,柯緹娜最后也沒能撐住,這次和我一起出門了。

「嗯哼哼,這件衣服很可愛吧?要是把菲妮婭也一起帶上就好了呢。」

「守家重要」

「沒小偷會來我家的哦。畢竟那樣的話不僅是我,連麥克斯威爾也會成為敵人的嘛!」

柯緹娜一心想著快點把我帶到服飾店,把我當成換裝人偶一樣玩。

我對服裝很不講究,基本沒有能裝點我的機會。我能感覺到有股「怎么能放過這個機會」這樣的謎之氣息。

但是這次,我把她帶過來是有理由的。

目的就是,讓柯緹娜見到雷德的模樣。

根據麥克斯威爾的推測,柯緹娜也對現狀開始產生疑問不過是時間的問題。

在那疑惑指向我之前,讓她同時見到我和雷德,讓她認為我和雷德是不同的人是必要的。

于是,我便將用來變裝的幻影指環(也可以叫戒指,看前面的翻譯)交給麥克斯威爾,就這樣外出了。

「柯緹娜,這件衣服穿著不方便活動啊」

「不用動也沒關系吧!」

「應該不是這么說的吧……」

我的希望可是前衛戰士。就算沒法成為像神話中記載的那樣舉盾揮劍的重裝戰士,胸中卻仍有成為雄雄立于敵前的戰士之夢。

然而這樣輕飄飄,亮閃閃的衣服的話,果然形象還是太過不同了。這一身的話,簡直就像是小孩聽的寓言里出現的魔法使少女一樣。

而和麥克斯威爾約好的時間,還要再過一會兒。

麥克斯威爾的意見是提早離開一些,會比較容易裝作偶然。(被發現了之后趕緊跑?)

換言之,在接下來的兩個多小時里,我必須得帶著柯緹娜在街上徘徊。

「今天白天是要在外面吃飯的吧?穿著這種衣服沒法吃飯啦」

「嗯姆,確實弄臟了的話會很麻煩呢。那穿回去還是算了吧,不過還是要買!」

「誒,要買嗎?」

「那是。要是只有我一個爽到的話菲妮婭不就太可憐了嗎?帶回家里之后要辦場時尚秀哦」

「嗚誒誒,饒了我吧。」

就這樣,我被柯緹娜拉來扯去弄了兩個多小時。

雖說是自己計劃的內容,但這真的是段非常耗精神的時間。

就在我在服飾店被當做換裝人偶,甚至還加上帽子和鞋、手提包來搭配,弄得筋疲力盡的時候,約好的時間終于到了。

則該說是自作自受嗎……?

雖說我沒預想到午餐會在露臺吃,但接下來作為飯后休息要去公園就是既定路線了。

拉墨的首都本身沒什么公園。因為這里本身就是被森林覆蓋的森林王國,公園也就沒什么存在的意義了。

在這種被自然包圍的地方,只要稍微走出城鎮就能感受到廣大得不行的大自然。

因此,在市井當中基本沒有公園。最多只是在大道當中建有個噴水廣場。

不過,那也只是說「基本」沒有,并不是完全沒有。城鎮外未免太過大自然了,而且還有野生動物。

在自然里也沒法進行放松的行為,為了在城鎮中也能進行戶外放松,城鎮里也有幾個廣場。

在柯緹娜的家附近,就有一個這樣也能被稱為公園的廣場。

如果是要休息的話,理應肯定會到這里逛逛的。

「唔,麥克斯威爾就是這么說的。」

「嗯,怎么了?」

「什么事也沒有」

拉著柯緹娜的手,我們一同在公園的散步道上走著。

現在氣溫也高起來了,樹蔭下的風令人十分舒適。

除了我們以外,周圍也能看到幾名正在享受的居民。

一言以蔽之,計劃就是在這里雇幾個冒險者進行強盜之類的犯罪,然后再由披著雷德的幻影的麥克斯威爾把他們打倒。

當然,為了證明確實是我,不用絲線進行攻擊是不行的。不過這點的話由我偷偷進行遠程操作就行了。

我應該還有躲著柯緹娜的視線做這種事的技量。

我和柯緹娜一同從南方的入口進入,向西北的散步路前進。

能察覺到兩個躲藏在樹叢中的氣息。

差不多要動手了吧————我剛有這樣的感覺,柯緹娜便用力地拉住了我的手。

「妮可爾,要去那邊嗎?」

「誒?嗯?」

「嗯,不知為什么感覺想去那邊呢。」

「那,那個……誒?」

等等,明明馬上就要動手了,為什么突然改變方向了?

想到這里,我突然想起來了。埋伏和陷阱也是柯緹娜擅長的領域。換言之,哪里有陷阱,對她來說也十分容易想像到。

換句話說……埋伏很可能已經被她察覺了。

「為什么啊,直接走過去不好嗎?」

「嗯……有點在意呢……」

我故意地反問道,柯緹娜則含糊地避免了直言。

看來果然是察覺到敵人了。

這里要是不聽話的話,要是反過來被追問為什么就糟了。畢竟,柯緹娜也知道我的索敵能力有多高。

我居然會沒能察覺到敵人的接近,這怎么看都不自然。

我躲著柯緹娜射出絲線,向潛伏的冒險者傳音。

「埋伏被發現了,轉移去西南方向的散步道。」

聽到我的聲音唐突響起,躲著的家伙的身子猛地繃緊,傳出了氣息。

其中聽了我的話后迅速的開始行動的,是兩個氣息中靠近我們的這邊。看來那個就是麥克斯威爾了吧。

然后在變換了方向后,在西南的散步道的會合處,有一個男性擋在了我們面前。

看來負責搶劫的總算趕到了。之所以會這么唐突地站出來,是因為如果埋伏的話會被察覺吧。這個判斷不壞。

但是從埋伏的地點全力奔跑過來,哈呼哈呼地喘個不停這點還真是令人憐憫。

總之,現在要在這里表演「我和雷德同時存在的情況」。

接下來就是關鍵時刻了。

第135話 不在場證明

柯迪娜把我從突然在面前占領去路的男人那里保護在背后。

雖然沒有拿著法杖,但是采取了什么時候都能釋放魔法的體勢。這可以說不愧是一流的術者。

「有什么事嗎?」

「你,你們……哈,哈,如果想要命的話,哈呼哈呼,把身上的錢,咳,咳,咳哼!」

「看來身體狀況不怎么好啊。我去入口給你叫衛兵。」

「別開……玩笑了!想要命的話就把身上的錢全都拿出來!」

「誒,那么那個喘氣是因為興奮?討厭,變態啊」

「吵死了!?」

不,柯迪娜,他氣喘吁吁都是因為你啊。

這么說來,她察覺到了襲擊,明明知道為什么這樣……被取笑的冒險者,稍微有點可憐呢。

作為托兒被雇傭,因為襲擊被察覺而被拖著到處跑,被柯迪娜取笑等,一般的報酬是不夠的吧。

男人把劍拔出來威脅柯迪娜。

看起來這個男人并打不過柯迪娜,但是那并沒有什么關系。

導演一場危險,然后正好雷德登場來救她就好。

那個場合我也在一起的話,就能證明我和雷德是不同的人。

柯迪娜也看穿了實力的差距,對付這個男人也有余裕。

麥克斯韋不快點來的話,柯迪娜就會先把這個男人解決掉吧。

「怎么了,快點――嗚哇!?」

男人向這里邁出一步的時候,我把這個扮演強盜的人綁了起來,倒吊在了周圍的樹枝上。

因為麥克斯韋還沒來,再讓這個男人靠近的話柯迪娜就先把這個男人解決掉了。

而且這個男人怎么說也是被雇傭的,遭到柯迪娜攻擊的話也有可能會死。

那怎么說也太可憐了。

「這是――難道說,雷德!?」

柯迪娜那樣喊了起來,巡視周圍。

然后發現了在遠處樹影里發現了纖瘦的男人的身影。看來麥克斯韋還是趕上了。

但是把一只手靠在樹上,發出喝——哈——的聲音,氣喘吁吁的樣子實在是太難看了。

讓這把老骨頭這樣跑實在是對不起。

麥克斯韋看著被吊起來的男人,輕輕揮手給這邊看。

我配合那個動作,用絲線纏繞男人的嘴巴,把他的嘴塞住給這邊看。這個絲線的動作凡人是不可能看破的。

「這個技術,果然……」

柯迪娜發出十分感慨的聲音,向麥克斯韋————雷德的方向踏出一步。

但是只是那樣的話,我現在的存在感就太薄了。

所以這里我用力拉著柯迪娜的袖子。這是為了把我的存在印在她的腦海里。

「啊,妮可爾醬……那個,他是我的舊識喲。你也知道的吧?那是曾經的伙伴雷德哦。」

「嗯嗯」

柯迪娜以為我在警戒著雷德,所以對我親切地說明。

雷德————麥克斯韋趁那個機會華麗地行了一禮這這邊看。

那就像對公主行臣下禮的騎士。

再次抬起頭的雷德對柯迪娜可愛地眨眼給她看。

柯迪娜看見那個姿勢,紅著臉一直站著。

喂等等,我可不會做那種討厭的舉止哦?

而且就那樣飄著生前愛用的黑色外套進行大幅跳躍。

麥克斯韋跳得比樹枝還高,消失在森林的那邊。

當然不管是麥克斯韋還是生前的我,都沒有那樣的跳躍力。但是使用絲線的話我也能做出那種動作。

然后麥克斯韋也能用魔法在空中飛翔來模仿。

反過來說只有半吊子的能力的人是做不到那樣的事的。這也是能證明確實是我的證據。

但是,為什么要特意大幅揮動外套呢。

為什么要施行貴族的一禮,而且還眨眼給她看呢。

那不就是像女人一樣的舉止嗎。那一點都不像我啊,麥克斯韋!

「――啊」

柯迪娜追著我的身影,發出了微小的聲音。

我現在不能和她接觸的事情以前就告訴她了。

那方面的事她也體諒了才對。

「就是說還不是那個時候嗎……?」

「怎么了?比起那個,這個人怎么辦?」

在這里仔細思考的話,柯迪娜也有可能會發現這只是一場戲。

為了把她的意識從那里移開,我故意發出聲音提示她還有別的問題。

「啊、對呢。總之先讓護衛來把他抓起來吧。雷德把他狠狠地拘束了,所以他也應該動不了吧。」

柯迪娜那樣說著把視線朝向那個男人。

「妮可爾醬。雖然不好意思,能跑去入口地地方,把警備員叫來嗎?」

「嗯,我知道了,」

我遵從柯迪娜地指示,全力跑向在門邊設立的警備員的待命所。

不快點過去的話柯迪娜的拷問技能爆發,把那個冒險者男人的嘴撬開的可能性也是有的。

就是想到這里,我才把那個男人的嘴塞住的。

我知道那個男人之后會被麥克斯韋保釋。應該不會被問罪吧。

實際就和那一樣,那個男人之后被解放了。

我和雷德同時現出身影地原因,柯迪娜對我也沒有懷疑了。

總之因為麥克斯韋地協力,我成功把她的疑念轉移了。

––––––––––-

(作者的話)

妮可爾的七歲時代就在這里終結了。

各種各樣想寫的東西太多了,有點格外得長了……

第136話 十歲的狩獵

從這開始妮可爾就十歲啦。

————————————————————————————————————————————

從我入學魔術學院以來,已經過了三年。

我總算可喜可賀地長到了十歲,脫離了低年級。

一時因衰老被擔心的萊爾他們因藥水的效果,現在也有了返老還童般的健壯,取回了正好三十歲左右的精力。

多虧了這個現役的他們也能大鬧一通,國家機關也因此沒有對我和蜜雪兒出手。

我在魔術上的本領也順利地進步著,也克服了與我相伴的魔力解放力不足的缺點。

現在的話即使不每天進行吸取魔力的作業,生活上也不會有問題。但是一月進行一次還是有必要的。

多虧了這些現在的我即使在沒有輔助的情況,也有了一般的女孩子的持久力。

「…………有了」

在森林中潛行著的我向后面的同伴們送出信號。

對應那個信號,三人同時開始行動。

眼前有一頭正在悠閑地吃草的野牛。

通常來講這對我們來說是負擔有點重地對手。

來到我身邊的蕾蒂娜發出擔心的聲音。

「再怎么說,野牛也太危險了吧?」

「有充分的準備的話就沒問題。而且現在還有肉盾在嘛。」

「肉盾是指我嗎?」

跟在蕾蒂娜后面的克勞德發出不滿的聲音。

雖說有我在進行對克勞德訓練,但這也不能一直僅僅是夜間訓練。

既然以冒險者為目標,總有一天要學習進行小隊戰斗的技巧。

在他積累了足夠實力后,我把他介紹給蜜雪兒他們,讓他作為冒險的同伴加入。

當然,深夜里兩個人偷偷摸摸訓練的事情還是要保密。如果出現了他說漏嘴的情況,在那瞬間我就會將他逐出師門。

在深夜的訓練里,我沒有在克勞德面前露骨地使用絲線,但還是展露了幼兒不該有的深厚經驗。把那個說出口的話,怕是會招來多余的懷疑。

「以野牛為對手的話,從正面進攻當然是沒法取勝的,但是設置了陷阱的話就會有充分的勝機喲。」

「陷阱什么的,要怎么做呢?」

「不是什么了不起的事
夏小汐墨夜霆全文免费阅读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