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eb版

121-130

web版 121-130

第121話 一事完結

回到村里后,門附近有幾個男人在等著。似乎是因為居民行蹤不明的情況下,非常擔心所以在站崗的樣子。

看到了把麥奇(マイキー)抬回來的我們幾個,那些人歡呼起來有的人就往外跑。估計是去潔西卡那里報告消息去了把。

然而,看到麥奇的意識還沒有恢復,他們臉色又變得蒼白了起來。

對慌張的他們這些人,柯迪娜用灌注威嚴的聲音告誡。

「請冷靜下來。他只是暈了而已。恐怕是被洞窟里的毒氣熏到了把]

「洞窟??麥基去了洞窟里面了嗎!明明知道那兒非常的危險的呀……」

「洞窟里似乎是有住著卡邦庫爾的樣子呢。似乎是為了見那個孩子,所以才溜出城鎮的。」

「卡邦庫爾?」

聽說有指定保護的幻獸在附近住著,他們從心底震驚了。

緊接著表情有些微妙的變化。

說到卡邦庫爾,它有著非常高價值的龍珠這件事是很有名的。要是讓人知道它的存在,就會有海量的冒險者以偷獵的目的涌來。

雖然鎮子里人丁興旺是好事,但犯罪者的話就另當別論。

「這方面請放心。因為卡邦庫爾好像已經被法芙娜帶走了。」

柯迪娜對鎮子的人說明了事情原委。

卡邦庫爾被帶走這件事,我在回來的路上和柯迪娜已經說明過的原因,她已經對事情有掌握了。

「啊啊,剛才的那個!那個,卡邦庫爾已經走了嗎?」

「是的。已經不在附近了,請安心。」

柯迪娜也已經理解了這個鎮子的人們困惑的理由。因此也就著重強調說明著卡邦庫爾已經離開了的事情。

雖然對和幻獸之心相通了的麥基來說不好意思,但為了他的安全,只能放棄卡邦庫爾了。

只要那個倉鼠一樣的生物(ハムスターモドキ,沒時間檢查上下文,實在不確定這里這個是指什么)還在附近,今天這樣的事故估計就會不可避免地頻頻發生把。

「麥基!」

另外一邊潔西卡小姐著急地跑進來。簡直上氣不接下氣也不在意的全力奔跑。

她那么擔心兒子的事啊。

「嘛,麥基他,平安無事————」

「冷靜一下。總之無關性命。只是還沒恢復意識的緣故,盡快帶到醫生那里————」

「好,好的。來這邊」

由她帶路,去了這個鎮子的治愈術師那邊。

麥基身體沒有受傷。呼吸也平穩。氣色看起來正常的緣故,現在看是沒有承受什么毒氣的影響。

腳傷已經被柯迪娜治好了,并沒什么嚴重的問題。

「啊啊,這就只是在睡著而已。換句話說就是太累了」

診斷了一番騷動之中運過來的麥基之后,鎮子的治愈術師這么下了結論。

順便一提,雖然我們也施加了診察(medic)這種發現異常的治愈系魔法,但是并沒有發現什么。

所謂的疲勞,應該是麥基的腳折了之后,幾乎徹夜忍受著痛苦,導致疲倦過度的原因。

治愈術師下保票說,等起來以后,吃飽喝足就能恢復原狀。

這場騷動就這么告一段落了。

「柯迪娜大人,這次真的是十分感謝」

知道兒子沒事,潔西卡對我們道謝。看來她總算緩過勁來,有余裕注意身邊的情況了。

作為回答柯迪娜只是擺擺手。

「沒什么,這也是一種因緣把。再說對我來說也不是白費功夫」

「誒?」

「沒什么啦,別在意」

沒理解柯迪娜話語的潔西卡,雖然一臉奇怪的表情看過來,也沒有辦法。

知道雷德的姿態的人在她面前現身了。并且作為一起戰斗的同伴打倒了敵人。

這正是那個雷德就是她所知的雷德的證明。

通過這次的事情,柯迪娜對于我轉生的事情越發確信了。并且,不知在大陸的哪個角落出生的我,此刻就在這個拉墨的事情,她應該也知道了。

「嘛,雖說我已經不太想用那個形態了把……」

我看著這個不知該說是有點高興還是有點悲傷,一副非常復雜表情的柯迪娜,低沉地嘟囔了一句。

那個形態無論是好是壞,都讓她受傷了。下一次我再用前世的身姿出現出現在柯迪娜的面前時,一定要先學到變化(ポリモルフ)的魔法,好好保持實體來見她。而在那之前……不得不考慮下別的形態。

「啊,痛痛!妮可爾醬,你沒事把?」

「柯迪娜大人,歡迎回來!」

「妮可爾大人,您沒有受傷吧?」

接下來動靜很大地撲進治療所的是蜜雪兒他們。

菲妮婭那個有些擔心但充滿精神的表情,還有元氣滿滿的蜜雪兒的樣子————我只是見到這些就被治愈了。

「恩,沒問題」

「讓你們擔心了呢。大家也都還好把?」

「是的,這邊什么事情也沒有」

菲妮婭首先事務性地報告了近況,柯迪娜也和她一一對答。

蜜雪兒醬聽到法芙娜的那一段的時候,眼睛簡直都要放光出來。

「妮可爾醬,見到了法芙娜了嘛??怎么樣啊,是不是超厲害?」

「喂,太近了太近了。那個法芙娜畢竟也是作為具有智慧的龍知名的,可沒做什么傷害它的事哦?」

「那是當然啦。如果傷害的話就必死無疑啦!」

雖然我不知為什么蕾媞娜很得意的樣子……算了,她說的并沒有錯。

我們雖然打到了和魔龍法芙娜同格的科爾基斯,但那是集結了小隊全員的力量,使用了柯迪娜的策略,占據地利,運氣也站在我們這邊的結果。

如果陷入單獨對決法芙娜的情形,就算是咱也只能夾著尾巴逃跑。

「哎呀真是的呢。但是能把事情利落的解決真太好了。」

「是啊。這天還沒黑呢」

早晨,正要吃飯的途中被卷入事件,然后就那樣徑直去向洞窟。

然后發現了麥奇,和冒險者們糾纏,將他們擊破,破戒神和法芙娜搭檔帶走了卡邦庫爾。

這一系列事件并沒有停滯,所以時間本身并沒有過去很久。

「那,就一起吃東西度過白天把。現在的話雖然比較遲了也可以當作午飯呢」

「好誒!」

「哇好呀」

聽了吃飯蜜雪兒醬和蕾媞娜立刻歡天喜地直呼萬歲。

雖然能理解但是,為啥兩個人把我的手也一起抬起來呢?托她們的福我也沒法抗拒地得和他們一起萬歲了。

話說我被成長很快的蜜雪兒醬和體格很好的蕾媞娜一起這樣牽手萬歲,搞得我變成了被她們兩個拎在中間的姿勢了……

看見這樣的我們,柯迪娜也捂著嘴浮現出笑容。

那是并不摻雜半分陰霾的,確實像她風格的美好笑容。

第122話 后遺癥

于是那一天的午飯就變的非常晚了。

但也是沒辦法。上午全用來搜尋行蹤不明者了。不如說半天不到就能解決,是很僥幸了。

麥奇的母親,潔西卡小姐在那之后非常鄭重地來給我們道歉和道謝,我們也得以心情很好的用餐。

摸進附近的飯館,各自找各自喜歡的去點單。

這里作為首都附近的觀光地,所以在森林中的食材特產也是種類繁多。這邊的飯館的話,唯有當地才能吃到的東西也很多。

我點了苦瓜炒豬肉,獨特的風味沖擊著我的味蕾。

這種苦瓜是首都附近無法得到的東西,所以這道炒菜就成了這個鎮子的著名料理了。

好像在霹靂靂點著舌頭一樣的強烈刺激的苦味和獨特的青澀的味道讓人欲罷不能。

「苦瓜好吃苦瓜好吃(字面是把「苦瓜」和「好吃」連起來)」

「一般來說小孩子會討厭吃的呢。該說妮可爾完全不挑嗎……」

「說起來豆茶也很喜歡來著。奶和砂糖都不放的」

「苦和甜都喜歡的樣子呢」

我作為孩子的味覺應該還是存在的,所以甜的飲品是超喜歡的。前世甜食也是喜歡的種類。

但是苦的食物也不討厭。因為能夠給予舌頭刺激,這可是無比暢快的。

「妮可爾醬,給我也來點?」

「倒是可以,但這個可很苦哦?」

「沒、問、題!」

蜜雪兒醬對我吃的料理挺有興趣的,不出所料,沒問題才怪。

拿著叉子叉住一個苦瓜,往嘴里送過去,就像是幼鳥待哺一樣地吃掉了。

滿面笑容也就到那一刻為止了。

一瞬間面色刷的蒼白發青,臉上肉牽引著,痙攣抽動起來。

緊接著汗如雨下……動作也停止了。

她只要是一旦吃進去的東西就不會吐出來。似乎是被這么教育了來著。

就算這樣,她也沒法子吃下超越了她味覺上限的料理。

既不能吞又不能咽,只能持續著在嘴里承受著苦味的蹂躪……

「受不了吐掉也沒事的啦。來」

實在是不忍看下去就張開餐巾朝她嘴那邊遞過去,但她只是撥浪鼓一樣搖頭拒絕。

雖然聽從雙親的教育是好事把,但他們又不在這里。就這種程度的違反禮儀稍微睜一只眼閉一只眼也沒事的嘛。

「這里叔叔和阿姨都不在的啦。來嘛」

「嗚,嗚……」

看到紙質的餐巾,她似乎在一瞬間掙扎了n次之后……終于一副輸了的表情,還是把嘴里東西吐出來了。

「呸、呸……好苦」

「明明早點吐了就好了嘛」

「都那樣分享給我了,吐掉了多失禮啊」

「那種事不要在意啊」

遞出去的時候那就是她的食物了。吃了還是吐了又和我沒關系。

但那樣子用生命守護著我給她的東西不愧是戰友。這種我并不討厭。

「那么糾結自己根本吃不了的東西,所以說蜜雪兒醬還只是個孩子呢」

看著那樣的蜜雪兒醬蕾媞娜那家伙一副了不起的樣子嘲笑道。

不過這家伙也是,身為貴族還道我們這樣鄉下的飯館里來,給的東西毫無抱怨的一口全吃了,也是相當程度的怪人呢。

偶爾會忘掉,這家伙姑且是個侯爵千金呢。

但是,嘲笑蜜雪兒醬……你也不能原諒。

「嘿」

我把苦瓜片塞進了蕾媞娜的嘴里去了。

著實是在極度精準的操控之下,徑直飛進了說著話的她的嘴里讓她說著話的同時就一口氣給嚼了。

當然,她的味覺也不過是孩子的程度而已。突如其來擴散開來的苦味讓她面色鐵青捂住嘴。

然而蕾媞娜的尊嚴讓她拒絕吐出來。

「呣咕,呼咕咕!?」

「因為笑話朋友,必須懲罰,來嘍」

就那樣放置她不管還是有點太可憐了,我就伸出援救之手遞過去水。

她一把搶過去一口氣干了,毫不停留地把所有東西吞進胃里。

「好過分呀!」

雖然緩過一口氣之后,蕾媞娜猛地抗議,不過這可是我的臺詞啊。

「是笑話蜜雪兒醬的人不對」

「嗚,那個我會道歉啦……你啊,經常吃這么苦的料理的呀?」

「我可是大人呢」

作為回應我挺胸驕傲的向她們宣言。因為內在是大人,這可能多少有點犯規呢。

看見這樣的我們,菲妮婭吃吃地笑出了聲。

柯迪娜也是露出了同樣的微笑……但是并沒有平時的精神。果然看到雷德的事情還讓她在意著嗎。

「嗯……」

蜜雪兒醬注意到了不知在考慮什么微微歪頭的我。

想知道怎么了。

「有什么事嗎?」

「嗯。柯迪娜,不是很有精神」

「誒?我嗎!?」

突然間提到柯迪娜,她浮現出驚異的表情,但菲妮婭也似乎感受到了同樣的事。

她用少許擔心的表情詢問柯迪娜。

「柯迪娜大人,確實是面色稍微有一些不太好……是累了嗎」

「不、沒那回事哦?就這種程度就疲勞了的話還怎么冒險啊」

「但那樣的話————」

「喂喂,只是從昨天起到現在折騰過頭了而已,真的沒事啦」

雖然她擺著手否定,但她的聲音并沒有往常的霸氣。她要是沒有那股勁,周圍的人總會覺得好像缺少了什么。

那么今后不光不能使用雷德的形態,可能還需要給她某種支援才好。

第123話 幽會

總之柯因為柯迪娜好好地掩飾掉了,之后我們得以非常在非常祥和的氣氛中享受藥浴。

那一晚則是和前一天一樣在床上鋪好被褥,大家一起并排睡下了。

但是在深夜,我察覺到了柯迪娜悄無聲息地摸出了床鋪。

她隱蔽著腳步聲,并未走出屋子,而是去了露臺

然后,坐上露臺的搖椅,她仿佛全身脫力一般把背靠了上去。

然后我看到了她的雙眼中浮出淚水。

看到那個,我下決心要采取行動。

但問題是我的形態。眼下的身姿和聲音不能在柯迪娜面前暴露。只要那個能做一些手腳的話,就算讓她知道我的存在也沒有問題。

于是我悄悄地摸出房間。

走出走廊的我,從宿屋的廚房里拿出木制杯子,然后用線連接上。

也就是所謂的繩子電話。這樣以來聲音悶一點也沒什么奇怪的。

使用指環的力量,我回到里庭把杯子扔在了柯迪娜的腳邊上。

她訝異地看到那個之后,開始警戒周圍。

因為白天跟性質惡劣的冒險者起過爭執,她應該是很警戒周圍把。

「聽得到嗎,迪娜」

我無視她的警戒,通過絲線傳導,發出了聲音。杯子作為擴音器發揮了作用,把我的聲音傳給了柯迪娜。

繩子電話這種東西如果不把線全部繃緊是無法傳聲的,但是我使用天賦的力量,震動手邊的線也可能把聲音傳到另一頭。

雖說如此,想要做到偽裝音色這種還是不行的,傳到對面的也不過就是含糊不清的小孩的聲音。但是因為杯子的放大效果就變成了比較悶的聲音。

即便如此,她也察覺了那聲音是屬于誰的。

「雷德……嗎?!」

「啊啊,是我」

聽到了我的回復,柯迪娜聲音也無法發出地抱緊了杯子。就仿佛那是我的身體一樣。

然后,傳來了低低的,嗚咽的聲音。

「抱歉啊,不能讓你看見我」

「這是,為什么?」

「有點問題。變成了不能在人面前露面的樣子啊」

「我不在乎的啊!」

「可是我在乎嘛」

我盡量表現出一副輕松的氣氛,然后對她說。

因為在意柯迪娜。考慮了很多之后覺得說不定會有一些不好的結果。

比如說,我要是轉生成了哥布林之類的怪物的話呢……?

「嘛,就算那樣的話慢慢也能找到辦法的把。畢竟有目標」

「是這樣嗎?但是……」

「雖然不能給你看我的樣子是我不好,但你也有這種時候的把?所以說體諒一下把」

「那個……才不是那樣」

「說謊,剛才不還在哭來著嘛」

聽了我的話就算從遠處看也能發現,她臉紅了的樣子。

總是裝成一副冷靜坦然的樣子是她的習慣。

「才沒那回事————」

「別勉強啊。我也對自己過于遲鈍的表現感到后悔啊」

「不,我很開心的」

和我的對話持續的時候,柯迪娜一邊張望著周圍一邊搜尋著我的身姿。真是的,她還是那么的精明一個家伙啊。

但是,因為有著通過幻覺隱藏身姿的隱秘天賦,想要發現消除了氣息的我,就算是專業的斥候也是很困難的。

「嘛,眼下先忍耐一下子吧。這一陣一定會取回之前的形態,和你來見面的」

「……嗯,我等著你」

用平時沒有的坦率,柯迪娜這樣回答了

這是我前世完全不可能看見的可愛的態度。甚至不免讓人覺得是不是有詐的那種程度。于是我就直接拋出了疑問。

「罕見的直率啊。你有啥企圖么?」

「真失禮呀!就算我也有變得感傷的時候呀!」

「這樣嘛?好吧……總之是這么一回事,所以不要太在意啊。那么再見,我也該消失了呢」

「等下!那個時候你能來幫助我,是因為在我的身邊嗎?」

「是啊,一直在你的近處看著你呢」

這并非謊言。這話說完之后,我切斷絲線,收回了手中。

那動作之快是柯迪娜完全無法跟上的。

柯迪娜看丟了收走的線頭之后,馬上在周圍東張西望地想找到我的蹤跡。

而在這空隙我就回到宿屋里潛回了房間。

等我回到房間之后,柯迪娜還在這附近尋找我。一直,一直地,一直到了早晨為止。

「早安」

「早安,柯迪娜」

一邊打折哈欠一邊柯迪娜向我打招呼。

我掩飾著自己的感慨向她回禮。

結果她是直到旭日東升也都一直在找著我,早上假睡了一會就起來了。

因為做冒險者的時候通宵行動也是有的,一天的程度應該沒什么事吧……就算知道這一點我還是有點擔心。

「還困著呢?」

「有點呢。但是雖然困心情卻不差」

「是嗎?」

看到浮現出晴朗的笑容的她,我總算確信了昨晚的行動毫無疑問是正確的。

今天就必須離開這個宿屋,回到首都去了。

對于領隊的柯迪娜狀態不好,家里的爸媽應該很擔心吧。

「呼啊……早安————」

「嗚喵……」

蜜雪兒醬和蕾媞娜也挨個起床了。

這兩位睡相很差,所以發型大爆炸了。特別是蕾媞娜的發型極其恐怖。

平時的螺旋發型這里翹那里翹一點變成了苦瓜發型。

「早晨好,妮可爾大人。今天起得很早呢」

「我偶爾也是有早起的時候呢」

在我之后出來的菲妮婭快速的洗了臉,然后準備了茶。

現在也正用托盤裝起熱牛奶,從廚房那邊過來。

「來,你們也把臉洗了,收拾好行李之后就離開宿屋,吃了早飯之后就回首都了」

「誒————,就走了嗎」

「還想再悠哉一下呢」

「還要去學院呢,別那么悠哉悠哉的。長假的時候在來吧」

「真的,還會再來嗎?」

「只要雙親允許的話呢」

「好耶!」

兩個人擊掌之后,就好像黏在一起一樣擠進了洗浴室。

知道了還會再來之后,就為了盡快能吃上早飯去洗臉了。

「多幺元氣的孩子們啊……」

「那個嘛、這就是我的小伙伴們啊」

無論何時都是很精神地,治愈著四周。能成為她們的朋友,對我來說也是無比值得自豪的。

是不輸于前世的,我引以為傲的朋友們。

第124話 報告會

我想柯迪娜的憂郁狀態是順利解除了。

我們幾個次日早晨從鎮子出發,踏上回首都的路。

回家之前菲妮婭和比爾先生去打招呼,但他已經要賣東西的緣故離開住所了,就沒能實現。

反正他也是在這個鎮子和首都往復的商人。估計沒多久就還會再見的吧。

稍微拜托了下宿屋的人,作為土特產接了白果實的果汁慢慢的一壺之后就出發了。

在途中大約休息了兩次,這回大概三個小時左右就能到達城鎮了。

這果然還是甜果汁的效果起了很大作用。甜的飲品可以很好地回復體力。

太陽下山之后到達了市鎮。在柯迪娜家的門口解散了。

只是,在邊上住的蜜雪兒醬也就算了。蕾媞娜可是侯爵千金。究竟還是不能就在當場遣散了。

因為有一次被邀請的經歷的緣故,我和柯迪娜就把她一直送回了家。

在家人前把土特產送給他們的同時,看到了兔子一樣跳著連著說好棒的蕾媞娜,母親也像是自己的事情那樣由衷的高興,向我們致謝。

能讓她高興的話我們也是比什么都高興。

接著稍微繞一點遠路,去了麥克斯韋的住所。

要說今天的目的,主要是在這邊。

「喔,稀客。柯迪娜竟然也會來露面吶」

「啰嗦。來接著,這是土產」

「精靈(elf)城鎮的烤點心嗎?是安撫小孩子的嗎,已經完全是個母親樣了啊」

「是有話要講所以趕緊給我們上茶啊!」

「是自己吃的啊……?」

雖然愣愣地聳聳肩,別看這樣麥克斯韋的表情還挺高興。

他輕快地把我們帶到里屋,然后柯迪娜說的那樣離席去泡茶。

在身材偏瘦小的精靈中,麥克斯韋算是個子分外高的了。

倒不是說年歲很大了才長得高,在他的動作中根本感覺不到歲月,非常的流暢。對這家伙來說不存在衰老這個詞的嗎?

「來嘛。這是南部科爾沃斯(コルヌス,這地名之前有沒出現過?)采下的茶葉。很贊的味道」

「你居然會真的招待我啊……」

「這次是因為妮可爾在場哦」

「哦是嗎」

科爾沃斯是在南方的都市國家群。在我故鄉的阿雷庫馬爾劍王國的西邊,是以海洋交易為主繁榮起來的國家。

究竟是貿易為主業的國家珍稀品很多,這種茶葉也是其中的上品把。確實能感覺到有微微的混著潮氣的香味。

「然后呢,今天是有什么事?」

麥克斯韋一邊品著茶一邊從容的在我們對面彎腰坐下。

他就那樣悠哉悠哉地腰靠著沙發,單手端著茶杯一副放松的姿勢。確實能感覺到符合這個國家王族的威嚴。

只要無視掉他背后攤得亂七八糟的屋子的樣子的話呢。

「是呢,單刀直入地說把。我在精靈的城鎮見到了雷德了。」

「噗,你說什么!?」

嘴里含的茶一下子噴出來,衣服也被茶弄濕了,麥克斯韋就這樣蹭地站了起來。

他用有點慌亂的言辭著急地逼問柯迪娜。她是提前預想到了他的這種反應,平靜地回答了麥克斯韋。

「鎮子附近的洞窟之中。在那個溫泉涌出來的源頭的地方哦」

「在那種地方……」

「只不過,雖然他還是生前那一副樣子,也多半是用著幻術。但從鋼絲的使用技術和隱秘能力來講,毫無疑問是他本人哦」

「你都這么講的話,那應該是不會錯了吧。可不會認為你能把他給搞錯」

「就是這樣呢」

取回冷靜后,兩人平靜地進行信息交換。講真,這對于在一邊旁聽的我來說,實在是對心臟太刺激了。

柯迪娜也就不用說了,麥克斯韋也是腦子十分敏銳的人。柯迪娜如果不在的話,這個老爺子就會成為小隊的司令塔吧。

魔法這種東西,不得不記牢的事物現象極其的多。所謂熟稔所有的系統這種事情,必須擁有和其相匹配的知識,同時也是結合了高等級的頭腦的證明。

雖然一直是個隨便的老爺子,但絕不遲鈍。

「也就是說,雷德那家伙在精靈的城鎮轉生了,這樣子對把。沒想到就在這眼皮底下呆著吶。」

「他說了有原因所以不能在我們面前現身了呢。那個口氣來看,可能不是轉生成了精靈的樣子?」

「就是說轉生成了精靈意外的什么東西?總不會是變成你們找到的那個卡邦庫爾了吧」

「啊————。倒沒有想到那個呢。變成了怪物的可能性也有呢」

「不能指定轉生對象這回事,也代表了轉生(reincarnation)是個麻煩的魔法吶」

「你都使用不了么,不是有全屬性適應嗎?」

「用是能用的誒。但是,像瑪麗亞那種程度的準確性是保證不了的。果然還是在求神子一樣的家伙吶。用治愈系術式終歸是實現不了。」

他們聊天的矛頭指向了卡邦庫爾那邊,這讓我送了口氣。

白色神帶走了它,所以只要還把它想成是我,就找不到我的正體頭上來。

我悄悄地比著勝利手勢的時候,那天的會面就這樣結束了。

第125話 新的家人

那之后大概已經過去了幾周。并沒有發生什么特別的事,回到了平穩的生活之中。

轉眼進入七月,夏天的炎熱進入了動真格的階段。

我在那一天,以非常憂郁的心情打開家門。往常的話,門口應該是蜜雪兒和蕾媞娜在等著的……

「Q?」

眼前不是她們而竟是個毛球?

不對,有點眼熟。但是完全不懂為什么會在這。面前的是幾周之前剛剛分別的卡邦庫爾,正扛著個布包站在那里。

「為啥,會在這?」

「Q,Q!」

卡邦庫爾輕巧地取下布包,從里面拿出了一枚信件。

因為過了一會也不見我去上學有點奇怪,柯迪娜從家里面出來了。

「怎么了嗎。妮可爾醬————哎,這不是卡邦庫爾!?」

「嗯,不知怎么在這」

也不知怎么回答好,我就陳述事實了。

拿來卡邦庫爾的信,然后確認其中的內容。

在那里用禮貌的文字記述著白色神的留言。

『看樣子,我好像挺喜歡妮可爾醬的,就決定把它寄養在你們那。對于麥奇它也好像有點不舍的樣子,所以時不時地請帶去他那里一下』

厚臉皮的寫著這些事情。說什么在這樣的城里寄養卡邦庫爾?不知道要受怎樣的精神折磨啊!

「……是那個白色的女孩吧。可是妮可爾醬不是說法芙娜把它帶走了嗎」

「本來好像那個白色的和法芙娜就認識的樣子」

「即使這樣也要寄養給我們……這可是指定保護幻獸哦?不是簡簡單單就寄養的東西呢」

「可以養嗎?」

我微微歪著頭向柯迪娜征求許可。

無論如何這個家的一家之主都是她,沒她的許可不可能擅自去養。

那么決定就盡量地,向她賣個萌撒嬌。想想的話小孩子里『媽媽,想養個寵物?』這種對話不也是經常有嗎。

「如果平時的話肯定結果會是『不行,給我送回原來的地方』這樣的回答就是了……」

對象可是指定保護幻獸。是不可以不負責任地放歸外邊的。

要是放出去,之間碰上偷獵者的話就要變成柯迪娜的責任了。

幸運的是,柯迪娜是這個國家的名人。多少也能通融一下。向麥克斯韋求助的話,應該飼養的許可可以很容易得到吧

但是就算把它招呼進家來,也能預想到會有很多麻煩的事情。

正因如此我避免當場下決定,但……那邊的卡邦庫爾又掏出了新的信。

我接過那個,確認內容。

『當然了,不是白白的請求。讓我再次向監護者獻上這個道具作為禮物吧。是把龍血稀釋后調制的藥水,效果是壽命的增加。一瓶是三人份』

卡邦庫爾取出的是放入微紅液體的小瓶。

如果效果真的如信件所說的話,這可真的是神話級的絕品了。這可是讓世間知道了的話,甚至圍繞它會發生戰爭的那種東西。

「這是送來了多不得了的東西啊……」

我不由的呻吟了。蜜雪兒醬的大弓也就算了,這可真是麻煩的東西啊。

但是柯迪娜讀了說明之后,當場下了決定。

「好叻、你從今天起就是咱們一家人了!」

「喂,行嗎!?」

「沒問題沒問題。這里不顯示我作為家長的器量怎么行呢!」

一邊這么說著一邊小心翼翼收好小瓶子的柯迪娜。小心思可是顯示的太明顯了。

「其實就是想要那個吧?」

「嗚!?」

但那也是有點奇怪的。柯迪娜作為貓人族也是相當年輕的。

又不是到了要在意壽命那種程度的年紀。雖然說麥克斯韋是作為精靈也相當老了,但即使這樣也剩余著差不多相當于人類一生的壽命呢。

「柯迪娜,明明還那么年輕」

「不對,不是我來使用哦……」

說到這份上我也注意到了。柯迪娜想要這個東西并不是為了自己。

恐怕是為了我的雙親————萊爾和瑪麗亞。

他們二人是普通壽命的人類種族。且不說沒怎么顯老的瑪麗亞,萊爾的衰老還是眼睛能看出來的。

這一點對于長壽種族的柯迪娜來說不可能發覺不到。

麥克斯韋對于這種壽命導致的離別應該是經歷過多次了所以能妥善處理,但還年輕的柯迪娜沒有到那個境界。

那么肯定不能放過眼前送上門的餌吧。

不用說,還不知道這個藥水是不是真的有延長壽命的效果還不知道,但比起什么不做來說還是這邊更好,她這么判斷了吧。

再說麥克斯韋在的話這個東西的鑒定也不成問題。有毒的話有瑪麗亞的『凈化』也不會出事。

「這樣啊,是給爸爸和媽媽――」

「真是的、妮可爾醬真是敏銳呢。但我還有一個事要先確認」

「確認……?」

然后柯迪娜轉向卡邦庫爾。一副微妙的表情,說了些不得了的話。

「你呀,不是雷德吧?」

「Q?」

自然,卡邦庫爾才不可能理解這話的意思。

雖然能聽懂語言,話的內容卻不能理解。

「才不會是那樣的說……」

「嗚、當、當然了哦!喂,你要遲到了啊?這孩子交給我,你趕快去上學」

「是」

我這么回答的時候,街對面的蕾媞娜的也出來了。幾乎同時隔壁的蜜雪兒醬也打開玄關門,顯出了抱著大弓的身姿。

看向這邊發現了卡邦庫爾之后,她們瞬間興致勃勃的跳起來。

「哇、這孩子是啥!早,早啊、妮可爾醬、今天起很早呢!」

「早安、蜜雪兒醬。這孩子是卡邦庫爾哦。想起來嗎,精靈鎮的那個」

「在洞窟里見到的孩子是吧?跟著來了這里了嗎?」

「只不過是個麻煩的家伙哦?」

是那個神大人強送給我們的,所以說是麻煩家伙也沒問題……但不對,稍微有點差別?

「誒,難道說在柯迪娜家養著嗎?我也想要呢」

「早安、蕾媞娜。是淑女的話應該從問候開始對話哦」

「早安,妮可爾。沒想到會被你教導淑女的品行呢」

「咕」

被蕾媞娜一說,我回想起來最近的行為舉止。

在浴場被調戲,和菲妮婭搞禮物交換什么的,還有在甜美的果汁前表情崩壞。

怎么看前世的威嚴什么的克制什么的好像都無影無蹤了。

照這個節奏下去我的未來路線不是『無雙的英雄』,而要變成『新娘子』了嗎?

想到那樣的未來,我感到一陣惡寒背肌抽搐了起來。

第126話 神的贈禮

我一邊想象著最惡的未來,一邊垂頭喪氣的邁向上學路。

不對,低著頭也有物理性的影響。

卡邦庫爾完全不離我一步,現在也是在我的肩膀上呆著,要描述的話就是「肩車」的姿勢。

簡直就像帽子一樣貼合在我頭上的卡邦庫爾,被個子高一點的蜜雪兒和蕾媞娜伸著手毫不見外地撫摸來撫摸去。

拜其所賜我的頭也是骨碌碌的動來動去,感覺有點惡心。

「那個、能不能從我的頭上離開————」

「啊、抱歉!」

「誒、再來一下嘛」

雖然蕾媞娜馬上就把手抽回來了,蜜雪兒醬還是一副遺憾的樣子。

好像算好手離開的瞬間,卡邦庫爾也從我的腦袋上跳下來了。

好像觀察周圍有沒有人那樣的警戒著,確認了蜜雪兒醬之外沒人之后,再次打開了布包。

從中拿出一個棒子和一封信交給我。

我收下那個的時候,卡邦庫爾就再次回到了我的頭上。

「饒了我吧」

「Q?」

該死,這個生毛球,明明就能聽懂話還裝著啥都不懂的樣子……

總之先把交給我的信件打開,那上邊寫著從白色家伙那里來的信息。

『剛才那番話里可能你對于沒有給你的東西感到不滿,所以這里給你送上一個短杖。這可以作為短劍的柄來使用,所以搭配使用應該不錯吧。』

「嗯嗯……?」

確認短杖的一端的時候、確實發現杖的尖端有著切入進去的,用來固定的裝置。

似乎把短劍的柄取下,用這邊來替換就可以正常地使用。

『通過讓杖里流入魔力,『變形』(Form shift)的魔法可以附著在短杖上變成槍的樣子。由此強力的震動而導致的握持上的困難大部分都可以消除了』

「Form shifttttt!?」

我不由地失聲喊出來。這個魔法正如其名,是能夠改變手中物品形狀的魔法。

難易度來說也是在干涉系魔法中的上級位置、接近了變化(ポリモルフ)難度的魔法。

不用說,有效果持續時間限制。本來的話也就兩三分鐘之間有效。但是根據情況可以做到讓物品形狀變化,適應性非常優秀,可以說是極為有用的魔法。

況且這個東西作為魔道具來說,只要我還提供著魔力,短劍就能持續變成槍的樣子。

問題是在那時間中我的魔
夏小汐墨夜霆全文免费阅读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