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eb版

111-120

web版 111-120

第111話 寶物的性能

菲尼婭用才買的手絹擦拭噴得滿臉都是的我。

比爾先生完全沒在意那樣的我,鑒定起下一件道具。

就這點而言實在有夠商人。在眼前擺弄著賺錢材料的道具,是看不見周圍的吧。

「這邊是在著裝者的四周配置幻覺的魔法吶……哦呀,怎么了?」

「沒什么……」

「妮可爾大人有點嗆著了」

「哈哈哈,這果汁是有稠糊的吶!不習慣的話會纏住喉嚨對吧」

輕輕帶過,他指向戒指。

「這邊的可通過流入魔力,在周圍設置遵照使用者期望的幻覺。恐怕是隱藏身姿的東西吧」

原來如此,那群人為從樹妖處盜♂種而準備了道具啊。

以防與樹妖開戰,準備好它們不擅應對的生火卷軸,為斬裂堅韌外皮而備好短劍,為欺騙監視而備好戒指,就是這么一回事。

「不過這個是……非常高價的東西。這戒指不下于白金幣一枚」

「白金幣!?」

一枚白金幣等于金幣百枚。一金幣等于銀幣百枚。

從觀光客用的高價旅館住一晚銀幣五枚來考慮的話,其高價不言自明。

「這邊的短劍也至少要金幣五十枚」

「五、五十枚嗎……」

稍好家庭生活一年的數額啊。得知了這樣的道具,菲尼婭驚愕不已。

對于我所帶出來的道具(被當成了是這樣),似乎是沒想到居然有著這樣的高價。

但我所持的刀也是,流通到市場上的話至少要金幣二十枚。要這么一想,值得驚愕的事情就……不,會驚愕的吧。

「如何啊,妮可爾小姐。這些道具可否賣給我呢?雖然對尚且年幼的您提出這樣的建議不大公平,但即便如此也請您務必考慮考慮」

比爾先生帶著認真的眼神向我提出了商談。

對他而言這是意料之外的賺錢事件。會立刻想到的理所當然的反應。但是,我不可能應承。

無論從理由,或是實際利益性,都一樣。

對力量貧乏的我而言,這短劍是非常想要的道具,能產生幻覺的道具看起來也有很多用途。

而且這道具是我『從萊爾的私人物品中拿來』這么說明的,我個人擅自處理外傳會很不好。

「很抱歉,因為這是粑粑的東西……不能擅自賣掉」

「是這……樣嗎。不,想想也是理所當然吶。如此的東西由小孩————不,失言了」

「沒關系,會那么想又沒有錯」

正常來說是沒錯,不巧的只是我并不普通罷了。

話說回來,那些人真是帶著不錯的東西吶。把這些處理掉的話,完全沒必要去偷盜不是嗎?

亦或是,還有其他黑幕存在……?

「那么能讓我與您父親進行交涉嗎?」

「這很困難。粑粑不在這里」

「妮可爾大人的父上住在北部三國聯合的貧乏村子。到這邊來……啊咧?」

菲尼婭之所以會覺得納悶我倒也明白。

本來的話這點距離足以讓人放棄買賣。然而萊爾和瑪利亞基本上每天都會蜂涌至拉墨。

多么令人頭疼的英雄們啊。照這樣下去讓萊爾和比爾先生見面的話,我的謊言不就會被揭穿了嗎?

「總、總之,性能是明白了。要是沒其他事的話,我就此告辭了」

「妮可爾大人,已經可以了嗎。果汁還有很多唷」

「嗯,肚子已經喝飽了」

趁狀況還沒惡化,我覺得還是早點撤退比較好。

他倒是不大可能找出我的真實身份,不過菲尼婭要是把萊爾每晚都有到訪的事說漏嘴,那就毫無疑問會暴♂露。

然后如果順著問『怎么入手的?』,連(我)都會被牽出來。

畢竟那些家伙握有雷德已經轉生這一情報。

「那么請把剩余的裝進水筒帶回去吧。和酒混在一起也很好喝唷」

拿出旅行用的水袋,比爾先生替我裝了進去。

這還真是,可以作為給蜜雪兒醬和柯迪娜的不錯伴手禮。

不愧是商人。考慮得真是周到。

「謝謝你。感謝」

「哪里哪里。這邊才是,讓我拜見了珍稀之物。照這樣子看來,拉墨似乎還潛藏著很多的寶貝吶」

「冒險者經常出入的地方,像這樣的會很多呢」

「哎喲,您說的是!實在是有夠聰明的小妹妹吶」

冒險者帶入的不僅僅只有怪物的素材。

像是繼承的名器名品,來自遺跡的發掘品也有很多。當然,并不一定所有的東西都有所價值,但其中說不定也混有像這種令人膛目的物品。

對于這個事實比爾先生也察覺到了。今后想必他會與冒險者們展開交流的吧。

彼此緊緊握手之后,我與菲尼婭便離開了旅店。

既入手了伴手禮,又完成了鑒定。全都是好事。

有這短劍的話我也能戰力更上一層,有了這戒指中植入的幻覺魔法,今后要隱藏臉也更輕松。

因為可以從質樸又麻煩的變裝中解放出來,真的很值得感激。

以踩著小跳步的好心情,我回到了夜晚的大路上。

菲尼婭也以一反常態的輕盈步伐跟了上來。對了,還得重新對她道聲謝。

如果沒有菲尼婭代替支付,我連鑒定都完不成。

「對了,菲尼婭。錢,多謝了呢?之后一定會還你的」

「不用在意唷。我就算拿著也不怎么會用」

「即便如此,錢還是要分明呢」

畢竟是視情況可影響人際關系的東西。不是什么沒有就任其崩毀便好之物。

有借,必有還。這也是源自我前世的人生信條。無論是金錢、仇恨,抑或恩情,都決定了要返還。

「沒問題。我也有通過打獵在賺錢,這點錢的話,回家之后還是有的唷?」

「真的好嗎?」

「什么好不好的,本來就是菲尼婭的東西嘛」

她是elf。其壽命很長。

即使現在不需要,在我和瑪利亞、萊爾因壽盡而去之后她也會繼續活著。

現在還好那就過得去,像這樣天真的elf的想法……然而為了那時,即便從現在起讓她學習儲蓄也沒什么不妥吧。

第112話 清晨的糾紛

清晨起床后首先映入我眼中的、可謂是一片混亂至極的景象。

這個旅店是僅以觀光游客為客源進行經營的,房間的構造也和普通人家不同。

在用草編織而成的、具有相當厚度的、如絨毛毯一般的地板上,鋪上直接裝入棉花的袋子,旅客就是在這上面睡眠的。

我們五人本應在這緊密排列的寢具之上并列躺著睡覺的、可是一到早上,這份整齊劃一的感覺立馬變成了一片混沌。

蜜雪兒醬正壓在我的身上、不知為何,她的腳被逆向躺著的蕾緹娜當成抱枕來抱了。

只有菲妮婭一個人是正躺著的。但是不知為何柯迪娜死死的粘著她、好像還擺了個微妙的關節技出來。

「唔咕……」

「嗯~、雷德~~……」

雖然不太清楚這貨在做什么夢、但是菲妮婭一臉很吃緊的表情,還是早點把他們叫起來比較好。

「柯迪娜,該起床了」

我從蜜雪兒醬身下爬出來、piapia地拍了拍她的臉試圖叫醒她、可是柯迪娜完全沒有要睜開眼睛的意思。

雖然她是個熟練的冒險者,但除冒險的時候以外她很難起床。

在冒險的時候,她總能很順利的起來。所以她可能是可以無意識地切換日常和非日常時的意識的類型。

她現在這個完全放松警惕的狀態,也是已經信任我們的證明。雖然對此感到十分開心,但是一碼歸一碼,該說的還是要說。

自太陽出現在地平線上起已經過了有一陣子了。要是再不出去露個臉,旅店的人是會過來探查情況的。

現在她們這毫無體統的樣子可不是能讓毫無關系的陌生人看到。更不要提柯迪娜胸口還露出了一大片春色。

「嗯啊~」

繼續戳她的臉頰,她才總算是微微睜開了眼睛。

在意識到是我后————她保持那個狀態并帶著強烈的氣勢抱住了我。

「嗯~……好軟、真暖和……」

「差不多也該醒醒了你」

抱著我倒是沒什么、但為什么要把右手放到我的的后背上去啊!?

而且手腕還夾在我手肘的內側、關節被固定住了————不對……!再這么下去就不妙了!

「咿呀啊啊啊啊啊!!」

我的悲鳴傳遍了整個旅店。全員也都因此清醒了過來。

「哎呀、抱歉抱歉。一不小心沒忍住開了個玩笑……」

因為沒在旅店預訂早餐、所以我們走出了房間,向外面的食堂走去。

這里既是休養之地又是觀光之地,即使是飲食方面也有下足夠的功夫。

比起在旅店繼續吃已經定好的料理,在外面吃這一選項更加豐富多彩、且更加令人愉悅。

「請不要在開玩笑的時候使用關節技」

「嗯、我有在反省」

柯迪娜撓了撓頭,向我表示歉意。

看樣子,她是有『在控制住其他人時使用當作護身術而學習的關節技』的癖好。

在前世,男女分開來睡的情況比較多,所以我并沒能注意到她這個壞習慣。

事后去找瑪麗亞問一下這種情況該如何應對好了。

過了不久,在我們走到名為食堂的場所附近時,我們發現面前聚集了一群人。

不知為何,前方傳來了一陣危險的氣息。我和柯迪娜自然而然的進入了警戒狀態。

我姑且是裝備好了昨晚剛剛鑒定好的短劍以及戒指。

另一面,柯迪娜則是裝備上了有著發動補助的效果的戒指。戴上它,可以少許增幅魔法的效果。

蜜雪兒醬也有帶戒指和白銀大弓,不過她并沒有注意到這個氛圍。

至于菲妮婭和蕾緹娜……她們不在考慮范圍之內。(指她們沒有聰明到了解現在發生了什么)

「怎么了?」

將手深入上衣懷內,一邊握住裝于其下的短劍劍柄、我一邊向柯迪娜問去。

她好像也明白了我行動的含義、緊張的表情并沒有變化。

「不知道呢。我過去問一下,你能先在這里等等嗎?」

「我知道了。如果有危險就退回來」

「真愛操心。不過我知道的」

柯迪娜在我們五個人中,是戰斗力最強的那個。

但即便如此,說到底她也只是后衛而已。她并沒有掌握在前線戰斗的技巧。

可能是終于察覺到了我的緊張感,菲妮婭帶著一臉驚訝向這邊窺視而來。

「請問您怎么了?」

「前面的那些人,不知為何帶著殺氣」

「哎?」

「所以柯迪娜過去尋問情況了」

聽我說明后,蜜雪兒醬一言不發地解開了弓箭盒子的金屬紐扣。這是以防萬一的準備動作。

她也有和我一同在森林狩獵的經歷,因此實戰的直覺很敏銳。

柯迪娜走進人群里詢問發生什么事。

見柯迪娜是位美女,集團里的男人非常親切的說明著狀況。

但是當他看到在后面的我的樣子后態度就變了。

「是那家伙,我看到了、昨天是他在和麥奇說話」(人名和道具名都不會翻譯)

因為這句話,人們的氛圍一變。

集團警戒了起來。里面有一名女人走了出來。

一位表情憔悴的中年女性。樣子算不上好看,看上去像是老實人的感覺。(后面這里不太準確)

可是,現在她抬起的眼里、被歇斯底里的感情支配了。(類似病嬌那種神情但要爆發一樣?)

「你沒有把麥奇帶出來嗎!」

「誒?」

「不要再裝傻了,你到底把麥奇帶到哪里去了」

聲音像尖叫一樣的叫嚷著散開、逼近著過來的女人。

看到這樣子,菲妮婭插進來阻止她靠近。

蜜雪兒也掏出了第三只眼,拔出了箭矢牽制著。蕾蒂娜也隨時準備好使用魔法。

我把兩人的手都壓下來,制止了攻擊。

「雖然不知道發生了什么事,麥奇到底是誰呢?」

「是你昨天帶走的我的孩子!」

從話語來推斷、發生了她那叫麥奇的兒子從昨天消失的事。

然后、是誰看到昨天我和他說話?

完全不記得有這種事發生……啊,等一下?

「啊,也許是昨天那個孩子?」

「果然你是知道的呀!」

「不,昨晚分開了,沒有見到」

「別騙人了!」

完全沒辦法溝通。受到她的影響,后面人群的氣氛越來越糟糕。

繼續這樣下去、發生暴走的可能性也大大的有。

在我絞盡腦汁思考怎么辦的時候、柯迪娜把帽子取了下來露出她的貓耳朵。

「那個,我保證這孩子是真的什么都不知道。所以你能冷靜下來再說話嗎?」

「你保證有什——那個耳朵!?」

貓人族的人數并不多。在拉墨的貓人族,并且金發長毛的魔法師,那樣的人真的少之又少。

普通的貓人族不說,獸人種族里身體能力優秀的都是前衛職業。

「我是柯迪娜。我是這孩子妮可爾的監護人,也許我有什么能幫到手的地方,詳細的說下經過。」

對禮貌報上自己名字的她,所有人都一臉迷惑。

第113話 少年的行蹤

過去曾經拯救過世界的英雄。其中一位柯迪娜就在眼前,女人用僵硬的表情解釋了事情的由來。

如果柯迪娜有這種心情的吧,把她一個人從世界里抹消掉實在是太簡單了。

然后這個傳聞傳播開去的話,作為觀光地的這個城鎮印象會大幅降低。

正因為理解了這個狀況,所以無法掩飾自己的情緒。

到達飯堂。然后吃著飯和女人談話。

我們吃飯飯,柯迪娜喝茶茶潤濕喉嚨,聽著女人——杰西卡說話話。

「也就是說,兒子麥奇從昨晚就開始行蹤不明了?」

「是的,我是在準備睡覺前注意到的,平時他就經常出去浪,以為又是這樣,結果早上也沒有回來。」

「所以才會整晚都沒睡覺呢。大部分的膚色都相當差啊。」

「可是我兒子。」

那個麥奇君是昨晚和菲妮婭發生沖突的少年。

是個活潑又囂張的少年。他的蹤跡現在也沒被發現。(機翻:這似乎是一個活潑,厚顏無恥的男孩。 我仍然找不到他的路。)

她在鎮子里到處尋找,動員了其他人搜索過,也沒能找到。

「說起來昨天分開的時候,向門的方向走去了的樣子?」

「門是嗎?」

菲妮婭回想起昨晚發生的事,報告出來。這也是柯迪娜所需要的情報也是只能說的一面。

確實他和我們分開后就走向了城鎮的外邊。現在來看,那個時間還往外跑也是十分奇怪的。

「有出了鎮子的可能?」

「但是為什么,外面……這邊附近雖然安全,也不完全說沒野獸。」

有冒險者們維持著周圍的治安,但仍有小類怪物存在。

特別是野羊野豬在任何地方都會有。像比我大一點的孩子是無法對付的。

「到這里為止我還不太懂……不對,等等。」

這里我想到了某個詞語。

是那個白色的——破戒神告訴我的詞語。

「確實,洞窟里有卡巴庫存在呢。」(不知道怎么翻譯,大概之前那種龜?能賣錢的那個)

「卡巴庫?那不是受保護的指定幻獸嗎。為什么會在那里?」

「不知道,神大人就是這么說的。」

「神大人是昨天那個白色的孩子嗎?還在想怎么會有自稱為神的奇怪孩子……」

柯迪娜對白色的是神的這件事還是半信半疑。但那也是正常的反應啊。

無論如何,可疑的神所說的事。而且是我的祖先。應該沒有欺騙我的必要……可能不會吧。

「總之,說在洞窟里發現卡巴庫的話要保護起來的樣子。大概有辦法吧。」

「辦法……為什么會這樣想呢?」

「你看,那里明明是獸人專用的浴場哦?特地在那種地方為了告訴我們這件事而提前等待,這不明說了要我們過去嘛。」

洞窟里有卡巴庫。為了把這樣的情報告訴我,白色的才假裝在那等待。

知道這件事的話,我應該是被暗示去那里才對。

而那個消失的少年。在這個時間點發生的事情。要說兩者毫無關系是不太可能的吧。

「莫非那個孩子已經提前找了卡巴庫了?」

「不會被幻獸襲擊了!?」

「不,卡巴庫不是那么愛好戰斗的物種。只要不對它下手是安全的。說來小屁孩那種程度的威脅對它來說根本無關痛癢。」

菲妮婭的推斷讓杰西卡臉色變得蒼白,但柯迪娜把問題否定了。

卡巴庫雖然不是那么強大的怪物。但那也是龍種的一類,特別是魔法方面很優秀的種族。孩子什么的隨便就能處理掉吧。

也就是說,麥奇君被卡巴庫襲擊而回來不的可能性就沒了。

「不管怎么說,盡然有可能就不能不去看看了。」

「我也要去!」

說來,認得他的只有我和菲妮婭。比起帶村民去還不如我更有用呢。(你知道自己實力,但柯迪娜覺得你還是個孩子呀。)

「是呢。雖然我不太推薦你一起去,有妮可爾醬的感知能力在真是太好了。」

柯迪娜雖然在計策方面十分出色,但其他能力也只能算一般的冒險家之上。接近一流卻又達不到,就是這樣的等級。

換而言之,探索能力方面,實際是我比較強。

「那樣的話我也要去!」

「啊,狡猾!我也要跟著去喲?」(可能翻譯成:「啊,真過分!我也要跟著過去喲?」會比較正常點)

「不行。」

蜜雪兒醬和蕾蒂娜舉起雙手競選了起來,但讓他們一起跟著在森林里找龍什么的是不行的。

受到柯迪娜的勸告,最終還是決定留下來看家。

菲妮婭看護著蜜雪兒醬他們。

「那個,我該怎么吧……」

「杰西卡桑去到森林里也幫不了任何忙。也有可能猜錯,請在鎮里安心等待吧。也還沒決定去卡巴庫那里。」

「是,是的…….」

她對柯迪娜沒異議,也沒表現出混亂的樣子,像個大人一樣接受了下來了。

就是這樣,我和柯迪娜兩人一起約會順便找找有沒有卡巴庫的行蹤。(霧,實際是:就這樣,我和柯迪娜兩人獨處去探索卡巴庫的事決定下來了。)

第114話 森林的客人

和柯迪娜整備好裝備,并前往森林。

盡管如此,原本來這個城鎮的目的是為了休息。 真正的裝備沒有拿過來。

我和柯迪娜都需要協調易于移動的衣服,并配備最低限度的武器。

我配備了匕首,鋼琴線和羊毛紗。

「果然,內心感到有點不安,」

「沒辦法啦 - 通常我們不會把武器帶到溫泉。」

「因為妮可有那把匕首,但我只有這個戒指……」

柯迪娜的裝備是一個魔力的補充環。 除此之外,就像出去散步一樣的輕裝。

雖然說比較弱,但前往一個傳說中有龍的洞窟內心總會有點不安。

「柯迪娜,要用嗎?」

「這把短劍?不啦,妮可爾醬用就好了。我不太擅長用這樣的武器啦。」

柯迪娜近戰基本上是使用長杖(棍子或魔法杖當棍子用,大概)進行防御為主。

使用短劍的話,需要的熟練度相對較高,確實我來拿著更能發揮效果。

「但是……」

「我在途中會買一把杖的啦。大體上附近有怪物出沒的村莊都會有得賣,就算沒有。用旅行杖也可以代替的。」(像寵物小精靈里登山大樹都會有的拐杖)

只是用來防御的話,只需要一定的硬度就好了。

普通的木頭做的杖,在柯迪娜干涉系魔法強化之后,一樣很硬。

「蕾蒂娜醬和蜜雪兒醬拜托你們好好看家喲。」

「是,請交我了。」

「恩,交給我了!」(我估計都會溜走了)

蜜雪兒醬握緊了背在身上的第三只眼表明了她的決心。

在這個城鎮里我不認為能發生什么事,五人中的主要戰斗力我和柯迪娜都離開了,重復再重復的提醒他們要注意安全。

從住宿的地方離開時,被一臉擔憂的杰西卡目送走了。

「真的對不起,柯迪娜大人。我兒子的事,就拜托您了。」

「還沒決定好呢,不要太過于期待了。但也請不要失去希望。」

「是,肯定又是在哪里開玩笑了吧……」

裝作笑著的臉上藏不住一副擔心的神情。

柯迪娜雖然在期間硬是把感情抹去了的樣子,再這樣下去怕是維持不住了。

「走吧,柯迪娜。要盡早出發。」

「就這樣。然后我要走了。請不要做出傻事來。」(原文意思是「別那么快跟過來」)

「是的,我知道了。」

這個情況下,本來會一下子就一個人沖到洞窟里了吧。

現在不太敢了吧,就怕在家等待的時候因為擔心的感情爆發而不知道會做出什么。

必須要快點了,按這樣判斷的話。

我們加快了腳步,向著森林中的洞窟前進。

森林中的光線很弱,視野很差,只有斥候技術程度的柯迪娜擔當著監視的角色顯得十分不安。

我走在前面,觀察周圍,然后我發現了奇妙的事情。(撿到了石假面?)

「是腳印。」

「腳印?麥奇君的嗎?」

「不是的,這是穿了裝備的。」

這是覆蓋了腳前后的鞋子,而且是鞋底下有釘子的類型。像是士兵或者前衛冒險者比較愛穿的物品。

可不是村里惡作劇少年能穿的東西。

「士兵……也太奇怪了,這可不是能部署的地方。」

「恩。大概是冒險者。還不止一個。」

「多人?」

「三個人的樣子。」

有三種腳印。這意味著現在這個森林里至少有三個冒險家。

他們的足跡一直延向前方。

「森林里?這幫家伙的目的也是卡巴庫吧」

「說不定呢。我的情報來源應該很隱秘才對,可能不一樣吧。」

那只白色的,好歹自稱是神的眷屬。或者,它的惡意程度比其他神明高一點。不應該容易泄露信息。應該是有其他的情報來源吧。

「那也可能不是向卡巴庫來的?」

「啊,沒錯,這讓我想起有名字的龍會進來。」

「為了打敗龍?」

再怎么說憑三個人就想把持有名字的龍擊倒,沒有兩把刷子是不可能做到的。

但是柯迪娜否定了我的著。

「不是的,比起打倒它有更能賺錢的方法。」

「從比爾桑聽到的話,這條龍會進入浴場的吧?雖然不知道為什么這么愛洗澡,等它入水的時候,龍鱗說不定也會掉下來呢。」

「啊,是這樣子的啊。」

龍也是爬蟲類。而且再生能力可不是半吊子。隨便洗掉龍騎也會立刻再生回來。(一片鱗多大,能做多少套裝備,能用多少年,豈不是無數件裝備能流傳下來?)

如果龍鱗的碎片能留下來,進行回彼利用,越是有名的龍越是有大用。

「如果把龍的掉落品當作目標的冒險者向森林里去時,萬一發現了卡巴庫會變得怎么樣?」

「那肯定是毫無疑問的會被狩獵掉。」

柯迪娜從比爾的談話中預測冒險家的目的,并假設最壞的情況。

我也對此回復了正面的預想。即使是平凡的答案對于掌握當前的情況也是必要的。

「如果發生麥奇君剛好目擊到情況?」

「毫無疑問,為了封口直接被殺掉。」

「我也是這樣想的。看起萊得快點才好。」

我們這樣推測著,一邊趕往洞窟。

第115話 發現需要被救助者

來到洞穴的前方,但未遇到任何冒險家或麥奇。

幸運的是,我找不到卡巴庫的尸體和血跡,所以看起來他和卡巴庫還沒事。

「看起來他還沒事呢」

「恩,卡巴庫也一樣,腳印繼續在山洞里,但是沒有足跡進入。」

「麥奇君仍在里面的意思呢。」

當進一步搜索時,事實證明沒有其他腳印。 也就是說,冒險家還沒有到達這里。

看來龍所去的源頭不在附近。如果龍進入了人們在的場所的話,客人肯定會走光吧。

因為它似乎是一只知性非常高的龍,它可能是選擇一個遠離城鎮的地方考慮它的鄰居。

冒險者來這里的理由,不是探索龍所在的地方嗎。

「他不出來的理由還沒搞明白呢。如果不是遇到冒險者的話……難道是在里面遇到麻煩了嗎?」

「不管怎么說都必須進去。」

「洞穴里有可能聚集著瓦斯。有帶凈化的道具嗎?」

「有」

這個鎮作為溫泉鎮的發展起源是在這個山洞里發現了溫泉。

換句話說,氣體在這里積聚的可能性不能說沒。

因為可以很方便隱藏我的臉,所以凈化魔法的圍巾總是隨身攜帶。

兩人一起卷著圍巾,向著洞穴里踏了進去。里面暗到我沒辦法確保自己能看清。

柯迪娜使用了發光的魔法照亮了周圍。

「足跡,還跟著嗎?」

「恩。小孩子的足跡,這……野獸?爪痕和沒見過的腳印。」

「傳聞中的卡巴庫呢,大概」

「EMMM,兩者出入的痕跡非常頻繁。」

「頻繁的……?」

如果只有一次,會有巧合。 然而,這樣子的并不能說是偶然了吧。

這種出入的次數,遇不到卡巴庫的情況根本不能想象。

「肯定麥奇是為了見到卡巴庫而出入的呢。」

「卡巴庫是受保護指定的啊」

「所以,卡巴庫才會避開人耳目的呀」

與被保護的指定幻獸頻繁接觸并不是什么能贊賞的好事。

卡巴庫是知性比較低的幻獸,所以和它接觸難免會有危險。

所以才會對父母保密,晚上才出來見面吧。

「所以在里面發生了什么事情才會回不來吧?」

「是瓦斯的原因的話……很危險啊。」

「是呀,準備好面對最壞的情況吧……」

我們繼續跟著腳印前進著。

洞穴里因為風化都快崩塌的樣子,壞壞的樣子。

里面的殘留著少量的瓦斯,長時間在待在里面的話,什么時候有危險都說不定。

進入了一段時間后,我發現了一堵倒塌的墻。

孩子們的腳印留下了,腳印延續在坍塌的基巖之外。

「柯迪娜,在這里」

「足跡,延續到了倒塌的墻壁里邊?」

「是的,也許是回家的路上被墜落的石板擋住了吧」

「可能是這樣呢。稍微退后一點。朱の五、群青の六、山吹の九――穿孔隧道」

隨著柯迪娜的咒文落下,落下的土墻被開了個洞。

用魔法開了個六米長約兩米高度的洞。實際再挖了三米左右才打通進了對面的道路。

我和柯迪娜目光相互對視了一下,然后我先進入了洞里面。

柯迪娜為了防止墻壁再次崩塌,使用頑強的魔法加強了墻壁的強度。

我把匕首拔了出來,一邊警戒一邊往深處前進著。有少許空氣漏出的聲音發出……不,聽到的是威脅的聲音。

在那里的是皮毛倒立額頭上粘著寶石的巨大倉鼠……卡巴庫對著這邊張牙咧嘴。

「是卡巴庫,啊……」

「fusha!」

告訴在背后的柯迪娜不要刺激到對方,稍微安靜點。

柯迪娜完成了對墻壁的強化后來到我的后面。

在卡巴庫的那個方向,發現了倒在那里,腳被壓住的小孩。

「麥奇!」

「クルルルルル……」

我為了不刺激到卡巴庫,把短劍慢慢的收起來向著少年慢慢靠近。

繞著還在威脅我的卡巴庫向少年靠近——確認了他的狀況。

腳受傷了不能動得樣子,但是呼吸非常的安定,看起來沒有生命危險的樣子。

明明在滿是瓦斯的洞穴里,卻只有他身邊沒有瓦斯存在。

他非常的幸運倒在了只有空氣的地方……這樣說的話,也太湊巧了吧。

「是你把空氣凈化了吧?」

「Q?」(「キュ?」)

注意到我沒有傷害的意圖的,伸出小小的頭向這邊看著。

我用不了能治愈這種傷的魔法,這時候就交給柯迪娜進行治療。

「好了嗎?」

「只是這種程度的話,我是毫無問題的。說起來居然能沒事……」(喂喂,都被壓了呀)

當柯迪娜治愈傷口時,我在檢查周圍環境。

面包和干肉散落在這周圍。

「看樣子是來這樣給卡巴庫喂食的啊。」

「作為回禮把空氣給凈化了吧」

麥奇的腳被光包裹著,上面的傷已經消失不見了。

他的呼吸平靜了下來,由柯迪娜背著向出口走去。

「你也要跟過來嗎?」

「Q!」(「キュッ!」)

雖然語言不通,但能察覺到我們的意思,卡巴庫準確的回應了我們。

出去洞穴的后邊,Choco Choco的跟著過來。

「這樣看真是可愛啊」

「但它是幻獸啊,危險的東西不會改變,這也是非法的。」

「摸起來十分的舒服啊」

「就算是我,也不會放走它的啊?」

「我暈……」

雖然本來是男的,但是這軟綿綿的感覺根本抵抗不了啊。有點能理解麥奇的感受了。

但是不好的東西就是不好的。在這里必須明確的說明清楚。

而且卡巴庫是必須好好受到保護的對象。

「那只白色的,實際是因為皮毛才會想要吧?」

「恩,白色的?」

「沒什么啦。」

總之這邊發現到了卡巴庫,遲早也會被知道的。

正想著這樣的事走向出口,在那里有三名冒險者在休息中。

第116話 不良冒險者

三名冒險家坐在洞穴的出口附近。

他們都穿著沉重的裝備,一邊放一個蓬松的大袋。

每個人都大聲笑了起來,干杯的聲音傳入頭里。

他們圍著火焰坐著,把杯子往嘴里塞。可能是在喝酒吧。

從袋子的縫隙中看到像鱗片黑色的東西,似乎是柯迪娜所預期的來收集龍鱗的冒險家沒有錯誤。

為什么會在這里出現……這樣想時,我注意到了這點。

這片森林出奇地深。

就開拓的場所來講,龍所在的溫泉就在邊上。應該是在洞穴的前面吧。如果在城鎮附近回去的話,就找不到了。

如果回去鎮里的話,這么好賺的活可說不出口。因為掉落的鱗是有限的資源,所以是最早發現的人才能獲得的寶藏。

我不會通過說壞話來創造競爭對手。 而且也不知道龍什么時候才會來溫泉。

這意味著這個地方是他們最放松的地方。

「Kukyu - !?」 (「クキュッ――!?」)

突然的遭遇,卡邦庫爾發出了被驚嚇到的聲音。

我和柯迪娜都經歷過無數的冒險,在這時不發出聲音才是正確的……然而這對幻獸來說比較困難了吧。

對卡邦庫爾的聲音做出反應,男人們似乎也注意到了這里。 把準備喝酒的手停了下來,用迷糊(渾濁)的眼神看住我們。

「啊啊?」

「搞什么啊,你幾個?」

女人帶著孩子。確實是讓人覺得奇怪的樣子,也不像他們那樣。

喝醉了,滿胡子的臉上一片紅。身上的鈑金盔甲磨損也有劃痕,并從那里浮銹。

護理很糟糕,但看出來很常使用。看起來也是久經沙場的樣子了,但是品格與經驗相比就非常差了。

就從他向這邊說話來看,其品格就非常差。

「這個……我只是來保護迷路的孩子的喲,不用在意。」

「迷路的孩子?」

柯迪娜非常親切的把背上背的麥奇讓男人看個遍。

就這樣把麥奇移動到了我的背上。

「什么?」

「噓~別管啦」

背上背著東西的話,我是沒辦法戰斗的。想要盡可能的讓柯迪娜接回去。

這么想著,準備回頭的時候,男人們發出了神經病一樣的聲音。

「喂,那后面的——難不成是卡邦庫爾嗎?」

聲音里更多的帶著驚訝。回收完龍鱗,低調的成功賺了一波大錢回來,從來沒想過會遇到幻獸是這樣想的吧。

但是,對于我們來說,男人的不安的叫喊一言難盡。

卡邦庫爾是受保護的指定幻獸。只是帶著它也是個大問題啊。

此外,它額頭上的寶石也十分貴重。有著就算違法犯罪也想入手的價值。

「真是熱心啊?我說,就借給我一小會可以嗎?」

自個自得在那表現親切的男人。其另外兩個人正往這邊夾著移動過來。

在他們完成包圍網的之前——

「妮可爾醬,快離開!」

「額(⊙o⊙)…?」

「帶著麥奇一起,快!」(你讓發育那么差
夏小汐墨夜霆全文免费阅读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