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eb版

101-110

web版 101-110

第101話 回禮

聽著商人的盜賊對策期間,我們抵達了elf的集落。

萬幸,并不存在盜賊的襲擊————嘛,在拉墨也是理所當然了————我們平安無事的來到了elf運營的溫泉街。

向比爾(ビル)先生等人行過一禮后,我們雪崩似的涌入就近的旅館。

這趟旅行源于柯迪娜的突發奇想,自然是沒有事先預約。

本來就算不用做這種事,也因為這條溫泉街有著非常多的旅館,房間滿員的狀況基本不會發生。

僅管是elf運營的集落,但唯獨旅店也有人類和其他種族在經營。

「你好,房間,有空的嗎?大人兩名和小孩三人,可以的話要同一間房」

從奇妙的動物燒制物旁穿過,柯迪娜精神的向在柜臺抽煙的大爺搭話。

她也已經年近四十,但其言行和外表看起來不過十五歲左右,搞不好還會被以為更小。

「有唷……五人嗎。四人房是有空著,不過三名小孩的話也沒關系吧?」

「嗯,那樣就好了。定金請按三天兩夜算」

「大人一晚銀幣三枚,小孩兩枚就行。兩晚就是三十二枚。餐費是另算哦?」

「這邊可以準備嗎?」

「白天銀幣一枚,晚上三枚」

「早上和白天會在外面吃。晚餐就拜托了呢」

「那五人份即十五枚,加上兩晚的三十二枚,一共六十二枚」

以習慣了的語氣調取房間,交付了房間的鑰匙。

僅僅是以慰安為目的觀光地旅館,便有普通旅館倍以上的價格。

但我并不認為這是敲竹杠。因為有著相應的服務能夠期待。

被指定的房間算不上多豪華,但也是清潔又寬敞的大房間。

用草編成的獨特地板,加上附帶盥洗間。還有陽臺。

在其對面有放著搖椅,也能夠享受內庭的景色。

我們立刻攤開行李,開始在地板上滾動感受這寬敞。但柯迪娜并未這么做,而是提出了下一步行動的提案。

「好了,嗯那就趕緊去泡溫泉吧」

「哇————咿!」

「那么,我這就去備茶————」

「說什么呢。菲尼婭也一起來啦。這可是為你舉辦的旅行啊」

柯迪娜抓住開始迅速的收拾起行李,打算去備茶的菲尼婭的領口,拖住了她。

「我、我之后也會去啦!你瞧,還要給妮可爾大人按摩之類的」

「不管怎樣都要以妮可爾為中心對吧?那倒也不壞,但今天是要大家一起玩唷」

對著把對我的照顧放在首位的菲尼婭,柯迪娜清楚又強硬的說了no。

唯獨今天,我也贊成柯迪娜的想法。

因此,我也緊緊抱住了菲尼婭的胳膊,拉住她。若是不用上整個身體,僅憑單手會被她掙脫。

「菲尼婭,今天大家一起玩嘛?」

「不行,那樣對妮可爾大人的照料就……」

「那,今天就由我來照顧菲尼婭!」

「咦?」

她在某些方面有點太過較真了。

如果不在像這樣的時候舒展放松一下的話,到時不論身心都會堅持不住的吧。

對柯迪娜家的管理,加上對我的照顧。從做飯打掃再到洗衣物。只是這些倒還好,可她最近甚至還開始了劍的鍛煉。

在空閑的時間出到家門前面,菲尼婭那穿著女仆服就開始揮舞模擬劍的身姿都快成鄰近的名勝了。

正因為完成了那么多的繁重工作,菲尼婭的手漸漸地變得傷痕累累,柯迪娜每每看到都會以休養的魔法替她治療傷口。

還好柯迪娜也能夠使用簡單程度的治愈魔法,但要不是這樣的話,菲尼婭的手就會變成粗糙的男人手了吧。如果讓她那玉蔥般的手廢了,就算是我也會看不下去。

正因為是靠治愈魔法所治愈,她的手至今依然白嫩纖細。

但這也意味著不耐摩擦,耐久度并沒有增加。

要想手皮厚實,就得擦傷、磨破、流血,然后讓它自然治愈,這樣才能開始變強。

若是靠魔法一口氣提升自愈力將其治愈,那過剩的回復力也入手不了理應達到的頑強度。

也是因為柯迪娜對此感到討厭,每當菲尼婭打算拒絕的時候便問答無用地施行了治愈。

名曰,『我可不允許可愛妹紙的手被糟蹋了!』這樣。對這意見,我也表示強烈贊同。

「那作為對平時的回禮,今天就由我來服務菲尼婭唄」

帶著天真無邪的笑容這樣試著說了下,可我又不是別有用心……是有啦……不對,只有一點點,真的是只有一點點而已。

在我死時菲尼婭還只是個小屁孩,但我重生之前過了十年,重生之后又過了七年,現今已然是二十二歲的美女了。

因為elf成人之后會停止成長,她的外表也就停在了15歲左右。

平時有一起入浴所以我知道,那個肌膚的彈性以及光澤度早已是令人垂涎之物。

別抱有下流的想法啊,估計是不行吧,但還是要自欺欺人的試著辯解一下。

不過菲尼婭也對我的話語幾度躊躇,最終怯怯喏喏的答應了我的提議。

之所以表情有些抽搐,是因為強忍著快咧嘴笑出來的關系吧。

「真、真拿您沒辦法呢。既然妮可爾大人這么說,無論如何都要這么說的話,我也不能說不行……畢竟是這樣的時機,還請千萬務必拜托……」

「菲尼婭,你的措辭好怪」

「嗚」

算了,這也正說明平時一直工作著的她就是有如此的高興。

即便除開下流之心,為她做做按摩之類的還是可以辦到的吧。

第102話 微妙的不便

說服面帶苦澀的菲尼婭,決定了先在旅館的大浴場沖去汗水。

在這elf的集落,推崇以前面敞開的寬松衣服來度日。

昨天和今天氣溫都很高,而且在溫泉街濕度跟溫度自然有所提升,像這種透風好的衣物非常的舒服。

大家身著湊齊的衣服,邁向大浴場。聽到可以無須客氣的享受我的按摩,菲尼婭的腳步猶如彈跳般輕盈。

只有臉保持著平時的無表情樣子,有些引人發笑。

走在后面的我戳了戳蜜雪兒醬的腋下,指著菲尼婭的腳邊。

在其前方是勉強壓抑著跳躍般,那樣的歡樂步伐。

她似乎也注意到了那個步調,按住嘴角忍著笑意。

蕾媞娜貌似也通過我們的動作察覺到了她的舉動,用兩手壓著嘴角避免了笑噴。

她們和菲尼婭的交往時間也算不短了。

但基本上偏離不了傭人的樣式,對她們而言,只會作出假笑的菲尼婭是稍微有些距離的對象。

雖然是像那樣纏繞著有些難以接近氣氛的菲尼婭,不過若是能通過這趟旅行讓她們感受到親近感,也就有了來的價值。

「菲尼婭小姐,很奇怪呢」

「嗯,在高興著」

「還以為是更加冷酷的人呀」

在本人的身后,正當三人把臉湊在一堆低聲說著這樣的事時,菲尼婭突然地一個轉身。

以平時的那種定式語氣。

「妮可爾大人,怎么了?」

「沒,沒什么」

只看臉的話,沒有任何異變。不過卻藏不住膝蓋以下部分的蠢蠢欲動。

「噗呼、哈哈哈……」

「等等,蜜雪兒小姐!?」

蜜雪兒醬終究還是噴了出來,為此慌張的蕾媞娜一臉窘迫。

像是為了不讓惡作劇暴露,拼命捂住嘴角的小孩子該有的樣子。

「蜜雪兒醬她有著有時候會唐突地發笑的毛病的說」

「我可沒聽說過那種病唷」

「別在意,別在意」

為讓菲尼婭轉回前方,在后面急忙地推著。

難得她如此歡樂,沒必要將其指摘出來破壞氛圍吧。

以我的身高手還不及她的后背。手壓在了她的腰際,透過薄薄布料感受到菲尼婭那纖細腰肢的柔軟度,讓人有些動心。

不論是瑪利亞抑或柯迪娜,在冒險者時代因為經常穿著堅實的防具,很少有機會能體驗到那柔軟的身體……但果然和男人是不同的啊。

「唔——嗯,果然菲尼婭好可愛」

「等,妮可爾大人您在說什————」

「說平時菲尼婭常對我說的唷?」

「的確講好了今天拜由您來照顧,可是也不用連那種地方都模仿……」

「好了啦,好了啦」

正當和諧的走在走廊上,目指內庭的大浴場之際,旅店的服務員向我們搭話了。

以有些困擾似的聲音————

「那個,客人。雖然對獸族的那位很抱歉,不過這前方的大浴場恕不接待……」

「————啊?」

「嚇!」

服務員的言辭,聽起來太具差別性了。

如此感覺的我,發出了重生以來不曾有過程度的飽含敵意的聲音。

面對我那甚至混入了殺意的聲音,服務員挺直了腰背。

因為發出了畏懼似的悲鳴,是相當的害怕吧。畢竟是被幼女投以難以置信程度的殺氣,氣場上完全被壓制住了。

「這個,那個……我的意思并不是差別對待獸族的那位,那個,毛會……毛發之類的會,那個……」

「毛發?啊啊,是這么回事啊。妮可爾醬,沒關系的唷」

「咦?」

「你瞧,我們獸族尾巴之類的地方有長毛對吧?也有客人討厭掉落的毛漂浮在溫泉上唷」

柯迪娜這么說著咻地在我面前亮出她的尾巴。

那是她引以為傲的尾巴,簇生著軟乎乎又有光澤的毛。

的確那個要是泡在熱水中的話,或許會有毛漂在溫泉上。有潔癖的客人會對此感到討厭的可能性也得充分考慮到。

「原來如此,這種……呃,對不起」

「哪里哪里!是我措辭不當」

我與服務員彼此低頭、致歉。

因為像我這樣的老手對普通人————雖然外表是幼女————放出了殺氣,她所記住的恐懼大概難以估計。

我為了以示友好而伸出右手,尋求握手。因為還要逗留兩天。即便只有一點點,也還是讓她留下親切的感想比較好吧。

「真的很抱歉啊,小姐」

「沒有啦,我也是」

「對于小姐姐,最喜歡了喔」

「小、小姐姐什么的!」

服務員那誤把柯迪娜當作姐姐的字眼,讓她扭捏起身體。

應該沒在做什么難以言語的妄想吧?

「不對,她那是蘿莉老太。而且是相當腹黑那種」

「你說啥!?」

柯迪娜繞到我身后,拉扯起我的臉頰以表抗議。

但你啊,已經年近四十了不是嗎?

「可嘶,折是四實嘛」

「以種族來看我可是還很年輕的唷!懂?」

「似」〈槽:妮可爾這兩句的原文分別是「ふぁっふぇ、ふぉんふぉぅふぁもん」和「ふぁい」第一句能看懂的估計只有作者了〉

讓我面對初次見面的人露出了奇怪的表情,于是乎我選擇了投降。

不過,原來如此啊。在這種旅館里就算是洗個澡也得像這樣操心啊。

「為了讓獸族的各位也能享受,在那邊也有設置浴場,因此請使用那邊的」

服務員指著另一條走廊的前方,做了引導。

仔細一瞧發現走廊有貼著『獸族的各位請使用這邊』的標語。

「啊,是真的」

「非常感謝,那就選這邊吧」

我們轉向服務員指示的方位,邁向了獸族專用的浴場。

第103話 相互清洗

在更衣室脫下衣物,塞進露出儲物柜的籃子后將其收拾好。

姑且也有貴重品在,所以有好好鎖上。

只有蜜雪兒醬不僅裸著身體,還在肩上扛著裝大弓用的箱子。唯有其中的東西,是不能僅憑一個儲物柜的鑰匙就能安心的。

畢竟里面裝著的是神話級的武器。只是稍微胖揍一下就能打開的鎖,實在是不能放寬心。

拉開分隔浴場的木門,進到里面。

那里有著的是與巖石組合制成的室內浴場,以及在深處連綿的露天浴場的門扉。

熱氣中,少許的硫磺味刺激著鼻子。是作為成分融入了這略顯白濁的溫泉中了嗎?

在清洗間的角落,并排著三張以簾子隔開的按摩臺。

左邊的一個已經拉上了。估計是投宿的人叫了按摩師吧。

「噢——,好寬——闊!」

「比我宅邸的浴池還大呀」

「可是比泳池要窄呢」

「理所當然的吧!」

蜜雪兒醬兩手高舉一臉驚愕,蕾媞娜則是抱起了桶中自己專用的洗發劑。

因兩人都是全果,各種地方都可一覽無余。雖然我完全沒欣喜就是了。

「嗯,完美的斷崖絕壁啊」

「咦,有崖嗎?」

「那塊巖石,再怎么夸張也不覺得有那么大唷」

「別在意,是我眼花了」

嘛,我說的是人又不是物。也低頭看看自己,到腳尖為止都是毫無掩體的直線下滑啊。反倒是胖乎乎的章魚肚體型的腹部顯得很礙事。〈槽:小孩子肚子都是鼓鼓的〉

柯迪娜也向浴場的職員要求了按摩師。

然而我們今天是『進行按摩』這一方。

「那么,事不宜遲趕緊開始吧。菲尼婭,坐這邊」

「咦,要坐下嗎?」

「嗯,必須得先清洗身體啊」

我一邊如此說著一邊興奮的舞動手指迫近。

看到我的這番動作,菲尼婭不禁往后退了一步。

「妮可爾大人……總、總覺得手指的動作好下流的說」

「庫——庫——庫,今天會讓你發出動人的叫聲噢」

「您這是在說什么呀!」

抱住打算從惡搞的我身邊逃開的菲尼婭的腰肢,讓她坐到了清洗間的椅子上。

木制椅子因熱氣而溫暖,一點都不冷,而且打磨得很漂亮,也毫無不潔感。

看到連這種地方都打掃得干干凈凈的,這家旅館算是『來對了』。

蜜雪兒醬和蕾媞娜也湊了過來,開始為菲尼婭洗身體。

「等、等等,各位!?」

「好了啦,好了啦」

「啊哈哈,菲尼婭姐姐,覺悟吧————!」

「我替別人洗澡還是第一次呢。請做好覺悟喔?」

兩人拉起菲尼婭的雙手,開始唰唰的洗起來。是說,蕾媞娜。你一直是讓人洗的那方咩?不,老是由菲尼婭一臉愉悅地清洗的我也沒資格說就是了。

我在她身后徘徊,盤起她的頭發,開始清洗她那纖細的后背。

雖說盤頭發不如菲尼婭那般擅長,但也已經習慣了。去學校就必然會遇到自己盤頭發的情況,因為最近有開始學,自然而然就記住了。

水嫩的肌膚令指尖彈跳往復,讓我有些心動。

「怎樣?舒服嗎?」

「啊哈哈,好癢。蜜雪兒醬,那里不行————」

「咦,這邊嗎?」

「那是胸啦!」

在行使著何等讓人羨慕的清洗方法啊,蜜雪兒醬。

打算清洗胳膊的根部卻把手延伸到了胸前。

與之相較的蕾媞娜則是從指尖開始認真清洗。很能凸顯大大咧咧的蜜雪兒醬與縝密細致的蕾媞娜的性格。

「姆……」

背后傳來類似呻吟的聲音,是柯迪娜正憤恨地盯著這邊。

果然把房東撂一邊是有些不大好啊。是說,稍微解放一點點下流之心也是沒關系的吧?

「啊,那我就去替柯迪娜洗吧。菲尼婭就拜托啰?」

「交給我了——」

「好詐喔!我也想要給柯迪娜大人————」

「唯有蕾媞娜絕對不讓你來做」

如果讓六英雄宅的蕾媞娜替柯迪娜清洗身體,會發生什么不言自明。

我走向柯迪娜,開始為她刷背。

「唔唔,盡是幼女的浴場啥的,何等的天國啊」

「柯迪娜,你這也太惡了」

「只是稍微漏出一丟丟真心而已嘛」

「嗚哇,請容我重新考慮下今后的交往方式」

「我開玩笑的啦!」

我朝冒出惡質玩笑的柯迪娜的腦袋潑出熱水施以反擊。

因這毫無預警的攻擊,柯迪娜發出了小小的悲鳴。

「嗚呀」

「天罰」

「真希望你能溫柔一點」

「我可是很溫柔的唷?」

「你的認知沒問題吧」

兩人一邊咯咯笑著,一邊相互清洗起身體。

與柯迪娜在自宅中有過好多次一起入浴,事到如今已不會覺得害羞。

但直接的身體接觸,依然會誘發獨特的興奮。

該怎么說呢,是比平時的接觸期待更甚了嗎,還是說私人空間減少了呢,就是這樣的感覺。

而當下,菲尼婭正被蜜雪兒醬從正面抱住,進行著全身的清洗。兩人都一身泡泡,看不到關鍵部位說不定是幫了大忙。可以看到的話,我也會有點小興奮的吧。

這是平時不可能會有的景象。或許大家都是在無謂的搞得太嗨了。

洗完一遍之后,把菲尼婭誘導至按摩臺。

指示她躺倒在正中的臺子上,柯迪娜則是右邊。

因為柯迪娜拜托了旅館的專業人員,我便匯合到菲尼婭那方。

其實按摩也有著危險的一面,也有很高的可能性弄傷肌腱和肌肉。僅鑒于此,我就有必要直接給予指導。

雖說是小孩,但蜜雪兒醬擁有相當的力量。有足夠的可能弄傷身體。

「那么,我會給出指示,要按我說的來做喔」

「好~的!」

「我明白了呀」

柯迪娜趴在旁邊的臺子上,把身體交給了專業的按摩師。

姑且也有著監視的目的在,用以分隔的簾子就這樣讓它開著了。

旁邊的專家也是一臉擔心的看著這邊,但我即便是在前世也不曾忽視過對身體的關照。

是說,不及普通人一半力量的我在這方面可是下足了心思。

為了讓最小限度的力量發揮最大限度的效果,我在思考中認知到,能瞬時移動的肉體不可或缺。為此,平時對身體的護理也極為重要。

所以,之于按摩,也有著相關的知識。

「像這樣,沿著肌肉的紋路搓揉喔。最開始要慢慢的……蜜雪兒醬,不是那里,再稍微靠右一點」

「這、這兒?」

蜜雪兒醬提心吊膽地在菲尼婭的背上體驗著初次的按摩。

旁邊的專家也對我的指導投以欽佩般的目光。

在這樣的我們身后,響起奇聲怪叫的聲音也恰好是此時。

第104話 第四次的邂逅

那個聲音自旁邊的臺子傳來。

以簾子遮蔽的另一方。是從這邊看不到的按摩臺的一側。那里有著兩人份的氣息。

有些高亢,又帶著通透感般的美麗少女聲。

如同鳴響玻璃制鈴鐺般那樣透明的聲音,發出了放〈Y〉蕩的喘息聲。

「啊——,那里那里。真不錯呢……漏出了有點狼狽的聲音哎。啊,麻煩再右邊一點點。嗯呼嗚嗚嗚」

不對,與其說是〈Y〉蕩,不如說是懶散的聲音。

聽到這耳熟的聲音,我不由自主地拉開了格擋的簾子。本來這是有違禮儀的行為,但僅限這次還望海涵。

在旁邊的按摩臺上,盤起美麗白銀發絲,讓天真可愛又妖艷的肢體趴著,感覺在哪兒見過的少女正在接受按摩。

手貼著她后背的按摩大嬸流露出一股為難的神情。

「我說你……為什么會在這里!?」

「嗯呀?啊,噢噢,這不是雷————妮可爾桑嗎」

在那里的,是讓我重生,給予蜜雪兒醬神器,對我祝福的使用方法提出建議的……神大人。

是察覺到了狀況吧,勉勉強強止住了稱呼我為雷德。

「啊,神大人!」

「啊——啊——,呃,是蜜雪兒醬來著?那么精神————嗯噢,那里有點痛啦!溫柔,溫柔點!?」

「小姑娘,這里非常……阻塞對吧?按摩,需要嗎?」

「需要唷,超需要!最近疲勞得都積攢到精神上來了」

對大嬸的聲音啪撻啪撻揮腳表達抗議的,神。那里連威嚴的殘渣都不存在。

不對,原本就一次都不曾從這位神身上感受到過什么威嚴。

「不是,所以說……」

「請稍微等一下,妮可爾桑。在這里回答會有些不妙,待會兒再說吧」

「啊……哦」

這里有初次碰面的柯迪娜和蕾媞娜。而且還有蜜雪兒醬在,并非不想知道詳情。

也有被聽到后會很糟糕的事情存在吧。

「呃……神大人……該不會是給蜜雪兒醬弓的那人?」

依舊躺著卻轉向這邊的柯迪娜用手指著蜜雪兒醬肩上扛著的裝弓的箱子。

那個里面收束著的是神所授予的白銀大弓,第三只眼。

「嗯——,正——是如此唷。嘛,反正那種程度的隨時都可以做」

「不對,這個可不是能輕易制作的東西吧……啊,對了。上次受您照顧了!我是蜜雪兒醬現在的監護人,名為柯迪娜。承蒙您幫助那孩子,非常感謝」

「哪里哪里。對于那孩子,我也正有點想噢噢噢噢噢!?喂骨頭!剛剛啪唧了一下啪唧了一下!」

「客人,您的身體很僵硬呢。明明都沒有長什么肉」

「這有著超巨大的緣由唷。因為我很柔弱啦,拜托你再稍稍溫柔,溫柔一點。這點超重要!」

「是是是」

大嬸對鬧騰的『神大人』一邊苦笑一邊繼續著按摩。怎么說呢,這人也是相當不為所動的人啊。

結果并沒能做到深入交談,只是以一些可有可無的閑聊便度過了按摩的時光。

按摩結束后,變成了各自享受溫泉。

蜜雪兒醬和蕾媞娜盯上了門扉深處的露天浴池,在那里嘰嘰喳喳地歡鬧著。

兩人身份相距懸殊,但當事人并未意識到這點。看著實在是令人微笑的天真無邪的爭執。

即便最終會長大,成為大人,可以的話還是希望能一直互為摯友。

菲尼婭和柯迪娜在按摩臺反向處設置的小屋————接受著蒸汽浴的挑戰。

即是所謂的桑拿,可從身體內部溫暖全身,改善血液循環,促進肌體新陳代謝來著?

雖然我是認為那兩人年輕水嫩到根本無需那樣的東西。

可我一將此說出口,就被戳著臉頰『才不想被你這樣光滑Q彈的人說!』這樣訓斥了。實在太過不講理了。

鑒于此,我現在和頂著神名號的家伙變成了兩人獨處。

「那么,你為什么會在這里?」

「那是我的臺詞唷。久違的來次溫泉療愈居然碰到了妮可爾桑,讓人驚訝」

「是真沒其它用意?」

「你那措辭教人不敢恭維呢。女孩子就要更加可愛!更加溫柔!我就是這么被教育的唷?」

「現在的問題不在于此」

暫時退避到脫衣間,然后神大人往入口附近的保冷箱的魔道具投入銅幣,購買了牛奶。

接著不急不慢地將手扠在腰間,一口氣喝光……以全果的身姿。

「稍微遮一下啊」

「這里只有女孩子,別在意啦」

「我可是原男人來著?」

「哼哼——,要是能做到工口的事你盡管來就是」

「咕!」

確實因關鍵的小伙伴消失,無法不讓人生厭。反倒是全果之后,值得高興的事變得多了起來。

這個先放一邊,我有件想向神打聽的事。

「說起來……你為什么會戴著項圈?」

「嗯?眼鏡的話不是會起霧嘛」

「你視力很差嗎?」

「是封印力量的道具唷。這個項圈也是如此」

「嘿……」

神如果降臨于世,也會有各種麻煩的吧。

不過,希望你至少把胸部和股間給我遮好。

「說起來,這個elf的村子。附近有洞窟知道嗎」

「啊啊,那個有在學院聽聞。說是以前有作為實習旅行的目的地來使用」

「沒錯沒錯。在那個洞窟挖穿的源泉,便是這條溫泉街的由來。然后,于是呢……最近在那里有少見的怪物出沒唷」

「少見的?」

「說是叫卡邦庫爾,不過是竜族的一種呢。額頭上的寶石具有非常高的價值」

神莊重地道出了某種幻獸的名字。

————————————————————————————————

注①卡邦庫爾(カーバンクル)→所謂卡邦庫爾乃未確認生物中的一種。

據說16世紀(大航海時代)在南美地區有被目擊。

頭部長有紅色寶石狀物體,傳聞獲此石者可得財富與幸運。

被傳體型似小動物,詳情不明。

在現代日本文化中被視為與神話中的動物一樣,多被當做怪物、召喚獸、圣獸對待。

第105話 神之名與偏袒的理由

卡邦庫爾————這個怪物的話,我也略知一二。

是如貓般大小,有著倉鼠外觀的幻獸。姑且是被分類為竜種,額頭長有一顆寶石。

因其為竜珠的一種,便成為了各式各樣魔法道具的原材料。

那寶石不僅強度大而且具有很高的價值,一經發現便會遭到毫不留情的濫捕,受國家保護的情況也不少。

在這拉墨亦然,理所當然屬于保護對象。

「你是盯上了那個才來的嗎」

「怎么可能。倒不如說是為了保護而來的唷。雖然看起來是這樣子,不過我跟竜族還挺有緣的」

「是嗎?」

「眷屬里有竜嘛。很可愛的孩子唷?要看嗎?看嗎?想看對吧」

「煩死了!」

推開浪費表情不斷逼近的神,我也購入了牛奶。

神當場蹲了下去,在地板上畫著圈圈。

「用得著那么狠嗎。人家至少也有一兩件值得家人自傲的事嘛」

「夠了啦!那么,你是為了保護卡邦庫爾而來的?」

「不,那只不過是順便,的說。真正的目的是來溫泉做療愈唷。這副身體很容易壞掉。雖然是不會壞啦」

「到底是哪邊啊?」

「意思就是馬上會死但是又會立即復活」

不會死嗎。不愧是神大人,若無其事地說著不得了的能力。

「這種體質就某種意義而言也被你繼承了唷」

「我也是不死之身嗎?」

「并非這意思……只是回復速度比普通程度高而已。還有,容易儲存魔力,卻虛弱又無力,全都和我一模一樣」

「嘿……」

連缺點都一并繼承了啊————

「嘚,你說是繼承?」

「沒錯。啊啊,沒跟你提過呢。你是我的血統唷」

「哈?」

「相——當,隔得相當久遠的子孫。因而才在各方面有所關注」

我,有著神大人的血脈?

所以才會在轉生時施以援手嗎。所以才授予我的同伴以武器,傳授祝福的使用方式?

「既如此那在邪龍退治之時也借予力量該多好……」

「那段時期我也有要緊事。而且派出我和眷屬也可能危險到將北部一帶完全化作焦土」

「那么,魔神的時候呢?」

「那個時候是被仔細地隱藏了呢。即便如我也很難探查到」

「神大人的話這點點事倒是給我察覺到啊」

「就算是神大人,也并非什么都能做到唷。我專長的是道具制作與破壞的工作。不擅于搜集情報」

「是這么回事么?」

的確,神冠有不同稱號就會不一樣。

像是戰神阿雷克(アレク)和風神哈斯塔爾(ハスタール)那樣,所司掌之物便有所不同。

「說起來你到底是什么神?」

「破戒神的尤莉唷?」

「這不是邪神嗎!?」

「你很失禮啊!」

破戒神尤莉。如名字一樣,將戒律————世界樹教的世界樹破壞、折斷之神。

據傳說所言,是為了阻止以不死為目標的魔王,但那是與世界最大宗教世界樹教為敵的行為。

因而被世界樹教教徒認定為邪神而接受著。對瑪利亞等人而言,是應該遭到唾棄和厭惡的神。

現在的我既然流著那個神的血,即是說瑪利亞或萊爾也有?還是說生前的我具有那血統呢?

這事不管是哪邊都很諷刺。

「現在與生前,哪邊的我流有血統?」

「都有唷。但相當稀薄就是了」

「不妙啊。不能與他人說的秘密又增加了」

「嘛,不會讓人心情好呢。啊哈哈」

「這可不是好笑的事」

若是被那個待人溫柔而教育嚴厲的瑪利亞『是邪神的血統!』這般得知的話……雖然不至于誅滅,但也會被投以微妙的臉色吧。

「不對,等等。生前的我和現在的我都持有,這是啥概率啊?」

「沒那么低唷。你以為那之后過了多少年?我的血可是有潛藏在世界各處」

「瘟疫么」

「重復重復的失禮噢」

根據傳說,破戒神在地上活躍是在千年之前。

那之后文明持續著進步與倒退,處于停滯中。

即使說從那個時代起,其血脈在各地擴散開來也并未奇怪之處。

總之,這個神為何會執著于我算是弄明白了。

自己的血脈被派去退治邪龍,為令其成功所以才特別對待著的吧。

「嘛,對于讓我轉生這事很感謝哦」

「再多褒揚些也是可以的唷?唷?」

「要是你沒這點毛病的話吶!」

我把空瓶放進專用的回收箱,再次回到了溫泉。

即便只是確認到神之所以在此與我并無關聯這一點,對話也就有了價值。

在這兩夜的住宿旅游期間,只要老實點待著的話,看來倒也不會被卷進什么麻煩事。

「啊,對了對了。請稍微等下」

「怎么?」

因背后不經意傳來的聲音止步,我轉向神。

那里是不知何時拿出了幾根箭矢的神。以全果的姿態。你真的夠了,倒是給我穿上衣服啊。

「這個給那孩子。是鋼鐵制的箭矢。因為是有加入扭曲貫穿力會比較高的物品,要注意使用」

「不是,說到底根本就拉不開」

拉開那張弓的輔助膜術,我還不具備。因此,現在那只會是單純的麻煩品。

是對其察覺到了嗎,這次又不知從哪里拿出了小小的手環。手鐲式樣的手環上,刻畫著相當精美的雕刻。

「給。在此需要的就是這個了。有刻入強化筋力的術式。效果時間大概3分鐘。啟動語言的關鍵字是『梅金喬爾茲』①」

「梅金喬爾茲……什么意思?」

「是異世界的詞匯,可以給著裝者帶來超厲害力量的名字唷」

「那真是,夠合適吶」

嘗試著戴在了自己手上,念起關鍵字。

「梅金喬爾茲————!」

于是乎涌出了灌滿上半身的力量。那強化之力簡直非我能比。

這份不斷涌現的力量……這不也是神器級的道具嗎?

「啊、啊」

「真厲害啊,這個……倍率又如何呢?」

連設置在更衣室的躺椅,都可以單手舉起。而且是以我這樣的身體。

「會輕10倍。但是副作用很強……早點解除比較好唷?」

「唉?」

試著照說的立即解除了術式。然后全身如抽搐似的開始了痙攣。

當然,也伴隨著激痛。

「呼,嘰噫噫噫噫噫!?」

「不可能無中生有。力量亦然。換言之————即像是提前借貸力量那樣唷。其副作用,就是那份激痛的原因」

「倒是……先說啊啊啊啊啊啊!」

襲向全身的苦痛令我在地板上一邊打滾一邊吼叫。

「嘛,身體練好的話反動也會變弱,時間也會減少。在此之前就當作緊急避難用的道具吧」

「ぬがあぁぁぁぁぁ……」②

結果,在反動結束為止的十分鐘里,我都一直在地板上滾來滾去。

–––––––––––––––——

注①梅金喬爾茲→原文メギンギョルズ,疑似捏他游戲王。

注②不清楚這里是罵尤莉還是叫她幫忙脫下來抑或只是單純的嚎叫……靠各位自行判斷了(^_^)

第106話 真意

時間大致是10分鐘左右吧。

我在地板上胡亂打滾之后,苦痛總算是平復下來了。

破戒神已然不在身旁。幼女在地板上痛苦的滿地打滾,卻一臉淡定的旁觀肯定會被當做可疑份子,不在算是理所當然吧。

為回避那個危機而離開了嗎,還是老樣子的跑得有夠快。

「哈、哈欠!」

然后我也想起來了。哪有資格品頭論足破戒神。畢竟我也是全果在更衣室海侃。

拜體內游走的激痛所賜,溢出大量脂汗,身體一下子變涼了。

「再泡一次澡吧……」

要是以這樣的狀態收工的話,鐵定會感冒。

難得是在大浴場,而且全果著。即便再泡一次溫泉,也不會挨罰的吧。

然而處于全身肌肉痛的狀態中就連站起來都很辛苦。

我控制住發顫的膝蓋,拖著東倒西歪的腳步邁向浴場。

拉開拉門,將腳踏入其中。此刻,我兀地察覺到了違和感。

剛才的交談,不是有些奇怪的地方嗎?

「破戒神……又不是獸族,為什么會在獸族用的浴場?」

破戒神的外表是超過十幾歲的少女。雪白的肌膚加上白銀色的頭發,還有深紅的
夏小汐墨夜霆全文免费阅读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