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eb版

91-100

web版 91-100

第91話 外快

完成的藥是一個參雜著淡黃色的乳白色且黏稠的液體。在我喝下去之前,先從特利西亞醫生那聽取相關說明。

「聽好了、光是喝藥是沒辦法提升解放力的」

「誒、那不就沒用了嗎」

「不、正確來說稍微有點不對。解放力是會增強,但是能力能不能有效利用就……」

「必須要鍛煉?」

「嘛、跟那個差不多?你看、就算堤防的洞打開了沒有引導的話水也會流失掉。而那個引導必須需要好好熟練才行。然后一開始必須由誰來幫忙輔助才行呢」

伸直食指向我說明的那個姿態,多少有著醫生的樣子。但是為什么、她的態度讓我的危險感知能力有了反應。

但就算是這樣為了之后能夠普通的生活,還是必須得好好聽話。

「那個……輔助是指?」

「那個呢。具體來說就是把滯留在體內多余的魔力給強硬的拉出來」

「那種事做得到嗎?」

「做得到喔。為此也讓解放力增強了。那么、說到那個方法呢」

在這個時候特利西亞醫生露出了壞心眼的笑容。

我感覺到了寒意,抱著自己的肩膀往后退了一步。

「那當然是用吻來吸出來喔!」

「給我等一下!」

我想都不想就喊了出來。

竟然是吻?為什么有必要做這種事。

「想要使用魔法的話祝福是必要的對吧?嘛、像瑪利亞大人那樣的是例外就是了」

「是沒錯啦」

「真是的、明明說了直接叫名字就好了……」

先不管對被加上大人稱呼而噘嘴的瑪利亞。特利西亞醫生的話比較重要。

看到伽多魯斯把不知道為什么暴走的萊爾給制伏了。

「也就是說、魔力是從口中出來的喔。與其說是口中、不如說是形成聲音的喉嚨?就像是讓聲音承載著魔力一樣?」

「哼嗯哼嗯?」

「既然魔力是從口中出來、那就表示那里是最容易漏出魔力的地方。然后為了讓他人從口中引出魔力、同樣使用嘴的話比較容易抓住魔力」

「哼嗯?嗚嗯?」

不知道為什么總覺得這個不太明白的奇妙理論有點太過跳躍了。

「如果沒有術式也沒有魔法陣就這樣直接放出魔力的話是不會引發魔力蓄過癥的。魔力基本上有著滯留在體內的性質。那么能簡單的在體內和體內之間傳送的方法、就是接吻了!」

也就是說,為了把從口中拉出的魔力移到他人的體內、需要彼此之間接吻來轉移的意思嗎?總覺得話題實在是太跳躍了、有點難以理解。

「就是這樣、誰要當妮可爾醬親吻的對手呢?」

看起來很快樂似的、特利西亞醫生投出了爆彈。

因為這句話而氣勢洶洶舉手的萊爾。

「我、我!怎么能讓其他人奪走女兒的雙唇!這里該讓可靠的父親出場才對吧?」

「和異性之間的親吻還太早了喔。果然這里還是該讓母親的我來?」

「駁回」

考慮以治療為目的話瑪利亞作為對手來說的確比較好。

可是連母乳都不敢吸的我怎么可能會敢接吻。

「親愛的、妮可爾好冷淡喔!」

「已經到了脫離父母的時期了嗎……不會太早了嗎?」

「不是那種問題。說到底兩人經常回去村子。我什么時候會倒下都不知道、如 果在緊急的時刻不能做的話、還是住在這里的人會比較方便」

「嗚、雖然是我的女兒、但這是多么冷靜的分析力」

「確實跟親愛的你不一樣呢」

「咕呼!?」

把自顧自受到打擊的萊爾放在一旁、說到異性的話……不對、精神上同性的麥克斯韋和伽多魯斯除外。剩下的就只有特利西亞醫生、柯迪娜、蕾緹娜和蜜雪兒醬、以及菲妮婭了嗎。

「嗯、蕾緹娜不行」

「誒、為什么!」

「如果傳出和侯爵千金接吻的傳言的話不知道會發生什么事」

沒錯、別看她這樣蕾緹娜可是國家重要人士的女兒。

不能讓她傳出不好的傳聞。

「而且特利西亞醫生也不行。總不能一直把自己關在醫務室」

對于我這輕而易舉就會倒下的體質迅速的處理是必須的,對方離的太遠的話可是相當要命的。

考慮到這點的話、基于同個理由的蜜雪兒醬也除外。因為她白天是在旁邊的冒險者育成學校。

說到底她的情況下初吻的對象就會變成我了這實在是令人同情。

「也就是說只剩班主任的柯迪娜和菲妮婭能夠妥協了?」

「那種像是賣剩的說法就別說了。嘛我沒有意見就是了」

「多少參雜著一些愿望就是了」

「嗯、你說了什么嗎?」

「什么也沒有」

得到了和過去告白的人堂堂正正接吻的機會。

多少……不、是感到非常卑鄙、但是我不想放過這個機會。雖說多少、不對是感到非常的可恥。

「那么我來說明一下。首先在舌頭上涂上蜜。然后開始接吻、舌頭互相纏繞這樣。之后魔力應該就會隨意的往飽和量較少的人流去」

「那個蜜、不是只喝一次嗎?」

「畢竟還必須要增加解放力。在身體習慣之前都必須繼續喝才行呢」

「呼嗯」

從醫生那里拿來蜜戰戰兢兢的涂在自己的舌頭上。

然后感覺到了強烈的花香的同時也伴隨著讓舌頭發麻的刺激感。說到舌頭的話應該對刺激比較遲鈍才對。

「那么、要來嘍……總覺得有點心跳加速呢」

將雙手放在我的臉頰上、然后臉頰上帶有些微紅暈的柯迪娜向我靠近了。

對她來說大概就只是和親友的女兒親吻的程度、就好比跟親吻寵物一樣的感覺也說不定。

但是對我來說就好比是跨越前世的宿愿。心臟撲通撲通的騷動著、不由得緊緊握住胸口的衣服。

「好啦、不要緊張。要開始嘍――嗯」

稍微有些害羞的柯迪娜的嘴唇和我的嘴唇就這樣相互交疊。

很快的有些黏滑且溫暖的舌頭潛了進來、將我的舌頭給纏在一起。

然后緊接著異變就開始了。

就像是把神經從背骨開始抽起一樣強烈的刺激。過于強烈的刺激、連疼痛也被麻痺似的完全無法判斷。

「嗯!?嗯嗚!」

我全身扳起一顫一顫的抽搐起來。

被無法言喻的感覺所擺弄、抽搐著、僵硬著、最終四肢無力。

在這時候柯迪娜終于離開了我的雙唇。

「噗哈。怎么樣。妮可爾醬?」

「哈嗚、呃嗚嗚 」

身體的倦怠感確實是消失了。但是我被另一種感覺給擺弄、無法回答。

這樣的行為這在之后有必要頻繁進行嗎?

「可以了吧?那么每天早晚都要重復一次喔」

「每天!?」

「那是當然的。藥可是每天都要喝的喔?」

「嗚、是沒錯啦……妮可爾醬這副模樣、不會太勉強了嗎?」

「就跟康復訓練一樣。沒多久就會習慣了」

特利西亞醫生說的倒簡單、我的腰都軟了。

在軟弱無力的癱坐在地上時、無意中聽到周圍的喧囂。

「啊啊、妮可爾被、妮可爾被玷污了啊!」

「你給我等等!不要把人說的那么難聽!」

「啊、但是有稍微點像是在做手術一樣的臉不是?」

「你在說什么啊瑪利亞、連你也這樣!?」

柯迪娜和萊爾他們引起了騷動。我必須要每天重復這樣的事情啊。

雖然是為了健康、但是在這之后我還會沒事嗎?不管是體力上還是精神上,還真是有點吃力。

想到在這之后的日子,我不得不嘆了一口氣。

第92話 迫近的威脅

自我開始服用魔力蓄過癥的治療藥起算,已經過了一個月的時間。

從那以后雖然也有感到頭暈的時候,不過體力突然急速減少甚至昏厥的情況,已經在以肉眼可見的速度逐漸減少了。

成為問題的魔力吸引行為,也因家里有菲妮婭幫忙、學院里有柯迪娜幫忙的緣故,最終沒有釀成什么大事。

當然,這些都是在避開旁人視線的情況下進行的行為。

那個感覺會給人一種難以言表的脫力感,會使人露出不太能見人的表情來。

如果是普通的小孩子,也許旁人只會覺得她有點發熱吧。但以我這出眾的美貌,做出這種表情說不定會讓看到的人產生下流的妄想。

和女教師進入無人教室啦、出來的時候帶著滿面紅潮啦什么的……拜此所賜奇怪的傳聞時有時無。不過因為我的虛弱體質比較有名,所以大家也都接受了治療的說法。

就這樣日子一天天過著,我也終于獲得了普通孩子程度的健康。

然而,現在……新的危機正在向我迫近。

「住、住手……別過來」

我為了遠離她手中那帶著絕望氣息慢慢逼近的、寄宿著神之惡意的布料、一點一點的向后退去。

可是后退無法長久持續下去。這里是死路。后退的余裕已經不存在了。

「只有這個、請允許我堅決拒絕」

「哎~、為什么啊?不是挺可愛的嘛?」

對我拒絕的話語,柯迪娜可愛地歪著頭做出了回應。在她手上,吊著一套學校指定的泳衣。

毫無疑問,是女用的。

是一件用較厚布料、以及數個部件組合而成的深藍色泳衣。

是那種、身體幾乎全覆蓋但是手腳都光到根部為止的設計。

從入學開始算起已經過了兩個多月。也快到開始進行游泳課程的時期了。

綜上所述,我一直拼命地從試圖讓我穿上泳衣的柯迪娜身邊逃跑。拼了老命地。

帶著皺邊或者蕾絲的衣服我已經習慣了。短裙什么的我也放棄抵抗了。但是只有這個……我希望你們能放過我。

「就算您這么說……游泳課程也會添加到課程表里的喲、您不接受它,就得不到學分了哦?」

「嗚……菲妮婭也是我的敵人嗎」

「我怎么會與您為敵呢。只是覺得穿著泳衣的妮可爾小姐會很可愛而已啦……」

捧著雙頰、一臉恍惚的菲妮婭、恐怕是在想象我穿了泳衣之后的樣子吧……

不過你放在腿上的那個服裝是什么鬼啊?泳衣上面的過膝長襪和緞帶我覺得是沒有必要的吧!?

「菲妮婭、因為會帶泳帽,所以緞帶是戴不了的。另外襪子也是。」

「啊拉、我是怕妮可爾小姐入水會覺得冷嘛。然后這個緞帶只是我想給小姐戴而已。」

「就沒有站在我這一邊的人嗎!?」

不過雖然我拼死拒絕,但菲妮婭的主張也是有道理的。只要學院添加這個課程,我就脫身乏術了。

而且若不盡早確定泳衣的尺寸大小,泳衣說不定會在游泳過程中脫落。

如果考慮到調整尺寸的時間,在這個時期試穿泳衣確實是最合適不過的。

「嗚嗚……干脆殺了我算了」

「為什么會變得這么有悲壯感啊。只是個游泳訓練課程而已不是嘛。」

拉墨是個森林環繞的大國。與此同時、也是被滋潤森林的水源脈絡四處的土地。

國土的各處都流淌著縱橫馳騁的河流、無論是成為冒險者還是加入軍隊,都不可能沒有渡河的情況。

因此,不習得最低程度的游泳技術是不行的。

我一邊堅決拒絕過膝襪、一邊試穿泳衣。

這個尺寸有點大過頭了。就這個樣子去游泳的話、胸前部分是會脫落的。

「果然有點大了」

「雖然病已經痊愈了,但飯量還和以前一樣所以這也是沒辦法的事情吶。」

「畢竟不可能連著胃的大小一起治了呢」

「妮可爾小姐小小的很可愛所以沒關系啦。不過,我確實也很希望小姐能多吃一些……」

她從我身后把手搭在正在試穿泳衣的我的肩上,并把臉頰靠了過來。

自每天早上和她唇齒相交以來,我感覺自己和她的距離縮短了不少。

我把手放在她的頭上摸了摸。

「菲妮婭、乖~」

「妮可爾大人真是的~。這樣一來都分不清誰是年長的那一方了啦。」

「啊啊、菲妮婭你真狡猾!妮可爾醬、我的份呢?」

「身為教師不要向學生提出『摸頭』的要求啊。真是的。」

雖然話是這么說,不過我還是摸了摸柯迪娜。就像菲妮婭說的那樣,真不知道誰才是年長的那一方。

滿足于一陣子的身體接觸后,我將泳衣脫了下來。在這個時期穿這樣的衣服,說實話有點冷過頭了。

脫光衣服后,我看向自己裸露在外的手足。

目光所及之處,是一對有著薄嫩肉質的、說好聽點就像是妖精一般、說難聽點就像是枯枝一般的手足。

在服藥后一整個月,我一個人偷偷地、努力地進行著鍛煉,也著實得到了不少力量……我覺得應該是這樣的。

但是好像一點肌肉都沒長出來。

畢竟這是女孩子的身體,所以我并沒有變成一個巨型肌肉女的打算,不過我還是希望自己能有一些適度的肌肉。

事實上,我的身體能力雖然還算說得過去,但和其他孩子的平均值相比,依舊很低。現在只是變得不會動不動就暈過去、能稍微感受到進步的程度而已。

「我果然還是有些缺乏運動了吧?」

「我倒是覺得妮可爾小姐已經足夠活躍了喲?」

「再多鍛煉一些吧。我決定了。」

「別這樣小姐,聽起來太認真了」

雖然已經不會昏倒了,但以現在這種、一出門去哪就會帶幾個傷口回來的日常,菲妮婭是不會不擔心的。

在日出前帶著蜜雪兒醬和蕾緹娜,以實戰為名進行狩獵,晚上再偷偷躲起來和克勞德進行劍的鍛煉。

雖然自那之后沒有再發生與強敵戰斗的事態,不過在森林里到處奔跑的話,擦傷幾乎是必然會有的附屬物。

但不可思議的是,我的身體上并沒有留下傷痕。明明蜜雪兒醬身上留下了不少細小的傷。

也許,這也是那個所謂的「神明的加護」吧。

第93話下河作業

那一天,新生們聚集在一起,來到了都城近郊的河流附近。

在拉墨附近,流淌著一條只能供給當前這個人口使用的河流。制作一個足以用來練習游泳的水灣就是今天的目的。

在水流較緩的河槽處收集石頭,將其在水中堆積起來制造水灣……也就是小湖泊。預定是在這里進行游泳的授課。

超過一百名學生抱起一摟粗的石頭放入水中、阻斷水流。

這個時期泳衣還都不怎么合身,所以大家都穿著體操服進入水中。即使是小孩子的身體,做這種活動也相當困難。

一天下來工作量微乎其微,但若是持續一個月左右,還是能做出一個供數十人游泳的大池子出來的。

「嗚嗚、好冷啊。這種粗活交給冒險者來做不就好了……」

「進入軍隊之后我們說不定會成為士兵哦。這也算是進行土木工程的訓練啦」

肉體層面上還沒有脫離小孩子范疇的蕾緹娜一邊發出抱怨一邊搬著石頭。

我也一邊把毛線貼在衣服下面用以輔助力量,一邊搬著用來做堤壩的石頭。

當然,如果用魔法對絲線進行強化會很顯眼,所以我沒有那么做。因此中途毛線會慢慢的斷掉,然后我會在那一瞬間重新進行一次輔助。

小孩子搬石頭這種并不會有什么激烈的動作出現,所以就算斷了也沒什么大礙,只要重新接上就可以了。

「啊、妮可爾醬、蕾緹娜醬!」

「哦?」

「啊啦?」

我把視線投向那個已經聽習慣了的、充滿元氣的聲音傳來的方向,在那里,蜜雪兒醬正和數十個孩子一起向這邊走來。

同時我也看到了帶領他們的教員的身影。看樣子冒險者支援學園也開始為制作水灣而行動了。

「你們也是來造用來練習游泳的水池的嗎?」

「嗯。因為和運動有關的設施是和魔法學園共用的、所以我們也必須出一份力吶!」

我對離開隊伍跑向這里的蜜雪兒醬打了聲招呼。

這個舉動不算離隊,只算是向目的地跑了一下而已,所以教員們沒有對此做過多追究。

我們也保持著穿著浸滿河水的體操服的狀態走到岸上,和她交流起來。負責監督的柯迪娜因為多少也休息了一下所以并沒有生氣的表現。

不如說,如果不在勞動中穿插一些休息時間,在這種水溫下長時間工作再怎么說還是不可能的。

「給、如果要休息,一定要好好暖和一下身子才行哦」

這么說著,我們三人面前出現了冒著熱氣的杯子。

被子里有著熬好的豆茶,其中也加了牛奶。

「喂,蜜雪兒!差不多了吧,快給我回來!」

「啊、這可不好!」

蜜雪兒醬被追來的教員斥責了一下。支援學園的學生們已經整理好隊伍了。

我看著那些學生,覺得有股奇妙的違和感。對了,看上去她們穿的是輕裝。

那是從怪物的攻擊下保護自身的、最小限度的武裝。蜜雪兒醬也穿著同樣的裝備。

不過(相比之下)其他的物品則是少的可憐。

「蜜雪兒醬,便當呢?」

她身上、應該說她們身上并沒有帶著食物的跡象。

除了輕裝和用來替換的衣物以外,并沒有攜帶其他物品。

「嗯、我們是打算在現場取材的。因為河里有很多魚嘛!」

「嗚啊、不但要做池子,連魚也要釣啊?支援學園真辛苦啊」

「不是釣魚而是捕魚啦!」

這么說來,確實沒看到有帶魚竿過來。不過捕魚要怎么捕呢?

「第一班開始制造堤壩。第二班去搭爐子、第三班去捕魚。做得到吧?」

「是!」

孩子們發出精神的回復后,各自散開了。

好像是看準這個時機一般,柯迪娜喊道。

「好————、那我們就暫時休息一會吧。凍太久可是會感冒的喲!時間也剛剛好,我們來吃便當吧!」

我們和支援學園的家伙們不同,有帶著自己的便當。并沒有像他們那般,把生存能力訓練看得那么重要。

其他學生也一個個從水中出來。

即使渾身濕透也不在意有沒有風,怕是仗著年少才無所畏懼。

看到這個情景的柯迪娜拍著手再次大聲喊道。

「喂!先把衣服穿好!即使你們不怕冷,看著你們的人也會覺得冷啊!」

「哎————」

「要是感冒了我這兒可是會被追究管理責任的啊!」

因為嫌換衣服太麻煩、以及被柯迪娜追著跑貌似很有趣,學生們開始四處亂串。

柯迪娜則一邊使用魔法一邊確保他們換好衣服。

「說實話、完全沒有大人的樣子」

「那邊的!你很多嘴哎!」

我看著為了捕捉學生甚至連魔法都用上了的她,不由得漏了這么一句。而她很敏銳的聽到了并回以一記吐槽。

「妮可爾醬也是的、要是手頭空閑的話就來幫我捉一下啊」

「好~~」

在滿是石頭的這個場所進行捉迷藏,作為某種意義上的訓練來說也還算不錯。

我這么想著立刻開始……進行追趕之前的更衣。

「喲西。衣服換好了。那么出發吧,蕾緹娜」

「交給我吧!」

蕾緹娜高舉雙手開始四處追趕。不過她和她所追的那些學生并沒有多少能力差,所以她的捕獲成果實在無法恭維。但是我可沒那么簡單。

步法和體重移動。和單靠力氣跑動的孩子們不同、我有前世的經驗在。

運用純熟的步法,在最短距離的路線上跑動,搶先一步,然后在他們視線的死角處使用操絲捕捉四處跑動的孩子們。

我捕捉的數量,甚至能和使用了魔法的柯迪娜相匹敵。

追捕結束后,看到這個比例的她對此欽佩不已。

「頭疼了呢、用了魔法竟然也才僅和學生同一水平……是我變遲鈍了嗎」

「可能只是學習近距離作戰的人和不學近距離作戰的人之間的差距吧?」

「就算是這樣也……妮可爾醬太過優秀,作為教師有點難受呀。」

「柯迪娜也是有很多優點的」

「你這么說我是很感謝啦……」

我嘆了口氣,摸了摸垂下來的柯迪娜的頭以作鼓勵。

第94話 一如既往的放學后

大約花了一個月,建起了堤壩,還做了個游泳池。

之后只要老師們用魔法把墻壁加固、補強就算是完工了。

我們學生們盡力建成,又經由柯迪娜等幾名教師的魔法終于完工后,麥克斯韋來了。

由于突然出現的臭老頭,臉上保持著慈祥老爺爺的態度,輕描淡寫地就把周邊地區的堤壩給擴的更大了,我無語了…..

我們這一個月來的辛苦到底算什么啊?

真羨慕那些坦率的感嘆,還對英雄露出憧憬目光的同學。

總之,這樣上游泳課的地方算是做好了。

之后就按計劃等水自己流進去,就能成為深度適當的泳池了。

那時我的泳裝也該完成了,也要被推進羞恥的谷底了…嘛不提那個,忘了它吧。

如此一來新的課程額準備也完成了,我們終于回到一直以來的日常中了。

也就是,放學后的冒險模仿的狩獵。

雖說土木工程是在課內時間進行的,不過果然對于這個幼小的身體來說,重勞動還是太吃力了。

放學后,剛回到家就啪嘰地倒下,每天都睡到晚飯時間才能起來。

晚上則是鍛煉克勞德,培養他成為冒險者。眼下我的睡眠時間顯著減少了。

但那些都到今天為止了。從今天開始,到游泳課開始位置都會回歸正常的課程狀態。

身體的疲勞也都消失了,所以還留有在放學到晚飯之間的時間里,和蜜雪兒醬以及蕾蒂娜一起去森林的體力。

「朱之二、群青之一、山吹之三。給予張弓之勢以力量吧……怎么樣?」

「嗯唔唔唔唔唔……!咕努,還是不行。」

在我的干涉魔法的作用下,蜜雪兒醬努力嘗試拉動白銀的大弓,但弦只是稍稍彎曲,還張不到放箭的程度。

比起以前的紋絲不動,已經算是進步了。

這是在育成學園鍛煉增加了腕力的她,和已經能使用朱的二階位的我的魔法的成果。

「雖然成果并不明顯,但是不管什么時候看都覺得那把弓很厲害呢……」

「畢竟是被神賞賜的東西嘛。」

「唉,那個姐姐是神大人啊!?」

「……啊」

不小心說漏了…最近總覺得我的口風變疏了。以后得注意一點。

嘛,吧這種弓隨隨便便給出去的存在,不如說稱之為神之類的說法比較有說服力。

「那————個……恩,這是神大人給予拼死幫助朋友們的蜜雪兒醬的禮物喲,肯定」

「是這樣嗎?啊,不過我記得是個非常漂亮的姐姐,所以應該沒錯吧!」

「恩,對。蜜雪兒醬還記得嗎?」

「嗯?奇怪……說起來我記不清她的樣子了?

「你們兩個,明明記不起來,為什么會覺得很漂亮呢?」

「到底為什么呢————?」

看上去是美少女這事千真萬確。但是記憶力并沒留有容貌的印象。恐怕是使用了類似認知阻礙魔法之類的東西吧。好像是說在我轉生的時候

也用了。

但是這事只有我知道的事情,蜜雪兒醬他們無從知曉。

嘛,因為嘴滑說出這件事已經吃夠苦頭了,還是避免再多嘴吧。

「不能用的話就沒辦法了。沒有必要勉強使用,今天就用平時的弓加油吧?」

「也是啊,不快點的話太陽就要下山了。」

「嗯,是呢!」

小孩子總是變得飛快。

我這么催促之后,兩人立刻就進入了狩獵的狀態。

拉墨附近的冒險者會頻繁的狩獵猛獸,因此危險的動物比較少。

而且精靈的村落也在附近,安全性與其他地方無法相比。也正因為如此,像我們這樣的孩子也可以安心的進入森林。

迄今為止威脅這和平的人販子們也被干掉了————雖然是被我。————偷女王花種子的盜賊全部殺光了。雖然也是我干的。

總之當下,找不到能威脅拉墨的危險了。

「啊,有了」

「你已經找到了嗎?眼神依然是這么好啊」

我發現了在相當遠的地方吃著草的野山羊。

那是野生的山羊,跟飼養的山羊,在生物學上是幾乎沒有區別。因為這附近沒有危險的野獸,這些溫和的動物就多了起來。

話雖這么說,也不是完全沒有危險。被我們這樣的獵人發現的話就氣數已盡了。不,雖然我不是獵人。

「那么,和往常一樣」

「嗯,知道了」

「我知道了!」

「蕾蒂娜,聲音太大了」

「我,我知道了」

和往常一樣是指,我悄悄的摸到身邊纏住獵物,然后蕾蒂娜和蜜雪兒醬用遠距離攻擊結束戰斗的連攜。

如果是我一個人的話,會暗中把線飛過去纏住獵物的腳,封住動作之后一擊結束。

不過那就不能鍛煉她們兩人了。包括和前排見得連攜,她們必須要學習的事情還很多呢。

「那么….我要上了!」

我沒有使用隱秘的技能,消去氣息接近了山羊。

第95話 暴露

在取得「一頭山羊」這樣的超大收獲后,我們帶著喜悅回到了街上。

再怎么說,好幾十公斤的重量,僅憑我或者蜜雪兒醬單人的力量還是很難搬回去的。所以我們輪流交替、花了不少時間才得以回去。

入關前,門衛看著我們的戰果時露出的羨慕表情給我留下了很深的印象。

看樣子今晚他們的下酒菜怕是要變成烤山羊肉了。『這里不是吃主角打獵的羊肉,而是自己去買羊肉吃』

我們繞路到蜜雪兒家中,拜托她家對山羊進行解體。

她家有作為獵師所需的多種道具、當然也擺著不少解體用的刀具。

畢竟是帶了個大獵物回來、所以她的母親也接受了解體的工作。

等待解體結束期間,我們喝著茶稍作休息。

我們還留有不少體力,但畢竟由于獵物太大的緣故,我們選擇了提前撤退,所以時間還留有不少余裕。

如果獵物像往常一樣、是那種小一點的鳥或者兔子的話,我們是還能再打一段時間的。

「看、已經做好了喲」

「十分感謝」

蜜雪兒的母親一邊脫下因為解體工作而染滿鮮血的圍裙,一邊將三個皮袋放在了桌子之上。

取得的獵物要嚴格分成三等份,這是一直以來的規定。

「不過、給我們分這么多出來真的好嗎?反正今天也是妮可爾小姐站在前方、我家孩子只是從后面piupiu地射了幾箭而已吧。」

「媽你好過分……」

「妮可爾小姐身體孱弱。按道理來講應該讓蜜雪兒站在前排才對」

「畢竟我們是有分工合作的。另外稱呼我的時候如果可以不加尊稱的話、我會很開心的」

「那可不行!萊爾大人對我等可是有數不盡的恩情在啊」

這也是已經進行了好多次的對話了。

她們一家是因萊爾的援助才得以到拉墨來的。所以即便是對身為其女的我,她也抱持著比其他人多一倍的恩義之心。

「我姑且也是個公爵家大小姐的說……」

「因為蕾緹娜醬身上完全沒有高貴感嘛」

「什么嘛這個理由!」

蜜雪兒醬和蕾緹娜開始互相捏起對方的臉皮。然后拉拉扯扯的兩人又同時收了手。

主要是因為蕾緹娜落于下風的緣故。

「那么、能幫忙解體真的十分感謝」

「這邊才是。今天晚飯有好菜吃了呢」

「我也是!可以給母親大人送特產過去了吶」

「那么、蜜雪兒醬。明天見」

「恩、明天見!」

「順便蕾緹娜也是,明天見咯」

「我只是順便的嗎!?」

在愉快的道別后、我們踏上了各自回家的路。

裝有野山羊肉的袋子、即使在放掉血液后也有五公斤左右的重量。

我將其抬起后、緩慢地一步步向家中走去。

柯迪娜家離蜜雪兒家很近,因此我這邊工作量并不大。但對家離得稍微遠一些的蕾緹娜來說,這可是一個相當程度的重體力勞動。

「我回來啦————」

「歡迎回來、妮可爾小姐」

我一回家,菲妮婭就從屋內快步走了過來。

總覺得她臉上有種松了一口氣的感覺。

「唔、發生什么了……啊咧?」

柯迪娜的家,是需要脫鞋進入的那種類型。

也就是說玄關口、會有屋內各人的鞋子在。而現在,擺在那里的鞋子的數量,明顯要比平時多得多。

「有誰來了嗎?」

「是的。萊爾大人和瑪利亞大人、另外還有伽多魯斯和麥克斯韋大人」

「這不是全員都來了嗎」

「嘛、確實是這樣。說實話、我都有點不敢去給他們送茶……」

「啊————、所以看到我回來才松了口氣啊」

「唔……要、要替我保密喲?」

如果只是萊爾、瑪利亞和柯迪娜而已的話,她多少還算熟悉。

但若是連一看就很孤僻的伽多魯斯、還有身為國家王族的麥克斯韋也在的話,會緊張也是沒辦法的事情。

「為什么會聚到這里來呢?」

「好像是因為麥克斯韋大人得到了某條重要的新情報、所以聽說了這件事的柯迪娜大人就把全員聚集到一起來了。」

「吼……?啊、這是禮物。我們打到了一頭山羊哦。」

「好厲害!山羊肉的腥味有些重吶……也是呢,用紅酒煮一下做成燉菜如何。」

「太好了」

無論是前世還是今生,肉都是正義。

雖然現在還沒法吃太多,但即便如此肉和甜品也依舊是我最喜歡的食物。

「那、我先去洗一下身子」

「在那之前要先去跟萊爾大人他們打聲招呼哦」

「啊、說得也是」

雖說萊爾他們每晚都會不請自來,但伽多魯斯并不怎么露臉。

而且我也經常麻煩麥克斯韋、還是去打個招呼比較好。

穿過短短的走廊,我走入了起居室,過去的伙伴正面露緊迫的表情坐在那里。

「歡、歡迎光臨。這是怎么了?」

「歡迎回來、妮可爾。只是有點要討論的事情而已」

對稍有些口吃的我,瑪利亞恢復了平時的狀態向我笑道。

但是這份笑容看上去,還是有些逞強的味道。

「發生什么了?」

「嗯。爸爸和媽媽,可能會稍微出去旅行一趟。」

「誒,為什么?」

萊爾是有需要守護的村落在的。瑪利亞也是如此。但即使這樣,兩人還是決定要出去旅行,看來發生的事情相當嚴重。

「也許我們能找到過去的伙伴喲」

「過去的伙伴……?難道、是雷德————大人?」

據我所知,若是說瑪利亞和萊爾共同的伙伴、那就只有我們六英雄了。

然后,要說六英雄里誰不在這里的話,那就只有我了。

不對、但是我本人就在這里、為什么要出去旅行呢?

「找到他、了……嗎?」

不是在說我。我是雷德這件事情并沒有暴露。但即使是理解了這個事實,我背上的冷汗也沒有止住。

那么瑪利亞她們、到底是要去找誰呢?

「不、現在還只是『好像是』的程度而已。」

「事關妮可爾的父母,還是對她說清楚比較好」

說出這句話后,麥克斯韋把一連串的事情經過告訴了我。

事件的開端,是我救出馬蒂斯醬的那間隱藏房間。

「毫無疑問,藏在那里的人已經死了。但是,從燃燒后房間內留下的痕跡里,發現了四處留存的奇怪傷痕。」

「傷痕?」

「是的、門下的槽內和窗戶的邊框上。馬棚的柱子上也有切入狀的傷痕留存。」

「對我們而言,那傷痕可以說是熟悉到不能在熟悉了。也就是說————」

接著麥克斯韋的話,瑪利亞繼續說了下去。說到這種程度,我也猜到了。

那些全都是、我為了將敵人吊起而設置的絲線陷阱的痕跡。

「是雷德的陷阱的痕跡喲。而且據馬蒂斯醬的證言,他看到的是一個穿著黑衣的、小小的人影。」

「一開始我們都以為是小人族的暗殺者。但如果那是小孩子的話……和雷德的轉生時期正好相稱。」

「雷德已經轉生了。但是他為什么沒有來找我們呢?我們對此覺得有些不可思議。但是……」

因為現在這個情況我根本沒法說出我的真實身份。還請不要再繼續探查下去了!

「總而言之,既然有這樣的可能性存在,那我們就應該
夏小汐墨夜霆全文免费阅读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