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eb版

81-90

web版 81-90

第81話 夜間訓練

沒錯,沒能找到奇怪的身影。

但明顯地感覺到了刺穿皮膚的視線,我感覺有無法找到的身影,正在凝視著我。

毫無疑問,有人正在監視這邊。

「如果事情做完的話,就回去吧?大家都在等著」

「是、是啊,既然有想要的情報…..。我們得把情報和能說話的使魔送到麥克斯偉或瑪利亞那」

聽從我的勸告,慌慌張張地踏上歸途。雖然我也跟在后面,但視線并沒有移開。

盡管如此,卻無法確認身影,恐怕對方是和我一樣帶著隱密的祝福可能性很高。

要使這個無效化,如果不是探測系的祝福或魔法的話,恐怕是辦不到的吧?

「嘛,如果能潛入特倫托的警戒的話,那也是理所當然的吧。這樣的話,就這樣回家也不好」

我在嘴里喃喃自語著。

如果就這樣回家的話,與六英雄的事情就會被發現。

如果被知道的話,他們就會逃離這座城市吧。那個、請保佑讓誘拐犯不會逃走。

「柯迪娜,這邊」

「嗯,你要去哪里?」

「我想上廁所」

「啊,這樣啊。因為喝茶的緣故」

我們跑進了附近的咖啡廳,在座位上點了杯茶,同時跑進了廁所。

到現在為止,我完全感覺不到視線,不,應該說連咖啡廳都沒追進來。

在引人注目的場所,即使有隱密的祝福,也無法隱藏其身影。

特別是追蹤者在入口注視著,就會被發現,所以他猶豫是否要進來店內吧。

「柯迪娜,趁現在把偽裝解開」

「哦,我明白了,已經沒什么事了」

因為我不能換衣服,所以我只能拿掉假發,柯迪娜摘下帽子,把夾克脫了。

我在衣服上披上了柯迪娜的夾克變裝了。

多虧有正式感的夾克和銀色的長發,給人的印象應該會大為改變。

柯迪娜也只是摘下帽子和夾克,印象就大不相同了。

走出廁所的我們,被各種視線啪擦喀擦地刺進去了。

那是當然的。我身邊有個名叫柯迪娜的超級名人。

當然,這座城市的人都知道柯迪娜的事,所以不會像其他地方那樣大吵大鬧,但即便如此,也難免會受到注目。

我率先選擇了里面的桌子,所以不能從街道上窺視這邊。

因為在里面解開了偽裝,如果就這樣出去的話,追蹤者應該也不會發現我們吧

反正他的同黨也還沒回來、就跟柯迪娜一起貪婪地享用蛋糕吧。

甜的東西——其實從前世開始就喜歡了

到了晚上,我充分利用了隱密的祝福,溜出了家門。

以防萬一,調查了一下房子周邊,沒有可疑的人在監視。

「唔~姆、難道是這邊追蹤的方式太快了嗎?」

邊這么說著,邊跟柯迪娜聯絡繼續追蹤惡黨為何早早就不在了,這也是結果論吧

不管怎么說,我有先約好的人,所以我先去貯木場。

在那里,克勞德在木棍旁等著

為了不被確認我的身分,我把頭發和臉隱藏起來后打招呼。

「久等了,你等很久了?」

「不,我剛來……聽起來有點奇怪」

「囉嗦、閉嘴。馬上進入修行吧」

等待的克勞德做了準備運動,把木棍擺得亂七八糟。

不過或許是有點重吧,他的手臂似乎在顫抖著。

「可以嗎?使用劍的重要之處在于裝備合適的武器」

像針一般——什么東西刺到我的腦袋的感覺。心理上的

「沉重的武器對身體負擔很大。不能長時間戰斗來說是扣分的。首先,我會建議你拿些更輕的東西」

「原來如此」

感覺第二把回力鏢刺到頭上了,但是我沒有說錯。

維持前線也是確保后衛的安全,而這才是前衛最大的工作。

如果用沉重的武器剛開始戰斗就疲憊不堪的話,就無法完成這項工作了

首先裝備好合適的武器,就可以站在起跑點上

幸運的是這里是貯木場,如果是木棍的話,到處都是。從中挑選出大小合適的物品,我們彼此面對面。

「維持前線就是要堅持下去。換句話說」

「呀啊啊啊啊!」

「自己攻擊沒有破綻的對手倒不如說是壞招數。沒有差距相當程度以上的實力,首先應該要優先防守」

承受住揮下來的木棍時,從崩潰的態勢下側腹被輕輕戳了一下。

「アイタッ!?」

「攻擊會產生破綻。所以不管牽制什么的,反過來讓對方產生破綻」

「嗯、嗯」

擺出握住木棍的姿勢、交錯好幾次、每次都向他說明心得。

對于從孤兒院長大的我來說師傅是怎樣的存在從來都沒想過,在稍微過度的爭吵和實戰中鍛煉自己的技能。

他將這個經驗用言語傳達給少年。

雖然至今沒有正式的弟子存在過,但是萊爾是不是也懷著這種心情教我劍呢。

教柯迪娜隱密術的時候,他并不太像個弟子,所以我不太清楚。

「武器不一定只有劍。這塊木頭雖然是模仿劍,但終究只是木頭。我們可以根據情況來使用它」

回轉了木棍改變拿法,有如杖一般在內側的距離的對應著使用。

將木頭像劍一樣使用的克勞德,無法應對距離的變化,失去了攻擊手段。

趁此機會打掉手上的武器。

武器不只是劍、斧頭、槌子、法杖、弓。

找出適合自己的武器,也是成為變強的重要因素。

雖然我能夠輕易地從祝福中使用絲線這種武器,但在沒有的克勞德,正在不斷的嘗試當中。

「可以嗎?在這里教導的戰斗方式,是對付怪物和惡棍的技能。禁止使用它來欺負孩子」

「什么?」

「我能理解你被人欺負。但是在這里教你的技能已經超過這個水平了,這是為了殺死敵人而保護自己的技能。

「那是…..」

「你不會是想殺掉對方吧」

「嗯….」

孩子的欺負是毫不留情地。就算讓人受重傷的惡作劇,也滿不在乎。

但即便如此,如果殺害了對方,他就會成為壞人。就算是為了自衛,半魔人也會被當作惡人。

因為克勞德也知道這一點,所以他根本沒有敵意到這種地步。

這只是他為了保護自己的技能——今后,他從孤兒院離開后,這將是對他有用的技能。

我開始把所有技能教給他。

然后無論如何我覺得能夠留下自己存在的感覺。

第82話 偶然的發現

差不多過了兩個小時嗎。

我教導克勞德作為冒險者的戰斗方法。

他總有一天也得離開孤兒院。這個訓練一定有派上用場的時候。

更何況要是受到小孩子使勁的欺負的話,在長大成人之前也有可能會死。而且如果是半魔人的話,也不會去追究

原因就這樣暗中處理掉的事也很常聽到。

兩小時后、我一邊避開旁人的目光一邊向家里前進。

我的身高和小人族沒有什么差別的低,在這之上臉和頭發也都藏起來,晚上看到的話更加可疑了。

當然、已經深夜了還亮著燈的家也只有零星幾間。幾乎沒有擦身而過的人。

就算這樣也有巡邏的衛兵、不可能完全沒有人的目光。

所以為了完全避開人的目光、也兼做訓練,并不是在路上而且奔跑在屋頂上。

因為流了不少汗,夜風吹起來的感覺很好。但是就這樣去睡覺的話汗臭味會很重,所以不在睡覺前擦拭一下身體

不行。

一邊考慮這樣的事情,一邊在屋頂上奔跑,突然間聽到了小小的悲鳴。

「吚呀!」

「嗯哦!?」

一瞬間用線纏上屋頂上的煙囪來停止行動。

由復數的的鋼絲所織成帶有著伸縮性的線輕輕承受了我的身體。

「……怎么了?」

周圍沒有任何人的視線。根據這個時間點會在屋頂上的情況下。會往這邊看的存在,沒有意圖的話是不可能的。

奇怪的是――剛才用線纏住的煙囪里面?

「是從這里、嗎?」

仔細聽的話,好像有什么斷斷續續的敲打聲。而且不是用木頭打在布上的聲音,而是打在肉上的聲音。

在那時候,響起了小小的呻吟聲。感覺好像在那里聽過了感覺。

「難道說――!」

我潛入了煙囪里面。

由于是稍小的煙囪所以十分的狹窄,該說是幸好嗎,我的身體也是毫不遜色的迷你尺寸。

把黏在煙囪內部的煤灰當作立足點,就這樣順利地往下溜。

下面好像是和暖爐相連,薪燃燒后的殘渣淡淡的冒著煙。

頭發或圍巾垂下來的話有可能會被發現,所以緊緊的纏在上臉固定好。這樣的會被煙嗆到的可能性也降低了吧。

「不過話說回來到底要讓她活到什么時候?」

「在交易結束之前都會讓她好好活著的。不這樣的話,被逼到絕境的霍爾頓不知道會做什么」

「哈ー、真麻煩哪。別還回去就這樣直接賣給奴隸商怎么樣?」

「混帳東西!我們正在交涉中。說會還回去就會還回去」

「哦哦,真不愧是大哥。真誠實哪、禁欲主義者哪!」

「但是,我可沒說會活著還回去」

「呀哈哈哈、還真壞哪!」

聽到這樣的聲音,又開始聽到打在肉上的聲音和呻吟聲。

但是在那之后除了微弱的呻吟聲以外,也沒有聽到悲鳴。恐怕被打了之后就暈了過去吧。

呻吟聲大概是因為腹部被攻擊,所以機械式的開始吐氣吧。

「在交易結束之前都要讓小姑娘活下去。然后為了不讓她逃掉、克勞恩和塞茲、還有喬伊三人輪流長時間監視」

「知道了啦」

「巴爾德明天和我一起去和霍爾頓交涉。所以趁現在趕快睡吧」

「遵命」

說完就聽到腳步高昂的離去聲。聽到把門打開又關起的聲音后,腳步聲依然持續著。

「巴爾德大哥現在就要睡了嗎。真好啊」

「塞茲,你想要和那個蓋爾大哥一起去嗎?」

「嗚哇,我拒絕。光是在蓋爾大哥旁邊就夠恐怖了」

「是吧?」

說完,又一個腳步聲漸漸離去了。

在聽到門關上的聲音后,被叫做塞茲的男人的聲音就這樣嘟嚷著。

「啊ー啊,至少在多個五歲左右的話就有別的享樂方式了」

「少奢望了。嘛、我也不是沒這么想過就是了」

「等等喔。搞不好能做到也說不定?」

「嗚哇,你認真的?太變態了」

「凡事都要嘗試不是嗎!」

「還是算了吧,不小心出手后死掉的話,我們會被殺的」

「呀哈哈哈,這么說也是!還是放棄吧」

沒品的笑聲就這樣充斥著整個房間。

那讓人觸怒的聲音,使我心中的殺意涌了上來。

這份焦躁,在生前暴走之前也常常感覺到。

呻吟聲是女孩子發出的聲音,然后在對話中出現的霍爾德的名子。

這是何等命運的惡作劇,看起來我好像找到了抓走馬蒂斯醬的家伙們的根據地了。

我選擇避開人目光的場所回家。那也就表示,同樣也想避開其他人家伙們,也同樣的聚到了這個地方。

當然,偶然還是占大多數。如果在我經過的瞬間她沒有發出聲音的話,毫無疑問會直接通過。

而且如果不是我經過的話,也就不會對男人們的談話感到奇怪了。

問題是在這之后要怎么辦。

一般來說,跟柯迪娜或者麥克斯韋報告,從早上就開始偷襲,壓制住就可以了。

但是要怎么說明才好?

在晚上給不認識的少年練習,然后在回程的時候發現的這樣老實的說?

這種事怎么說的出口啊。

但是,從馬蒂斯醬被這么對待來看,也不能夠長時間放著不管。

那個男的――被叫做蓋爾的男的說過,在交涉結束后就會把馬蒂斯醬給殺了。

然后明天……已經是今天了,說還會再去霍爾頓商會交涉。

如果等到早上再去抓他們的話,或許就趕不上了也說不定。

「今天還真冷啊,暖爐的火這不是熄了嗎」

聽到聲音后我慌慌張張的從煙囪中往上爬。如果就這樣待在這里的話會被一起熏黑的。

我一邊從煙囪中往上爬,然后下定了決心。

「看來……也許是暗殺者雷德久違出場的時候了」

從煙囪中爬出來,我立刻開始行動。

第83話 暗殺者雷德

作者:僅限這回,會將妮可爾的事情寫成雷德。請注意。

=========================================================

喝了一口盛在破酒杯中的劣質酒后,塞茲從座位上站了起來。

被綁在椅子上的霍爾頓的女兒,就那樣倒在地上,仍未取回意識。

不過已經確認過呼吸了,應該還活著沒錯。

「克勞恩,我去撒個尿」

「喝多了吧你……」

「吵死了!」

他打開了門,向著走廊另一側的廁所走去。

而那個廁所并不是連接著下水道那種規整的樣式,僅僅只是為了方便挖了個洞來用的茅廁罷了。

只是用來躲一下而買過來的破屋子,那樣高價的設施這里當然不會有。

塞茲脫下褲子,水柱嘩啦啦的尿進了茅坑里。

「哈————,全都是守夜班真是倒霉啊」

他一邊發出牢騷似的抱怨,一邊不由的撓著好像是蟲子一樣的東西在脖子上游走似的脖頸。

不過這個爛茅廁很容易飛蒼蠅,所以就算有蟲爬的觸感也沒有特別被他所在意。可他卻因這個疏忽丟掉了小命。

突然,在脖子上游走的觸感,變成了實實在在的力量把他向上拉去。

「啊咕唔、咕唔嗯!?」

那巨大的力量向后上拉去,把他吊在了門上。

但頂在他背后的門卻不能外開,甚至連動都沒法動一下。

「呃嗚嗚嗚嗚嗚————」

即使是想要發出悲鳴,也因為喉嚨被死死絞住而只能漏出許些呻吟聲。

偏偏那絞在他脖子上的力量像是永遠都不會衰竭一樣,不容分說的向上提著他的脖子。

纏在他脖子上的線————鋼絲陷進肉里,就連讓手指拉住的空隙都沒有。就這樣,鋼絲從門的另一側一直吊著……

「噶————啊嗚……」

最后塞茲終于精疲力盡,慢慢的失去了反抗。

可就算他已經氣絕,那鋼絲也還在不斷的勒緊,直到將他的脖子完全絞斷。

咚一聲重音,他的頭掉下來滾到茅坑里去了。

「先干掉一個」

妮可爾……不,雷德把用絲吊在樹上綁著的石頭解開。

鋼絲的一頭先綁住石頭并吊在街邊的行道樹上,然后再將另一頭從塞茲背后卷住他的脖子,并在那同時拉動鋼絲。

接著只要石頭從樹上掉下去,就能輕松的利用那個力量絞住塞茲的脖子,并切掉他的頭了。

但是石頭掉下去的響聲在這樣的夜半實在有點太響了。這說不定會被這座房子里的其他家伙聽到。

可反過來說,這也能變成誘導他們思考的方向的行動。

「下一個目標是————」

這樣說著,雷德從窗戶翻出,向著下一個目標走去。

繼續監視的克勞德和喬伊,從玄關口的方向聽到了什么重物掉下去的聲音。

本來還在打撲克(トランプ)的兩人,聽到那聲音后都停下了手面面相覷。(トランプ一般譯為撲克,可根據世界觀有無撲克,也可以翻譯做紙牌游戲。)

「喂,剛才的聲音……」

「嗯,喬伊也聽到了吧?」

「塞茲那家伙沒有回來啊」

「現在斷言發生了啥還有些為時過早吧……你去看看情況。回來的時候你去順便確認一下塞茲的情況吧」

「哈?嗚嗯,說的也是。你好好看著那個小姑娘。要是來救這家伙的人來了的話————」

「是啊。說不定會找到這里啊……」

喬伊把劍掛在腰間,向玄關走去。

走過幽暗的走廊,打開玄關的門。

在門之后,果然除了昏暗的街路之外什么都沒有。有也只有以魔法石驅動的路燈。不,行道樹下有塊一人抱大小的石頭倒在那里。

「那是啥……」

他為了去調查那塊奇怪的石頭,從玄關往外踏出一步。可踏出的那只腳的腳踝卻被什么東西掠過。

在此同時,脖子也有什么不尋常的觸感。

「啊嗚!?」

小小的聲音響起后,有什么東西試圖拉他的腳。不止是這樣。脖子和腳踝同時被纏住,腳被強硬向后拉去,導致他向前摔倒。

但因為脖子也被纏住,沒法完全倒下而以被斜著吊起來的狀態固定住了。

「啊咕,呃哦,噶啊————」

喬伊無論如何都想讓手或膝蓋先著地而動來動去,但隨著他的動作鋼絲卻慢慢絞緊,讓他越來越沒法逃離。

結果,本能的為了解開鋼絲而拼命往腳踝的方向伸手。

就在那樣的喬伊旁邊,有一個身影一步步的走來。

上身穿著黑色羽織的,小小的少女。她的臉被煤炭染得烏漆墨黑,只能看到那頭銀發在暗夜中閃閃發光。

「久、久九窩————」

為了乞求幫助,把手向她伸出。但那少女————雷德卻連一絲一毫救他的意思都沒有。

她將背著的劍拔出,高高舉起。那便是喬伊最后看到的畫面了。

從椅子上站起來,不放下警惕的同時,克勞恩在等著喬伊回來。

可直到現在塞茲也沒有回來。或許是真的發生了什么。

「嘖,在哪兒不小心泄露了行蹤嗎?總而言之向巴爾德和蓋爾大哥————」

他剛自言自語到一半,就被窗外響起的奇怪聲音打斷了。

「那邊嗎!」

警戒著的克勞恩清楚的聽到了那個聲音。

他立刻拔出了劍,向著落下木頭的窗戶刺去。

在刺穿木頭的同時,回應了貫穿肉體的手感。接著直到削開骨頭的觸感都感覺到了。

這毫無疑問是致命一擊。克勞恩這樣堅信著,咧開嘴角嘲笑道。

「笨蛋嗎,你以為會這么簡單就被你繞到后面嗎」

「是嗎?我還覺得挺簡單的呢。」

除了自己和已經昏過去的少女以外,應該沒有第三者的房間里,通透的高音響著。

那聲音是比抓到的少女還要更高更細,更加悅耳的美聲。

然后,克勞恩的胸口被一道寒芒貫穿。冰冷的鐵,冷酷的奪走了他的性命。

「為、為啥……」

「窗外丟進來的是你之前的同伴哦」

她像劃水一樣伸出的手輕輕推開落下東西的窗戶。在那里吊著的,是從二樓丟下來的喬伊的尸體。

「可,可惡……」

只留下辱罵的話,克勞恩漸漸的泄力,倒落在地上。而那時不時的痙攣,那正是受到致命傷的證據。

受到這樣的傷的話,就算是瑪利亞也救不回來。

「這樣就干掉三人了。接下來還有兩人嗎」

剩下的兩人還在睡著才對。在這之前先探查一下這座房子也不錯。雷德這樣考慮著。

先看看馬蒂斯的狀況。雖然還有呼吸,但可能有別的不容遲緩的傷也說不定。

檢查之后發現全身都受了不同程度的毆打,但頭部卻沒怎么被打。

「干涉系里沒什么治愈魔法啊……朱之一、群青之一、山吹之一、治愈光(Cure light)」

干涉系對武器的性能、肉體的強度之類的干涉非常有效。

但是對療傷這樣的事就是它的作用范疇外了。充其量只能讓骨折或者脫臼的關節回到原來的位置。

雖然對整個傷重來說幾乎沒用,但也聊勝于無。僅僅是聽到她平靜下來的呼吸,就足夠讓雷德放心了。

「不早點讓瑪利亞診斷的話,說不定會有危險……但要把她從這里搬回去,對現在伸伸手就是極限的我來說太難了」

雷德把馬蒂斯的身體橫放到暖爐的旁邊,用房間角落掛著的毛毯蓋住了她。

這樣就不會讓身體著涼了。

接著調查了旁邊柜子之后,從里面找到了戒指和卷軸,以及一把短劍。

「雖然對我(俺)來說不知道這東西有什么用啊……不,卷軸的話是知道的」

從那里面畫著的魔法陣來推斷,應該是點燃(Ignite)的魔法。

恐怕是之前為了潛入特倫特(前幾話的樹精一樣的怪物)中時打算作為保留手段用的東西啊。

看到這樣東西,雷德又心生一計來。

===============================================================

作者:BGM是必殺仕事人

第84話 完成回收

在這個房間里找到的道具有三個。

附魔短劍和指環。以及存著魔法:點燃(Ignite)的卷軸(scroll)。

要找的女王花種子并沒有找到,轉念一想他們也不可能把這么重要的東西給那幾個吊兒郎當的部下保管。

這樣的話,種子藏在那個叫做蓋爾的男人身上的可能性就非常高了。

「嗯,那就用自己的力量把那東西奪回來吧。」

我做出了這樣的判斷之后,又一次回到了布置陷阱的工作中。

在前世與惡毒的貴族們斗智斗勇的時候,已經習慣干這些事情了。

首先是那個被叫做巴爾德的男護衛。從腳步聲能判斷出他的體格應該很健壯,因此僅憑我是沒辦法絞殺他的。

但又一定要想個辦法從他手中把種子奪回來。

「這樣的話……」

看了看現有的道具,我從心中生出一計。

最先需要確保的事情是,馬蒂斯和我自身的安全。

為此有必要先將巴爾德從房間里引出來。把他的房門用鋼絲卷住纏好,和拖把柄一起牢實的固定住,這樣應該就不不會被簡單的打開了。

我已經從幸存下來那兩人睡的房間的窗戶里觀察確認過了,不會搞錯的。

接著再把馬蒂斯搬到大路上,放在容易被人看到的地方。然后為了不讓她著涼再把毛毯給她蓋上。

不過就算放在容易引起注意的地方,現在也還是深夜。距離引起騷動還有相當的一段時間。

在那之前,我先去把陷阱設置好。

巴爾德的房間下面有個馬廄,那里面拴著兩頭馬和一架馬車。

在馬廄的旁邊又放置著小山一樣高的馬草。

而在巴爾德房間隔壁的,正是蓋爾的房間。

我好好的觀察了房屋結構后,決定了設置陷阱的位置。

接下來再把室內煤油燈里的油倒出來,預先灑在房子里。

這樣就能讓火勢蔓延的更快了。

最后對巴德爾的房門施以強化付與(Enchantment)的魔法,讓門的結實程度更上一層樓來結束準備工作。

我在一樓使用了魔法:點燃(Ignite)的卷軸,讓房子燒了起來。

那點點的星星之火在利用了灑在屋子里的煤油后,化為火炎的大手一下子蔓延了開來。

而我只是待在燃燒起來的屋子里,靜靜的等待著。

「啥,著火了?!碼德,下面的人都干嘛去了?!」

沒過多久,巴爾德好像發現了狀況不對。他在房間里高聲的叫喊著,門也被他打的咚咚咚響。

再一會兒,也從蓋爾的房間里聽到了蓋爾咂舌的聲音和蓋爾在房間里翻箱倒柜找著什么的聲音。

恐怕是巴爾德為了自身的安全打算逃跑的同時,蓋爾也打算在確保女王花的種子之后準備逃跑了。

「曹,門打不開啊!這樣的話————就從窗戶!」

就和我預料的一樣。巴爾德把窗戶打開看向街上。在那里的是被從房子里搬出來的馬蒂斯和站在旁邊的我。

犯人竟然如此堂堂的站在自己的眼前,巴爾德也因此完全的氣昏了頭。

「就是你干的嗎!」

為了抓住我,巴爾德跨出了窗戶喊叫著。一邊叫說著暴怒的謾罵,一邊打算跳下來————

「咯呃!?」

然后,就聽到了他臨終的慘叫。

窗子外面馬廄旁堆成小山的馬草。毫無疑問,他是想要跳到那上面去吧。

跳到那個緩沖性能極高的馬草上。

只要預料到這一步,接下來只需要在窗戶和馬草之間張開鋼絲就夠了。

那從二樓跳下來的勢頭,自然的會轉化成將巴爾德身體切成兩段的力量。

同樣從窗戶把頭伸出來的蓋爾,也看到了他的死狀了吧?

他為了把女王花的種子拿出來帶走,逃跑的時機和巴爾德稍稍的錯開了。

在發生可疑的火災之后,又看到昏倒的人質被帶到了大街上。

接著又看到了在那旁邊,被分成兩段的巴爾德的尸體。

在這種狀況下緊隨著巴爾德跳出窗子追擊的可能性非常的低。

這樣的話————我沖進了火燒的正旺的房子里。

吱呀…在小小的噪聲之后門被慢慢打開。

我并沒有把蓋爾的房門堵死。如果他想打開的話,馬上就能打開。

接著蓋爾他,為了確定侵入者的存在而慎重的……慢慢的從房間里出來。

可那個時機對我而言,是最容易狙擊他的瞬間。

門向外打開,鉸鏈也放在外頭。

門悄悄的打開了一些,與墻壁形成了一個縫隙。

接著,慢慢的從那里面出來的正是蓋爾。

我抓住了他出來的那個瞬間,朝著門和墻壁的縫隙射出鋼絲,把蓋爾固定在那個位置上。

再把鋼絲纏在門把手上,讓他沒有辦法逃走。

「什!?」

一瞬間將他的手指夾在了脖子和鋼絲之間,很完美的以不會絞住的程度鎖住了他。不過就算絞住了,以我的臂力也不可能將他絞殺,甚至連勒斷他的手指都做不到。

不過我的目的只是把它固定在那里而已。

然后,我把刀刃刺向了門與墻的縫隙之間。

刺出的高度是那家伙的腹部稍上側。我用盡全力將刀刃刺出,打算貫穿他。

「噶啊————是,是誰……!」

「殺手哦。雖然很抱歉,但還請你還回來吧……把各種各樣的東西還回來啊!」

對于發出「是誰」這樣問題的蓋爾,我老實的回答了他。

聽到我的回答后反應過來的蓋爾,越過門把劍刺了出來……可惜,這一擊也是我的意料之中。

那一擊并砍不到貼著墻壁藏身的我。

要是有我前世的身體的話,越過門扉直接刺穿咽喉也能做到,可惜那對現在的我來說太難了。

就這樣在武士刀上壓上全身的體重,慢慢的將刀刃推入他的身體。

「呃啊啊————咳啊,不要……」

「我不會停的哦。那孩子也這樣說了,但你也沒有停下來不是嗎?」

「住手……要死了」

「我本來就是要,殺了你。」

回答之后沒多久,蓋爾就沒了聲息。

本來為了報馬蒂斯的仇,打算再折磨他一會兒再殺的。可惜火的蔓延速度比想象中的還要快,這有可能會產生過多的煙,讓我嗆入煙霧而暈倒。不過這也沒什么大礙,畢竟我還有這條附魔了凈化(Purify)魔法的圍巾。

從蓋爾的尸體中抽出武士刀,將房子里放置的鋼絲回收回來。要是有什么蛛絲馬跡暴露了我就是做了這一切的犯人的話就糟糕了。

然后從蓋爾的懷里,把被他死死抱住的女王花的種子回收。

就這樣,我的任務完成了。

第85話 最后一人

我走到被放在著火的房子門前的馬蒂斯醬面前,把女王花的種子放到了她的膝蓋上。

因為街上發生了火災,差不多也該鬧起來了。

在那之前,我得離開這里了。

「嗚……」

「啊,你恢復意識了嗎」

盡管只有一點點,因為我的治愈魔法的關系,她恢復了意識。

不過我的臉被煤弄臟了,頭發也被圍巾遮住了,這樣應該不會注意到是我吧。

聲音也盡量壓低了,所以聽到的是中性的聲音吧……應該。

「你是….?」

「為了救你來的。人們馬上就會聚集到這里來了吧,你可以回家了。」

「真的 嗎?」

「作為交換,你要把這袋東西交給柯迪娜,是非常重要的東西哦。」

「柯迪娜…大人?」

「恩..拜托了」

我把裝著女王花種子的袋子塞進她的手里,從這里離開了。

現在她是沒有自己走路的體力的,但是街上發生火災的話,衛兵趕到這里也只是時間的問題而已。

這樣應該就會保證了她的安全了。

剛轉過身的時候,我從視野的角落里看到了一個發光的影子。

于是立即射出鋼絲,從那束光下保護住了馬蒂斯醬

「――誰!!」

「沒想到會被躲開呢」

一個男人像從黑暗里滲透出來一樣從樹蔭下現身了。

是一個瘦長的男人,垂下的雙手上拿著兩把小劍。

全身漆黑,簡直和我一樣。

「我再問你一遍……算了,這樣就行。」

「是嗎?」

也是理所當然。

仔細想想,我在霍爾頓商會感受到了視線。也就是說,那個場合應該有負責監視的人。

然后鉆了特倫托的監視網的空子的賊,恐怕也持有隱秘的祝福。

這兩個恐怕是同一個人。

在剛才的屋里,不存在有那種能力的人。

即使是有隱身能力的人,應該在纏著霍爾頓商會才是。也不可能在交涉日的前一天就能回來這里。

即使那是蓋爾,察覺到屋子里有入侵者的事實時,首先就該選擇消去氣息逃出去的行動方式。

蓋爾沒那么做,說明他沒有能那樣做的技術。

也就是說,敵人還有一個。

他在監視霍爾頓商會時,看到這場火災就跑回來了。

為了把身為入侵者的我、和身為目擊者的馬蒂斯醬抹除才現身了。

「就是你把女王花的種子偷走的吧?」

「啊,已經知道了這么多了嗎?你答對了。」

我和這個輕晃架起的劍的男人一樣,都害怕被人關注。

所以沒有閑聊的時間了。

「看起來還是個孩子呢,這都是你一個人做的?那還真是了不起呢,怎樣,不和我聯手試試?」

「容我堅決拒絕!」

我朝著男人放出鋼線,大力向下揮動,讓線做出斬擊。

在黑暗中想躲避這個攻擊是很難的,但這個人輕松的躲開了。

他往后退了一大段,跟我保持著距離。

我也沒有期待剛才的攻擊可以命中。目的是讓他遠離馬蒂斯醬。

但是在這種黑夜中能躲開我的鋼絲,看來這個人非常熟悉在黑暗中戰斗。

即使因為火災的亮光,但是也很難看清東西。

「用線的嗎?真是個陰沉的能力不是嗎!」

他說完以后,身體輕微的晃了一下。

然后下一個瞬間,就出現在我的眼前。

「納尼!?」

「哈!」

男人的位置簡直像是慢鏡頭的虛像一般飄近。面對抓住獨特時機的男人,我瞬間后退將被拉近的距離拉開了。

用左手的兩根鋼絲,纏住街道后面的樹,強行拉我離開了這個位置。

緊接著,他的小劍掃過了我剛才的位置。

他重整了一下姿勢和劍以后,身影又消失了。

恐怕是隱秘的祝福的原因。不過那個能力雖然在隱藏方面很突出,但應該還沒優秀到可以在人眼皮底下消失的那種程度。

但實際上他一瞬間就逼近了我的眼前。

微微吐氣著呼吸。不斷地用劍刺向我。

我也將那劍接下、躲閃、架開。

「非常習慣戰斗啊,小鬼!」

「你才是,別把祝福用的這么詭異啊」

我也有隱密的祝福,但是沒試過像他一樣使用。

這按理說是奇襲或者偵察用的能力。盡管如此,這個男人卻在戰斗方面升華了。

雖然在眼前消失是不可能的,但是一瞬間,還是可以避開認知的吧。而那一瞬間就可以大大左右戰局。

避開認知的那一瞬間縮短距離,然后解除。

在戰斗中,距離這東西是非常重要的要素。而男人用著非戰斗用的那個隱秘的祝福,切實保持著距離的主導權。

同樣身為隱秘祝福的使用者,真是不禁感嘆起來呢。

我因為有在戰斗中很好發揮的操線的祝福,就在這上面花了好大的功夫。

但是確定了偷襲的戰斗風格之后,正面交鋒的機會也驟減了很多。

這個男人把僅持的隱秘的祝福錘煉成戰斗用,確立了他的戰斗風格吧。

老實說,這樣的用法我是想都沒想過。這是站在敵人正面,才能感受到實際效果的用法。

如果在戰斗中使用的話,
夏小汐墨夜霆全文免费阅读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