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eb版

71-80

web版 71-80

第71話 女王花的去向

在這之后的幾小時里,為了尋找特倫托群們,一直在森林中彷徨著。

但是,其成果不勝理想,我的體力先用完了。

正好也快到中午,也兼小休在靠近的巖場中坐下來,把手邊的保存食物嚼起來。

順便說一下我的保存食品是烤谷物燒、用糖固定的東西。

對牙齒來說稍微有些硬,不過讓唾液慢慢的浸泡,讓甜味滲入是很愉悅呢。

吃這個保存食物雖然要花費時間,不過對胃小的我來說正合適。

「即使這樣也找不到啊。麥克斯韋,真的在這一帶?」

「嗯。我所看到的時候是這一帶的吶」

「……雖然現在才注意到,不過那個時候的事?」

「大概是四,五十年前呢呢?」

「什噶!所以說精靈!」

全種族中壽命格外長的精靈,所以無憂無慮的性格出類拔萃的也很多。

麥克斯韋也近五百年附近活著,所以那個時間感覺與人類有很大的差異。

順便說一下,壽命沒有確認半魔人和小人族,他們并沒有那么大的偏差。

那是因為半魔人遭到迫害而使得壽命盡頭的人很少,小人族根本沒有人去意識那些。

「但是,四,五十年前的話,就算不在了也是理所當然啊。」

「而且棲息著火焰巨人的話,到去哪里避難也不奇怪啊」

「女王花和火焰巨人實力上幾乎是同等吧?擁有眷屬的,女王花不是比較有優勢嗎?」

「那些家伙是溫和的。也許是避開了爭斗」

萊爾和瑪利亞,麥克斯韋,再為找不到理由正在討論著。

伽多魯斯在這種時候是不插嘴的,柯迪娜像是在沉思著什么。

「嗯嚒,嗯嚒……」

烤硬了的保存食品不怎么軟。大小也是大人用的,對我的手稍微有些過大了。

我用雙手保持著,一邊無意得傾聽著那個對話。

我不管是現在還是以前都是肉體勞動擔當,在這樣的場面是不說話的類型。

「瞧,妮可爾醬。手粘糊糊了」

「恩,謝謝」

蜜雪兒醬也在此期間吃著干肉面包,看到我手上開始融化了的砂糖,把手帕伸過來。

而且沾上水為了容易擦污干凈,真機靈。她是會成為好媳婦的吧。

「等一下。火焰巨人,以前就在這里定居是沒有的吧」

「嗯,發現什么了嗎?」

柯迪娜看著周囲,一邊插進協商中。

萊爾們對她發言的重要性是知道的,所以暫時中斷談話,并等待后續的話。

「回想起來。火焰巨人是一邊折斷樹木一邊出現的」

「是啊。因為那巨大的身軀,所以在森林中也只能這樣了吧。」

「但是這附近折斷的樹木并沒有那么多。在這一帶定居了的話,更多的樹折了也不奇怪。」

被指出,萊爾們周辺顧盼。

周囲是郁郁蔥蔥擋住了視線的森林……也就是說,這是樹木茂盛繁殖的意思。

如果火焰巨人破壞了大森林的話,是不會有視線被遮擋般的繁茂。

「確實,沒有荒蕪的樣子」

「而且火焰巨人在其性質上,是在更高海拔的火山地帶的棲息著。也就是說,在這個森林安家落戶,是不自然的」

「哼姆哼姆?」

突然開始了柯迪娜的獨角戲,點頭同意的我們,和愣住的一般人。(霧:這句我跪了orz,キョトン的一般市民勢)

對有交往的我們來說,柯迪娜這個敏銳性是看慣了的東西,對于不是這樣的人來說就像是變了個人一樣。

「如果被趕出了住處不是女王花,而是火焰巨人……這個可能性呢?」

「女王花向火山地帶移動了這個意思嗎?」

「那個可能性很高。」

這附近的火山只有一個。那是南邊的納羅德山。

「女王花移動到火山的話,對火焰巨人來說安全圈就是女王花不在的地方。也就是說原來住處的這個森林,有知性的巨人這樣判斷了,也不奇怪」

「原來如此啊。反正是只能漫無目的在周囲尋找。這也是一個,這推測去確認一下也是可以的」

萊爾輕輕拍了膝蓋決定采用柯迪娜的意見。

瑪利亞與麥克斯韋,也沒有反對的樣子。當然伽多魯斯也一樣。

「誒誒,接下來要登山嗎?」

而對此抱怨的是,總是宅在醫務室里的特利西亞女醫生。

平時運動不足的她,在不習慣的森林走已經搖搖晃晃的了。

老實說,我和蕾緹娜也是相當緊急狀況。

每天在這樣森林中亂跑蜜雪兒醬姑且不論,對只在街中堅持學習魔術的蕾緹娜和體質虛弱的我來說有點緊。

「嗯姆……體力姑且不論,確實要上火山的話,裝備有點不足啊」

「嗯,是嗎?并不是在下雪————」

「萊爾,從以前就在想了,汝是太過肌肉腦袋了。雖說火山各種各樣的東西,比什么都危險的是火山噴發的氣啊」

馬塔拉聯合國家的山岳地帶出身的伽多魯斯,對腦筋發言的萊爾給出諫言。

如他說的那樣,噴煙等等含有天然氣對登山者來說,是非常危險的存在。

而且有硫磺、汞等,不知道為什么火山中有毒的金屬也很多。而且眼睛看不見的氣體情況也很多,所以很難察覺到危險。

「那么,是否回去重整態勢嗎?把氣體封入魔法道具,好像在房子的某個地方」

「麥克斯韋,你偶爾也打掃一下吧……」

從天然氣中保護呼吸的魔術道具,是相對便宜流通的。

因為在被稱為迷宮的地方有很多這樣的陷阱,所以冒險者的需求也很多。麥克斯韋是當然的,萊爾的房子里像是這樣的道具常備著。

當然,柯迪娜的家里也有。

「但是妮科醬們的份兒沒有啊。不去買不行嗎?」

「那么,返回一次重新開始吶」

說話那么快,麥克斯韋在自己的屋宅打開了躍遷門。

只要有這個魔法,不用擔心夜間宿營的事。

那個,是相當高位的魔法,但如果是麥克斯韋的話沒有任何問題的使用。

就這樣我們,一次返回了拉墨。

第72話 休息中

回到了拉墨的街道,在哪里再次進行準備。

因為麥克斯韋能使用轉移門魔法,所以回到原來的位置只需要一瞬間就能完成。

在宅邸里面向院子的客廳里休息一下,然后出去進行采購。

因疲勞困乏了的特利西亞女醫生和我們這些孩子在麥克斯韋的宅邸中休息,萊爾和瑪利亞,伽多魯斯三人前往道具的補充。

柯迪娜在其間,對每人的身體進行按摩。

「啊,好,好。那里在強一點」

「真啰嗦啊!孩子都率先超越你啦,不是太過運動不足了嗎?」

「我是室內工作派的哦」

特利西亞女醫生仍然與柯迪娜很要好。

強詞奪理地拍打,柯迪娜認真地對那個身體進行放松。

因為我們孩子復蘇的很快,所以喝在放入砂糖甜的熱牛奶、放松著。

麥克斯韋的身影是消失在了房屋的倉庫里。

「柯迪娜不去準備好么?」

「啊,拜托了瑪利亞,所以沒關系。只是賦予了凈化的能力的口罩,不是了不起的支出啊」

「那個,有我的月工資的一半左右的價格啊……」

這是個不是說特利西亞女醫生特別低薪。

凈化雖是相當初期的魔法,但卻是非常方便好用的魔法,因此,這個的賦予項目是比一般價格昂貴的。

這個魔法,本來是凈化水的魔法,但不僅僅是水體內微量的毒素和非常小范圍的周邊地區大氣凈化效果也擁有。

飲用水的確保,不僅是打掃和洗衣服的生活所必須的,還可以解輕度的毒,在遇到彌漫著毒氣體的范圍內的行動也成為可能。

因此注入了這個魔法魔術道具,對冒險者來說,可以說是必需的道具。

而且死亡率收入都相當高的冒險者,世代交替激烈。為了不斷的新生,所以這一需求會繼續存在。所以它的價值不退。

「你們喝了之后也休息一會兒吧。從這里開始就去登山了,那是相當辛苦的哦。」

「是。」

「我知道了」。

蕾緹娜和蜜雪兒醬扣噗扣蒲的猛烈的點頭。我也一邊把嘴放到杯口,一邊點頭回答。

說實話,蜜雪兒醬和蕾緹娜暫且不談,我今天疲勞,甚至想就這樣睡著。

雖說朋友在我身邊,但也沒有任何余力來喧鬧。

喝光牛奶,順便休息時蜜雪兒醬和蕾緹娜對剛才關于戰斗嘰嘰喳喳的說著。

對于我來說是習以為常的景象,但對于第一次看到的她們是深受感動。

「萊爾大人,真厲害呢!頭部組胖的(擬聲詞,這個饒了我吧)!一刀!」

「稍微冷靜下來,真粗魯。比起這個伽多魯斯大人呦。那火焰巨人的吐息輕松就踢散了真了不起呢。

「嗯,萊爾大人的很厲害的啊?」

「只看華麗的人部分,修行不夠啊?」

「沒有那種事!」

「妮可爾桑是哪一個!?」

「唔呦?」

半睡著了的我,因為那個呼喚慌忙的睜開了眼睛。

一邊揉著困的眼睛,聽了那個話回想著。

「那個……」

「萊爾大人吶,妮可爾醬!」

「伽多魯斯大人吶?妮可爾桑」

「嗯-逗,柯迪娜?」

「為什么這么認為呢?」

戰斗前對彼此的戰力差距準確的分析,看穿了萊爾和伽多魯斯就足夠了。

如果沒有她的話,麥克斯韋和瑪利亞也會參戰,浪費了大火力過早陷入疲勞的可能性。

在長時間冒險的情況下,用最小限度的戰力驅逐敵人,是非常重要的因素。

為了做到這種事,柯迪娜的存在是不可或缺的。

「————綜合上述,沒有柯迪娜的話可能會打出不必要的魔法」

「這樣的想法也有呢。」

「妮可爾醬,好厲害!」

啪嘰啪嘰的拍手稱贊著我,關于這個老實說只是用前世的經驗談著而已。

所以不是我的洞察力優秀,稍微有點不好意思。

「誒-,妮可爾醬應該看的地方是看的到啊。你也要學習了。」

「我這樣就行了,因為是保健醫生啊」

啪的在特利西亞女醫生的后面敲打著頭,柯迪娜佩服著。

像我這樣的年齡對于理解長期戰的重要性,一般來說是做不到的。

「看來很熱鬧噥」

在那里拉著一輛車的麥克斯韋出現在院子里。起居室是面向院子的。因此,可以看到那個樣子。

看到的地方,馬車里只是放了少量的物品。只是這些行李的話,是不是有點夸張吧?

「麥克斯韋,這個不是有點夸張嗎?」

「也不是那樣的啊。行李之后會增加的吶」

「就算說行李————啊」

于是柯迪娜像是注意到什么似的拍了一下手。

「是嗎。格雷姆!」

被稱為偶像作成(創意魔法人偶)的魔法。用魔力附著在木屑和土塊等觸媒上,簡易的制作使魔的術。

這是被稱為操魔系的系統,沒有太多的使用術者。

這是因為,格雷姆本身的戰斗力比術者要差,而且必須經常發出詳細的指示,在格雷姆使役的期間術者是沒辦法使用其他魔法的。像瑪利亞這樣的無詠唱,以及麥克斯韋一樣的高速詠唱做不到的話是不實用的術式。

被稱為魔法劍士者補充先鋒上使用,或是搬運行李等勞役的這種程度以外沒有用處。

此次的場合,就算是用格雷姆來拉車,但并不是那么重的行李為什么?這么想的,柯迪娜做出了說明。

「那個馬車是為了攜帶特利西亞和孩子們。」

「啊,是呢」

我和特利西亞女醫生體力非常少。

緊急的時候疲勞的話,甚至可能會陷入無法保護自身安全這種事態,是十分有可能的。

于是麥克斯韋是想讓我們乘坐在馬車上,在讓格雷姆搬運的吧。

「真是太好了呢。這樣就很容易爬上去了呢!」

「太好了!」

對柯迪娜的說明最先歡呼的是,即使不是我也不是蜜雪兒醬們,而是特利西亞女醫生。

第73話 納羅德山

不久采購組回來了,于是再次前往南方的森林里。

格雷姆拉著馬車,在那上面有我們這些孩子和特利西亞女醫生。還有萊爾們也輪流的進入吃午餐。

經常有三人在馬車周圍警戒著,讓人感受到很熟練。

「這樣的冒險也是可以『有』呢。」

邊咔姆咔姆的吃著保存食品,柯迪娜觀察著周囲。

人手減少了,對周囲監視的眼睛也會減少這是一個困難的問題。

但是女王花并不是那么敵對性的存在。如果她們對山的周辺地區壓制的話,到么嚴密的警戒是沒有必要的吧。

不久覆蓋著周囲的綠色身影消失下去,取而代之的是陡峭的巖石開始引人注目。

同時馬車的傾斜也變得嚴厲,爬山的真實感油然而生。從這里開始,就是納羅德山的山腹了。

車不斷震動的襲擊,對我們的臀部和半規管開始了傷害。

「唔噗。」

「妮可爾醬,又?」

「對不起,暈車」

「這,這個搖晃的話沒辦法啊」

嘎達嘎達的登上山的板車。人跡罕至的地所以沒有道路等,不過選擇這樣通過馬車的道路萊爾們前進。

感到不適的我,瑪利亞進行了治療。

這不僅僅是能治愈身體的傷,也能治愈精神上的異常。

這樣的暈車也能發揮相應的效果。

「妮可爾,這樣就好了嗎?」

「嗯。媽媽,謝謝」

稱瑪利亞為媽媽還稍微有些不協調感,從歲數考慮的話這樣稱呼是相應的。

這樣的我的情況看到后,柯迪娜在馬車掛上了浮揚。

這個魔法是從地面數厘米,數十厘米的浮起的魔法,只有回避落穴和地面設置的陷阱時使用的魔法。

但是在這樣的場合下使用的話,能無視地面凹凸前進,所以可以減輕搖晃。

「這樣就很輕松了吧」

「柯迪娜也,謝謝了」

「不客氣」

向這邊露出微笑著面容的柯迪娜。這樣的笑容,是曾經迷魅了我的笑容。

意識到有點臉紅,移開視線,觀察著周囲進行敷衍。

「這樣的冒險還是第一次啊。」

「多么方便的家伙啊」

傲慢的話特利西亞女醫生坦然的說出口。她是在六英雄面前也不膽怯的,罕見人種。

正因為如此,才和柯迪娜成為友人的吧。

「會消費魔力的啊,所以不是很想做啊。」

「的確很方便,但是在關鍵的時刻會晚一步呢。」

瑪利亞與柯迪娜,為到這里才使用浮揚闡述了理由。

浮揚可以長時間效果的魔法,但其也會消耗魔力。

再加上一直控制的話,面對敵人的襲擊反應遲緩的可能性。這樣她才控制了使用。

但是這樣的話,我和特利西亞女醫生,只是乘著馬車就會消耗,所以沒辦法只能使用了。

「視野出現煙了。差不多該戴口罩比較好吧」

領頭萊爾,看著朦朧的視野,并發出警告。

的確,如他說的那樣,之后是視野籠罩著煙,前景惡化。

我們各自帶上準備的注入了凈化的魔術道具。

雖說是口罩,但并不是戴在面部的東西,而是覆蓋嘴巴的圍巾形狀一樣。

春天也要結束了的這個時期少許有些悶熱,但在攀登火山的階段時就已經是問題外的了。

「很臭啊」

「火山特有的氣味。聞太久對身體不好啊」

「這個事項是必要的嗎?」

「蜜雪兒醬,記住比較好。今后,也會有登山的情況吧。」

「嗯。」

蜜雪兒醬是持有射擊的恩惠的。而且這是北方聯盟首都的貴族都知道的。

也就是說,她在今后可能會是所屬軍隊的未來。

那個時候,在這種冒險中獲得的知識是有用的。

「大家都一樣啊!」

把我那危懼吹跑的風,是她那天真無邪地的話。

那是將不安的將來趕走那樣,天真無邪的話語。

「嗯。不壞。」

萊爾,伽多魯斯,瑪利亞,麥克斯韋,柯迪娜也。

特利西亞女醫生,蜜雪兒醬,蕾緹娜也……并且我也。

因為回家拿自己的物品嫌麻煩的我們,購入了與人數一樣的相同物品。

這帶給我一種與隊伍不同的連帶感。

蜜雪兒醬『妮科』(擬聲詞)的還以我微笑……可是我察覺到了。

「有什么————存在!?」

「哎?」

對我的聲音最先有反應的是,柯迪娜。

在懷疑之前自己對周囲進行探查氣息,從而發現違和感。

「確實————麥克斯韋,格雷姆解除」

「恩姆!」

對柯迪娜的指示,麥克斯韋立即解除格雷姆。然后舉起長杖,做出隨時使用魔法姿勢。

柯迪娜和瑪利亞也跳下馬車,做出警戒態勢。并且我也拔出劍。

「有……嗎?」

「啊啊,包圍了」

萊爾和伽多魯斯,用自己的武器對周囲進行試探。

像對那個聲音作出反應了一樣,煙中出現了巨大的影子。

我們被枯木一樣的身軀,有人型相近印象的異形————特倫托包圍了。

第74話 遭遇女王花

突然現身的特倫托們。

始終保持的警戒心的同時,并將我們包圍著。

由于朦朧(也有煙的意思)的視野的原因而無法確定,但四周已經被包圍了,從這樣的狀況下逃跑是很困難的吧。

對這個狀況柯迪娜立即發出指示。

「萊爾,伽多魯斯,守備優先。馬車保護!」

「我明白了!」

「嗯!」

萊爾和伽多魯斯像是夾著馬車一樣移動,采取防守隊形。

瑪利亞與麥克斯韋保持著隨時都能發動魔法的架著長杖,警戒著。

警戒著的特倫托們也一樣,給幾給幾的發出警戒的聲音。

特倫托存在上位種與下位種,遠古特倫托如此稱呼上位種。

如果是上位種的話是可以說話的,但下位種的特倫托是說話不能的。

不過不是沒有智能,意思表達的方法是存在的,但那是像昆蟲般用樹枝摩擦讓葉子發生沙沙的聲音,進行對話。

那是人類是不可能做到的發聲手段,與人類會話幾乎是不可能的。

也就是說,在這個狀況……包圍我們的是特倫托下位種的話,意思溝通的手段是不存在的。

「怎么辦,打垮嗎?」

「在等一會。特倫托本來是溫和的種族。突然襲擊來的事沒有……應該?」

「為什么疑問句!?」

萊爾對不像平時自信似的柯迪娜,大聲的說話。

這也是在所難免的,如果只是它們的話這個包圍就像紙一樣的打破了。

但是在背后的我們。不,我和蜜雪兒醬是沒有問題的。因為有保護自身的技能。

但是特利西亞女醫生和蕾緹娜的實力是未知數。對萊爾來說是看做于無力的普通人也沒有問題的。

在背有這樣的存在下,其壓力比想象的更大。

「率先下手殲滅敵人不好嗎?」

專業守備的伽多魯斯提出先發制人攻擊的提案。關于守護的事他的判斷是正確。

在接受那個意見,柯迪娜選擇了繼續膠著。

「還早呢。特倫托也只是發出警戒的聲音這種程度停了。既然不是瘋狂襲來的,就應該是有理由的。在那之前就要慎重了」

「如果只是守護,還是有余地的。但為了得到女王花的蜜而來的,把事情鬧大是不好的」。

對柯迪娜的判斷,瑪利亞也順帶。

她基本是穩健派,經常在這種情況下選擇對話。

現在,在背著我們也有余裕,是她有屏障絕對不會被突破這樣的信心。

「我們是為了分得女王花蜜而來的。說到底是交涉,沒有掠奪的意思與戰斗的意志!」

柯迪娜使用大陸的共通語,對特倫托們發出了呼吁。

雖然下位種的特倫托是無法理解大陸共通語的,但如果是上位種的話是有發聲器官并擁有理解共通語的智慧。

為了期待這一點而呼吁。

「那么把劍放下。用劍威脅的對話,滑稽至極(本意是肚子痛)!」

面對柯迪娜的呼吁,高聲的少女般的聲音在回響。

撥開周圍的特倫托巨大的花向這邊走過來了。

不,那是盛開花的巨大的特倫托,。

那花的中央部,有一個小小的少女的身影。這個特征性的樣子我也是知道的。作好準備的女王花大駕光臨么。

「女王花……放下,萊爾,伽多魯斯」

「啊,哎?好呢?」

「從這里劍是不必要的說」

擁有理性的怪獸(monster),特倫托的女王。

那個的登場下位種特倫托們的威嚇聲音停止了。同時萊爾收劍入鞘。伽多魯斯也背上斧頭。

「哼,很好呢。不需要訴諸武力呢啊」

「這邊也是一樣的。不需要強行推進事態」

「哦,宛若能蹂躪我等一般的口氣?」

「誠然。如果有那個心思,把山吹飛的事也可能。」

默默的露出意味深長的笑容柯迪娜。不,事實上麥克斯韋全力放出魔法的話,這個山就會消失了。

對那個自信感到困惑的女王花,柯迪娜報出自己的名字。

「我叫柯迪娜,姓沒有。在這里的是我的戰友們。萊爾,伽多魯斯,瑪利亞,麥克斯韋。還有————」

「其它的不用了。沒想到救世英雄們會訪問吶。你們回到警備中吧」

女王花的少女手臂一揮周囲的特倫托們退下。

現在這個地方,只剩下二體的特倫托,以及女王花。

「現在這個地區稍微有點緊張。對侵入者是絕不寬恕的情況。」

「我認為你們的住所是山腳的森林……發生什么事了嗎?」

「嗯姆……比起那個,聽一下你們那邊的事吧」

「那是————」

柯迪娜對我的病,以及為了治療女王花的蜜等必要的事做了說明。

在這期間,我和蜜雪兒醬對特倫托們啪嗒啪嗒的拍打著。

到現在為止都是斬殺怪獸(monster),也不太有接觸的情況。像這樣直接接觸沒有敵意的怪獸(monster),對我來說也是很少見的。

蕾緹娜是第一次見到的怪獸(monster),所以啊哇啊哇的舉起雙手唔咯唔咯的。

「啊,意外的很溫暖?」

「是真的啊。我原本覺得更冷呢。」

「這里是火山地帶,氣溫很高。外皮都被加熱了」

對帕姆帕姆的毫不留情的拍打外皮的我們,特倫托敲認真地做出了說明。從會說話這一點來看,留在這里的兩體是遠古特倫托吧。

「啊,那個……太危險了……」

「特利西亞老師也觸摸一下吧?這樣的機會是很少的」

「雖說是那樣!」

她的常識,今天一天內數次被破壞了吧。

那樣的我們放置著,柯迪娜的談判持續著。

「恩姆,汝等的情況已經了解了。但是,不湊巧,那個出讓是做不到的」

但是從女王花給出的回信,是明確的否定。

第75話 交涉

面對女王花否定的話,柯迪娜一瞬間失去了言語。

當然,這里并不是說是無條件的把蜜交出來。也會付出相應的代價,柯迪娜如此的表達了。

對住在森林里的特倫托們來說金錢報酬是不需要的。

所以柯迪娜提出的是優質的肥料。正確來說,是剛才的火焰巨人的尸體。

強大的怪物是蘊含著極高的魔力。

如果將其發酵,是會成為蘊含高魔力的肥料。對特倫托這可以說是美味的。與蜜的報酬應該充分平衡。

盡管如此,女王花卻是拒絕了。

「為什么?應該是充分的代價吧……」

「嘛等下,說明一下。首先吾等,現在正處于繁殖期」。

特倫托繁殖。那是指,女王花把種子孵化的時期。

其他的,也有在充滿魔力的土地上古樹化為特倫托的現象,增加的現象并不是針對這件事。

「孵出來的小樹們必須給予蜜。沒有分于它人的分量。」

「但是……將火焰巨人化為肥料化的話,其營養不是可以增產蜜嗎?」

「當然,那個也是有可能的。但是土地不好。在貧瘠的土地上效果薄弱」

的確在周囲巖石累累的高山地帶上,植物的養分很貧瘠的吧。

但是,那么為什么,她們要在這塊土地上?甚至奪走火焰巨人的住處。

我都注意到的矛盾,柯迪娜不可能不注意到這一點。她也說出了那個疑問。

「為什么在這個地方?養分的話山腳的森林應該很豐富的。」

「幾周前吶,有賊人入侵了啊。」

「賊?特倫托的領域?」

「嗯姆。而且把我們的種奪走去了幾顆。因此,為了監視移動到視野很好的場所。為了保護孩子。多虧如此蜜的蓄積比預定的要慢的多」

「如果是那樣的話我們也要保護這孩子,因此你的蜜是必要的。這樣你是知道的吧?」

柯迪娜在這里是不可能退讓的。關乎孩子的生命對彼此來說是一樣的。

當然,也能強行奪取。但是要蹂躪能互相理解語言的對方,對我們來說可不是舒爽的東西。

「想要保護孩子的心情我們是相同的。如果可以我們也不想用武力奪取。」

「唔……」

女王花也知道這邊是打倒邪龍的強者。

作為護衛留下來的兩體上位種特倫托,并不是抵擋那種程度的人才。

如果我們訴諸武力的話,他們只能被蹂躪吧。

「等下等下,柯迪娜。汝似乎不是有些太過著急了嗎?」

「哎……啊,可能是這樣……?」

不慌不忙地打搭話的麥克斯韋,終于讓柯迪娜注意到自己把自己弄到走投無路了。

對于她來說,關乎我的生命這件的事是那么重要的事情。

「冷靜下來,柯迪娜,妮可爾的事雖然很重要,但你也沒必要這樣意氣用事啊?」

「那可不行。我已經不想讓同伴再死了。」

瑪利亞拍拍肩膀,柯迪娜平靜下來。

對那個回答了的她小小的嘟噥,是我決死(不服輸)的原因明白了。

果然還是我的死。那就是她,「誰也不能死」的壓力來源。

「那樣的話……這樣做吧」

從女王花那里提出了新的建議。

對她來說,對自己不利的情況是理解的。我們訴諸武力的話只能毫無辦法的被蹂躪,即使強硬地反對也不會有利益。

于是在這里提出交換條件,是想打開局面的吧。

「吾等,也不想朝毀滅前進。但是為種必須留有蜜」

「那是理解的!」

「莫著急。而你對吾等的蜜也是必要的。為了那里的幼子」

「啊」

于是女王花向山麓投去了視線。

在那里,是充滿了大地滋潤的的森林地帶。

「吾等回到的山腳的話,蜜的增產是可能的。也有巨人的尸體」。

「那么————」

「莫著急說。但是如果無防備返回山腳的話,可能種子又會被搶走了,也許。那些家伙一度,鉆了我們眼睛的空子。」

女王花產生的種子,女王花的幼體————即愛娜溫(Alraune)。愛娜溫向著樹精演變,不久后其中一體將會到達女王花的境界。

然后那個女王花的種子能作為延長壽命秘藥使用的東西。也就是說,能夠成為很多錢。

搶奪者曾一次,鉆過他們的警戒奪取到種。

鉆過一次的警戒的話,再一次鉆空子也可能的吧。

那是對于女王花來說是要避免事態。

「于是在這里,希望汝等逮捕犯人。殺了也行,捕獲也行。也就是說不想要在這里再次見到。」

「原來如此。如果沒有犯人的話,不用擔心種子被奪走,就可以回到山腳了」

「這么做的話,靠著山腳下大地的滋養和以巨人為糧食,蜜就能增產————這個意思啊」

「確實那樣的話……但是時間……」

「如果能在這里成交的話,就很感謝了」

最根本的原因是搶奪的那方……也就可以說是人類。

對那個擦屁股的行為有些火大,但憑武力硬搶也不是本意。

那么在這一帶妥協是比較合適吧。問題是在到犯人逮捕為止我的情況,但是我的癥狀并不是那么走投無路的狀態。

「柯迪娜,我沒關系的」

「妮可爾醬……是啊,這一帶可能就是妥協點了。知道了,將犯人狠狠打一頓這邊會做到的」

「咱并沒說到那種程度(ブチのめせとまでは言っておらんのじゃが)……嘛,同樣的事」

柯迪娜和女王花相互握手,契約完成。

這樣的我們,開始尋找從這個森林中搶奪走種子的犯人。

(霧:古代醫學上愛娜溫這種根本身被用在制作媚藥和麻藥上,而它的果實是應該能夠治療不孕證)

(霧:愛娜溫是曼陀羅人形塊根孕育的大地精靈,其根或塊莖許多長得類似人形,更有文獻記敘愛娜溫是被絞死男子jing ye所產生)

第76話 會議

聽取被盜時的詳情,結束與女王花的交易,再次返回拉墨。

為了找到犯人,留在山也沒辦法。

回到麥克斯韋的宅邸,一邊款待上茶柯迪娜為今后的展開發言。

順便說一下,沏茶的是瑪利亞。

「但是聽了詳細后,種被盜走是兩個星期前了吧?怎么找呢。」

「等一下,柯迪娜沒有主意。就答應了嗎?」

「萊爾,你總是都扔給我,能別這樣了么。」

仍舊肌肉腦袋的萊爾,似乎什么都沒有考慮。嘛,這一點我也同樣。

伽多魯斯也不發言。

麥克斯韋對蜜雪兒醬做在膝蓋上,很滿意。就好像喜愛孫女的爺爺一般的景象。

「兩個星期前的話,追蹤腳印也做不到啊。」

「是啊。不如說,差不多該回到街道了吧?」

瑪利亞的話語柯迪娜給予肯定。

我們是因為有麥克斯韋轉移魔法才能在當日往返。但是,步行往返的話,到大的街道為止需要兩周左右的時間吧。

在未開發的森林中前進,就是那么困難。

「女王花的種加工成藥的話,就需要相應的設備和技術了呢。不是能在森林里處理的作業啊」

對柯迪娜意見進行補充,是特利西亞女醫生的說明。

「這樣的話,確實是大的街訪問著。從那里最接近的街的……」

「周辺地區也有大的城市,不過,在這些地方中能夠銷售的場所。只能在拉墨……可以這么認為吧。」

因為是珍貴藥物的原料,如果就那樣賣了的話就會留下與犯人相關的線索。

所以為了掩飾他,多數人都會,選擇在有這樣的相關組織存在的大城市里處分。

只要不是自己用,就應該會以這個城市為目標過來。

「雖然我也會對會對衛士發出指示,讓他們去警戒周圍……但沒法期望(能抓住他們)呢。」

「那群家伙是鉆過特倫托戒備的嘛」

雖說是在森林中,但女王花身邊的特倫托數量是相當多。

而且因為是植物,所以睡眠這種東西幾乎沒有,鉆其空子是很難的。

那個警戒網沒有發現的話,說不好的話有可能是和我一樣隱秘系的恩惠。

那樣的人才被衛士那種程度發現,恐怕是很難的。

「萊爾和伽多魯斯要回到村子了嗎?」

「不,在旅館里幫忙搜索一會。事情關乎我的女兒啊」

「是啊。雖然也擔心村子里,不過妮可爾的事優先」。

「老夫也呆一會兒吧。與萊爾們不同,旅館的人說不定知道些什么」(宿の方はどうとでもなるからな)

聽到這,蜜雪兒醬和雷蒂娜啪的合起手來。

「好厲害啊。英雄們再次聚集一個城市中!」

「很厲害啊!現在想想,像這樣,一般是看不到的景象啊。」

「你,正被那個英雄放在膝蓋上呢?」

「羨慕嗎?吶吶,羨慕嗎?」

「姆嗑依————!」

米歇爾醬與雷蒂娜交換,麥克斯韋抱起來,萊爾接了過去。

萊爾讓雷蒂娜坐在膝蓋上,讓其老實。

當雷蒂娜坐上去,太過于緊張的僵硬了。(霧:啊哈哈,應該也許大概是這么回事)

「恩姆,安靜了呢」

「哎呀,親愛的。在妮可爾面前見異思遷嗎?」

「那是沒有的吧,瑪利亞!」

「夠了。我坐到柯迪娜那里去」

我就在這里向柯迪娜的膝蓋上移動。

雖然她身材矮小,但我更加矮小,所以坐在膝蓋上正正好好地合身。

在地上的話,可能會被萊爾呀,瑪利亞呀捕獲。之后柯迪娜那微妙的性
夏小汐墨夜霆全文免费阅读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