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eb版

61-70

web版 61-70

第61話 深夜特訓

那天晚上,我用著隱秘的能力從柯迪娜家里溜了出去,為了嘗試著把白天偷到的鋼琴線有效利用起來。

想要到街外去的話,除了從門通過或者越過墻壁外沒有其他方法,因為變得只能在街內進行實驗。

之前和人販子戰斗的儲木場因為街道守衛們介入調查的關系,現在被封鎖著。

拜這所賜,這里已經沒什么人了,而且障礙物也比較多,變成了剛好適合訓練的地方。

那個神說過,操絲是能使我成為最強的能力。

至今為止,我的操絲能力只是單純的操縱絲而使用著。

但只是那樣的話,離最強還相當的遠。恐怕,不在使用方法上下一番工夫是不行的。

往那方面去考慮到的是,用絲將自身纏繞起來的方法。

力量與持久力是我的弱項。但是只是操縱絲的話,卻不會消耗體力。

如果能用絲來控制我的手腳的話,或許能夠彌補體力不足這一缺點。

因此為了嘗試這個實驗,我來到了這個地方。

「那么開始吧ー」

首先用絲把手臂纏繞起來,用手握著刀。

以我的力氣來說,是沒法單手拿著刀的。但是,通過操絲能夠控制與我自身力氣同樣大小的力。

如果有了原本的力氣與操絲的力輔助,也許能夠只用單手也能揮劍,想到了這個。

首先嘗試著將刀慢慢的舉起,就算單手也確實能充分保持舉刀姿勢。

「哦?意外的能行也說不定?」

這么想著,輕輕的揮了一下劍。畢竟僅僅只是能握著劍卻不能揮舞的話是不行的。

結果只是揮了一次。我的手臂就裂開了。

「好痛!?」

上衣的袖口裂開著,飛濺的血像描繪著螺旋一樣,而且傷勢相當嚴峻的樣子。

「首..首先————」

我慌慌張張的把操絲給解除了,把鋼琴線從手臂上解下。

手臂上的傷口相當的深,用布包扎起來也掩蓋不了的程度出血著。

「這個超不妙的啊…怎么辦好呢..」

我沒法使用治愈魔法,這個傷是沒辦法隱藏起來了吧。

到了明早的話,肯定會被菲妮婭發現的。

「啊~越強的天賦反噬起來也會更劇烈,不好好注意的話可不行呢」

「是誰!」

突然,背后響起了語調聽起來非常輕浮的聲音。但是那個聲音聽起來非常的耳熟。

果然和想的一樣,在那邊的是一身白的自稱是神的小女孩。

還是老樣子,如果只看外觀的話是個絕世美少女。只是戴著有點土氣的眼鏡和大型狗的項圈的樣子總給人一股奇妙的感覺。

「你…」

「好啦,快把手伸出來。雖說這樣的干涉不太好的說」

「什么事啦?」

「你看,就算我這樣一幅樣子,好歹也是個神。公然在人面前現身不太好喲!」

牽起我的手輕輕一拍,僅僅那樣我的傷痕就全消失了。

也沒看見她詠唱咒文或者展開什么魔法陣,不,只是魔法陣一瞬間亮了一下么?總之只是一瞬間就完成了展開什么的,令人無法相信的熟練程度。

「傷雖然沒什么問題了,不能再亂來了哦。因為你現在處于各種各樣不安定的狀態中。」

「不安定?」

「因為將你前世不能使用魔法的靈魂,塞進了具有魔法素質的身體中,因此那樣會出現一些不太適應的情況。」

「……為什么要這樣地關注我?」

「嗯~保密!」帶著一臉可愛表情向我眨眨眼的神。

雖然像是幼女一樣的外表,這動作卻給我妖艷的感覺。

「比起那個,雖然用線作為外部動力來使用的方法沒錯,但是線不是只有那個哦!」

「啊?」

「給過多的提示是不行的,所以在這之上的全部保密。」

然后神大人咚的往后跳了一下和我保持了距離。

「那么,今后要當心哦!雷德.阿魯巴茵君。」

「甚至連我的姓都知道呀!」

「那個是當然的!」

阿魯巴茵,那是我在為了退治邪龍從國家出來之前所用的姓。

雖然不是什么貴族,也是相當富裕的一族。

但是因為我是作為半魔人而生下來的與父母完全不像的孩子,因此輕易的就被拋棄到孤兒院了。

名字被說中的那一刻,神再次跳了一下,混進陰影里的瞬間,從這里消失了,一點痕跡都沒有留下。

「好歹把衣服也一起修好啊..神大人..」

我的上衣因為鋼琴線的關系被割地破破爛爛的,而且還沾滿了鮮血。這樣的話也沒辦法洗,這件上衣不扔掉是不行了吧。

雖說是這樣,但是想避開裸著上半身回去這樣的行為,所以就只把上衣袖口的部分切除,變成了羽織一樣樣式。

然后考慮了神之前對我說過的話。

雖然說了線不是只有那個,不太明白。但是也說通過線來彌補力量不足的用法沒有搞錯。那樣的話操絲的這個用法以及思考方式一定沒有錯。

這次用了毛線而不是鋼琴線,將手臂纏繞起來,運用了和之前一樣的訣竅嘗試著把劍舉了起來。(emmm…剛剛還是刀的)

這次因為毛線比較柔軟的關系,沒有再發生手臂裂開的狀況。

「能揮劍呢…」

但是在揮第二次,第三次的時候,啪啦啪啦的聲音響了起來,結果毛線突然全斷裂了。

把毛線用來增強力量的方式來使用的話,好像強度不足呢。

「(思考)…….朱之一,群青之一,山吹之三,強化」

把毛線強化了之后,嘗試著像之前一樣揮劍。

二次,三次———————— 十次,超過了二十次之后,也沒有看見毛線有要斷掉的樣子。

「這樣的話實戰也能行的樣子呢。只是變得能夠單手揮劍也是非常大的進步」

能單手揮劍這件事也意味著另一只手能夠變得自由使用了。雖說另外一只手要操絲的關系沒法空出來,實質上還是沒什么區別。

接下來將毛線纏在了腳上,嘗試機動訓練。

我的操絲能力只要是接觸到的線就能自由控制,也就是說單手最多能夠控制5根線。

如果左手用線操作右手和雙腳的話,就能大幅度提高自己的戰斗力了吧。

雙腿增加了毛線的數量強化后,輕輕的嘗試著踏出一步。結果我的身體以想象之上的勢頭向前飛出。

「哇啊!?」來不及剎車就一頭扎進了儲木場的木材堆之中。猛烈的沖擊從鼻尖傳來,撞的我眼冒金星。

第二天早上,我為了早飯而向食堂走去。

看著洗完臉,換完衣服,坐在桌前的我,菲妮婭用非常驚奇的聲音問道:「妮可爾大人,你的鼻子怎么了?」

我的鼻子如同馴鹿一樣程度的紅腫著,看到這樣的臉,柯迪娜和菲妮婭浮現出非常吃驚的表情。

「只是不小心從床上摔了下來而已。」我帶著低落的表情這么說著,把菲妮婭那遞來的熱牛奶放在嘴邊喝了起來。

第62話 體檢日

從那之后的一段時間,我持續著一邊上學,一邊進行著利用操絲來加強身體能力的訓練的日子。

因為第一天就突然被送進醫務室這件事的關系,我好像被周圍的人當成了體弱多病的千金小姐。

「果然是因為被萊爾大人細心呵護到大的么….」

「那個,聽說前段時間(妮可爾大人)好像出入過音樂教室」

「音樂教室?」

「沒過一會就傳出了優美的小提琴樂曲什么的」

「誒~英雄家千金小姐的教養果然不是一般的好呢!」

不知道為什么..那天蕾蒂娜拉的小提琴被當成我的演奏了。

一年級生雖然也有音樂課,但因為除了豎笛的基礎技巧的學習之外什么都沒有的關系而得救了。

假如陷入需要實際演奏的境地中的話,立馬就暴露了。

一個一個去矯正流言的話實在太麻煩的關系,我也就沒有去理會,一直在自己位置上進行著編織。

編織不僅可以鍛煉手指的靈活程度,還能練習操絲的天賦。

而且織出來的圍巾和毛衣作為禮物送人的話也能讓人開心,簡直一石二鳥。因此我的家里堆著一堆圍巾和毛衣。

之前稍微對編織下了點工夫的關系,甚至連指手套都有。

現在編織東西也可以說是源于敗給柯迪娜那眼饞的視線。

原因也很簡單,連拉墨都能隨隨便便就跑來的萊爾和瑪利亞兩人,把我編的毛衣給柯迪娜得意洋洋的炫耀了一番這件事成為了契機。

被曬到的柯迪娜就「我也好想要呢————,能不能給我也編呢————」這樣說著糾纏不放的黏了過來。

當然,雖說不是強迫的,和大家的請求一起來的話,拒絕的話就變得很不好意思了。

拜這所賜,我變得不得不從白天開始就努力編織了。

蕾蒂娜看著孜孜不倦編織著的我,好像感到非常稀奇一樣。

「好神奇啊,你居然擅長這么有女孩子氣的事情!」

「好失禮啊!再說了,編織也不僅僅只是女性的專屬特權的說」

前世的時候也是,在別人看不見的地方像這樣鍛煉著手指,修補東西這樣的事情也都交給我和瑪利亞。

順便說一下,萊爾和伽多魯斯還有柯迪娜可做不來這類事,至于麥克斯韋,老眼昏花連針眼和細線都看不到,根本不可能。

像這樣坐在位置上編織著東西,不知為何周圍的人總是會傳來像是羨慕的目光,這么一說,現在沒有那種視線呢?

「話說回來,你不準備一下也可以么?」

「啊?準備什么啊?」

被這么一說,我抬頭一看,結果周圍全是已經脫完的同學,在迫不及待的等著。

「誒?為什么大家都把衣服給脫了啊?」

雖然男女都在一個房間里脫完了,但是大家都還不到十歲的關系,完全不值得高興。

和我搭話的蕾蒂娜也是只穿著一條內褲的光景。嗯..下面是漂亮的南瓜呢。

「今天是體檢的日子吧?」

「啊…是這樣子么?」

上課的內容是學習文字,國家的歷史之類的。基礎知識為主的課程占了大部分,所以好多課并沒有認真聽講,經常聽漏事情,因此有體檢這回事也一起聽漏了吧。

只有我一個人遲了的話也有點害羞,于是我立即就把編織工具塞進了上學用的巾著袋里,快速的脫起了衣服。(スポンと不是很明白,姑且用快速來替代)

基本上也就只有短外套和襯衣和裙子的關系,脫起來非常的輕松。

雖說作為女性來講可能是不太慎重的行為,但畢竟周圍的人和我都還只是孩子嘛。

甚至連更衣室都不需要用到的歲數,也不用抱著什么羞恥心。

「這么說來今天放學后還有一個檢查的吧?」

「檢查….啊.之前的那個.」

「嗯,精密檢查。」

聽到我還要做精密檢查后,教室里變的嘈雜了起來。

同班的女孩子有點怯生生的過來尋問

「那個…妮可爾醬,身體不好么?」

「嗯..有點容易疲勞的關系,所以被建議了好好調查一下看看呢。」

雙手在胸前十指交叉,全身散發著擔心著我的氣息,給人小狗一樣印象的孩子。

與蜜雪兒醬那樣活潑系小狗的印象不同,是那種愛撒嬌的寵物小狗。

「那個..不好意思..你的名字————」

「啊,對了,畢竟我還沒自我介紹過呢。我叫瑪琪絲.赫爾頓,赫爾頓商會會長的女兒」

「啊,那個赫爾頓商會啊」

就算在拉墨也是規模相當大的商會,前世來訪這個國家的時候,我也曾幾次受到過它們的照顧。

這樣啊,女兒的話是當時那個年輕會長的女兒吧。

「感受到了歲月的變遷啊」

「啊..啊?」

「別在意..謝謝你關心我。」

我向她伸出右手以表示握手的意愿,然后她也怯生生的握住了那只手。

哦~皮膚嫩白有彈性,好像將來非常有可能變成很漂亮的女孩子,雖然現在離我喜歡的類型還差的很遠。

「那個,能和你成為朋友么?」

「當然,因為我除了蜜雪兒醬之外就沒有朋友了,非常開心!」

「等一下,那我呢!?」

我無視了在背后吵鬧的蕾蒂娜,如果非要把你歸類的話,那你屬于部下這一類。

就在這個勢頭上,柯迪娜總算打開了教室的門闖了進來。

「好,看起來大家都已經準備好了呢,那么就出發去體檢吧!」

「柯迪娜老師,為什么你興致這么高呢…」

「因為女孩子會準確的向我報告胸圍!」

「不要,都還沒變大呢。」

「各位男孩子要趁著現在好好的欣賞啊!因為到了將來就算想看也不能看了!」

在柯迪娜的那有問題的發言之后,全班男生的視線一齊對準了我。

我實在是受不了這種感覺,立即起了一身雞皮疙瘩,想都沒想就把胸部附近遮了起來。

「…..柯迪娜,不要說這種多余的事」

「啊哈哈,對不起」

還是老樣子,戰斗以外時總愛搞事的家伙。

我一邊嘆著氣,一邊走向體檢的場所。

第63話 虛弱的原因

學生們如果測完了身高和體重,就會朝著下個測定項目移動。

我一邊排在測定體重的隊伍中,一邊看著手里的體檢表上記入的數據而暗暗地嘆息。

「….一點也沒長高」

「畢竟妮可爾小小的嘛!」

「不要說我小!」

探頭看了一下蕾蒂娜的體檢表,發現她的身高比我高了十厘米還不止。

在班里她也算是特別高的關系,和我站在一起一對比就顯得像個大人似的,看起來比實際年齡要來的大。

反過來因為我的身材嬌小可愛,給人的感覺簡直像精致的人偶一樣。

可是生長發育不良到這種程度來說,精密檢查的時候能夠查出什么異常的話還更值得慶幸一些也說不定。

雖然有點對不起瑪利亞,如果這樣的發育程度是天生的話,對將來有點不安呢。

旁邊站著的蕾迪娜明明同樣的歲數卻長這么高,和她并排站在一起的時候我不得不仰頭看她什么的,相當..不..是超級的令人惱火。

今天放學后精密檢查的準備工作總算完畢了,而然不得不來這里第二次的只有我一個。

「不說到瑪利亞的那種程度,至少想要和柯迪娜差不多的身高呀!」

「那沒什么希望呢」

「憑什么啊!」

因為柯迪娜是貓人族的關系,因此比人類的平均身高還要矮一些。瑪利亞雖然看起來體格纖弱,但是身高卻是平均水平。是那種穿著顯瘦,實際脫了之后卻意外豐滿的類型。

而萊爾的體格都好到無需再說了,高高的個子配上適當不至于悶熱難受的肌肉。

盡管我是萊爾和瑪利亞的孩子,但我的以后身高似乎會比這三人都來的低的樣子。

「給我等著,蕾蒂!」

「不要!」

為了追趕使勁嘲笑我的蕾蒂娜,我跑出了隊列。

但是突然有人雙手穿過我的肋間一把將我抱了起來,不用說也知道是擔當老師的柯迪娜。

「好啦~不乖乖地排隊的話是不行的吧?」

「但是蕾蒂她!」

「好啦~別解釋了,快看!」

我像人偶一樣被抱起放到了體重計上,那里顯示出的數值果然比兒童們的平均值還要低一些。

「哈..(嘆氣)」

「好奇怪呢,明明家里的伙食還挺豐盛的說」

「因為就算很豐盛我也吃不了很多啊」

這個身體的胃口相當的小,只吃半片吐司就感覺相當飽了。

單純維持生命活動所需要的最低限度的進食以外什么都吃不下的程度,上限非常的低。

「誒~雖說是聽說吃的很少,但是食量小到這種程度根本胖不起來嘛」

「不要說胖什么的!」雖然我用盡力氣一拳打在柯迪娜的肚子上,但她好像一點事也沒有的樣子。

雖然以我的感覺來看像是「咚」的打了一拳,但實際上除了有點搞笑的「啪噠」的一聲之外什么都沒響起。(可能翻譯的不太準確,原文為「個人的にはドスッという感じだったのだが、実際はぽこんという間の抜けた音しか鳴らなかった。」)

…嘛,現在我的力氣大概就是這種程度吧。

然后到了放學后,我又再次來到了醫務室。

除了我之外還有陪同的柯迪娜和隔壁學校過來的蜜雪兒,以及附贈品的蕾迪娜。

打開門進去后,里面配置著各種各樣的測定儀器,給人的感覺恐怕是白天的體檢一結束后,就急忙開始著手準備了

「歡迎,那么我們就快點開始吧」

醫生小姐一邊看著我的臉,一邊猙獰的笑著拿起注射器。

盡管只是拿著有點大的注射器裝裝樣子來嚇唬我們,蜜雪兒醬還是被嚇的后退了一步。

「故意的吧?」

「是啊」

醫生小姐露出一副對蜜雪兒醬的反應感到十分滿足似的笑容,然后看到沒什么反應的我而感到有些驚奇(原文是「ミシェルちゃんの反応に満足そうな笑顔を返す女醫に、俺はじっとりとした視線を向けた。」直接翻有點怪就腦補了一下)

「普通的孩子遇到這種情況,都會覺得有點害怕的吧,你倒是完全不在意呢?」

「已經對疼痛比較習慣了的說」

「雖然有點欽佩你,但實際上這不是什么好事情喲」

「我明白的」

痛覺是告知著生命處于危險狀況中的重要信號,如果已經習慣了去無視它的話,這與對自己的生命毫不在意是同等意義。

前世我的已經習慣了這樣,可能招致而來的結果就是那個魯莽的行為————————直接與魔神對決這件事。

在我嘆息的時候,醫生小姐快速的牽起我的手,涂上酒精消毒后嗖的扎入了注射器的針頭,趁我低頭沒注意的空隙中,以快速流暢的手法完成了我血液的采集。

「啊..」

「大意了呢!我一直盯著這一刻呢!」

在那之后我又做了好幾個檢查,血液檢查和魔力檢查,結果連視力測試都做了。

收集了分析了這些結果之后,醫生小姐陷入了沉思之中。

「結果怎么樣?」

「嗯,大致明白了原因吧」

「真的么!那到底什么原因?」

「大概..是魔力蓄過癥」

「魔力蓄過癥?」

甚至連博識的柯迪娜好像都沒有聽說過這個病癥的樣子。

如果只從名字來分析來看的話,是魔力在體內積存過度的癥狀?

「這是魔力在體內積存過度的癥狀喲。原因是魔力攝入儲存的量超過身體所能夠容納的量」

「那是怎么一回事?」

我催促這醫生小姐趕快說下去,因為想要快點明白體質為什么這么貧弱的關系,我十分的著急。

「本來,魔力的攝入量和釋放量應該相應的處于一個平衡狀態。本應該是這樣子,然而你的體內卻沒有這樣」

「嗯嗯」

「這雖然是低幾率會出現在幼兒時期的一種癥狀,但魔力的釋放量一般會伴隨著成長而增大的關系,癥狀會慢慢的緩和直到消失」

「嗯嗯!」

「但是你身上的情況是,攝入量與釋放量相差太大了,就算一直成長也彌補不了這個差值,就算無意識中也一直在積攢著魔力,要等昏迷的時候才會慢慢的放出過量的魔力來取回這個平衡」

「誒,誒?」

「這孩子怎么回事,太可愛了!讓我帶回家吧!」

「不行!」

醫生小姐突然話題一轉,抱住了握著拳頭的認真聽她說話的我,柯迪娜毫不猶豫的拒絕了抱住我的頭的醫生小姐。

「總之這樣下去的話,十分的危險喲!」

「危險?只是單單昏迷放出魔力而已吧?」

「不是生命危險哦,昏迷時放出的魔力量比平時還要來的大一些」

「那么…」

「但是,那也是有限度的。你的情況是伴隨著成長,魔力的攝入量比釋放量成長的還要多。這樣子下去的話可能會變成一整天都處于昏迷的狀態。」

「怎么會這樣….」

必須趁著還年幼,要解決這個病癥。如果就這樣惡化下去的話,事態會變得相當嚴重。

「要怎么治呢?」

「沒有辦法治療。關鍵是要把魔力釋放量給提高喲」

「那種事情能辦到的話..就不會這么辛苦了啦!」

柯迪娜一副像是要說出「事到如今」的呆樣。

她也是在魔法道路上遇到挫折的人,完全理解了魔法釋放量小這件事的嚴重性。

「本來的話除了訓練和成長之外,要提高釋放量這件事是不可能。但是,卻存在著一種特效藥喲!」

「誒?」

醫生說完這句話后,嘴角浮現出了惡作劇的笑容。

第64話 增加解放力的方法

存在能使魔法解放力增強的藥。

透露出這種藥的存在而讓我們異常激動的醫生小姐一臉惡作劇得逞的表情,那非常明顯是在逗我們取樂。

「等..等一下,特利西亞!那種藥,連我都沒有聽說過啊!」

「….我剛剛說了有一種的對吧?」

「嗯?」

「那是瞎說的喲!」

「那到底是有沒有啊?!」

柯迪娜非常少見的成了被玩在手心里的一方,她與醫生小姐————————剛剛是叫了特利西亞來著對吧,看起來關系相當好的樣子。

就算是其他的那些老師如果與柯迪娜面對面的話,也或多或少能看出他們會有一些緊張,然而她卻完全看不出有絲毫的緊張感。

能夠如此輕松的聊天,或許是那種天天見面的親密的關系吧。

「能增加解放力的方法的確是有的,只不過正確的來說不是只有一種喲!」

「你是說還存在著別的方法么?如果真有的話,如果讓想要成為魔法師的人知道的話會產生轟動的吧!」

「那倒也不至于會那么夸張吧,因為僅僅算我知道的都有三種呢!」

「快!點!告!訴!我!」

柯迪娜掐著特利西亞的脖子說道,即使是她,作為魔法師的實力能夠有所提升的話,就能辦到更多以前沒法辦到的事,這個情報無論如何也想知道吧。

「咕哦….拜.拜托你快冷靜下來可以么?首先第一種,常識上行不通的話就去拜托非常識性的存在。」

「非常識性的存在..那到底是什么呀?」

「直接找神去」

「根本不可能有的吧!」

不..真的有哦..而且還經常偷偷摸摸的跑來這邊,現在掛在蜜雪兒醬腰間的正是自稱神賜給她的弓。

「嘛,這的確不太現實呢。接著是第二種,這方法還挺現實的喲!」

「行了別賣關子了,快說!」

「真是性急呢,這樣會錯過婚姻的吧?哦..已經錯過了來著?」

「你這家伙呀!不要使勁揭別人的舊傷疤啊!」(原文為「グリグリと」,意為「用雙拳夾住用力轉動摩擦」的意思)

「好了快冷靜一下,第二種辦法是去獲得超常存在力量的一部分。」

「超常存在?」

「要具體說的話就是龍吧?」

「噗吼!?」

聽到這話的柯迪娜一口水噴了出來,這個方法倒也不是不能理解。

僅僅只是普通的龍種就已經是超越常規的存在了,在這之上甚至還有邪龍柯魯基斯,魔龍法布尼魯,神龍巴哈姆特這樣甚至擁有和神相對等力量的存在。

要獲得那種力量的一部分的話…

「是要吃它們的肉么?」

「妮可爾醬猜的很準呢」

「不可能打得倒的吧,甚至不想再與那種東西對峙第二次了,畢竟連巖石都能被融化呀!」

「但是曾經打倒過一次吧,而且連素材都帶了回來了?」

「那個嘛…」

雖說是這樣,但因為柯魯基斯臨終時自爆的關系,而沒能入手到龍肉。

充其量也就鱗片呀,牙齒呀,角,爪還有龍皮什么的。

我們六人把這些東西分配完后,各自找地方藏了起來,那些地方除了藏的人外連其他伙伴都不知道在哪里。

如果只是要削下的粉那種程度的話,那確實能辦得到的吧。

「但是吃邪龍肉什么的也不可能啊,力量強到那種程度的邪龍的肉,吃下去之后會發生什么根本猜不到,最壞的情況連死都有可能,不如說這才是最有可能的情況。」

「也是呢,作為我來說也不想讓自己的患者去冒那種風險,那么第三種方法。」

「真是的…賣了一大堆關子呀」

「因為好不容易能表現一下嘛,這種程度也沒什么吧。然后第三種方法是喝下女王花的蜜」

「女王花————————托蘭多的上位種么?」

柯迪娜捂著下巴思考了一下。

托蘭多的上位種,比遠古托蘭多還要上位的存在被稱之為女王花,是仿佛枯木一樣的托蘭多這個種類的怪物中唯一成功開出花的存在。

然后聽說從那之中產生出的種子會長成新的托蘭多,雖說是這樣流傳著,但是實際上見過的人幾乎沒有,是稀少到那種程度的怪物。

「那種東西的發現報告相當的鮮有呢,這個方法的希望也相當渺茫不是么?」

「不要這么急著下結論!在拉墨這個國家里可不是這樣呢!在精靈們居住著的這個森林之國里,托蘭多可不是什么稀少的怪物呀!」

「也是呢,因為托蘭多并不是什么有敵意的怪物,所以也不會出現討伐的委托什么的,等等!數量多?」

「沒錯,猜對了呢,雖說會產生托蘭多的情況除了女王花的繁殖以外還有各種各樣的原因,但在拉墨這里卻異常的多,也就是說————————」

「在拉墨這里存在著女王花….」

處于森林這個特殊環境中的拉墨森林王國,植物系與魔獸系的怪物出現數特別多,特別是植物系的怪物數量要遙遙領先于其他國家。

在這些怪物之中屬于中立類型的托蘭多,并不太被當作敵人。因為比起它們來說,還有許多其他不得不優先打倒的怪物。

可能是這種大環境的關系,在這個國家里大量存在著以阿露洛內,托蘭多,多萊亞多為代表的性格溫和植物系怪物。

也就是說,這個國家的環境對女王花來說相當適宜生存。

「確實如果是在這個國家的話,有托蘭多的巢穴也不奇怪呢」柯迪娜小聲嘟囔了一句。然后————————

「事情我已經全聽到了!」

突然砰的一聲,醫務室的門被打開了。

第65話 老爺爺亂入

門被「砰」地一聲打開了,由于開門的勢頭太猛烈的緣故,連門上帶著的玻璃窗都產生了裂紋。

正乖乖聽著醫生小姐說話的蜜雪兒和蕾蒂娜「piu」地跳了起來,是被嚇到了吧。

犯下了如此暴行的人————————————正是大胡子爺爺麥克斯韋。

「理,理事長?為什么會出現在這種地方!」

「嗯..因為聽到萊爾的女兒身上各種地方都需要做檢查的關系」

「但為什么聽起來有種猥瑣的感覺?還有,難得從辦公室里出來跑這里一趟,拜托不要把門給弄壞啊!」

「只不過出了點裂紋這種程度,不要啰啰嗦嗦的了,皺紋又要變多了哦!」

「想死嘛!?」

麥克斯韋一邊煽動著柯迪娜的一邊走進醫務室。

要是又讓這老爺爺摻和進來的話,事情好像又會鬧大的樣子,我不禁嘆了一口氣。

看著毫無顧忌跑了進來又擅自打開柜子拿出茶葉來的麥克斯韋,蜜雪兒和蕾迪娜一臉目瞪口呆。

「只是知道這種程度就這么吃驚可不行,因為你看,柯迪娜和麥克斯韋可是都經常偷偷跑到我這里來喝茶呢!」

「是,是這樣子的嘛?」

「只不過在外面太引人注目了,一點都沒辦法放輕松喲」

「就是說呀,老身明明只是個膽小的老頭呀」

「因為你這家伙是這個國家的王族,被人注意是理所當然的吧!」

我有些事想要向麥克斯韋尋問的關系,就讓開始吵鬧起來的柯迪娜停一下。

因為從前世的經驗來看,如果就這么放著二個人下去,到什么時候話題都不會有進展。

「話說回來你到底來這里干什么啊?」

「嗯,先到這里來,小妮可爾」

「啊?」

被旁若無人的泡完茶,拿出椅子坐好的麥克斯韋叫到,我就乖乖地跑到他身邊,結果忽然被抱到他的膝蓋上去了。(該死的蘿莉控!羨慕的要死,我也想抱抱!)

「啊!好狡猾呀!明明我也想讓她坐到我膝蓋上的」

「先到先得嘛」

「那個…先不要管這種事情了」

「哦哦,話說回來是女王花的事對吧。那個的話在南邊的森林里有一顆哦!」

「真的么?!」聽到這話的我立馬回過頭去盯著麥克斯韋。

連稀少怪物的位置都掌握著,真不愧是王族!

「托蘭多雖說沒有什么敵意,但好歹也是怪物呀,而且相應的數量也非常多。這要是萬一突然向我們進攻的話怎么辦?好好把握它們的情況是當然的吧。」

「說的也是呢,據說女王花有著知性,有很大的可能性能統率托蘭多群呢。」

「只要這邊不去給它們造成危害大概就不會發生那種情況,然后至于入手女王花蜜這件事…」

「那有很高的可能性會成為爭端么,不過女王花也是有知性的,如果能夠和平交涉的話就再好不過了。」

「你背后一點勢力都沒有,那種事情的希望很小吧」

柯迪娜和我一樣,尤其沒有什么勢力背景。

雖然像伽多魯斯,萊爾,瑪利亞他們都是各自國家權勢者的血脈,但我和柯迪娜卻沒有那種背景。

不過取而代之的是,柯迪娜曾經與軍部的關系特別緊密,但是那關系在脫離國家的時候全都失去了。

「勢力背景這種東西,雖然聽起來沒什么了不起的,就好比只是個村落吧,但就算只是那樣也是非常有威懾力的東西。」

這么說著的麥克斯韋,「咚」的拍了一下自己的胸脯。順帶一說我的頭剛好在那個位置,差之毫厘我以拳頭防住了這一下。(妮可爾:我跟你講我就一臉地嫌棄!)

「因此,老身覺得老身也應該跟著去。」

「哈?學校這邊你要怎么辦啊?」

「那種事情,不用說也知道稍微放置一下就好了,能有什么事呀?」

「不不不,而且事態到底會變得怎么樣也不清楚吧!」

「所以以防萬一不是有你么!」

「我也是后衛啊!」

不論是柯迪娜還是麥克斯韋,近戰都相當的弱,一旦與女王花交涉不利,事態嚴重到變成對立的場面話,相當危險。

「而且不只是那樣,女王花的蜜到手后,必須在那盡早加工制成藥后服用,也就是說…」

「意味著必須把妮可爾也帶到現場去這件事呢」

「是呢,這樣的話,必須要有前衛來保護我們不是么?」

「那把萊爾叫來就好了。他為了女兒肯定會盡全力的。」

「這樣的話瑪利亞也會來的吧。后衛會不會太多了?」

「嗯..把伽多魯斯也叫上吧?」

防守專家伽多魯斯,出身于大陸東邊的馬塔拉合眾國,勇者中的一人。擁有著圣盾,能彈回一切攻擊的防御達人。

「那個的話..」

他的確相當適合這次的情況。但是柯迪娜一臉相當不快的樣子。

她與伽多魯斯,以我的死為起因產生的爭執,都已經過了十年了還沒和解的樣子。

當時的情況伽多魯斯不可能完全清楚,在那種狀況就算是柯迪娜在也完全束手無策,她自己也非常明白即使被伽多魯斯所責備,那也基本上只是他在亂發脾氣而已。

但即使是這樣,感情這種東西也不是能隨隨便便就能夠控制好的,伽多魯斯也是因為知道這一點,從此默不作聲的與她保持了距離。

「還在鬧別扭啊,嘛,雖說也不是不能明白,但差不多….不,如果不叫上他的話人手真的不夠啊。」

我們…不,到了麥克斯韋他們那種級別,對于前衛的要求高的有點遙不可及。

如此一來,我的死加上伽德魯斯的脫隊所產生的影響相當大,之前就以勉勉強強的人數想盡辦法才一直堅持下來的隊伍頓時陷入戰斗力不足的情況。

「我也能戰斗!」我趁機主張了
夏小汐墨夜霆全文免费阅读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