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eb版

51-60

web版 51-60

第51話 前世的終結

孩子們已經由絲線來保護了。

一端纏繞著巖壁,以保留彈性以吸收威力的編成來展開,半吊子的攻擊應該都打不垮那層障壁。

再來就剩下我和魔神的廝殺了。

「咕啊啊啊啊啊啊啊!」

魔神咆哮著把劍橫砍。我由劍擊之下閃身而過,再射出絲線反擊。

幸好天花板對魔神而言很低,為了配合現況無法采取由上而下的攻擊。

這意味著,魔神的攻擊范圍變得狹隘。

也代表著我更容易防守。

閃過跳開、用絲支開自左右而來如狂風一般的劍擊。

如同翻動著樹葉回避直擊,偶爾給予反擊的重復動作。

一只手的絲已經用來保護孩子們了。

剩下的秘銀只剩下單手的份量。

只能由橫向進行攻擊的魔神,進攻逐漸變得單調。即使只用單手也足以應付。

就在我剛這么判斷后,魔神怒吼。

「喔喔喔喔喔喔喔喔喔喔喔喔喔喔!」

伴隨吼叫,一股不可見的力量朝我打過來。

被看不到的力量擊飛,我整個人往墻壁一拍――同時魔神追撃突刺過來。

對已經習慣橫向動作的我,這次的突進很難閃避。

雖然上身后仰把身體從攻擊線上拉開,但就在那一瞬間出了差錯。

被削掉胸部肌肉、折斷肋骨的同時,總算躲開直擊了。

雖然回避了重要器官的損害,但已經開始呼吸困難了。

「咳、咳呃!?」

屈膝吐出血。

劇痛得幾乎要昏過去,但在這失去意識就無法保護孩子們了。

不是能打贏嗎?一瞬間產生了大意。

原本目的是為了拖時間,被戰勝的誘惑驅使而意識動搖。

就發展成現在的情勢。

已經是完全戰敗的戰斗。就算這樣也不能放棄。

我不是還活著嗎。為了讓孩子們活下去,要繼續拖延時間。

可是,體力已經被大幅削弱,已經撐不下去了。

「所以……只能打倒了」

已經沒辦法拖延時間,以這個傷勢恐怕只能爭取數十分鐘。

在這時間內柯迪娜把萊爾他們帶來的可能性,全無。

我死了孩子們也會死。魔神從這里被放出去的話,村里的人也會死絕。

之后,擁有這般力量的魔神再往其他地方移動。

演變成這種事態,會造成多龐大的死傷人數,完全無法估計。

魔神無視我的糾結,再次追加斬擊。

我振作顫抖的雙腳,橫著跳開。趁勢在劍上纏住絲線封鎖動作。馬上將力量奪去。

「哦阿阿阿阿阿阿阿阿阿阿阿阿阿阿阿阿阿阿阿阿阿阿阿!」

魔神被反動的沖擊震開。已經吃過這招一次,沒有多大困難的避開了。

雖然完全不同于這邊的魔法法則,難以掌握時機,跟著視線看出攻擊往哪來,才有閃躲的余裕。

接著我朝脖子纏上絲,要進行最后的絞殺。

之后總算是準備完成了。

「再來就是我的覺悟――」

下定決心后――停下腳步。魔神沒放過這個空隙。

牽制的突刺朝腳邊捅過來,真正目的是橫掃過來的斬擊。

躲掉這個的話就回到之前的持久戰了。但我沒剩下那么多時間。

那就用這來一決勝負――于是我舍棄了回避。

牽制用的突刺把右腳粉碎,同時大力的牽動絲線。

繞著劍的絲、繞著脖子的絲。

和保護孩子們防御用的絲聯系在一起。

向前揮出的劍,以及和劍連在一起的頸部。

滑車原理讓魔神自身的力量,扯動秘銀的絲線。

結果――魔神頭部、因他自己的力量,被切落了。

但這并不表示那股劍勢憑空消失了。

在極限時刻仍牽著絲的我,沒有多余的力氣去躲開。

倒下同時左手被甩出去的巨劍打碎,我被打向天花板。

然后墜落在孩子們身旁。

因魔神威壓造成的束縛,在那之后解開了。

話雖這么說,還是無法馬上移動身體。

孩子們仍然僵直著,像是失禁一樣,害怕得全身打顫。

但有一名少女,跑向我的身邊,要來幫我壓住傷口。

對經歷過無數戰場的我,能知道這是已經救不回來的傷勢了。

就算這樣,為了不讓少女擔心,我還是輕聲地安慰她。

第52話 早晨的日常

某天晚上,我在已經住了好幾天的房間里醒了過來。

這里是柯迪娜家分配給我的房間。

雖然菲妮婭主張要和依然年幼的我一起睡,不過怎么說呢,要是已經成長為美少女的她爬到床上的話......根本沒法睡了啊!

所以我強硬的主張要有自己的獨立房間。

菲妮婭也好柯迪娜也好,大概是覺得我也差不多到了憧憬著擁有自己一人房間的年紀,相當簡單的就許可了這件事。

對于需要隱藏的事情很多的我來說,隱私可是很重要的事情!

而且對于過去是男性的我來說,存在著各種各樣想要的東西。

具體來說的話,就是女人,酒,賭博!

幸運的是我前世就對賭博沒什么興趣,也不受女人歡迎,所以這兩方面沒有什么花費。

轉世重生以來的這七年,酒和女人姑且不論,我僅有的樂子也只能在酒上找了~~

所以呢我就偷偷摸摸的搞事兒了~

我把一瓶酒偷偷的塞進了行李中,帶著它一直旅行,并且拿到了這個房間里。

「庫庫庫~萊爾那家伙~現在一定慌死了吧~~」

身為小孩子的我,不可能買得到酒。

也就是說現在我手上的這瓶是萊爾瞞著瑪利亞偷偷摸摸藏起來的蒸餾酒!

因為瑪利亞覺得在小孩面前飲酒是不好的,所以只許他晚餐時喝點葡萄酒~

而我把那家伙打算藏到將來將來好好享受的逸品給搶走了~~

拆封后注入到木制的杯子里。

這個杯子是我在旅行中使用的東西,就算帶進自己的房間里也不會讓人起疑。

從杯子里散發出來的,是直鉆鼻心的強烈酒香。

柏木酒樽的味道微微的混雜進酒香里,釀造出絕佳的氛圍。

「......那傢伙,品味還真不錯啊!」

清澈的琥珀色的色調也好,強烈的香氣也好,實在是很好的酒。那是,不喝也明白的事。

在生前將其當成競爭對手看待,所以很少和萊爾喝酒,不過這種愛好就不得不承認啊。

和伽多魯斯的話倒是經常一起喝酒。

盡情享受著那個香味后,我就把杯子送到嘴邊。

在離近了后那清香的感覺更加強烈了…………

……注意到了的時候,已經是早上了。

「哈,我什么————!」

跳起來的同時頭痛的苦悶在地上滾動。

這種腦袋深處回響一樣的這個頭痛。在前世多次經歷過的。

「嗯,難道……宿醉?明明只喝了一口!?」

虛弱極了的我的體質,對酒也發揮了驚人的軟弱。

沒想到居然會被一口推翻。

窗外的太陽已經升起,早晨清爽的冷氣從窗戶的縫隙中吹拂而來。

「首先……要快點掩蓋」

酒瓶還是那樣,不過杯里的酒大半灑了。

托它的福,室內充滿了濃厚的酒氣味。

我抱著疼痛的頭,打開窗戶換氣。在那個時機,房間的門被敲門了。

「妮可爾大人,早上了喲。差不多該起床了。」

「啊,菲妮婭。嗯,起來了。現在正換衣服,所以無法打開」

「是嗎?我來幫忙。」

「不,不行不行!這個,那個……總之,沒關系的啦!」

對于慌慌張張的想妨礙入室的我,就像發現了什么東西一樣,菲妮婭發出了聲音。

「果然……尿床了吧?」

「太失禮了!」

確實這個女人的身體,尿的忍耐不及前世。

這是從人體的結構上來講沒辦法的事。有排泄專業的器官的男人,比女性更能忍耐。

那小的身體,疏忽大意馬上……那個,嘛……那是。嗯。我承認疏忽了的事的去過幾次。

但是,這一次絕對不一樣。

問題是酒的臭味,不是尿的香氣。

雖然同樣是不能被知道的事但兩者是不一樣的,為了我的自尊心,所以只能這么宣言。

「沒關系。柯迪娜大人已經吃過早飯了,妮可爾大人也請您快一點。還有,要洗的衣服,等會請悄悄地拿出來」

「我明白了。但是不是尿床!」

菲妮婭踩著咚咚咚地輕快腳步聲離開了。

話說回來,柯迪娜好像晚上很晚早上這么早,那么是什么時候睡覺啊?

總之,把窗戶打開的話酒的味道很快就散掉了吧。

雖然有點粗心,但這里是柯迪娜的家的事街上的居民也早知道的。很少有人偷偷溜進這個房子吧。

于是我馬上脫下衣服開始換衣服。

寬松的睡衣,所以很輕松地能安上與卸下。但是菲妮婭和柯迪娜給的衣服裝飾的東西有很多,所以有點愛好不合。

我穿著與身體很合身的襯衣,穿上短外套。

下面是選擇了短褲和過膝襪的曝露少的東西。

這種相當活潑的打扮,與大小姐外表的我是不搭的,不過在我看來意外的和我相配。

就這樣一樓的食堂前往早餐,已經結束用餐的菲妮婭在等待著。

已經吃完飯的柯迪娜也在享受飯后的咖啡了。

看到出現了的我,菲妮婭發出小聲的嘆息。

似乎是對于我頑固不喜歡裙子的選擇感到悲傷。

相對的,柯迪娜打量著我的大腿周圍,豎起了大拇指。

桌子上有適度煎烤的面包,火腿蛋和牛奶。

咖啡對我來說太苦了。

這個味覺的變化,如果酒的事沒有變弱的話,就真是太好了。

當我走到餐桌邊開始吃東西的時候,背后的菲妮婭開始保養著我的頭發。

在吃飯的時候,做這種事是被認為沒有禮貌的,不過因為這是我做不到的事,所以這也是沒辦法的。

而且這個后,要與蜜雪兒醬和蕾緹娜的三人一起參觀街道。所以說沒有那么多時間了。

叫蕾緹娜的,那就是那個。第一印象就是那家伙。

「已經到了這個時間?」

看到急忙進行護理頭發的菲妮婭,已經沒時間了這么想到。

雖然也存在著告知時間的「表」的魔導器,但在這個家里只有客廳和柯迪娜的房間里存在。

這是一個非常昂貴的產品。

「不是的,你看妮可爾大人的頭發。手感感覺很舒服。」

「……吃東西的時候停下來好嗎?」

「非常抱歉。這是我的療愈,所以」

「啊,是這樣……」

滑滑的,噗尼噗尼,薩拉薩拉(擬聲詞)。就算說了手感沒有那么好,菲妮婭也不會改變。

柯迪娜的話,只要有機會,就想讓我騎在膝蓋上。

頭后面相當柔軟的感觸很舒服,所以我也不知不覺就任由擺布。

烤面包,火腿蛋一半的一半。

吃這些就已經是我胃的極限了。

「渴噗(打飽嗝聲)。謝謝款待」

「不用客氣。頭發的打理也結束了。」

我的頭發是一直延伸到背后的長發。

本來想剪短的,但瑪利亞和菲妮婭露出悲傷的神情不讓剪。

側面的鬢角的部分梳到后面,在脖子后面整理。

吃完飯的同時打理也在這里正好做完,不愧是菲妮婭。

第53話 作為孩子的早晨

我用雙手抱著熱牛奶的杯子——一只手握不住——在喝完的時候玄關的門鈴響了。

同時傳來呼喚我的聲音。

「妮可爾醬,去玩吧!」

「好~~!」

大聲向門口做出呼應,然后從椅子上跳下來。

雖然還殘留了一些宿醉,但是由于熱牛奶的緣故,已經得到了很大的緩和。

當我開始準備出門的時候,柯迪娜也離開了座位。

「有好好帶著護身用的裝備嗎?」

「嗯,刀有好好帶著」

「那么,我也要始準備,稍微等一下。」

蕾緹娜和我都是差點被人綁架的人。

不能只讓孩子們獨自去玩。

于是,變成作為監護人柯迪娜一起跟著來的情況但是……

「學院沒問題嗎?」

「恩,沒關系。不是那么重要的職位呢,我啊。」

作為魔術師的技能不是很高.,所以柯迪娜負責戰術理論的科目。

據說,這是在她提出的戰況中,能提出對策的程度的授課。

雖說是用眼睛觀察,在打上評分而已,不過意外的空閑時間有很多啊。

我背著刀,噠唞噠唞跑到了門口。

雖然是想降低到腰的地方,但刀鞘就會拖在地上因為我的身高問題。

柯迪娜也帶著輔助魔法發動的法杖,緊隨身后。

為了不讓她們久等我匆匆忙忙地跑去,柯迪娜微笑著眺望這樣得我。

里面雖然是我啊……

打開門蜜雪兒醬和蕾緹娜的兩人在等待著。

「早啊,妮可爾醬!」

「早上好,妮可爾桑」

「早啊,你們」

蜜雪兒醬除了平時的打獵弓之外,手里還拿著白銀的弓。

蕾緹娜拿的是柯迪娜設計的長杖。

上次柯迪娜認識蕾緹娜之后,立刻準備了這件東西。

「早上好,兩個人都好早啊」

「柯迪娜大人!早上好!」

「柯迪娜大人,您好喲!」

硬直后,咔吱咔吱同時打招呼的蕾緹娜,天真爛漫的蜜雪兒醬。

那個對應形成了對比。

柯迪娜看到兩個人,露出迷人的笑容后,表情顯得有些奇妙。

「蜜雪兒醬吧。你不把弓放在箱子里嗎?」

「啊,這是……」

面對柯迪娜的疑問,蜜雪兒醬好像有點害羞扭扭捏捏的。

「我們家沒有裝這么大弓的箱子。」

「啊,確實是這個不普通的尺寸。狩獵和效率性的完全無視了,重視威力戰場的弓。」

「但是也不能就這樣放在家,所以只能隨身攜帶了」

握住拳,哼鼻息粗暴主張的蜜雪兒醬,那一定很痛苦的吧。

大型弓箭也有相對應的重量。

「那么,先把它放入這個盒子吧。就當做搬家祝賀作為禮物送給你吧」

「可以嗎?」

「當然。用便宜的不好意思。」

第三只眼的素材是非常高級,而且附加的魔法很有高度。

已經可以當做是神話級也不為過的那樣的魔術道具,一個孩子就這樣隨身帶著的話,確實會引起糾紛吧。

柯迪娜第一次看這個弓的時候,也嚇癱了啊。

把這樣的弓給孩子,真的是哪里瘋狂了。

「話說回來,那個使用……」

「沒有的事。」

「也是啊」

付與蜜雪兒醬的身體強化魔術,在那個戰斗結束后就被解除了。

雖然只有幾分鐘,但是讓孩子拉開這怪物一樣弓,到底是怎樣的強化率啊。

只有自稱神的事,這樣嗎?。

第三只眼現在在她的手里只是一個高價而不能用的弓。

現在,蜜雪兒醬的目標是,這個弓變得能使用。

而我的當前的目標,是對她使用魔法讓這張弓可以使用。

「那么,首先去買東西吧。會好好介紹街道,放心吧」

「能得到柯迪娜大人介紹,這真是榮幸啊!」

「蕾緹娜真是厚顏無恥

「有什么不好的,只是一會兒!」

「兩個人不爭吵……」

為了阻止我和蕾緹娜的爭吵,蜜雪兒醬在一旁勸解。

這也逐漸成為這幾天固定的光景。

就這樣,我到入學為止度過這樣的每一天。

第54話 到學院看看吧

從綁架事件到學院的入學儀式,有一周以上的時間。

在這期間,我被蕾緹娜和蜜雪兒纏著,雖然不是本意,但是每天都過著忙碌的日子。

生前也訪問過拉墨,所以基本地理知識是擁有著的,不過從孩子的視角看土地,感覺挺新鮮的。

這樣在拉墨,到處跑的話,熟人在確實增加。

「早上好,妮可爾醬!今天也被約維(霧:蕾緹娜的姓)這個悍馬帶著到處跑么?」

「早上好,韋森先生」

我停下腳步,向對我打招呼的面包店老爹打招呼。

我寄住在柯迪娜的那里是知道的,菲妮婭經常來往面包店。

對這樣的人做無禮的事,在今后的幾年內會不方便的吧。

因此,面對街上的人會盡可能地認真地應對。

評價向奇怪的方向走去。

開始在柯迪娜寄食,萊爾和瑪利亞的女兒是一個有禮貌有老實的孩子,這樣的評價說。

那位千金整潔的外表,與不同顏色的瞳孔這樣別開生面的外表也助了一臂之力。

這樣的女孩紙穿著短褲這樣的活動,在街上跑來跑去,所以這是一件很引人注目的事情。

「等一下,韋爾先生!叫我悍馬是怎么回事!」

「誒?沒有自覺嗎?」

「噗可咦————!」(霧:額么,是生氣把?むきぃー!)

蕾緹娜是侯爵家的,有著相當的家世,不過有著相當直率的性格。

本來不是在王都里居住貴族,而是擁有土地的權利者,所以剛來城市的時候不小心迷了路,被卷入了事件中。

這幾天一直街到處亂跑,那個調皮的樣子也發揮作用,已經逐漸成為城市的名產。

因此,街上的人們很快就與她所熟悉,母親伊莉薩也能安心地讓她去玩耍了。

街上人們的眼睛,這是最強的監視裝置。

而且,這樣的信賴也有我和蜜雪兒醬這樣與年齡不相符的實力,這樣的朋友的存在。

……瘦弱的身體仍然和往常一樣。

「叔叔,我要這個!」

「蜜雪兒醬還是像往常一樣吃啊……」

對于蜜雪兒醬從拿到零花錢,就立刻買零食吃,面包店的大叔露出驚訝的表情包起甜甜圈。

她成長大概就是從這個食欲而來的吧。這個我模仿不到。

「蜜雪兒,喂!快點啊,不快點去的話和接待就要開始了!」

「啊,嗯……姆唔」

「吼啦,快點!」

叼著甜甜圈的時候,蜜雪兒醬被拉走了。我也向韋爾行禮,然后慌忙的追趕著。

比任何時候的蕾緹娜要興奮是理所當然的,因為今天是學院的一般開放日。

特別是,這一天是入學儀式的時期,新生們都會來參觀。

因為是早上很早的時間,還沒怎么看到其他的參觀者的身影。

參觀的人以外,還能看到學生上學的身影。

蜜雪兒醬預定進入冒險者育成學園,所以與這個魔術學院沒什么關系。

但是,在地理位置上,運動場與魔術訓練場共享了,所以見面的機會有很多吧。

這個魔術學院最大的價值,是世界上最大,被稱為大圖書館的存在。

這里的理事長是麥克斯韋。這個世界最高的魔法使用者。

學生沒有理由不聚集在這里。

不過我來到學校不是為了調查。

我是以現有的魔法為目標來到這里。

變身的魔法。在干涉系魔法中,是相當高位的魔法。

我單獨修行的話,恐怕不是花費幾年的時間就能到達這一步。

但是向優秀的老師麥克斯韋和柯迪娜請求的話,那個期間是可以大大縮短的。

這應該是我「變回原來身體」這一目標的捷徑。

由于今天的準備,柯迪娜已經上班去了。

菲妮婭因為掃除和洗衣服很忙,不能出門。

于是,只有孩子們來到了學校。學校離家近,也是許可的理由之一。

「呼哦哦……」

「很大的塔啊」

抬頭看了看與十七年前相比,更高的尖塔,蜜雪兒醬和蕾緹娜驚呆的聲音不絕于耳。

那個尖塔的高度已經超出了王城的天守閣。

「拉墨第二的王城甚至被叫做的啊」

「哎,妮可爾很了解的。」

「誒?啊、嗯。那個從麥克斯韋大人那里?」

我為了提前學習魔法,偶爾出入麥克斯韋家。

所以這種借口也能成立。大概。

想要把巨大的尖塔融入到視野里,我幾乎抬頭看著正上方,一步二步的后退。

于是,咕咚的和誰撞上了。

我被反彈回來在地面滾轉。比起笨拙的努力,滾能比較快地讓身體做出反應。(霧:這里不明。跳ね返されて地面に転がる俺。下手に踏みとどまるより、転がった方が早く起き上がれると身に染みついた反応である。)

滾過來一看,那里有一個個子高的孩子。

那個身材高大的孩子看了我一眼,不高興地拍了拍胸口。

「什么啊,你。平民在這魔術學院有什么事?」

「那個,對不起啊?」

總之爭執,會給柯迪娜造成困擾。

于是我決定先道歉。像這樣的貴族們,如果可能的話也不想涉及。

我爬起來行了禮,慌慌張張地在那個場合打算走開了。

但是那個孩子并沒有就此罷休。

「等等,平民。你碰我一下,用一句話來解決嗎?」

「誒?」

「道歉也是有態度的吧?爸爸經常讓市民跪在地上」

「有點……」

什么啊,那個。讓市民土下座?那樣的貴族還存在嗎?。

麥克斯韋那家伙,檢查還很天真的。

第55話 權威主義

「你也這樣做。所以如果你這樣道歉,這次就放過你吧。」

那個傲慢的口氣,我比生氣先驚呆了。

進入這所學院,個人的身份是必須舍棄的東西。

盡管如此這傲慢,只能說是被允許入學的東西。蜜雪兒醬她們,面對突然的找茬僵硬了。

但是,對那句話最早反應過來的不是我而是蕾緹娜。

「你才是,趁現在道歉不是比較好嗎?」

「什么!」

「雖然不知道是哪里的誰,但你會后悔的呦?」

「不知道我嗎。很好,我來告訴你。我是斯特拉領,薩爾瓦邊境伯的長子,多諾萬.斯特拉=薩爾瓦!」

喘著粗重的鼻息堂堂正正宣言的多諾萬。

聽到那個名字,因騷動而窺視的人們發出嘈雜的喊叫。

斯特拉領是存在于拉墨北部的廣大領土,那里的邊境伯,其規格可以說與侯爵相匹敵。

在這個拉墨,公爵位幾乎是王的親屬占有的,對沒有血緣關系的人來說,這幾乎是最高的。

那樣成長的話,這樣的傲慢也是可以理解的。

但是,對于這邊來說一樣的。用鼻子取笑叫多諾班的人是蕾緹娜。

邊境伯與侯爵相當,但也只是『相當』。在真正的侯爵繼任者蕾緹娜面前絲毫不是對手。

我以為她會這么說。但是的……

「你知道這個人是哪位?六英雄之中萊爾大人和瑪利亞先生的令愛,妮可爾大人啊!」

「稍微等一下,那里不是蕾緹娜報姓名的場景嗎!?」

「誒?為什么是我?」

面對我的吐槽,蕾緹娜用一副不可思議的表情看著我。

不,很奇怪吧?從普通話的流程來看,不是應該互報自己家名來壓迫對方的場景嗎?。

而且萊爾也好瑪利亞也好,現在是平民。對這種權威主義者效果薄……

「什,什么……!?」

……應該是不可能的。

倒不如說身為救世英雄兩人的女兒,效果兩倍。

而且里面是雷德,所以是英雄成分濃縮啊,我。

「嗯,好吧。把那個妮可爾大人撞倒在地上滾動,會變成什么樣的你知道呢?」

「蕾緹娜在第一次見面的時候,也有把我領著到處跑吧?」

「我是,不看過去主義的!」

令人哭笑不得的口氣,不過最近才明白這種將錯就錯的態度也是她的一種優點。(霧:額么有點迷糊,呆れたとしか言いようのない口振りだが、この開き直りの良さも彼女の味だと最近わかってきた。)

她基本上是很不錯的人。

這次的事,也是為了保護我而憤怒不已。

「我覺得為此用我的權威,真是……」

「您說了什么?」

「不,什么也沒有。而且我也沒怎么在意,多諾萬君能原諒我的話,我可以走了嗎?」

「誒,啊……是,是。」

嘛,反正邊境伯說也只是拉墨國內眾多貴族之一而已。

而這邊是拯救世界英雄的女兒,其威力是世界全境響徹著。

萊爾也好瑪利亞也好,都有單獨匹敵軍隊的戰力,其有朋友柯迪娜,麥克斯韋,伽多魯斯,都是一樣的怪物。

他們如果有那個心思,推翻一個國家也是可能的。一個貴族根本不是其對手。

依靠權威的多諾萬很清楚這一事實。

既然對方比自己高,父母的威望就行不通了。現在一個不小心……家族的破壞甚至有可能發生。(霧:ここでごねれば……家門の取り潰しすらあり得るのだから。這里有點奇妙啊)

「非,非常對不起了。您的傷是————」

「嗯嗯,沒有。沒事的不要在意。」

面對公然奉承的多諾萬,我以平淡的語氣回答。

實在是沒有蕾緹娜那厚臉皮。不,這應該是她太特殊吧。

但是,看熱鬧的人,似乎是不是這樣認為的。

「喂,那個孩子……面對把自己推倒了的傲慢貴族的兒子笑著原諒了吧?」

「多慷慨啊。而且那美麗的銀發,不同顏色的瞳孔。將來一定很有前途至極」

「你,無論怎么說向那樣的孩子出手……」

「無論如何父母也太恐怖了!」

嗯么。我和男人交往的打算,是一丁點也沒有的。

要是繼續呆在這里,難免會產生多余的問題,我把蜜雪兒醬和蕾緹娜的手臂拉起來,盡快離開這個地方。

但是那個逃亡,爽快的失敗了。

這樣華麗的騷動,教員是不可能看不到的。

教員……那也就是,柯迪娜也包含在內的。

「喂,在吵鬧些什么呢,你們」

「啊,柯迪娜」

「柯迪娜大人!這是,那個……」

「嘻呦」

我被柯迪娜抓住頸背領起來,像貓一樣吊著了。(霧:母貓吊著小貓那種?!!!)

突然的出現,蕾緹娜支吾支吾,蜜雪兒醬再次僵直。

蕾緹娜也有用家格威脅對方的自覺,不好意思說啊。

「稍微聽到發生了什么騷動,來看一下情況……」

「不,那個。這是……」

「蕾緹娜醬有必要進行一點說教嗎?」

「啊嗯嗯嗯(慢慢小聲)……對不起」

被憧憬的六英雄親自說教,她似乎也受不了。

不管怎么說,讓孩子們接受這以上壓力的也不好。

「這個,是為了庇護東張西望的我————」

「嗯嚒嗯嚒。妮可爾醬真是溫柔的吶。但是不行的東西就是不行的,教育的也是教師的工作。那邊的你」

被柯迪娜瞥了一眼的多諾萬像是蜜雪兒醬那樣僵直了。

對那樣的他,她似乎不必在多說什么。(霧:さしもの彼も、彼女には言い返せないようだ。)

更不用說柯迪娜第二個異名是《死神》。用話語操縱著軍勢,造成了最多的死者,在世人來看也是一種惡魔。

「這次嚴重注意,不過,今后要小心呢?」

「是,是的……」

就這樣收場,柯迪娜離開了。我覺得,都最初那一步的問題。

第56話 首次上學的誤解

那一天的早上菲妮婭的干勁十足。

對我的頭發長比平時更精心梳理,比平時更認真地整理。

為不礙事而把側面的頭發梳到后面,和平時一樣的發型。自己摸一下的話,是不能與平常相比的柔順。(霧:邪魔にならないようにサイドを後ろに流してまとめる、いつもの髪型。自分で觸ってみたら、いつもと比べ物にならない位サラサラしていた。)

然后是純白的襯衫。在胸部的地方有縫上魔術學院的校徽。

深藍色的裙子下擺有著白色的線條,將和它相同顏色的短外套披上。

然后把裝有羽毛裝飾的貝雷帽帶上的話,著裝就算是完成了。

因為我有討厭露出的傾向,所以穿著過膝襪。

「哦哦,一閃一閃的新生啊!」

「柯迪娜,早上好」

在房間前路過的柯迪娜,一邊看著這里一邊豎起拇指。

她今天認真地穿著制服。

沒錯,今天是入學儀式的日子。

在學院參觀日那天發生矛盾,但是我只想每日樸素而寂靜的進行修行。

在不引人注目的情況下,告訴柯迪娜我的真實身份,但不知道以什么樣的機會來表達。

「……已經遲了」

「妮可爾大人,什么?」

「不,沒有什么。」

如果試著考慮,在來到這條街的當天就進行了激烈的戰斗。從柯迪娜的角度來說『不顯眼』,已經是不可能的了吧。

我嘆了口氣, 朝玄關走去。柯迪娜的家,是在玄關處脫鞋的風格。

我在玄關口換上了結實的長筒皮靴。

今天想在蜜雪兒醬來之前,先去迎接她。

她好像是獵人的女兒的樣子,早晨起的很早起,與經常睡過頭的我正相反。多虧了這個,她來接我的情況比較多。

「好的」

把自己的臉頰嗙的打響,干勁十足。

然后在我把玄關的門打開后,蜜雪兒醬和蕾緹娜站在哪里。

「啊」

「啊,早上好妮可爾醬!今天真的很早呢!」

「早上好。對于經常睡懶覺的你來說真是罕見」

「早上好。又贏不了了」

最后一句本來是打算在嘴里嘟噥的,但背后的菲妮婭好像是聽見似的,「撲哧」的小聲笑了出來。

我向背后盯的把目光看去,她慌忙的把視線移開了。像這樣的互相開玩笑,和她的關系也變得親密起來。在把菲妮婭牽制之后,我向兩人走去。

本來作為教師的柯迪娜,現在應該是必須要出門的時間了,但她還沒有出來。

「柯迪娜呢?」

「聽說是有什么事,可能會稍微晚一些。」

「嗯?」

嘛,她在教師中也是有相當特殊位置。應該有什么必須要忙吧。

應該是像上次被抓獲的綁架犯一樣,與市井中的犯罪者有關的事。

「那么妮可爾大人,還請小心。」

「嗯,我走了。」

「即使看到奇怪的東西和稀有的東西,你也不能跟過去呦?」

「我知道」

「即使見到壞人也不能打過去哦?然后也不要繞遠道」

「不會,不會」

「手帕拿了嗎?還有————」

「菲妮婭,啰嗦」

她的擔心我是理解的,但是似乎是因為上次的綁架事件進一步惡化。

雖然有些可憐,但這樣下去會沒完沒了,所以就決定結束對話去上學。

蜜雪兒醬是冒險者育成學校所屬的。所以,在到達校舍之前就會分開。

然而,校舍就互相臨近,所以實際上是隨時見面的狀態。

在進入魔法學園時,校內像是發生了什么事一樣吵吵鬧鬧的。

雖然這也可能是入學式獨特的氣氛,但總覺得不是那么回事。因為,周圍的視線,很明顯是看向這邊的。

于是我忽然想到了。

「啊,這個是因為蕾緹娜是侯爵的子女吧」

「這是不可能的吧。這是你的錯吧。」

上次參觀日,多虧了蕾緹娜的福被卷入沒用的麻煩中。

那個時候我是萊爾女兒的事也曝光了。也就是說,是那樣的事的啊。

「真麻煩……」

「現在在說什么啊。身為那兩人的女兒的話,以經習以為常了吧?」

「在村里沒有這樣的事」

說到底在村子里,其本人在「噦噦」的到處走。身為附屬物的我沒有被關注的理由。

但是只是聽到傳聞的人,就不是這樣了。

「那就是那個……?」

「銀發不同顏色的瞳孔,不會錯的」

「面對把自己的家伙,伸手原諒了吧」

「不僅如此,那家伙,在哪之前強行讓她下跪了吧?」

「真的嗎?。正是現世的圣女啊」

不好。在那個時侯所做的事,出現了奇怪的效果。

那不是我的溫柔,而是為了避免麻煩而已。

而且……

「明明還小,但這楚楚動人的外貌。毫無疑問是瑪利亞小姐的血統」

「一絲膽怯的樣子都沒有,感覺到了萊爾大人的氣質!」

「將來會有多大的前途,真是無法估計」

明明入學式還沒有結束,謠言就已經變的不得了。

「……饒了我吧」

我捂住額頭,小聲的呻吟。

看那個蕾緹娜發出擔心話語。

「怎么了?面對人群暈了?」

「聲,音太大」

「啊,果然身體還是不強的。」

「那個外表,柔弱也是理所當然的吧。」

「正是公主啊。說起來,是被北部三國聯合的國王求婚了啊?」

「萊爾大人好像是拒絕了哦」

「當然,還太早了吧。而且那不想放手的心情,那份疼痛很明白」

蕾緹娜是比別人精神一倍的少女,所以那個聲音很大。

她的大聲音混在人群說的東西里,所以那個聲音被周圍作為事實認知。

而且國王
夏小汐墨夜霆全文免费阅读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