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eb版

41-50

web版 41-50

第41話 善后處理

總之,必須要先做好善后處理。

無論如何都不能放置這些精靈的孩子不管,木材中應該還隱藏著三個人。

「對了,能幫我把守衛叫來嗎?我已經渾身沒勁動不了了」

「啊,對了。那些孩子們是?」

「被誘拐犯抓走的孩子。必須看看他們的情況」

「嗯,那么,那些人原來是誘拐犯啊……」

「不然你以為他們是什么人啊」

「雖然我不太清楚,還以為他們是欺負妮可爾醬的壞人呢」

總覺有些無法理解。因為這個原因就把那樣的最終兵器指向別人!?

我對于蜜雪兒醬冷酷無情的行動原則,不禁悄悄地顫抖了一下。

「總之,我很高興你能幫我把人叫來。」

「嗯,不僅是守衛的士兵,還要告訴菲妮婭姐姐……柯迪娜大人也通知一下吧」

「啊,等一下……!?」

等一下,我受傷的事情如果被菲妮婭得知了,不是又要惹哭她了嗎?。

我想站起來阻止蜜雪兒醬,但由于脫力腿腳不聽使喚。

然后她瞬間就從我的視野里跑出去了。

她還真是精力十足呢……

之后,街上的衛兵和麥克斯韋來到這里,把我們保護了起來。

我將事件的經過說明之后,就累得睡著了,再次醒來的時候,我躺在自己的家里。

看來好歹是麥克斯韋的熟人,萊爾的女兒這個立場,讓我從很麻煩的偵聽調查中解放出來。

雖然是從麥克斯韋那里間接聽到了事情的始末,在這個鎮上,以前就發生了以精靈為目標的綁架事件,

因此為了調查,菲妮婭和蜜雪兒兩人也被叫去了。

幸好菲妮婭機靈地察覺到了異常情況,不然就和被綁架的孩子們失之交臂了。

幸運的是,我安然無恙,但是那些誘拐犯貌似相當危險的一伙人。

但是比起這個我還有別的問題啊

「真是的!妮可爾大人一離開我的視野就馬上會卷入危險的事情呢!」

「不,對不起。但是沒想到那么危險。」

「當初為什么要選擇戰斗呢?逃走不就好了嗎?」

「沒辦法啊,人質被劫持了,不能拋下她們逃跑。」

「與那些可有可無的人相比,妮可爾大人更重要!」

「不,菲妮婭搞錯了吧?因為被綁架的孩子里也有大貴族的女兒,所以那邊才更重要吧?」

怒火攻心的菲妮婭對我不停地說教,

柯迪娜雖然有救我的方法,但只是饒有興趣眺望著這邊。

「即便如此只身面對綁匪還和對方上演全武行什么的,妮可爾醬呀,其實不管外表如何乖巧,還是很調皮的吧?」

「那已經是。一離開視野就會消失在哪里的程度呢」

「應該尊重我擁有的高貴的自由精神」

正坐著,一邊挺起胸膛高聲宣布,但卻沒什么威嚴。

為了制止惡行,以短路性的方式來解決事態,這可能是我前世不好的習慣。

因為這個短路的行動而排除壞人,不知什么時候我就作為暗殺者而馳名了。

「應該還有別的辦法吧。在那里反省」

「不會再做危險的事情了……請原諒我吧?」

「嗯,我希望你能學會妥善處理。」

「什么啊,那個像官僚一樣的措辭……」

「這孩子真不聰明。是瑪麗亞親生的嗎?」

柯迪娜拍拍我的后背,顯得非常高興。

因為這家伙具有貓族特有的樂觀心態,所以不怎么去考慮細枝末節。

「好,大家一起去泡澡吧,順便讓我聽聽妮可爾醬你的武勇傳」

「柯迪娜大人,雖然我不介意這次的事情,但不要再提了……」

「那么,過去的武勇傳也可以」

「這樣的話,妮可爾大人把瑪利亞大人喜歡的杯子打碎后偷偷埋在庭院里的故事」

「為、為什么知道!?」

那個時候我應該是因為害怕瑪利亞發火,而慎重謹慎地隱蔽行動來的。

怎么會被外行人的菲妮婭看穿了?

「在修整庭院的時候,我發現到了一處土地被挖掘出來的不自然的痕跡。」

「額」

「阿哈哈哈,真的不愧是妮可爾醬。看來今后會變得開心起來呢」

柯迪娜作為一個活潑的貓人,最喜歡的就是熱鬧的事情。

但對我來說,年幼的時候還是想有個安靜專心修行的地方啊。

我被柯迪娜抱著帶去了澡堂。

充滿無奈又波瀾壯闊的生活,就這樣開始了。

第42話 爭奪戰

然后我們為了準備生活的基礎,開始了東奔西走。

我本來,菲妮婭也是為了旅行只拿來最小限度的行李。

雖然她想要拿著大量的行李,但卻被瑪利亞減少到了極限。

就這樣被縮短了行李的補充,就必須在這里準備。

柯迪娜也準備了房間床給我們,但床單和窗簾都有個人的興趣,所以沒準備。

那樣說了的辦公用品的采購,有必要的。

「請看這個,妮可爾大人。您不覺得這個可愛嗎?」

「誒,那心形圖案的窗簾是什么?而且顏色也粉色、————」

「妮可爾大人整體是白色的,所以這樣赤系是很搭配的。」

「不,普通白不好嗎?」

「保護色一樣不就看不見了。」

「我,不是變色龍!」

雖說一起去購物了,可菲妮婭的情緒有點兒奇怪。

在買東西的時候,菲妮婭,還有房東的柯迪娜三個人一起來了。

當時的柯迪娜與菲妮婭微笑似地看著對方。

回想起來,柯迪娜也曾看到過菲妮婭幼時的樣子。看到那個時候的少女成長的樣子,想必是很感慨吧。

但是,那個是那個,這個窗簾的花樣……不行。

我是堅決拒絕,把別的商品拿在手里,向菲妮婭推銷。

「這里的淡黃色怎么樣呢?」

「黃色在陽光下看起來不是很晃眼嗎?」

「那么,這邊的綠色。這樣的話對眼溫柔」

「遮光性會太高,妮可爾大人不是會睡懶覺嗎?」

「我,不睡懶覺」

「沒有那種事。出人意料的愛睡懶覺。」

身體每天的體力都被移動到極限, 魔術的操作一直到晚上, 直到魔法耗盡。

持續那樣的日常生活的我,意外地早上很晚起床。

孩子特有的睡眠時間的長度和極度的疲勞,早上睡過頭頻率持續的高。

「兩位,這個怎么樣嗎?」

在那里的柯迪娜,拿過來帶有貓標志的窗簾。

雖然有點孩子氣,但顏色是淺茶色,給人感覺很平靜。

我和菲妮婭看著對方, 并通過眼神的交流確認了妥協。

而且,還要為再過幾天之后的入學做好準備。

魔術學院存在制服這種東西。

雖然柯迪娜給我準備了統一的制服,但它的尺寸對我來說太大了。

此外, 如果靴子沒有直接匹配的腳, 它是不能選擇尺寸的。結果我有必要的前去直接試穿,。

制服是深藍色的百褶裙和縫上白色紋章的襯衫。和裙子同樣顏色的茄克與靴子以及在左右裝有羽毛裝飾的貝雷帽。

……意外多的。

嘛,明明是孩子卻穿上靴子,是因為這里離森林很近,也有在實習是進入森林的原因。

在那個時候, 堅固的靴子, 成為保護腳必不可少的。

但是被指定的是粗略外觀,細小的地方沒有被指定。

用這樣的細節來主張時尚,是女生的樂趣吧。雖然和我沒有關系。不,有關系。如果能,就想要結實的東西。

「嗯,這個是……」

停留在物色重視實用性的長筒皮靴,我的眼中的是一雙展示的長筒皮靴。

進入學院指定的徽章,基礎色也是指定的深褐色。但是腳尖和腳后跟上把皮緊緊重疊著重視防御的實用性的高這樣的東西。

和柯迪娜帶來的窗簾一樣,都有一只貓的樣子,嘛關于這點怎樣都好。

我在向長筒皮靴伸出手時,也有一個女孩子出手了。

「啊,對不起」

「啊啦,你也要這雙鞋子?」

互相看著對方, 我第一次注意到她。

那個少女前幾天,被塞入木材的金色卷發的女孩子。

「啊,你……沒事了嗎?」

那個時候我在失去意識的邊緣,在她被衛士保護后再確認的余裕也沒有。

在聽說她平安地回到了家人的身邊,那之后就她從我的興趣中消失了。

但是,少女也我的事不記得。那是理所當然的事,當時她一直在昏迷所以沒有辦法。

「沒事……?啊,你也是被人抓走的嗎?」

「啊,不,不是。」

從我泄露出來的話語中,她判斷出最近發生的危機,認為我說得是綁架的事情。

真是一個腦子轉的很快的孩子。

「是這樣嗎?那么,是從誰那里聽了嗎?」

「那個,嗯,嗯……」

她平安無事的事情是間接聽了,所以從別人那里聽到的,說不上是謊言。

少女似乎也對那個答案感到滿意。

「是的。很厲害吧!」

「誒,什么啊?」

我不能理解,她因為被綁架而自豪的樣子。

但是她自豪地挺起胸膛,炫耀自己。

「什么的,我,被麥克斯韋先生幫助了啊!」

「嗨……?誒,為什么?」

「為什么,這不是理所當然的,不是嗎?保護國民,作為英雄的麥克斯韋,他親自行動了。其對象就.是.我.!」

「誒,誒~,真厲害啊」

如果身為孩子的我出面,就會有很多問題,因此,決定是麥克斯韋和柯迪娜出面解決了問題。

看來她也對那個相信相信著吧。

「是那個麥克斯韋大人啊,麥克斯韋大人!啊,真想直接想見一次啊。」

「明明被救了,卻沒見過嗎?」

「……很可惜,當時我還在昏迷。」

從話語的角度來說這是個很好的孩子,但她似乎很傾向于麥克斯韋。

那個老爺爺,魔法以外的事只是個單純的癡呆老人啊。還有也是個魔法宅。

「話說回來……」

「嗯,什么?」

「那個靴子,先由我看上了。能讓給我嗎?」

「姆……那是不同的。是我先看上的。」

鞋子是一個一個一個的手工制作,即使是同樣的設計,也不會有同樣程度的設計。

總之是想說什么呢……我也不想放開這只鞋。

但是少女完全不理會我,伸手抓住了我手上的靴子。

「不好嗎。這里也有很多其他鞋啊!」

「不行,這雙鞋我很中意的」

「讓給我吧!」

「但我拒絕」

少女是比我稍微年長吧?比起我也相當的高。

不,從現在買這雙鞋來的事情來說也許和我同歲。這只能說年齡和成長在這里是有區別的……

那個高個子女孩舉起靴子, 讓我就那那樣被領起來了。

在這之后的一段時間里,一直在進行爭奪戰。

第43話 惡魔是第一個……

最后,和少女爭奪靴子的結果是我輸了。

少女就這樣拿著靴子跑回了母親身邊。

「媽媽!我想要這個靴子」

「蕾緹娜,我不是說了不要一個人到處亂跑嗎!」

那位母親用著有點尖銳的聲音責罵著少女。

這也是當然的。幾天前才被綁架,一定很擔心吧。

「好~。但是我找到了很棒的靴子喔!你看,就是這個。上面有和柯迪娜大人一樣的貓咪在!」

「那真是太好了,但是那邊的孩子難道是附贈的嗎?」

「那邊的孩子?」

被叫做蕾緹娜的少女把視線從手上的靴子朝向這邊,在那里的是懸掛著身體的我的樣子。

在戰場上放開武器這件事攸關著生命。因為這樣我的握力相較于我的年紀來說還算強。

然后,抓住靴子的我的身體比起同齡的人來說更輕。

因為這樣,我被蕾緹娜連同靴子一起拉了過來。

「喂,你還想要跟我搶嗎!?」

「只有你這家伙,我死都不會給的。」

「我可沒有被叫你這家伙的理由在!」

「哎呀。是你的朋友嗎」

「才不是呢媽媽!我才不會和這個奇怪的孩子做朋友」

蕾緹娜用十分斷然的決定否認了我。

怎么說還是個女孩子,被這樣斷然拒絕還是有點受傷。

在我露出受到沖擊的表情時,菲妮婭追到這里來了。

「妮可爾大人,想說您「又」不見了,原來是在這里啊!」

「說『又』還真是失禮阿」

「哎呀。既然被叫做大人,你也是哪里的大小姐嗎?」

「你『也』是?」

少女的母親聽到菲妮婭對我的稱呼就這樣插進了對話。

但是,像蕾緹娜這樣的少女有可能是貴族的女兒嗎?

的確,看到這么任性的樣子就能理解了。

「恩。我是拜恩領的約維侯爵之妻、伊莉莎白?薇涅=約維。請多指教。叫我伊莉莎就可以了」

用著沉著冷靜的態度微笑的母親。完全沒有先前那樣緊張的氣氛。

看得出來相當擔心蕾緹娜的樣子。

「然后我是女兒的蕾緹娜?薇涅=約維!」

仿佛聽到的當當一樣的聲音一樣,蕾緹娜挺起胸膛報上了姓名。

既然對方報上了名子的話回報姓名才是禮儀。

「我是妮可爾。因為是平民所以沒有姓」

不管是萊爾還是瑪利亞,在離開國家前都有著相當高的立場也有著姓。

但是為了退治邪龍而出走的時候,為了避免牽扯到國家所以舍棄了姓。

在我們六個人之中持有姓的只有返回國家的麥克斯韋而已。

「什么啊,是平民嗎」

「喂、蕾緹。不要說這種不體面的話」

不知道這些事情的蕾緹娜聽到我的名字后稍微露出了輕視的表情。

伊莉莎小姐對此立刻告誡了。雖然有著貴族制度,但是既然今后都在同一個學園中生活,那也就沒有所謂的身分差異了。

依照學校的規定,學生之間不能因身分的高低而差別對待。

這是在以前就訂下的規則,麥克斯韋也相當重視。

無視這對母女之間對話,菲妮婭回禮了。

「真是太客氣了。我是侍奉妮可爾大人的菲妮婭」

「哎呀、真是漂亮的行禮呢。看得出來受到了良好的教育」

「真是惶恐。想必主人也會很高興吧」

伊莉莎小姐看起來豪不在意的樣子,但是看起來菲妮婭對蕾緹娜的態度有點生氣。

特意做出恭恭敬敬行禮的動作,感覺有點恐怖。

在這種情況下讓現場變的更混亂的存在出現了。就是英雄柯迪娜本人。

「喔、有了有了。妮可爾還真是個野丫頭。稍微移開一下視線真的就不見了」

「柯、柯迪娜大人!?」

突然出現的傳說中的人物,就算是伊莉莎小姐也藏不起緊張的樣子。

立刻挺直了背,表情也變得僵硬。

同樣的,蕾緹娜也凝固了。

「你、你難道是…… 柯迪娜大人的親戚?」

用著嘶啞的聲音,好不容易向我問了出來。

「嗯?不是。她是屋主喔」

「屋主是指……難道是住在柯迪娜大人的家里?」

混雜著奇怪的敬語的蕾緹娜。看來是被柯迪娜出現這件事受到了不小的沖擊。

「恩。因為和我的父母之間是朋友喔」

「和柯迪娜大人是朋友到底是――」

「是萊爾和瑪利亞喔。他們是我的爸爸和媽媽喔」

「誒誒!?」

因為我沖擊的告白,讓伊莉莎小姐像是快要暈倒一樣搖晃著。

看到伊莉莎小姐這樣的菲妮婭連忙支撐住。如果換成是我的話就會直接被壓在下面就是了。

柯迪娜來回看著說著悄悄話的我和蕾緹娜小聲的說了一句。

「是你朋友?」

「不是喔」

「沒錯喔!就在剛剛成為朋友了!」

「嘿誒,誒誒!?」

對于柯迪娜的誤解,蕾緹娜十分巧妙的改變了自己的態度。

看起來我好像是被惡魔當作第一個朋友……的樣子。

第44話 討伐邪龍

我們正處在一個險峻山脈中段的洞窟里。

幾乎能說是一體成型的險峻巖壁。住在那巖壁開著巨大洞穴里頭的是,邪龍科爾奇斯。

那家伙以炎之吐息將巖壁融化,硬是挖出一個洞做成巢穴了。

「可以嗎?都記得分工程序吧。特別是雷德」

「喔、哦」

「這次的戰斗,只要少了一人勝算就是零了……對不起,如果能想去更好的對策就好了」

「說什么話。以那邪龍為對手還能看見勝算已經很厲害了。」

看見柯迪娜沒自信的表情,我拍拍她的肩膀。

這回的戰斗我要做的事非常多,很煩雜。

而且那之中的行動一旦有一個失敗,就會有全滅的可能。

但這樣也好。把邪龍討伐正是我們的使命。

在燒融成玻璃質后凝固硬化的巖石陰影里,我下定了決心。

從這開始便無法保障生命安全。

而且討伐失敗的話……可能會演變成數萬,不、可能在那之上人數死.亡的事態。

「那么就……走了喔」

遵從柯迪娜的指示,我們朝洞窟深處邁開腳步前進。

山的內部一個被做出來數十米的空間,邪龍就沉睡在那中央。

它睡得很淺。在這發出太大聲音,我瞬間就會變成飼料了吧。

用隱密的天賦消去氣息,僅以一人先行,來回在巢的四周設置陷阱。這就是我的任務。

然后萊爾們走入,在正中間發出鎧甲的金屬聲。

聽到雜音的邪龍立即睜眼醒來。

這也是考慮到我安全的事。

就算再怎么有隱密的天賦,邪龍也不會讓人一直在它敏銳的眼鼻下放陷阱。

為了引開邪龍的注意,才會在工作進行到一定程度時闖入。

「咕嚕嗚嗚嗚嗚嗚嗚嗚啊啊啊啊啊啊!!」

被妨礙睡眠的邪龍,惱火似的發出上揚的聲音開始威嚇。

沒有察覺到正在巖壁陰影來回滑行的我的樣子。

「瑪利亞、伽多魯斯!」

戰場響起柯迪娜的聲音。

同時伽多魯斯舉起盾掩護萊爾、瑪利亞則張開魔法障壁。

就在剛準備完之后,邪龍緊接著發出了灼熱的吐息。

而能熔化巖石的吐息被伽多魯斯的盾和瑪利亞的障壁防了下來。

伽多魯斯的盾是神話時代的傳說之盾,魔龍法布尼爾(又譯:法夫尼爾;法夫納)的鱗打造,可為之逸品。

而且附加上了驚人密度的魔法,即使是邪龍的吐息也沒辦法突破。

但它終究也只是一塊盾牌,無法保護超過一人。

瑪利亞的魔法也是最上級的防御魔法。

雖然能發揮擋下邪龍吐息的防御力,但相對的里面打出去的攻擊也會被阻擋。

因為有這樣的性質,必須要查明使用的時機。

而擔當判斷指揮的就是柯迪娜。

確認到吐息結束,萊爾向前突入斬擊。

那家伙拿的圣劍傳說也是用魔龍法布尼爾(法夫尼爾;法夫納)的骨頭削制而成,配合他的剛腕,就能做到將邪龍的鱗片割裂。

可是刀刃明顯的不夠長。

萊爾的劍無法刺穿邪龍的內臟。

邪龍則是對自己得意的鱗片被斬裂感到不爽一般,沖著萊爾揮動爪子甩起尾巴攻擊。

不過那些攻擊也被伽多魯斯的盾所妨礙,無法傷及萊爾。

戰斗開始數分,已經要呈現膠著狀態的樣子。

但那可是懸命一線的幾分鐘。

其中最為疲憊的是一手掌控著整個戰局的柯迪娜。

「雷德!?」

她繃緊神經的喊叫,在洞內響起。

以一端系在她前腕的絲線,我振動絲代替聲音向她傳達訊息。

『還沒、再一點點』

「已經等不下去了。還要多久?」

『大概四十秒』

「用二十秒完成!」

平常可能會回她「別強人所難了」,但現在那個狀況一目了然。

爪子的一撃、牙的一咬、尾巴的一掃、吐息的一吹。不論是哪個擊中,都有把我們變成肉片的威力。

都是柯迪娜果斷的掌控著防御和攻擊的時機。

精神上的負擔是其他隊員無法相比的。

正因如此,我更必須加緊作業腳步。

內壁四處都以鋼絲纏繞,向柯迪娜告知,朝向勝利的伏筆已經設置完成。

「好、可行了!」

「等等!雷德――上吧!」

等的就是這一句話。

伽多魯斯和瑪利亞轉為守勢,使邪龍成為進攻方。

不放過那一瞬間,我以鐘擺原理把自己甩上洞頂掛著。

察覺到氣息,邪龍抬頭向我這。但乘著落下的的勢態,是我的攻擊更快。

兩手十指尖延伸出來的秘銀制絲線像雪崩般地痛擊邪龍的鱗片。

可是即使乘著落下的力道,鱗片卻還是將我的攻擊彈開。以我的腕力和秘銀絲無法做到貫穿鱗片。

我就這樣擦過邪龍的鼻頭,在對側著地。

對遭受偷襲感到不快,邪龍揚起巨爪準備攻擊。

我著地后躲避殺機,翻滾潛入巖石的陰影隱藏身姿。

爪子揮了下來破壞巖石--但卻無法抓到我。

突然邪龍的左翼遭到切裂,墜落地上。我在右側和對邊的翅膀著陸。

當然這是有原因的。

我的攻擊說穿了也只是障眼法,真正的目的是為了讓腕部和翅膀纏上鋼絲。

就這樣,當攻擊右側時,絲受到邪龍自身力量的牽引將翅膀切落。

「嘎啊啊啊嚕啊啊啊啊!?」

驚訝、受到以前沒感到的劇痛,邪龍痛苦掙扎著嘶吼。對著設置陷阱的我,投以憎恨的視線。

不破壞周圍的地形,這次將尾巴抬起來了。

不去使用被攻擊的頭部和腕部,這貨頭腦也不錯嘛。

尾巴在地面來回掃蕩。遭受不到我的攻擊,也就是說沒有被絲線纏繞上的可能。

而我則是在那發動了另一個陷阱。

拉扯準備好的絲,從洞頂如蜘蛛絲般的網在前方展開。

然后其中一端纏上附近的巖塊固定。

沒注意到周圍揮下的邪龍尾巴。那個威力可能連我這的巖石都能擊碎吧。

然而那樣的一擊就由被展開的網子來接下。

當然,固定在巖塊上的網子沒辦法停下這連巖石都能打碎的一擊。

固定網子的巖石表面碎裂、剝落……開始崩塌了。

這個陷阱也是柯迪娜所指示的。

雖然要設置在哪是交給我判斷,到目前為止的情勢都是照著她所預測的在進行。

向前進的話……絕對不安全。

我躲開崩落的巖塊,往瑪利亞的身邊跑回。我可不能死在這里,還有一件工作等著我去完成。

第45話 成為傳說

接下自己的破壞力,邪龍被崩塌的巖石壓倒了。

而那也是邪龍的其中一個要害--心臟最接近地面的一瞬間。

「萊爾、雷德!趁現在!」

「喔!」

之后下達過來柯迪娜的指示。

緊接著無所畏懼突擊的萊爾

那身姿,正是如同童話故事中的英雄一般。

但現在并沒有給我恍神的空檔。我也隨后追擊上去。

首先殺到的是萊爾--不、是他所持的圣劍。

邪龍遭到萊爾的攻擊、大吸了一口氣。

被巖石阻礙手腳和尾巴無法動彈,決定以吐息迎擊。雖然是正確的判斷……

但--

「麥克斯韋、風!瑪利亞也是!」

「收到!」

麥克斯韋回應了緊接而來的指示。

強力的風朝著伽多魯斯放出,加速他趕向萊爾的腳步。伽多魯斯身為矮人步伐較慢,就用這個方法來補足。

在間發不容之際伽多魯斯追上萊爾,架上盾牌做好防御動作。

吹來的灼熱吐息,由盾,伽多魯斯將熱波扛住分開來,向前邁進。

在后方的我們也在瑪利亞施展障壁的保護之下。

阻擋了麥克斯韋的風,那防下這個吐息也是沒問題。

現在麥克斯韋已經進入了下一個魔法的詠唱。

吐息是一種吐氣。

也就是說在吐氣的動作給予附加效果。

而既然是生物 就絕對無法做到持續吐氣的動作。

大概經過30秒的時間,邪龍的吐氣終于停止。

萊爾趁著這個空隙再次突擊。

「喔喔喔喔喔喔喔哦哦哦哦哦啊啊啊啊啊啊愛!!」

伴隨著嘶吼,架好的劍以全身的力量突刺出。

銳利的刀鋒將比鋼鐵更堅硬的鱗片斷開割裂,捅入肌肉。

但,即使這樣還是太淺。

雖然那家伙的劍刃長不算短,但仍不到能斬斷貫穿支撐邪龍那龐大身軀肌肉的程度。

削到骨頭、刀刃停了下來,還達不到致命傷。

正因如此,柯迪娜下達了最后的指令。

「麥克斯韋!」

「這樣就結束喏――深緋之九、常盤之九、紺碧之九!轟雷嵐(サンダーストーム)!」

籠罩在一般來說不可能程度的高位魔力中,麥克斯韋的雷擊魔法解放了。

本來是有方向性攻擊敵人的雷擊魔法,但這個魔法把所有力量集中于提升火力,往周圍肆意破壞。

只是接觸到這魔法整個人就會被轟飛。

不過即使是這個魔法也不能打穿擁有極高防御力的邪龍鱗片--本來的話。

可是現在那家伙身上插著萊爾的圣劍。

而圣劍也被我的絲線纏繞著。

在那瞬間我將絲線放開,萊爾舍棄劍伏下身子。

麥克斯韋的雷擊魔法往周圍擴散,延著我在四周洞壁張開的絲線流入。

順著絲線一路通往萊爾的劍。

向著切開鱗片、刺在心臟正上方的圣劍。

雖說是世界最強的幻獸,仍然改變不了是種生物的事實。

它的內臟也是由電子訊號在運作的。

往那灌入高壓的雷霆風暴會怎么樣呢?

「……就算是邪龍――也不可能扛住」

柯迪娜小聲嘀咕著。

如同那低語所言,對于生物,在體內直接打入電擊不可能沒事。

邪龍全身僵直,在巖塊底下痙攣。

突然″碰″地發出爆炸的悶聲,然后身體膨起了一下。恐怕是體內的可燃物起火了吧。

能吐出那種高溫的吐息,體內應該會含有『燃料』。朝那流入了電擊就引發了爆炸。

燃燒的火焰自眼口放出,過了一會兒邪龍的動作停止了。

「贏了、嗎?」

臥倒在邪龍旁邊的萊爾起身低聲說道。

誰都對自己剛完成的是不敢置信。

足以毀滅國家的邪龍被僅僅六人給討伐了。

「勝利了嗎?」

設計整個作戰的柯迪娜也還沒相信這個事實。

但是,邪龍在眼前被打倒了。

內臟被燃燒殆盡、翅膀遭到切落被壓倒在巖石之下--斷了氣。

「哈、哈哈……太好了……做到啦、喂!」

我無法壓抑喜悅向上揮舞拳頭。

柯迪娜罕見的朝我抱了過來。

「太好了!太好了喔雷德!我們、把科爾奇斯打倒了!」

「啊啊、成功了!好好的做到了啊、緹娜!」

用愛稱稱呼,我們相互擁抱。

在那之中瑪利亞往萊爾和伽多魯斯身邊趕去,治療傷勢。不疏忽小細節的神官。真不愧是圣女大人。

就這樣,討伐邪龍科爾奇斯我們成為了傳說。

第46話 雷德的決心

打倒了邪龍科爾奇斯,我們獲得了能夠玩樂生活一輩子的賞金和素材。

可是同時也得到了足以壓過王侯貴族的名聲。

去掉原本就是王族的麥克斯韋,我們變得有名對那些特權階級者們只是絆腳石。

最后我們因為對被卷入權力斗爭感到厭倦了,就自發跑去參加北部三國的統.一和復.興。

幸好,發現了剛出生的王族幸存者,以那孩子為中心集結了復數的國家重鎮,某種程度上可以構成一個國家的外型。

我們基于那些家伙的的請求,每天重復著討伐魔物和盜賊。

在東奔西跑的日子終于結束時,我們已經來到北部約一年了。

雖然是氣候相對穩定的大陸,但北部雪淹沒腳步的日子還是很多。

因這個狀況被迫待在室內的我們,思考著各自的想法來度過空閑。

站在最前線的萊爾,和為他治療傷勢的瑪利亞常常互相有交流、待在一起。

而那也在不知不覺間成為了日常--某一天,得知了他們倆結婚了。

當然,我也不是木頭人,早就知道兩人間流傳的那種氛圍。

然后柯迪娜也是,察覺到那個而理解了。在告知我們那個消息時,她比誰都還要真誠的送上祝福。

但在那之后就產生問題了。

最前線的攻擊手萊爾和治愈要職的瑪利亞。

兩人結婚之后,就不能勉強要他們去進行冒險。

我們也不是那么沒常識,將那兩人放在隊里不論怎樣都會有所顧慮。

結果就是我們隊伍解散,走向各自的新道路。

原是王族的麥克斯韋,與王家復合,回去自己的國家。

伽多魯斯為了培育后進,開始經營冒險者養成的旅館。

瑪利亞在附近村子的教會幫忙,而萊爾去那個村子擔任守衛。

在那之中,我跟柯迪娜則是失去了前進的方向。

「我也差不多到了要引退的時候了吶」

「說什么話、你不是還很年輕的嗎」

「不、這和年齡沒關系吧?」

我在伽多魯斯的旅店里殺時間,說著醉話。

確實我才二十多歲后半。

但是在這段期間,嘗試著去帶領新人,實在是比想像中的還要難上手。

加入新手冒險者的隊伍,雖然拜托了擔當訓練后生的伽多魯斯,包含和魔物的戰斗,全都由我一手打理。

「那是、出現斥候的話,在出現之前就先將巨魔斬首了,這可沒辦法教育到新人吧」

「但對那些家伙們巨魔不會負擔太重嗎?」

「即使那樣也去做一次、能累積與打不贏的對手戰斗的經驗。為了不出現死者而在周圍看顧才是最好的」

伽多魯斯為我的杯子倒入酒,順便拿出一個玻璃杯,往里面注入威士忌。

我往那個杯子伸出手,但被伽多魯斯攔下了。

真不愧是防御達人

「這是老夫的份喏」

「不是店里的酒嗎」

「是店里的酒吶。然后店里就酒就是老夫的酒喏」

「太狡猾了吧?」

伽多魯斯無視我的抗議,對著酒杯啜飲。

咚的、用力叩下酒杯,用白眼瞪著我。

「真是、你們……不上不下的出眾實力也是問題吶」

「你――們?」

「柯迪娜也是吶」

那家伙也搞砸了什么嗎。說起來柯迪娜在實力上是在一流的冒險者的程度,并不是像我們有傳說級的實力。

即使那樣惹出麻煩什么的……真不像她吶。

「發生什么了嗎?」

「指示方面吶……」

「緹娜的指示的話、應該不會有錯吧?」

「持續與極限擦邊的要求,能達成那個的只有你和萊爾喏呦」

「啊ー、那、吶……」

看清敵人和我方力量的極限而立下對策的柯迪娜的指示,確實有很多難點。

對于新秀,要滿足接近極限的要求確實太嚴峻了。

「那家伙也不能很好的去做嗎」

「有實力卻笨拙,其他人也不會過來吶」

原本我們就不擅長教導別人。過去教柯迪娜隱密術時也是,很漂亮的失敗了。

考慮到那個,我也或許該在此引退了。

慶幸的是,現在引退也有足夠生活一輩子的資產。雖然我身為半魔人族,能有多少壽命仍是未知數。

不只金錢,邪龍的鱗片也由同伴間平分了。將它處理掉的話也能入手幾乎能買下國家的金額吧。

邪龍的尸體不用多說,是一座寶山。

特別心臟傳言說是不老不死的妙藥。

但是,邪龍的身體已經自內側被燃燒殆盡了。剩下的只有皮、爪、牙和鱗等部位。

即使只有這樣,對國家也是很不得了的寶物。要求我們供奉出來的國家也不在少數。

只是一枚鱗片就有很夸張的力量。那可是能將圣劍以外的所有攻擊都排除的鱗。

讓那東西在外面流通,再怎么說我們也會感到驚恐。

于是我們將素材各人均分后保管起來。

即使一方被奪走了,其他人也能用邪龍的力量去抑制他。

用那素材來做成裝備的話,能有很大程度上的力量升級吧。

用那裝備來打倒魔物換錢過日子也行。

但怎么說孤身一個人也很貧乏無味。我也想像萊爾那樣,有個能依靠的誰在身旁……

一想到這里,不知為何腦中浮現出柯迪娜的臉來。

比誰都更嚴格的要求我,然后能夠托付性命值得信賴的人。

萊爾或伽多魯斯、瑪利亞或麥克斯韋的話,都能做到以自力保護自己的吧。

但柯迪娜沒有那樣的力量。

不、以一般的角度看她也是身手相當的冒險者。

即使那樣,身處在我們這個等級的戰場上,無法否定力量上的不足。

她貢獻所有知識,成功在難以自保的生死關頭存活了下來。

那也是對我們
夏小汐墨夜霆全文免费阅读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