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eb版

21-30

web版 21-30

第21話 干涉魔法的價值

第二天,瑪麗亞在家的院子里,指示蜜雪兒醬向一個站立的木板射箭。

蜜雪兒醬歪著頭,服從了瑪麗亞的指示。

年幼的她,將那把為其量身而做小小的狩獵弓的弓弦拉緊,用認真的表情將箭……射出。

像是沒有足夠力量的箭矢飛過了一座小山丘后,往靶的左下方刺了下去。

「嘿~,在這個歲數便能打到這個距離真是不得了呢,真不愧持有著射擊天賦。」

「欸嘿嘿~」

在瑪麗亞撫摸了蜜雪兒的頭后,我們一起走去確認箭矢落下的地方。

刺在靶的左下方的箭矢,在箭頭有一半陷入了木板的狀態下停了下來。

這個并不是可以狩獵到野獸的威力。

「嗯——,果然很淺呢」

「嘛…因為還很小沒有力量這是沒有辦法的事呢,倒不如說能做到這樣已經是一件可以稱贊的事了」

「就是喔,很厲害啊蜜雪兒醬!」

事實上,蜜雪兒的射擊距離超過了10米。

像她這樣的初學者,能打出這個距離,是一件令人意外的事情。

再者,在她的手中的更是一把粗糙的孩子用(子供向)弓。

「那我們回去剛才的地方吧,蜜雪兒醬再射一次吧,好嗎?」

「啊,好的」(あ、はい)?

回到原來的地方,蜜雪兒醬再次一把箭射出。

然而這一次,瑪麗亞她付予了強化魔法。

身為后衛的專業sup瑪麗亞,對干涉系的魔法多少有點心得。當然,這個的技量遠遠不及麥克斯韋。

這次的箭矢與之前射出的軌跡相同,果然命中了靶的左下方。

然而,與前一次不同,靶的左半部分因為被擊中的沖擊而吹飛了。

「喔,喔喔!?」

「這個已經沒有走過去確認的必要呢。吶~?干涉魔法很厲害吧~?」(kira☆)?

「嗯…是的」(う、うん)?

「如果妮可爾也能用魔法的話,這種程度的事情也能做得到喔」

我噠噠噠噠地沖上山頂,確認被砸碎的東西。

穿過木板的箭頭也留在碎片中,由此可見看這個的威力有多高。

幼小的她所放出的箭矢,也能把木板擊飛。

這是我們不能小看干涉系魔術威力強化的證據啊。

「很厲害,呢」

在我生前,我也接受過多次的強化付予。

但是,由于我原來已經是一個熟練者才加入這個隊伍,并且當時我已經有了一個強大的攻擊手段。

所以,對這個恩惠感到實感的機會,意外地少呢。

「對吧~?如果妮可爾努力的話,馬上就能做到的喔」

「嗯」

「啊…消失了?」

很快蜜雪兒醬的聲音就飛到這里來了。

她盯著她手中的狩獵弓。也許是想起了強化魔法的感覺吧。

「強化付予的效果是擁有有效時間的,而且時間通常都不長,有的只有數分或者更短。所以使用的時候要好好思考過才用呢」

「嗯呣」

「這個威力上升大體只能到達這種程度,對上金屬制的對手的話效果便會很薄弱,不過就算這樣說,這也是在初期的冒險中很有用的魔術喔」

「嗯,好像很有用呢」

把木板貫穿這種程度而言的話,對于要貫穿人體皮膚也能夠揮發很大的威力便是了。

如果精準地使用這個魔術的話,這個魔術便會有持有著成為必殺技(殺手锏)的機能。

先說好對變身的魔法而言,實際上才是我喜好的系統呢。(先に話していた変身の魔法と言い、実に俺好みの系統だった。)?

最終在那天發動魔術這樣的事還是未能做到呢。

不知何故,是否因為前生不能使用魔法的那種感覺,一直扯我后腿,阻礙我發動魔法,我是這樣想的。

雖說要我感認魔力這件事不是問題,但使用的時候便是另一幅墻壁呢。

而那段時間,蜜雪兒醬已經完成了射箭的訓練了。

那個命中率在小孩之間而言很高,并且(射得?)很快。

但是,這是身為初學者,還要是孩子的前提來說呢。

無論如何,如果我能對她的弓施與付加強化的話,將來她便會是一個令人內心振奮的伙伴呢。

「呼欸~~」

訓練結束后,我去了洗澡來治療剛剛的疲勞。

家里的浴室做得很廣闊,甚至還有一張按摩用的床的程度啊。

我躺在那里,讓菲妮婭做例行的按摩。

說實話,由年輕的全祼少女做按摩是一件不健全的事情,對前世的我來說。不過現在的我是和她一樣性別的女孩子,所以大丈夫。

所以對雇員菲妮婭完全沒有必要顧慮。(使用人としてここにいるフィニアに遠慮する必要など欠片も無いのだ。)?

「這樣一來暴露了會很糟糕的秘密,就這樣累積了」

「欸?累積疲勞了嗎?妮可爾大人還很年幼,所以不可以亂來的喔。」

「不,不是啦,才沒有這樣」

但是,這是不能詳細解釋的事情呢。

在按摩床上kyu一聲地伸了個懶腰,菲妮婭用纖細的手指輕輕地揉著我的身體,舒緩我的疲勞。

裹在溫暖的熱汽,讓整個身體軟掉了,還接受著柔軟手指的按摩。真是幸福呢。

「但這樣真的好嗎?」

「欸,什么事情?」

「是關于去拉墨的事情,雖說是在兩年后,但那時妮可爾樣才7歲吧」

「但是菲妮婭你也一起去的吧。」

「離開了父母不會感到寂寞嗎?」

「嘛…那個呢…欸…」

對我而言,我是對萊爾持有著勁敵的心態,不過我并不是討厭他,瑪麗亞倒是受了很多恩方面呢。

雖然有隱瞞的事情,但是和他們生活我并沒有感到不好意思。

離開他們兩個時,多少會感到有些難過,但這是沒有辦法的呢。

然而,本來我們已經是踏上了不同道路的同伴。對分別這樣的事情,早就已經有覺悟了。

問題是7歲的孩子用這樣的借口來說服的這個地方。這樣便會很可疑呢。

「但是走去那邊雖然會和拔拔媽媽分別,但只要在休息的時候回來便好」

「原來,如此呢,的確如果你去皇宮,要見面肯定會更加不容易」

「如果思考兩者哪一邊見面時間能長點來考慮的話,去拉墨那邊不是比較好嗎?所以我選擇了那邊」

「……妮可爾大人,偶爾會用一些很困難的話語呢?」

「呃,才沒有這樣的事啦,也許是因為我在媽媽的課上學了很多東西吧」

出了「學習」這詞后菲妮婭便不情愿地接受了這個說服。

「呣……」

「嗯~,怎么了嗎?」

在我背后按摩的菲妮婭發出一個微妙的聲音。

在我的背上,菲妮婭多次地使用她的手指上下來回。

有點癢呢。

「妮可爾大人,好像長了點肌肉呢?」

「真的嗎!?」

「對我來說,軟綿綿的感覺稍為減少反而可惜呢」

「菲妮婭,最近心聲咖噠噠地泄露了」

劍啊魔術啊,漸漸地進步這樣的事也看不到,所以稍為肌肉的增加是相當高興的。

就這樣,隨著我每天一點一點地成長,我的幼兒期便過去了。

第22話 7歲,初次的狩獵

之后兩年的歲月經過了

我以進入拉墨的魔術學院為目標,將魔法的學習列為重點,進行每天日課的修行。

當然,也沒忘記鍛煉身體的事。

雖然筋力、持久力等等的實在沒辦法,但只是為了瞬發力而有了實感。

在離試驗還有一個月的時候,我和蜜雪兒在森林中屏氣潛伏著。

我在這兩年間困擾煩惱著選擇的彎刀插在腰間。這是完全放棄雙手劍之道的優先結果。

后方待機的蜜雪兒醬裝備著稍大的狩獵弓和皮鎧。順帶一提我力氣太小沒辦法裝備皮鎧。

之后在我視線的前方,一種叫作突擊豬的魔物在爽吃著誘餌。

這種魔物是動物系魔物,其肉可食用,而且毛皮被當作防寒材料使用,牙也作為裝飾品充滿人氣。

也就是全身皆能沒有浪費被使用的「美味的獵物」。

但要狩獵又是另一回事。

我回顧后方,用眼神給后方待命的蜜雪兒醬暗號。

這兩年間,有了充分來鍛煉組合的對手。因此只是這樣接下來該怎么做我們雙方都知道了。

「朱之一、群青之一、山吹之三。將釋放的弓勢賦予力量吧」

呼應我的咒文詠唱,蜜雪兒的弓寄宿著光--消失了。

雖然光消失了,但這樣她的弓就能增加威力了。朱是強化的強度,群青是強化對象的大小,而山吹則是效果作用時間。

在這個場合,就是最低等級的強化賦予一人、作用三分鐘的指示。

再者,使用不同濃度的魔力,強度也會改變。

到瑪利亞等級的話能做到無詠唱發動,我的話還沒辦法。

說起來,能發動的魔法也只有這個,朱之二、群青之二、山吹之四的話魔力就會像霧一樣消散。

但僅此這樣,還是有作用的。

同伴聽到我的詠唱,就能判斷是怎樣的魔法、作用范圍和效果時間。

因我小聲的詠唱咒文,所以突擊豬還沒察覺到。

在弓緊繃的拉弦聲后,蜜雪兒醬手上的箭射出。

箭一直線飛行,深深的刺入突擊豬的后頸。

本來以她的臂力是打不到現在深度一半的。

「噗嘰!?」

突然的劇痛使突擊豬發出悲鳴。

然后向這邊回頭。然而蜜雪兒醬已經躲進樹木的陰影里了。

「妮可爾醬、拜托了!」

「交給我吧」

把彎刀拔出,準備應對豬的突擊。

突擊豬如其名,擅長以突進攻擊。

反過來說,既然那個攻擊很單調的話,就是能輕松對付的敵人。

在前世冒險曾經好好的狩獵做為緊急糧食。但現在這家伙卻是個強敵。

「噗哞喔喔---!」

吼叫同著襲擊過來的豬,再度小跳躲開。

后方的蜜雪兒醬身姿消失在樹的陰影,不需要在意。

然后與豬交錯而過,彎刀一閃。

當然,我力氣很小沒辦法給它有效傷害。頂多只是在表皮淺傷的程度。

而且突擊豬不擅長繞小圈,也就是說--

「噗嘰!?」

不放過停下腳步的一瞬間,蜜雪兒醬不第二箭射出。

沒有失誤的狙擊,再次打入后頸。

豬馬上注意米向謝兒,我不會讓它得逞的將彎刀斬去。

既然參與攻擊的話,我也掛個強化賦予就好了,但并沒有那點余裕。

「せやあああ!」

回過神來依舊是刺得不深。

但這邊已經成功再次將豬的注意吸引過來。

如果是頭腦好的敵人,應該要無視我、去針對高輸出的蜜雪兒吧,突擊豬終究只是野獸。

只有攻擊最近攻擊者這種程度的知性。

不擅長轉向的豬,非直線的攻擊很好躲開。

看好低下頭準備發出攻擊的時機往旁邊跳開、向著它的大腿斬去。

因腳部受傷而停下的豬,朝著它打出箭矢。

之后只要重復一樣動作就能打倒。

就這樣戰斗了三分。只憑著我們兩人的力量,成功的討伐了突擊豬。

第23話 試驗的結果

把繩子掛上樹枝、將突擊豬吊在枝下。

以小孩子的腕力來說要把大概有數百公斤的豬吊起來是不可能的,利用滑輪組的原理配合石頭的重量,才成功的吊起來。

然后將后腳的動脈切開、再把頸部大動脈割開放出血。

在這期間蜜雪兒醬在周圍警戒著。放出來血的腥味,很有可能被別的野獸給嗅到。

放血告一段落后、把外皮剝取、從腹部的切口處理內臟。

區分能吃和不可食用的部分,剩余的部分就挖洞掩埋。

留下大量的肉則是用砍下樹枝制成的簡易木橇運往村里。

直到準備完成的地方,有人朝我們出聲。

「好、到此為止。戰斗的部分合格。在那之后的處理也是,稍微再花點時間的話就沒問題。說起來妮可爾手法非常熟練吶?」

「那啊、是努力的結果。」

事實上、只是因為有前世的經驗手法才習慣而已,在這頂多也只是重復的作業流程而已。

只是因為沒力氣、切割剝皮的作業、吊掛獵物的作業很花時間。

到這為止的戰斗,也可以說是畢業考試。

兩人組成一隊、狩獵突擊豬程度的魔物、食物、入手食材和有用的素材。檢查那個流程的執行。

「結果怎么樣?」

「說的也是呢。蜜雪兒醬為什么盡是瞄準后頸呢?」

確實、持有射擊恩惠的她的話、直接攻擊頭部也不是不可能。

但她卻不是瞄準身體活頭部,而是著重在攻擊后頸。

「那是因為打頭的話可能被骨頭彈開,打身體的話不知道能不能做出有效攻擊。」

「確實頭部有被反彈的可能,但打身體的話我認為是沒問題的。」

身體被箭矢刺入的話,那個痛感可能會阻礙到身體的活動。

直擊到重要器官的話,也會簡單的變成致命傷。行動受組的話我回避也會變得輕松。瑪利亞是想這么說的吧。

「雖然我想脖子的話有很高的機率會變成致命傷……」

「是嗎,雖然不壞但稍微貪心過頭了。ス突擊豬的頭部周圍滿堅硬的喔。好好的想看看,支撐住那個突進的可是頸部呦?」

「――啊、是嗎?」

擅長以數百公斤龐大身軀突進的豬。支撐著那個威力的脖子不可能多脆弱。

不如說比其他部位集中了更多肌肉。

「那……我失格了嗎?」

「話不是那么說。當然是合格了!因為不是好好的把突擊豬給狩獵了嗎。這應該說是給你今后比較好狩獵方式的忠告。」

「真的嗎!太好了」

之后瑪利亞面向我。

「雖然再來是妮可爾……自己明明欠缺攻擊力卻沒有掛上強化賦予這點是失敗呢」

「嗚…」

沒錯。那時我氣息并沒有被突擊豬給捕捉到。也就是說再發動一次魔法、給自己也加上強化賦予的話、我的攻擊應當也會造成有效傷害。

但是獵物在眼前,我也被興奮沖昏頭了。

輸給了想要快點戰斗的欲望,而大意沒給自己上輔助魔法。

「若是妮可爾的輸出也有效傷害,戰斗也可以更快結束。而蜜雪兒醬也不會有那么大的負擔呦」

「嗯」

「今后要多加注意。戰斗時間是越短越好。如果是柯迪娜的話,在戰斗之前可能就會找好對策……」

在最后瑪利亞自言自語回想著以前伙伴戰斗的方法。

確實如果是她,會預想好攻擊路徑設置陷阱,現身引出敵人,毒殺什么的也做得出來。

「今后會多注意」

「嗯。但要求到這種程度怎么說也太亂來了。因為你們太優秀,都忘了你們才7歲」

「欸嗯」

我和蜜雪兒醬兩人并排挺起胸膛。

本來我的情況就是稍微耍點詐。

「那就回去吧。肉就和蜜雪兒醬分半」

「太好了!」

「不、因為這本來就是蜜雪兒醬獵到的吧?分一半也不會太少」

「欸?但是沒有妮可爾醬的話也獵不到喔。我沒辦法回避那個攻擊」

「可是只有我也打不倒啊」

「所以才分半呦。在這種地方有所顧慮可不行。不過要求太多也不好」

「是--」

就這樣小心地抓好木橇的繩子。由瑪利亞輕輕的拉著。

她也是高位的冒險者。外表再怎么纖細也有進行最低限度的鍛煉,身體能力也超越了一般人。

看見仿佛深閨大小姐般的瑪利亞輕松的把堆滿肉的木橇拉著的樣子,我們互相對視不禁失聲。

怎么說呢,看見母親的強悍的感覺。

那天的晚飯,是滿滿豪華的豬肉大餐。

一聽到那是我們獵來的肉,萊爾很得意又悲傷的表情。

我們打倒了突擊豬,也就證明了我們擁有能去學院的力量。

而且同時也是和雙親們分別時期接近的證明。

飯后我在家里的暖爐前一邊沉靜心情一邊編織。

初春即將來臨的這個季節,用毛線一點一點的織圍巾。

這不是我覺醒成為女性,而是在訓練隱藏起來操絲天賦的一環罷了。

嘛、雖然織完的東西也是丟給父母。

「妮可爾、再怎么說這個季節圍巾會不會太勉強?」

「可以啦」

「媽媽想要比較清爽的衣服,可以嗎?」

「那~就編夏天的開襟薄外套吧」

「哎好高興呀」

「爸爸呢?」

「毛衣」

收到我毫無憐憫的宣告,萊爾露出痛徹心扉的表情。

溺愛著的愛女贈送的禮物可不能不穿。結算是炎熱季節的毛衣也是。那就是他身為勇者的原則。

嘛,在這之后可能要分隔好幾年。稍微留點禮物也不錯。

本來有麥克斯韋的魔法的話,一年內就能回老家好幾次。

因我說的話萊爾哈的嘆了一口氣,從沙發站起來直接回房間了。

「真是的。妮可爾會不會對爸爸太壞了點?」

「嗯……」

對我來說那家伙頂多只是對手。作為女兒撒嬌還是有點排斥。

矛盾的距離感最近感到很困擾。

過了一會兒,萊爾拿著一把劍回來了。

不、那說是劍又太細、而且是彎的。換言之是一種稱作「刀」的劍。

「妮可爾。這把劍的話妳也能用吧?本來是要再等妳長大點再給妳的,嘛、既然能夠狩獵突擊豬應該就沒問題了」

「欸?」

「都織了衣服和圍巾給我們。那這就是爸爸給的禮物」

接到手一眼就能明白,是把十分的利刃。

唰地抽出來看,沒有一點臟污的刀刃反射出電燈淡淡的光芒。

「雖然并非說是把魔法劍,強度是能掛保證的。只是,入手這類型的劍卻怠惰的話馬上就會生疏喔?」

「謝、謝謝」

「聽好啰、妮可爾。妳的身體適性很遺憾并不適合向前衛沖。可以的話希望妳將揮動這把刀作為最后手段」

「嗯、我知道了」

雖然這么說,我沒有聽那忠告的打算。

我一直以魔法劍士作為目標。這次、不是讓人害怕的暗.殺者,而是要成為一直憧憬的勇者。

雖然是這么打算,現在也沒辦法改變什么。

在之后又接受了幾個試驗,終于到了我們旅行前往拉墨的日子了。

第24話 出發的早上

就這樣到了出發去拉墨的那一天。

在村里要去拉墨魔法學院考試的,只有我和蜜雪兒醬兩人。

本來的話,如果不是一個很厲害的精英,就去接受那間學院的入學考試,根本不可能會通過。

換句話說,那是只開放給被選中者的門還要是狹窄的門。(言わば、選ばれた者による狹き門なのである)?

在村莊入口附近的馬車里裝載行李的時候,我向父母進行惜別。

與此同時,菲妮婭正在爽快地裝載著行李。

瑪麗亞和萊爾因為都習慣了旅行,所以都把行李限制在最少的程度。

倒不如說是因為菲妮婭,這個也要那個也要所以行李增加了。

「那,妮可爾……雖然分別很遺憾……真的很遺憾…..但不要走啊!」((行くなぁ!!)?

「親愛的(老公) ,這個時候不應該這樣吧。」(「アナタ、そのくらいにしておきなさい」

淚流滿面,現在才想把我留下而行動起來的萊爾,被瑪麗亞無情地擊中后腦阻止了。

最近的瑪麗亞啊,母親的強勢感覺好像出來了。

喂萊爾,你這家伙在我生前帥哥的姿態去哪了?

「妮可爾,一定一定要注意自已的身體呢,還有暈車藥拿了嗎?」

「嗯,沒問題。」

「因為你的身體真的很虛弱呢,真的要注意自己的身體啊,知道嗎?當發生什么事的時候,不要多想去向柯迪娜和麥克斯韋說喔,知道嗎?」

「嗯」(うん)

我去拉墨的原因。

其中一個就是找麥克斯韋和柯迪娜照顧我這件事情。

無論是否菲妮婭和我在一起,但她都只是一個普通人。如果發生一些嚴重事情的話,她的力量就不那么可靠了。

蜜雪兒的父母是陪她一起去的,但畢竟他們只是普通的獵人。在權貴子弟的學院里遇上問題也派不上用場呢。

「沒問題,已經很好地準備好了」(大丈夫、ちゃんと媚びを売っておくから)?

「你還記得他們兩人羞澀的過去嗎?」

「當然」

「喂,瑪麗亞……可以告訴我是什么事嗎…」

當發生起糾紛的時候,作為強制令麥克斯韋二人協力的殺手锏,他們二人害羞尷尬的事跡,我已經從瑪麗亞那聽說了。

雖然麥克斯韋的過去已經知道了……這樣啊,原來柯迪娜也……真是聽很多令人驚訝的事呢。

倒不如說,可以的話我也不想知道啊。

聽到這樣的對話,萊爾在流冷汗了呢。

好像意外地,對自家妻子的腹黑感到戰栗呢。

說實話,我其實也有一點點。

「嘛,嘛……,妮可爾,有拿著武士刀嗎?」

「嗯,這個我會用上的」

「那,記得用的時候要離皮膚遠點,有危險的時候就————不要躊躇把敵人殺死」(「じゃあ、肌身離さず持っておくんだぞ。危なくなったら――躊躇なく敵を殺せ」)?

萊爾用認真的表情給了這個忠告。

這個村里因為有萊爾和瑪麗亞的保護,可以說治安是相當穩定的。

當被魔物入侵時候,都是在受到重大傷害之前就會被萊爾討伐了。

但在村外,話就不是這樣說了。

治安機構受到重大傷害的北部三國,已經統合成一個國家了。

要組成一個國家是需要人才的,怎樣也不夠分全國用的呢。(それは國を作るべく人材が一國分しかいないという事でもあるのだ。

就連關聯的治安組織,也不是國內的。

在連續的魔物襲擊中,根治迷路的盜賊是農民和傭兵。(關連して治安組織も、國內に行き渡っていない。ひっきりなしに襲い掛かってくるモンスターに、喰い逸はぐれて盜賊にまで身をやつした農民や傭兵。)?

面對我所說的威脅,我需要在被殺前,有殺死他人的覺悟。

但是蜜雪兒醬在殺死魔物之前都已經有躊躇了。(ミシェルちゃんですら、モンスターを殺すまでに結構な逡巡があったのだから。)?

在這個困惑的間隙。萊爾就這樣忠告了。(その戸惑いが隙になる。ライエルはそう忠告しているである。)?

當然,這對我來說是無用的建議。因為在這六位英雄中,我是第二狠的人。

順便說一句,第一是柯迪娜的說。

最糟糕的是,舍棄隊友是身為軍師的義務,在窮地中能夠比她更冷靜面對的人是沒有的。(最悪、味方すら切り舍てる軍師を務めていただけあって、窮地における冷靜さでは彼女に敵う者はいない。)

在馬車的旁邊,蜜雪兒醬和她的父母已經完成了行李裝載。

菲妮婭也完成了我的行李裝載了。

「那么菲妮婭,妮可爾的事就拜托你了喔?」

「就交給我吧,瑪麗亞大人。即使要用上我性命我也會守護好的!」

「也不用說到這樣……但要好好地看管著妮可爾呢,主要是一個生活方面的,吶?」

「是的,我一定會把她養育成一人前的淑女!」(「はい、必ずや一人前のレディにお育て致しますとも!」)?

「不,那個就不需要了」

我在菲妮婭的身后,輕聲地說著。當然,她沒有聽到呢。

但是作為一位淑女被撫養的話,果然不需要多想,在這個時候要將隱密之才能發揮都最高效果,然后逃出這個地方。

「不要忘記從我和萊爾那里學到的東西,要把自己放在第一位,吶?」

「是」

「菲妮婭也是喔?」

「欸,我也是,嗎?」

「你也是我的家人喔?所以絕對要保護好自己」

「但是……」

菲妮婭好像還有話想說,口沒有閉上。

那孩子到現在,仍然因害我————雷德死的妄想所囚禁著。

這就是為什么,瑪麗亞給了她要保護好自己的忠告。

因為會被贖罪的意識驅使,會想要舍棄掉自己的性命來保護我。

「那我明白,既然瑪麗亞大人這樣說的話」

雖然還殘留著少少尷尬,但她向瑪麗亞如此發誓。

看到了這樣,瑪麗亞把手放在菲妮婭的肩上。

「聽好了?雖然說了很多次,雷德的死并不是你的錯,是那個笨蛋喜歡才這樣做的」

「怎么會!雷德大人才————」

「Gufu——」(ぐふっ)?

在瑪麗亞身后隱藏的我,發出了清喉嚨的聲音。

可是,這不是一個很好開口的場面。

「那個笨蛋……為了保護你,還有,保護柯迪娜,所以判斷舍棄掉自己的生命。而那個判斷是雷德自己下的,那兒沒有你介入的地方。」

「就算是這樣,我……」

「他的死是他的判斷的結果,將此否認,是對他的判斷的褻瀆」

關于這個意見,我也很同意。

菲妮婭怪責自己的理由。是因為小時候見到那個死的沖擊。這只是一個強加于是因為自己的錯的自責呢。

在那個影響下,多少會知道有美化過濾過……但是,怪責自己這樣的事怎樣都是錯的不糾正是不行的。

「在這次的旅途上,你就可以原諒自己的吧,加油吧」

「就是因為這樣……才雇用了我?」

「這樣的原因也有,但是最重要的是,你十分真摯地考慮妮可爾的事情呢,即使你有對雷德贖罪的意識,吶」

告訴了菲妮婭這些后我們便溫馨地抱在一起。

作為這個熱淚盈眶的擁抱的回應,我們開始了這一段旅程。

第25話 旅途

在馬車的搖晃下,我們很快地就踏上了前往拉墨的路途。

路途上很順暢,擔心的襲擊也沒有……沒有……嗚↗。

「夫尼牙,暈車了」(「菲妮婭,暈車了」)?

「又暈了嗎,妮可爾大人!?」

在本日第二次的暈車宣言下,就連菲妮婭也浮出了驚愕的表情。

雖然馬車的路途上都很順暢,但我的身體就不順暢了。預料到這個狀況而給了我止暈車藥水,瑪麗亞的慧眼真可怕。

可是這個暈車藥水,在我虛弱的體質面前也只能像螳臂之斧。完全不起效啊。(螳臂之斧:螳斧比喻脆弱的武裝)?

果然就連親友蜜雪兒醬,也只能對我這個丑態浮現出呆笑。

雖說馬車的旅途很順暢,但為了配合我身體的狀況而停下了馬車,所以行程上便耽誤了。

就這樣菲妮婭從口袋中拿出了一直都帶著香袋,然后給了我膝枕。

雖然這是一架馬車但它并不是有座位的旅客用馬車,只是一架附有頂篷只供行李避風雨,還需要直接坐在行李架上的載物用馬車。

雖然乘坐的舒適度是最差的,但在這種時候能讓人躺直身子是它的優點呢。

將頭放在菲妮婭柔軟的膝上,而鼻子沉浸著香袋清爽的香氣。

她的香袋里除了放薰衣草之外因為還放了薄荷葉,所以有清新的氣味。

那個爽快的香氣,治療了我那疲勞了的三半規管。

「nfuuuuuu」(んふぅぅぅ)?

「kusu(クス),妮可爾大人你啊,簡直和小貓一樣的」

「嗯~,妮可爾醬,和貓咪很像喔」

「這個!」(これ!)

和菲妮婭一起笑我丑態的蜜雪兒醬,她的母親以慌張的樣子來責罵了。

因為我怎樣說也是英雄的女兒,所以要對我持有著下級貴族般的敬意呢。

但瑪麗亞和萊爾也不喜歡他們擅自這樣呢,因為都會弄得氣氛戰戰競競的。(母親もマリア達の不興を買ってしまわないか、戦々恐々としているのだろう。)?

而且在拉墨也會從他們拿到生活上的支援,所以對我來說并不怎么介意。

「可以喔,也沒什么。我的身體很弱是事實來————的說」(原文沒有「的說」但不加的話我想不到如何表達那個女孩子的感覺,所以那個有斯文到了嗎… ?)?

雖然現在的自稱總算能習慣了用「私」。

但我現在依然對使用女性的言詞感到有違和感。

前往拉墨的這輛馬車,除了我們之外還坐了幾名商人。

商人們都拿著從村子賺到的收入,回去拉墨的鎮上。

由于攜帶著大量的錢,所以帶著了3名護衛。

我們彼此,都對有同行者而產生了少少緊張的樣子。

「對了,冒險者的歐尼醬,說點什么吧?」

「妮可爾大人……這樣也太……」

因為他們都在執行護衛任務中。

所以沒有必要理會小孩子的要求,而且也沒有這樣的閑暇。

在休息時也要保持著警戒,所以造成了必要以上的精神損耗。

因為在我還是冒險者的時期已經充分感受過了。

「沒問題的喔,這附近都沒有魔物」

「欸,你能夠知道嗎?」

「雖然不明白原理但有這樣的感覺」(好一句なんとなく)?

這個是生前天賦的感知能力,因為不是和身體能力相關的范圍,所以我依然有和以前一樣的感知能力。

在這個感知能力的范圍內,是沒有敵人能夠隱藏的。

因為護衛們是和馬車一起行走的,所以就算是他們,這點左右的喘息也是需要的吧。

明明只要交替警戒便好了,硬是要全員一起警戒。如果這樣逞強的話,早晚會犯上錯誤的。

「那個周邊沒有魔物,是真的嗎?」

「的確在我們的警戒范圍里沒有發現敵人的身影……」

對我所說的話,菲妮婭向其中一位冒險者進行確認,然后獲得了同樣的回答。

這是當然的,得出這個結論的并不會只有我。

「吶?說了我的耳朵很好的吧」

「嘛,是這樣的話也不是不可以交談啦?」

就這樣,我們就和冒險者們一起說了到現在為止的冒險了。

那些,并不是一條小村子的經驗可比的冒險談啊。

大家,都對這深感興趣地聽著,但是除了我以外。

因為從我的角度來看,他們的冒險故事,都錯漏百出。

就算如此在這個無聊至極的旅途中已經是十分有趣的事了。

我什么也不說,就這樣靜靜地坐在一旁聽著,而這個行為將疲勞很普通地累積了。

「在那邊的陰影突然有巨魔跳出來了————」

「啊啊!?」

「但是那兒,不是沒有讓巨魔出現的空間嗎?」

巨魔的身高有5米,所以是巨人的一種。在這之前根據他們所說,那里的天花只有3米高這種程度的話。

「嗚….那,那個是……」

「真是的,如果是真的話,那里只能出現哥布林啊」

在冒險者3人中,由2男和1女組成。而那個女性冒險者將男性冒險者剛才所說的矛盾解決了。

嘛,以一般人為對象的話可能會不明白他想表達的東西吧,反正這邊只是為了消除無聊的感覺而聽著,就算吐槽的話也會原諒我的吧。(まぁ、一般人相手に話を盛りたい気持ちも判らないでもないが、こちらも気を晴らすために聞いてるので、ツッコミを入れるくらいは容赦してもらいたい。)?

就這樣我也加入一起吐槽結果令馬車上的人們都笑了起來。在某種意義上,可以說是加深了和睦。

根據過去的經驗,對強大的熟練者,都會有就這樣便害怕的傾向呢。

就這樣冒險者們的演講便完了,我們同時亦獲得一般人程度的信用了。

說起在瑪麗亞他們隱退后,我和柯迪娜還是沒有辦法放棄冒險啊。

思考著令乘客們露出了笑容的冒險者這件事,我們的旅途便再次開始了。

第26話 街道上的襲擊

在最初第二天的旅途上什么事情也沒有發生,我們很順暢地前進著。

如果要說有問題的話,也只有我暈車了這種程度吧。

但是在那一天情況好像有點不同了。

在乘客和身為護衛的冒險者很和睦,也解除了緊張感的那個時期。

在某種意義來說,是個最讓人大意的時候。

當馬車在森林中的道路前進著時,有什么東西接觸到我感知能力的尖端了。

但那不是能夠感覺到敵意的程度,只是有違和感的存在而已。

「嗯?」(ん?)?

「怎么了,妮可爾大人?」

「嗯→↘?」(んー?)?

這種經驗呢,
夏小汐墨夜霆全文免费阅读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