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卷

尾聲 某天下午的天空

第一卷 尾聲 某天下午的天空

「所以神佑信的影子到底是什么呀?」

一年四班的導師狐貍少女幽珠來到了萬物商店綠清靜,幽珠吹著歌夜遞過來的紅茶,咂了咂嘴。

「就是個影子少女嘛,以前我也只是聽說而已,但是親眼看到后,雖然感覺不太一樣,但真的長得跟我很像呢。」

「沒錯,看起來就像是小時候的歌夜小姐。」

喝著紅茶的幽珠帶著幸福的表情,豎起了耳朵。

「雖然神佑信的影子從他在人類世界時就會亂跑了,但是上來神天島之后才變成了少女的樣子。這是不是表示,這是因為受到了神天島的影響的緣故呢?不過也真是怪了,為什么偏偏長得像歌夜小姐呢?」

「啊,這個答案也許很簡單呢。」

一邊喝紅茶的幽珠聽了歌夜的回答,臉上出現了驚訝的表情。

「歌夜小姐原本就知道那個影子的真面目嗎?」

「可以這么說吧,第一次看到的時候還不太知道,但是我已經看第二次了。就算再怎么改變原來的模樣,變得這么小,還是騙不過我的眼睛的。可以說是一塊靈魂碎片吧,是在絕望的漆黑空間當中,累積了無數的能量而產生的結晶體。」

幽珠聽了歌夜的說明,大吃一驚,眨了眨她的大眼睛。

「怎、怎么會……!那、那她完全就是歌夜小姐!」

「即使這樣,也無法完全消滅它。原本想說,應該隨著時間的流逝,它就會消失在自然當中了。但是不知道是什么樣的原因,破碎成小碎片的靈魂竟然會躲在人類的影子里。也許是受到了神佑信特異體質的吸引吧。果然這世界上什么事都有可能會發生啊。」

「這、這可是大事啊!那么現在神天島不就有危險了嗎!」

與驚慌失措的幽珠形相反,歌夜倒是十分冷靜。

她聳了聳肩,摸了摸幽珠的頭,仿佛要她別緊張一般。歌夜像是撫摸小貓似地摸著她的頭,幽珠舒服地露出了滿足的可愛表情,動了動她的耳朵。

「冷靜一點,這其實不算是什么大事。就像我說的,它只是一小塊碎片,已經失去了它原本的特性.成為相當單純的存在。它會來到神天島,一定也是有它的意義。」

「呼嗚嗚……,但、但是歌夜小姐,為什么那個靈魂碎片會長得像妳呢?」

「它原本就是可以接收任何東西的黑暗存在,但是它如果接受了太多人類的負面邪念,就會招致禍端。同樣地,那個小東西來到我們神天島,也會繼續吸收精氣……那么讓我問妳個問題,妳覺得一直以來,神天島是靠著誰的精氣在運轉的呀?」

「正是……。」

幽珠本來想要說些什么,突然像是頓悟般地睜大了眼睛。

「原來如此,這樣一來,長得像歌夜小姐也是理所當然了。」

「對吧?」

一個美好的午后,陽光灑進了店里,相當的溫暖舒適。

位于東側的古色古香建筑,有著它特有的古樸韻味,幽珠發懶似地躺在桌上。

「話說回來,這一切事情的始作俑者,那最會釣魚的家伙在哪里呀?」

「如果你是說神佑信的話,他今天休假呢……。妳的態度未免也太酸了。妳就那么討厭他那個異名啊?我覺得還滿適合他的啊。畢竟可是他想出讓交換生獲得勝利的計畫呢。而且最后也是他站出來和愛鈐戰斗的。」

「就不是那個問題嘛!」

在異名經典戰中獲得勝利的交換學生隊,按照規定可以獲得一個異名。畢竟人類敢站出來與「神祕」對抗,而且還贏得了最后的勝利,被賦予異名可說是實至名歸。

最后他們這個異名被賦予給交換學生隊當中最大的功臣。雖然幽珠一直對于這個異名不太滿意就是了。

「討厭啦。為什么一定要那個名字!難道妳不知道,我最討厭那個名字了嗎?」

「妳不該來跟我抱怨這件事吧?我只是個區區綠清靜的小老板耶?」

歌夜安撫般地拍了拍幽珠,摸了摸她的頭,簡簡單單地就收服了她。

「今天的頭發是漂亮的白色呀。」

歌夜低頭看了看她的頭,笑了起來。她想起了自從經典戰以后,她那個「女兒」可是完全不一樣了。

「……少女只要戀愛的話都會變的吧,佑信同學可要多加點油了。」

「嗚嗯嗯?」

「沒有啦,沒事。」

在綠清靜外的院子里,三足鳥正梳理自己的羽毛,相當無聊似地打著哈欠。

×

太公望。

是商朝滅亡之際的關鍵人物。

原本這是個女生的名字,意為期盼(望)著好夫君(太公)。

同時,他也是歷史著名小說封神演義的主角,是一個遠近馳名的歷史人物。

「……還真是起了個偉大的名字呢。」

經典戰結束不過三天的時間,神佑信還是沒能習慣他自己的異名。

「這個異名很適合你啊。太公望可是周朝最著名的宰相啊,也是當時最有名的戰略家不是嗎?對于雖然是個膽小鬼,卻很會要小聰明的你來說,是再適合不過了。」

「就是說嘛!」

「為什么說得好像很了解一樣啊?」

他們三個當時都知道,只要被賦予異名的人,戚覺之后就會發生什么麻煩事,所以互相推來推去,最后變成了現在的結果。

而女武神一聽到太公望這個名字,只說了一句:「啊,狐貍要來了。」就立刻逃走了。

讓我們倒帶回到當時的狀況。

「麥可札特175號,驚奇抽簽機!箱子里放了五十個數字,抽到最小數字的人就必須獲得異名。數一二三之后就同時抽喔。」

「……這家伙的發明怎么都沒一個像樣的啊?唉,這樣也好!那么輸的人要愿賭服輸喔!沒問題吧?佑信同學?」

「當、當然。」

西蒙不知道從哪里弄來巨大的箱子,三個交換生同時把手伸進里頭。

他們慎重地翻了翻,然后幾乎同時抽出了各自手上的簽。

「那么……。」

「等一下,Mr佑信。一起揭曉的話也未免太無聊了,就讓我們從綠葉當中唯一的紅花小美開始揭曉吧!」

神佑信本來打算立刻打開自己的簽,卻被西蒙給阻止了。小美皺了皺眉,瞪了一下西蒙,然后打開了手中的簽。

「這樣一一揭曉真的很煩人欺,真的是,有什么差啦。不管怎么做,結果還不是都一樣。我是……49」

49號,這個數字相當大。

「一開始就是49!運氣太好了吧!那現在換我!」

「啊,等一下……。」

西蒙一邊打開自己的簽,神佑信同時也察覺大事不妙。

用抽簽的方法,不就等于是在考驗一個人的運氣嗎?

運氣好的人會贏,運氣不好的人會輸,這是相當簡單的規則。所以現在整個狀況對于神佑信而言,可以說是相當不利。

他根本不用看就知道,西蒙一定也抽到了很大的數字。這樣看起來,神佑信是一點機會也沒有了。

種佑信像是有所覺悟般,心灰意冷地等著西蒙公布結果。

「……是1。」

「我的時代來臨了啊啊啊啊啊啊啊!!!! 」

小美嚇了好大一跳,西蒙臉上滿是絕望的神情,神佑信帶著不可置信的表情大聲歡呼。

自從影子變得奇怪之后,他從來沒有在這種需要運氣的項目上贏過。他沒有想過會是他以外的人成為輸家。

「怎么會有這種事……。那個小女孩不是把他的好運都給吃了嗎?怎么還會出現這種結果呢?……難、難道?!西蒙還可以比佑信同學更不幸嗎?」

「怎、怎么會有這種事。我從來不覺得自己運氣不好啊……。」

「呼呼呼,隨便你們吵吧!反正結果已經出來了!終于不會再有煩人的事纏著我了!異名的主人就決定是你了!西蒙·奧斯丁!」

神佑信意氣風發地大呼小叫,西蒙則是抱著膝蓋發出痛苦的呻吟。

神佑信興奮到仿佛這輩子第一次贏一樣,他開心地嘲笑著西蒙,簡直就比在異名爭奪經典戰中活下來還開心。

「好吧!那接下來是時候公開我的號碼了!反正結果已經決定了!啊哈哈哈哈!我們來看看這個美麗的數字吧!上下左右的完美對稱!簡直是個美麗的圖形啊!我的數字是0————……………0?」

神佑信從頭到腳都在冒冷汗。

0 ?

0<<<<<<<<<<<<<<<<<1

OK.

「哎呀,我忘記了,這個箱子里的數字是從0~50呢!」

「你在開什么玩笑!! 」

每次想起這個令人心痛的抽簽故事,神佑信都覺得眼淚就要奪眶而出。

「……說完這個悲傷的回憶了,是說你們兩個為什么在別人房間里這樣胡搞瞎搞啊?」

現在神佑信的房間被愛鈐和小鯤占據了。

隨意進入神佑信房間的兩人到處亂參觀不說,還一邊說「真是個小房間耶!」「太小了嘛!」一邊占據了他的床。

在小小的房間里和美麗的少女(先無視小鯤的話)單獨相處,應該是個令人心跳加速的狀況才對,但神佑信現在只覺得相當頭痛。

「我可以請問兩位為什么要隨便進來我的房間嗎?」

「嗯?什么意思啊?今天不是入住日嗎?」

「是這樣沒錯。」

今天在神佑信一行人住的兩層樓宿舍,會有兩位新住戶。

其中一個,是用和交換學生同隊取得住宿權的葛蕾絲·優普利雅(是用五份圣代跟幽珠拜托的結果),另外一個就是突然說:「我也要住在這里!」的愛鈐(小鯤就算在一起好了)。

原本是人類的專用住宅,現在聽起來似乎是很久以前的事了。

「所以呢?愛鈐的房間明明就在一樓不是嗎?我不是都打掃好了嗎!」

為了幫新的入住者打掃房間,神佑信還和巨大的老鼠妖怪進行了生死戰,現在想想還真是個愉快的回憶啊。

「真是辛苦你了啊,不過你是白忙一場了,因為那里并不是我的房間。」

「這話什么意思啊?」

「是說那個影子少女呢?」

「啊,這個啊……,呵呵,基本上她不太會出來,大概每次都要叫個三十分鐘才會出來一下。也許是因為她出來的時候吃不到東西,所以不太喜歡出來吧?」

「是這樣啊?那你還真幸運呢!從今天開始你就可以跟美麗的少女單獨共處一室,讓我們來幫你拍個手吧,啪啪啪。」

神佑信不是很確定自己聽到了什么。

「從今天開始,這里就是我的房間。」

愛鈐用手指著神佑信的床。

「一、一樓不是有房間嗎!」

「那個房間就給小鯤好了。」

「妳說什么嘛?!」 「妳說什么?!」

聽了愛鈐這突如其來的發言,小鯤和神佑信都驚訝地大叫。

「我現在可是真心誠意地要來保護佑信呢,我已經下定決心了。」

「雖然我是很開心啦。」

自從經典戰之后,愛鈐就開始叫神佑信的名字,雖然這表示他獲得了愛鈐的認可,他心里也滿高興的,但是一碼歸一碼啊。

「佑信現在可是有個威風的異名啊,一定會有很多家伙會想要來搶你的異名。而且你也知道自己對于吸血鬼和夢魔來說,是相當美味的食物吧。反正一定會有很多人來找你麻煩,所以為了保護你,我直接住在這里比較方便。」

這番言論讓膽小鬼神佑信完全無法反駁。

「從現在開始我要和佑信住在一起,小鯤會礙事所以住二樓。」

「這太過分了嘛?!」

覺得自己被差勁對待的小鯤忍不住放聲大哭,愛鈐根本不理他。她從床上起來,慢慢靠近神佑信。

那雙看著神佑信的眼睛,就像鏡子一樣反射了他的倒影。

隨著愛鈐的接近,神佑信也緊張地吞了吞口水。

「佑信,你覺得這個適合我嗎?是歌夜幫我綁的喲。」

愛鈐一邊說著,一邊指著自己的頭發。白發問參雜了些許黑發,綁得非常整齊漂亮。

如果說以前愛鈐是那種未經修飾卻帶著神祕氣息的少女,那么現在就是甜美的鄰家女孩。

「很、很適合。」

「……!」

聽到神佑信的稱贊,愛鈐的臉頰變得紅通通的,她又更加靠近了。

「那、耶、那個,愛鈐同學,妳不討厭人、人類了嗎?」

「嗯,討厭啊,超級討厭。」

她幾乎是立刻回答,就算神佑信那么努力了,還是無法改變她對人類的想法。但是現在這又是什么狀況呢?

「可是,我也是人類耶。」

「沒關系啊,佑信就是佑信。」

真是句令人難解的話啊。

「啊,那個,現在是葛蕾絲要搬來的時間了,如果不去幫忙她的話……。」

「嗯……沒關系啦,女武神力氣那么大,自己一個人搬就可以了。」

「不、不是那個問題啦……。」

愛鈐又更靠近了神佑信一些,現在只剩兩步的距離,再往前靠近的話,都可以親到對方了。

(嗚、噢噢噢噢噢!什么啦?!現在這、這是什么狀況?)

神佑信體內的異常靠近警報鈐大聲作響。

他感受到滿滿的粉紅氣息,幾乎就要讓他陷入了一陣混亂,但是愛鈐卻突然停下腳步,帶著僵硬的表情。

「不好意思,我先跟你道個歉。」

「啊?為什么要道歉?」

「我現在可能要死了。啊,來了,咳咳、咳咳咳咳咳咳咳咳!」

愛鈐突然開始咳血。

「等、等一下,不要在我的床上吐血啦!啊?!我的衣服!!血啊啊啊!!」

粉紅色泡泡瞬間變成了鮮血,墻壁、地板和床鋪通通無一幸免,他的房間宛如變成了恐怖鬼屋。

已經遠遠地躲好的小鯤,看著亂成一團的神佑信,不禁搖了搖頭。

「……難道這是在劃地盤嗎?」

「最近Ms僵尸是不是有點奇怪呀,一直跟著神佑信耶。」

在宿舍院子里等著葛蕾絲的西蒙,看著神佑信的房間搖了搖頭。小美摸了摸自己的包包頭事不關己地說:「是這樣嗎?」

「對啊!不久之前還那么看不起我們,現在又突然變這么多。」

「她現在還是無視我們倆好嗎,只有對神佑信才不一樣。」

小美輕輕地抬起了頭,看著比人類世界還要藍上許多的天空。

(我想應該就是那樣了吧。)

把符咒貼在僵尸身上這個動作有其本身的含義。但是那通常要厲害的道士,貼上真正的符咒才算數。

雖然神佑信是把符咒貼在她的身上沒錯,可是他又不是什么道士,只是用了小美臨時拿來的符而已。

也就是說,神佑信只是為了暫時讓愛鈐冷靜下來才那么做的,并不是為了要讓僵尸服從他。打從一開始就不是為了要收服千年僵尸愛鈐。

(都說是太公望了啊……。)

小美在抽簽之前,就已經預想到神佑信會輸了。

這真的是個很適合他的異名啊。畢竟太公望可是出了名的會釣魚。

「也是啦,正所謂姜太公釣魚,愿者上鉤嘛。」

神佑信也算是不負這個異名的美意。

他看起來真的釣到了條大魚呢。

「嗯?妳說什么?」

小美輕輕地搖了搖頭,嘆了口氣。

「沒事啦,你看,女武神來了。」

背上背著行囊,穿著綠色體育服的少女正朝著兩人走來。

這是交換學生來到天上一個月之后,某個午后時光。

夏小汐墨夜霆全文免费阅读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