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卷

第4章 愚問愚答

第一卷 第4章 愚問愚答

「齊聚在這里的種天島居民們!你們看起來都相當有精神,真是太好了。如大家所知,我是神天島的女王。」

在學校操場的上空出現了女王的投影,她一如往常穿著白黑色的傳統服飾,臉上罩著面紗。

在神天島上的眾多『神祕』當中位于最上位,治理一切的女王。齊眾在這里的所有居民都屏氣凝神地看著她。

「本來我應該親自到現場的,但因為諸多狀況改以此種形式與大家見面,請大家諒解。如果我直接出現的話,非常可能會引來某個可怕的黃金鬼神……不是啦,我是說大家也知道,我很忙碌的。」

聚集在學校的居民們都露出戒慎惶恐的表情。

女王是全神天島最上位的尊貴之軀,即使是以這樣投影的方式出現,對居民們來說可以算是誠意十足了。

雖然并不是全部,但有時候選是不要知道那么多比較好。

「大家都知道,相隔十四年再度舉辦的這場異名爭奪經典戰,是為了歡迎從地上來的人類們所準備的舞臺,也是為了要讓他們更了解我們的盛事。同時也是為與人類分開生活許久的我們,提供了一個再次去了解他們的機會。因此,讓我們期盼能看到交換學生們的奮力一搏。」

這次的比賽的確是為了歡迎交換生而舉辦,但是沒有誰會期待交換生能夠施展出什么厲害的招數。即使一開場就慘遭淘汰,也算是經過奮力一搏了吧,所以大家還是點頭同意。

神天島上的居民對人類的認識還不夠深。

鐘聲響起。

「時候到了。就在今時今日!歡迎交換學生的異名爭奪經典戰,即將正式展開。大家都拿出自己的看家本領吧!」

隨著整點的鐘聲響起,女王雙臂一伸,大聲地宣布:

「來吧!現在正式開始!」

異名爭奪經典戰。

同時也是交換學生們的生存保衛戰,終于正式展開了。

×

「小美,我想先跟妳確認一下,那衣服到底是什么啊?」

「你說什么?就是道士服啊。」

小美穿上了有八卦圖案的道士服,因為她是退魔師,所以穿這種衣服當然沒有問題,但有問題的是衣服底下的東西。

「嗯……為什么道士服要這樣?」

「這是我們師父的教導,無論要做什么事,一定要先備妥衣裝,只有先準備好衣裝,才能夠集中精神去做大事啊。」

雖然不知道小美的師父到底是誰,但是種佑信仍在心里大叫:「謝謝你!師父!」。

小美穿在道服里的是黑色的旗袍,合身的剪裁讓小美的好身材展露無遺。

而且這件旗袍的長度只能稍微蓋住臀部,衣長可說是非常短。雖然還有穿黑絲襪,但絲毫不減若隱若現的魅力,比沒穿看起來更加引人遐想。

神佑信看著旗袍側邊露出來的肌膚,發現了一個驚人的事實。

「原來那不是褲襪啊!」

「你說什么?你那是什么眼神啊?不知道為什么讓人覺得很不舒服。這在一般人看起來可是一件神圣的戰斗服!你是變態嗎?是變態沒錯,根本就是僅次于變態丁的變態信!」

「干嘛又把我扯進去啦,Ms小美?」

「咳、嗯咳。讓我們再確認一下規則。」

因為氣氛變得有點奇怪,神佑信故作鎮定地干咳了幾聲。

現在包含了神佑信在內的三名交換學生,還有穿著銀色盔甲的女武神,眾在位于學校本館二樓走廊最邊邊圖書室里面面相觀。

「戰斗的舞臺,是從學校大門一直到學校里面。參加的人數總共有九十六位,共二十四隊,如果現在戴著的發帶被搶走了,就算是出局。」

四個人看著彼此頭上系的白色發帶。

「而一開始各隊會從學校的各個角落出發,可能是要避免一開始就發生太大的沖突?但就算是這樣,應該也很難避免啦。」

「但是如果沒有這個規則,我們搞不好一開賽就立刻被淘汰了。」

「不要亂用『我們』這個詞好嗎?我是不知道你們怎樣啦。但是我一定可以活下來!」

神佑信聽著葛蕾絲的話,一邊不安地敲著圖書室的書柜。

「還有,為了避免地形被破壞,所以是不是施了什么維持地形的法術?」

「沒錯,與一般的異名爭奪戰不太一樣,異名經典戰為了保有地形的特點,所以施法讓地形不會被『神祕』的力量所破壞。這個設定就算是齊天大圣來破壞也沒有用。」

「原來如此。」

如果可以善用地形的話,就可以躲起來,這樣就可以爭取更多的時間。

神佑信的腦袋中浮現了這次戰斗的舞臺。

整個學校里面包括了學校本館、實習大樓兩棟建筑,還有操場與體育館,以及學校后方有大樹的森林。

現在他們在的地方是學校本館二樓的圖書室。他們決定要發揮這個地方的最大效用,來面對這次的異名經典戰。

「……Mr佑信,現在比賽應該已經開始了,為什么那么安靜呢?我還以為應該會立刻變得很吵呢。」

「可能大家都還在相互警戒的狀態吧,如果貿然暴露行蹤的話,可能會立刻成為眾矢之的。現在我們要利用這一點,就是大家互相都不知道彼此的位置。」

「是這樣啊……,但是如果繼續這樣下去,大家不就會僵持不下了嗎?」

「這個嘛……。」

「不會的。」

葛蕾絲代替神佑信回答了這個問題。

「我不知道是不是因為警戒狀態所以現在才沒有動靜,但是過不了多久,該動的家伙就會動了,畢竟總是會有那種按耐不住的家伙。」

「妳會知道是因為自己就是那種人嗎?」

面對小美的提問,葛蕾絲雙手交叉于胸,露出了高傲的微笑,神佑信則是同意地點著頭。

「我想第一個跳出來的家伙一定是愛鈐。」

「是嘛?我以為Ms僵尸會覺得很煩,反而會一直待著不動呢。」

「不,我倒覺得,她會趕快出來解決這個煩人的比賽,這機率比較高一些。」

神佑信的推測是正確的。

「齊、齊天大圣!為什么偏偏在隔壁的教室呢!啊啊!」

灰綠色的豬臉怪歐克大聲地呼喊。這只豬對地上的世界來說是很熟悉的種族,他正因為自己的不幸而大聲求助。

才開始五分鐘,化學教室里的家伙就遭到攻擊。攻擊他們的是有著一頭白發,其中還參雜少許黑色發絲的少女。

『齊天大圣』并沒有穿著平常的制服,而是會露出肩膀和長腿的改良式清裝,大家都忍不住盯著她看。

她手里拿的就是有名如意金箍棒,簡稱如意棒。

一看到愛鈐,歐克的隊伍就馬上落荒而逃。

面對的是神天島上前十名的強者,要正面與她對決也未免太過不智了。

「你們想逃去哪里?」

「啊,啊啊啊啊啊?!吸血鬼!伊莉莎白·迪歐拉?」

沒有身體、頭上只有對大耳朵的人頭怪村村,突然看到窗邊的少女,不禁放聲大叫。

全身罩著黑色斗篷,里頭穿著哥德式的黑色洋裝,波浪狀長金發的主人就是異名『曼費斯特費蘿絲』的伊莉莎白,她舔著鮮紅色的嘴唇,帶著淺淺的微笑。

「齊、齊天大圣跟曼費斯特費蘿絲同一隊?這、這太犯規了吧!哼哼!我們還、還沒完呢!『布魯圖斯』大人!快施展您高明的法術救救我們吧!」

「齊天大圣」加上「曼費斯特費蘿絲」,堪稱是一年級的最強組合,但是歐克還有祕密武器,他們進貢了各式各樣的供品拉攏來的老狐貍妖怪,也就是擅長各種妖術的『布魯圖斯』。

「嘿,嘿嘿嘿!很、很好!沒錯!這可愛的東西!嘿、嘿嘿嘿!」

「……。」

但是他們所信任的老狐貍,不斷地吸著鼻子,全身怪異地扭動著。

這看起來不大正常的樣子,讓村村不敢置信地發出了呻吟。

「難、難、難道,你們還和夢魔『法夫納』是同一隊嗎?這、這是什么荒謬的隊伍啊!啊、啊啊啊!」

「不、不要靠近我!啊啊!」

齊天大圣跟曼費斯特費蘿絲一步步逼近,他們臉色發青地逃向墻邊。

當他們再次看向最后的希望,也就是那只老狐貍。

「嗚,嗚嘿嘿嘿嘿嘿!聰明的小東西!嗚喔喔喔喔!呵呵。」

「連、連『布魯圖斯』也這樣!」

兩人感覺自己徹底被背叛,留下這么一句話后便失去了意識。

×

「好像開始有動靜了,開始有騷動的跡象。」

因為愛鈐的動作,原先平靜的校園變得吵鬧了起來,西蒙耳朵貼著墻壁說了這番話,神佑信忍不住吞了吞口水。

「在一年級當中有好幾個很強的家伙。不只有『齊天大圣』,還有吸血鬼『曼費斯特費蘿絲』、老狐貍『布魯圖斯』、心狠手辣的『凱隆』、雪女『昭烈帝』,都不是些好惹的角色。還有也要小心夢魔『法夫納』。這些家伙開始動作的話,一定會陷入一場混戰。」

而他們之中竟然有三個人是同一隊,這連葛蕾絲也料想不到。

「本來還想等混戰再持續一陣子的說……。」

「躲在這里的家伙,立刻給我出來!」

圖書室的門突然被打開,闖入了兩名男子。

兩人都有兩個頭,頭上還有角,而且都有超過兩公尺的巨大身軀,只是一個人是紅皮膚,另一人是藍皮膚。

「……看來我們也要卷進混戰當中了。」

「他們兩個就是日本神話出現的那種『鬼』吧。」

「啊?我以為是韓國的鬼怪。」

「不是,韓國的鬼怪不是長這樣,你應該是把印象中的鬼怪,和其他類型的混淆了。」

神佑信很驚訝眼前的畫面,和自己以前的認知如此的不同。

「哼!是人類嗎?如果害怕的話最好還是投降吧!我是赤鬼!」

「我是青鬼!在我們面前,人類根本就像螞蟻一樣!」

「……的確,人類不可能是鬼怪的對手。」

「啊?」

兩只鬼被身后的聲音給嚇了一大跳,在轉頭之前火劍就先劃過空中,留下殘余的火光。

「但想必你們也不是我女武神的對手!」

兩個巨大的怪物一句話也來不及說,就倒在地上動也不動了。

「哼,名氣響叮當的青鬼、赤鬼原來也不過如此嘛?果然沒必要跟這些沒有異名的家伙浪費時間。」

「那是因為妳太強了好嗎。」

他們三個人看到葛蕾絲瞬間收拾了兩個大怪物,發出了一陣空虛的干笑。

「這邊有兩條發帶。人類,你們還需要一條對吧?只要再拿到一條,你們就要依照約定,讓我去和齊天大圣對戰,沒問題吧?」

「嗯,跟這兩個家伙同隊的人大概馬上就來了。」

「是女、女、女、女武神!」

神佑信的話才剛說完,后腦杓很長的老人滑瓢、跟神佑信同班的半人馬進到了圖書室,他們一看到葛蕾絲就放聲大叫。

「果然如此,那么現在有五條發帶了。」

他們連話都來不及說,就被滿臉微笑的葛蕾絲給收拾了。

「啊啊啊?!」

「收集完了。」

在葛蕾絲壓倒性的武力幫助之下,神佑信相當容易地就搜集到了五條發帶。

「比預期的還快呢,那現在我們就照我們的策略行動吧。大家都還記得吧?」

「當然,竭盡所能地逃跑、逃跑、再逃跑,等到最后范圍縮小到只剩下操場的時候。」

「還有,到操場之后就加入混戰,再用華麗地死法引起注意……對吧?然后妳就用妳一貫的風格,不必客氣大聲說:『這個人類真的是個懦夫!』不過自尊心這么高的女武神,還真的愿意配合這種戰略啊?」

小美的視線看向了葛蕾絲。

她將得來的五條發帶交給神佑侰,然后將火劍收進劍鞘里,拍動著翅膀。

「只要你們不要妨礙我跟齊天大圣的戰斗,要怎么樣都隨便你們。這場戰斗為了獲勝,不管用什么手法都沒關系,使用戰術也是戰斗當中必要的一環,也是身為勇士必要的條件。再說,我可是出了名的為了勝利不惜手段……最重要的是結果,知道嗎?」

「……雖然很想要逃跑,但這時候應該要回答『嗯』吧?」

神佑信重新調整了一下呼吸。

現在他們要做的是一種自爆式的賭博行為,但卻也是神佑信絞盡腦汁,擠出來的人類式戰斗方法。

「很好!現在就去送死吧!……啊,但是不能真的死啊!……那個,我能不能待在這里等大家?」

「你覺得呢?」

到頭來,這家伙還是個膽小鬼。

×

比賽經過了十五分鐘。

這天是假日,神天島的居民們都聚集在一起,觀看這場臨時舉辦的特別活動。他們各個努力睜大雙眼,要看清楚天空中投影的所有畫面。

為了讓大家都能夠看到在校內的每一場戰斗,所以準備了這個裝置,只要開始一場戰斗,就會出現新的畫面,提供場外的民眾觀看。

現在總共有五個畫面。也就是說,現在在學校里正有五場戰斗在進行。

而這當中吸引最多視線的,是在實習大樓二樓走廊的戰斗。

「齊天大圣跟曼費斯特費蘿絲!這是什么犯規的組合啊?」

混戰當中,有一名學生發出了慘叫聲。

太強了,強到沒有極限。

以壓倒性的速度使敵人昏厥的金發吸血鬼,伊莉莎白·迪歐拉。

畫出讓人無法靠近的結界,敢靠近者絕對必死無疑的僵尸,愛鈐。

一年級當中被稱為最強的兩人,讓在走廊上與她們對峙的學生們哭喪著臉。

現在這個地方,愛鈐和伊莉莎白(先不算正在搜集昏倒學生發帶的小鯤)兩人的隊伍正和其他三隊戰斗。

為了壓制住愛鈐和伊莉莎白的力量,另外三隊決定先暫時聯合起來組成同盟。

「冷、冷靜一點!不管怎么樣,他們只有兩個人,我們在人數上還是有優勢!她們不可能贏的!……啊啊?!」

牛頭男子隨著如意棒的攻擊應聲倒下,讓現在對峙的學生減少到十二人,其他的學生看著向自己靠近的兩名少女,緊張地吞了吞口水。

「聚集了十幾個烏合之眾就想要與我為敵,再怎么愚笨也該有個限度。」

「如果妳那么有自信的話,妳干脆以一擋十二吧?我開始覺得有點煩了。」

「……眾集了十幾個烏合之眾就想要與『我們』為敵,再怎么愚笨也該有個限度吧。」

伊莉莎白聽到了愛鈐的話,連忙修正了剛剛說的話。

就算是伊莉莎白,一次要對付十幾個神天島上的怪物,也是有點吃力。能夠一直呈現壓倒性的威力,都是因為有愛鈐無懈可擊的幫助。

「話說回來,『法夫納』到底去哪里了?如果她來幫忙就可以更快解決這些家伙了。這種時候最需要她那種犯規的能力了啊。」

「她本來就不太喜歡戰斗,搞不好逃跑了也說不定。」

「明明擁有蛇龍『法夫納』的異名,竟然這么弱……。也是啦,她是專門吸取他人精氣的夢魔,可能對戰斗這種事不感興……。」

伊莉莎白說到一半,像是想起什么重大的事,睜大了雙眼。

「啊!難、難道她是跑去找佑信同學了嗎?她之前也捉弄過他吧!」

「啊,有可能。」

愛鈐老神在在地回答。而伊莉莎白想到這種絕對不允許發生的事,驚慌地臉色發青。

「竟、竟然!被搶先一步了!本來想說和齊天大圣一隊,就可以有機會嘗到那誘人又香噴噴的血,這是我的計畫耶!不、不行!再不快一點……啊?!」

試圖跑開的伊莉莎白被如意棒絆倒在地,愛玲接著用如意棒輕輕抵住她的背。

「啊?!痛、好痛!等、等一下,妳知道如意棒有多重嗎?竟然用它壓著我!……啊啊啊?!」

更正一下好了,是用力地抵住她的背,會讓人叫出聲的那種用力。

「吸血鬼,我是因為懶得麻煩才跟妳同一隊,要是妳把麻煩事都丟給我的話,我只能別無選擇……讓妳再嘗嘗之前那種痛苦滋味了。」

「我、我、我知道了啦,妳不要再弄我了!我、我的背!」

「機會來了!」

看到正在內斗的兩人,其他學生不愿放過這個好機會,一齊沖向前去。

雖然可能會被視為卑鄙手段,但是如果不這么做的話,根本不可能打倒齊天大圣跟曼費斯特費蘿絲。

但是……。

「如果有這么簡單就好了。如意棒,變大。」

如意棒在她的一聲令下向兩旁延伸。

她擁有的異名武器如意棒,正式的名稱為如意金箍棒,最大的特性就是在她的一聲令下,便可以發揮出它最大的效用。朝她們兩人沖過來的人眼前看到的景象,是一道巨大的太極墻。

「嗚啊啊啊啊??!!」

十二個人一瞬間就被擊退了。

「果然讓他們以為有機可趁就能一綱打盡了,簡簡單單。」

「……妳這個僵尸,是拿我當誘餌嗎!」

伊莉莎白一邊抱怨著利用自己打倒所有人的愛鈐,一邊站了起來。

「現、現在我可以去找佑信同學了吧?光想到『法夫納』那臭小孩會去把他的精氣給吸個精光……!」

「不,我覺得不會有這種事。」

「為什么?」

「就是有這種感覺……,搞不好會是夢魔的處境比較危險。」

聽到愛鈐這番話,伊莉莎白覺得相當沒有道理。

她為了達成自己的目的,找了全部都擁有『異名』的厲害家伙(小鯤除外)來組隊。

在這些家伙當中,雖然「法夫納」不諳戰斗,但她也不可會輸給人類。而且她所擁有的能力,是連愛鈐和伊莉莎白都相當難以對付的。

所以愛鈐說的話,伊莉莎白覺得完全沒道理。

話雖如此。

「哇嗚嗚。」

竟然還有這種事。

現在的地點是在第一校舍的一年三班教室,在西蒙和小美腳下昏厥的,是有著紅頭發的柔弱少女,帶著疲累的神情看著他們。

「……接下來怎么辦?」

「……誰知道?」

時間回到五分鐘之前。

和葛蕾絲分開之后,他們三個注意著避免卷入戰斗,小心翼翼地經過走廊。

本來他們還想著,也許可以撂倒一些學生也說不定。

「去死吧!去死!去死!去死!去死!去死!」

「你才去死!去死!我叫你去死!」

「小美,這時候就該拿出妳退魔師的魄力了吧?應該要證明一下妳的道服不是只有穿好看的而已。」

「佑信同學,這樣不就等于想送死嗎?與其把希望放在我身上,不如看看笨蛋丁能夠拿出什么厲害的發明才對吧?」

「這樣我們會死得更快吧?」

他們三個就這樣躲到了教室里,他們剛剛待的圖書室已經被陸續闖入的學生弄得亂七八糟。當然,一直躲在這里,也無法保證能夠安全。

「說是這樣說,但是上面聽起來似乎亂糟糟的,女武神應該沒事吧?」

「你又不是不知道葛蕾絲,能夠對付她的只有愛鈐吧。」

「但是Mr佑信,雖然現在說這個有點晚了,可是在場地限制到操場之前,為什么我們不讓葛蕾絲保護我們呢?這樣不是更好嗎?為什么讓她幫我們搜集完發帶就分開行動呢?」

西蒙的疑問非常合理。

女武神葛蕾絲·優普利雅是交換學生隊的最大戰力,想要撐住這四十分鐘,和葛蕾絲分開行動是相當不利的決定。

「讓葛蕾絲跟我們分開行動有兩個目的,第一個是要讓她優異的戰斗能力吸引大家的注意,第二個是要向大家證明,我們人類也可以靠自己撐四十分鐘!」

「原來啊!是為了要向大家證明,人類只要努力也是可以靠自己活下來對吧?」

「……就算是到處逃跑,我們還是撐了四十分鐘對吧。」

「那樣說的話就完蛋了……如果要問真正的原因的話,其實是因為,葛蕾絲也不可能會一直聽我的命令。」

「真的。」

神佑信的話讓其他兩人點頭表示同感。

他們三個就躲在這里等著外面的騷動結束。

「……呼。」

「Mr佑信?」

突然之間,神佑信睡著了。

「Mr佑信?哈囉?……真的睡著了?在這種時候也能睡,也太厲害了吧。」

他們兩個看著突然垂下頭睡著的神佑信,露出不可思議的表情。但這時候,小美突然想起了某件事,臉色轉為震驚。

「笨蛋丁!快點把之前做的那個拿出來!現在立刻!」

「什么?干嘛突然……?啊?!難道!」

看著小美著急的樣子,西蒙趕忙從褲子口袋掏出了耳機,塞進神佑信的耳朵里。他緊張地吞了吞口水,打開了連接到耳機的M P 3裝置。

「去吧!我的麥可札特218號!般若心經夢中朗讀機!」

讓我們來說明一下!

般若心經夢中朗讀機呢,是一個會播放錄好的般若波羅蜜多心經,透過耳機在沉睡者大腦中播放的跨時代發明,可以讓沉睡者在夢中也能受到般若波羅蜜多心經的感召!

*其實就是一臺錄了般若波羅蜜多心經的M P 3播放器。

睡夢中的神佑信表情變了,表情變得扭曲,開始發出奇怪的聲音,沒一下子就像是發瘋似地顫抖著。

「這、這樣是有效嗎?」

「在睡夢中的人耳邊說話,就會對他的夢境有所影響。特別是像佛經典籍這種『神圣之物』,透過反復播放,可以保持聽者精神的安定,并且喚出滲進他意識的妖魔。從包含六百部心經的大般若波羅蜜多心經中,縮減出二百六十個漢字的精華,只要聽進去了就絕對有效果。」

又過了一會兒,像是在印證小美剛剛說的話一樣,神佑信的身體開始冒出了一些黑煙。

小美拋出手中數十張符咒,符咒紛紛飛出包圍住黑煙。

「現出妳的原貌吧,夢魔!妳犯下的最大錯誤,就是讓我發現了妳的存在!」

「不要忘了這是在天才中的天才,我本人西蒙·奧斯丁幫忙下才辦到的!」

*其實他只是在M P 3里錄了般若心經。

「但是Ms小美,那些符咒怎么會這樣啊?為什么紙張可以漂浮在半空中?那到底是什么原理呀?」

「夢魔,妳是逃不過我的手掌心的!」

小美無視西蒙的話,狠狠地盯著符咒包圍住的黑煙。

黑煙開始變成人類的模樣,漸漸地露出了真面目。

像蝙蝠一樣的翅膀,后頭有長得像黑桃A的惡魔尾巴,還有閃著血光色澤的紅短發。

小美和西蒙終于看到了夢魔的真面目,緊張地吞了吞口水。

「看她的樣子,這豈不是大名鼎鼎的女妖嗎?」

「果然,是個厲害的……。」

「救、救、救救、救命啊!」

西蒙看著夢魔的完全體,用手指按了按眉間。小美看起來也和西蒙有相同的想法,她手里拿著多余的符咒,露出了不知道該怎么辦的表情。

所謂的夢魔,最為人知的就是會進入男人的夢中,吸取其精氣的女妖。

也因此,夢魔是色欲的象征,通常她會具象成為男人心目中渴望的樣子,身材窈窕,婀娜多姿。

但這是怎么回事呢?

現在出現在眼前的,是外表看起來像國中生的女孩子,身形也相當嬌小,至于胸部?雖然也相當迷你,但是仍看得出輪廓。腰?屁股?幾乎都只能看得出一點點。性感又妖艷的臉孔?過長的瀏海蓋住了眼睛,圓圓的五官和臉頰也比成人女性更為稚氣可愛。

什么性感的女妖,根本看不出來。

「我是怕誤會才問的,Ms夢魔,妳真的是女妖嗎?」

「啊?啊、對啊,沒錯,我就是一年級里唯一的夢魔,女、女妖『法夫納』麻雅·法蘭奇。」

「老天哪,這樣柔弱的少女竟然會進入男人的夢里做那些事?呼呼……這世界怎么會變成這樣啊?」

「這種看起來沒什么殺傷力的少女,真的是那種會誘惑男人的變態嗎?」

說自己叫做麻雅的夢魔,看起來就像是完全不了解男人這種生物一樣的乖巧少女。

這樣的女生竟然是象征色欲的夢魔女妖,小美和西蒙感到無法置信。

「不、不是的!我只是進入男生的夢境里,變成那個男生喜歡的樣子,然后讓他夢見自己想做的夢,再吸取他的精氣,并、并、并不是真的做好嗎?我、我、我還是處女好嗎!」

「Ms女妖竟然還是處女!這設定也太瘋狂了吧!!!」

西蒙一聽到透過和男生做的事情吸取其精氣的女妖,竟然還是處女,驚訝地大叫。

「所、所以,現在的意思是說,這個看起來這么純潔的小女生,用身體讓男人做了有那種(嗶————)內容的夢,吃光他的精氣。兩頰還染著粉紅色的女孩,讓男人做(嗶————)的夢,這是什么瘋狂的設定啊?我的女妖才不是這樣!難道這種設定的時代來了嘛!!嗚啊啊啊啊?!」

「你不要說一些奇怪的話。你看她都嚇到了。」

「才、才沒有、沒有,不是、因為他。我、我比較、怕妳的,鐵、鐵拳……。」

西蒙最近也在擔心,自己的肚子是不是真的凹了個洞。

小美瞪著因為驚嚇而顫抖的夢魔麻雅,一邊質問她。

「妳是自己一個人來的嗎?還是妳是負責打頭陣,等下會有其他的隊員來救妳?」

「才、才、才、才不是呢!我、我、我、雖然沒有什么戰斗、能力,但是可以、強制讓、讓人睡著,這、這可以幫助我的隊友!但、但是他,發出了很、很好吃的味道,所以我、我才忍不住!等等!我、我、我跟妳投、投降嘛,不要打我!」

她真的相當膽小,看來相當害怕小美那曾經將西蒙打爆的拳頭,回頭朝著自己揮過來,她整個身體不斷地在發抖。

小美沒料到對手會這么輕易地投降,為了以防萬一,小美并沒有收起符咒,將不斷發抖的麻雅的發帶搶了過來。

「呼嗚嗚。」

啪嗒。

就在發帶被搶走的瞬間,麻雅突然像是泄了氣的娃娃,整個人昏倒在地上。

[M、Ms小美!妳做了什么!難、難道妳假裝是要搶發帶,其實狠狠打了她的頭嗎?」

「吵死了,笨蛋丁!我看起來像是那種亂打人的暴力女嗎?我只是搶走了她的發帶而已,是她自己突然昏倒的!」

「妳這樣說根本不合理好嗎!只是搶走了她的發帶為什么會昏倒!一定是妳搶發帶的時候太暴力了……啊!」

三、如果自己的發帶掉了,則視為淘汰,而且會像尸體一樣留在原地。

「我想起來了,有這條規則!」

「像是尸體一樣,原來是這種意思啊……。」

想起這條規則的兩人,不禁冒出冷汗。

原來所謂的像是尸體一樣的存在,是強制讓人昏倒,真是太嚴格了。

「……接下來怎么辦?」

「……誰知道?」

小美和西蒙還是不知所措,現在在他們手里倒下的這個夢魔少女,可是一年級當中少數的異名擁有者,還是相當難纏的神祕之一。

無論如何,這確實讓神天島的居民們陷入了一陣驚訝。

「我們先把佑信同學叫醒吧,聽到這里的騷動,搞不好等下還有誰會過來。我們得在被發現之前趕快離開這里。」

「沒錯,還是先這么做比較好。Mr佑信!快起來!神佑信!」

西蒙抓著神佑信的身子左右搖晃,但是因為夢魔的關系,他陷入了相當深的沉睡。他只是發出了一些呼嚕聲,絲毫沒有要醒來的樣子。

「怎么辦,他好像起不來耶?再不把他叫醒的話……。」

「沒那個必要。」

小美和西蒙停下了手邊的動作,他們慢慢地把頭轉向了開門的男子。

「我一直看著你們對付『法夫納』的樣子,說實在的確是滿了不起的。能夠如此輕易地攻擊她的『吃夢』,神天島上大概只有你們辦得到。」

男子穿著中古世紀的盔甲,盔甲是漆黑的顏色。本來應該是頭的位置卻空空如也。

他右手拿著的不是劍,而是死神的大鐮刀,另一手提的是他帶著頭盔的頭……。

「杜拉漢……!」

西蒙和小美知道這個無頭騎士,他是同樣在四班的同學,最近每天都會碰到面(只是他平常都穿著制服,今天則是穿了盔甲)。

但是現在西蒙和小美眼前的無頭騎士,和他們平常看到的有一個相當大的差異。

「其實我實在很不想對同班同學兵刃相向,但這畢竟是一場競賽游戲,還是得全力對付你們才行。比賽當中大家都要盡全力,這樣才有趣。而且你們既然有本事打倒『法夫納』,那么當我的對手也是綽綽有余!」

他顯露出強烈的戰斗意志。

想要和厲害的對手戰斗的欲望。

平時的無頭騎士身上是完全感受不到這一點的。所以簡單來說……。

「那么,接招吧!交換學生們!」

這個男人,充滿了戰斗的欲望。

「Ms小美,現在要怎么辦?」

「現在這個狀況,我們只能做一件事情,你也很清楚吧!」

「好吧,果然只剩那個方法了!」

西蒙和小美都做好了覺悟,他們從一開始就沒期望自己能夠撐超過四十分鐘。

「那你也接招吧!」

小美把昏倒的夢魔少女丟向無頭騎士,他慌張地接下朝自己搖搖晃晃飛來的夢魔,而就在這一刻,小美和西蒙抓緊了空隙。

「三十六計走為上策!」

逃跑也是一種厲害的戰術。雖然看起來有些可憐.但是為了要生存下去,這是絕佳的戰術。

小美和西蒙背著昏倒的神佑信,用光一般的速度飛奔出教室。

「嗯?逃跑了是吧!哈哈哈!好!那我就給你們十秒的時間!看你們能跑到哪里!」

這個男人,完全投入了這場游戲。

而在這途中,神佑信……。

「嗚嗯。」

……即使在這樣搖搖晃晃的逃跑過程當中,他也只是臉色發青,絲毫沒有要醒來的意思。

×

「現在到底是什么狀況?」

現在戰局變得相當的復雜。

交換學生們正在奔跑,無頭騎士緊迫在后,而其他隊伍聽到聲音,出來找尋其他的隊伍。

交換學生們再次逃跑,無頭騎士又繼續追趕,接著又出現其他的隊伍來加入。

以上的情形經過了五分鐘之后,本館一樓上演著一場大混戰。

「啊哈哈哈哈!太有趣了!這才是真正的戰斗啊!」

「哼!『凱隆』你這家伙!以為自己有異名就囂張了啊!」

「誰來收拾這個家伙!」

好不容易從睡夢中醒來的神佑侰,從角落探出頭來,看到了走廊上大概有二十個人正互相打斗。

「啊、啊!使出必殺計逃、逃跑的結果,怎么會變成這樣啊?」

「呼、呼,真、真的變得有點棘手啊!」

剛剛拎著神佑信逃跑的另外兩個人,現在已經累得氣喘吁吁。

在這場混戰當中背著一個人逃跑,為了達成存活下來這個奇蹟,會這樣耗盡體力+精神也是理所當然。

「啊?該不會是因為我吧?」

「沒、沒關系,反正你、你本來就預、預計一過四十分就、就會死。」

「前、前提是我們可以活、活到那個時候。」

他們倆幾乎喘不過氣,感覺下一秒就要斷氣了。

「但是現在才二十六分,還要撐十四分鐘?我看不妙啊!」

「呼、呼,你、你現在很冷靜嘛,不、不到五分鐘就睡死的人沒資格說這種話,Mr佑信。」

「你知道背著你逃跑、有多累嗎?你知道、有多累嗎?」

「真的很對不起。」

因為他們說的是事實,所以他也沒辦法說些什么。

「但是小美。」

「怎么了?」

「妳穿著那么短的旗袍還把腳張那么開,妳的內褲……咳咳咳咳?!」

「你這個膽小鬼,一點都不懂女孩子纖細的心!」

小美臉頰變紅,用拳頭往神佑信的頭頂揍了一拳,使他正面著地。

「那我們現在要怎么辦?要再上去二樓嗎?」

「我悶不揪四威了逼開威先裁蝦萊特嗎?干麻邀在商區!(應該是:我們不就是為了避開危險才下來的嗎?干嘛要再上去!)」

「不然我們到操場去?」

「哪哩因
夏小汐墨夜霆全文免费阅读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