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卷

第3章 這場戰斗必死無疑

第一卷 第3章 這場戰斗必死無疑

天元山。

位于神天島首都主天島正中央的這座山,對于「神祕」們來說是相當敬畏的神圣之地。

在天元山的山脊上,有被稱為「中央」、「神門」的宮殿,這里就是管理整個神天島的中央機關。而在天元山的山頂,便是至高的存在,也是世界上唯一的神————女王————所居住的地方。

……雖然人們的認知是這樣,不過實際上卻不盡然。

「今天也不在啊,那家伙。」

女王的寶座上現在空無一人,而女王旁邊的位置,是負責處理神務的女杰黃龍神武,她太陽穴冒著青筋,咬牙切齒地說著。

女王是誰呢?

女王就是神天島的象征,也是絕對的統治者,更是真正的神。

人們都認為她是拯救了人類世界,讓世界免于滅亡的偉大存在。也是讓人類世界與「神祕」維持友好關系與交流的模范統治者。

然而實際上神天島所有的事務,都是由這個美麗的金發女人在處理的,如果你把剛剛那段對女王的形容說給她聽,她只會有這樣的反應:

「吆。」

神武不記得她最近有在中央機關看到過女王。在不久之前,其實狀況還算比較好的。直到女王丟下了這么一句不負責任的話:「未來會有人類的交換學生來到我們神天島,妳準備一下記者會吧。」

而再次回到神天島之后,女王也只說:「那么剩下的事妳就看著辦吧。」接下來,整個人就消失得無影無蹤。也就是說,現在中央機關其實是一個沒有統治者的狀態。

但是幸好,沒有任何人為此感到驚慌擔憂。

「女王大人又外出了嗎?」

「她本來就很少待在這里嘛。」

「我記得她待在這里最長的時間,好像不超過一個月吧。」

還知道要回來。

「吼!堆積的公文也太多了吧!」

雖然最高統治者幾乎不在,但整個中央機關仍能很好地運作,這都多虧了女杰黃龍盡心盡責的緣故。然而過度工作的結果,就是害她老犯胃痛的毛病。

她咬著牙,關上了空無一人的辦公室大門。

正當她下定決心,等到下次女王回來時,一定要讓她創下超過一個月的紀錄時。

天邊傳來了令人不快的聲音。

「神武大人!女王大人寄來了信件!!」

有著三只腳的烏鴉拍打著翅膀從天而降。

「三足鳥」是專屬于女王的聯絡方式,也是相當珍貴的靈獸,然而對于神武來說,他簡直就是災厄的象征。

「又帶著什么命令來了啊?」

「不要每次都那么生氣地看著我嘛。我也不是因為自己喜歡,才帶這種命令來的。」

女王每次叫三足鳥來,都是有什么事情要叫女杰去做,通常都是她自己想要偷懶,可以利用就盡量用的態度。

神武在心里默念了幾次「忍」字,然后打開綁在三足鳥腳上的信件開始閱讀。

「……我可以問一下女王現在人在哪里嗎?」

「這可是最高機密啊。」

「這樣啊,呵呵,這樣啊。這人真的是無可救藥!」

「女王大人又不是人類……。」

今天,女杰的胃又痛了起來。

×

「這是哪里的天花板啊?」

看著天花板上貼著宛如古代建筑使用的舊壁紙,神佑信輕輕地嘆了一口氣。

「嗯?!」

神佑信起了身,突然全身像被閃電打到一樣,充滿了刺痛感。

「現在還不能起來,要等藥效過了才行。」

「啊……?」

因為劇痛而表情扭曲的神佑信聽到了女生的聲音,驚訝地抬起了頭。

「妳、妳是?」

因為葛蕾絲·優普利雅的攻擊而失去意識的神佑信,想起了這是他在失去意識之前看到的少女。黑發少女眨了眨大大的眼睛,露出一抹微笑。

「我想你可能誤會了,你振作一點,再睜大眼睛仔細看清楚。」

「啊?……嗯?」

神佑信揉了揉自己的眼睛。

在他失去意識之前所看到的小女孩,和眼前這位少女的確長得十分相像。

但是雖然整體造型很像,卻并不是同一個人。

「啊?怎么會?」

這個女生大約二十歲左右,簡直就是那個小女孩的長大版.她的五官比小女孩更加成熟,長長的頭發也用發簪整齊地束了起來。

最明顯不同的是她的眼睛,小女孩的眼睛是烏亮漆黑的,而眼前這位少女的眼睛則像是銀河一般,閃耀著各種不同的光芒。

「看你驚嚇的樣子,我就知道愛鈐說的沒有錯,她告訴我,救你的小女孩長得和我非常像對嗎?不過很可惜,我并不是那個小女孩。」

照這個女生說的話,她們倆的確不是同一個人。

但是即使如此,為什么這個女生會長得和小女孩如此相像呢?

神佑信想著這個疑問,一邊看著少女,突然了解了一件事。

在神天島上,只要是擁有人類外貌的女生,幾乎都擁有輕松超越藝人等級的美貌,眼前的女生更完全可以稱得上是絕世佳人。

如果只單單看外貌的話,雖然還是神佑信的導師,也就是幽珠比較美麗,但是眼前的這位少女,仍然有兩點,是幽珠老師無可取代的魅力。

其一便是成人女性特有的身材魅力,其二便是成熟女性才能散發出的韻味。

(不行!無法判斷她的戰斗指數了!神天島上怎么都是些怪物啊!)

神佑信目不轉睛地盯著少女看,不由得看到入迷。

「你就先好好地休息吧。只要再過一小時,全部的治療就可以結束了。」

「妳、妳到底是?」

少女一聽,嘴唇像是新月一般彎彎地笑了。但她沒有說話,只是舉起食指輕輕地放在唇上。

神佑信覺得現在似乎不是繼續追問的好時機。

她輕輕地撫平裙子的下擺,小心翼翼地站起身來。優雅高貴的動作看起來就像大戶人家的千金小姐。

然后她……。

「啊啊啊?!」

她突然發出了一聲慘叫,跌坐在椅子上。

「啊、嗚嗚,一直彎著膝蓋結果腳麻了……。嗚嗚。」

「……。」

要打破神祕的幻想氣氛,只需要一秒就夠了。

少女抱著腳,抖著身體,看起來似乎相當嚴重,連眼淚都掉了下來。

「愛、愛鈐,幫幫我,愛鈐~。」

一聽到少女的喊叫聲,拉門就應聲拉開,在門的另一邊就是愛鈐的房間。愛鈐一看到她就明白發生了什么事,并嘆了一口氣。

少女跌坐在椅子上不停地發抖,愛鈐用兩手按揉著她的大腿內側。

「啊!愛、愛鈐!輕一點!輕輕的啦!很痛!啊啊!」

愛鈐完全不理會她的抗議,只是繼續按摩她的大腿和小腿。

過了一會兒,本來還很痛苦的少女,原本的尖叫聲變成了奇怪的呻吟聲。

「啊,等一下,啊、啊啊,拜托……。啊?!」

少女的臉頰變得紅通通的,原本因為痛苦而淚汪汪的眼睛,現在看起來春色蕩漾。

(什么啊,這是什么天然的色情空間?)

什么神祕感早就不知道去哪了。

現在房間里剩下的,只有少女隨著愛鈐沉默的揉捏而發出的誘人叫聲。

「那我要繼續回去顧店了。」

愛鈐留下這句話,就又推開拉門走了。

少女的臉仍然紅紅的,她稍微冷靜了一下,不知道是不是因為不好意思,清了清嗓子。

「嗯哼。所以……。」

不管少女再怎么樣想要找回之前的神祕氣氛,都已經來不及了。當少女明白這個事實,便哭喪著臉低下頭來。

「嗚、嗚嗚,本來還可以留下很好的第一印象的,都是愛鈐這個笨蛋,嗚嗚。」

神佑信覺得這其實跟愛鈐沒什么關系,是少女自己的問題,不過他沒有說出來。

(來到這個地方,第一次遇到比較正常的人了,而且好可愛!雖然好像有點白癡就是了!)

不知不覺他的緊張感都消失了,內心也變得踏實。

「沒關系,我會裝作我剛剛什么都沒看到的。」

「真、真的嗎?」

少女一下子又變成了開心的表情。

「那、那就當作之前什么事都沒發生了喲。我仍然是你眼睛一睜開就看見的神祕少女,知道嗎?」

她還真敢說啊。

然而心里暖呼呼的神佑信什么話都沒說,只是笑著點頭。

看到神佑信如此的反應,剛剛還在干咳的少女,又擺起了發生剛剛那種事情之前的神祕微笑。

「我的名字嘛,我叫做歌夜,唱歌的歌,夜晚的夜,就是唱歌的夜晚的意思。是這個綠清靜的主人。」

少女的手指向紙拉門外的建筑內部,驕傲地介紹著自己。

位于神天島的首都主天島的城市里,只有內行人才知道的萬物商店。

萬物商店綠清靜。

因為外表看起來就像是破舊的廢棄傳統建筑,所以沒有很多人知道這是一家商店,然而綠清靜在神天島的收藏家之間,卻有著相當高的人氣。

雖然不知道貨源為何,但是這家店能提供豐富的人類世界物品。用木頭做的陳列架上總是堆得滿滿的,無論大家買了再買,仍會持續補齊新品上架,因此這家店,對于那些對人類世界很有興趣的『神祕』來說,可說是寶屋中的寶屋。

「噢、噢噢噢!老板!你們現在不只賣地上的東西,連地上的人類也要賣了嗎?噢噢噢!」

「不是要賣的,這孩子是客人!客人!」

「真可惜,我第一眼看到還挺喜歡的說……。」

(是看哪里覺得喜歡啊?)

客人一走,歌夜便調了調她頭上的發簪,并用手整了整潔白圍裙上的皺折。

她細細的動作,配上成人魅惑的香氣,又讓神佑信陷入了剛剛無法自拔的狀況。

再加上又想起那件「當作沒發生過」的事,神佑信再次覺得心中一陣暖暖地。

「不好意思讓你久等了,佑信同學。」

「不、不會!沒關系的!妳都幫我治療傷口了,等一下不算什么!」

「哇,你看看他的嘴。」

「口水都快滴下來了嘛。」

「……。」

一旁傳來愛鈐的指責,神佑信趕緊閉上了嘴。

「也是可以理解啦。如果論外貌的話,狐貍老師是第一,那么歌夜就是第二了。交換學生是公的,會有發情的現象也是很正常的事。」

「我并沒有好嗎?發情是用來講動物的,我可是人類……。」

「那次遇到吸血鬼你不也是那樣了嗎?」

「……我沒有……吧。」

自從經歷過葛蕾絲的綁架事件后,種佑信莫名地對自己變得很沒自信。

背著受傷昏倒的神佑信來到綠清靜的人,正是愛鈐。

通常傷患應該是送去醫護室,如果嚴重的話則應該是帶去醫院,怎么會帶到萬物商店來呢?

「歌夜小姐在這附近可是被稱為醫仙,醫術相當高超,即使受到什么致命傷瀕臨死亡,她都可以妙手回春。」

「啊,這我倒是親身體驗到了。」

無論是因為葛蕾絲的攻擊所受的傷,還是過去一個禮拜因為找工作所造成的傷,現在都被治療好了。順道一提,沒有受到任何傷害的西蒙已經回去學校上課了。

「不過其實后來的狀況還好嘛,你昏倒之后,那個小女孩就瞬間消失了,而退魔師帶著幽珠老師來到現場,葛蕾絲就被狠狠修理了一頓嘛。在非異名爭奪戰的場合使用了異名武器,還在這種敏感時期攻擊人類,反正女武神受到了兩個禮拜的停學處分嘛。」

「這結果還不錯,可以兩個禮拜不用面對煩人的女武種,我真是幸運。」

愛鈐面無表情地看著神佑信,比了勝利的手勢。

「……妳都沒有想過,在那種情況下可能我真的會死嗎?」

「反正沒死就oK。」

「哪里OK了啊?如果那小女孩沒出現的話,我就死定了!」

只要再慢個一秒,他就必死無疑。想到當時的可怕情況神佑信就忍不住發抖。

「但是那個小女孩到底是誰?她和歌夜小姐有什么關系嗎?」

「很遺憾,她和我沒有任何關系。」

歌夜回答了神佑信的問題。

她將裝有紅茶的古樸茶杯遞給了神佑信和愛鈐,神佑信慌張地接過茶杯打算道謝時,卻不小心把紅茶打翻在自己的手上。

「好燙!!」

「……歌夜小姐好不容易幫你治好火劍造成的燒傷,現在又要想再來個燙傷嗎?」

「我、我不是故意的……。」

愛鈐面無表情地盯著神佑信看,他趕忙轉移視線,呼呼地吹了吹自己的手指,放進嘴里。

歌夜原本看著他們兩個微笑,然后身體靠著架子,露出擔憂的神情。

「真是奇怪耶,長得像是幼小版的我……你們有看到她是從哪里出現、哪里消失的嗎?」

「沒有,她本來就是突然間出現,然后又瞬間消失的。我以為是妳為了保護這個人類而派來的呢。」

「我沒有這種可以操控分身的能力,就算我真的有那種能力,我也不會派一個六、七歲的小孩去。」

「……六、七歲?」

神佑信聽見這么具體的數字,小心地看著歌夜和愛鈐。愛鈐的表情看起來和平常一樣淡然,不過他還是感覺到有些許的不自然。

正當神佑信在思考這是怎么一回事時,歌夜搖搖頭,開口說:

「反正不是我派去的啦。可以抵擋得住那鼎鼎大名的史爾特爾,想必她也不是個普通的人物。佑信同學,你之前有看過她嗎?」

「沒有,可是……。」

他如果說有的話好像也很奇怪,所以只能支支吾吾地說:

「雖然好像有在夢里看到過。」

「夢里?嗯。聽說有些人類能夠透過夢境看見未來,難道就是所謂的預知夢嗎?你記得是什么樣的夢嗎?」

「這個嘛……。」

神佑信轉頭看了看愛鈐。

雖然那時是夢魔在作怪,但是那時他夢到的可是愛鈐裸身誘惑著他,無論如何實在是不能在本人面前提起這件事啊。

「你在猶豫什么嘛?該不會夢到愛鈐裸體撲倒你吧?」

「啊?!」

「……難道是真的嘛?」

歌夜說了句「年輕真好」悠哉地笑著將紅茶一口喝光。

愛鈐放下了手中喝完的茶杯,眼睛半開地瞪著神佑信。

「原來你不只對吸血鬼,連對我都可以發情啊。在夢里把你那累積已久的獸欲都發泄在我身上了吧,禽獸。」

「才才才不是那樣!那、那、那是夢魔搞的鬼好嗎?我只是做夢而已!」

「是嘛,通常夢魔在夢中誘惑人,都會以當事人印象最深刻的女性作為主角嘛。」

神佑信沒有退路了。

「果然是為了發泄啊。唉,在夢里要任憑交換生戲弄的我真的好可憐啊。」

「并沒有戲弄成功好嗎?那小女孩突然出現,所以就失敗了!」

「所以說,如果她沒出現的話,你就打算撲倒我嗎?」

「……順其自然?」

再也沒有狡辯的余地了。

「無論如何,還是不知道她是何方神圣,所以也沒辦法。的確是有一些不知名的生物會跑來主天島,雖然這的確是個問題,但還沒有太嚴重,我們就先暫時觀察看看吧。」

「這樣沒關系嗎?」

「沒關系。雖然不知道是什么理由,既然她會在佑信同學陷入危機時使出對策,看來并不需要太擔心。雖然和我長得很像這點有點奇怪,但也不是分身。在她再次出現之前,我們只能靜觀其變了。」

這時小鯤像是想起什么似地,眼睛眨呀眨的。

「如果我們現在打死交換生,她不就會出現了嘛?」

「好耶,就用這個方法。」

「喂你們!這是該對剛康復的病人說的話嗎?」

對于突然冒出的惡毒言論,神佑信用盡了全身的力氣反駁。

歌夜看著這有趣的畫面,又慢慢地啜了一口紅茶。

「才過了一個禮拜,看來你們的關系變得很好嘛。」

「啊?這個……。」

「……開什么玩笑,誰要和人類親近啊。」

神佑信還在想要怎么回答歌夜,愛鈐就先搖了搖頭。

「還說呢,其他兩個交換學生都還算表現不錯,就這家伙不管去哪里都可以惹一堆事。而且每次看到其他怪物就會嚇得半死。真的是讓人看不下去。這個交換生就連聽到這里的居民不是人類都會抖到不行,要對這種人類產生好感根本是不可能的事嘛。」

簡直是最糟糕的評價。

但是愛鈐說的話大部分都是事實,所以神佑信也無法反駁。

「哎呀?講得這么狠毒呀?」

「不然要夸獎嗎?雖然我不是要懷疑女王大人的決定,但是我實在很懷疑這家伙要怎么繼續在神天島上生存下去。」

在愛鈐的瞪視下,神佑信冷汗直流,只能避開她的視線,假裝在看其他的地方。

愛鈐看了看種佑信,聳了聳肩,將一旁的小鯤放到頭上。

「那么歌夜小姐,我要先走了。」

「等一下,愛鈐。」

歌夜阻止了正要出去的愛鈐。

「妳的領子沒翻好呀,女生要隨時注意儀容!要確實做到!」

歌夜上前幫愛鈐整了整衣領,而愛鈐就像被媽媽教訓的小孩,不甘愿地嘟起嘴。

「實在是不想被歌夜小姐這樣說。」

「妳說什么?」

「……沒事。」

「對了,現在還沒下課吧?不要繞到其他地方,一定要快點去學校!小鯤,你要看著愛鈐不要讓她到處亂跑,知道了吧?」

「知道了嘛。」

「嗚……。」

愛鈐雖然一臉的不情愿,但也只能答應。

神佑信看著向來自我中心的愛鈐,竟然像個小孩一樣那么聽歌夜的話,不禁吃驚地瞪大了眼睛。

「沒什么好大驚小怪的嘛,歌夜小姐對愛鈐來說就像是父母一樣。就算是我行我素的愛鈐,也沒辦法違抗歌夜小姐的。」

「……小鯤,今天不給你飯吃了。」

「為什么嘛?!」

愛鈐向歌夜點了點頭表示道別,就和小鯤一起推開了綠清靜的門。

神佑信看著愛鈐,有點猶豫地抓了抓自己的頭,然后用很小的聲音說:

「那個,愛鈐。」

「……干嘛?」

「啊,那個……今、今天真是謝謝妳了。不、不對,是一直以來才對,妳一直都在幫我……。」

「……我剛剛不久前還在羞辱你耶,你竟然還謝謝我,難道你是M嗎?」

「才、才不是呢,說不定剛好相反好嗎!畢竟今天看著小美的樣子……不是啦!反正妳救了我就是救了我。我好像到現在都沒有跟妳正式地道過謝。總、總之,謝謝妳啦!」

愛鈐帶著有點意外的眼神看著神佑信,然后就一副沒什么似地揮了揮手。

「我只是聽命行事而已。對了,有鑒于你是個隨時都在欲求不滿的變態,我得先跟你講清楚,歌夜小姐有時候會像剛剛那樣少根筋,如果你因此對她產生什么不該有的想法,你就死定了。」

「搞笑嗎?這要是玩笑也開得太可怕了吧!而且妳還不是在開玩笑!」

愛鈐跨出了綠清靜的大門。

「少根筋?我哪有?」歌夜看著愛鈐離去的門口,氣得直跳腳,接著轉過頭來看著神佑信。

「很過分吧,她很過分對吧?所以我就說,養女兒沒什么用嘛,嗚嗚。」

「是、是那樣嗎?」

神佑信也對愛鈐說的話很有同感,沒辦法照實回答歌夜,所以只能曖昧地笑笑。

神佑信為了轉移話題,提出了疑問:

「所以吩咐愛鈐要保護我的人,是歌夜小姐囉?」

聽了愛鈐和歌夜的對話,他覺得這是理所當然的推論。

但是神佑信還是不明白,為什么這個女人要叫愛鈐去保護一個人類呢?

「也沒有什么特別的理由,只是我覺得人類上來到神天島,必定會發生許多問題。還有就是,我也希望那孩子能和人類變得親近一點。」

「這是為什么呢?」

「愛鈐非常擅長表情管理,所以你可能沒發現,但其實她和葛蕾絲一樣非常討厭人類。大概排得進主天島……不,全神天島最討厭人類的前十名吧。」

「……啊?」

神佑信聽了歌夜的這番話,難以置信地露出驚呆的表情。

「佑信同學是不是很害怕神天島上的居民們呢?」

對于歌夜的提問,神佑信什么話都沒有說,只是沉默。

歌夜仿佛能理解神佑信心里的想法,她點點頭說:

「我知道,站在人類的立場,神天島上的居民對你們來說,就是些妖魔鬼怪,現在也有相當多的人類和你有同樣的想法。但是佑信同學,你沒想過嗎?你們對我們『神祕』來說,也是和自己不一樣的『妖魔鬼怪』啊。」

「這……。」

「至少,在我認識的『神祕』當中,就有一個害怕人類。而他大概也覺得你和怪物沒什么兩樣,就像你看神天島的居民一樣。」

神佑信什么話也說不出口。他一直以來都以人類的立場在思考,這是理所當然的。然而歌夜拋出了一個他從未思考過的觀點,就好像在神佑信的心池中丟了一顆石頭一樣。

這顆石頭造成的漣漪越來越大,越來越大。

歌夜看著一臉困惑而說不出話的神佑信,一會兒后像是想起什么似地,在胸前拍了一下手。

「聽說佑信同學在找工作對吧?你找到工作了嗎?」

「啊?還、還沒有。」

神佑信又想起了過去悲慘的一個禮拜,臉色慘白地搖了搖頭。

「那太好了!你要不要來綠清靜工作呢?剛好我們人手不足呢!愛鈐最不會整理東西了。」

「……啊?」

對于歌夜意外的提議,神佑信嚇了一大跳。

「我們店有很多的客人,這樣也能夠幫助你快速熟悉這里的環境,如何?如果你不想的話也沒辦法……。」

「想、我想做!我要做!」

神佑信趕緊回答。快速熟悉神天島的環境是一回事,主要是得工作才能有飯吃啊。歷經過去一個禮拜的苦難,歌夜的提議著實吸引人.

雖然還差得有點遠,但是神佑信好像漸漸地開始習慣神天島的生活了。

×

愛鈐非常討厭小孩子。

她討厭他們看起來純真的雙眼、開朗的微笑、小小的身體,全部都討厭。

因為他們看起來實在太脆弱了,仿佛下一秒就會消失一樣。

放學之后,愛鈐在學校的屋頂上看著天空。

幽珠已經把一連串的騷動都擺平了。但是現在仍然有一個奇怪的流言在校內流傳著,但是那和愛鈐無關。

愛鈐討厭這所學校。

討厭這所學校設立的目的。

在神天島上,人類唯一可以生存的地方就是首都主天島,而建于此處的學校已經滿五年了。愛鈐雖然照著歌夜的意思入學,但是從來都沒有參加過晉級考試,一直待在一年級。

從學校畢業的學生,就可以獲得到「地上」的權利。雖然今年出乎意料地實施了「交換學生」這個制度,但是除此之外,神天島上的居民們想要去人類世界,就必須從這所學校畢業才行。

然而愛鈐一點都不想去人類世界。

人類世界實在有太多小孩子了。

而那環境對于愛鈐來說,簡直就像地獄一樣。

「愛鈐妳好像太在意那個交換生了嘛。」

「你在說什么沒頭沒腦的蠢話啊,你這個星星腦袋!」

「星星腦袋?!」

小鯤聽到愛鈐這樣說他,差點就從她的帽子上掉了下來。

「難、難道不是那樣嘛?我都跟妳一起生活幾年了?妳有什么小變化我還會不知道嘛?」

「并不是好嗎?」

愛鈐想起了神佑信的樣子。

從人類世界上來的三名交換生當中,神佑信可以說是最糟糕的一個。總是因為周遭的環境和生物而害怕到發抖,不管去到哪里都會卷入麻煩,簡直就是個倒霉鬼。

一開始愛鈐對他的印象是「影子怪異的人類」,而現在則變成「影子怪異且極度糟糕的人類」。

反正對他的印象,絕對比另外兩個交換生還要糟上許多。

「但是過去一個禮拜,妳根本不管另外兩個交換生,只跟著那家伙嘛。」

「那是因為他最愛闖禍啊……。」

「但妳一直盯著那個交換生嘛!」

「才沒有,就跟你說……。」

愛鈐原本像是想要說些什么,卻又閉上了嘴。

無論小鯤說什么,愛鈐都可以用「那是因為神佑信實在太糟糕了」來回答他。

但是小鯤說的是更本質上的問題,一直以來都和愛鈐在一起的小鯤都這么說了,愛鈐不禁開始思考:「我真的很在意那個交換生嗎?」

「……啊,是這樣吧?一定是因為他發抖的樣子看起來太慘了,所以沒辦法放著他不管啦。」

結果她所做出的結論還是:「這一切都是因為神佑信太糟糕了。」

「妳在說什么奇怪的話嘛,就算那個交換生真的是很笨又很糟糕,跟愛鈐妳又有什么關系呢?我們愛鈐什么時候變得這么慈悲為懷了嘛?就算是閻羅王來了也沒在怕的愛鈐怎么會……欸?干嘛突然用手抓住我的頭嘛?嗯?喔?……啊啊啊啊啊啊??!!停下來嘛?!我不是籃球嘛?!!很痛耶?!好痛!不要把我丟在地上嘛?!」

愛鈐抓住小鯤,像是在運籃球一樣把他朝地面上打。

仿佛沒聽到小鯤的慘叫聲一樣,愛鈐繼續想自己的事。

神佑信的確是最糟糕的家伙,就像她對歌夜說過的,誰看了他這種糟糕樣子都沒辦法對他產生好感的。

「但是……。」

如果小餛說的話是真的,愛鈐實在想不出其他的理由。

神佑信真的很糟糕。

但是愛鈐對他總有一種「認同感」。

「……竟然對像個笨蛋一樣的人類有認同感,也太慘了吧。」

「噢?!噢噢噢噢噢噢?!變、變得更大力了嘛!嗚噢噢噢噢噢噢噢噢?!」

神佑信畢竟是個人類.不管之前感受到了什么樣的認同感,愛鈐都不想要再跟他有更親近的接觸了。

「對于人類這種生物還是離遠一點……。」

「救救我嘛?!」

愛鈐似乎完全沒有聽到小鯤的呼救聲。

僵尸少女追求的,不過是天下太平的安樂生活。就算因為人類的到來而使周圍變得亂糟糟的,她也想要繼續過自己的悠閑日子。

雖然在歌夜的吩咐之下,她必須要和人類有所牽扯,但是這件事想必也不會持續太久。之后很快又可以回到了人類來訪之前的平靜日子。

愛鈐在心里默默地期盼著。

但是這個樂園的主人總是朝令夕改,無法認同這種懶散的思維。當僵尸少女認清到這個事實,已經是一個禮拜之后的事了。

×

「噢!上帝啊!拜托讓我過正常的平穩生活吧!」

神佑信趴在桌上大哭。

「我聽說了,人類小子!你打敗了女武神是吧?所以我只要打敗你的話,就可以取得『史爾特爾』的異名了對吧?什么?你說那不是異名爭奪戰?哼!哼哼哼!沒關系!我只要在這里打倒你,就可以證明我比女武神還強了對吧!啊?你要逃去哪里啊!」

「你就是從地上來的交換生對吧?雖然不知道你在耍什么把戲,但是竟然敢向我們挑戰!我要代替其他神天島的居民來解決你,好取得『史爾特爾』的異名!」

「沒用的人類家伙!只是稍微贏了女武神尾巴就翹上天了啊?哼!讓我來痛打你這個愚昧的人類!『史爾特爾』的異名非我莫屬!」

「你這家伙不可能贏得了葛蕾絲小姐的!不可能!去死!去死!我要取得『史爾特爾』的異名然后還給葛蕾絲小姐!」

好不容易找到了工作稍微安心了一下,從第二天開始,神佑信又開始過著比之前更慘的生活。

「到底為什么消息會這樣誤傳啊?」

所以說三人成虎、壞事傳千里?明明是葛蕾絲跑來攻擊神佑信,但話傳著傳著,卻變成了神佑信和葛蕾絲打了一場異名爭奪戰,神佑信選用了影子妖術獲得勝利。

就是因為如此,有將近一個禮拜的時間,神佑信都忙著逃跑,躲避那些想和他進行異名爭奪戰,好取得『史爾特爾』異名的神天島居民。

「這也沒辦法,好像是因為Ms僵尸懶得說太多,所以事情才會變成這樣。嗯哼,她是這樣說的:『女武神攻擊了交換學生,然后突然出現的少女把她揍飛了,而交換生正在其他的地方接受治療。』大概是這樣吧。欸欸欸!為、為什么要打我啦?」

「你的假音聽了很不舒服。」

神佑信完全同意小美的話。

長得那么漂亮的西蒙,故意裝女生的聲音說話,聽了真的會讓人渾身起雞皮疙瘩。

「不是啊,那最后為什么會變成我打倒葛蕾絲呢?」

「咳咳……,得小心一點,Ms小美妳的力量可不是開玩笑的,要是一個不注意的話我可能就死掉了啊。無論如何,上次那個事件好像有目擊者的樣子,因為那個打倒Ms女武神的孩子本來就來無影去無蹤,所以看起來,就像是你的影子變成了小女孩的樣子,然后又消失了一樣。你的影子會亂跑這件事不是很有名嗎?所以現在才會變成,你用影子妖術打敗了Ms女武神這樣的說法。」

三個人的視線同時看向了神佑信的影子。

「竟然有這種道理。」

三個人又同時搖了搖頭。

雖然神佑信的影子真的會亂跑沒錯,但是能夠變成少女的樣子也太夸張了。

「反正無論如何,你打敗Ms.女武神的謠言就這樣傳開了,不過這異名爭奪戰也太不方便了。就沒有方法可以立刻知道對方的異名嗎?比方說,像是在頭上貼『在十七歲時打敗了女武神的Mr佑信』之類的。」

「不是這樣吧,又不是玩游戲。」

但事實上,西蒙的建議相當實用。因為已經有整整一個禮拜,其他人以為『史爾特』的異名在神佑信的身上,所以有非常多人想要向他提出挑戰。

「不過由此看來,在神天島上的確有很多瞧不起人類的居民呢。看他們向Mr佑信發出挑戰時,那種不屑的言行就知道了,而且,最近大家藐視我們的眼神也變得越來越明顯了。」

的確,神佑信隨時都要忍受被其他人嘲諷的眼神。

不只是因為這次和女武神有關的事情,之前他在找工作的時候所發生的種種事故,也都成了大家的笑柄。

「……難道都是我的錯嗎?」

「不是吧,雖然你不管走到哪里都會發生麻煩事,但是我想你也已經盡力了,所以你也不用太過自責。真正的問題人物,應該是這個到現在都還沒找到工作的笨蛋。」

「叫我笨蛋太過分了吧!笨蛋耶!我也是很盡力去找了好嗎?……哼!先找到工作就可以大聲就對了!」

西蒙到現在都還沒找到工作,甚至幾乎快要吃光冰箱里的糧食了。現在是靠神佑信還有小美每天接濟他。

「什么叫盡力啊?每次看到『神祕』就問他們說:『我可以解剖你嗎?』,這樣叫有盡力?」

「不是嘛,我只是想要了解一下不同物種的特性,順便互相交流一下……。」

「我聽人家說,有一只獨角獸很友善地想要給你工作,結果你竟然問他『我可以切下你的角嗎?。在我看來,害我們人類的評價變得越來越低的元兇,就是你這個解剖變態笨蛋丁吧!」

「笨、笨蛋丁?我可是天才中的天才啊,竟然說我是笨蛋……。」

西蒙沮喪地垂下頭,但是神佑信根本不想理他,只是環顧教室四周。

「現在可以安身的只剩綠清靜和四班了啊……。」

神佑信待在綠清靜和四班的時候,鮮少受到神天島其他怪物的騷擾。曾經有對手直接找到綠清靜來,但是歌夜讓對方摸摸鼻子直接回去了。而因為四班的導師是連葛蕾絲·優普利雅都怕得要命的幽珠,所以也不會有人找來班上。

四班的同學不知道是因為對他沒什么興趣,還是因為了解他的處境,也沒人會像其他居民一樣,在班上找他的麻煩。

第一天看起來還像地獄一樣的教室,過了兩周之后,因為神佑信也漸漸地習慣了他的同學們,現在對他來說,四班就是個安身之處,只是…,

「……。」

愛鈐一和神佑信對上了眼,就立刻撇過頭去。

自從發生了上禮拜的事情
夏小汐墨夜霆全文免费阅读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