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卷

第2章 當主角是件苦差事

第一卷 第2章 當主角是件苦差事

神佑信現在處于一個非常尷尬的狀況。

「到底是為什么會這樣……?」

神佑信再次打起精神來時,發現自己身處在一個非常古色古香的房間里。

他坐在一個十分傳統中國風的床鋪上發呆,打量著四周的環境。

「什么啊,這里是……?」

他試圖想起自己是如何來到這個地方,但是朦眬的畫面不斷妨礙他的思路。

就在他十分彷徨不安時,出現了一位少女。

「你好呀。」

少女穿著中國風的服裝,戴著不至于遮住臉的帽子,帽緣還貼著一張符咒。

這穿著的鮮明特征,很明顯是神佑信認識的一個人。

「僵尸……?不、不對,是愛鈴……?我們為什么會在這里。」

「這件事不重要吧,重要的是……。」

愛鈐往前一步靠近神佑信,一邊解開了自己的上衣。纖細的脖子與誘人的鎖骨就這樣暴露在他的眼前。

如果是平常的神佑信,一定會被愛鈴突如其來的行為嚇到。但是現在,他只是靜靜地看著她。

不一會兒,愛鈴也露出了她的胸部,雖然不像吸血鬼伊莉莎白的那么大,但是形狀的話似乎是她比較占上風。

她胸部的曲線像是藝術品一樣地美麗。透過輕薄而透明的黑色緊身內衣,可以隱隱約約看見其精致的樣貌。

「什、什么啦……!」

「不用太緊張,我只是想和你做快樂的事而已。」

「快、快樂的事……?」

「嗯呀,還有讓心情變好的事。」

愛鈴性感地甜笑道。

她把自己的外衣脫掉,身上只剩下里面的黑色透明內衣。薄透的內衣根本無法遮掩住身體的任何部位。隱隱約約地展現著少女的曼妙線條。

從頭到纖細的頸部,肩膀到胸部,成三角形的腰與臀,還有下面露出的勻稱長腿。

少女的胴體完美刻畫出的黃金比例,和藝術品相比也毫不遜色。

「啊……。」

光潤的皮膚上流下的汗珠,還有從全身發出的淡淡香味,對于男人來說都是難以抵擋的誘惑。

已經無法正常思考的神佑信,入迷地看著漸漸靠近自己的愛鈴。愛鈴抓著他的頭,朝自己的方向拉近。

「我會讓你感受到天堂般的快樂喔。」

(什么?愛鈴怎么會發出這么撒嬌的聲音呢?)

雖然覺得好像有哪里怪怪的,但為時已晚。

神佑信還沒來得及反抗,就在愛鈴輕輕地拉引之下,慢慢地,兩人的嘴唇幾乎就要碰在一起。

慢慢地、慢慢地。

現在僅僅隔著一公分的距離,美麗少女的嘴唇就要歸神佑信所有了。

「啊?!」

然而下一秒,愛鈐發出叫聲,遠離了神佑信。

神佑信什么事情都沒有做,證據就是,他到現在都還用著了迷的眼神看著愛鈴。而愛鈴之所以會彈開則是另有原因……。

這個原因就是,突然出現在神佑信與愛鈴之間的黑發少女。

「……怎么還會有其他人啊?呋!」

愛鈴咂了咂嘴,瞬間消失不見。

神佑信看著床上的少女,她漆黑的長發散亂在床鋪上。

少女?不對,與其說是少女,說是小女孩似乎來得更為貼切一些。

「妳是……。」

神佑信沒辦法再繼續說下去。

「惡靈退散!!!!」

「啊啊啊啊啊啊?!」

整個世界像是崩裂了一般。

而崩裂的中心就是種佑信的腹部正中央,他感受到腹部被深深痛打般的沖擊,眼前也變得一片模糊。

過了一會兒,隨著世界的崩壞,神佑信的眼前變得明亮。

×

「……嗯,Ms小美。」

「嗯?怎么了嗎?」

無法一眼分辨是男是女的金發美少年西蒙·奧斯丁,看著眼前的慘況,不由得冒出了冷汗,嘴唇也顫抖不已。

「……說是要消滅惡靈所以我才跟著來參觀一下的,可是為什么要打正在睡覺的Mr佑信呢?」

綁著兩個包包頭的少女李小美,用拳頭打著神佑信的肚子,而且不是輕輕打,而是不留情面地用盡全力槌打。

「現在來找他的妖魔是屬于『夢魔』類的,要趕走這種夢魔的最好方法,就是叫醒睡夢中的人。」

「但是那是治標不治本的方法對吧?搞不好下次又會來找他也不一定。」

小美聽了西蒙的話,挺起了身子,把一頭長黑發撥到背后。

「那還能怎么樣呢?這里可是『神祕』的巢穴啊,我們最多就只能做到自我防衛而已。而且,我現在做的事,也能夠真正地趕走夢魔好嗎?」

「妳是說痛打睡覺的人嗎?」

「每次夢魔出現時就把他打醒,這樣能夠耗損夢魔的精氣,再也沒辦法出現。就算被打的人會有點痛,但總比精氣全部被吸走,變成像木乃伊一樣來得好吧!」

「但看他的樣子,應該不只是有點痛而已吧?他都翻白眼了耶!」

神佑信現在并沒有從睡眠中蘇醒,而是昏厥狀態。身體因為痛苦而蜷縮,到了口吐白沫的程度。

小美看著他的樣子沉默了一會兒,搖了搖頭。

「這家伙真的很脆弱耶,我只是用把石頭劈開的力氣打他而已,他這樣也撐不住啊?」

「Mr佑信!!你沒事吧?!欸!!」

人的身體可不是石頭啊。

神佑信過了整整十分鐘后才醒過來。

三名交換學生,在神佑信位于學生宿舍二樓的房間里面面相覦。

這個地方被稱為「人類專屬的聯合住宅」,完美的重現了人類世界學生宿舍的模樣,適合一個人居住,在機能上也十分完善,可說是相當方便。

然而,因為空間不算是太寬敞,所以現在他們三個只能用有點別扭的姿勢共處一室。作為男生的西蒙就算了,穿著迷你裙的小美則是換了好幾個姿勢,避免自己走光。

「所以意思是,夢魔找上了我,然后妳把它趕走了?」

「是的。」

聽完小美的說明,神佑信不由得發出了悲鳴。他就覺得夢里見到的,跟白天遇到的愛鈴根本是兩個人。

神佑侰不得不接受這個事實,也不免對剛剛在夢中看到的好身材感到十分可惜。

「……啊,那個,小美,妳為什么要舉著拳頭啊?」

「人類的煩惱很容易成為妖魔的溫床,所以打算隨時消滅這些不該有的東西。」

「……用拳頭嗎?」

「這是最快的方法啊。放心啦,我這次只會用折斷樹木的力量打你的頭的。」

「那樣好像會死吧!?」

無論是劈開石頭的力量還是折斷樹木,只要用在人的頭上,絕對是必死無疑。

「嗯……這樣說起來,小美是因為知道夢魔來找我,所以來我的房間囉?然后西蒙是跟著一起來的。」

「就是你說的這樣。」 「就是這樣。」

「還有,這些是破碎的門嗎?」

神佑信的房門現在呈現一個悽慘的狀態。不只是門鎖被破壞了那么簡單而已,簡直是整個門被拆爛了。

「因為是緊急事故,所以也沒有其他的辦法。而且我也沒有備份鑰匙,所以只能用我的全力來開門了。」

「真的太夸張了,我活到現在,從來沒看過有女學生可以單憑身體的力氣就把門拆下來。」

「身為退魔師,一定程度的身體鍛煉是必要的。師父有告訴我們,只有身體和精神狀態都健全的情況下,才能發揮自己最大的力量。」

「不是這樣吧,那不是單純用鍛煉身體就可以解釋的吧!這真是從天而降的最佳研究對象呀!得來全不費工夫!如何?只要妳同意的話,我可以讓妳了解妳身體的祕密……。」

「完全沒興趣!」

夜晚冷冽的空氣從被拆下的門框吹了進來。

神佑信看著門外一覽無遺的夜景,輕輕地笑了。

「如果連人類女孩都可以破壞這個門,那這間屋子的防御機制可以說是完全沒有用對吧?完全沒有用。只要隨便一個什么怪物進來,不就完蛋了嗎?完蛋了!」

臉上雖然帶著笑意,但內心卻相當恐慌。

雖然這位同年的少女可以用自己的力量把門給拆下來,但是面對神天島那一大堆怪物,恐怕也是無用武之地吧。

「會冷嗎?我可以修門,這種程度的話修一下就好了。」

「咦?你會修啊?」

「當然啊,看我現在穿的衣服就能大概知道了吧,我原本的工作可是發明家兼技術人員呢,這種小東西沒問題。」

西蒙現在穿的是便服,白襯衫配了一件咖啡色的背心,還有技術人員才會戴的那種專業袖套。

(說是技術人員可能還可以理解,但是完全不會覺得他是發明家啊。)

「使用我的發明麥可札特l27號,物質復原裝置,像這種壞掉的門,一個小時之內就可以修好了。」

在此說明一下!這個麥可札特l27號,是天才研究發明家,也是『神祕』研究家的西蒙·奧斯丁所發明的道具。里面有許多能夠修復任何東西的工具,只要有麥可札特l27號,無論想要修什么東西都可以!

「這明明就不是什么發明吧!單純就是個工具箱!而且那是什么啊!剛剛那是什么奇怪的說明時間?」

「呼,天才的發明,一般普通人是很難理解的。」

「不是這個問題吧?」

神佑信現在相當確定,眼前的這兩個人都不是什么正常人,也許他們兩個比神天島上的家伙還不正常也說不定。

神又信心中吶喊著「OMG!OMG!」覺得相當挫折。

「這么說來,Mr佑信,聽說你被卷入了異名爭奪戰而受傷了?」

「是有受了一些傷啦,但是戰斗結束之后,那個小型老師……不是啦,我是說,審判官已經幫我治療過了。」

雖然剛剛在戰斗中受到了不小的傷害,但是現在神佑信身上僅多了幾個疤痕,沒有什么不舒服的地方。

「難道是用了什么治愈術嗎?真是有趣呢。」

只花了幾個小時就治好人的身體,西蒙不禁因神天島的神奇技術發出感嘆。

「先不說早上的紛亂,連晚上都有夢魔要來襲擊你。這真的很有趣耶,難道你有什么特別的魅力,會吸引人類以外的生物嗎?像是特殊的賀爾蒙之類的?真是令人羨慕啊!」

「如果羨慕的話,拜托把這些好運都拿走吧。」

「噢噢,真的嗎?那我要先來找找問題出在哪里。先幫你做個血液檢測還有簡單的拍照,接著就可以進行解剖……。」

「這賀爾蒙是只屬于我的好嗎!!!!!!」

神佑信瞬間改變態度,臉色也變得嚴肅。

他突然想起了神天島上那些家伙說的傳聞,決定好好守護自己的特殊體質(雖然不太確定是不是真的有那種特殊體質就是了)。

「……嘖嘖。」

「你現在是在嘖我嗎?在嘖我對吧?還用覺得很可惜的表情嘖我?」

「啊,我開玩笑啦,開玩笑的。」

雖然西蒙立刻就換上另一個表情,但是他已經失去了其他人的信任。不只是神佑信,連小美都用相當警戒的僵硬表情看著西蒙。

「啊,這個……讓我們對彼此再更友善一點嘛。雖然我們昨天就來到了神天島,但現在似乎是我們三個交換生第一次這樣眾在一起對吧?那我們像早上一樣,正式來做個自我介紹怎么樣呢?我是西蒙·奧斯丁。」

也許是想要改變現場的氣氛,西蒙突然開始風度翩翩地自我介紹。

「我是第三個獲得女王指名的人,從以前就對『神祕』相當有興趣,所以我也把這次來到神天島當成一個機會。我的夢想是成為『幻想神祕』研究領域的先驅者。我搜集了很多相關的書籍,但是還是有很多不明白的地方,所以很希望能借由實體研究來獲得更進一步的了解。當然,我說的就是,研究身體構造的部分。」

同樣的話他說了第二次。

如果單看外表的話,他就是那種標準的金發貴公子。但其實,他根本是個變態。神佑信和小美都再次確認了這一點。

「那么接著,輪到我們交換生當中唯一的一朵花來介紹了,麻煩妳囉。」

「一定要嗎?唉……。」

小美嘆了一口氣。換了個姿勢。她膝蓋跪著,舉起了放在裙子上的雙手互相交疊,輕輕地抬起頭。

「我是李小美,用解剖變態同學的話來說的話,我是第二個被女王指名的。」「等一下,誰是解剖變態先生?!」 「不就在我們眼前嘛,解剖變態同學。」 「就像我早上所說過的。我在人類世界是退魔師,在我們中國,有一支從古代一直相傳到現在的退魔師血脈,我就是第一〇八代的玄孫,雖然現在還沒有正式地繼承就是了。」

「一〇八代!」

小美的自我介紹讓種佑信和西蒙都詫異不已。五十代玄孫聽起來就很悠久了,想不到還有一〇八代這種事。光是用想像的就覺得是非常非常久的時間。兩個人都不由得瞠目結舌。

「噢?但是神天島不是十幾年前才出現的嗎?退魔師怎么會從那么久之前就存在了呢?」

「這沒什么好奇怪的,畢竟『神祕』正式向世人公開,也才邁入第十三年而已。」

原來無論是退魔師還是「神祕」,在這之前并非不存在,而只是隱藏起來罷了。

「在人類世界,從很久以前就有妖魔鬼怪的存在了。包含我們李家在內的所有退魔師所扮演的角色,就是把這些妖魔鬼怪,也就是我們現在講的『神祕』,趕到神天島。」

「這么說的話,像你們這些退魔師,從很久以前就知道神天島的存在了嗎?」

「是的,我們知道。我們大部分的人都知情。」

果然出現了爆炸性的發言。

「所以我們的世界,其實也充滿著奇幻囉?」

「思。所以,就算不刻意上來這,過不了多久應該還是有機會的。」

退魔師小美揭發的驚人事實,讓神佑信和西蒙都驚訝不已。

「原本神天島就是拿來封印『神祕』的地方,只是十三年前的『大戰』,讓這個地方被公開了而已。除了那些不太了解人類世界又囂張的怪物之外,對于其他家伙,我們也找不到一定要把他們給封印起來的理由,所以其實現在是個有點尷尬的狀況。已經傳了一〇八代的這個工作,現在搞不好就要結束了也不一定,每次想到就覺得壓力好大啊……。」

小美瞬間好像被什么黑暗的氛圍籠罩了一般。原來每個人都有自己要擔心的事啊,神佑信心里想著,并將視線從愁云慘霧中的小美身上移開。

這時和剛好轉過頭來的西蒙對上了視線,種佑信和西蒙有同一個想法,就是得趕快改變一下氣氛才行。

「那么換我了吧?我的名字是神佑信。雖然不是出于我個人的意愿,但是我是第一個被指名的人。如果現在可以下去回到人類世界的話,我真的超想回去的,不過現在看起來也沒什么辦法了。無論如何,我其實沒什么特別的,就是一個普通的學生而已。」

「等一下,這樣就結束了啊?你根本沒說到最重要的事啊。」

「啊?我、不、知、道、你、在、說、什、么、啊?」

種佑信講話的方式變得像唸教科書一樣地死板。

「我是說你的影子啊!影子!無論怎么看,最重要的就是你的影子吧!請說明一下吧please。」

說明的優先順序:本人<<<<影子

神佑信真是有股想哭的沖動。

「……不是啦,我也很想跟你們說明啊,但是我也不太知道為什么會這樣。」

現在神佑信的影子安安分分地待著,但是只要抓到空隙的話,它就會無視主人的意思自己亂跑,這也是神佑信一直覺得相當頭痛的問題。

「大概是小學四年級開始吧,那時候我第一次看到我的影子跑上了墻壁,真的是嚇壞了,從那之后我就被曾經很要好的朋友排擠,他們叫我是影子怪獸,或是怪物,我因此受到創傷。我父母也曾帶我到很厲害的靈媒那里去看過,但是也沒有人能說出個所以然。自從被這怪象纏上之后,我的運氣也越來越不好,再也沒有什么好事發生過……小學的時候我也想過很多次想要休學。」

「……是嗎?難道是什么創傷癥候群嗎?」

「但是到了國中就還好,就跟朋友混在一起這樣走過來了。如果沒有那朋友的話,我搞不好會走偏了呢,每次想到這件事都只能苦笑。但是運氣不好這件事仍然沒有什么改變,總是會有大大小小的麻煩發生。所以又被叫做麻煩制造機。」

「比方說什么麻煩呢?」

「嗚呼呼,比方說,下雨的日子一定會淋到雨,如果把錢包放在口袋里的話,口袋就一定會破洞,然后搞丟全部的學費被媽媽揍一頓,不過現在想起來這倒是段不錯的回憶。嗯,還有這次全世界總共只選三個人,機率這么小也會被選到,想必也是這影子搞的鬼吧。」

「啊,那還真是……不、不好意思。」

西蒙一邊流著冷汗一邊道歉。對于神佑信來說,以前的那些倒霉事比起現在,根本是小巫見大巫了。

「……所以現在大概是我最倒霉的時候?」

就算想要禮貌地假笑帶過也很難做到,這就是神佑信的風格。

「真的非常神奇呢.從這個影子中我看不見任何法術的痕跡,所以應該不是佑信同學你本人所操縱的沒錯。」

「很難說,有時候一開始本人也不會發現。」

小美用一種很神奇的表情看著神佑侰的影子。

不知道是不是因為小美的視線,影子顫抖似地躲到了神佑信的身后藏了起來。

「……。」

「……」

「這真的完全違反了影子的構成原理呢,我也是第一次見到這種事。」

「……哎呀?難道佑信同學,你就是我的第一個調查對象了嗎,原來調查對象近在咫尺啊?」

看到了這兩個人的反應,只是讓神佑侰覺得心情更不好罷了。

「嗯,不管怎么樣,在這里只有我們三個是人類,所以我們往后應該要一起同心協力才對吧?如果自己一個人的話很容易就感到不安,但是如果三個人一起的話,應該可以比較放心一點吧。」

在神天島上只有三個人類,而剩下的全是不知名的種族,在這種情況下,西蒙的提案讓人頗為心動。

神佑信和小美也都沒有異議地點了點頭。

「我同意奧斯丁同學的意見,在這種殘酷的環境下,單獨行動的確太過危險了。但是在這之前,我有一個一定要解決的重要疑問。」

「嗯,其實從早上開始,我也有一件非常好奇的事呢。」

「真巧耶,我也是。」

三人面面相,他們之間有一個必須要解決的問題。種佑信也是從早上開始就在心里充滿疑問,不斷地想著「為什么?」。

三個人異口同聲地說:

「為什么我們三個的語言可以相通呢?」

然后三個人一同閉上了嘴。

「怕你們不知道,我跟你們說一下,我現在講的是英文。」

「我講的是中文,其他語言其實我也不太會講。讀的話是還稍微可以啦。」

「我是講韓文,雖然現在是國際化的社會,但是我其實連英文都不太會講。」

也就是說,現在他們三個都講著不同的語言,可是卻莫名其妙地可以互相溝通。

「仔細想想,我們能夠和神天島上的怪物溝通,這件事情本身也很奇怪啊。我們跟他們連種族都不一樣,怎么可能用一樣的語言溝通呢?」

「他們當中有很多家伙,口腔的構造和我們也不一樣,但還是可以正常說話。」

「更不要說還有些怪物長得跟黏液一樣,也一樣可以講話呢.」

三個人又再次閉上了嘴。

Q:如果遇到了完全無法解釋的事情,該怎么辦呢?

「就當作這是種天島神祕之處吧。」

「嗯。」

A:就接受它吧。

×

有著黑色翅膀的鳥飛在空中,鳥的樣子看起來很像白鷺鷥,然而身上的羽毛卻閃爍著趨近于紅色的黑色光芒。

鳥像是浮在空中般,用最快的速度拍打著翅膀,向地面發射自己的羽毛。

「各位觀眾!請保持距離!這種鳥翅膀上的羽毛含有劇毒,即使只是觸摸到都會造成致命的傷害!」

SD幽珠老師急忙地告誡參觀的群眾,大家紛紛發出慘叫,快速地拉開距離。穿著制服的小美看著地上的羽毛,冷靜地分析著。

「原來是『鴆鳥』啊,在中國古代傳說當中曾經提到,這種鳥全身都含有劇毒,只要輕輕碰到都會立刻中毒。我也是第一次看到……為什么變態同學都不聽別人講的話,直接用手去摸啦!」

「嗯?可是我戴著手套耶,這樣應該沒關系吧?」

西蒙用帶著手套的手撿起地上的羽毛,并且放進了塑膠袋當中。連神天島上的怪物們都避之唯恐不及的東西,他竟然還能若無其事地撿起來,這種行為已經超越了草率魯莽,根本是愚笨。

「先不說那個了,這就是傳說中的異名爭奪戰嗎?真是威力驚人啊。」

「真的,聽說和『神祕』的對決只有用封神才能辦到,指的就是這個吧。」

西蒙和小美用吃驚的表情看著眼前的戰斗,而神佑信則是因為之前受到的創傷,所以現在就像一旁不停搖曳的山楊樹一樣,發抖個不停。

鴆鳥的力量遠遠超乎了人類的想像。

牠不斷地發射羽毛攻擊,每當有羽毛打在地上,整個地面都產生震動,威力超過子彈的攻擊。

羽毛不只是會連續發射攻擊,其中更藏有劇毒,只要稍微掠過就會中毒,說是能夠造成大量死傷的戰斗兵器也是名符其實。

然而此刻吸引神天島觀眾視線的,卻是鴆鳥的對手。

少女身穿反射日光的銀色盔甲,白色翅膀翮翮展開,一頭美麗的水藍色及肩長發,部分的發絲輕輕綁起,以及與長發相同顏色的眼睛閃閃發光。她手拿著火花四濺的劍,威風凜凜地站在那里。

少女揮舞著她手上的火劍,一一擋下了像子彈一般快速的毒羽毛。

要擋下這些快速又有著劇毒的羽毛,舞劍的速度必須超越子彈,因為速度實在是太快了,所以一般人連劍身也沒能看得清楚,只能看到因為揮擊速度過快而四射的火花。

「強大的沖擊造成空氣的劇烈震動,看起來已經超越音速的等級了啊。Ms.小美,依妳的能力應該也可以和她對戰吧?畢竟妳昨天把門拆爛的威力也是非同小可。」

「不要開玩笑了,我們退魔師要對這些邪惡的神祕,也就是妖魔鬼怪進行所謂的封神,少說也要進行一個月的準備工作。而且必須盡可能地避免單獨行動,基本上會以團體行動為主。如果是等級比較高的怪物的話,更要做好不分晝夜、大戰整整一個禮拜的準備。要是最后不是封神,而是滅神,也就是必須將怪物消滅的話,更需要花上兩倍以上的時間。所以我昨天做的,不過是在對決時必備的基本素質而已。」

「……意思是說,只要給妳時間做好徹底的準備,妳就能打倒他們了嗎?妳自己一個人也可以?」

「是的,如果對手是那只鳥的話,沒問題。」

根本就不是一般的人類。聽著小美和西蒙的對話,身為一般人類的神佑信只能繼續發抖。

「果然,由異名『史爾特爾』對上『王重陽』,這樣的組合還是太勉強了嗎?」

「雖然『王重陽』有著毒液的精湛技術,但是過上快如閃光的『史爾特爾』仍然不是對手啊。看看『史爾特爾』持有的異名武器『雷芬霆』所發出的火光,被稱為最強的家伙還拿著這樣的武器,根本就是犯規嘛。」

觀看戰斗的民眾們也不住地搖頭。

如他們所說,整場戰斗呈現一面倒的局勢,被稱為「王重陽」的鴆鳥不斷地發動攻擊,但卻完全無法傷害到被稱為「史爾特爾」的少女。

鴆鳥的攻擊已然毫無用處,而如果貿然接近的話,又有著火劍四射的火光在等著,無論從哪一方面來看,鴆鳥現在都處于進退兩難的窘境。

少女為了快點終結這樣的僵局,完全不給對方時間,直接張開背上的翅膀,急速向前展開襲擊。

速度宛如狂風!

神佑信連少女發動襲擊的身影都沒能看清楚,只看到了劍身在高空中所留下的火光。

「哼!上吧!!」

就在大家都以為鴆鳥要輸了的時候,牠突然使出了一直隱藏起來的祕密武器。

這到底是用了什么樣的神術?從看似什么也沒有的方向,突然射出許多劇毒羽毛。

觀眾們紛紛激動了起來且驚嘆不已。

「那鴆鳥,原來可以自由操縱已經射出去的羽毛啊,真是不得了的能力。」

「啊?!我剛剛收集的樣本也飛出去了!!」

「……。」

三名交換生,一個驚訝詫異,另一個驚慌失措,還有一個則是不停顫抖。

這些羽毛并非一根一根地按照順序射來,而是宛如散彈槍般同時襲擊而來的彈雨。

就算少女舞劍的速度再怎么快,也不可能擋下全部的羽毛。

當少女發現從背后襲擊而來的羽毛,似乎已經太遲了。

然而她的能耐可不僅如此。

「『Algis』,守護。」

「什么??」

飛向少女的劇毒羽毛,突然像是碰到了隱形的墻壁,停滯在半空中。

還搞不清楚是怎么一回事,鴆鳥來不及阻止朝自己砍來的火劍,發出了慘叫聲。

「呃啊喔嗚啊啊啊啊啊?!」

「勝利者!『史爾特爾』葛蕾絲·優普利雅!」

SD幽珠老師大聲地宣布結果,群眾也跟著歡呼了起來。

輕輕收起雪白的翅膀,靜靜地降落在地面的少女,剛剛很明顯已經脫離了現實,進入了奇幻領域。

(嗯。如果我在別的地方看到她,一定不要和她有所牽扯。)

神佑信默默地在心里想著,又想起前一天吸血鬼伊莉莎白與愛鈴的戰斗場面。

(愛鈴的威力也不是開玩笑的,她操弄如意棒的威力,連墻壁都能產生裂痕,速度同樣也是快到讓人看不清楚,僵尸本來就那么厲害嗎?雖然說她是僵尸,但臉看起來也不像是尸體完全沒有血色,長相與其說可怕,其實算是滿可愛的,皮膚的也不至于到死白的程度……她的皮膚……。)

神佑信想起了愛鈴帶著誘人笑容靠近他的模樣,不禁吞了吞口水。

接著他又想起那一次,伊莉莎白展露的完美身材與嬌媚姿態,大大的胸部與凹凸有致的線條,而在那最隱密的地方……。

「如果下次也需要我讓你的煩惱退散的話,歡迎隨時告訴我,我會輕輕地打下去的,放心吧。」

「……喂,Mr.佑信昏倒了耶?這哪是輕輕地打啊?」

神佑信的腦袋啪地一聲扣在地上。

小美毫不考慮地直接朝神佑信的頭打了下去,像是聽不懂西蒙的話,反問他。

「我每次這樣打我弟,他都可以立刻笑笑地站起來耶。如果想讓他昏倒的話,至少要用比這還要大三倍的威力。」

看來要尋找奇幻領域也不用去什么太遠的地方,這里就有了。

三名交換學生來到這里上課的第二天……。

「那、那個……神、神佑信同學怎么會翻白眼昏倒了啊?」

「可能因為我消除了他的煩惱,所以現在解脫了吧。」

于是,接績昨天一連串發生的事,神佑信的苦難還沒結束呢。

×

「你聽說了嗎?昨天我們的『齊天大圣』姊姊和二班的『曼費斯特費蘿絲』決斗耶!異名爭奪戰開始的第一天就有這么精采呀!」

「不只是這樣!今天早上『史爾特爾』和『王重陽』也決斗了!當然啦,『史爾特』贏得壓倒性的勝利。」

「連續兩天都這么厲害!而且聽說昨天齊天大圣的那場戰斗,好像跟交換學生有關系呢!」

教室里的學生們的視線,紛紛轉向還沒從虛脫狀態清醒過來的神佑信。

「聽說『齊天大圣』和『曼費斯特費蘿絲』就是為了那家伙而打起來的呢。」

「什么?為了他?怎么可能?難道是愛恨糾葛的三角關系嗎?為了一個男人,兩個女人大打出手,然后最后被男人拋棄的那一方,就可以砍下對方的頭?什么啊哈哈哈哈!」

「搞什么啊?那家伙?我以為他和其他兩個交換學生不一樣,除了影子之外沒有什么特別的地方,原來是誘惑女人的高手啊。而且一天就兩個!對象還是愛鈴和曼費斯特費蘿絲?」

「太可怕了,原來地上的人類那么可怕啊!」

聽到這種狗屁不通的言論,神佑侰連反駁的力氣都沒有。雖然就算神佑信有力氣,也不一定有勇氣可以大聲反駁他那些可怕的同學就是了。

「我說你們啊,明知道現在是上課時間,還故意聊天嗎?」

「不然呢!」

有著鹿角的綠頭發女老師憤怒地大聲質問,而學生們則異口同聲地回答。

學生們過于冠冕堂皇的回答,讓老師倍戚無奈,她嘆了一口氣,搖了搖頭。

「果然是建校五年以來都無法晉級,只能一直重讀一年級的四班啊!」

「什么?我第一次聽說這件事!」老師無視大呼小叫的西蒙,再次嘆了一口氣。

「小公主怎么有辦法教你們這些孩子啊!?」

「因為我們對她有滿滿的愛和敬意啊!」

「……你們根本是為了一直待在小公主班上才故意不晉級的吧?」

「啊、哈、哈、哈、胡、說、八、道、嘛。」

「為什么要用唸課文一樣的聲音回答?!……唉,和你們同屆的學生,有些人都已經畢業,然后到人類世界去了。你們還在這里干嘛啦?雖然你們不像其他班的學生,但是只要稍微努力一點的話……。」

鹿角老師的話還沒來得及說完。

「齊天大圣!我知道妳在這里!!」

教室的木門像是紙一樣被撕爛,身穿銀色盔甲、有著水藍色頭發的少女來到了四班,她就是幾個小時前,在上學路上與鴆鳥戰斗的當事人,三名交換生全都看傻了眼。

「等、等一下!葛蕾絲!現在是上課時間!妳明明是一班的怎么會在這里?」

「吵死了!不管啦!妳這個雜種鹿給我滾開!」

「雜、雜種?妳剛剛是叫我雜種鹿嗎?我可是隸屬于歷史悠久的『四不像』 族,妳竟然叫我雜種鹿!而且我是老師欸!妳竟然叫我走開?」

水藍色頭發的少女完全無視鹿角老師的憤怒,大步大步地走到了愛鈴的面前。

現在少女囂張地雙手環抱著胸口,站在愛鈴的前面,鄙視地由上往下看著她。

「『齊天大圣』,我特別轉來妳這個學校已經十天了,等了又等、等了又等,終于見到了妳,我現在再也無法忍耐了!」

「……女武神。」

「沒錯!備受世人尊敬,人稱戰場上的女神,女武神葛蕾絲·優普利雅就是我!」

水藍色頭發的少女葛蕾絲·優普利雅,威風凜凜地大聲說道。

「哼!齊天大圣!我早就聽說妳在四班了!妳竟然在整個主天島,不,應該說聚集了全神天島阿貓阿狗的班上,真是無奈啊!」

葛蕾絲用藐視的眼神看著一旁四班的學生,接著,她看到了坐在窗邊的神佑信一行人,像是看了什么不該看的東西一樣,皺起眉頭。

「我聽說有幾個地上的家伙上來到這里,原來是來四班啊?果然,真是合適的組合啊!區區人類就該來到這種都是阿貓阿狗的班級,真是不錯啊。」

「……」

聽了葛蕾絲的狂言,三個交換生都深深吸了一口氣。

她這番話不只是針對個人,而是直接對全體人類的一種藐視。雖說是只是名義上,但這種話也不該對為了促進兩個世界交流,而上來神天島的交換生說。

「要知道,這是你們的榮幸。本來神天島就不是你們這種人類該來的地方。」

「美麗的小姐說出來的話卻是如此丑陋呀。我們來到這里可是為了促進人類世界與神天島之間的交流呢。我們對彼此友善一點吧。」

不知道是不是因為聽不下去了,西蒙從座位上站了起來,聳了聳肩
夏小汐墨夜霆全文免费阅读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