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卷

第1章 歡迎來到種天島

第一卷 第1章 歡迎來到種天島

「現在跟大家介紹,未來要和我們四班一起相處的三位同學,大家都知道今天是交換學生來到班上的日子對吧?由女王殿下親自抽簽……噢不,是挑選出來的特別學生。各位要好好利用這個機會,努力地去了解人類唷,。」

少女充滿孩子氣的聲音回蕩在整間教室。

「好!」各種或粗或細,或大或小等不同的聲音回答。

看起來像是班導師,個子矮小的少女,介紹了新來的交換學生,這三名交換學生現在正用百感交集的表情看著整間教室。

然而,三人當中的其中一人,卻怎么樣都無法相信眼前的狀況,這人便是神佑信。

(我到底為什么會在這里?)

原本等著神佑信的,是像春天冒出的新綠枝橙一般,充滿清爽氣息的高中生活。

和其他人一樣平凡地交朋友,每天抱怨著不想唸書,放假的時候就到處去玩,也許還可以跟喜歡的女生談個戀愛……

現在這些統統都沒有了。

新綠的枝椏?清爽的氣息?那是什么?

倒是有被蓋上骷髏頭標志,那種來歷不明的綠。

這完全沒有道理……這不是真的。

盡管不斷地在逃避現實,但當他猛一抬起頭……神佑信徹底陷入了絕望的深淵。

(那是啥?為什么頭和身體會分開啊!那邊的桌子上為什么又有另外一顆頭啊?而且為什么那個女孩子的頭上會貼著符咒?那個黏黏的生物又是什么?那個只顧著睡覺,全身毛茸茸的動物又是什么?為什么導師的頭上會長狐貍的耳朵?而且老師看起來根本只是個小孩子啊!難道不是嗎?)

現在眼前所看到的一叨,實在是荒謬又可笑到了極點。

一九九九年。

懼栗之王毫無預警地現身于太平洋中央。

比影子還要黑、比高山更巨大的他,讓人很難看得出哪里是頭部,哪里是手腳,哪里又是身體,甚至連他是不是個生物,都令人難以分辨。

全世界為了除掉這個謎一般的存在,可說是用盡了各種辦法,然而最終都以失敗告終。

眼看占據將近一半大海,巨大的懼栗之王一步步逼近陸地,全世界陷入了一陣恐慌。

「一九九九年,世界將會滅亡」,曾經被認為是玩笑話的傳說,似乎就要成真了。

然而世界終究沒有滅亡。

這都是因為浮云之上,天空的那一頭出現了一位女性。

她帶著面紗,穿著韓服風格服飾,僅僅拿著一把劍,就站出來與懼栗之王作戰。

她連續七天不分晝夜地獨自與懼栗之王打斗,最終以那把劍,了結了懼栗之王。

當一切的事情都塵埃落定之后,那名女性向世人們宣告:

「聽好!陷于滅亡危機的地上百姓們!現在世界已免除了滅亡的危機,懼栗之王『Angolmois』已經被這把劍給除掉了!」

她高舉著劍,指向烏云散去的天空,大聲宣布:

「除掉他的便是我,女王!從歷史中消失的萬物之王!在此時此刻,將這片大地,以及我的百姓歸還給這個世界!」

隨著女王的大聲疾呼,在天空上的半球形島嶼————神天島————,以及島上所居住的生物,也一并地攤在陽光下.為世人所知。

「現在你們知道我的存在了,你們睜大眼睛看好了,這就是我的土地,神天島,現在我們不再躲躲藏藏,再次向你們展露我的存在,讓這個世界再也不會受到任何邪念滅亡的威脅!」

因此滅亡終結,新的時代就此開啟,便是現在被稱為「神祕再臨」的時代。

「佑信同學?神佑信同學?」

「……啊?!有!」

一時恍神的神佑信嚇了一大跳,把頭轉向了講臺,緊接著視線往下看。

比自己矮兩個頭的老師,外表看起來頂多就是一個高年級的小學生,頭發是白色的,頭上還有大大的狐貍耳朵,她正帶著不安的表情看著神佑信。

「佑、佑信同學對吧?難、難道我叫錯了嗎?啊嗚嗚,如、如果記錯的話真的很不好意思啊,畢竟老師兩天前才收到你們的資料……。」

她看起來像是下一秒就會哭出來,楚楚可憐的模樣有一種任誰看了都無法抵擋的超強威力,仿彿能讓任何人,不分年紀、性別、種族、思想,都能在瞬間掉進地獄的深淵。

而證據就是,除了神佑信的另外兩個人,看到老師的模樣也不禁紅了臉,開始干咳了起來。

(什么啊?這是哪門子的犯規武器?)

自古以來狐貍就是有著頂級美色的象征,那么如果是小狐貍的話,不就可以說是頂級的蘿莉了?

神佑信在這位有如決戰兵器的「世界最強蘿莉」面前,完全無法控制自己的心跳。

「難、難道我真的記錯你的名字了嗎?啊嗚嗚嗚……。」

「是佑、佑、佑信沒錯!我是神佑信!百分之百是標準答案!啊……不是標準答案,我是說那個……。」

「沒、沒錯嘛!原來老師沒有記錯!嘿嘿嘿。」

(我不是蘿莉控、我不是蘿莉控、我不是蘿莉控。)

神佑信像在誦經似地不斷自我催眠,畢竟如果不當心點的話,也許會連思考、道德觀都在瞬間崩壞也不一定。

「那么現在可以幫我們大家做簡單的自我介紹嗎?我們的孩子大部分都是第一次看到人類,或者很久沒看到過了呢!所以我想先介紹一下也是挺重要的!」

「自、自我介紹嗎?從我先開始……嗎?」

神佑信稍微轉頭,看向和自己相同處境的另外一名少年和少女。

他先把目光放在少女的身上,少女鮮明的發型宛如在大聲宣告:「我是中國人」,綁著雙馬尾的她,頭上還用兩個像是小饅頭的包包頭做裝飾。

而另一位,是頭發長度到下巴的金發少年,中性的外表讓人很難一下子分辨他是男是女。

他們兩個與神佑信眼神相交,用著十分真摯的表情對他點了點頭。

(搞不好先講比較好啊,就交給你了!)

( Good Luck.)

在這之前從未見過面的三人,瞬間宛如心有靈犀一點通。

(這種事不需要通啦!)

「那個……佑信同學?」

「啊!要自我介紹是吧?好的。」

「嗯嗯,那就拜托你囉。」

「……如果是妳拜托的話,沒問題的。」

聽了種佑信的話,狐貍少女一下子笑得合不攏嘴。

……這個班,就連老師都相當不對勁耶。

「雖說要自我介紹……。」

神佑信看著班上,未來要和他一起上課的同學們。

(首先,我知道了我們的導師是狐貍小姐,在那邊,頭上貼著符咒的女孩子,想必是礓尸吧。那個黏乎乎的東西應該是泥漿怪吧……,那邊眼睛像蛇的瞳孔的女生是什么呀?在最后面那邊,連張椅子都沒有卻坐著,下半身還是馬的男生,想必是……半人馬對吧?還有那個穿著長靴,舒服地坐在書桌上的貓咪又是什么呀?也是妖怪或是精靈之類的嗎?……反正可以知道,這里沒有半個人類。)

神祕再臨時代。

這個時代,無論是怪物、妖精,或者是幻獸,都不再只存在于傳說中,他們是真實存在于這個世界,只是一直隱身在神天島當中罷了。因為是隱藏起來的「神祕」再度回歸的時代,所以才會被稱為「神祕再臨的時代」。

然而在這之前,種佑信一直都沒有感受到,所謂真正的「神祕再臨」 。這是因為,神天島的居民們極少來到地上的緣故。

偶爾在網路或是電視上,可以一窺神祕的面貌,但因為是透過螢幕畫面,所以很難有什么深刻的感覺。也因此,正站在神天島居民面前的神佑信,可說是完全陷入驚慌之中。

「啊……這個,我叫神、神佑信,然后我是韓國人,啊,各位知道韓國在哪里嗎?就是在中國旁邊的半島。」

神佑信打起精神,開始認真地自我介紹了起來,看著班上那位像是礓尸的女孩,他判斷同學們應該知道中國這個地方。

「噢,我知道韓國!我也是來自朝鮮……我是說韓國,而且我們神天島的位置,也離韓國非常近。」

坐在前面的蛇眼少女,向神佑信揭露了這個令他驚訝不已的事實。

「原來是這樣!」

過于驚訝的神佑信,連這種大家都知道的事都忘了。

「妳來自于我們國家?妳是什么?難道是蟒、蟒蛇妖之類的嗎?我是有聽說過蟒蛇妖會變身術……啊!不對!現在不是說這個的時候。」

神佑信快速看了看蛇眼少女,又急忙搖頭,現在應該做自己的自我介紹才對,而不是猜測蛇眼少女的來頭啊。

「啊……那個,總之,我年紀是十七歲,今年開始上高中,也不知道為什么就莫名其妙來到了這里……跟我交換,被派到地上的是有點會散發綠光,頭發烏黑的女生……。」

「咦?之前去韓國的不是叫白澤的家伙嗎?比起「女生」,說「母的」不是更恰當嗎?不對,人類的眼睛可以判斷她是公的還是母的嗎?」

「想必她會開心到大唱『要去地上了!!呀呼!!』吧?那家伙應該是學了什么偽裝術,不然女王殿下怎么可能把只大黃牛派去地上啊!就算她是傳說中跟人類很親近的圣獸,她那模樣,一般人類只要看到,不哭出來也難啊。」

「哎呀,也是啦,在這樣特殊的時期也不可能派她去,不管是再好的家伙,在人類看來都像是怪物一樣。之前那個馬頭的家伙也是,派他下去真是有些草率了啊。」

教室里瞬間吵雜了起來。

現在搞清楚了,與神佑信交換被派到地上去的,是一個叫做「白澤」的女生。

但是撇開她頭上有兩個角不談,她長得和人類一模一樣,甚至可說是非常漂亮的女孩子。就連對「神祕」很頭痛的神佑信,都深深受到吸引。

(不要把現在的混亂當一回事,小心了解太深會讓那美好的回憶化為灰燼。)

能夠保有美好的回憶是很好的,畢竟神佑信其實根本對那個女生一無所知。

「嗯、嗯哼,總而言之我沒有什么特別的專長,噢對了,我的興趣是玩戰略游戲,但也只是有點喜歡而已。」

此時,把頭放在桌子上,而且沒有脖子的男生突然舉起了手。

「我有問題!什么是戰略游戲啊?是像星海爭霸之類的嗎?」

(這家伙為什么連星海爭霸都知道啊?!)

面對著來自四面八方的沖擊,神佑信用著超人般的忍受度撐著。

「噢……對,我也喜歡下圍棋或是象棋那些的,總之我喜歡一些動腦的游戲。」

「我有問題!」 「我也是!」 「我也有我也有!」

神佑信的自我介紹一結束,瞬間有好多只手舉了起來。

還處于驚慌狀態的神佑信完全不知這該怎么辦,此時狐貍少女拍拍手,試圖拉回學生們的注意力。

「大家冷靜一下!老師了解大家的心情,但還是先冷靜!我們不能花太多時間在自我介紹,所以只能再問一個問題!」

「啊?哪有這樣子的啊!」 「太霸道了!」 「狐貍小鬼!只能問一個太過分了吧!」

「誰、誰、誰是狐貍小鬼?請叫我老師!老師!!」

狐貍少女的臉頰一下子變得通紅,雙手不停地揮來揮去,因為她穿著不合身的綠色套裝,所以袖子也跟著飄來飄去。

「嗯哼!就是只能再問一個問題!……愛鈴同學,妳來當大家的代表,提一個問題吧!」

教室瞬間陷入了沉默。

氣氛一下子改變得太快,讓神佑信更慌張了,他看著被叫到的女生慢慢地從座位站了起來。

他最先注意到的,是貼在她帽子邊飄來飄去的符咒,他突然發現,這個女生就是他剛剛在環顧整個教室時,判斷是僵尸的女生。

但是因為剛剛忙著看教室的全貌,神佑信并沒有看得非常仔細,他看著這位帽子邊貼著符咒的少女,不禁發出一聲驚嘆。

僵尸少女穿著中國風的改良式制服,視線一下子就被她的模樣吸引過去。

至于外表,雖然她也非常漂亮,但硬要比較的話,狐貍老師還是占上風,畢竟自古以來狐貍就有妖狐之稱,狐貍有的可是傾國傾城,能夠摧毀一個國家的美色,這是一般人很難比得上的。

然而僵尸少女卻有她自己獨特的吸引力。

她并沒有表現得目中無人,但卻比在座的任何人都還有更強烈的存在感。

只要她輕輕一個小動作,周圍的人都會把注意力放在她的身上。

僵尸少女有著一頭過肩長發,她的發色和狐貍老師一樣是白色的,但是其中混著黑色發絲,散發別有不同的魅力。

她將頭發撥到肩膀后,視線看向前方。

神佑信與她如黑曜石般漆黑的瞳孔四目相對,突然覺得喉嚨好干,他吞了吞口水。

僵尸少女輕輕地張開她小巧的嘴……。

「咳……。」

「咦?」

「咳咳!咳咳、咳咳!」

她突然開始咳嗽。

「嗚!咳咳咳咳!哈啾!」

甚至還更加粗魯地。

「咳咳咳咳咳咳咳咳咳咳咳咳咳咳!!」

有什么東西流了下來。

「血!是血?!」

血從她搗住嘴巴的手指空隙問流了下來。

「妳、妳還好嗎?老師?!那個同學吐血了啊!」

「啊?噢!沒關系啦!她常常這樣。」

「常常?咳血這種事可以常常?」

神佑信再次看向正一邊吐血一邊咳嗽的僵尸少女。

「咳咳咳咳咳咳咳咳咳咳咳咳咳咳咳咳咳咳咳咳咳……咳咳咳咳咳咳咳……咳咳咳咳咳咳……咳咳…………噢,不好意思,老毛病了,沒事。」

剛剛還在激烈咳嗽的僵尸少女將嘴角的血擦了擦,仿佛什么事都沒發生一樣,繼續站了起來。

「不、不是啊!吐了這么多血,怎么可能沒關系……。」

「嗯……因為特殊體質?」

「什么體質可以這樣!」

僵尸少女現在整個人看起來好端端的,完全讓人無法聯想上一秒她簡直就快死了的模樣。

(到底是什么特殊體質可以那樣搞啊!)神佑信還摸不著頭緒的同時,教室里已經響起了如雷的鼓掌歡呼聲。

「哇嗚!果然是大姊!剛剛死了一次又馬上可以復活,實在太厲害了!」

「不愧是神天島的死亡之星,一天死十次就復活十次!」

「咳了那么多血竟然連一滴都沒沾到制服上,果然是女人的榜樣啊!」

站在神佑信旁邊的戰友一號,有著包包頭的女生感嘆地點了點頭。

「……果然不是一般的神祕啊!我從那個女生身上感受到了強烈的氣。」

另一位戰友二號,金發少年也自言自語了起來。

「咳血的僵尸啊!這沒道理啊!所謂的僵尸,應該是指會動的尸體啊!為什么血卻不會凝固呢?難道資料和現實真的有所出入嗎?」

(你們兩個,不是應該先驚訝尸體怎么會動嗎?)

現在這個場面,無論如何都和神佑信想像中的美好學校生活天差地遠。而且看著這兩位同是人類的戰友反應也如此詭異,他不由得更加郁悶。

(好想回家。)

————然而這是絕對不可能的,這里可是天上啊,就算從科學的角度來看也是絕對辦不到的事。

「安靜!安靜!再繼續吵,老師要生氣了喔!」

狐貍少女的臉又再度氣到變紅,她搖晃著手臂,比手臂還長的袖子也跟著一擺一擺地,教室瞬間安靜了下來。

狐貍少女清了清喉嚨,對僵尸少女說:

「那么,愛鈴同學,幫我們問個問題吧。」

「……雖然我對人類沒那么有興趣,不過有點在意,就幫大家問問吧。從剛剛開始就在那里晃來晃去的影子是什么啊?」

————該來的還是會來。

神佑信的心情一下子變得消沉起來。

初次見面的人都一定會這么問。但是換個立場想,如果是神佑信自己的話,他一定也會問相同的問題。

從剛剛開始神佑信就一直站在同一個地方,但是他腳下的影子卻會自己跑來跑去,一下到那邊,一下到這邊。

影子有時候變小,有時候變長,無論光源在哪里,影子都會隨心所欲地跑到自己想要去的位置。

無論誰看到都會覺得不正常。

教室里的人全都看向神佑信的影子。

種佑信突然覺得壓力很大,他考慮著該怎么回答,邊吞了吞口水。

「特……。」

「特???」

「特殊體質?」

不好意思,我想不到其他的用詞了。

種佑信將目光看向僵尸少女,在心里鄭重地道歉。同時怪罪起自己的不幸:「為什么我會變成這副德性呢?」

×

大約一周前,也就是種天島出現在韓國上空過了一個月時,世界上無人不知,無人不曉的女王,表示有重大的事情要宣布,因此召集了所有的媒體。

如先前一樣,女王帶著面紗,身穿黑白色的韓服風格服飾。她在電視畫面中這么說:

「我打算要與人類展開新的交流,今年滿十七歲的人類,可以申請成為交換學生,但因為是剛開始實施的制度,因此先交換三名學生來進行。」

一開頭就先來了一段莫名其妙的宣言,不知道是不是因為事前先協議好了,所以當下并沒有人有什么特別的反應。

此時的神佑信正吃著泡面,一邊看著電視。

「但是如果讓你們自己選交換生的話,想必會有很多的問題產生,因此,誰是交換生就由我本人親自決定。因此從現在開始,我會利用卜卦選出人選,這個卜卦只會達到必要的結果,因此會超越利害關系,選出有益于人類與我們共存的人選,你們大可放心。」

「卜卦?好像什么厲害的事要開始咧?」

神佑信看著電視,心里期待著女王會施展什么厲害的把戲。雖然受不了人類以外的生物,但是對于像是魔法或寶物這類的東西,他可是很有興趣。

「看好了,這里有準備了幾個箱子,第一個箱子,是放滿了全世界各個國家的簽。當我們抽出了國家之后,透過特殊的處理,第二個箱子便會出現該國家各地區的地名,同樣地,當我們抽出地區之后,最后一個箱子就會出現在該地區,今年即將成為高中生的孩子們的名字。

「……噢,原來不是卜卦,只是抽簽而已啊……。」

「好的!現在我們要開始抽了,所有的人都看好我的動作。那么我們現在要抽出國家了……那么,究竟會是哪一個國家會到我手中呢?」

女王將手放入標有編號(l)的箱子,翻攪著箱子里的東西,那動作怎么看都只是在抽簽。

「喝!……噢!看見了嗎?最先選中的國家是『韓國』!這完全是巧合,剛好就是我們神天島漂浮之處下方的國家,請別多慮,如大家所見的,是一個非常偶然的巧合。」

「不就是我們國家嗎!雖然不知道會是誰,但看在是我們國家人民的份上,幫他祈福一下。」

神佑信到現在都還處之泰然。

「喝!」

「慶尚北道,這真是太巧啦。」

到現在都還覺得風平浪靜。

「喝!」

「嗯……連城市……都一樣啊。」

此時神佑信背上開始冒出了冷汗。

「喝!!」

「……」

他連大氣都不敢吭一聲。

「現在只剩下抽出名字了,在這個地區的所有十七歲的人類們,做好你們的心理準備,一起來期待最后的結果吧!」

神佑信仿佛聽到了記者們來來往往的吵雜腳步聲。

這是什么夸張的速度?

他嘴里咬著泡面,冷汗直流。

「好的,那么……。」

這次的抽簽看起來比前兩次都來得慎重,女王也花了更長的時間抽出名字。

整個過程無論怎么看起來都不像是卜卦,雖然說了很多次,但這頂多只能說是做了點神祕手腳的抽簽。

神佑信咬著拉面,吞了吞口水。此時此刻,在這個地區的準高中生們,應該都和他有著相同的心情吧。

(……!?不行!不能抽那個!)

種佑信突然感到莫名的不安,一旦那個簽被抽了出來,整件事就會變得無法挽回了啊!

如果要具體地說,到底是什么讓他如此不安,莫過于最近他原本已經安分下來的影子,仿佛獲得了力量,又突然開始在他的房間里到處跑來跑去。

神佑信自己也不知道,他的影子到底是因為什么原因,會這樣奇怪地移動。但是他從過去的經驗了解到,每當他的影子這樣不正常地亂跑時,就表示有什么糟糕的事要發生了。

(拜托不要抽!)

但是沒有任何人聽到神佑信的請求……

「噢。」

女王美妙的聲音再次從電視里傳來。

神佑信差點被正在吃的泡面給噎死。

在那之后……

「兒子嗎?我看到電視了。說是最多三年不能見面,媽媽我完全沒關系喔。啊對了,怕你不知道所以提醒你,上去神天島之前要先買死亡保險喔。」

「媽!妳在亂講吧!什么死亡保險?」

從父母那里接到這樣的電話。

「你是神佑信對吧?不好意思突然打電話過來,我是在政府部門工作的人,請問你能稍微騰出一些時間嗎?」

從奇怪的人那里接到奇怪的電話。

「神佑信同學嗎?你在家嗎?我們是M〇C電視臺,請問可以訪問你一下嗎?」

從新聞媒體那里接到各種訪問攻擊。

「咕嗚嗚嗚嗚————。」

等到神佑信回過神來時,他已經坐在「鯨魚」的背上,在飛往神天島的路上了。

雖然神佑信覺得父母應該是在開玩笑(如果不是的話,他大概會當場昏倒),但是連政府跟媒體都這樣蜂擁而至,實在是很可怕。

同樣作為交換生從神天島來到地上的,是叫做白澤的女孩子。當佑信一看到她,便對于她「不像人類」的外貌感到驚訝。不過,除去頭上的兩個小角,她看起來似乎跟一般人沒有什么不一樣,幸好被派到地上的不是什么無頭騎士,不然神佑信大概會直接棄械投降。

好吧,雖然現在也差不到哪去就是了。

(即、即使如此,在這個地方不是只有我一個人類!還有另外兩個人哪!)

結束自我介紹的神佑信抱著一絲希望.看向另外兩個人。

包包頭少女接在神佑信之后,向大家鞠躬打招呼。

「我姓李,名叫小美,國籍是中國,我是一個退魔師。」

除了神佑信和金發少年,包含狐貍老師的所有人,全都逃到了教室另一邊的角落。

這是繼神佑信的影子事件又一個沖擊彈!

然而這還不過是小兒科的等級。

表明自己是退魔師的少女自我介紹完之后,有著中性外表的金發少年,用爽朗的笑容看著還沒有從驚嚇中恢復的同學們,開始自我介紹。

「我叫西蒙·奧斯丁,跟前面兩位相比,我就只是一個普通的學生。我對各位非常好奇,無論是歷史消失的傳說,或者是民間故事中流傳的各種神奇生物,無法用科學說明的神祕,我非常期待在這三年的期間,能夠和這樣的各位開開心心地交流。先問一下,各位可以讓我解剖研究一下嗎?」

這次,連神佑信和名叫小美的女生都逃到了教室的角落。

神佑信看著教室的天花板想著:

(完蛋了。)

未來三年要一起上學的同學們不是人類,現在就連和自己一樣的人類交換生都是怪胎。

(再會了,我的青春校園生活。)

神佑信上來到這「神天島」還不滿二十四個小時,已經連最后一絲希望都放棄了。

×

「那個,你說你是高中生的年紀對吧?所以現在是十七歲囉?還是十六?好小啊!我在你這年紀的時候在干嘛呀?啊哈哈哈!」

看起來只有三十公分高的小妖精,正在跟神佑信討論著年紀的話題,在他聽起來就像是在嘲笑自己。

「你這個連一百歲都不到的妖精,有什么資格嘲笑他呀?你對我來說才像個小嬰兒咧。再說,年紀根本不是重點。比起這個,不如告訴我們底下的生活怎么樣?和以前比有什么不同啊?」

此時神佑信正在好奇,為什么坐在妖精旁邊的女生,皮膚看起來會像樹皮一樣。

「那你家里有哪些人啊?」

讓人懷疑為什么會有家庭概念的黏液生物問出這樣的問題,讓神佑信完全沒有回答的心情。但是,這個同學講話的口音怎么跟其他人不太一樣呢?

「電腦游戲好玩嗎?你說那個星海爭霸還什么的?」

沒有脖子的男生似乎對游戲相當有興趣。

「歟那個,到底為什么影子會這樣動來動去啊?你可以控制它的動作嗎?」

神佑信在內心祈禱,這位穿著長靴的貓同學啊,拜托你不要再關心我的影子了!

「咦?有什么好吃的嗎?好香啊!」

雖然不知道這句話是誰說的,但是怎么聽都是個不吉利的發言啊!

下課后。

結束了第一天令人喘不過氣的校園生活,神佑信正打算回到「交換學生專用宿舍」。

在第一堂課的自我介紹之后,無論是下課時間,還是第二堂課的自習時間,神佑信都免不了被機關槍式的問題攻擊。

(干嘛放著其他兩個交換學生不管,偏偏只針對我?)

這也是沒辦法的事。在這種祕的領地,他們一個是「退魔師」,另一個又做了「解剖宣言」,從各方面來看當然沒人敢靠近。相比之下較為平凡的神佑信(撇開影子會亂跑這件事)當然是優先會被關心的對象。

「今天因交換學生的問題而召開緊急會議,因此今天只上到第二堂課為止……可是佑信同學,為什么你的臉色綠到看起來像快掛了呢?」

狐貍老師特別來告訴神佑信今天停課的消息,在此刻,她的存在對神佑信來說,簡直就像是撒哈拉沙漠中的一片綠洲、久旱逢甘霖啊!

呼,正當神佑信想著,終于可以和其他兩個交換學生一起回去時……。

「不好意思,我還有一些事情要做,雖然和人類和睦相處也是一件重要的事,但這并非我的首要工作。下次有機會的話請再提出邀約吧。」

退魔師少女冷冰冰地回絕了。

「真是不好意思啊!我現在打算在這種天島的首都主天島,到處走走看看,所以只好麻煩你先自己回去了,Mr.佑信。」

叫做西蒙的金發少年也風度翩翩地拒絕了,因此最后只好自己踏上回家的路。

就算神佑信再怎么害怕這個新環境,他也不是一個沒辦法自己找到家的笨蛋。現在唯一的問題是,神天島的居民們對他的過分關心。

但是,如果連這點都無法克服的話,神佑信接下來的日子也不用混了。

(好啊!既然事情都已經這樣了!那我也沒什么好怕了!)

「但是再怎么說,要自己一個人經過那種東西,也太強人所難了吧!」

路上有一只獅子身體、蝙蝠翅膀、蝎子尾巴的怪物,正和同時長有獅頭、山羊頭與蛇頭,且有鳥翅和蛇尾的的奇異猛獸一起游蕩著。

這已經不是用奇珍異獸或是怪物就足以形容的了,而且他們偏偏要在神佑信唯一知道怎么走的路中間開心聊天!

神佑信已經躲在角落超過三十分鐘了,但是這兩只怪獸只是在周圍走來走去,似乎沒有要離開的意思。

「咦?你有沒有聞到什么好吃的味道?」

「噢?真的耶!好像有一股新鮮的肉味!」

他們說的正是冷汗淋漓的神佑信!

(看來是沒辦法了!一定還有別條路可以回到宿舍的!通常走巷子不是就可以通往各處嗎……現在回頭去走小巷子吧……。)

神佑信看往后方的巷子。

(大白天的為什么巷子里會那么暗啊!為什么?為什么?)

即使是在早上,神佑信也不會貿然地走進黑漆漆的巷子。

再加上他還是個膽小鬼。

現在神佑信只剩下大路可以選了。

神佑信下定了決心,決定往大路前進,映入他眼簾的是那兩個巨大的身軀。

(冷靜點,沒什么的。只是有兩只超過三公尺的怪物擋著我的路罷了。真的,這沒什么!這種事以后一定會不斷發生的,難道我連這也克服不了嗎?就假裝是路中間有兩只野狗在占地盤就好了。沒錯,就是這樣!)

*就算是兩只野狗,也夠危險的了。

(只要裝沒事一樣走過去就好了。我可是女王邀請來的交換學生耶!還怕會被他們吃掉不成?沒錯,沒什么的,就不要理那兩只野狗,走過去就對了,很快就可以結束了,所以,GO!光明正大地走過去吧!」

獅子的牙齒看起來真是又大又壯觀哪。

「……不會的!別擔心!」

神佑信雙手撐著墻壁撞自己的頭,試圖保持清醒。

即使是面對教室里那些友善的怪物同學們,神佑信也是冷汗直流,更不用說現在眼前的,是看起來會一口吃掉人類的怪獸了,要從他們面前從容地走過,根本就是要了他的命!

不得不再次提醒,畢竟這個人是個膽小鬼。

「你在那里干嘛呀?」

這時神佑信后方突然出現了一名少女。

……嗯?」

少女就站在后方的黑漆漆小巷,身上還發出了淡淡的光,照亮了連太陽光都會被吞噬的漆黑巷子。

如果說,發出金黃光線的是太陽,那這名少女,可以說是如月亮一般。

優雅的金色卷發,即使是在黑漆漆的巷子里,也絲毫不遜色地閃耀著光芒。

雖然她披著黑色的披風,但仍無法掩蓋住光芒,反而顯得更引人注目了。

她閃閃發光的瞳孔,在黑暗當中看起來像極了月光。

「呃?!」

這名像是從月亮下凡的少女,她的注視讓神佑信驚慌到不知所云。

少女對種佑信失禮的舉點不悅地皺起眉,發出驚慌的呻吟。

「人類?原來如此啊。你是四班的其中一個交換生對吧?聽蛇說你是會操控影子的魔術士?」

「影、影子的魔術士?」

「難道不是嗎?我聽到的傳聞是說,交換學生當中有一位黑色頭發的少年,可以隨心所欲地操控自己的影子,是非常厲害的人,未來的發展也可說是備受期待呢。」

原來一個錯誤的謠言要廣泛流傳,只需要兩個小時就夠了。

「我本來也想說要去看看你,想不到馬上就在我平常走的路上碰巧遇到了!我想這一切都要歸功于我平常做很多好事吧。哎呀,真不好意思,我的名字是伊莉莎白,迪歐拉,異名是『曼費斯特費蘿絲』,我和你同年級,是二班的學生。」

「啊!我叫做神、神佑信!」

正以為伊莉莎自在自吹自擂,結果突然自我介紹了起來,神佑信也點點頭打了招呼。

神佑信消化了一下伊莉莎白講的話,突然抬起頭來提出了疑問:

「什么是『曼費斯特費蘿絲』啊?」

「啊!原來地上的人類不曉得這個的意思呀。嘻嘻,你之后就會慢慢知道了,現在不用太在意啦。」

雖然伊莉莎白臉上的微笑看起來十分美麗動人,但是不知為什么,神佑信卻覺得背脊一陣寒意。

「你說你叫神佑信嗎?好特別的名字喲。至少聽起來不像是西洋的名字。黑頭發加黃皮膚,你應該是東方人吧?是哪里人呢?日本?中國?」

神佑信知道一般西方國家的外國人,想到東方都會先想到日本和中國,但是他不知道連神天島這里也是這樣。

「……我來自現在神天島正下方的國家。」

「這里的正下方……?啊!我知道了,就是蛇出生的地方對吧?嗯哼?原來如此……噢噢?原來呀原來!」

伊莉莎白用像是在替商品估價一樣的眼神,打量著神佑信。

她的眼神讓神佑信感到相當不安,他嘴唇發抖著問道:

「請問……那是什么意思呀?」

「沒什么啦!你不用在意沒關系。」

伊莉莎白對著神佑信溫柔地笑了笑,神佑信瞬間紅了臉,趕忙把頭轉開。

雖然還是狐貍老師比較漂亮,但是伊莉莎白也絕對能稱得上是一位美少女。神佑信實在是沒辦法正
夏小汐墨夜霆全文免费阅读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