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卷 上

第七章 偶然的遭遇,恐怖的遭遇

第一卷 上 第七章 偶然的遭遇,恐怖的遭遇

一過了四月中旬,這附近一帶便開始溫暖起來。

在某個禮拜天的下午,村上政樹來到學校后方的一間書店兼影帶出租店。

盡管他宣稱要從公開宅轉職為隱性宅,也不代表他平時就不去逛這類的店。

所幸的是,時下男高中生就算不是宅男,也多少會碰一些主流大眾漫畫或游戲。

因此若只是偶爾在假日來逛逛書店,被熟人看到也不要緊。

其實就算沒有什么想買的東西,光在書店或游戲店內看看逛逛也覺得有趣,這大概是宅到一定程度以上的人都有的感受吧。

話雖如此,這類的重度御宅族基本上不會在店內有什么「新的發現」。

畢竟如今這個時代,不管是漫畫、輕小說、游戲甚至色情游戲,都能于販售前在網路上找到情報。

對于那些無論如何都想要、絕對要買到手的貨物,直到在店內看到之前都不知情的可能性非常低。

不過要說得更仔細,即使政樹如今在店內發現什么想要的東西,一律會拜托宅伙伴佐竹則武去代替他買。

因此從這層理由來看,政樹像這樣在書店內閑逛也沒多大意義。不過他既然明白這點還在假日晃來書店,表示他早已宅到骨子里了。

他一邊側眼瞥過,一邊穿越漫畫輕小說專區來到雜志區的同時,突然停下了腳步。

「!?」

原來是當他穿過放有動畫雜志的區域時,發現了一本自己很熟悉的雜志上出現沒見過的封面。

(欸?不是吧?我不知道的動畫雜志?)

盡管沒有特別去記,但一些主流的動畫雜志發售日政樹自然而然都記在腦海中。

假如政樹的記憶正確,這幾天內應該沒有動畫雜志會發售。

而且,封面上的人物不正是政樹喜歡的那部籃球漫畫的主角嗎。

這使得政樹頓時忘記佐竹的忠告,伸手拿起那本動畫雜志。

「喔,原來是這樣啊。」

一拿起雜志看了封面的文字,他才恍然大悟。

原來封面上除了政樹熟悉的動畫雜志刊名以外,一旁還多了一排小小的「特別增刊號」文字。

(原來喔,特別增刊號是吧,這次真的漏掉了啦。)

當人氣動晝要播出最后一集或是決定拍成電影等場合,偶爾會以「特別增刊號」的形式替那部動畫制作特輯。

手上這本也大概屬于那一類吧。

發現這個事實的政樹先是把雜志放回架上,接著離開雜志區開始煩惱。

(咕嗚嗚……怎么辦?該買嗎?叫佐竹來幫我買是最安全沒錯,可是又無法保證到時這本還在……)

不知是不是進貨量本來就少,如今架上只剩最后一本。

或許正因為害怕賣不出去,量才進得少,但是只剩最后一本的情形實在危險。畢竟只要有任何人一時興起買走它,那本雜志將再也到不了政樹手中。

然后最令他傷透腦筋的,是這附近一帶有在賣動畫雜志的大型書店只有這一間。

(最壞打算是頂多下個六日搭電車去東京就能買到,可是往返車錢實在不是開玩笑,再說我「現在馬上」就想讀啊!)

這種感覺或許只有迷得夠深的御宅族才有辦法懂。

真正在意的東西別說一個禮拜,甚至連一天都等不及要一探究竟。

他仍在讀國中的時候,也曾為了搶在發售日前買到一部進貨量少的輕小說,花了整整半天在東京內尋找。

政樹在沉思片刻后,放眼環顧店內一圈。

以禮拜天下午來說客人算少,乍看之下也沒看到店內有同班同學或認識的朋友。

收銀臺的店員也是名四十幾歲的大叔。

(就這一次,只有這一次的話……應該沒問題吧?)

就像要連續十次抽中機率只有90%的簽,整體機率只不到35%。但若只抽一次,抽中的機率當然就有90%。

無法抵擋眼前這股誘惑的政樹,開始用這個藉口說服自己。

(沒問題……好,就是現在!)

他盯著收銀臺,看準客人剛好沒有的空檔,拿著那僅存一本的特別增刊號快步走過去。

「歡迎光臨。」

只見店員拿起雜志,翻到背面,將條碼對準感應器。

「一共收您九百八十圓。」

付錢,取回零錢,接下裝著雜志的棕色紙袋。

「謝謝惠顧。」

聽到這一聲,明白終于完成任務后,蘊合成就厭的疲憊讓政樹大大吐了口氣。

「呼,緊張死啦……以前在動畫或漫畫里常看到去書店買A書的學生就是這種感覺吧?」

或許是從危機中獲得解放,他整個語氣都輕浮了起來。

順帶一提,政樹本身并沒做過那種事。理由是在國中時盡管只是中古貨,但他已擁有了一臺能夠連上網路的個人電腦。

因此關于那方面的需求不必依賴書本。

總之,達成目的的政樹快步走出了書店。

走路速度在不知不覺間加快,大概是由于這出乎意料的「收獲」讓他情緒興奮。

然而,當他剛出書店走沒幾步路后,便停下腳步抬頭望向天空。

「看這云的樣子不太妙啊……」

雖然離開家門時沒有注意到,但天空中正壟罩著一片厚厚的云,隨時滴下雨水都不奇怪。

「好,快把事情辦完早早回家吧。」

政樹將棕色紙袋夾到腋下,急忙小跑步踏上歸途。

「該死……」

大約過了十分鐘,政樹人進到一間回家路途中的超商躲雨,忿忿地盯著窗外的傾盆大雨。

雖然途中有超商已算是不幸中的大幸,不過這間超商離政樹家仍有一段距離,外頭雨勢卻大到無法不管。

(平常的話我早就直接沖回家啦……)

如今無法這么做的理由可想而知,正是夾在腋下的那本動畫雜志。

在這種雨勢中不撐傘就跑出外頭,雜志肯定會跟著紙袋一起被淋得濕答答,無論如何都得避免。

「感覺等再久雨都不會停耶……」

原奉政樹還抱著一絲希望用智慧型手機查了天氣預報,卻發現這場雨還得持續五小時左右。

自己再怎么樣,都不可能在超商里躲雨躲五個小時。

而且冷靜下來一想,在考慮可不可能之前其實就夠危險了。畢竟現在他手中有一本絕對不能被人看到的玩意——動畫雜志。

這間超商離學校不遠,要是長時間待在這里,很有可能會撞見熟人。

「果然只能買把傘了嗎……浪費死了……」

這里是間超商,里頭當然有賣塑膠傘,一把要價五百圓。

盡管不是多昂貴的東西,但政樹一想到得花錢買家里就有的東西,實在還是有點猶豫。

五百圓能讓他買一本漫畫單行本。

難道就沒有方法能省下來不花嗎?

在政樹猶豫不決地看向隔著玻璃的店外,一道熟悉的身影走進了超商。

「咦?村上同學?」

摺著手中紅傘進入店內的少女一發現站在入口處的政樹,一雙眼驚訝地瞪大。

「長島同學?怎么是你?」

原來少女正是長島薰子。

也不知她在來到超商前繞去了哪,右手拿著傘及一只小手提包,左手卻抱著跟政樹一模一樣的紙袋。

從薰子已經收起的紅傘仍不斷滴落雨水,可以猜到她似乎撐著傘在雨中走了許久。

(糟、糟糕啦!)

沒想到竟然會在這遇見最不該遇見的人,使得政樹連忙將裝有動畫雜志的紙袋藏到身后。

或許是政樹動搖的模樣傳染過去,只見薰子瞬間也有點嚇到,反射性往后退了一步,不過隨即恢復平時的笑容開口解釋:

「嗯,我搭電車去有點遠的地方買完東西正要回家,村上同學你呢?」

「我也是去學校后方那間Wonder GOO買完東西要回家,真湊巧呢。」

「真的好巧耶。」

看到薰子說話時露出的笑容,讓政樹頓時忘記身后手上還拿著危險物品,整個人有點興奮起來。

薰子笑著說「好湊巧耶」。

盡管政樹覺得自己會不會太好騙,不過看到她的反應簡直像是因為這個「湊巧」感到高興,政樹不禁跟著高興起來。

在之前和薰子告白時,政樹曾這么說過。

——在日后跟你相處的過裎中,也可能會有「啊,我果然討厭你」的念頭出現啊。

然而截至目前為止,政樹對薰子的感情清一色都是好感,完全沒碰上會讓自己對她幻滅的事件。

「我不是有事來超商,只是回家途中突然下大雨才暫時躲進來。結果現在雨勢怎么看都不會停,于是我正打算認命買把傘回家。」

注意力都在身后那本雜志上的政樹以有點快的語調解釋起自己遭遇的狀況。

不過,他這步棋明顯下錯了。

因為聽完他的說明后,薰子「啪」的一聲合起掌說:

「既然這樣,你就和我撐一把傘回家吧。村上同學你住的公寓離這里沒多遠吧?」

她理所當然地對政樹提出這項提議。

(充滿善意的雞婆!)

盡管政樹在心中高喊這句沒禮貌的哀號,但這怎么看都只是他自己太大意。

在與薰子相處到今天,政樹早該清楚她這個人心地善良,又擅長照顧人。因此只要稍微想想,就能輕易猜出一旦在她面前說出「突然下起大雨,我傷透腦筋了」這類的話,她會做出什么回應。

「這樣我不好意思啦,這種大雨還得兩人共撐一把傘,一定很容易淋濕喔。」

政樹驅使他那由于焦躁開始空轉的腦袋擠出這個藉口,可惜薰子并未就此讓步。

「可是我們這樣不就等于像在撐情人傘,很有情侶的感覺對吧?」

薰子說完后揚起嘴角微微一笑。

「……的確是呢。」

見到薰子笑著這么一說,政樹瞬間忘記警戒心,深深受到誘惑吸引。

她說得沒錯,情人傘確實可說是情侶間看到老掉牙的情景。

兩人共撐一把傘,代表雙方間的實際距離跟著縮短。

這對于正在單戀(盡管對外界宣稱交往)薰子的政樹而言,當然是不想錯失的良機。

(要是現在拒絕會不會反而怪怪的?)

當政樹開始浮現這個念頭,其實等同心中早已定下答案。

不過事實上,受到自己告白過的對象提出撐情人傘的邀約,頑固拒絕的確相當不自然。

「那么,雖然不太好意思,但就拜托你啦。」

「嗯,明白。」

一點點算計加上一絲絲企圖與大量的樂觀,政樹最終仍是答應了蕪子的提議。

「傘由我來撐吧。」

等薰子在超商內買完一些小東西后,政樹于店門口向薰子這么說,同時伸出了左手。

其實他這種反應相當正常,畢竟對方愿意撐同一把傘,等于要特別繞遠路先送他回家。

因此就算不必多說,自己本來就該主動幫忙拿傘。

要說是天經地義并沒有錯,只是當政樹沒有考慮到為了達到所謂「天經地義」,自己得付出多大風險的時候起,就不得不說他思慮欠周。

聽到政樹提出至少由他來撐傘的意見,薰子想了一下便笑著點頭。

「嗯,那就麻煩你了。不過既然這樣,你手上那件東西也由我拿吧。」

薰子這句話同樣是非常順其自然,十分正常的提案。

如此善解人意的薰子,會于這種狀況下說出這個提案是可想而知。

想當然,這讓政樹聽了是驚悚萬分。

(哇哩!?)

不輸給外頭滂沱大雨的冷汗瞬間從政樹背部滴落。

究竟是出了什么陰錯陽差,才讓自己必須將只包著一層薄紙袋的動畫雜志——身為御宅族的鐵證交到單戀對象手中呢?

「咦、呃、可是、這個……」

他本想找個理由回絕,卻因實在太過慌張而擠不出話。

而就在政樹陷入手足無措啞口無言的窘境,薰子仍用笑容來繼續追殺他:

「你想嘛,如果用拿傘的另一只手拿那個的話,會被雨淋濕喔。」

「啊、嗯,也、也是啦。」

要是再繼續啰哩八唆下去,反倒會引起她的疑心。

假如因此被問到「為什么你那么不愿意?」「你買那個是什么呀?」等質疑,這部小說第一集就得結束了。

「好,那就拜托你了。」

經過這番考慮后,政樹下定決心把紙袋遞給了薰子。

兩人出了超商外面,共同擠進一把傘下。

在傾盆大雨中走過超商周邊的停車場。

超商前方有停車場、側邊有停車場、連后方還有一小塊停車場。

對于這種能停好幾臺大卡車都仍有空間的超商,政樹實在是還沒辦法適應。

在東京都中心,超商旁沒有停車場是理所當然,就算有也凈是些停三臺小型車就塞滿的迷你停車場。結果在這一帶情況完全不同。

總之,政樹穿過停卓場進入超商后方的小路后,正盡力放慢走路速度。

盡管他其實很想早點沖回家,好從薰子手中拿回危險物品,但若過度急躁,只會加深薰子的疑心。

「……然后啊,澄香真的以為我會進籃球社,害我覺得有點對不起她呢。」

「這樣啊。畢竟長島同學你很忙,所以也是不得已的吧。」

和漂亮女友撐著情人傘并行。

一般來說是會讓人非常興奮的場面,不過政樹受到動畫雜志被當作「人質」的影響,絲毫沒有心情去享受這個狀況。

現在必須謹慎再謹慎撐過眼下的困境,在不讓薰子起疑的前提下拿回東西。

如今政樹腦海中只剩這個念頭。

而在撐著情人傘的情形下,步調無論如何都會變慢。

一步一步走得令政樹心癢難耐。

(別焦急,焦急只會讓她起疑。別把話題扯遠,要是隨便束扯西扯,一被問到「話說村上同學,你買這個是什么啊?」就玩完啦。)

和單戀中的女朋友肩并肩擠在同一把傘下,讓政樹心跳加快的卻是與戀愛毫無關聯的緊張及恐懼。

「村上同學,我們靠中間點走吧,這附近有水溝,很危險喔。」

「喔,嗯。」

經薰子提醒后,政樹配合她的步伐一起緩緩往路中間靠。

附近一帶的道路左右兩側都是田地,另外還有幾條淺淺的水溝同樣從左右兩側隔開田地及柏油路,問題只在這些水溝并未加蓋。

盡管寬度沒到能讓人整個摔進去,但假如不小心一腳踩空,仍然可能受重傷。

而就算兩人并排走在路中央會妨礙到車輛行駛,不過這附近一帶幾乎沒什么車會經過,倒也不必太在意。

(在人煙稀少的道路上和喜歡的女孩共撐一把傘走,讓我的心臟跳得好快……可是理由根本不對啦!)

在內心思考這件事的政樹明知很危險,仍然忍不住移動視線看向薰子右手拿著的雜志。

結果仔細一看,薰子不知為何也不時瞥向她右手拿著的雜志。

(糟糕,果然被懷疑了嗎!? )

焦急的政樹為了轉移薰子的注意力,故意用較大音量跟她說:

「話、話說長島同學,之前那個志愿調查表你寫了什么啊?」

盡管這話鋒轉得又急又硬,幸好薰子仍愿意回應:

「咦?啊,嗯嗯,你是說志愿調查表嗎?」

只見薰子身體微微一顫,視線更以快到能掃出風聲的速度從雜志轉回政樹臉上,用比平常還急的語氣這么回答。

「我在那個上面姑且寫了大學想讀的科系。雖然那的確是我的志愿,只是壓力實在太沉重了。」

看到薰子扳起嚴肅表情,政樹小心翼翼,用稍微婉轉的方式繼續追問:

「呃,果然和你家里有關嗎?」

難道像她這種等級的名門千金,連要讀的學校科系都得講究層級嗎?

聽了政樹這一問,薰子露出一副擺明就不太高興的表情回答:

「嗯,就是這樣子。你想,巖下學園是我們家設立的新學校對吧?當然會為了將來創造出幾筆考進著名大學的成績出來,結果這個擔子就落到我們身上啦。

明明要是我上一任的人努力一點,我也能夠稍微輕松點,可是櫻姊卻背叛我了啦。」

「櫻姊?長島同學你不是說過你是獨生女?」

見到政樹訝異地回問,薰子輕輕搖頭補充道:

「啊,不是啦,櫻姊她不是我親姊姊,而是堂姊。全名叫長島櫻子,正確算來是我叔叔的女兒,年紀又很接近,感情好得跟親姊姊差不多而已喔。」

「這樣喔……可是剛剛你說那位櫻姊背叛你,聽起來不太妙耶?」

政樹之所以會用疑問語氣這么問,是因為他感覺到薰子在叫「櫻姊」時聲音中雖有不滿,卻不包含厭惡的感情。

果不其然,薰子并沒有在生氣,開始解釋起她那名堂姊。

「櫻姊是我們巖下學園的畢業生。成績非常好,照理來說一定能順利考一流大學。結果她竟然連一所普通大學都沒報考,就跑去讀美大了喔。」

「喔喔,原來如此,所以才會說是『背叛』啊。」

政樹總算理解般地點點頭。

考進知名美術大學當然是件厲害的事,不過若要問這能否成為剛設立不久的新學校,巖下學園的「功績」的話,答案可就難說了。

如果是校內的美術社相當有名氣,或是設有美術班的高中,或許還稱得上耀眼的功績,但巖下學園是所只有普通科的一般高中。

「沒錯,多虧櫻姊這樣做,原本朝向她身上的期待全都轉到我和你身上,抱怨她幾句不過分吧。

啊,對對,那個櫻姊會在黃金周連假回來這里,到時村上同學你也跟我一起說她幾句啦。」

「呃,為什么這件事會以把我扯進去為前提?」

看到政樹一副不情愿地歪頭反問,薰子她露出不懷好意的笑容說:

「因為村上同學你不是優等生嗎?照理說受到的期待應該和身為長島家一分子的我差不多喔。」

「嗚咕……這……!」

回想起訂婚儀式時眾多人對自己說的那些期待,政樹頓時無言以對。

「來嘛來嘛~~一起加油吧~」

薰子這句話只看字面非常樂觀積極,但是一看她目前的表情,明顯就是想把政樹一起拖進苦海。

「長島同學,其實你滿壞心的?」

「哼哼~~」

「不,我絕對沒有在夸你喔。」

政樹一時之間忘記薰子手中拿著的「危險物品」,和她開心聊起天來。只不過,如此和平的情況并不長。

大概是薰子顧著和政樹聊天而匆略了手中還拿著東西。

眼見右手上拿著的兩個——一個是政樹,另一個則是薰子自己的紙袋其中一方突然滑動,險些離開手往下掉。

「嘎哇!」

「咿!?」

政樹發出了一聲怎么聽都詭異至極的怪叫,可是同時薰子竟也發出不輸給政樹的尖叫,因此政樹并沒有遭到追問。

「你、你沒事吧,長島同學?」

被一臉蒼白的政樹這么一問,薰子同樣以不輸給他的慘白表情像機械般生硬地點點頭。

「沒事……啊~~嚇死我啦……對不起喔,差點把你托給我的東西弄掉了,我得好好抓牢呢。」

薰子說完后用力揪緊右手的兩個棕色紙袋,力道強得都揪出了皺紋。

害怕紙袋受到傷害,仍舊白著一張臉的政樹出聲提醒:

「長、長島同學,你這樣太用力了,一不小心可能會用破紙袋啦!」

政樹會發出這種接近慘叫的哀號也不能怪他,畢竟要是紙袋現在破掉,一切就玩完了。

「也、也是呢,我會小心的。」

盡管聽了政樹態度強硬到不自然的提醒,薰子倒也沒起疑心,乖乖放松拿著兩個紙袋的右手力道。

開始擔心起紙袋下場的政樹,已不像剛才一樣有心情繼續閑話家常。

「……」

「……」

在這之后,政樹及薰子加快了回家的腳步。

在經過形同度日如年般的漫長時間,終于走到自宅前的政樹滿心只有感謝上蒼的念頭。

(嗚喔喔!神沒有拋棄我啊!)

成功啦!比在網路游戲中挑戰最難副本成功還要高達十倍的成就感與感動瞬間占據政樹的大腦。

當政樹走進公寓的屋檐下后,將一直握在左手的紅傘遞還給薰子,對她道謝:

「謝謝你特地繞遠路送我,來,這還你。」

「不客氣村上同學,這也還你。」

薰子接過傘后,也把手上兩個紙袋中的一個還給政樹。

「嗯,謝謝你喔。」

(哦哦,回來了……我回來啦!親愛的家呀,我平安歸來啦!)

極力不讓胸中的安心及喜悅外露,政樹強裝鎮定接過紙袋。這個被薰子用力抓過的紙袋表畫雖留有皺摺,依然勉強沒有破掉。

「長島同學,今天真的很謝謝你,明天見喔。」

不招待在大雨中專程送自己回家的女朋友上樓進房坐坐,或許有點不太會做人,不過根本沒料想到會發生這種意外狀況的政樹,房內當然完全沒整理過。

就算剛買的這本動畫雜志沒被看到,要是讓她踏進散亂著輕小說、漫畫甚至色情游戲外盒的房間內,至今為止的努力將瞬間化為泡影。

不過,該說不幸中的大幸嗎?現在時間已過了傍晚時分,就算表面上宣稱男女朋友,也能把「不該讓女生于此時進入一人獨居的男生房間」當作藉口。

(看來之后得整理好房間,好讓她下次來的時候能進房間坐。)

在下定如此決心后,政樹打算今天先請她回家。

「那么長島同學,你路上小心喔。」

「嗯,謝謝。」

政樹揮揮手目送撐著紅傘的薰子背影離去。

「我回來啦。啊~~這次任務超可怕的啦,一個miss就會死人耶喂……」

回到自己房內的政樹將裝有動畫雜志的棕色紙袋往小圓桌上扔去。

可能由于天候不佳影響,雖然時間仍是傍晚,房內卻十分昏暗。

「不過……今天雖然順利請長島同學回去,但總有一天還是得讓她進到這房間里呢……果然一些周邊都該移去佐竹的房間避風頭嗎?」

政樹邊說邊打開房內電燈,同時用腳把襪子胡亂扯下,隨手一抓便往洗衣機扔,

因為兩人共撐一把傘,讓襯衫及長褲右側都有點淋濕,不過政樹決定先不理這些,而是一屁股坐到小圓桌前。

「總覺得在歷經千辛萬苦之后,這本雜志看起來跟稀世珍寶一樣耶。」

政樹說著的同時伸手把桌上的棕色紙袋拉來身邊,結果卻發現紙袋有點怪怪的。

「……嗯?這個紙袋和我在Wonder GOO買的時候感覺不太一樣……?」

就在如此自言自語完后,政樹回想起某件事,全身瞬間竄過一陣惡寒。

記得剛才政樹說由他來拿傘后,薰子也說要替他拿東西,于是用右手同時拿著兩個紙袋。

接著政樹在抵達公寓把傘交回去時,薰子也把右手拿著的兩個紙袋中其中之一還給他。

當時陷入慌張的政樹連確認都沒有確認過,就只是接下薰子遞過來的紙袋。

「啊啊啊!?難道是那時候拿錯了!?」

感到詭異的原因唯有這個可能。

「不是吧?別嚇我……超可怕的耶……」

身體當真在發抖的政樹一邊祈求事實不是自己所猜測的最壞情況,一邊鼓足勇氣把手伸向紙袋口。

「……」

以顫抖的手撕開紙袋口上貼的膠帶,政樹簡直活像在拆解炸彈般小心翼翼、緩緩地抽出內容物。

在如此過了十幾秒后,從紙袋中現形的……是眼熟的動畫雜志。

「……咦?」

封面繪制著政樹最喜歡的籃球漫畫主角,以及整部作品中最愛的角色,一本老字號動畫雜志的特別增刊號。

毫無疑問是政樹在書店內發現,并以形同史○克執行任務的感覺拿到收銀臺結帳的物品。

「是、是我記錯了喔?哇哩……腳都嚇軟了啦……」

如同這句話所言,政樹在坐墊上像沒了骨頭一般,整個身體往后一倒盯著天花板。

為了調整慌亂的呼吸而不停深呼吸后,徹底放空的政樹喃喃自語:

「記得買的時候,紙袋上的膠帶『好像貼得斜斜的』,所以是我記錯了嗎?

嗯,這次我怕了,真的怕了。以后我絕不再干這種事,買這類東西的任務通通交給佐竹負責吧。」

要是三番兩次發生這種事,心臟保證受不了。

政樹在反省完之后,用雙臂撐起躺著的上半身。

為了保險起見,政樹再次確認紙袋,結果毫無疑問是學校后方那間書店的紙袋。

雖然嚴格說起來,學校后方那間出租影帶及販賣游戲的書店,是在北關東地區一帶擁有多家分店的連鎖店,因此無法光靠紙袋就斷定是學校后方那間書店的商品。可是既然內容物確實是政樹所買的「動畫雜志增刊號」,那么肯定不會錯了。

一切都是政樹自己嚇自己。

如同一句諺語「好了傷疤忘了疼」,就算歷經多么呵怕的危機,一旦事情過去,緊張感并無法持續多久。

在自我反省了好一會后,政樹開始將注意力移回剛買來的動畫雜志。

「我看看喔,現在時間是……」

政樹視線往房間角落的時鐘一瞥,確認到晚餐前還有空閑時間。

這本雜志畢竟沒多厚,大致看過一遍再去準備晚餐也來得及吧。

做出如此判斷后,政樹立即在小圓桌上攤開雜志,迅速翻動頁數。

「重點是動畫總評嗎……哦!有主要聲優的個別訪談耶!這本值回票價了啊!」

政樹直到晚餐時間前都像這樣享受著買來的雜志,而臉上那副樂開懷的笑容,宛如述說著他早已把剛才的反省拋諸腦后。
夏小汐墨夜霆全文免费阅读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