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卷 上

第六章 交往宣言

第一卷 上 第六章 交往宣言

長島薰子午休時大概都和兩名友人共進午餐。

宮畸明及島村澄香。

她們兩人都和薰子同一所國中畢業。明是入學典禮當天和她一同去了速食店和卡拉OK的五人中的一人,澄香則在國中女籃社時和她是隊友。

基于這層關系,三人的感情不知不覺間越變越好,如今也成為會圍在同張桌子吃午餐的朋友。

盡管女生吃起飯來總會比男生久一點,不過倒也沒夸張到會吃整個午休。

如今三名女高中生早已吃完飯收起空便當盒,圍著桌子天南地北聊著天。

她們漫無目的地聊天,又或者該說目的就是為了聊天。

然而,其實今天明和澄香似乎另有明確的目標,聊天時不斷互相眉來眼去。

「話說回來啊,薰子你最近好常和村上同學說話耶。」

稍微強硬切入話題的是坐在薰子右前方的明。

「對啊,你這樣一提,我也滿常看到耶。」

坐在左前方的澄香也跟著出聲附和。

對于薰予來說,這個問題盡管非常突然,同時卻也是她暗自做好心理準備,覺得「終于來了」的問題。

自從薰子和政樹成為「假情人」以來,在學校和他走在一塊的機會自然跟著增加。兩人料想早晚有一天會被人間起,也決定一被問就老實回答。

回想起曾定下這個決定的薰子,反射性地移動視線往政樹看去。

同樣正在和另外兩名男性友人閑聊的政樹一察覺薰子的視線,對她輊輕點頭回應。

想當然,周遭的同學自然不會看漏兩人「眉目傳情」。

「哦~~這是怎樣~~?」

「看你們這個動作答案幾乎等于揭曉了,不過我還是問一下喔,薰子你和村上同學在交往嗎?」

被這么明明白白地問,實在是再也無法打馬虎眼。

「對啊,真虧你們看得出來耶。」

薰子放棄掙扎,輕輕聳肩如此回答。

想當然,教室內頓時一片嘩然。

「不是吧!真的假的!?」

「這算第一對班對誕生嗎?」

「帥耶—東京仔就是不一樣,真敢沖耶!」

事已至此,另一名當事人政樹也無法再繼續裝作事不關己。

「村上,你也太敢冒險了吧?」

「我的確有感覺到那么點氣氛啦,沒想到竟然是真的?」

兩名總是跟政樹一起吃飯,交情不錯的同學——安藤茂及宇野圭介這時也興奮地逼問起政樹。

既然薰子都已經招了,自己當然不能獨自逃離戰場。下定如此決心的政樹強忍害羞,盡可能裝作冷靜的態度回答:

「是、是啦,大概就那樣。」

不過其實只有政樹本人以為自己很冷靜,從旁人眼中看來可是動搖到會令人發笑。而或許是覺得政樹的反應十分有趣,兩名同學繼續窮追猛打。

「所以你們是誰先跟誰告白?你先?還是長島同學先?」

「我先。」

聽了政樹直接了當的回覆,不只有他面前的兩人,連班上其他同學都發出「我就知道」的喧噪聲。

政樹一方面暗自抱怨「沒禮貌耶」,另一方面倒也明白這樣回答才是正確答案,終于放下了心中大石。

政樹對薰子告白這件事其實某方面來說算是謊言。

畢竟最初是薰子跑來拜托政樹當她的「假情人」,不過在那之后當薰子想終止「假情人」關系時,政樹也鼓起勇氣向她告白,因此要說先告白的人是政樹倒也沒錯。

然而,如今實際情況是薰于尚未回應政樹的告白,同時兩人繼續保持「假情人」的關系。

這般錯綜復雜又含有隱情的關系,兩人當然不可能說得出口。

所以,政樹及薰子已在事前就先套好招了。

由政樹先對薰子告白,兩人才開始交往——這句謊言也是套招的其中一環。

理由是無論怎么想,都是這樣比較自然,

以男性體格來看中規中矩,長相不差但也不算突出的政樹,才入學不到一個月就被薰子告白的話,怎么想都太不尋常。

反過來看,政樹對以女性而言體型高挑,身材又好,長相更是美得沒話說的薰子一見鐘情的設定,當然更能讓旁人信服。

政樹的兩名友人此時小聲顯露出他們的激動。

「怎么辦到的……雖然對你很抱歉……但這怎么可能啊!?」

「呃,我懂你喜歡上長島同學的心情,我超懂。不過為什么你有膽量直接去和她告白啊?這我真的不懂耶。」

看了兩人的反應,政樹以含帶些許優越感的苦笑說:

「你這種話讓長島同學聽到她會生氣,不對,是會難過喔……雖然我懂你想表達什么啦。」

最后之所以小小聲補上一句,是因為政樹其實不是不懂兩人的心情。

要挑女朋友的話美女是再好不過,如果身材好更棒。不過當然,大前提仍然是個性好,彼此間要聊得來。

只不過,假如這些條件都好過頭的情況下,反倒會讓男人有種「她是我不該去想的高嶺之花」的猶豫,進而望之卻步。這類情形在男人之間并不罕見。

所以說,像長島薰子這樣聚集優良條件于一身,甚至被眾人說成「生錯時代的公主殿下」的女孩,還認識不到一個月就敢和她告白的政樹會被當成「冒險家」也不足為奇。

「是說你怎么告白的,說來讓我參考看看啊?」

「你們已經約過會了嗎?啊,話說你是跨縣入學來的,所以一個人住對吧?」

「你這家伙該不會!?」

「什么都還沒發生好嗎,離我告白完她答應后又沒過多久!其他什么的我都不知道啦。不說了不說了!」

不只遭到兩名友人排山倒海般地逼問攻勢,連周遭其他同班同學也都豎起耳朵偷聽,讓政樹有生以來第一次這么希望午休結束的上課鐘聲快點響起。

當天放學后。

在下午上課期間做好覺悟的政樹一拿起書包,便迅速從坐位起身走向薰子。

「長島同學。」

「咦,村、村上同學?」

在歷經午休的交往宣言而受到眾人注目的狀況下,政樹這番形同「旁若無人」的舉動讓薰子只能呆坐在椅子上,一臉困惑地抬頭望著他。

「你等等有什么行程嗎?沒有的話,雖然只能到半路,不過我們一起放學回家怎樣?」

既沒有特意放低聲量,也不管周圍的同學都聽得見,政樹如此斬釘截鐵地問了。

此舉當然讓同學們開始鼓噪,紛紛朝這里看來。

「咦?」

太在意周遭的薰子一時反應不過來。這時政樹改以只有她能聽見的細微聲音說:

(既然要公開我們在交往的事實,會像這樣被人注目也是難免喔。所以我們乾脆時常表現得大大方方,讓他們習慣比較好。)

政樹本人雖度過了一個與異性無緣的國中時期,卻常在班上看過許多次班對誕生的情況。

他從中學習到的是:假如偷偷摸摸地交往又瞞得很爛,反倒只會更引來其他同學注目,變得更辛苦罷了。

相較之下,大大方方公開「我們兩個在交往」的情侶,一開始的確受人關注到厭煩的程度,到后來在班上卻慢慢變成「那兩人走在一起是理所當然」的感覺。

根據現況來看,要當「假情人」的政樹及薰子為了裝樣子給長島家那群老人看,必須努力塑造后者的形象才行。

明白政樹想表達的意思后,薰子瞬間做好覺悟從椅子上站起身。

「沒問題喔,我沒什么行程,一起回家吧。」

兩人接著肩靠肩恩愛地走出教室,政樹和薰子的朋友都錯失了挖苦他們的時機,只得呆呆地目送他們離去。

一旦出了學校,就算兩人并肩而行也不再引人注目。

走在放學路上的政樹及薰子兩人不約而同嘆了口氣。

「唉,一開始果然會引起大騷動啊。」

「呼……為什么大家都那么喜歡管別人談戀愛呢?」

嘆氣聲重疊在一起的兩人互望一眼,相視而笑。

「其實你問為什么就有點不通人情了,因為其實我也滿喜歡的喔,別人的戀愛經歷。」

「真要說起來我自己也一樣吧,只不過一換成我被人指指點點,真的只有『拜托饒了我吧』的感想呢。」

「的確是呢。」

雖然聽別人的戀愛經歷很有趣,不過一換成別人對自己的戀愛問東問西只會覺得煩躁。

盡管這明顯是所謂雙重標準,不過其實講白了,這樣的人并不在少數。

「總而言之,接下來或許得辛苦一段時間,不過應該沒有做錯吧。既然已經公開宣布,我們往后就能正大光明一起放學回家了呀。」

「嗯,是啊。」

原本兩人就是薰子為了逃避爺爺的相親攻勢而開始假裝的「假情人」。

因此表面上他們依然有必要裝出「在交往」的模樣,橫豎都會在同學之間曝光,只是時間早晚的問題罷了。

然后,兩人正在交往這層表面關系于班上公開,對政樹而言同樣是個進攻的好機會。

「既然事情都變這樣,那我就不拐彎抹角直說了。你不覺得我們該約個會之類的嗎?」

「嗯,你說得也是。」

薰子迅速同意了政樹的提案。

政樹的提案非常合理。不過反過來說,假如他們兩人心系彼此,根本不必特意安排約會之類的行程。

不過很可惜的,政樹和薰子充其量是「假情人」。

因此他們有必要對謊言的目標——薰子的爺爺不斷提出「我們正在交往喔,就像這樣」的證明。

為了達成此目的,必須定期約會交差。

對政樹來說,這無疑是縮短他和薰子距離的好機會~~對薰子而言,這只是不得不完成的義務。盡管雙方眼中的看法不同,同樣不能忽略掉約會這個過程。

只不過,兩人有個共通的問題。

「話是這么說,可是約會該做些什么啊?」

「我也不知道。」

「……」

「……」

就是兩人直到今日為止,都過著與約會毫無關系的人生。

明白薰子無法給出明確答案的政樹,決定先把自己想得到的事說出來:

「所謂的約會,目的就是情侶共同度過快樂的時間對吧?既然如此,我認為我們就做一些我或長島同學你會覺得高興的事吧。」

「原來如此,的確沒錯呢。」

薰子聽了政樹的話,一本正經地點頭同意。

其實從他們這樣進行詳細分析,想要有一場「正確約會」的當下開始,就已經與社會上一般認知的約會相去甚遠。只不過.在場并沒有能夠點醒兩人的人。

「長島同學,你平常待在家的空閑時間都在做什么?或者會跟朋友去哪邊玩?」

政樹這一問讓薰子身體瞬間顫了一下。

「在、在家里空閑時沒特別做什么啊,頂多就播音樂隨便東摸西摸。我沒什么興趣,和朋友出門也都是去櫥窗購物或去咖啡廳吃東西。再說我國中參加籃球社,根本沒什么空閑時間呀。

既然村上同學你這么問,那你呢?有什么興趣嗎?」

吃了薰子一模一樣的反擊,讓政樹同樣瞬間僵住。

「我、我其實也算沒什么興趣啦,在家沒做什么值得一提的事。和朋友間去玩也很普通,大多跑到某個人家中聊聊天這樣。

不過有錢的時候偶爾會去唱卡拉OK或打保齡球啦。」

「哦~~這樣子啊。」

「對啊,就是這樣。」

「哈哈……」

「嘿嘿……」

舉止反應突然變得詭異的男女兩人。

盡管這些對話、雙方的笑聲都極不自然,可惜兩人如今自顧不暇,根本無法察覺對方的奇怪之處。

畢竟對于隱性宅男腐女們來說,「興趣」和「平常在家做些什么」兩個問題可謂要害中的要害。

御宅族平常在家做什么根本無需多問,因為就只是在耍宅。

看動畫、打游戲、逛網路、讀漫畫輕小說,時間有幾小時都不夠用。

就算為了不讓這些宅興趣曝光,但想找個其他藉口卻又找不到,正因為整天只做那些事。

此時政樹心中突然浮現一個疑問。

(這么說起來,那些不是御宅族的男高中生平時在家到底在做什么?在室內除了動畫漫畫輕小說以外……不就只能看電視或聽音樂嗎?)

由于政樹活到今天為止都是御宅族,身旁的朋友也清一色是御宅族,因此他實在無法想像不是御宅族的人平日是如何打發時間。

對政樹來說,電視只是讓他拿來看深夜動畫的工具,音樂則是讀輕小說或漫畫時放來當背景音樂而已。

所以其中他最無法理解的,正是剛剛像薰子提到「興趣是音樂鑒賞」這類的人。

難道音樂鑒賞就是不做其他事,真的靜靜地在聽膏樂而已嗎?

假如真是那樣,那么政樹活到現在,根本沒有做過一次像樣的「音樂鑒賞」。

假如換做從網路上看到的動畫片頭曲集,或是把動畫場景串在一起加上歌曲的MAD影片,政樹的確有光看那些打發時間的經驗,但真的沒有純粹聽音樂的記憶。

腦中如此思考的同時,或許是因為還沒冷靜下來吧,他竟然又丟出一個禁忌的問題。

「音樂鑒賞啊……長島同學你都聽什么音樂?」

政樹話才剛出口就心想「糟糕」,不過為時已晚。

被問了這個問題的薰子先是一臉訝異地沉思片刻。

「我、我很喜歡音樂,所以什么種類都聽喔。村上同學你呢?」

說出這句根本算不上回答的話。

(我就知道!我問她,她也一定會反問我啊,我這笨蛋!)

「我、我反而不太常聽音樂耶。頂多隨便挑幾首最近流行的歌聽聽,歌手和曲名部不記得啦。」

政樹回答的同時,手一邊無意識地伸向放在褲子口袋的智慧型手機。

里面裝了幾十首他喜歡的歌。

其中大多是動畫及游戲的主題曲或插入曲,此外還有一些在某動畫投稿網站上流行的Vocaloid曲。(注3)

萬一被人看見,就會毫無疑問被認定為御宅族的證據。

對政樹來說,持有智慧型手機是理所當然,讓他根本沒留意到這個問題。當然,由于手機設有認證鎖,就算不小心掉了且被其他人撿走也不算是瞬間出局,只是依然非常危險。

(糟糕,回家得把里面的歌都刪掉才行!其他游戲APP要不要也刪一刪比較好?可是我記得國中時那些不是御宅族的家伙也會玩手游啊。)

由于政樹現在滿腦子都在想這些,兩人自然沒辦法繼續討論約會的事。

「那么,假如我或你想出什么好點子,再透過簡訊或Line聯絡吧。」

「了解。那么我們明天見啦,村上同學。」

「嗯,明天見。」

結果到最后,兩人沒提出任何意見就解散了。

◇◆◇◆◇◆◇◆

當天晚上。

完成自己訂下的每日目標后,村上政樹坐在電腦前苦思。

「約會嗎?到底要去哪里做些什么才算約會啊?」

他在搜尋別擎內打入「約會」「高中生」「常去行程」等關鍵字。

其實政樹及薰子在這方面的想法十分類似。

一有什么不懂的問題馬上就想到用電腦查,這不知該說是御宅族的習性,還是現代年輕人的習性。

然而,若問題并沒有「明確的標準答案」,就算靠電腦查詢也沒有多大用處。

「嗯……都沒有讓人驚艷的答案耶。森林公園或美術館的確在東京有啦,可是這里的話實在……」

※注3:是Yamaha開發的電子音樂制作語音合成軟體。蝓入音調和歌詞,就可以合成為原為人類聲音的歌聲。

就算根本沒有興趣,情侶只要去趟美術館或水族館之類的地方,便多少能營造出「我們正在約會」的氣氛,但問題出在這座總妻市內幾乎沒有這類建筑。

至少在兩人放學后能到得了的范圍內確實沒有。

「既然這樣,乾脆挑個禮拜六花半天時間跑遠一點比較好呢。范圍一擴大到能靠電車當天往返的距離,選項就多了不少……啊,好像不到半個月就是黃金周連假了吧。

不如初次約會就去那里好了。」

所謂擇日不如撞日,政樹立即拿起智慧型手機傳簡訊給薰子。

【關于初次約會】要不要挑黃金周去遠一點的地方?

過了不到十分鐘傳來回應。

【re:關于初次約會】不錯呢,就這樣安排吧。

得到贊成的回應后,政樹才松了口氣。

「好,約會的事就先這樣,剩下等明天再和長島同學討論。」

在把難題稍微整理出大方向后,政樹決定把剩下的時間用在宅興趣上。

他動起滑鼠,點開一個專門讓讀者投稿原創或二創插圖的網站。

自國中開始就愛用這個網站的政樹,如今變得能用和以前不同的視角享受樂趣。

從讀者成為寫手。

俗話說打鐵趁熱,政樹已經在上頭投稿了序章、一話及二話,共三話的分量。

所幸,到目前為止讀者們的反應都不差,既有人按下「好感動!」或是「真有趣!」的表情符號,更有許多直接在回應欄給予肯定留言的入。

「記得以前某個寫小說的作者曾說過,小說寫起來雖比閱讀辛苦十倍,卻也有趣百倍啊。」

政樹帶著一臉有點惡心的癡笑,盯著不知重復看了第幾遍的回應欄。

直到自己動筆以前,每次看到書的作者在后記寫到「各位讀者的威想是我最大的鼓勵」,政樹總會覺得是客套話。不過一當他處于相同立場,才終于理解到這句話所言不假。

盡管要回應這些留言相當辛苦,某種意義上來說同樣也是最充實的時間。

他針對像「很有趣喔」這樣的留言,回以「威謝您看完拙作,往后還請您多多賞臉」。而對于「這便是我等待已久的小說。既然故事以高司為主角,代表這個世界中第二年的勝利將由岳南高中拿下嗎?應該不會錯吧?還請你務必這樣寫!」這種感想,只回了「感謝您的閱讀,往后的發展都還是未知數喔」如此含糊不清的答覆。

不能暴梗,不能讓留下感想的人不高興,卻也不能輕意答應那些意圖推銷自身希望看到的劇情的人。

該注意的點多如牛毛,實在非常磨耗精神,不過回應留言果然讓政樹感到有趣。

因為有種「和讀者們交流」的充實感。

涌現干勁的政樹一邊瞪著大綱一邊思考。

「對讀者們而言,要是我一個禮拜不至少投稿一篇,他們很快就會忘了吧。

第二話寫到新生進入岳南的部分,那么第三話就來寫這個原創角色的新生和高司的互動好了。

這個從帝閃中學畢業,將成為新一軍成員的原創角色一方面著迷高司,反過來卻又瞧不起銀世代那三人。那么為了塑造氣氛,不如乾脆把壬生屋抓來當搞笑角色嗎?」

也不知是個人習慣還怎樣,只見政樹一邊在Word上打著投稿小說的后續,一邊喃喃自語起來。這時,政樹已上傳的小說有了新的留言。

「哦?又有新的感想耶……嗯?這是不是只有我看得見?」

當在這個投稿網站上的留言欄寫下感想時,可以選擇讓其他所有用戶都看到,或是只讓作者看到的形式。

一般來說,選擇只讓作者看到的留言通常是些不堪入目的誹謗辱罵,因此政樹在稍稍做好心理準備后才看了留言。

幸好,看來這則感想并非誹謗辱罵。

「我拜讀完您所寫的《金子的籠球》二次創作小說【岳南,重返王位之誓】,實在非常有趣。在此想請問您,是否愿意讓我為小說內的場景畫插畫呢?」

原來這則留言是來拜托政樹,希望得到替小說畫插圖的許可。

「哦?哦哦?哦哦哦哦!」

理解了事實的瞬間,政樹在電腦前高聲歡呼。

閱讀了二次創作小說的讀者替小說畫插圖。這件事本身并不算稀奇,只是像政樹這種第一次投稿,而且還只寫到第二話的階段就有人愿意畫,就算是十分幸運的程度了。

「天啊,竟然有人要替我的小說畫插畫?哪個場景啊?序章我只寫了私司和我司在腦內對話的過程就結束了,所以是第一話或二話吧?糟糕,越想越興奮啦!」

政樹一下從椅子上站起,一下又坐下,簡直像極在等圣誕老人而靜不下來的小孩。

興奮過度的政樹本來打算直接回應「務必拜托了!」,卻又在只差臨門一腳之際開始猶豫。

「等等喔,對方有可能不是男的吧。」

其實,會在這個網站投稿插畫的用戶本來就以女性——其中又以腐女居多。

「既然這樣,難道這位愿意替我的小說畫插畫的天神,或許還是有像微分子那么小的可能性會是腐女?」

事實上,別說像微分子那么小,這名讀者最有可能就是腐女。

在稍微思考片刻后,政樹如此回應:

『非常高興您欣賞本作,甚至愿意替本作畫插圖,令我喜出望外。

插圖一事當然OK,只是希望您畫的插圖not18禁,not BL。若您愿意接受這項條件,就請放手去畫,我非常期待您的成果。』

「嗯,就這樣吧。」

回應完的政樹滿意地點了點頭,繼續回去寫他的創作。

◇◆◇◆◇◆◇◆

同一時刻,長島薰子同樣坐在自家電腦前,享受著她那無法公諸于世的興趣。

她一如往常穿著睡衣加一條內褲,坐在椅子上瀏覽著網路。

薰子主要逛的除了一些插畫投稿網站,另外還有「伙伴們」所寫的小說網站。

比起偏向宅男喜好的二次小說網站,腐女們所使用的二次小說網站隱藏得更為隱密。

不知是因為不想讓無法理解自己興趣的人闖進來還是怎樣,大多數這類網站都會調整成避開搜尋引擎,就算輸入關鍵字也找不到。

盡管有人志愿為此特別建立出另一個BL專用的搜尋引擎,不過由于連這個搜尋引擎本身都避開了一般搜尋引擎,光想找到它就得先費一番苦功。

除此之外,還有許多沒有登錄進那個BL搜尋引擎,只專門架給少數認識的朋友使用的網站,其中絕大多數都經過加密,不知道密碼的人根本無法看到網站內容。

正因為一些有趣的小說都只投稿到這些防御有如銅墻鐵壁的網站,讓薰子實在悶悶不樂。

「唉,畢竟我自己也是隱性腐女,當然理解她們想隱藏本性……理解歸理解,可是我也想看啊!」

就在她抱怨的時候,房內突然響起一陣「咪~咪~」的小貓叫。

「啊,簡訊?手機在……」

想起自己把智慧型手機放在床上的薰子坐在椅子上扭動身體,用力把手伸向后方的床。

「嗯~~好,摸到了!」

她用腳勾住桌子,整個上半身往后躺去,讓椅子呈現半倒狀態的同時努力伸長手。

由于下半身只穿著一條內褲,樣子實在非常見不得人,卻又無法讓人覺得性感。

總之,薰子在擺出讓人看到只會覺得「何不直接起身去拿就好?」的高難度姿勢后,終于完成她的目的。

重新坐回位置上的薰子操作起手機,確認剛才傳來的簡訊。

「啊,是村上同學傳來的,什么事啊?」

【關于初次約會】要不要挑黃金過去遠一點的地方?

看了這則短短的簡訊,薰子才恍然大悟拍了一下手。

「對耶,這樣子好。反正不到兩個禮拜就是黃金周了,與其隨便挑個距離近的地方,不如照這樣做才好。」

盡管對象只是假男友,薰子仍對「初次約會」這個事件感到期待,卻也同時覺得有點麻煩,所以看到政樹主動提案反應才這么大。

【re:關于初次約會】不錯呢,就這樣安排吧。

送出回覆之后,薰子以神清氣爽的臉把手機放到一旁。

過了一段時間后,政樹也沒有再度傳來回覆。

這讓薰子不禁揚起笑容。

「嗯,村上同學果然不錯。」

他宣稱喜歡薰子,也發誓會在高中三年內努力從「假男友」變成真男友。不過當放學回家后,卻鮮少對薰子傳簡訊,通電話或是傳Line。

其實理由全在政樹本身晚上忙于讀書和要宅,沒想到鮮少聯絡的結果反倒博得了薰子的好感。

畢竟對薰子而言,晚上回到房間后的這段時間是她能不在意他人目光,全力打開腐女開關的寶貴時間。

所以才想盡可能不讓這段時間受到外力干擾。

真要說起來的話,希望距離感恰好到雙方都覺得舒服,或許是許多人都有的感受。

「嗯,~今天有點欠收耶。」

薰子雖已把該逛的網站都逛過一遍,那些她有在注意的小說卻都還沒更新續集。

其實每天在逛的話,多少會碰上這種日子。

逛得差不多的薰子最后點開那個以插畫為中心,另外還有許多漫畫小說投稿的熱門網站。

「啊,果然櫻姊真的好厲害喔。」

既是薰子的堂姊,也是她在這條路上的「師傅」長島櫻子,以筆名兼網路昵稱「BLossomoon」在這個網站上投稿許多張插畫。

不愧是現役美術大學學生,畫功并不輸給職業畫師,也在網站人氣排名中名列前茅。

加上她不只畫二次創作,也有投稿一些原創插畫,之中不乏有人在留書櫥中寫下「請問您準備成為職業繪師嗎?」這類問題。

「雖然櫻姊要我在這投稿插畫……但我實在沒那個膽量啊。」

薰子說完后苦著一張臉坐在電腦前。

櫻子說過,不管畫得如何,展示到別人面前才會快速進步。

理由是若不給其他人欣賞,就不會有畫圖的動力,因此盡管認為畫得不好,也要不斷讓別人看。

薰子這個堂姊明明就說她「實力還不夠」,所以無法讓她參加社團同人志,卻又對她格外嚴格。

話雖如此,櫻子所言的確有幾分道理。

這并不是說所有來逛網站的人留下的感想都會化為激勵的糧食。

而是像這樣展現給人看以獲得贊美,或反倒遭到指責的緊張感才有助于激發向上的動力。

當然,只把插畫及漫畫當成興趣的薰子,其實并沒有必要勉強自己一定要讓技術進步。

「嗯~~總之以后再說算了。」

薰子說完后便從網站的插畫區跳到小說區。

接著開始在里面搜尋。

最先搜尋的當然是如今自己迷得最深的領域,《金子的籠球》。

「啊,這里的投稿都好新喔,不愧是人氣網站。」

薰子一邊喃喃自語,一邊點開發現到的新小說。

「唔,數量是很多啦,可是質量有點……」

把新發現的小說都瞄過一遍后,薰子在電腦前不滿地嘟起嘴來。

講得直接一點,原因出在今天投稿的每篇小說都不有趣。

當然,這只是薰子個人的主觀,其中仍有幾篇的留言欄內充滿贊不絕口的感想。

事實上,她在BL這個領域中「挑食」的傾向十分嚴重。盡管作品中出現自己喜歡的角色,只要一做出和自己所想的行為舉止不一樣,就會一口氣失去興趣。簡單來說就是「飛○才不會說這種話!」的道理。

不過也因為如此,當看到極度合自己胃口的小說或插畫時,也會高興得手舞足蹈。

「沒辦法,自己畫一張來轉換心情吧。」

在故意說給自己聽之后,薰子將挪到一旁的大型繪圖板移到面前。

最近薰子大多直接用繪圖板在電腦上畫圖。

理由非常單純,如此就不怕制造出一些高風險的垃圾。

對于和父母同住的薰子而言,處理畫有BL插畫的紙張實在是件難題。

即使只需跟其他廢紙中用塑膠繩捆起,或是偷偷混進家中的垃圾里就沒什么大問題,但一想到可能出差錯仍會害怕。

盡管還有一招是用鉛筆或麥克筆把原畫涂到看不出來,不過這反倒會讓丟垃圾時更引人注目。

到頭來,在薰子以前仍使用紙張繪圖時,都會用手或剪刀把紙撕碎才丟進垃圾桶。

如今變成運用繪圖板直接以檔案形式繪圖,比起以前方便不少,

一開始雖然由于不太懂該怎么使用繪圖軟體而陷入苦戰,到了現在已經比在紙上畫來得拿手。

在薰子把繪圖板接上電腦,正要打開繪圖軟髏并關掉剛才看的投稿網站前,她才突然發覺一件事。

「啊,原來我一直把BL放進搜尋條件里啊。」

有名的投稿網站中包含的插畫及小說數量相當驚人。

為了能讓讀者從當中找到符合自己喜好的作品,網站內設有搜尋頁面,而薰子剛才都把「BL」的欄位勾著在進行搜尋。

這樣一來,會讓不屬于BL的小說自動被剔除在外。

「偶爾看看BL以外的東西也好。」

可能是因為今天搜尋的成果不盡理想,薰子決定勾掉BL的選項重新搜尋一遍。

當然,最主要的條件《金子的籠球)依然保留著。

一長串顯示出的搜尋結果,都是沒有BL標簽的小說。

「希望里面有大獎啊。」

薰子掃過一個個標題,依序點開感興趣的小說。

「好棒……中大獎啦……!」

三十分鐘后。

挖寶到某篇二次創作小說的薰子讀得入迷,一雙眼更興奮得閃閃發亮。

這篇二次小說雖然剛起步,目前只投稿了序章、第一話及第二話,卻完全正中薰子的胃口。

「主角是高司,舞臺是岳南高中,又是原作的后日談?這作者根本是為我而寫的吧!?」

真要挑出缺點的話,大概就剩主角是高司雙重人格中的另一方,通稱「私司」的人格這一點吧。

其實薰子喜歡的是另一個人格「我司」,不過既然主角是「私司」,代表另一人格「我司」也會以第二主角的身分登場才對。

尤其是序章中寫到兩名高司在心中對談的場面,把所有的要素都寫了進去,好到無話可說。

「嗯,這篇小說對角色的愛十分深厚呢。」

讀到這類小說總會讓薰子感到高興。理由當然包含小說本身有趣,不過更令薰子高興的是,有人和她一樣喜歡著這部自己愛上的原作。

正是一種「發現同伴!」的心情。

當薰子回過神時,她已二話不說在留言欄中留下這些字句:

「我拜讀完您所寫的,金子的籠球二次創作小說【岳南,重返王位之誓】,實在非常有趣。在此想請問您,是否愿意讓我為小說內的場景畫插畫呢?」

在作者回應前的這十幾分鐘,薰子忍不住拿起繪圖板,搶先一步畫起了插圖。
夏小汐墨夜霆全文免费阅读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