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卷 上

第五章 偽裝交往,正式起跑

第一卷 上 第五章 偽裝交往,正式起跑

過了幾天后的午休時間。

一如往常前往福利社買午餐的政樹,和鮮少前去買飲料的薰子并肩走在學校走廊上。

自從那天起,兩人在學校親密交談的機會增加了。

幾名眼尖的同班同學似乎以察覺出他們之間的關系,不過時至今日倒也沒人直接跑來問:「你們在交往嗎?」

雖然兩人已達成共識若有人來問就回答「Yes」,不過既然沒人問,他們也沒打算主動大肆宣揚,因為實在太難為情了。

「村上同學,你中午老是吃福利社的東西對吧?這樣沒問題嗎?」

「嗯,要我為了做自己的便當早起真的提不起勁啊……」

兩人輕松談笑走著的模樣,從旁人眼中看來關系十分要好。

「一人生活真的很辛苦耶,可是你這樣有好好吃早餐嗎?」

「呃,反正白飯只要前晚炊起來保溫,味噌湯之類的也可以放過夜,算沒什么問題啦。再說我為了以備不時之需,平常都有買玉米片和牛奶放著啊。」

「玉米片和牛奶當早餐嗎……那我順便問了,它們出場的頻率是多少?」

看到薰子用傻眼的表情這么問,走在她身旁的政樹趕緊撇開視線才回答:

「這個就,多多少少吧?我只記得買來的牛奶從來沒過期過。」

「真是的,雖然住家里的我好像沒資格說你,似你要注意身體啦。」

聽著薰子苦笑回應,心想機不可失的政樹豁出去說:

「既然這樣,不如麻煩長島同學你幫我做如何?就是那個,女朋友親制的愛心便當啊。」

政樹豁出去的揮棒,可惜卻仍是三振落空。

因為薰子特意擺出嚴肅表情這么說:

「我是在擔心村上同學你吃得不健康耶?可是你為什么會突然說想吃我做的便當呢?由我來刺你最后一刀豈不是更矛盾了嗎。」

以平靜的口吻如此強調。

聽起來雖然有些拐彎抹角,不過她想表達的內容并不難。

政樹有點驚訝地瞪大雙眼:

「咦?原來長島同學你是料……不太會做料理嗎?」

政樹本來想說「料理殺手」,后來想想這好像接近網路揶揄用詞,因此改用比較一般的詞。

雖然感覺這個詞一般人也會使用,只是身為重度御宅族的政樹早已分不清一般人的接受度到底到哪邊。

然后,盡管這種推斷無憑無據,不過政樹一知道凡事樣樣精通的薰子也有不擅長的領域,實在難掩訝異之情。

看到政樹驚訝的模樣,薰子似乎也有這個弱點與自己相當突兀的自知之明,回以有點困擾的苦笑。

「嗯……與其說不太會,不如說我除了國中家政課的料理實習以外就沒煮過東西呀。啊,可是我家政成績還不錯,當時實習時學的咖哩應該也還會煮。」

「抱歉,其實咖哩我自己就會煮了。從我自己住以后已經煮過好幾次。」

「哈哈,也是呢。」

看樣子薰子不是那種會做出毫無基本常識,慘到會被PO到某匿名網路論壇上的「有毒料理」的女人。

她不過是對料理沒興趣,加上活到今天為止都沒碰上非得自己下廚不可的狀況,才會絲毫沒有磨練相關技巧罷了。

畢竟薰子這人既有常識,手也還算巧,所以假如她有心想學,大概馬上就能晉升到一般水準。

就在政樹一邊和薰子如此閑話家常走在走廊上時,對面走來一個熟悉的人影。

又矮又胖,一副對周遭事物沒什么興趣的眼神,一頭沒整理的蓬亂頭發。

唯一和政樹就讀同園中的朋友。

佐竹則武。

「呦佐竹,你已經買好了喔?」

政樹看了他手中拿著的雜菜面包和鋁箔包咖啡牛奶,開口這么問。

和政樹同樣屬于跨縣入學組,同樣一個人住在公寓的佐竹,午餐當然也是福利社派的。

佐竹一見到政樹及走在他身邊的美女,臉先是抽了一下,接著特意舉起左手喊:

「哦,這不是村上閣下嗎,好久沒在學校遇見你啦。」

由于佐竹實在叫得太故意,讓政樹忍不住想吐槽「誰跟你閣下啊!」但又馬上想起先前的約定。

「我會在最近你和長島同學交談時過去找你們搭話,你就趁機看清楚長島同學吧。」

當晚佐竹是這么說的。

透過明眼人一看就知道是御宅族的佐竹來搭話,接著再聊上幾句,藉機在最自然的狀況下探聽長島薰子對御宅族抱持著何種態度。

想起這個計割的政樹盡力佯裝冷靜,對著自己這位在巖下學園中唯一同所國中畢業的朋友說:

「呦,在學校不同班的話,要是不靠這種偶然巧遇,還真的沒啥機會碰到你耶。

啊,長島同學你不認識這家伙吧,他和我同國中畢業,叫佐竹則武。然后佐竹,這位是長島薰子同學,我班上的班長。」

「閣下,你這樣介紹太過分啦。啊,長島同學你好,在下叫佐竹則武是也。」

政樹猜佐竹是為了不被誤認為一般人,一舉一動才特意裝得那么像御宅族。

(我知道你的用意啦,但你也太過火了吧!太假了啦!那語氣是怎樣!什么在下是也啦!你不用裝就夠宅了,越裝只會越假啦!)

也沒看到一旁的政樹害羞到想逃離現場,薰子露出笑容回應:

「你好,我叫長島薰子,請多指教喔,佐竹同學。」

盡管薰子一如往常笑臉迎人,仔細觀察卻能發現笑容中蘊含著困惑。

畢竟被一名初次見面的人突然說什么「在下」、「是也」,會有如此反應也在所難免。

「唔?在下還想說在哪見過長島同學,原來把高中制服換成水手服的話就超像羽○狐的呀,朐朐~」

面對佐竹沒禮貌地看過來,同時還說出一些普通人根本聽不懂的話,薰子反射性遮住自己的「眼角」及「胸口」,以焦急困惑的聲音回答:

「欸、咦?像誰?什么呀?」

這時政樹往前站出半步,像是要保護薰子似的。

「你又給我說一些莫名其妙的話。反正肯定是漫畫還是游戲里的角色吧,人家長島同學怎么可能懂。」

「呵呵,歹勢歹勢。那在下先走一步啦。」

「喔,之后見啦。」

當佐竹繼續邁開步伐,政樹和薰子也繼續往反方向前進。

不知是不是被佐竹強烈的個性嚇到,眼見薰子仍儍傻未回過神,政樹苦笑著道歉:

「抱歉啦,佐竹那家伙就愛說些亂七八糟的。可是剛剛你也看到了,他雖然是個重度宅男,人卻不壞,你可以原諒他嗎?」

「啊,嗯。我只是有點嚇到啦。」

薰子先是一笑來含糊帶過,接著隨口問了政樹:

「村上同學,你和佐竹同學交情好嗎?」

「嗯,國中時只有稍微見過,不過到了這里后他是唯一和我讀同國中的人,又住在同一棟公寓的一、二樓,所以很常一起去采買喔。」

「喔~~這樣呀。」

眼見話題已經帶進自己希望的方向,政樹于是開口問了薰子最關鍵的問題。

「所以說,假如長島同學你和我交往,和那家伙碰面的機會也會變多,你會介意嗎?能接受宅男嗎?」

由于事先做好心理準備,讓政樹順利裝作若無其事地問出了這句話,但其實他心臟仍是跳動得十分劇烈。

畢竟換個角度看,這個問題關系到政樹和薰子的將來,他會這樣也是理所當然。

面對政樹拚命擠出的問題,薰子稍稍垂下眼角露出微笑,明確回答他:

「嗯~~是沒有到不能接受,只是如果一直聊這方面的問題我會滿傷腦筋,因為我根本什么都不懂啊。」

其實薰子此時和平常相比也算是很緊張,不過表情看來仍是一臉鎮定。

見她那副靜不下來的反應,政樹實在只有不好的預感。

(既然她都明說聊到會很傷腦筋,我只能做好心理準備了嗎……)

「好,那我會叫佐竹他稍微克制一點。」

隨后補上一句「雖然講了大概也沒用啦」的同時,政樹心中默默替這糟糕的局面嘆了口氣。

◇◆◇◆◇◆◇◆

當天晚上。

村上政樹和佐竹則武兩人在政樹的房間圍著小圓桌,討論中午作戰計劃的結果。

由于正值晚餐時間,兩人眼前各自放有裝著咖哩飯的盤子,以及裝在玻璃碗內的生菜沙拉。

這些全是這間房的主人,政樹所準備的。

加入雞肉、洋蔥、馬鈴薯、紅蘿卜及市售咖哩塊燉煮出的咖哩飯,以及將萵苣和小黃瓜隨便切切攪拌在一起的生菜沙拉。

兩樣都是即便下廚經歷不滿一個月的男高中生也能輕松上手,堪稱料理初學者的入門菜單。

「什么嘛,這『有加料』喔。」

當佐竹看到政樹端出的咖哩飯后,說出了這句意義不明的話。

不過,明白佐竹想說什么的政樹倒是苦笑著回答:

「當然有加啊。有家里給生活費,我何苦要重現某位聲優小姐在窮苦時代的菜單啊?」

佐竹說的是一部由某位聲優創作,根據當聲優時的經驗談畫出的漫畫。

據說那位聲優在剛出道仍一貧如洗的時期,曾用從百圓專區買來的咖哩塊融進大鍋熱水,就這樣淋在白飯上吃。

由于漫畫中的描述是「出乎意料地美味」,政樹才會有印象。

「不過政樹,其實你也有興趣想試對吧。」

所以說,他無法否定佐竹這句話。

「好啦,我最近可能會試試看。」

其實政樹已經試做過某動畫電影中出現的「荷包蛋吐司」。

當御宅族開始獨自居住時,或許都會像他這樣試著重現漫畫或動畫中印象深刻的食物吧?

總之,吃完普通的咖哩飯配普通的生菜沙拉這頓中規中矩的晚餐后,兩人將碗盤拿去廚房浸水,再度坐回小圓桌。

首先開啟話匣子的人是佐竹。

「所以哩,長島同學的反應怎樣?你在我走之后有好好問她吧?」

一聽到自己這位宅伙伴若無其事地問,政樹忍不住瞪了回去。

「我問是問了,可是你那時是鬧哪出啦!?一下在下,一下村上閣下,害我忍住不吐槽你忍得很痛苦耶!」

然而,這位圓滾滾的宅伙伴聽完政樹的抱怨仍是無動于衷。

「鬧哪出?我只是忠實呈現一般人心中的御宅族形象而已啊?」

「哪里忠實?太假了啦!何況你不管外表和內在都是真·御宅族,根本不必演那什么爛戲好嗎!」

這種聲量大的吐槽在聽者耳中很容易被誤解成動怒的吼聲,不過和政樹交情匪淺的佐竹并不在意。

只見他輕輕聳了聳肩。

「好啦,確實是有點太胡鬧了。不過既然已經完成任務,這點小事就別放心上哏。畢竟讓你有機會問到長島同學對御宅族的看法了對吧。」

輕而易舉把話題帶了回來。

其實長年相處下來,政樹清楚自己這位心寬體胖的宅伙伴不管怎么說都是無動于衷,因此最后只好嘆了口氣,不再繼續追究下去。

「也是啦,托你的福我成功順水推舟問到她了。類似『長島同學對御宅族有什么想法?』這樣。

然后長島同學的回覆是『沒有到不能接受,只是如果一直聊這方面的問題我會滿傷腦筋,因為我根本什么都不懂。』你怎么看?」

在政樹戰戰兢兢發問后,佐竹揮了揮右手,一臉平靜地回答:

「喔,表示長島同學和她爺爺一樣討厭宅男吧。」

這意料之中的答案,讓盤腿坐在小圓桌旁的政樹失落地臺下頭。

「果然是嗎……」

「那不然哩?你自己不都說長島同學她待人和善,個性良好嗎?我雖然只有今天和她講那么一次話,不過也跟你有相同的感想喔。

既然連這種懂得看氣氛又溫和的好人都用『聊到會滿困擾,因為我不太懂』來拉出警戒線,那我覺得你還是做好她心里其實非常討厭宅男的準備比較好吧?」

「是啊……唉……」

佐竹有條有理的推論讓政樹一點反擊的機會都沒有。

實際上,身為資深腐女的長島薰子只是為了不讓偽裝脫落,在他人面前盡力不參與這類話題。不過要是不曉得背后這層原因,會得出長島薰子”討厭御宅族的結論也是很正常的。

或許是盤腿坐累了,改變坐姿把腳伸直到小圓桌底下的佐竹對政樹問出最后的抉擇:

「所以村上,你究竟打算怎么辦?現在已經確定長島同學是『敵人』,你的結論是?」

只不過,這個問題對政樹本來就沒有意義。

「我之前就說過結論,我會維持這個狀況下去。既然確定長島同學是『敵人』,那我就連她一起瞞,隱藏我的御宅本性和她交往!」

政樹緊握拳頭,堅定地如此宣言。

其實這次的計劃只是為了分辨長島薰子是「敵人」還是「朋友」,而就算明白她是「敵人」,事到如今政樹也不打算打退堂鼓。

「好喔,你加油吧,!」

或許是早猜到政樹會這么回答,佐竹的加油聲超級有氣無力。

「只是呀,我實在搞不太懂,長島同學的確是大美人沒錯,可是你有必要做到如此分上也想和她交往的地步嗎?」

佐竹比起政樹更宅上一倍,此話是他心中貨真價實的感想。

而政樹身為同種人,想法自然與佐竹有許多產生共鳴的地方,倒也沒有因這句話生氣。

「我知道你想說什么啦,可是三次元也該顧吧。你難道真的不想交個女朋友嗎?」

「想啊。」

政樹這么一問,結果竟換來佐竹出乎意料的肯定回答。

「你想!?那你應該懂我的感受吧?」

然而,在聽完政樹驚訝大喊后,佐竹仍是一臉平靜地搖了搖頭。

「不,我不懂。的確,我。也想』變個女朋友,但我沒打算因此犧牲御宅族的活動。

假如我能在不縮減任何現在花在游戲、動畫、漫畫、輕小說上的金錢和時間,加上一個女朋友當然樂意之至。不過要是得犧牲當中任何一點,那就謝謝再聯絡啦。」

盡管佐竹這番話已經超越任性,根本只當世界為了自己而轉,不過事實上不分男女,像佐竹這種重度御宅族中會有如此價值觀的人并不算稀奇。

御宅族同樣是人,當然不會拒絕戀人及知心好友這類三次元的充實要素。

然而,要是叫他們為了獲得這些要素而放棄御宅族活動,他們同樣會用一句「假如得做到那分上,我就不太想要了」來拒絕。

「……我想你與其去努力交女朋友,不如期待有生之年會開發出實用的女仆機器人還比較快啊。」

政樹說完嘆了口氣。

若有個就算佐竹不做任何改變都會愛上他的女朋友,想必那女朋友肯定不會是活人。

政樹這句形同諷刺的話,佐竹聽完卻只露出不懷好意的賊笑,「啪」的一聲合起掌說:

「哦?女仆機器人啊,好懷念啊。我滿喜歡那個領域,只是最近都這類角色出現的戀愛游戲或色情游戲少了很多啊。」

再怎么說還是喜歡這種話題的政樹明知已經離題,仍決定接著聊下去:

「大概是退流行了吧,畢竟女仆就該穿貓耳加貓尾裝飾才是基本啊。」

盡管高一生針對十八禁色情游戲用出「好懷念」來形容實在大有問題,可惜此時此刻并沒人會去糾正這件事。

「我說你呀,別把只適合套用在一部分人身上的組合技(Combination)說成萬國共通(Global standard)好嗎?

我看村上,照你這樣下去,該不會哪天失心瘋拿,貓耳加女仆裝,送給長島同學,讓本來還算不錯的關系瞬間化為烏有吧?」

「……」

佐竹這句本來只是開玩笑的話,卻換來政樹一臉嚴肅的沉默。

「喂村上,你給我等一下,該不會你真的想……?」

「沒有,我怎么敢對假女友提出這種要求?我有基本常識好嗎,當然不可能說。

不過要是等到長島同學之后接受我的告自……有機會喔?」

「機你大頭會啦!要是拜托一般人玩什么Cosplay,信不信她馬上翻臉說再見!」

政樹這番色欲薰心的妄想,讓佐竹難得大聲吐了槽。

在佐竹離開后,政樹坐到書桌前K起教科書和問題集。

盡管非他本意,不過這段時間是政樹排定的自我讀書時間。

「可惡,感覺根本就上當了……」

政樹自言自語的同時,恨恨看著自己那臺被推到桌邊的電腦。

原本那是媽媽要政樹以優等生獎勵進巖下學園就讀為交換條件而買給他的游戲用電腦,只是很不幸的,最近能用到它的機會大幅減少。

理由很簡單,因為時間都被讀書占去了。

其實最近巖下學園對高一生進行了第一次學力測驗,結果卻比政樹當初所想的還棘手不少。

所謂巖下學園優等生獎勵,并非只要入學前取得,就能輕松一直持續到畢業。

要是在每學期末舉行的測驗當中沒能維持一定水平的成績,第一次會先給予警告,而假如下學期仍未達標,校方二話不說就會收回優等生獎勵。

其實若按照規定,只要交互保持未達標、達標、未達標、達標的狀態,就算三年下來有一半學期都未達標也能保住優等生獎勵。不過一旦連續兩學期未達標就會喪失資格,站在被動立場的學生自然是緊張兮兮。

尤其政樹更受到媽媽這種「要是你失去優等生獎勵,我會斷你網路和把智慧型手機解約喔」的警告。

站在父母的立場來看,原本是為了節省學費才要政樹用優等生獎勵進巖下學園就讀,所以失去資格形同本末倒置。

畢竟假如真得繳學費,那還不如一開始就選東京都內的私立學校,既能從自家上學,開銷方面也比較節省。

當時政樹清楚父母開出如此條件的正當性才接受,不過現在一當自己身處其中,心中卻只剩「被騙啦!」的感想。

「我本來就是想玩網游,才會開出買電腦給我就來讀巖下學園的條件耶。結果現在反而得犧牲玩網游的時間拚死讀書來保護我的網路不被切斷?是不是哪里搞錯了啊?」

盡管政樹不停抱怨,脫離父母監視一人獨居的高中生還能每晚乖乖讀書,表示他其實還算認真。

說是這么說,并非喜歡讀書的政樹依然無法長時間集中精神坐在書桌前。

「嗯~~先休息一下好了。」

政樹看向放在房間角落的鐘,發現自己讀了將近三小時的書,整個人往椅背上一靠,大大伸了個懶腰。

由于時間也差不多,政樹于是從椅子上站起身走向浴室。

男人洗澡不必花太多時間。

從洗好澡擦乾身體到用吹風機吠乾頭發的時間在內,總共只花三十分就搞定的政樹,以一身睡衣之姿再度坐回桌前。

「呼……」

剛洗完澡身體熱呼呼的狀態,應該是讀不下什么書。

政樹一邊如此催眠自己,一邊把移到桌邊的鍵盤及滑鼠拉到自己面前,按下桌底下電腦主機的電源。

「嗯……雖說是理所當然啦,但看來我也習慣這臺電腦開機的速度,已經回不去了啊。」

政樹自言自語的同時操作起滑鼠。

他首先點擊最近半個月才開始玩的網路游戲。

每當政樹要開始玩新的網游,會習慣同時玩多款,并于最初的一個月單獨練功打怪,最后再從中挑出一兩款。

然后這半個月以來,政樹好不容易篩選到只剩一款,沒想到學力測驗卻比料想中還棘手,使他今后有可能無法順利玩游戲。

盡管政樹沒打算玩得跟游戲廢人一樣瘋,不過一旦連上線時間都減少,自然無法感受到游戲的樂趣。

「唔唔,果然還是別選這款,換成能定期從手機登入領經驗的類型嗎……不行,要是在學校或外面拿智慧型玩游戲,很有可能被人認出我是御宅族…,

嘎!當隱性宅麻煩死了啦!」

玩個游戲與其要搞得那么復雜,不如乾脆不玩。原本政樹宅的興趣就不是只專注于網路游戲這塊。

玩不到十分鐘就關掉游戲的政樹,接著點開了瀏覽器視窗。

一打開我的最愛,政樹首先點下一個靠著原創及二創作品聞名的插畫網站首頁。

由于不只有許多職業插畫家會在這個網站上投稿,也有許多靠著投稿在網站上打出名氣而成為職業插畫家的人,因此使用者人數相當驚人。

閑散網站后,政樹迅速在檢索欄打入自己喜歡的一部籃球漫畫的名字。

雖然原作已在一年多前就完結了,但二次創作仍相當盛行。

才一小段時間沒確認,就多出了許多新的插畫、二創漫畫及小說。

然而,瞄過一遍所有新投稿的作品后,政樹整個人無力她往桌上一趴。

「可惡!結果今天又全都是BL,原作是籃球漫畫耶,拜托讓他們打籃球好嗎,打籃球啦!」

雖然早就見怪不怪,政樹仍忍不住出聲抱怨幾句。

政樹在宅興趣方面涉獵挺廣,之中他較為喜歡刊載于少年周刊上的運動類漫畫。

舉凡籃球、排球、網球、棒球、相撲或是腳踏車等等,他經常一看就著迷而跑去買整套單行本。

他最喜歡的當然是原作,不過除此之外政樹也喜歡基于原作創作出的二次作品。

例如寫到原作中本來沒能贏的比賽贏的話會如何,又或者反過來由贏變輸,一些在原作中沒出現過的自創主角加入故事,或是描寫原作結束后的后續故事發展。

當發現寫得很好的二創時,政樹簡直像看到已經完結的原作再度開始連載,或是發現另一條與原作不同觀點的故事情節般高興不已。

然而,這只局限于符合政樹胃口的二劊。

其他像是原作角色們(兩人都是♂)發展出濃厚戀愛關系,甚至三名角色(三人都是♂)發展成三角關系,再不然也有把原作角色關進詭異洋房,衍伸出恐怖情節等等。也不知該說是理所當然還是可惜,政樹對這些實在沒有興趣。

「這個『友情』的分類標記詐騙率也太高了吧,一堆怎么看都是BL啊。」

像政樹剛才看的一篇新投稿上來的二創小說,以籃球社社員之間的「友情」為主軸,不過政樹怎么看都沒辦法將他們間的關系歸類為友情。

如果只是感情不錯的藍球社員們一起留下來練習那還能夠接受,不過一旦加入另一人進來練習,一開始的兩人中一定有一方會「嫉妒」。接著再和好之后,又以一身球衣的模樣摟住對方不斷磨蹭臉頰。看到這些情節會覺得是「友情」的男人,恐怕只能算是少數派吧。

其實這些都還算小意思,有些二創作品到后來甚至還出現男男相吻,而作者同樣堅稱這是「友情」。

讓政樹深刻體會到什么叫做「一種米養百種人」。

話雖如此,政樹并非希望那些不合自己胃口的二創作品不要再寫,或是別投稿到網路上。

畢竟就算不合自己興趣的二創減少,也不會讓喜歡的二創因此增加,這是理所當然的事。

政樹想表達的只有一點——

「原作可是少年漫畫耶,少年們,爭氣點行不行?」

僅此而已。

政樹的希望唯有看到喜歡的漫畫能有更多符合自己胃口的二次創作。

話雖如此,政樹清楚只在電臘前如此抱怨并不會讓事情好轉。

「這時果然要啟動『起頭者法則』嗎?看來終于到我從讀者進化成寫手的時候啦!」

政樹說完后準備要挑戰的,便是寫二創同人小說。

小說是國中時期美術只拿三十分的政樹唯一能挑戰的二創領域。當然,充其量只是「總比畫圖好」的程度,而不表示他多有文采。

所謂二次創作的流行衰退,有時突然出現一名先驅者就可能改變整個風向。

只要蹦出一件人氣作品,追隨者將如雨后春筍般冒出,整個類別頓時活性化。盡管這種事并非常常看得見,依然偶爾會發生。

由于這是政樹第一次挑戰寫二創小說,腦中并沒想得多復雜,而是覺得哪怕只有一兩只小貓,要是能有人受到自己的影響開始寫同類型的小說就值得了。

政樹打開Word準備開始寫之前,雙手停在鍵盤上思考了一會兒。

「既然要寫,乾脆放手寫我喜歡的吧。時間就定在主角群二年級的時候。」

政樹打算寫的二創小說,是一般稱為「后日談」的領域。

這個領域是指讀者針對原作已經完結的漫畫或動畫,想像在那之后的情節發展并寫成作品。

尤其現在政樹要寫的這部籃球漫畫,原作完結在主角們仍是高中一年級的時代,可說大有發展空間。

「原作里關于主角的學校情報多,是比較好寫沒錯,但我果然想寫私司耶,那么背景就得移到岳南高中嗎?嗯……」

畢竟是第一次寫,理性告訴他選擇好寫的題材,不過感性卻要他放手寫喜歡的角色,因此陷入天人交戰。

「算了,反正不過是休閑的一環,想怎么做就怎么做吧。」

結果政樹還是決定要寫自己最喜歡的角色大顯身手的故事。

由于開始預料之外的二創活動,為了不妨礙到讀書,政樹決定暫且封印網游。

◇◆◇◆◇◆◇◆

同一時刻,長島薰子仍一如往常以不能出門見人的穿著坐在電腦前,與住東京的長島櫻子視訊通話。

對身為隱性腐女的薰子而言,堂姊櫻子是她唯一能討論的對象,因此這一陣子的晚上兩人幾乎都會通話。

幸好櫻子也相當喜歡聽可愛的妹妹找自己商量煩惱,因此到目前為止都十分樂意替薰子出意見。

「唉呦,我今天真的差點沒嚇死耶!竟然在別人面前被說『像羽○狐』,害我羞點反射性吐槽『我眼神沒那么銳利,也不能算隱藏起來的巨乳啦!』了耶……」

『哈哈哈,辛苦你啦,當隱性腐女真辛苦呢:』

聽著薰子有氣無力的抱怨聲,櫻子倒是笑得樂開懷。

兩人正在談論的是薰子于今天午休遇見佐竹則武這件事。

「沒有在跟你開玩笑啦,櫻姊。我真的話都涌到喉嚨了喔,差點以為我真的要玩完了耶……」

實際上對隱性宅男、隱性腐女而言,最大的天敵或許正是不瞭解我方底細的公開宅男、公開腐女。

像今天這樣從正面丟來宅話題,不管決心有多么堅強,都有可能不小心被釣上鉤。

面對政樹「你會介意嗎?能接受宅男嗎?」這個問題,薰子雖然回答「嗯~~是沒有到不能接受,只是如果一直聊這方面的問題我會滿傷腦筋,因為我根本什么都不懂。」不過這答案只對了一半。

說得仔細一點的話,「聊這方面的問題會傷腦筋」是真話,「根本什么都不懂」卻是天大的謊言。

薰子雖是個腐女,對宅系的知識也涉獵廣泛。

主要目標的少年漫畫是理所當然,她還掌握了大部分動畫、輕小說,甚至一小部分著名色情游戲等方面的知識。

這樣的薰子之所以「聊這方面的問題會傷腦筋」,理由當然不可能是「根本什么都不懂」,而是完全相反。

她是怕自己知道太多,一聊到這方面的話題就會在不知不覺間暴露本性。

讀國中時班上有幾名男女同學是公開的御宅族,薰子也是盡可能不和他們聊到這方面的話題。

「不過啊,那個佐竹同學不是道道地地的宅男嗎?既然村上同學都和那樣的宅男是朋友,或許他是那邊的人喔。假如是這樣,薰子你大可露出『本性』也沒關系吧。」

聽了櫻子一如往常的樂觀意見,薰子只有在電腦前皺起眉頭回答:

「不,我覺得不能指望這種可能。聽說村上同學和佐竹同學他們不過是同國中畢業,然后現在住進同一棟公寓感情才變好,國中時最多只是看過彼此的程度。因此我覺得村上同學是御宅族的可能性很低吧。

再說即使村上同學真的是御宅族,也不能保證他能接受腐女啊。」

『喔,這倒是呢。』

薰子的主張讓櫻子不得不認同。

畢竟在御宅族的領域內,BL只屬于一部分。雖然在一般人的認知當中,大都認為宅女=腐女,不過其實也有許多不屬于腐女的宅女。

在那些宅女及某部分的宅男之中,不分青紅皂白討厭腐女的人其實不在少數。

考慮到這層理由,就不難理解薰子為何極力隱瞞自己的腐女身分。

當然,政樹和佐竹在國中時「只有見過彼此」這一點是個謊言。

兩人在國中確實不是同班同學,卻是非常意氣相投的宅伙伴。

他們一起去Comito,去對方家中打游戲,或是針對時下有趣的漫畫和動畫進行熱烈討論。

然而,正如櫻子剛才提出的問題,要是被人知道自己和公開御宅族的佐竹在國中時交情很好,政樹是御宅族的事實穿幫的可能性也跟著提升。

所以政樹才會照著佐竹的提議,宣稱自己在國中時期和佐竹并非朋友,而只是「看過這個人」。

政樹隱瞞宅男身分,薰子則隱瞞腐女身分,目前雙方部做得十分順利,卻也因為太順利而把情況越搞越復雜。

薰子把手肘撐在電腦桌上繼續抱怨:

「不過要是村上同學是御宅族的話,我多少能輕松一點啦,畢竟到時我只需要隱瞞『腐女』這部分就沒問題了。」

只要宣稱自己不是腐女而是宅女,至少在與政樹相處時就能光明正大看少年漫畫或是玩游戲。

就算不能把在那些漫畫角色之間加入乘號之類的妄想說出口,光這一點的確就能讓薰子輕松許多。

『嗯……我覺得不管過程如何,既然村上同學現在能和資深宅男當朋友,代表他應該也有這方面的潛能呢。乾脆薰子你去啟蒙他如何?』

盡管「啟蒙」這個詞聽起來不太好,但在話中感覺到莫名吸引力的薰子忍不住在電腦桌前往前一傾。

「你說啟蒙?要怎么做?」

『總之做一些不管宅不宅,只要是男人都會上鉤的進攻手段如何?』

「……具體做法是?」

即使從櫻子的語氣中已經聽出不對勁,薰子仍催促她往下說。

『我想想喔,例如下次當薰子你邀請村上同學到你房間時,用貓耳女仆的打扮對他說「歡迎回家主人,我等你好久了喵~~」再擺個貓招手動作之類的?』

「會嚇到他!就算他真的是御宅族,這樣做一定會嚇到他啦!」

薰子在回以讓她差點噎到的激烈吐槽后,不知是不是在腦海中想像了貓耳女仆Cosplay的模樣,整張臉頓時紅到發燙,接著又小小聲補上一句話。

「這、這種事該等正式交往后再做才好吧?」

『正式交往你就愿意喔……』

本來櫻子這個建議百分百在開玩笑,沒想到卻意外換來堂妹躍躍欲試的回應,實在有點傻眼到不得不吐槽她。

薰子和櫻子兩人越聊越脫線,開始談起最近執筆中的創作或是新發現的配對等充滿腐女氣息的話題。

「話說回來,櫻姊,你有看我那張新插畫嗎?我已經丟到加密網站上去了。」

『喔,你說那張吃著高野豆腐的我司?我看了啊,畫得挺不賴的耶。你進步了呢,薰子。』

聽到「師傅」的夸獎,薰子瞬間激動起來。

順帶一提,所謂的「我司」指的是漫畫《金子的籠球》里的登場角色高司赤一郎。這名叫做高司的角色有雙重人格,一個人格以「私」,另一人格則用「我」自稱。

粉絲們為了區分兩種人格,于是用「私司」「我司」來稱呼。

「真的嗎!?表示我合格了!?」

之前櫻子答應薰子只要她畫工達到一定水準,就讓她進入自己主管的同人社團「七色混婚」作訪客參與作品,因此薰子如今整個身體大幅往電腦螢幕貼去。

櫻子在思考片刻后回答:

『嗯,我覺得你的等級已經沒問題了,不過初次參加就畫漫畫有點難,所以還是先從單張插畫著手比較好吧。

啊,乾脆你試試看做護貝卡如何?這次的黃金周連假我會回你那邊參加全種類同人販售會,薰子你要不要做護貝卡拿來賣?』

所謂護貝卡,指的是經過護貝加工過的插畫小卡。

在地方上的一些小型同人志販售會中,比起同人志,更多人選擇制做這個來展示兜售。

其實同人志販售會只類似一種總稱,實際上甚至舉辦過專門展示兜售這些護貝卡的販售會。

的確,以薰子一名打算從插畫在同人界出道的人,這第一步算是相當妥當。

而盡管薰子手邊沒有護貝機,不過這部分櫻子會幫她。

薰子只需努力畫好插畫,再透過網路傳給櫻子即可。

「護貝卡嗎……嗯,要做的話果然還是『我司』吧。啊,如果時間允許,『私司』好像也可以挑戰看看耶……好,考慮看看。」

「師傅」的提議讓薰子內心澎湃,一臉真摯地點頭同意。
夏小汐墨夜霆全文免费阅读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