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卷

五章 開端在結束中

第一卷 五章 開端在結束中

 Ⅰ

發電機和抽水泵被搬進了雜木林中的廢料堆場,池中的污水隨著嘈雜的噪音被漸漸抽干。

一直閉塞在翅中的惡臭在雜木林中淡淡地彌漫開來。沾滿廢油的污水池水面下降,如今水體變成大半是油凝固的糊狀物,幾名警察手持網、火鉗和垃圾袋,在沒過小腿深的污水里將淤泥分開,在里面進行探索。

淤泥之中幾乎都是垃圾,以空罐為主較醒目的垃圾從淤泥里紛紛挖出,堆在池邊。

警察這是在進行搜查,目的是為了尋找關于沉入池中的少女尸體的死亡線索。當下天氣依舊悶熱難熬,警察在這種令人煩躁的環境下,扯開嗓門相互報告與確認,仿佛無止盡地進行著工作。

幾乎沒有像樣的成果,時間平淡地過去。

但是……

「喔……?」

在這個時候,一名正用簸箕篩淤泥的警官在淤泥中感覺到了有別于空罐的手感,便用戴著塑膠手套的手來挖腳下的淤泥。他把抓住的東西放在淤泥上,然后繼續在淤泥中探索,并將相同的東西紛紛挖掘出來。

他挖了一會兒之后,看著擺在淤泥上面的那些東西,嘀咕了一聲

「…………這是怎么回事?」

在短短幾分鐘里,從淤泥中挖出了五六個相同的東西擺在一起。

那東西只有一個的話倒還好說,但在這種偏僻地方的池塘中好幾個集中出現,顯然不自然。

那些都是包著相似風格外殼的,疑似年輕女性使用的智能手機。

………………

?

這天,夕奈她們三個沒有回教室。

「逃跑不是輸,因為這證明還留有逃跑的力量」

在那之后,瞳佳一邊用不知道從哪兒聽到的臺詞來安慰哭泣的她們,一邊把她們帶去生活輔導室,交給了心理輔導師空子。

盡管這樣處置不能肯定就能讓人徹底放心,但畢竟瞳佳不知道怎么進一步幫助她們,也沒想到什么好辦法。跟班主任與科任老師似乎已經聯系過了,她們沒來上課的事似乎并沒有被當問題對待。

班上的同學們基本知道她們跟倫子十分要好,會理解她們缺課也在想象之中,況且也不曾那么強烈地關注過她們。

然后,瞳佳趁休息的時候找機會跟真央簡單地傳達了這件事。

「是這樣啊」

聽過瞳佳的說明后,真央目光嚴肅地看向遠方。事過之后,他在午休結束的時候告訴瞳佳「放學后來校生活輔導室商討今后的方針」。

然后————————

「呃,我來了」

「來了么」

地點在不大的校生活輔導室。

瞳佳被班主任老師叫出去詢問昨天的相關事情,晚了一些才到輔導室。當她到的時候,真央與本來的屋主空子,然后還有芙美、那琴,以及再次被叫出來的由加志都在場,房間里一副徹底滿員的狀態。

不知是出于生活指導的理念,還是單純出于空子的品味,這里給人的感覺與瞳佳之前去的空子的診所十分相似。屋子正中間擺放著一張新潮的正方形小桌子,房間的角落里有床與隔簾。然后還有用于文案的桌子和高柜子,墻壁上還設有小型祭壇,都沿襲了那個診所的氛圍,有一種將它縮小后的感覺。

「哇」

但是,屋子的樣子令瞳佳吃了一驚。

單看人數的話,現在跟帶夕奈她們三個來的時候基本沒什么差別,但看得出混雜程度明顯不同。

房間的角落里堆著好幾個人的包,椅子不但不夠用,還被擠到了角落,只有坐在桌前的空子算坐得安穩。正中央的桌子上放著昨天見過的地圖,另外還有幾張打印出來的東西。真央、芙美、由加志圍在桌子周圍,臉湊在一起。那琴把床當椅子坐在上面。

所有人臉色或多或少多有些艱澀或灰暗。

臉色最灰暗的是空子,而表情最艱澀的是真央,雖說跟平常說不上有太大區別。不過,唯獨由加志消沉的理由似乎跟其他人不一樣,面色之中透著「我明明不來上學,不要偏偏把我叫來學校啊……」想對真央抗議與抱怨的感覺。瞳佳本來還奇怪,既然這樣為什么還要來?但瞳佳又發覺他會不時朝那琴偷瞄,于是便明白了。

「啊,對了」

瞳佳對狀況判斷到這里,突然打開了自己的包。

「呃,對不起……你借我的表不走了……」

她戰戰兢兢地把那塊據說能夠組合成護符的手表拿出來,遞給真央。瞳佳是昨天晚上回寢室后發現它停掉的。

價值二百二十萬日元。

發現出問題的時候,瞳佳頓時臉都綠了。

因為是真央強塞過來的,所以她準備頑抗到底,但心里還是非常忐忑,生怕真央向她索賠。但是,真央看了眼之后輕描淡寫地就把二百二十萬日元的表接了過去,在眼前垂下來觀察停止的表盤,然后便輕描淡寫把它放在桌上,說道

「停掉了呢。有好好工作呢」

瞳佳不明白這話的意思。

「……工作?」

「應該是在昨天那個廢料堆場。時間正好就停在那時候附近」

「!」

價值二百二十萬日元的手表停掉令瞳佳慌了神,根本沒去看上面的時間。現在一看,的確如真央所說。

「精密機械容易受靈異現象影響而發生錯亂。研究者說,這可能是磁場影響,實際上如何不得而知」

真央接著說

「總之,那里應該存在過令精密機械停止的『某種東西』。既然你并沒有當場不省人事,回去之后也沒有發生任何問題,也沒做噩夢的話,也就表示這個護符有好好工作。所以你大可放心,這東西的機械本身抗靈異現象就很強,即便在一下子就能讓數碼相機因不明原因的故障無法運作的地方,它只要更換電池就能重新動起來」

「原來是這樣啊……」

瞳佳松了口氣。她的確從哪個地方感覺到了明顯的強烈的『不好預感』,根據以往的經歷,去那種地方的時候很大概率會出現身體不適。

但遇到了不是身體不舒服所能比的事情。

倫子的尸體沉沒在污水中,手臂從水面伸出來……那只握著手機的手,那個灰色的污水池,歷歷在目。

「……話說,那個『水池』是怎么回事?」

「不清楚」

真央的回答十分冷淡。

「不過,水基本上有儲存或傳導靈異能量的作用。以『風水』為首,自古以來就有這類說法,實際上大家也都知道水附近的靈異點數不勝數」

真央的手指滑過桌面上展開的那張地圖里『水池』所在的位置。

「話說,你知道這是什么么?」

「欸?」

經他這么一說,瞳佳向地圖看去。

在起皺的地圖上,真央手指的是標記了紅色圓圈的部分。

那是瞳佳她們去過的那個『水池』所在的位置,可能連那里是廢料堆場都沒弄清楚,地圖上什么也沒寫。只不過,真央所指的是自地圖上方沿地形向那個點匯集的數條藍線中的一條。

「是什么線?」

「水溝————————準確的說是排水溝」

真央作出了回答。

「排水溝?」

「用于將生活污水排入河流的水溝,自很久以前一直沿用至今。有些地方由于這一帶比較偏僻,沒有鋪設下水管網,于是這種地方會沿用以前的做法,通過水溝來排放生活污水。經調查發現,這條排水溝的水會在那個水池積存。這附近一帶本應向河流排放的排水口全部堵住了,于是久而久之便形成了那個污水池。而它在地圖上應該是沒有標記出來的」

真央一邊說,手指一邊順著水溝向上游劃去。

「采用這種『老做法』的,也包括這所學校的一部分」

順著線劃上去的手指,最終停在了一個熟悉的地方。

瞳佳的目光順著手指向上移,倒吸一小口涼氣。

「譬如說,北樓廁所盥洗臺的排水」

「……!」

地圖上寫著『銀鈴學院高等學校』這串文字。

藍線到達了圖上面畫出的院地邊緣。

「正如我剛才說的,水路能夠成為傳導靈異能量的通道。北樓與那個『水池』之間,姑且在地理上是相連的」

真央手指從地圖上拿開,放在嘴邊。

「大概『盒』就是那個『水池』本身,或者那個廢料堆場的某個地方,不然就是那個地方的某樣東西。現在就算想去確認,也已經被警察給封鎖了,在余波平息下來之前是沒辦法去確認了」

真央說到這里突然有人敲門,屋里的人數又增加了。

「抱歉,我來遲了」

開門進來的是文鷹。大個頭的文鷹進來后,屋子一下子變的更小了。另外,感覺氣氛變得沉重了一些。而氣氛變化的原因,竟然是文鷹。他平時總是嘻嘻哈哈,但剛剛進來時的表情很嚴肅,因為與平時之間的落差一下子超過了真央成為在場表情最艱澀的魁首。

「我已經打聽過了」

「幫大忙了」

「我向以前在附屬中學的幾個女生打聽過了,霸凌的情況果然存在過,應該錯不了」

道出結果的文鷹,臉上掛著鮮明的『厭惡』之色。

此時,瞳佳也明白文鷹為何表情嚴肅。文鷹似乎很討厭那種事,從他臉上的表情看得出他對自己要說的內容不爽到了極點。

「清水倫子被喊『污水』的外號,幾乎是眾所周知的事情。現在仍有三個人在對她實施霸凌,聽說她們分別叫田邊、石原、安騰」

「這樣啊」

真央點點頭。

「然后我還向一個她們的小學同學打聽過,她告訴我的情況最清楚。在上小學的時候,清水同學不小心把班上女生偷偷帶到學校來的貴重物品摔壞了,事情還被老師發現,以這件事為開端,霸凌開始了。在那之后,清水同學被當作奴隸般對待。上初中的時候,霸凌的家伙嫌清水這個姓氏太高潔,心情不爽就開始刁難,好像強行讓清水同學喝過污水,然后就有『污水』的外號。簡直令人作嘔」

文鷹的口吻中充滿了憤懣,所敘述的內容也跟瞳佳在校心理輔導室里從夕奈她們口中聽說的基本一致,但要更加客觀、詳細。

大伙聽著文鷹描述,房間里的氣氛漸漸轉變,主要是憐憫與憤怒。文鷹又補充道

「另外,那個人雖然說得好像很同情似的,但多半也加入過霸凌的行列。如果我直覺不錯的話……」

「…………」

聽著就覺得那形同地獄。

在場最直爽的芙美挑起柳眉,一下子怒吼起來

「欸,真想把她們統統暴揍一頓!煩死了!欺負人的也是!忍氣吞聲的也是!都煩死了!」

芙美的激烈憤怒非常淺顯地,而且同時指向雙方。不上學的由加志在旁聽著芙美的怒吼,消沉地說到

「我,完全無法置身事外……聽了之后好難過……」

默默聽完這些的空子將手放在十字架上,痛心地說道

「去世的女孩遭到霸凌的事情,小森同學她們已經跟我說過了,但沒有說的那么詳細。她所受的折磨,比我想象的還要久,還要過分啊」

空子闔上眼,嘆了口氣

「至少,希望那孩子的靈魂能得到安寧……」

「反對」

這時,坐在床上的那琴將纖細的手舉起來

「堅決報復。哪怕讓自己的靈魂墜入地獄也應該報復」

那琴那人偶般小巧的面龐上沒有任何表情。空子用有些悲傷地目光看著她,說

「霧江同學……這可是一條永無止盡的痛苦之路喔」

「我知道。我都聽膩了。那個死掉的女孩和我一樣,都是被神啊命運什么的強加過來的考驗給打垮的人」

那琴本給人沉默寡言的印象,但在這件事上說得非常堅定

「神才不會拯救我們這種人的靈魂。既然如此,就應該用來世的拯救為代價,換取這一世的復仇成功。弱者只能淪為『魔女』。她運氣不錯,這里有人能保證以靈魂來換取『地獄』」

「哎,行了行了」

芙美嫌麻煩地抓住隔簾,把那琴連床一起關在里面。那琴消失在了隔簾里頭,然后就這樣不再開口了。芙美關上隔簾后拍著手說

「要如何決定,取決于她本人吧。雖然我不那么推薦就是了,但的確有可靠的保證」

空子說

「你們的心情我很理解。不過,那個真的形同『地獄』。信仰上帝的我所說的話聽上來或許是有些不靠譜,但還是要慎重……不,就算慎重也不應該使用。這不論對于死者還是對于請求死者的生者,靈魂都將受到無可挽回的傷害」

對于那個『地獄』,瞳佳想得到,就是那個『羅薩莉婭的棺柩』。瞳佳不禁向真央看去,而真央則只是漠不關心地板著臉。

瞳佳問道

「……我、我說,你們是在談使用那個『盒子』么?」

瞳佳不由地覺得,那么做肯定是不行的。正因為她親眼見證過,所以能夠這么說。就算倫子已經去世,而且曾經遭受過霸凌,也不應該使用那種可怕的詛咒道具。那就相當于用核彈來干涉小孩子吵架,令瞳佳感到強烈的恐懼與危機感。

但真央回答的口吻顯得滿不在乎

「只要有人希望」

「為、為什么?之前都沒用過吧。你明知道它很危險吧?」

「這是因為在前面的業務中不需要。準確的說,本來這個委托已經結束了,因為清水倫子已經找到了。所以委托應該執行完畢了」

「啊……」

瞳佳恍然大悟。經這么一說,她察覺到事實確實如此。夕奈她們委托的內容是「尋找倫子」,倫子確實已經找到了。不過,這么說大概不太好聽……找到的是一具尸體。

「經、經你一說……」

「我的工作已經結束了。如果清水倫子還活著,那么這件事應該就能完全結束了」

但真央接著說道

「但遺憾的是,人死了,我們必須研究并商榷今后的情況。學校里至少是存在過致人死地的『某種東西』,情況搞不好還會繼續發生,如果能夠,我們有必要解明并排除隱患。而且另外,如果有人再付錢并提出『想和死去的清水倫子對話,想知道她是不是對霸凌的家伙懷恨而終』的委托,我將毫不猶豫地將『棺柩』拿出來。再說了,『降靈術』本來就是那種東西。而且那東西原本就非常適合那種用途」

真央直面瞳佳,問了一句

「你是這次的委托人之一,對吧」

「呃、嗯……算是吧……」

「我問你,你想在跟清水倫子說次話么?」

「……!!」

因為目睹過那個『棺柩』而覺得肯定不會動搖的恐懼、踟躇、抗拒感,被這一個提問完全動搖了。

「你想最后跟她交流一句么?想向本人問出死亡的真相么?想問她最后還有沒有留戀或遺憾么?」

真央堅定地盯著瞳佳的眼睛,發問

「作為起因的鏈鎖郵件出于霸凌的目的被轉給了她。你想問她是對此含恨而死的么?如果可以報仇,你想問她最后想不想報仇么?」

「唔唔……」

「降靈術,正是將這些化為可能的技術」

真央說道

「因為降靈術正是為此而產生的。而且這是我的工作,只要有委托,我會提供道具與技術。那個『羅薩莉婭的棺柩』作為靈力電池的功能極為強力。它只要存在于某處,就能無差別地激發周圍的靈異。使用它舉辦『降靈會』,并正確引導的話,在數日內死亡,且非正常死亡的死者靈魂,基本能夠確實地召喚出來。

不過硬要說的話,那將是個微型地獄,可以算是靈異性的放射性物質。一旦召喚出的死者靈魂懷著憎恨或怨念,將對『棺柩』產生反應,造成更為強力的激發行為。引發危險靈異現象,很大概率會讓人受傷,最糟糕的情況還會有人喪命。

而且那個『棺柩』擁有意識。能將呼喚靈異,令其增強,然后吃掉。如果清水倫子是含恨而死,那就會就如你所想存在危險。再者,『降靈會』的參加者若對死者或其他參加者懷有某種負面感情,激發的現象也會被增強,讓降靈的后果變得更加危險。

說白了,降靈術就是召喚死者靈魂的技術,類似高水準的『錢仙』。普通的『錢仙』也有危險,降靈術則存在更加高級別且致命的危險。你完全了解到其中的風險后,還想召喚清水倫子的靈魂么?想問她最后的遺言么?或者說明知會有犧牲,依然想為她雪恨么?」

真央說完后,等待著瞳佳的回答。瞳佳非常猶豫。

「………………!」

只有短短一天,瞳佳只跟倫子當過一天的朋友。

說來,她們之間的關系就是如此淺薄。可就算這樣,見過面說過話的朋友死于非命,但或許能知道她死亡的真相,或許能最后一次跟她對話……這樣的誘惑也非常強烈。

瞳佳跟這個朋友幾乎沒能說上話,但瞳佳確實認認真真地為了她而思考過,但沒能夠幫上忙。正因如此,對于幾乎沒機會能跟她說上話,瞳佳感到十分后悔。

但是————————

「…………我覺得……我沒資格提出那種委托」

瞳佳終于說出了自己的結論。

「所以,我不會求你。但你要問我想不想再跟倫子說說話…………我想」

「是么」

這樣點點頭。

「正是這樣的感情與誘惑,創造了降靈術,創造了『盒』」

「……」

「所以,我作為降靈術者,只要你期望,我便不會拒絕」

瞳佳低下頭。

瞳佳僅僅只是失去一個有過短暫交際的人便已如此,那要是有人失去摯友或者親人,又會何等瘋狂地去奢求呢?而在被人那么瘋狂地渴望時,自己又擁有實現的手段,到頭來真的能夠拒絕么?

「如果是宗教人士或唯心主義者,會遵循神霊世界由來的某些倫理與規范,應該也會根據委托人的意識或目的拒絕委托或予以告誡」

「……」

「但我既不是宗教主義者也不是唯心主義者,只是一個單純擁有降靈術道具與技術,僅僅類似于機械的東西。而且我并不是陳腐的古老規范的沿襲者,而是在科學與合理主義中誕生的近代降靈術之結晶的道具與技術的后繼者。所以對我來說,委托人『想與死者對話』的訴求,以及支付符合的金額,便是使用那個『棺柩』的充分理由。

在近代心靈主義世界中,把與守護靈『支配靈』指傳達話語的靈媒叫做『靈具〈Instrument〉』,就是對『支配靈』道具的意思。靈媒不過是反映靈體意志的道具。我沒有靈媒的才能,但就算這樣,我覺得我也能當好『道具〈Instrument〉』」

真央斬釘截鐵地說道。

「…………」

對此,瞳佳已經無言語對。

她此時感覺到,自己總算理解了守屋真央這個人的鳳毛麟角。

守屋真央非但不是欺詐師,反而是那種非常誠實、真摯的人。只是他站在合理與不合理的夾縫之間,而且對兩側又都太過真摯,以致她所說的話中混雜了令人無法理解的兩面性。

用名為「沒有規范」的規范來約束自己。

用金錢這一合理性,來應對靈異這一「不合理」。

用令人無法理解的道具與手段,來實現「想與死者交流」這一能夠理解的愿望。

他通常不會被人理解。而只有不曾想去理解他,或沒必要理解他的人,才會不負責任地稱贊他那個用來掩飾兩面性的面具,那個現實看來相當有效的名義身份————『占卜師』。

要理解他十分困難,毋寧說不該去理解。

他同時站在兩側,因此同時又不屬于任何一側。說到底,是什么造就了這樣的人格,讓人完全不明白。他整個人充滿了矛盾,但對矛盾的兩側又同等真摯,而且是扭曲的真摯。

真央————————被死者的束縛著。

但是————

「先告訴那三個人吧」

「……呃,說什么?」

瞳佳忽然心想。

「問她們想不想再次跟清水倫子對話,并告知這么做有危險」

「……嗯……我知道了」

瞳佳這樣回答,心想————就算不能理解,但就憑他的這份真摯,應該也值得相信,值得尊重吧。

這是因為。

他的這種活法……

與瞳佳自己,有那么一些相似。



當晚,百合谷市警署。

夕奈跟愛梨花與千璃兩人,各自在親屬的陪伴下碰了面。

她們三個在校心理輔導老師空子批準下提前離開了學校,到了傍晚快入夜的時候被警察叫去,說是有事情想向夕奈她們確認。

現在對于夕奈她們來說,警察就直接聯系著倫子的死亡。

她們在家人的陪伴下集合的時候,臉上依舊沒什么血色。倫子的父母也來了。雖然打過招呼,但沒有談話。

這樣的一行人到齊后被帶到了一個房間。然后,辦事員拿來一個小紙箱。裝在塑膠袋里的某種東西從紙盒里紛紛取出擺在桌上。最開始夕奈她們還覺得納悶那是什么,最后那東西的數量超過五個,快達到兩位數的時候,她們都察覺到它們的本質,禁不住倒吸一口涼氣。

「啊……」

「這是……」

「……!」

那些分別用塑膠袋裝好的,是臟兮兮的智能手機。那些手機都安裝著手機保護殼,很臟,變了色,溝槽與縫隙中塞滿了泥,屏幕也有進水的痕跡,看上去感覺完全壞掉了。

「這些是從發現倫子同學的池子里打撈上來的」

列席的中年警官說道

「勞煩各位過來,就是想知道各位對這些有沒有什么頭緒」

聽到這個提問,夕奈她們相互看了看。過了一會兒,夕奈說道

「是……倫子的」

她見過。

「是倫子的手機…………全都是」

現場響起驚呼。驚呼的人,竟然是倫子的父母。

「誒?」

「你說什么?」

他們就好像頭一次聽說一般,表現得驚訝,接著開始質問警官。夕奈無力去聽他們的對話,和愛梨花與千璃一起,神情緊張地注視著擺在桌上的那些手機殘骸。

?

清水倫子不論在家還是在學校都沒有容身之處,夕奈她們作為倫子僅有的幾個朋友,對此非常清楚。

倫子家開了家私人診所,生活富足。但是,父母對倫子并不關心。考入頂尖大學深造的優秀哥哥才是清水家父母的驕傲,不及哥哥優秀的倫子在家便變得可有可無。

倫子總是很倒霉,而且不善交際,又沒運動天賦,在學校里也是拖油瓶。要是跟她一起做些什么,總會被她拖后腿,所以同學們都討厭她。由于她極為認生且思想消極,使得她難以交上朋友。不知道這樣的性格是天生的,還是總被當成包袱所造就出來的,總之倫子認為自己不被任何人需要……就算在她的朋友————夕奈她們來看,也沒辦法找出足以否定這個觀點的材料。

她是個好孩子,是個善良乖巧的孩子,但總之就是招人討厭。

她總把事情搞砸,拖人后腿,給人添麻煩,而且她又沒有足以讓人原諒自己的交際能力或圓滑。

不是夕奈他們那種極度貶低自我評價的人,便無法理解她,也無法容忍她。從附屬中學畢業升入高中,環境姑且剛剛發生改變的現在,雖說還在積極欺凌她的就只剩下那三個人,但過去參加過霸凌的人,還有理所當然般容忍霸凌的人等等,搞不好不知哪天就因為某些契機而加入霸凌行列的潛在分子依舊相當之多。

從池底打撈上來的那些手機,就是在這充滿潛在消極惡意的背景之下,藉那三人之手炮制出來的,愈演愈烈的霸凌的產物。

瞳佳,真央,還有警察都對此啞口無言。那個廢料堆場,正是對倫子頻繁地實施無情霸凌的現場。所以,當夕奈接到真央那通電話,發覺真央告知的倫子可能在的地方就是那里時,身上難以言喻地冒起了雞皮疙瘩。

那是她上小學就知道的,小孩子們的秘密游樂場。

那是避開了大人們的目光,所以做什么也不會被人知道的地方。

被叫到那個廢材堆場,在孤立無助的狀態下遭受霸凌的情況,對于倫子來說從小學開始便是家常便飯。最開始班上的女生絕大部分都參與了霸凌,之后參與者時而增加時而減少時而替換,一直維持到小學畢業。然后,人數逐漸減少,最開始的主犯也不在了,可是陰險與惡劣程度如濃縮一般逐漸攀升。到最后主犯的交椅轉移到那三個人身上時,倫子受到「倫子的姓氏竟然清水,太高潔了」的刁難,被迫喝下了那個水池里的水,從此以后被扣上了『污水』的外號。

然后,那三個人開始了一場游戲————把倫子的手機扔進那個水池的游戲。

夕奈她們知道,那種『游戲』是在上初中的時候,由那三個人發起的。最開始她們把沒有防水功能的手機在水池上淋水,或者扔進廁所來欺負倫子。不久后她們做法變得更加惡劣,開始把手機扔進水池讓倫子下去撿,直到倫子找不到為止。幾經這樣的事情后,倫子開始只低頭而不去撿,而那三個人也開始厭倦逼著讓倫子去撿,于是之后就變成了一種惰性活動,興致來了或者心情不佳的時候就會搶走倫子的手機往池里扔。

而現在桌上擺著的,就是那些被扔進池里的手機。具體有多少部,回想一下大概確實有那么多。由于倫子向父母傾訴自己在被人欺負也只會被吼,所以就謊稱是自己不小心弄丟的,盡管每次都會挨頓臭罵,但父母還是會簡簡單單地就給她重新買手機的錢。倫子家十分富裕,但事情弄成那樣,連夕奈都不是很清楚究竟是好還是不好了。

倫子作為一個人的權利與意志,被周圍的人逐年逐年地剝奪殆盡。「對倫子做什么都沒關系」的這種認識,就是在近十年時間里形成了。

那些手機就是倫子所遭受到的漫長霸凌的縮影。

至少夕奈看到那些擺在面前,是這樣理解的。

「…………」

夕奈坐在警署接待室的沙發上,看著自己的手機。

手機屏幕上有著蜘蛛網狀的裂痕。倫子手機上也有完全相同的裂紋,但那其實并不是倫子不小心摔碎的,而是被那三個人故意摔在地上弄碎的。

倫子的手機。

在水池里發現的倫子尸體,在死后依舊握著的手機。

還有,就像那裂紋復制出來一般碎裂的,夕奈自己的手機。

夕奈最開始只覺得可怕,惡心。但從那個水池里打撈上來的那一部部手機擺在面前,而且還經歷了親眼在那個水池中發現尸體這件事,她再一次重新直面倫子的死亡,隨即便對這個如同復制出來的裂紋,以及那天夜里倫子的出現,開始產生一種新的想法,覺得倫子會不會是有什么事情想告訴她們。

————你有什么話想說?

————你有什么事想做?

夕奈像自問一般提問,向心中的倫子。

她注視著,并發問。面對讓她感覺正將自己與倫子維系在一起的,擁有與倫子手機相同裂紋的自己的手機,注視著那似乎蘊藏著倫子意志的裂紋,在心中發問。

夕奈知道,倫子有多么為朋友著想,承受著霸凌的她在霸凌這件事上有多么為她們這些朋友考慮。

平常生活中的一切方面,譬如遇到跟人說話的情況,她一直都躲在夕奈身后,依賴著夕奈。但唯獨在霸凌的事上,絕不會依賴夕奈。

倫子自認為遭到霸凌的原因出在自己身上,從不把責任推卸給任何人。

她不怪任何人,只是一味地獨自承受。她不能向任何求助,反倒還會感到過意不去,生怕自己惹來的霸凌殃及到夕奈等她們。

倫子肯定也知道,就算求助,夕奈她們也保護不了自己。但就算這樣,倫子卻仍就如同理所當然般原諒了身為朋友卻一直只會對霸凌坐視不管的夕奈她們,甚至為了不讓霸凌矛頭指向夕奈她們而積極地不予反抗忍氣吞聲。

夕奈經歷過幾次差點受到殃及的情況,所以知道倫子作為堤壩,作為誘餌,一直都在拼命承受。

倫子沒有依靠過任何人。父母、大人,乃至朋友,倫子都無法依靠。

夕奈一直在想倫子為什么喜歡占卜和魔咒,這大概是因為倫子到頭來能夠依靠的就只有那些了。周圍的人自不用說,倫子連自己都無法依靠,也就只剩下去依靠超自然的東西了。

————倫子。

————可憐的倫子。

————你在最后要是有什么話想告訴我,請告訴我。

————如果有什么幫我能幫的,我想幫你。

夕奈一邊注視著自己手機屏幕上的裂紋,一邊念著倫子,在心里祈愿。在祈愿中,她基本無意識地向握住手機的手注入力量。

就在此時。

手中的手機屏幕,突然亮了。

過了短暫的瞬間,振動磨得手機在手中嗡地震了一下。來訊息了。因裂紋而變得難看清的屏幕上顯示出來訊息的字樣。

「!!」

夕奈念了一遍,渾身冒起雞皮疙瘩。訊息是從不認識的賬號發來的,但賬號的主人卻是夕奈所熟知的人。

『聯系地址是從污水手機里偷偷轉出來的,弄對了么?』

訊息上寫著這樣的內容。

然后沒過多久,震驚的夕奈手中再次傳來震動,又收到了一則訊息。

『污水死了,沒有給我們出氣的玩具了,我們很傷腦經啊~。所以你們就來代替她吧?你們不是朋友么?替朋友擦屁股是應該的吧?哎,反正也由不得你們拒絕』

那份輕蔑,即便從字面上都明確地傳達了出來。而那份輕蔑,對于夕奈她們而言是絕不可能弄錯的,冷酷而嚴重的事實。

『從明天起就多關照咯』

肯定是那三個人,錯不了。

雖然不知道訊息究竟是那三個中人哪個發來的,但她們肯定是合謀的,不論是誰都一樣。

「………………!!」

讀過之后,夕奈內心被那隨意、輕慢的強烈惡意緊緊揪住。從這樣的文字上感覺到,她們完全沒把倫子當人看。而且她們還理所當然般不把倫子的朋友夕奈她們當作平等的人。

她們知道自己在搞霸凌,卻沒有絲毫愧疚。甚至人死了都沒有任何想法。

這是自小學時代開始,長年以來漸漸濃縮后的惡意的體現。許多人加入霸凌,而又離開,而這種非人道的人際關系在最終留下來的三個人心里,已經變成了理所當然。

她們失去了出氣筒,可她們的惡意沒有消失,轉而指向夕奈她們。

契機也想象得到。生活在底端階層的人很敏感。

肯定是那時候被盯上的。就是在學校的走廊上被她們搭話,嘲笑倫子的死的那個時候。盡管瞳佳出面保護了夕奈等人,逃過了一截,但肯定是因那件事而起。在她們的認識中,不能容忍倫子的朋友違抗自己,會因底層人的違逆而被觸怒。

因此,她們成為了目標。

多半終有一天會發展成這種局面,只是遲早的問題。

「…………!!」

夕奈拿著手機的手顫抖起來,面無血色。

她抬起頭,看到坐在身旁的愛梨花和千璃同樣面色蒼白,直直地盯著自己的手機。

她們的手機屏幕上也顯示著相同的訊息。

肯定是群發的。兩個人抬起頭,相互看了看

「不、不要……怎么辦……」

千璃臉上充滿絕望。面對呢喃的千璃,還有噤若寒蟬的愛梨花,同為當事人的夕奈完全不知道該怎么去安慰。



「真的……沒關系么?」

「……嗯」

第二天早上,瞳佳確認夕奈她們的意思,夕奈明確地點點頭。

在夕奈身后的愛梨花與千璃也同樣點點頭。愛梨花跟夕奈與千璃不一樣,看上去有些猶豫,可即便瞳佳慎重地向她確認,她仍舊沒有收回決定。

「會很危險哦。因為是要召喚死去的人」

「嗯」

夕奈再次點點頭。

「就算危險,我也想跟倫子說話。她要是有什么想要告訴我們,我想知道,要是想報仇————————我想替她報」

「這樣啊……」

瞳佳無奈地點了點頭。

?

這所學校附設有禮拜堂,瞳佳她們前些天才剛在那里做過禮拜。而且,學校辦公室和心理輔導室都設有祭壇。而這天放學之后,就在學校的某個角落里,正嚴謹地進行著與這里的正統宗教氣息格格不入的準備工作。

真央以那個社團的名義借用了多間教室,在位于角落的小校舍的入口貼上了『社團使用中』的告示。而且,外部物品由一對成年男女搬進來,他們將搬進來的大量絨質暗幕蓋住教室內側,正在將教室設置成一個外部光線無法進入的古怪區域。

教室中央擺正一張正方形的桌子,上面鋪著黑色絨質的長桌布。在桌子周圍,擺著五張漆面亮澤的黑木椅。

如果在桌上擺上卡片或者水晶球,儼然就成了占卜小屋的風貌。不然的話,就是個可疑的黑魔法儀式場。而且……
夏小汐墨夜霆全文免费阅读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