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卷

序章 盒

第一卷 序章 盒

網譯版 轉自 天使動漫

翻譯:筆君

校對:斷章的罪歌

=============

瞳佳露出困惑的含糊笑容,指著訊息問夕奈

「…………呃……這個是?」

「啊,對、對不起,一上來就給你發這種怪東西。這個『友情接力』是她收到的,我們朋友人數不夠,所以就……」

「……呃,也就是說,你們找我是為了湊鏈鎖郵件的人數?」

=============

……咿咿————————

一對手持點亮的燭臺,身著成對的哥特風華麗服裝的男女,恭恭敬敬地將沉重的木制雙開門打開。隨后,充斥于門內的仿佛冥界般的濃重黑暗顯露出來,同時唰地……空氣的凝重感一直渲染到了門外。

迫力。

還有寒氣。

門里頭一片黑暗,伸手不見五指,那黑暗仿佛能給空氣施加重力一般,向外釋放著異樣的壓迫感,隨之讓充斥其中的空氣也變得出奇冰冷。那空氣如同貼著地板一般穿過敞開的門翻滾而來,流入昏暗的等候室。

「————————請」

「嗯」

將門敞開后,那對盛裝男女如人偶般端正而又相似的美麗面龐上露出淺淺的笑容,敦促道。在門前等候的少年應了一聲,提起右手中的提燈伸入黑暗之中。那個提燈有棱有角,銅制的骨架表面黯淡無光,當中鑲嵌著玻璃板,頗有古董的韻味。但神奇的是,里面點亮的不是普通的燈芯,而是紅色的燈泡,如血液般鮮紅的光透過玻璃板向外溢出。

紅光撒向周圍,接替開門的那兩人手中的燭光照亮等候室。照亮仿佛融入房間背景的那對盛裝男女,然后照亮了手持提燈的少年自己,以及站在少年身后的三名跟隨者,最后將門里頭這個就像沖洗照片用的暗房一樣的房間染成了紅色。然而,房間里面依然就像在拒絕光明一般,除了這扇敞開的門顯露出來,其余的部分唯有深沉濃重的黑暗。

「……失陪了」

與此同時,兩人以完全相同的動作輕輕吹熄了燭臺的蠟燭。蠟燭熄滅后,屋子里騰起蠟燃燒的臭味。眼前的世界徹底變成了紅與黑的暗室。在這樣的世界里,少年在手中提燈的紅光中目不轉睛地凝視著眼前的黑暗,一聲不吭地站了許久。

「……」

然后————————經過了幾秒鐘的沉默,他上前一步。隨著皮鞋踏在薄地毯上發出的沉重響聲,他踏入了充滿黑暗的門內。

少年屬于十五六歲的平均體格,上半身穿著格紋襯衫和十分得體的夾克背心,下半身穿著配套的褲子。他的頭發非常翹,但硬被整成了突顯其特色的發型。他身上的服裝、裝飾,看上去都像是為他那發型、手里的提燈以及這個房間的氛圍專門定制的。而他尤為沉重穩重的表情、腳步與舉止,也像專門迎合這個房間氛圍的樣子。

這樣的少年踏入屋內,像驅散黑暗一般舉起提燈。

這個仿佛拒絕著光明的漆黑房間,在紅光之下模模糊糊地顯現出來。里面雖然很大但空空蕩蕩,幾乎沒放任何東西。然后,墻壁上整面密密麻麻地貼著數不清的某種東西。

那些是紙片。

仔細一看,那是被拆散的書頁。

那些書頁上分別印刷著小小的文字與優美的插圖。

懂的人一眼就能看出來,就算不懂的人一眼也能從中感覺到宗教性質。那是將世世代代不斷研究的傳統與虔誠復寫在紙張之上的高貴印刷品————————圣經。

被拆散的圣經,書頁用細釘子在這寬敞而空洞的房間的四壁之上,層層疊疊地釘得滿滿當當。打濕的紙和鐵的氣味,充斥在房間里冷颼颼的空氣之中。

數不清的圣經紙頁致密、細致、執著、不留縫隙地將原本的墻壁徹底掩蓋在下面,就連門內側也沒有放過,像魚鱗一樣覆蓋整個房間內側。少年用提燈的光掃過房間內側,那些紙頁很奇怪,每張多多少少都出現了受潮扭曲。上面印刷的文字和圖像漫漶、污損,其中嚴重的部分出現紙張發黑,一點點腐朽,即便在深深的陰影中也能看得清清楚楚。

少年像在檢查一樣,默默地觀察這個情況。

在這赤紅的黑暗中久久延續下去,透著幾分『拒人千里之外』的沉默,在許久之后突然被人打破。

「不管看幾次,還是覺得那么陰森呢」

開口的,是少年身后的跟隨者中的一位少女。

「喂,守屋,我老早就想問了,為什么總是用紅燈?我覺得只會把氣氛濃的陰森,卻根本看不清楚」

守屋是少年的姓氏。少年停下了移動提燈的手,朝對方投去狐疑的目光。那目光中充滿懷疑,但在紅光中確確實實地煥發著難以名狀的神秘感,令人感到不可思議。

「這有意義么?其實只是惡趣味泛濫吧?」

開口的少女與少年年齡相仿,一頭烏黑亮麗的長波浪發,穿著日本巫女服飾。

雖然在紅色燈光下無法看到正確的顏色,但那應該是白衣、緋袴以及叫做千早的上衣。服裝和發型雖然屬于巫女裝束,但并非像神社里見到的那種表現素雅純凈的風格,上衣之上添加了許多巫術性質的裝飾,使得更加偏向于巫術的味道。

她并不是神社巫女,而是施展咒術的原住巫女,也就是所謂的『通靈巫女』。

少女叉著腰,挑釁式地瞇起她那雙咄咄逼人的眼睛,但那強勢的表情中卻又零星地透露出難以掩飾的壓抑與緊張。

但是,她的提問所得到的回答只有沉默。她移開目光,轉向身旁。

「……喂,『惡魔附身』。你不覺得么?倒是說說話啊」

巫女裝少女好像是不堪忍受少年的目光于屋內的凝重氣氛,將話鋒轉向了自己身旁的另一位少女。這個少女年齡同樣與他們相仿,但個頭比巫女裝少女要矮上不少。對于轉向自己的話鋒,她有些傷腦經地移開目光,小聲嘀咕起來

「我……沒什么感覺……」

她的服裝比巫女裝少女的還要奇特,是所謂的『魔女』裝扮。她身上穿著系絲帶襯衫搭配裙子,似乎是學校的制服,但頭上戴著一頂寬檐三角帽,還披著斗篷。盡管感覺像表演用的道具,但厚實的布料沒有光澤,整體輪廓也顯得十分沉重,要說用來表演也未免顯得太過土氣。少女的眼神顯得有些空泛,就像被服裝的重量壓扁了一般總是低著頭,雙眼幾乎被擋在直順的黑色長發中,長發之下露出缺乏血色的白凈臉龐。在她制服的胸口掛著一件五芒星與倒十字架的吊墜,暗淡地反射著紅光。

魔女裝少女就這么沉默了幾秒鐘,不久微微地張開嘴

「…………但是,如果這真的有意義,我確實想聽聽」

「瞧吧,還是會在意的吧」

在兩名時候啊女的催促下,少年鼻子哼哼似地微微呼出一口氣,目光離開兩人身上,張開嘴。皮鞋發出尖銳的聲音,他一邊沿著墻壁繼續走,一邊開始講述。他盡管有壓低,但聲音卻顯得不可思議的嘹亮,響徹這個陰森的房間。

「……自十九世紀心靈主義盛行以來,心靈主義者們進行過數不清的降靈術實驗,最終判明靈討厭強光」

而且出乎意料,從他的聲音聽得出他習慣講解。

「要讓幽靈顯形,黑暗必不可少。在光明中,靈體的形態會消失。但前人在反反復復的實踐與實驗中判明,靈體能夠在暗室的紅光中顯形。由此推斷,照片的『實像』與心靈的『幻像』很可能性質相同。紅光不同于普通的光,在具備沖洗實像的光學特性的同時,很可能還與靈體的波長相吻合」

從少年手中的提燈滿溢而出的紅光,搖曳著。

「因此,一部分降靈儀式會在暗室中進行,并設置成內側充滿紅光的環境。雖然不知道實際情況,但我正在效仿這個做法」

「…………明白了」

「嗯?」

聽過少年的解說,魔女裝少女點點頭,但巫女裝少女仍擺著非常懷疑的態度佯裝不知。

「是很有意思,但我從沒聽說過。不會太玄乎了?」

「畢竟電燈的強光出現后必然少不了這類研究。這也是研究的成果」

少年放棄了講解,一言駁斥了巫女裝少女的懷疑。

「以蠟燭作為人工燈光的常理,充其量是從古時候流傳下來的,并不是通靈巫女的儀式作法」

「……哼」

少年沿著墻壁將所有墻面掃視完一圈后停下腳步,然后重新面對房間中央。因對話而緩和幾分的氣氛發生變化。不知究竟是何原因,籠罩在黑暗中的屋子中央所凝集的黑暗,似乎著比周圍更加濃重,就像避免人下意識去留意它似的。提燈的燈光照了過去,大伙這才意識到那里靜靜地擺放著某種大型物件。

那是一個正方形的,在博物館能見到的那種大型玻璃展柜。

展柜位于房間中央,高度低于胸口。但是,它如同一個巨大的冰塊,當人直面它的時候,會感覺到寒氣接觸到皮膚、面部以及伸出的手臂,令人胸口發悶喘不過氣,感受到一種說不出來的壓迫感。

很明顯,屋內之所以充斥著異樣的空氣,它便是一切的元兇。玻璃展柜的木制臺座上也跟墻上異樣細致地釘著圣經,但臺座上紙張腐朽的嚴重程度遠遠超過了墻壁上那些,文字與圖像幾乎全都無法識別,紙張完全發黑,釋放出潮濕的霉味。

然后……



紅光照亮了收納于玻璃展柜中的東西,就在眾人目睹到那東西的瞬間,所有人頓時全身冒起雞皮疙瘩。

激發緊張感的沉默彌漫開來。可是,那東西表面上并沒有什么可怕的。收納于玻璃展柜中的那東西,是一件古董木盒。這個木盒大概成年人的一摟大小,上面刻有精美的雕刻,而且上了漆,盡管老舊但漆面并未褪色,這樣的外觀反倒能算可愛。

它不是什么可怕的東西。

就算————————明知這是一口棺材。

這是一口放置小孩尸骨的小型棺材。在陰森的紅光的照射下,它靜靜地擺在玻璃展柜里面。

但是……

不知是什么原因……

它一闖入視野之內,便令人毛骨悚然。

它看上去,僅僅只是一個靜靜放置著的木制盒子。可是除視覺外所有知覺能對外部進行捕捉的無意識的部分,全都認為這個盒子不是外觀所展現的那樣,而是個脫離現存框架的,異常且極為可怕的東西。面對這樣的東西,靈魂的本源正在發出不成聲的無形的警告。

「…………主啊」

之前沒有參與過對話的第三名女性,細細地低語道

「不叫我們遇見試探,拯救我們脫離兇惡……」

這是基督教主禱文中的一節。念誦禱文的,是在場唯一的成年人。她年齡大概二十歲,淺棕色的長波波頭發型,穿著貼身的罩衫與裙子。而且她罩衫之上還披著一件清潔卻又顯得單調的白大褂,被豐滿胸部頂起的罩衫胸口掛著一個小十字架,這令她的形象顯得異于常人。

手握十字架念誦禱文的她,是在場唯一坦率表現出緊張情緒的人。她原本十分柔和的面龐略微繃緊,就像在對峙一般目不轉睛地直直盯著玻璃展柜里面。

「要是真如守屋君所說,我覺得就應該用強光來照這個『棺柩』……」

女性說道

「但是,守屋君是刻意是用那盞燈的吧?————————因為想看到」

「那當然」

少年注視著玻璃展柜,頷首肯定了女性的提問。

「因為————————大家都『看得見』吧」

「是啊」

「看得見」

「……嗯」

三個人面對少年突如其來的提問,一個表現得十分平淡,一個顯得很自豪,一個顯得有些猶豫,但全都點頭做出了肯定。少年聽到她們的回答,就像在嘲笑自己似地,從彎起的嘴里短促地吐出內斂的笑聲,略微感觸道

「耍賴啊」

「哼。明明能擁有『那東西』的你才是作弊吧」

「……」

聽到少年不自覺的流露,巫女強力反駁,魔女也點點頭。

巫女又接著說道

「不過正因如此,你要受到死者的束縛」

對于巫女后面的這句話,少年以夾雜著不滿與達觀的嚴肅表情答道

「只因為,留給我的就只有『這個』罷了」

他的口吻亦如他的表情……帶著遮掩不住的空虛,苦忍著,并已經死心之人的口吻。

「可我作為『靈媒』來說太弱了,充其量只能成為『中間人〈Chairman〉』」

少年深深嘆了口氣,說出這種話來,同時再次舉起提燈,靠近玻璃展柜。一步、兩步……照射棺材的光線變強,棺材的樣子在深邃的黑暗中更加清晰地呈現出來。

「『中間人』既看不見也聽不到『那東西』」

踏、踏……皮鞋踏在地上發出沉悶的聲音。

「我所能做的,就只有明知得不到答案的問詢」

吱、吱……提燈略微地軋軋作響。

接著……

踏。

少年在展柜側旁止步。

棺材靜靜地、靜靜地平放在玻璃柜中。在皮膚仿佛都能感受到的濃重黑暗與紅光之中,棺材顯得死氣沉沉。少年從正上方俯視平方的棺材,沉默了幾秒之后,張開嘴。

接著————————

「『盒〈Cabinet〉』,我問你」

瞬息之間,空氣與黑暗密度陡增,勢要將身處其之人的心臟壓碎一般。

在場所有人都呆呆地杵在原地,全身緊繃不發出一絲動靜,在如同靈魂受到壓抑的感受下屏氣懾息。

「……!!」

隨后,巫女裝少女與魔女裝少女同時發出壓抑的尖叫。巫女裝少女惡狠狠地瞪向掛在脖子上的榊枝,魔女少女兩眼無神地盯著突然開始劇痛的雙掌。

本來綠油油的楊桐樹枝,就像在被火烤一樣,在眼前發出噼哩噼哩的聲音迅速枯萎。

魔女裝少女突然作痛的雙掌之上明明看不見傷口,卻像是肉被剜開似地涌出血來。

彌漫在屋內的潮濕霉味,自周圍開始變得更加強烈。四面八方傳來就像在擰濕海綿的微弱的滋滋聲音,將臺座與四面墻壁不留縫隙徹底覆蓋的圣經書頁上,眼看著那些發黑腐敗的斑跡飛快地擴散開來。目光所及的世界,乃至視野所不及的部分,全都飛快地遭到侵蝕,轉眼變得漆黑一片。

在場所有人都呆呆地站在原地,甚至忘記了呼吸,沒說一句話,不發出一點聲音……唯獨手持提燈,站在棺材側旁的少年除外。

「————————問你」

少年強而有力地重復道,并繼續下去

「你的愿望是什么?」

他在發問。就在發問的瞬間————

嗙!

突然,一個巨大得令人不禁全身悚縮的激烈拍打某種東西的聲音響徹空蕩蕩的屋子,提燈的燈光開始劇烈閃動。

「————————!!」

殘響。

緊張。

然后是寂靜。

待一切散去,屋內的所有人仍僵在原地,依舊是唯一例外的少年仍在緊盯著收納棺材的玻璃展柜。就在剛才,提燈的光線閃爍造成的黑暗中,所有人都沒能看到的那一剎那————————————

『死』

『死』

『死』

不知不覺間,就像是拍出來的似地,展柜內側密密麻麻地布滿了充滿詛咒意味的血字與無數大大小小的可怕血手印。

從盒中的血字之上,一道血順著玻璃內側滑下來。

夏小汐墨夜霆全文免费阅读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