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卷

番外篇1 往日的回憶

第一卷 番外篇1 往日的回憶

到達瑪英茲谷的那一晚。

在把酒館內鬧事的神秘青年與他的跟班趕走之后,我們點的料理終于送了上來。

菜弄得很簡單,在盤子內裝著像是下酒菜般的料理。

「呵呵,這種程度的小菜,我也會作。」

「不對,正因為簡單,調味的平衡是很重要的。這對露耶有點難度。」

我回想起她以前親手完成的各項料理。

那是我剛開始住進她家時的事情──

§§§

「如果一定要在這里住下……那得幫你找個床鋪呢。」

「啊,我就……隨便找個地方,只要有毯子之類的就可以了……」

「不,還好這家里還有好幾間空房。就整理個房間給你用吧。」

她──就算露耶主動提出這個建議,我還是想婉拒她這份好意。

畢竟是我單方面對她感到一股親近感。但對她來說,我則只是名陌生的男性。

我是想提議,如果有帳篷或是空屋的話,讓我住那邊就好了。

但她剛才說到「有幾間空房」,這令我有點在意。

因為,這代表以前曾經有人跟她一起生活過。

雖然她不一定就是我所知道的那個Ryue,但在心中還是不免涌現一股像是獨占欲,或是所有權欲望般的感覺。

該不會,跟你住在一起的是男人嗎?

「快點過來,幫我整理一下。」

「啊,好,馬上過去。」

結果錯過拒絕的時機,隨著她的引領,進到屋子深處。

唔,難得的好意,就心懷感激地接受吧。

她帶領我到的房間,是個窗戶上釘著木板,灰暗且布滿灰塵的小房間。

在那狹小的房間里面,有張閑置的椅子和桌子,堆置著從像是工作桌的東西到嬰兒床之類的物品。

……?嬰兒床!

「……也好久沒打開這個房間了呢。真懷念。」

她低語的聲音中帶了點寂寥。

但是在那些物品的表面,覆蓋著一層看不出是閑置了幾年的灰塵;椅子或桌子也劣化到接近腐朽。

完全就像是閑置了好幾年,或者是數十年,甚至更長的時間了。

「這張床是……?」

「什么?喔,這附近以前也有住過人,是那時候遺留下來的。在這附近有對剛生下嬰兒的夫婦,因為我家最暖和,就讓他們搬來這兒一起住了。」

「這附近是還挺冷的呢。」

「不用那么拘謹……那個,凱馮。」

「啊,叫我凱就好了。」

「我知道了。那就叫你阿凱吧。」

當她叫我的名字時,覺得她側臉上的孤寂有一點消散開來。

果然,在這種沒有人煙的森林中居住,還是滿寂寞的吧。

她緬懷似的,在腐朽的家具表面上用布擦了擦,慎重地搬出房間外。

我請她進行打掃,而我主動接手搬運的工作。

在擦除掉灰塵的家具表面上,刻著涂鴉的痕跡,又或者是裂痕。我在那上面感受到無論經過多少歲月都不會褪落的,從前的溫暖。

……我得謹慎、珍惜地善待它們。

然后,正當搬出來的雜物漸漸占領客廳時,她也回到客廳了。

「呼,可以請你幫我把這些拿到倉庫嗎?」

在她手指的方向,有個小廚房和一扇偏大的門。

我依照她的指示將東西搬到門前時,她的表情像是想要惡作劇。

相遇才不久,她就十分親人。

然后,她臉上依舊帶著富有含意的表情,我打開那扇大門。

在那邊的是──

「嗯?這是怎么回事!」

門的對面,是個無法解釋的巨大空間,真的是非常廣大的一個空間。

這屋子的背后應該是一座森林,但這里面寬廣得似乎沒有那座森林存在似的,令我相當混亂。

「呵呵,果然嚇一跳了吧?這里是有一點程度的魔法……不對,大概是大規模術式的內部。」

「術式的內部……?」

「我也還沒仔細研究過,這里面是將物質保存在具現化之前的狀態,時間停止狀態下的異空間。」

「……時間停止的狀態?」

驀然望向瀕臨腐朽的家具。

那些物品對她而言,大概刻畫著許多無可取代的回憶吧。

那她又為什么將這些東西靜置在那房間里呢?

我的疑問彷如傳達到她心底般,她開口說:

「嗯……因為時間一直停止,不會腐朽地永遠留存下去,也不一定是好事呢……」

「這樣啊。也對,你說的沒錯。」

她的表情又籠上一點陰霾。

會希望回憶永遠漂亮地留存下去。但無論是人或者物,總有一天都會枯朽消逝。

正因為如此,才能讓回憶更漂亮地留下,讓人鮮明地回憶起往日的樣貌。

這就是她的美學,或是思維吧。

我對此也贊成。

然后,就像是否定她的想法,將這些充滿回憶的物品收進倉庫里頭,令我感到歉疚。

「這些孩子們已變得十分破舊,我正打算要好好處理,所以不用哀傷喔,阿凱。」

「唔,我臉上有表現出來嗎?」

「看到你一臉歉疚,還能不懂嗎?你真是溫柔呢。」

……真是輸給她了。

因為她對我這個突然出現的人,讓我這樣住下,又如此關心我。

收拾完家具后,她說句「時間剛剛好」,便說要請我吃晚餐。

既然讓我住下來,我也想做些我能做的,但今天就先打掃好自己的房間,將和她去森林采收回來的蘑菇和果實進行分類。

將這些東西一次收進物品欄時,似乎可以判別是否能夠食用。

然后完成分類后,她要我再加以分成收納進倉庫與要再加工等兩類。

驀然環視屋內,的確排列著裝著滿滿果實的瓶子,或是吊著曬乾的蘑菇或水果。

簡直就是居住在森林中的精靈家風格,再次深刻體會到我已經來到幻想般的世界了。

但實際看到這些東西時,還真會在意起那些東西的作用。

這是乾貨……?是去除了毒素之類的嗎?

「阿凱,你沒有什么不吃的東西吧?」

此時,從廚房傳來這句疑問。

在同一個空間里頭,有個女性在做菜,還像這樣提問的互動,實在正中我的胃口。

簡直就像來到女朋友家里。到這個年紀了,我居然還會小鹿亂撞。

「我什么都吃喔,幾乎不挑食。」

「了解,那你再等一下。」

幾乎不挑,這一點很重要。

并不是說完全沒有。

從廚房飄來香味。像是在燉煮些什么蔬菜,自然甘甜的香味。

雖然換成這具身體,心底有點不安,認為食量或是味覺會不會起了變化。但看來我現在還是很有食欲,便安心了。

那么,就讓我好好期待她會端上什么料理吧。

過了一會兒,她端來個大鍋子。

眼前是有點凹凸不平,以鋸木切雕有著層層年輪狀的桌子,再加上一個原木削成成對的鍋墊。她砰的一聲將鍋子放到那上面。

「因為我平常都只煮一人份……可能做得太多了。」

「這……這個量很多呢。」

她端過來的是裝得很滿并切大塊的蔬菜,像是法式燉湯般的東西,還有鹽烤魚和沙拉。

外表雖然樸素,但香味著實刺激起我的食欲。

沙拉的表面撒著敲碎的堅果,這應該是森林中采收到的果實吧?

「那我開動了。」

「請開動。」

她裝給我的法式燉湯,里頭裝著著切得頗大塊的洋蔥,和削成圓片狀的人蔘。

我喝了大一口。

還以為在這森林深處,或許調味料很貴重,料理會沒什么味道,但鹽味很夠,充分引出蔬菜的甜味。

她似乎也有考量到這個地方比較寒冷,胡椒有多放了點。

「怎……怎樣?如果有合胃口就好了。」

「嗯,很好吃喔。很暖和。」

「太好了……我只有這個做得好吃。」

「是喔,但是真的很好吃喔。蔬菜也都有熟。」

使用大塊蔬菜,卻還是能做出這么好吃的法式燉湯,令我很意外。

有不少人會因為煮得太爛或是梗沒煮透而失敗。

然后我轉向另一道菜烤魚。

這大概是淡水魚,類似山女魚。我用刀叉切塊后吃了一口。

其實我比較想用筷子,當然我用銀刀叉也可以吃得很漂亮。

「啊,真好吃……這個烤得真的很好耶。」

「是……是這樣嗎?這種大小的魚,我就不會烤壞了。」

她剛才的回答也很棒,真是謙虛呢。

我很喜歡會煮菜的人喔。

沙拉雖然很簡單,但堅果的口感吃起來很有趣。

每當這種時候,我就會感到滿足。

會一邊想著接下來輪流做菜也滿開心之類的,描繪起今后的生活。

然后隔天,我才知道她的發言并不是謙虛。

盡管昨天已經吃光一鍋燉湯,隔天的早餐依舊是燉湯。

然后在燉湯旁邊擺著烤魚和沙拉。

簡直就像是昨天餐點再次加熱端上桌,我一時間有點愣住。

「因……因為昨天你說很好吃,所以我就再做了一次。」

「謝謝,還早起幫我做早餐。」

「不會啦。有人可以一起吃飯,我還比較開心。」

然后到了午餐時間,她又再次站在廚房苦思著。

是有什么問題嗎?正當我想這樣問她時──

「沒……沒問題。你坐著等我一下。」

「是嗎?那至少晚餐讓我來做吧。」

「咦?你會做菜啊……」

從她那么小聲回答,大概了解她在煩惱些什么了。

她之前應該只需要思考自己要吃什么,所以就算都吃一樣的也無所謂。

但是溫柔如她,不想再繼續作自己習慣的菜色導致讓我吃膩,正在煩惱要怎么替我做些別的料理。

有這份心意我很喜歡。雖然有點夸張,但我感恩在心。

然后端出來的午餐是──

「抱歉……果然還是作壞了,所以只有同樣的菜色。」

「嗯,不會,沒關系。下次換我做啦。今后很多地方還得受露耶照顧,這點事情就讓我來做吧。」

「那么就麻煩你了。我的恢復魔術很拿手,受傷的話就馬上講喔。」

簡直就像是在囑咐第一次拿菜刀的孩子,讓我反而想嚇嚇她,于是心中燃起斗志。

§§§

雖然廚房不大,但有兩口大概是以魔法驅動的爐灶,還有應該是用來烤魚的烤爐,還有許多其他的調理器具。

甚至有我那個世界所熟用的菜刀。雖然重磨過很多次已經變形,刀刃依舊銳利。

砧板大概也是她自己做的。形狀有點歪曲,俎面卻很平滑。

食材似乎只要去前幾天的那個倉庫拿就好,因為是在時間停止的狀態下,新鮮度優異。

不過那道烤魚真的很好吃……那個火烤的水準,真的有職業程度。

進到倉庫之內,如山的食材任我挑選,不禁令我興奮起來。

太驚人了。沒看過,或者難得一見的食材,就連難以入手的高級品也都滿滿在眼前。

「這……太贊啦。每天可以自由使用這里面的食材,根本就是天堂……」

我決定了。就由我每天來煮這家里的三餐。這種環境,就跟字面上的意思一樣,根本就是個樂園。

我收集貴重的食材,還有豐富的調味料、辛香料后,回到廚房。

隨即,露耶一臉擔憂地看著我。

「沒問題嗎……拿了那么多……做點簡單,簡易的東西就好了喔……」

「沒問題,你就放心地等我一下。」

好了……真的很久沒有做菜,就讓我腦海中所有的技術與知識一起總動員吧。

「從這種地方的氣候來看,一定會喜歡燉煮類的菜色。然后要覺得豐盛的話,就一定要有肉。」

我有一瞬間覺得精靈可能是素食主義者,但看她會吃魚,應該沒問題。

今天的菜單就決定用找到的香辛料來作森林風燉煮料理。

配菜就決定是是簡單調味的海鮮義大利面。我開玩笑的,是白酒汁蜆肉意粉才對。

我不知道從什么時候開始變得相當投入,可能因為來到這個世界后都光受人照顧,能發揮自己的能力果然最令人開心。

我想對她有點回報,盡我所能地利用這座廚房,完成料理。

§§§

「阿凱……你是廚師嗎?這真的是在我家里做出來的嗎?」

「嗯,當然啊。你不是看著我煮嗎?」

「看你動作那么俐落,一下子就做好兩道菜……厲害,好厲害!」

將完成品放到桌上,她眼眶半泛著淚水,發出感慨的聲音。

她這樣子令我差點笑了出來,但硬是裝作不在意。

「真的很久沒有人做菜給我吃了,而且從沒吃過這么豐盛的料理……」

「喂喂,露耶,你別哭啊……我以后每天做菜可以吧?」

今后,每天都要準備些會令她喜極而泣的料理。

這是我對她最基本的回報。

「阿凱……很謝謝你可以來到這里。今后我也想跟你一直都在一起。」

這么說還真是夸張,還令我很害臊。

§§§

「唔,阿凱怎么一直笑?」

「沒,只是想起剛跟露耶相遇那時候,吃飯的事情。」

「啊……那還真是很不好意思耶。我就只會做那種料理。」

「沒有,我現在依舊覺得那個晚上的菜色最棒了。」

「唔……我會害羞啦……」

她那個時候流著淚水,現在卻能一起在外面的世界同坐餐桌前。

那時的我還不知道,這對她來講是多么幸福的一件事,又是多么渴望的一件事。

此時此刻,我就能理解她那一天所說的話里頭,蘊含了多少心意。

也正是因為現在,我才能下定決心全力回應那句話。
夏小汐墨夜霆全文免费阅读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