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卷

第四章 故事就此開始

第一卷 第四章 故事就此開始

在索魯托伯古停留約一個月。

在那場騷動過后,除了我給人的形象真的變成「魔王」之外,也沒什么特別的事情;然后因為我展現出來的實力,更沒有人敢來找麻煩。

但硬要說有什么不同的就是──

「凱大人。今日的委托并沒有需要勞煩凱大人親自出馬。」

「凱大人!已經先為您預約好今日午餐的餐館了!」

「凱大人,今晚的行程決定好了嗎?如果有這個榮幸,可以與我們──」

就是受到街上的魔族(八成為女性)的簇擁。

環視一眼,還真是任君挑選。

個個擁有豐滿的體態,且毫不吝嗇展示自己的身材,蜂擁而至。

這還真是難以忍受。但為了維持形象,我今天也擺出十分紳士的態度應對。

「所以,你就忍不住跟著人家走了?」

「實在汗顏。不過我也是個男人嘛……」

「還好我有找到你,不然你就要被帶回家了喔。這一點都不有趣。」

是有股神秘力量在作祟嗎?露耶一定會在「出事」之前找到我,把我抓回來。

但是,說真的也越來越不好在城里行動,也大多掌握到工作的方法,差不多是時候了。

「那么,該離開這座城鎮了吧?」

「嗯?這樣好嗎?會沒有女生獻殷勤嘍。」

「……只要有與我一同旅行的重要伙伴就好。」

「阿凱……有這個決心是不錯,但要不要擦一下臉上的悔恨淚水?」

可惡。

隔日。

我獨自看著告示欄上,是否有著前往鄰鎮的商人護衛委托。

唉,包含那些獻殷勤的,甚至部分職員,居然都不告訴我那些會讓我出城的委托。

但自己親眼來看,果然有件護衛委托。

『前往瑪英茲谷城鎮的護衛任務。需求人數兩名。』

撕下這張委托書,我與露耶一起走向柜臺。

但是今天的柜臺是男性職員。

「抱歉,我想知道有關這件委托的詳細資料。」

「是凱大人啊。這是不是有點大材小用了?」

「……做出判斷的人不是你。請給資料。」

「不……不好意思。」

這委托是跟公會有關的嗎?

在那之后,問完詳細資訊,看來是今天就要出發。

雖然超過需求人數,但公會替我和露耶跟商人轉達,我們兩人只拿一份薪酬。

「就這樣,今天正午,我和露耶都要離開這座城鎮了。感謝你幫了我們這么多。」

「那……那我們也一起!」

「不了,我本來就只需要露耶。抱歉,沒有打算增加旅行的伙伴。」

「這……這樣啊……」

覺得對那些十分仰慕我的人不告而別有些過意不去,便向在我的仰慕者中,算是主導者般角色的女性知會了一聲。

這女孩跟我長著一樣的翅膀,看來是個擁有強大血脈的人。

……雖說我是個人類,沒有自稱為魔族過。

「阿凱,你那邊準備好了嗎?」

「嗯,剛才打完招呼了。那么回旅館收拾行李吧。」

「露耶大人……我們很羨慕你。請您一定要好好照顧凱大人。」

「不用你們講。放心,我不會讓他去金屋藏嬌。」

你是我的老媽啊?

而且我覺得拈花惹草的人是你吧。

回到旅館之后,我久違地解除魔王套裝,換上普通的服裝。

是看起來就像個旅人,而且能兼顧戰斗的一套服裝。

……主色為黑色是種魅力。

在此重新確認狀態。

【Name】凱馮

【種族】人類

【職業】奪劍士 拳斗士(50)

【等級】399

【稱號】貨真價實的魔王

神泣者

屠殺龍帝之人

【裝備】

【武器】奪劍沖擊

【頭部】無

【身體】旅人的外套(黑)

【手部】皮手套(黑)

【腿部】皮脛甲(黑)

【玩家技能】暗魔法 冰魔法 炎魔法

劍術 長劍術 大劍術 篡奪(奪劍使用時)

格斗術

【武器技能】[生命力究極強化]

[察覺氣息]

[幸運]

[移動速度兩倍]

[敏捷+15%]

[降低硬直]

[恢復效果范圍化]

[]

當然穿在里面的衣服也是黑色。

倒是技能也固定下來了呢。

這情況說無趣是也挺無趣的。

雖然來到這個世界之后,我曾認為有必要增加技能,但無論打倒哪個魔物都沒有學到新技能。

也會想要點不一樣的技能啊。

具體來說,是想要那種可以分析對手能力的。

「算了,沒有的東西也不能強求。」

確認完裝備,離開旅館后,我們和商人與另外一名護衛會合便離開城鎮。

另外一名護衛是叫作「穆斯塔」的人類男性,他似乎不認識我和露耶。

大概是剛來到這座城鎮吧。但是商人卻很清楚我的身分──

「能讓凱大人再加上露耶女士來替我護衛一程,這委托酬勞可要多加一點了!」

「不用不用,我們兩個只要兩萬就好了。還有不用叫我大人。」

「兩位都是名人嗎?」

「不是,我和阿凱都只是旅行者。只是在公會中,執行委托會比較認真。」

哎呀,這樣就不用在乎周遭的目光,可以輕松點了。

雖說是鄰鎮,但是也需要以馬車走上四天,是有段距離的路程。

幸虧一路上的治安還算不錯,沒有必要在馬車外頭警戒。我們輪流坐在馬夫座,其他時間就在車廂中度過。

然后,一路平安地來到四天后的傍晚──

「穆斯塔先生,該不會對面看到的那個就是……?」

在道路的前方,有一道越來越大的峭壁。

是走錯路了嗎?正當我這么想著,才往前走了一陣子,那道峭壁便消失無蹤,看見龐大的城鎮。

兩翼包夾于山崖之中。是個雖然日照有些不佳,卻逗弄著男兒心,給人彷佛那里有著秘密基地般的城鎮。

抱持著興奮之情,我們在山崖之間前進,終于到達下一個城鎮「瑪英茲谷」。

「我和露耶可以直接去公會了吧?」

「可以,穆斯塔先生會陪同到我的商會。」

「城鎮中也不會發生什么問題。雖說如此,最近在礦山那邊有傳出魔物的災情──」

委托結束,正當我們道別之際──

在商店林立的的大馬路上,有個熊腰虎背的壯男,以拚命的神情狂奔而來。

穆斯塔先生看到這副情景,露出厭惡的神情低聲說:「又來了嗎?」

「……魔物又出現了吧。偶爾會有礦工遇害,但這幾個月來的次數增加許多。」

這就是說,在距離城鎮相當近的地方出現了魔物?

從剛才就看到有人全副武裝,原來是這個原因。

稍微注意傾聽,果然傳進耳中的是──

「這次是幾號坑道?又是四號嗎?」

「不,昨天公會那邊才公布解除禁止通行。很難想像馬上又有魔物出現。」

看來已經習以為常。

我們暫且跟穆斯塔先生分別,繼續走在壟罩著陰郁氣氛的馬路上。

為了取得報酬而前往公會,看到招牌上寫著「瑪英茲谷冒險者公會」幾個大字。

我再說一次,是冒險者。終于來到正統奇幻一定會有的劇情,終于有機會拿到冒險者這個稱號了。

原來綜合公會是索魯托伯古獨有的組織啊。

這么說來,那時候還滿多與戰斗無關的委托呢。

因為剛才發生的事件而澆熄掉的興致又再次上升。

「阿凱看起來挺開心的呢。你這么向往當個冒險者?」

「不是啦,只是覺得一定要有這個。會有排名吧?」

「這么說來好像有耶……我會被怎么看待呢?」

建筑物本身并不大間,一打開門便受到許多注目。

走向柜臺拿出證件后,果然并未登記為冒險者,于是請人員正式替我們登記。

但是呢──

「露耶女士,有些事情想向您請教,可以麻煩您移駕至接待室嗎?」

「抱歉,她是跟我一起來的,有什么問題嗎?」

「關于露耶女士所持有的證件,有點事情想詢問一下……」

「我可以跟你去,但他可以一起來嗎?」

「露耶女士覺得方便就可以。」

唔,該不會是那個領主的兒子在背后動了什么手腳吧?

如果真是這樣,這次一定要宰了他。

「打擾了。」

帶我們來到的接待室里頭,早已有位老翁在內。

這位老翁的種族大概是精靈。但在精靈之中如此老態,應該有相當的年紀了。

「您好。真是好久不見了,賽彌耶魯大人。」

「你知道我……你是誰?根據你的回答,在我身旁的阿凱可不一定會漠視喔。」

「為什么推給我啊?嗯?但是精靈的話……該不會……」

是那群騙了露耶,棄她而去的精靈后代?

精靈都該死,不需留情。

察覺這一點,我手便握向劍上。

「……您會生氣也是當然。忘了自我介紹。我叫『庫洛姆威魯?艾索德﹒理希德』。」

「理希德?那你是……留在我那邊的族人的后代嗎?」

「在我出生后不久,母親便離開那座森林。母親大概是覺得那邊的氣侯對新生兒來說太過嚴峻吧。雖說如此,依然無法改變我們住在這座城鎮的事實。該怎么跟您致歉才好?」

「不,沒關系啦。倒不如說,還有人活著還挺令我開心的。而且雖說那時只是個嬰孩,也是少數幾個跟我一同活過那個時代的同伴嘛。」

「竟讓您稱呼我為伙伴!不好意思,我真的沒能幫上忙……」

看來,他是為了露耶而留下的精靈一族的后裔;更明確地說,他是在露耶所在的那個森林出生的精靈。

哎呀,那是在眼前這位老爺爺還是嬰兒的時候嗎?再次體認到露耶是老婆婆的事實。

「阿凱,你為什么一副深有同感地點頭……哼。」

「好痛。干嘛啦。」

「那么,露耶女士,這位是……而且,露耶大人在這里的話──就代表七星大人順利覺醒了嗎?」

「……啊?」

七星大人?覺醒?他在說什么啊?

那不是我們要打倒的敵人嗎?

§§§

等坐下來稍微平復心情之后,我請庫洛姆威魯說明原因。他十分親切地為我們解說事情的經過。

「這大概是四百年前的事情了。天神降下一道神囑,要讓七星覺醒,藉由他們的力量為世界帶來安穩。」

「你在說什么?七星可是看不見的神所留下的負面遺產。」

露耶厲聲說道。

「嗯。但是根據神囑,傳說長年的封印解除了他們的詛咒。」

「……才不是這樣。那個的意思,我這個進行了封印的人最清楚。那家伙直到最后都還哀怨地說著,統治這個世界的應當是他們!」

「有這種事……可是我們聽聞的卻是──」

咦?這是不是不太妙?

我把那家伙給殺了耶。

現在才跟我說這件事……哎呀,該怎么辦?

「那是我在那家伙還活著的時候親口問它的。神囑?是誰做出這樣的神囑?是那個看不見的神嗎?你到底是聽誰說的?」

露耶的語氣讓人感受與平常不太一樣。話聲中蘊含些許的憎恨,交纏著險惡的氛圍。

「聽說是某國的神官……據此人所說,令這片土地陷入混沌的并非看不見的神,而是我們原本應該信仰的,這個世界的創造神。」

「原本的創造神?……那個神官只是個沒有在千年以前的創世期生活過的小孩吧?更何況,什么原本的創造神,根本沒人看過不是嗎?那又為什么會去聽信那種人的話……七星是我們拚命封印起來的對手,話說回來──」

創世期是怎樣的存在?

然后七星原本是什么東西?

露耶詳細解說起這些疑問。

活在現今的人們所不知道的爭戰歷史。

在那我所不知道的動蕩年代,與半童話的神隸期不同,而是實際發生了大規模戰亂的那個時代──

「七星是統治著神隸期的看不見的神,在這世界留下的一個楔子。我雖然不清楚,但那并非創造這個世界的神。硬要說的話,是后來才介入進來的統治者。我所知道的是,那個所帶進世界的七星,并不是什么和藹的事物。那時候,我們精靈與全部的種族攜手合作也未能打倒,最后我們的陣營還崩潰,彼此反目。是好不容易才在緊要關頭完成封印的對手。」

是因為回想起當時的事情嗎?她的表情十分嚴肅。

神情中應該有著后悔,也大概有著氣憤與哀傷。

是在如此緊迫的情形之下,以自己的犧牲為代價才結束的動蕩年代。

也就是說,露耶是結束創世期的人物。如今卻冒出一個鄉下神官說「已經凈化好了」,這當然會無法接受。

「那個時代太凄慘了。大家都精疲力盡,甚至還相互遷怒,各自設立組織……雖然如此,總算完成了封印。所以那時候的組織留到現在,就成為了公會或是國家……。」

無論我或是庫洛姆威魯都一臉沉痛,盯著語畢的露耶。

然后,他戰戰競競地再次開口:

「……聽說那位神官,自稱為創世期神官的后裔。然后利用從神官身上學到的術式,在這四百年間從『異界』召喚了好幾次懷有解放七星使命的使者。接著在那歷史中,成功地喚醒其中兩位七星。」

「你說什么?那個地方現在怎么了?」

「極其安定。聽說草木蒼翠茂盛,在重重護佑之下,也沒有失控的魔物。」

「怎么會……」

事情的發展越來越怪異。

但從露耶的言談來看,那個龍神會引發災難應該也是事實。

這么一來,七星其中的兩星,已經從看不見的神的詛咒之中解放了嗎?

「不好意思打斷你的話,你清楚七星的勢力關系嗎?」

「話說起來,您是凱馮閣下?您跟露耶女士是什么關系?」

「可以稍后再跟你說明我和阿凱的關系嗎?我也想問問七星的事。」

「我知道了……聽說七星從一到七算起,數字越大越強悍。傳說露耶大人封印的龍神為『七』,同時擁有龍與看不見的神的力量,是最強的生物。」

「原來如此。這樣一來,比起其他的七星,可能受到神更多的影響呢。至少我在這一千年的生活里都遭受噩夢的折磨,詛咒的話語經常都在我耳邊響起。」

什么?

在那一年跟我一起生活的日子里頭,也都活在那種惡意中嗎?

虧我待在她身旁,卻什么都沒發現。

所以露耶才會對我敞開心房嗎……?

「露耶,我第一次聽你說。」

「沒關系啦,都過去了。就是……至少龍神比其他七星還要強,并不是個可以輕易解開封印的家伙。最好的證據,就是現在那個森林的魔物比起其他地方都來得強大。」

「沒錯呢。如果露耶大人這么講,那就沒錯了。確實聽你這么一講,這數百年來,成功解放的就只有七星中的『一』與『二』而已。先不論神的真意為何,說不定只有這兩星確實從詛咒中解放。這樣一想,那個推論也漸漸給人點真實感了……」

「是啊。但如果七星是不能解放的存在,那么露耶大人又為何會在這里……」

露耶,拜托你掰個像是「已經重新封印」或是「有不再需要犧牲人的方法」的理由。

但上次就是想說她會好好講,才會落得變成決斗的騷動啊!

我抱著姑且一試的心態以眼神示意。露耶果然用那副令人不安的自信滿滿表情說:

「呵呵,龍神已經不在這個世上。已經打倒它了。」

「什……?怎么可能!活過創世期的您,一定了解這有多難吧!」

「不,它確實死了,我也確認過遺骨。然后打倒那個的是──」

「露耶,這話題太過突然,庫洛姆威魯也還在震驚之中。先讓他冷靜一下。」

(露耶,真的拜托你了。)

(嗯?噢,當然,我也是有學習能力的。)

我小聲再次提醒后露耶,她再次看向庫洛姆威魯,對方看來還在混亂中。露耶盯著庫洛姆威魯,用沉著的語氣說:

「首先,你知道創世期之時,為什么七星會出現的原因嗎?」

「您是在說人稱神隸期的傳說時代的事嗎?」

「對。早在創世期之前,確實存在著的那個時代。而且,我記得初代的七星也有討伐成功。所以現在這個時代,再次討伐成功也不為奇。」

但那是因為,那個時代的種族遠比現在的我們優秀……難道露耶女士您正是……」

「是的。我是那個時代存活下來的人。要不然,我怎么會還是這副樣貌呢?」

「是這么一回事啊……以前的精靈族為什么沒發現這件事,卻對您做出那么苛刻的事來呢……只要您養精蓄銳,也就不用依靠什么封印了。」

「不,你可別誤會了。因為打倒那個的不是我,是旁邊的阿凱。」

「喂,你給我等等。」

我都引導話題到這種地步了,為什么還是這樣?

你當作是自己的功勞就好了啊!

這樣還比較有說服力一點不是嗎?

「他和我一樣是神隸期的人,而且還是那個時代的英雄,解放者凱馮本人。」

「你這張嘴到底在亂講些什么?你的學習能力都拿去學什么了?」

我下意識地出手了。吃我這招必殺技強制閉嘴。

「噗~嗚~!你在干嘛呀阿凱?我不是正確說出阿凱有多強了嗎?」

「不對,我不是要你這樣做!為什么要說出是我做的啦!」

「咦?上次明明在事前讓對方知道你很強,就不會變成那樣了不是嗎?」

她一臉詫異地看著我,是打從心底不懂我的意思嗎?

啊啊!這家伙真是太可愛了……不對,是笨蛋才對!

「剛才說的是真的嗎……?」

「啊啊,真是的……是真的啦。露耶是因為那個龍神才被束縛在那里,我覺得她很可憐,所以就……」

「這怎么可能……那么,有什么可以當作證明的嗎……對了,封印的基石,你有那個御神體嗎?」

那是什么?

那個角不行嗎?

「啊,這么說來有那個啊。阿凱,那家伙有沒有掉落武器?什么貴重武器之類的。」

「噢,那個啊?」

我從選單畫面里頭的物品欄之中點選出來,讓它實體化。

透明般的藍色刀鞘,上頭雕刻著宛如用冰所畫出來的透明鎖鏈浮雕。

試著抽刀而出,過程中沒發出任何聲響,顯露出那漂亮得令人著迷的深藍色刀刃。

『神刀「龍仙」』

凝聚精靈們希望之結晶的御神體。

經過長年累月抑制住龍神力量的刀身,最終和一位女性的祈愿一同升華為神器。

攻擊力 1095

魔力  2050

攻擊屬性 冰 神

這是什么?

這可是我的奪劍遠遠比不上的素質。

「是這個嗎?」

「喔喔……簡直就跟傳說中的一模一樣。你們真的,真的打倒它了……」

「阿凱,那個借我一下。別問了,借我啦。」

露耶像是在搶劫一樣把刀子搶過去。

她望著刀身恍惚失神,看起來有點危險。

噢,對了,你喜歡藍色嘛。真是拿你沒辦法。

「這東西就像是我的魔力和龍神力量的結晶呢。那就由我接收嘍?」

「好喔。」

「……咦?真的可以嗎?」

「我自己都有奪劍了嘛。而且看起來還挺適合你的。」

露耶身上的服裝仍舊是長袍。

但顏色仍是不意外的淡藍色,底下穿著白色女性罩衫與藍色裙子。

但是并沒有裝備任何盔甲,就像個魔法師。

「我也很擅長使劍喔。我鐘愛的劍在很久以前壞掉了,在那之后我只靠魔法戰斗。不過若是這把劍,應該可以承受得住我的魔力與劍術。」

「原來是這個原因。」

啊……我想起自己當時有多么拚命了。

從見鬼似的低機率出沒的稀有怪物身上,見鬼似的低機率掉落的材料。

然后收集起見鬼似的數量,再從這里面,在見鬼似的低機率下費心制作武器。

然后再加上不斷重復那頭殼壞去的成功機率的強化,最后為了進化,再注入見鬼似的機率才能獲得的稀有素材。

……能在那游戲里頭完成如此苦行的人,包含我在內,大概一只手就數得出來吧。

然后你這大小姐把它弄壞了──!

「那把你弄壞的劍去哪里了?」

「嗯?我把它像是封印起來那樣了。該不會修得好吧?」

「沒有,我對制造職完全就是個門外漢。朋友的話,大概能修好。」

應該說,那把劍就是我朋友做的。

那個素質我記得……啊,不行,比剛才那把神刀還弱。

突然想哭了。

「那么……得知這個事實的我,該怎么辦才好呢?」

「啊,忘了跟你講。剛才的內容拜托你保密喔。阿凱不太喜歡被打擾。」

「就算我也是原因之一好了,果然還是不太能接受。抱歉,可以請你不要說出去嗎?請幫我編個理由,像是已經在別的地方重新封印過就好了。」

「這樣啊……說真的,就算公布這件事,大概也沒人相信……況且知道那個封印的正確位置的人,在精靈之中早就只剩下我了……」

「唔?那個,庫洛姆威魯……那么該不會,我家的倉庫……」

「嗯,是我構想出術式,在工會中宣傳。雖然在那之后的數百年來,知道實情的人沒幾個,但是現在大家都當作是祈求旅行平安和委托順利完成而供奉供品。」

「這樣啊。嗯,我要再次感謝你,庫洛姆威魯。多虧了你,我才能活到現在。」

庫洛姆威魯這場面談,似乎是要確認露耶是否是本人,到此便暫且結束了。

就我而言,多虧他,露耶才能得救。加上彼此也有共享的秘密,便跟他約定當有任何問題時,我將會助他一臂之力。

再來是原本要做的冒險者登記。

『凱馮』

『冒險者等級EX』

看來是個特別位階。

位階分別是F至A。然后立下功績,受公會高層認可者可以晉階為S。

這是僅為一城公會之長的庫洛姆威魯所能賦予的最高評價等級。

即是說,這并非S階級這種以個人強度或委托完成度的指標,而是由公會長直屬,在公會內擁有一定程度權力的階級。

只要擁有這個階級,可以免除一些承接高階委托時的手續,而且能優先承接委托,還能拒絕公會的強制委托。

意思就是在這個區域內,我比稍稍顯貴的貴族還有權勢。

但有一件不能接受的事情。

『露耶?賽彌耶魯』

『冒險者等級S』

「哎呀,以前的活動紀錄還有留下來呢,而且還適用到階級上了。」

「雖然權力在你之上,但感覺名字聽起來是你的比較響亮。」

「呵呵,至少我經驗還比你多一點呢。」

露耶一臉得意地向我炫耀會員證。

沒錯,她的S級公會會員證是白銀制。

看來會員證到某種階級為止,材質是普通金屬……大概是鐵吧。但是在那之上的材質就是以銅,銀,金,白銀作排序。

然后,我的會員證是以不明物質所制作的漆黑卡片。

不過用信用卡來形容的話,就是代表上流階級的黑卡,所以也不是不能理解……

「喂喂,這座大陸上還真的有人擁有白銀會員證啊?」

「那個人是哪來的……挺漂亮的嘛。」

看吧,焦點又都注目在露耶身上了。

我就算不是魔王,外表也還不錯啊。

但是女性冒險者怎么那么稀少?

游戲時代的男女比到底是怎樣了?

我們走出公會后,首先去入住庫洛姆威魯推薦的旅館,再一起逛逛夜晚的城鎮。

因為處于兩端山崖包圍的地勢,于是在那兩端的山涯鑿洞,開采礦物資源來出售,才會這么繁華。

雖然會對為什么在這種山谷里頭建立城市抱持疑問,但大概是易于防衛之類的理由。

總之,以地理條件來說,要前往索魯托伯古就只能走這條路;還有因為鹽的需求,有許多商人匯集,十分熱鬧。

當然,尚未決定旅行目的地的我們,也只是在這個熱鬧的城鎮暫時停留。

「那么,來決定行動的方針吧。」

「因為還有錢,就每天玩樂度日吧。」

「好的,駁回。很明顯就是想沉淪墮落。要賺多少呢,一個人就……就賺旅館的住宿費好了。」

「我記得這次也是一個月三十天份吧?那么費用是……」

「一個人約十一萬。雖然這次旅館住得還滿不錯的,但這是因為有庫洛姆威魯的介紹,有算折扣。」

「原來如此。十一萬的話,只要我有意,一個星期左右就賺得到了吧。」

在公會后頭的馬路上,林列著許多間旅館。

其中一角有間房間附加浴室,與定時送上三餐的高級旅館。

當然,這并非貴族或上流階級之人會住宿的旅館,而是收入不錯的冒險者們會利用的地方。

因為先前那座城鎮的事情,我是在考慮過相關問題后做出選擇。

但不知為何又同住在一個房間了。

……然后,我再重復一次,是套房。

「我比較想去打一些不同的魔物,露耶呢?」

「我想想喔……是可以跟你一起去,但這樣就比不起來了。」

「又沒有要跟你比什么……不過沒在一起也沒關系啊,只要別引起問題就好。」

「是無所謂,我覺得我開始習慣外頭的世界,也很了解這個時代了。」

「那就分開行動吧。但要長期離開城鎮時,至少要聯絡一聲。OK?」

「OKOK。那就討論到這里,先去吃飯吧。」

城鎮在傍晚與入夜之后,氛圍的差別相當大。

剛才為止還有著小販和路邊攤,來去匆匆的馬車或冒險者,洋溢著冒險者的匆促;但晚上又呈現出不同的一面。

攤販變少,取而代之的是賣食物的路邊攤增加,再加上看起來比較粗獷的炭礦作業員,以及完成委托的冒險者走在大馬路上。

有時像是在吵架似的,也會傳出一些吵鬧聲。

其他還有明顯以男性為交易對象的女性,或是經手可疑商品的攤販等。

與剛剛完全不同世界的街景,令我眼花撩亂。

「阿凱,這里看起很有趣耶。」

「對啊。別走散了喔,露耶。」

跟在那雀躍的背影后頭,我提醒了她一下,但已經得不到她的回應。

心中有股糟糕的預感。再次四處尋找她的身影,果然已經跑到路邊攤去了。

「阿凱,看看這個!這是亞力安的雛鳥耶!而且有許多顏色!」

「不要亂跑啊……呃,這不是彩色小雞(注:日本二十世紀后半,常在廟會祭典上販賣的商品。將雛雞的羽毛染色在夜市上出售)嗎?」

好一陣子沒看過這玩意兒了耶!為什么異世界里有這種店家啊?

「你看看,這里在制作奇怪的東西耶!那是什么?是冰魔法嗎?」

「嗯?喔喔,這是剉冰啊。我買一點好了。」

但我也一個不小心就陶醉在這如同廟會氣氛的街景中。

今天就睜一只眼閉一只眼吧。

在那之后,稍稍買了點東西吃,而現在為了找更安靜一點的地方用餐在尋找酒館。

雖然找到好幾間店但都客滿,最后還是找到一間店家。

「露耶,久違地做個預言好了。」

「唔,還真突然呢。那就洗耳恭聽嘍。」

夜晚的酒館,然后帶著女伴。

接下來該知道了吧?

「首先,我與露耶結伴去酒館。我們會受到不少注目,但依舊接待我們到座位上。」

「因為阿凱看起來也挺美型嘛。也不是不能理解。」

「也包含你在內喔。然后過一段時間后,有酒醉的男子靠近過來。」

「喔喔,那我也知道接下來的發展了。」

「沒錯,也就是說──」

「沒問題,阿凱的屁屁,由我來保護!」

「為什么啊!」

算了,進去吧。

店員引領我們到人群稀少的內部座位。

沒有菜單,而是送上固定的料理與小菜,自己再隨意點酒的形式。

看看送上周圍的料理,都是些很好下酒,重口味的肉塊,再配上看起來像炸蔬菜的食物。

另外還有薄片起司和薄切蔬菜重疊排盤起來,像是沙拉般的東西。

看起來真的很好吃。

然后更重要的是……我和某人不一樣,在來到這個世界之后,沒有喝過一滴酒。

虧我是那么喜歡喝酒的人。

「太過期待反而有點糾葛。露耶在索魯托伯古有喝過酒嗎?」

「嗯,雖然我只喝葡萄酒。怎么,阿凱喜歡喝酒嗎?」

「超級喜歡。」

只要是酒我都喜歡,但其中最喜歡的就是日本酒了。

游戲時代也是,好幾次聽到朋友們聊到家鄉的酒品話題,便透過郵購取得實品嘗鮮。

真是懷念啊。果然對我來說,還是稻米之鄉的地方酒最好喝──

「喂,小哥,不要一個人獨占這么可愛的姊姊嘛。」

此時,傳進耳里的下流話語,一瞬間把我從思考的汪洋中拉了回來。

不會吧,我的預言果然成真了?

「阿凱!好厲害耶,第一次預言成功了!」

「看來沒錯。那么我重來一次……你這家伙想干嘛──」

但是,我的預言似乎有點錯誤。

「可是阿凱,他不是走向我們這邊耶。」

「……Oh。」

這話并不是對我們說,而是對現在剛進到店內的四人組所說。

「你這家伙是怎樣,想對我的女人出手?」

以如此響亮聲音回應的人是個黑發青年。然后,在他背后跟著三名女孩子,這畫面看起來就像是勇者與他的隨從。

「不過三名女孩子的話,的確很引人注目啦。」

「也是,沒想到真的會發生這種事呢。」

仔細一瞧那個青年的長相,比起周圍的人,來得更像是亞洲,或者說是日本人臉孔。

在此前提之下,外表看起來也算是不錯的帥哥。

年齡大概十七八歲吧。

腰上配著的劍就算遠看也看得出是把利劍。站在背后的三名女孩也全都是美人胚子。

這有可能是庫洛姆威魯所說,從異界召喚而來的勇者或是其他什么的嗎……?

「這怎么可能──」

「阿凱,危險!」

聽到露耶的聲音,我趕忙一個轉身,劍就從眼前飛過。緊接著,那男子飛了過來。

然后剛好端著我們的酒與料理的服務生也牽扯進其中,手上端的東西全部毀于一旦。

「真是的。這樣懂了吧?別想找我們麻煩!」

「煉大人,您有沒有受傷?」

「嗯,麗娜,我沒事。」

勇者同學,要鬧事可以去外面嗎?

好好想想這會對周遭客人造成困擾嘛。

確實帶著女孩子時,遇到有人找麻煩,反應多少會比較激動啦。

但不能因為這樣就沒有心力注意周遭喔。

「阿凱,冷靜冷靜。」

「不,身為大人,應該要提醒他。」

我站起身,走近還在跟三位女孩子講話的青年身旁:

「可以打擾一下嗎?」

「怎樣?還想挑戰煉嗎?」

一臉好勝的女孩子轉過身來瞪著我。

但突然沒了氣勢。

相對地,換成青年瞪向這邊。

「你這家伙是怎樣……還想來找我麻煩嗎?」

「不對啊,你應該先對被你搞得一團亂的這家店道歉吧?而且剛剛的事情中,有好幾個人的料理也毀掉了。」

「啊?」

回頭一看,不只是我有意見,旁邊也有許多客人滿臉怨恨地注視這邊的事情演變。

大概是受那個遭他揍飛出去的男人牽連,有許多人桌上的料理都變得亂七八糟。

「確實帶著三位可愛的女孩子,可以理解你的戒心會比較重。但就算這樣,也不能過于沖動,給周遭帶來困擾吧。」

「那是因為那個家伙──」

「辦法多的是,像是暫時出去外面之類。是你按耐不住脾氣,把人扔出去。這個事實不會改變。」

「唔……」

食物的恨意可是很恐怖的喔。

還好我有在路邊攤吃過了!如果肚子空空,連講都不用講,你早被我揍飛了。

……自打嘴巴了。

「你在講什么啊!你認為都是煉的錯嘍?就算要賠償,也是那個男人要賠吧!」

「那么換個說法,你只是被醉漢找碴,就大亂一場把店家弄得亂七八糟。這樣比較好理解了吧?」

「……我知道了啦!喂,店員!這就算是搞砸的那些料理和店家的賠償費。」

女孩子雖然恢復氣勢再次回嘴,但或許是我最后的一席話讓青年看清狀況,他從懷里掏出裝著金錢的大袋子,交給店員。

……雖然看他從懷中掏出來,但那個大小顯然不可能收藏在懷里。這孩子也是能呼叫出選單畫面的人嗎?

「這就沒意見了吧?可惡,大家走吧!」

「給我記住!」

「實在很不好意思……」

「想早點吃飯……」

青年與他身旁的一行人以兇悍的態度離去。

既然都讓他們付錢了,就接受這個結果吧。

獲得看著整個過程的人們給予的感謝,我心情變好,回到露耶身旁。

「嘿嘿,大姊也挺正的嘛──」

「看我的!」

露耶,你在干嘛啊!

§§§

隔天早上,我前往冒險者公會。

身為一名冒險者,我在今天正式展開活動。以賺取住宿費為名目,要把所有的討伐委托接下來。

真正的目的當然是「學習新的技能」。

我在來到這個世界之后,打倒的怪物種類并不多。

但至少從龍神身上,得到了游戲時代所沒有的技能。

所以,就算存在著其他擁有我所不知道的技能的對手,也不奇怪。

「我是沒有必要再變得更強啦……。」

但還是會想要不一樣的技能。

「令攻擊
夏小汐墨夜霆全文免费阅读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