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卷

第三章 鹽城不容小覷

第一卷 第三章 鹽城不容小覷

「話說回來,露耶,創世期和神隸期是什么?」

「喔,那是阿凱被帶走之后才有的名詞。意思是──」

意思是,神隸期是人稱「看不見的神」這個沒有實體,但卻又擁有極強大力量的一個存在,制定了這個世界的規則的時代。

也就是說,那是游戲公司管理游戲的時代嘍?

不過露耶并沒有找到擁有游戲時代記憶的人。

所謂創世期,似乎就是露耶肩負起封印龍神之前的那個時代。

看來神隸期和創世期之間有一段空白的時代,但是她對此表示不清楚。

然后那個創世期指的,是眾神所遺留的新的七星開始顯現活動徵兆之時,為了進行封印而產生各種魔法技術、制度,還有國家與組織,是一個動蕩的時代。

然后,結果是交由露耶肩負起封印七星其中一星──「龍神」的封印。

……所以這種怪物還有六只嗎?不過打倒那家伙的我也相去不遠啦。

總之,已經確定要踏上旅程。露耶也開始整理行囊。

「說到我的行前準備,說真的,只要這個就好了。」

「總覺得這個行李包看起來挺粗獷的。是塞了旅行用品?」

「呵呵,你打開來看看。」

露耶迅速作好準備,而她拿來的是個有點略大的包包。

看起來像登山用的雙肩背包,但上面有個大拉煉和提把。

我照她所言,拉開那個拉煉──

「這是什么?什么也沒有啊。」

里面一片漆黑。

「這個跟家里的倉庫連結在一起。所以只要有這個,要什么都有。」

「還真是方便耶……所以行李可以盡量放嘍?」

「不,遺憾的是這是單向的。如果將體積太大的東西拿出來,后續處理會很麻煩。」

「原來如此,但這可以拿能賣的東西去賣,就有旅費了呢。」

倉庫之中,從像是試作品的魔導具到武具,其中也有金銀財寶……不對,是保管著許多有價值的東西。

到底那些東西是誰給的呢?

雖說是供品,但該不會是那個……像是輝夜姬的那個?

身為爸爸,我可不允許喔。

「你怎么表情有點奇怪?不過那是最終手段就是了。還是乖乖去接『公會』的工作,賺點旅費吧。」

「啊,對,公會。名字前頭應該會有冒險者吧?」

「旅行者大多會加入,應該沒錯。但我很久沒出去外面走動,可能不太靠得住喔。」

雖然現在才想到這個問題,但是跟她學過的那些知識,說不定在外頭已經不適用了。

還真沒想到她會在這里閉居那么久。

即使心中會這么想,但看著她每天快樂地站在杏壇上,實在很難說出口。

但是聽她所言,公會是替人引介日薪或是短期工作的地方,在幻想世界的小說或是游戲來講,似乎就跟「冒險者公會」是一樣的東西。

她在外面生活的時候,好像也進行過消滅魔物或是護衛等事。

「那么,要去最近的城鎮上,到那個公會進行登錄嗎?」

「嗯,我是這么打算的。但是,那個……」

「怎么了嗎?」

「走出森林就會有個湖,那對面現在是觀光景點。我還記得那邊過去就是城鎮。」

「所以呢?」

「……沒有水的氣息。」

「咦?」

因為露耶使用冰魔術,所以能掌握到水或冰的氣息。

然后,因為已經沒有必要再封印龍神,她的能力比往常更加厲害。

而她居然會感受不到水的氣息,這么說來……

「應該不是搞錯方向吧。」

「嗯……大概已經沒有湖了……傷腦筋,說不定走不到鎮上。」

雖然沒問她到底有多少年沒離開這里,說不定她本身也不記得了。看來是段連地形都會改變的時間。

這樣一來,搞不好連這附近的城鎮都已經消失了。

§§§

「沒想到居然這么繁華,真是出乎……意料。」

「為什么講起話來結結巴巴的?但還真是夸張呢。」

在那之后步出家門,多虧以常人難以相信的行軍速度,才能在四天內走出森林。

沿途有大略聽她說過這座大陸的事情,但看來這并不是游戲時代的大陸。

露耶所住的森林從大陸中央來看,位置算是有點偏北的一片大森林,走出森林后有一段陡峭的山脈。

反過來說,從森林往南走的話,就會進到人類的生活圈內。

似乎以前就有人好幾次從那個方向過來。

然后,雖然走到以前曾是湖的地方,但是那邊早已沒有湖水。

不過,相較那早已乾枯的湖,在遠方可見的對岸,就連站在這里都能隱約看到一面建筑精良的城墻。

本以為要穿越原來湖所在的地方,才能往城鎮走,但是仔細一看,那邊的地面隱約透露白白的一片。

我猜想了一下,便略作調查,看來這里是鹽湖。

調查的方法極其簡單。一舔,這是鹽沒錯!

這么一來,反倒有可能利用鹽當作是產業。心想若是魯莽踏入不太好,于是我們花了兩個小時,迂回繞過。

雖然尚有距離,但能分辨出來是座城門。

「怎么辦?露耶被人瞧見,沒問題嗎?」

「不清楚耶。不太清楚現在精靈的地位是怎樣,總之先戴上這個好了。」

語畢,她拿出來的是……我的衣服啊!

她就像好像小偷一樣,掩住耳朵。

就沒有別的辦法嗎?

看來這個露耶小姐不會去打扮,或許是去注意外表。

煮菜也像個男人,這家伙是不是生錯性別了啊?

「你是不是在想些沒禮貌的事情?我只是想感受一點阿凱的溫暖,才會喜歡這個。」

「你為什么能那么輕易地說出那種話啊?」

冷不防來這么一句可不好。

于是我們到達了城鎮的入口。那邊有許多人排隊著,在辦理某些手續。

「請提出通行證或身分證明文件。」

「好,請看。」

模仿前頭的人,露耶抱持姑且一試的想法,提交以前的公會證件。

這似乎反倒會引起些波瀾。算了,反正總有辦法。

真的不行,就賄賂點值錢的東西吧。

「喔喔,北陸那邊的卡啊。還真是稀奇。」

「唔,是這樣嗎?還有,我隨行的人還沒有身分證,該怎么辦才好呢?」

「嗯……話說回來,你這身打扮是怎么回事?」

說得也是呢。為什么這個人要把襯衫蓋在頭上呢?

「好看吧?北陸流行這樣。」

你要不要跟北陸的人道個歉啊?

不知道該如何回應的守門人,收起驚訝的情緒轉向我

……我又沒有穿著怪異,應該沒有問題……?

「您是……高階魔族吧?真罕見。嗯……有沒有公會證件以外的身分證或是……」

「抱歉,那些東西我全弄丟了。能不能以付通行費的方式呢?」

「啊,沒問題。那么是1000盧庫斯。」

「我知道了。露耶,麻煩你了。」

露耶認為我的外表難以自稱是一般人,于是事先幫我想好該有的舉止。

沒落貴族,又或者是有所隱情的上流階級的人物,以這樣的形象進行應對。

總覺得有點怪,不太習慣──

總之我們成功進入城鎮了。城鎮中來往的人并不多,不知道是時間點或是這附近的區域的問題,只有稀稀疏疏的過往行人。

街景與其說是中世紀,到不如說是某老鼠國度的內部。雖然是中世紀風格但顯得整齊,感覺仔細一瞧還能看到文明的利器。

不對,這是常見的某種線路吧?類似的東西在電線桿之間懸掛著。

據說這樣有礙觀瞻,所以會埋在地下,但在這里好像不會這么做。

「那是什么啊?是用來傳送魔力訊號,遠端操作的魔導具嗎?」

「你的猜測還真具體,那是以前就有的嗎?」

「還滿有用的喔。但是覆蓋全城還是第一次看到。真不愧是未來。」

「未來啊……」

果然還是個自助浦島太郎呢。

不過這樣的話,意外地的能期待一下生活水準了。

也有點期待起接下來的生活。

「話說回來,沒有看到精靈耶。」

「這里的人潮稀疏,還不能下判斷。再走一下看看吧。」

「已經到午餐時間了啊。」

再往前走一會兒,突然人多了起來,空氣里頭飄蕩著一股香味。

然后一看來往的人們,從人類到魔族,然后其中也有幾名跟露耶一樣的精靈樣貌的人。

這樣就不用再把耳朵藏起來了吧。應該說,那件衣服還我啦。還以為弄丟了耶。

「阿凱的味道……」

「禁止像是變態的發言。」

「開玩笑啦。但是,雖然從守門人反應就大概知道了,沒想到連魔族都在……」

「魔族」。在游戲時代是指人類的外表但有著小角,或是羊一般的卷角,再加上蝙蝠般的翅膀。類似常說的女夢魔或是男夢魔的低等人形怪物外表的種族。

定位上來講,有著低于精靈的魔力但高于人類的氣力,但因為技量相關的素質偏低,不是太好使用的種族。

但是在喜歡女夢魔這類的色色大姊型的人們之間挺受歡迎,也有不少玩家存在。

反倒是男性玩魔族的比較少。

嗯?你說我是不是魔族?我是人類啦。不過外表是訂制出來的。

「阿凱是人類對吧?」

「嗯,是喔。雖然都穿些特殊飾品裝成魔族在玩就是了。」

「還真是怪僻。但是,雖然人數不多,還真沒想到會生活在一起……」

「露耶不喜歡魔族嗎?」

「嗯,因為有過一段復雜的時期嘛。」

就連游戲時代也是,魔族要使用人類或精靈城鎮的設施時,也有許多不方便的限制。

但也有等級較易提升的優點。

還有設定上容易吸取魔物的力量之類的。

就結論來說,游戲里沒有述說這種系統的背景或者是理由。是玩家擅自想像而造成魔族與其他種族對立。

大概露耶的反應也是因為這個原因吧。

「我以前的朋友里頭有好像有個魔族。」

「哦?好像是什么意思?」

「我沒有跟他直接見過面。雖然不是刻意避開,但果然也有這種因素存在。」

「……那個,你該不會還有其他沒見過的人?」

「唔……之前也有提到的凱馮……阿凱。」

果然是這樣。

這么一來,情況就是游戲時代發生的事情,就這樣整合進他們人生的一部分。

對話的內容或詳細的的事件或許會有些差異,但是人際關系等當初的事情,就會照樣繼承下來。

這么一來,那個魔族的朋友,而且沒見過面的人士……是我的第三名角色吧。

我所擁有的最后一個角色。

角色名稱是「蕾絲」。

那是我以女夢魔為形象制作出來的曼妙身材御姊。

雖然有創角,但只是做出來欣賞就很滿足,沒什么在練的角色。

倒是挺熱衷于收集她的飾品或服裝。

記得應該是戰斗職業吧……咦,是什么職業來著?

職業大略區分為「初期」,「上等」,「最終」三種。

說起來,露耶好像是「圣騎士」和「魔導師」。

有那種只要一直練下去就能進化的職業,也有需要練其他職業來滿足一定條件的;其中也有像我練的「奪劍士」一樣,需要特殊裝備的職業。

圣騎士是從「劍士」衍生到「騎士」,最后在「神官」系統中提升職業才能開放轉職的職業。

名字聽起來很厲害,但一身技藝毫物用武之處。

優點是獨自到哪邊去都不用擔心,大概就是這種定位。

副職業設定的「魔導師」是只要往魔術師系統鍛煉,最后一定能轉職的職業。

真要說起來,這個職業在隊伍中會視為主要火力。但相反的,因為高輸出而容易被敵人盯上,是個不適合單練的職業。

當時用這個職業組合起來鍛煉的時候,就被人說:「你到底是多想單練啊?」

圣騎士有許多防御技能與恢復魔法,可以彌補一點魔導師薄皮的缺點。

然后魔導師威力十足的魔術可彌補圣騎士的弱點──遠距離攻擊;同時也能自己施放輔助魔法強化自己。

雖然比不上專職輔助的職業,但有能夠稍微提升所有能力的方便魔法,以及職業補正的「消費MP減輕」與圣騎士非常適合。

還真是懷念當時的不沉戰艦玩法呢。

想起當初的露耶,再看看現在的露耶。

「阿凱,可以借我那件斗篷嗎?溫暖Please。」

「……唉。」

為什么會變成這樣?

最高級的鎧甲,外表也下過工夫,簡直像是從畫里走出來的圣騎士,就連我那個繪師朋友El都畫了一張圖送我。

話說回來,當時的裝備還在嗎?

「對了,你從剛剛就走在前面,是有要去哪里嗎?」

「嗯,因為有武裝的人的都走向同一個方向,我想跟在后頭可能會到公會。」

「……原來如此。」

該說她比想像中腦筋動得還快,還是可靠呢?

不能一直受限于游戲時代的印象,現在的露耶也是露耶,十分可靠。

唔……我該找機會跟她說嗎?跟她坦白是我創造出露耶的這件事。

§§§

「嘿嘿……阿凱,這里就是公會了!」

「為什么一臉得意啊?結果剛才那群人的目的地只是紅燈區罷了嘛。」

「哎呀,哈哈哈。」

最后,我們跟周圍的人們打聽才到達這里。

上頭寫著「索魯托伯古綜合公會」字樣的看板,高高在上地俯視著我們。

幸好與游戲時代一樣,這個世界使用的語言或文字,大多和現實世界一樣。

露耶的家里沒有什么書籍或讀物,使我在親眼見到之前還有點不安,但這就放心了。

建筑物是美國西部影劇里的酒館風格,看起來不只戰場中人,是個連一般人都能安心到訪的地方。

「那么,我就先在這里跟你預言一下好了。」

「嗯,怎么突然這么講?」

「首先,我跟公會提出登錄申請。然后,后方聚集的壞蛋們就會來找碴。」

「喔喔,再來呢再來呢?」

這都是老哏了。

「然后盯上站在我旁邊的露耶,強迫你離開我,去跟他們一起組隊。」

「嗯嗯,這還真是不好玩。那就反擊吧。」

「不,那是我的工作。總之進去看看吧。」

進到公會后,因為來客頗多,倒是沒有人像剛剛說的一樣。

但氣氛顯然有點尷尬。

為什么?

「居然有兩對翅膀……而且還是漆黑的。」

「是高級魔族!為什么會在這種邊境?」

「等等……他還有角喔。」

啊,該不會這里的人討厭魔族?

糟糕了,為了穿正式服裝,不小心穿上平時的裝備。

「黃金的山羊角……黃金色不就是跟王族有關系的人嗎?」

「沒聽說過有人同時擁有雙翼和山羊角耶。」

更多人發出喧嘩聲。

這是怎樣,跟我想像中的不一樣!

「阿凱,快點去柜臺吧。」

「啊,嗯。」

露耶小姐處之泰然。

來到柜臺,不意外地,職員相當緊張。后面還有一個長著像是魔族,有著羊卷角的女性一副亢奮的模樣。

……這下糟了,現在這個氣氛,不像是可以拿下裝飾品的時候。

「我想申請加入這個公會。」

「好,好的。請填上姓名,剩下的自由填寫。」

手邊的申請單上有姓名、年齡、種族、籍貫、特技,與其他戰斗相關的備注欄位。

總之先──

「可以寫日文吧?」

「日文?這就是通用的文字了。日文是什么?」

「不,沒事。」

現實世界的語言,是包含英語在內在很多種語言。

若這種文件要用英文,該怎么辦?

總之先寫上名字,然后還有種族與戰斗相關的欄位。

「您是叫作凱馮先生嗎?種族……那個,我們不推薦在申請書上作假……」

「不是禁止對吧?而且,我寫的并沒有虛偽之處。」

「我了解了。特技是戰斗與……咦?料理嗎?」

「嗯。魔法、武器的操作我都可以。基本上,最拿手的是劍類武器。」

才沒有說謊。你看,跟我狀態欄上寫的一樣。

【Name】凱馮

【種族】人類(?)

【職業】奪劍士 拳斗士(50)

【等級】399

【稱號】貨真價實的魔王

神泣者

屠殺龍帝之人

【裝備】

【武器】奪劍沖擊

【頭部】無(艾爾德魔羯)(懲戒女神)(夜與紅月之魔眼)

【身體】黑色皇帝大衣金繡潤飾Ver.重合鎧甲合成 By咕~喵?(長者之翼)

【手部】渴望與絕望之雙臂

【腿部】黑色皇帝大衣金繡潤飾Ver.重合鎧甲合成 下半身版本 By咕~喵?

【玩家技能】暗魔法 冰魔法 炎魔法

劍術 長劍術 大劍術 篡奪(奪劍使用時)

格斗術

【武器技能】[生命力究極強化]

[篡奪者之證(斗)]

[篡奪者之證(龍)]

[篡奪者之證(劍)]

[察覺氣息]

[恢復效果范圍化]

[幸運]

[取得金額加倍]

你看,狀態欄先生有好好地做事。

連種族那邊的問號都沒有缺漏。

偶爾也是可以偷懶一下嘛,像是問號跟問號之類的。

還老練地加上稱號。賦予稱號的標準到底在哪里呢?

游戲時代的話還能理解。稱號是因特定玩法而賦予。

但這里已經不再是游戲世界了。這么一來,到底是誰賦予的稱號呢?

玩家技能的部分,也有好好把我在這里學到的魔法記錄上去,太讓人滿意了。

雖然以為職業會不會追加「魔術師」之類的上去,但只有跟游戲時代一樣的「奪劍士」和「拳斗士」。

輔助職業加入拳斗士的理由,單純只是提高攻擊力。

拳斗士除了追加最多的攻擊力之外,無論有無裝備武器,體術的范圍都會提升這一點很方便。

也因此,每個主職業為劍士系的都會配上拳斗士,被稱為永遠的冷板凳職業、坐墊等。

為了展開旅程,武器的技能就換上方便一點的吧。

[生命力究極強化]會影響到恢復,當然體力層面也會有所影響,會療愈疲勞。

因此走路當然不會累,可以幾乎不用休息而行軍。

藉由[恢復效果范圍化],也能給予露耶如此浩大的效果。

她平常不太出遠門,所以體力不算好,我才想到這個辦法。

其他還有加入[察覺氣息]或[幸運],說真的不太清楚有多少效果。

我們能夠順利走出森林,還有能夠馬上察覺到魔物的氣息,姑且是技能的效果吧……

……雖然想了這么多,但為什么主選單功能會這么正常呢?

跟剛才想到的疑問一樣,有可能這個世界本來就有那種系統、法則在運作著。但是實際發生在自己身上,難免還是會思考一下源由。

難道這才是原本的世界,只是藉由游戲重現?

但是,包含我現在存在于此的這個謎團,現在再怎么想也不會有答案吧。

……還是沒辦法忘記一切地在此生活。

在森林之中度過了一年,文明社會所渲染上的價值觀,然后還有對原本世界的思鄉之情都漸漸變得淡薄。

盡管如此,也并非已經調適好心情。

但我還是要在這里活下去。

因為──

「那個,阿凱,該怎么辦?我幾歲啊?」

「隨便寫寫就行了,隨便寫。」

有一個這么可愛,如同朋友,如同女兒,如同老師的人就待在我的身旁。

之后,也不知道算不算順利,總之我和露耶完成了公會的登錄手續。

不過就露耶來講,她只是把以前的公會卡換成現在這座城鎮的。應該說,只是換成一張大陸形式的卡片。

總之當下的收入有著落了。但是在接下工作之前,必須先做一件事。

「好了,不要一直消沉下去了。走嘍,露耶。」

「哼……男生不會懂的……再次面對自己年齡的悲傷感受……」

「這……我又沒活了1022年,當然不知道那種感受啊~真是不簡單~」

真的,我不會懂。

我不會懂那股在如此漫長的時間洪流中,一個人在森林中生活的悲傷與懊悔。這種負面的情緒,我真的不懂。

所以我才想像這樣,在開玩笑中讓自己覺得露耶也已經跨越了這個哀傷。

……不這么做的話,我沒辦法維持笑容。

「討……討厭耶!阿凱最討厭了。」

哦?看來被迫再次面對自己的年齡,令她百感交集。

果然不能拿女性的年齡開玩笑。

但是別以為不能做,我就不會做呢!

「這樣啊……我被你討厭了……」

看她會不會上鉤。

隨即,她果然慌張失措地說:

「啊,沒有啦,我沒有討厭你。所以不要露出這種表情啦。」

「真好騙。」

「你說什么?」

因為你以后可能被壞男人騙,爸爸有點擔心。

一個看起來頗壞的男人(魔王外表)正以現在進行式在騙她。

我們要離開時,沒有遇上麻煩,很自然地走出了公會。

與其說會被找麻煩,到不如說總覺得周遭的人有點畏縮。

太陽才剛過正午,還有許多時間可以活動。

「我們先去找落腳處吧。要先找間旅館才行。」

「嗯,也是呢。你是打算簽長期契約,在這里住下來嗎?」

「嗯~現在還不清楚委托或公會的工作是怎么樣……露耶也不知道現在的社會情況吧?在這里住一陣子也可以吧?」

「的確。雖然帶的錢還有余裕,但也要在這里從基本開始學會如何賺錢。」

……咦?但是,為什么露耶有現在這個時代的錢幣啊?

很難想像過了幾百年,貨幣價值還有硬幣的規格會沒有改變。

是在那個倉庫里頭的嗎?從哪邊拿來的呢?

「露耶老師,我有問題。」

「阿凱,怎么了?三圍的話,等等再用觸診的方式告訴你。」

「噢,嗯。那個改天啦,改天。我從剛剛就看露耶拿現在的錢幣在付款,那個也是從倉庫里頭拿出來的嗎?」

「對啊。不算一筆龐大的財產,但也有不少就是了。」

「我之前就在猜想那個倉庫到底是什么,差不多也該告訴我了吧?」

以前住在那里的時候,也問過一樣的問題。

雖說是供品,但那到底是什么東西,又是誰送來的呢?

「現在應該可以講了。那個與其說是供物,到不如說是『祭品』。」

「……露耶,我可不記得我養了個遭天譴的女兒。」

「真巧,我也不記得我有受你養育過。討厭,那是以我為對象的祭祀啦。」

「不要再留戀塵世了。」

「你可以聽我講完嗎?」

應該有點鬧過頭了。露耶狠狠一踢,有如安打一般擊中我的腓骨。

這面不改色的攻擊還真厲害。

沒有損血卻會痛,這是怎么一回事呢?

「我大概就像是個活祭品,在精靈之間流傳下來了吧。所以越傳越廣,從全世界都有供品送來。」

「什么?那算是種信仰的對象嘍?所以你就利用這個過活?」

「我想這個機制,應該是把我丟在那兒的部分精靈所創的……是打算當作贖罪吧。」

精靈們,雖然還不能完全原諒,但是謝了。

多虧你們,我每天才有新鮮的食材可使用。

請保持這樣,讓我不再討厭你們吧,麻煩了。

就這樣邊調侃著露耶邊走在街上。露耶突然快步走起,追起穿著像是旅人的人們。

這次總算漂亮地到達旅館了。

這孩子有一天會不會跟著陌生人,走著走著就迷路啊?

「嗯?為什么你會一副關心小孩似的眼神?」

「不用在意,不用在意。」

我們到達的旅館,是間三層樓高的大旅館。

周遭有幾個同樣的床型看板,可見這里有許多旅館。

應該說,這區域比想像中規劃得更完善。

像是有電線桿之類的,還有明顯有目的地令建物集中,比想像中還更現代化。

「話說回來,雖然都穿出來見過人了,我這身裝扮不換一下好嗎?」

「在這城鎮里的這段時間,就先這樣吧。不喜歡的話,一開始就別戴了嘛。」

「不,其實戴上這一組,能力會提升不少。」

也就是裝備品以外的飾品。

原本只有外觀上變化的翅膀、羊角和眼睛,然后還有面具,要全部裝備上去才會發揮出游戲時代的角色能力。

不過拜等級之賜,就算脫下這些東西,能力也相當高就是了。

要比喻的話,就是將賽車給賽車手開,或是給一般司機開。

大概就是這種差別。

……還真是奇怪的比喻。

「唔,那么,我就幫你想個有趣的區別。」

「洗耳恭聽。」

「首先,阿凱當個普通人大展身手,但是此時城鎮卻遭遇危機!」

「喔喔。」

是配合我剛才進去公會之前講的預言嗎?總覺得是在學我。

「身負重傷,雙膝跪地的阿凱,在他背后的是他必須保護的城鎮。然后阿凱作好讓城鎮的居民知道自己真實樣貌的心理準備,顯露出魔王的樣貌。」

「……」

「利用原本的力量,平安無事守護了城鎮。」

「好了好了,老哏老哏。」

「什么意思?」

我該從哪邊吐槽起呢?

「首先,誰是魔王啊?還說魔王是我的真實身分,我說過我是人類了吧?」

「咦~?我不討厭就是了,不過還是在進去旅館前拿下吧。」

「說得也是。」

衣服──應該說這身裝備不可能點一下就解除,只能進到旅館再脫了。

要穿上去的時候卻只要一秒鐘,還真是有點不方便呢。

先確認過周遭沒有人后,將裝飾品的「魔王套裝(笑)」解除裝備。

「不好意思,我們想長期住宿。」

「好的,需要怎樣的房間?」

進到旅館,由我開口向柜臺的老伯詢問。

果然沒有戴上一些有的沒的,人們的反應就很正常。

「首先我要兩間房間。兩個人住一個月,需要多少費用呢?」

「我想想……兩間房的話,早餐與附近澡堂有打折,這樣一個月收您十八萬盧庫斯。」

一盧庫斯差不多是一圓吧?這樣想的話,一人一間住一夜,只要三千圓嗎?以現代的標準來講,還真是便宜到不可思議。

問題是,露耶付不付得起這個價格──

「請問一下,那么兩個人住一間要多少錢呢?」

「這樣的話,因為兩人一間,一晚是五千盧庫斯,這樣算起來是十五萬盧庫斯。」

「那么麻煩我要這個。」

「等一下,露耶小姐。」

「怎樣,阿凱?」

你為什么一臉意外啊?

我們也算是年輕(外表)男女喔。我還是個饑渴的即將三十歲的健康男子喔。

「你知道有個詞叫作貞操觀念嗎?」

「要我比喻的話,就像是充滿森林的美味水果。」

「我該說請隨意取用嗎?」

「都在同一個家里住了一整年了,現在說這個,會不會太晚了?」

啊,說得也是。

姑且先把付款的事情交給她,我先去看看房間。

等我有錢就還,有錢就還!

§§§

來到城里的第三個早晨。

我今天也是早上就到公會。

旅館的老板每天給我一杯牛奶和攙和著蔬菜的派。

一邊吃著這些早餐──

「老板,今天露耶也先出去了?」

「嗯,跟您同行的客人,在日出的同時就去公會了喔。」

沒錯,我和露耶各自做著不同的工作。

到達公會,跟往常一樣走向柜臺。

對方是魔族的女性,是長著羊的卷角,一頭俐落桃色短發的年輕女孩。

然后,跟我期待中一樣,胸前的鈕扣并沒有扣上,讓人看見她的乳溝。

「凱~為什么用人類的外表啊?再多炫耀一下嘛。」

「我也有我的難處,就先這樣吧。」

裝備上周圍人們看不到變化的魔眼,稍微瞇下眼,揮送秋波。

隨即──

「啊嗯……真受不了你耶……嗯~我看看,適合阿凱的委托有這兩件。」

從第二天開始,我在外活動時就封印起魔王的外觀。藏起羊角和翅膀很困難,但并非辦不到,我就像這樣以隱匿的外表現身。

看來對魔族的女性而言,翅膀、羊角,還有魔眼是強大的血脈證明,也是她們憧憬的對象。

還有因為魔族的男性數量不多之類的理由。

……游戲時代的男女比例,沒想到會在這里造成這種影響……多虧這樣,讓我每天早上都有個美好的回憶。

先別管這件事。魔族的小姐還挺會替我著想,總是幫我找來簡單的委托。

雖然這不是該贊揚的行為,但是還滿多柜臺小姐會幫中意的人做這種事呢。

「那么,我就接下『索魯托之盤周圍的巡邏』和『古羅霍斯的肥肉收集』。」

「我知道了~」

索魯托之盤是那個鹽湖的名字,古羅霍斯是前來攝取鹽分的大型馬的魔物。

在露耶居住的森林里頭也這種魔物,算是我也可以打倒的對象。

應該說,這附近有我應付不了的魔物嗎?

「……只求一敗。」

「你說了什么嗎?」

走出公會后,露耶正好走了過來。

但是我們的視線錯開,就像無視對方一樣錯身而過。

露耶后頭跟著三個沒看過的男子,像小弟一樣伴隨在旁。

……算了,去看看吧。

走出城門,跟守門人詢問有關巡邏的事情。

看來有好幾個人接了這個委托。只要遵照守門人的指示,在城鎮周圍巡邏就行了。

他希望我直接走通往鹽湖的道路,到達之后再順時針繞一圈。

順便詢問古羅霍斯的情報。守門人表示,似乎從昨天就看到好幾只跑過去了。

照這情勢,兩個委托都能完成。

悠悠哉哉地走在街道上,暸望著左右稀疏的草原。

是因為土質的關系讓草不易生長嗎?

鹽湖就在附近,說不定是那個的影響。

……好閑。

因為暸望周遭也看不到魔物的身影,我決定稍微走快一點,早點到鹽湖吧。

這么一來就能完成委托。

在鹽湖的反方向,到我們來時的森林那側的小屋里頭,出示我們接受委托的證據后便走出小屋。

不經過這個手續,就會被當作巡邏翹班了。

多虧有將奪劍的能力組合改成加強移動速度,很快就完成委托內容。

順帶一提,古羅霍斯的肥肉可是整整收集了五匹份。

塞進從公會借來的冷藏箱,收進物品欄位中。

現在回想起來,露耶包包中拿出的東西,放到物品欄內不就沒問題了?

我在日落前回到公會,報告完進度后,偷偷將報酬收納進物品欄便回去宿舍了。

「阿凱!我受不了了!」

「哈哈哈,剩下兩天,好好加油。」

一回到房間,露耶就泫然欲泣似的飛奔而來。

嗯,果然沒有她在身旁就沒勁兒。

要說事情為什么會變成這樣──

「唔……說報酬特別高,所以不能取消。」

「而且還是個明顯抱有非分之想的案主呢。」

她在第二天時,接到某個委托。

『陪同前往冰霧之森(限女性魔法師)』──

那并不是隊伍徵求啟事,而是付錢請人陪行。

報酬也是高于平均的三天十五萬盧庫斯,跟我和露耶一個月的住宿費一樣的金額。

招募者似乎是領主的兒子,果然不能輕忽他的財力。

但卻有個意想不到的陷阱。

「為什么不能跟阿凱……所有男性講話啊?」

「是那個吧……獨占欲。順利的話就當作是自己的女人,應該說,當作是自己的專屬魔術師。」

「……如果他違反契約,要對我做出什么非分之舉,我絕對不會饒了他。」

「這樣的話,我就算與公會為敵也不留活口。」

言出必行。這是我最喜歡的一個詞了。

§§§

不過,這種事常常會跟預料中一樣地發生呢。

該說是那天在公會沒發生的老哏姍姍來遲,不出所料──

「跟我們在一起的話,那女孩一定可以發揮百分之百……不對,百分之一百二的實力。像她這樣擁有高貴氣質美貌的人,只有我才適合。」

「『魯貝爾』大人已經在冰霧森林成功弭平利托爾費利爾。露耶大人的魔術與魯貝爾大人的劍技有如一體,簡直就像長年攜手的夫婦。」

「大姊也說跟我們在一起,一定會比較好喔。你愿意的話,要我們介紹魔術師給你也沒問題。」

是名身上服裝像在彰顯自己的財富,身穿無用的豪華裝飾板甲的男子,與一個身著深藍色長袍的老爺。

還有一個像在炫耀似的,高舉著手中粗大長槍的光頭男。

在露耶的委托的最后一天,我因為等不到人回來而打算去接她,然后在旅館前碰見這三人組。

……還真是一定會有的場景呢。

「少說夢話了。露耶是在公會吧?讓路。」

「你沒聽見我們講什么嗎?我們要她──」

還好我現在不是十七歲。很久以前,十七歲的年輕人可是受人畏懼的對象喔!

已經是十年前的事了啊……現在也沒人記得「抓狂的十七歲」了吧﹙注‥原文為「キレる17歳」,指日本于2000年左右曾多次發生十七歲的少年犯下隨機兇殺案等重大犯罪。與這些「抓狂的十七歲」同年代的人,有著「抓狂的十七歲世代」、「無理由犯罪世代」等稱呼)。

雖然前幾天有說過「不留活口」這句話,但一想到真的惹事后的負面影響就動不了手。

可是不爽快的事情就是不爽快,自然會想回個幾句話:

「這就交由她本人決定。如果她決定要跟你們走,我就老老實實地退出。還是說,你們是來談違反她本人意愿的事情?」

「……知道了,好吧。」

意外老
夏小汐墨夜霆全文免费阅读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