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卷

第一章 森林中的雪白精靈

第一卷 第一章 森林中的雪白精靈

有股涼意。

在一陣難以入眠的感覺涌上心頭的同時,我清醒了過來。

睜開眼的這段時間,宛如陷入凍結般,大概是心里正在預測接下來眼前的情景。

臉上一定印著鍵盤的壓痕吧……

「啊?」

但是,顯現在眼前的卻是落葉,然后是一股騷動鼻腔的泥土味……這大概是那個叫作腐葉土的東西吧。

心想到底發生了什么事,我一躍而起,環視四周。

彷佛是某處深山內的幽暗景色。

騷動鼻子的是山中特有的泥土氣味,帶有些許的霉味。

涼意不禁使人抱緊身子,此時卻發現更大的變化。

我剛才穿在身上的還是家居服。

本來應該穿著襯衫與短褲,這種因為是夏天所以一身毫無警覺的裝扮。

應該說,現在是夏天吧,為什么會這么冷?

然后這衣服是怎樣……?

「這是大衣吧,這……不是凱馮的那件嗎?」

我滿懷恐懼,摸了摸自己的頭。

柔順的頭發隨著手指往前泄下。

顏色是銀色。

然后,視野莫名地狹隘。

手一摸臉頰,原來戴著面具。

「凱馮的面具……」

最后是心里一邊想著應當不會如此,一邊摸到頭上的角。

容貌──只憑手感,我也能理解到這并不是自己的面孔。

也就是說──

「到底有多么留戀啊,竟然還在作夢。」

我迷迷糊糊地走在夢里的森林中。

可是漸漸對這究竟是不是夢感到不安。

真要說起來,游戲里并沒有這種場景。

無論是在創作品中還是記憶之中,都對這副景色毫無印象。

沒看過的東西,不可能會出現在夢里。

然后,出現在眼前的這些家伙,為這些煩惱畫上休止符。

「像這種時候會遇到的,正常來說應該是哥布林那類的吧。」

已經不知道什么是正常的了。但至少初次相遇的對方竟是──

「這么冷的天氣,蛇不要出來活動啦!」

身長應該有八公尺左右,十分巨大的一條蛇。

轉眼間,巨蛇以迅雷不急掩耳的速度揮出蛇尾。

這記攻擊打中小腿,不禁跌倒在地。

意外地疼痛,但并無大礙。

只是眼前已見欲吞下自己的血盆蛇口!

「就這樣臥倒!」

「?」

真想夸獎我自己。聽見對方大喊后隨即做出反應,立刻往旁邊一個翻滾。

下個瞬間,我原本倒落的地面上飛出一根冰棘,貫穿巨蛇的口部,直穿頭部。

正當我看著這有如血腥片的慘狀而啞口無言時,方才出聲提醒我的人對我搭話道:

「你這家伙……是魔族嗎?而且還是相當高階的。」

「啊,不,我是……」

「……為什么會拿那種程度的家伙沒辦法?你是誰?」

「不,我是人類。」

「我可沒有這么好騙喔。你看看自己長什么樣子。」

看著倒映在被血染得發紅的冰棘上面的自己外貌,我明確地理解到她話中的意思。

不對,這樣一瞧之后,越來越搞不清楚狀況了。

看起來就是個魔王,還真是謝天謝地呢。

「我是人類,真的啦。外表會變成這樣是有原因的。」

「……這股魔力波動確實……但還是不像人類。」

「是,是這樣嗎?」

「為什么你有這樣的力量還……」

「我可沒什么力量。」

恢復冷靜后,才終于能靜下心來看看對方的樣貌。

雖然用青色的兜帽掩蓋住容貌,但應該是女性。

從口音與纖細的身材看來,應該沒錯。

手持木制手杖,就像是畫里的魔法師裝扮。

大概是對我的外表有所戒心吧。這么一來……

雖然覺得只要在主選單頁面中把裝備換掉就沒問題了,但是有這種東西嗎……

應該說,這個情況,難道這不是夢嗎?

啊啊,我該怎么辦才好?

「……總之,你先跟我來。你可不要有些奇怪的舉動喔。」

「我知道啦,你先轉過去那一邊。」

拿著魔杖指著我的她,一邊提醒我一邊轉過身去。

而我只能跟在她身后。

§§§

祈禱著主選單能出現,或者是手指動著看能不能操作看不見的鍵盤,但都依然無效。

科幻的世界你好,能不能咻一聲地浮現視窗出來呢?

我依舊不死心,低語著‥

「主選單……給我出來……」

這樣就奏效了。沒想到真的弄出來了。

就好像穿戴著頭戴式的顯示器,在眼前顯現出那令人熟悉的畫面。

對此感到驚訝,我不禁發出聲音來。

「是怎樣!你不要做些奇怪的事情喔!」

「等……你等等!我這次會弄好的。」

走在前頭的女子嚇了一跳,轉頭望向我這邊。

她那副聲色,與其說是發怒,總覺得是因為嚇了一跳而大叫。

怕再刺激到她,我趕緊確認自己目前的狀態,打開狀態欄。

【Name】???

【種族】人類(?)

【職業】奪劍士 拳斗士(50)

【等級】200

【稱號】開玩笑魔王

神泣者

【裝備】

【武器】奪劍沖擊

【頭部】無(艾爾德魔羯)(懲戒女神)(夜與紅月之魔眼)

【身體】黑色皇帝大衣金繡潤飾Ver.重合鎧甲合成 By咕~喵?(長者之翼)

【手部】渴望與絕望之雙臂

【腿部】黑色皇帝大衣金繡潤飾Ver.重合鎧甲合成 下半身版本 By咕~喵?

【玩家技能】劍術 長劍術 大劍術 篡奪(奪劍使用時)

格斗術

【武器技能】[吸生劍]

[爆擊率+35%]

[傷害+30%]

[沖波烈風刃]

[減傷30%]

[能力效果兩倍]

[篡奪者之證(斗)]

[篡奪者之證(劍)]

顯示出來的,是在倒數前,跟打倒「創造神星幽」時一樣的的人物狀態。

雖然有著看不慣的稱號,不知為何還算可以接受。

抱歉啦,最終BOSS根本就像卡點打死的。

先別管這個,你看看這個種族名稱啦,還加個問號耶!

這算什么,連世界也對我的存在抱持疑問?拐著彎在霸凌?

好啦好啦,我知道啦。

重新振作之后,操作著選項,將所有飾品類物品全部卸下。

「長者之翼」、「艾爾德魔羯」、「懲戒女神」、「夜與紅月之魔眼」,解除裝備。

全部都是只有外觀上效果的時髦飾品。

雖然游戲中有滿多這種類型的物品,不過沒什么人會費力去搜集。

應該說,這些東西在飾品之中根本就是非主流,很少人搜集齊全。

倒是看過不少次患有相同「病癥」的人想買這對翅膀。

總之,雖然自己看不到自己的外貌,但大概可以令她──

「啊?你這家伙偽裝成人類了嗎?」

「不,不對!那些是裝飾品!這是我真實的樣貌啦。」

「……是這樣嗎?那你要怎么證明?」

「那我穿上其他飾品讓你看看。」

穿上搞笑裝備「眼鏡鼻子」、「爆炸頭假發」、「喵咪背包」。

隨即,背上感受到一股恰恰好的重量與柔軟感觸,然后包覆住鼻子的壓迫感與眼鏡展開一片帶有不透明感的視野。

「怎……怎么樣?」

「……噗,你這是怎樣?你是小丑還是什么啊?」

「不對,也算是啦,或許吧。」

「雖然還是覺得你有點怪,但看來真的不是魔族。」

總算化解了誤會,將搞笑裝備全都卸下后,跟隨在她的身后。

你好,這是我本來帥氣的外表。

雖然仍存有這里是不是夢中世界的疑問,但森林中樹木表面或者是隨風作響的枝葉都過于真實,令人難以認為是場夢。

除此之外,走在前頭的女性總覺得在哪里看過,一股異樣的感覺令人在意。

想不到解答的情況下,在森林中走了數十分鐘。走在不習慣的山路上,雖然邊納悶著為什么自己并不感到疲累,但終究到達了目的地。

「這里就是我的住處。但聽你所說的,你應該不是普通的人類吧?」

「基本上,就我記憶中是個人類啦……」

無論是要解釋狀態欄畫面,還是自己并非現在的外貌,也不能得到明確的解答。

但是關于狀態欄畫面,看來這女孩也能顯示出來。

也就是說,有能顯示出來的人和做不到這件事的人嘍?

這一點上有什么不一樣嗎?既然自己可以使用,或許也不能排除有人跟我有一樣遭遇的情形。至少跟她對談之后,很難認為這女孩是玩家。

不過現在就先以自己的事為優先吧。

「那么就從頭開始請教你的名字吧。然后盡量告訴我關于你的事情。」

她家的外觀如同在滑雪場會看到的小木屋,裝潢也屬于那種形式。

她坐上雖然是木制,但令人感受到其中高超技術的椅子上,然后像是在催促般,要我也就座。

「嗯……怎么說,我想我應該是來自其他地方,完全不同世界的人。」

我并沒有想編些失去記憶之類的話,只是據實以告。

老實說出我剛才還身處在一個沒有魔物或者是狀態欄畫面的世界。

然后說明現在的外表并不是自己,而是個偽裝、制作出來的外表。

「這么說來,你……您是從上層世界利用這暫時的身體,對下層世界進行干涉嘍……」

「嗯,這么講應該也沒錯啦。」

雖然有點夸張,但大致上還算正確。

總覺得自己好像成了眾神之一。

說起來,她對我的稱呼從「你」變成「您」了耶。

「啊,但我并不是神喔。只是因為興趣而進行冒險。況且,這里似乎也不像是你所講的下層世界。」

「是這樣啊……那么,不是神的話,是不是不用這么拘謹……會比較好?」

就我而言,還真是希望別太拘謹。而且還盡量想把這個世界的事情問得清楚一點,應該說,我才該表現得謙遜有禮一點吧。

然后──

「那個……你可以把兜帽拿下來了吧?」

「啊,對喔。今天太冷了,我都忘記了。」

其實這個人的兜帽左右兩端有點凸出。

這該不會就是那個……精靈耳吧?是活生生的精靈耳嗎?

我滿腹期待,注視著她將手揭下兜帽的那瞬間。

「我其實很怕冷……呼。」

「喔喔……」

是個我想不出形容詞來的美女。

如果有如游戲角色一般的精靈美女出現在眼前,真的會沒辦法馬上想出些形容詞呢,真的沒辦法。

晶瑩剔透的雪白肌膚,再加上與其說是銀色,其實更像是白色的長發,然后配上色素淺薄的淡淡青色瞳眸。

一般說到精靈,腦海就會浮現金發碧眼這么一個形象,雖然眼前這位也有那般風采,但是……

「怎么,這頭發就這么稀奇嗎?」

「沒有,也不是這樣說啦。」

總覺得在哪邊看過。

應該說,這恰好符合我喜歡的口味,忠實地灌輸了我所喜好的要項,是與Kaivon完全相反的理想角色。

我的第二個角色──

「抱歉,太晚自我介紹了。我的名字是露耶?賽彌耶魯。可以告訴我你的名字嗎?」

她正是「Ryue(露耶)」本人。

由于太過青天霹靂,我一時停止了思考。

為何?更令我吃驚的是,我的角色居然出于我的意識之外行動著。既然已經像這樣以一個人存在于世了,大概能理解到她是以一個生命,自主地采取行動。

這里大概并非游戲中的世界……應該吧。

我不記得我有設定她的姓氏。

然而眼前這名女孩卻自稱是「露耶﹒賽彌耶魯」。

很難想像這是偶然。

「我的名字叫作……」

該怎么自稱呢?

本名是「仁志田吉城」。照這邊的習慣,應該自稱為「吉城﹒仁志田」,還是「凱馮」呢?

當時確認狀態欄畫面時,上頭并沒有記錄我自己的名字。也就是說,還是未進行設定的狀態。

此時的自我介紹,說不定是會影響狀態欄紀錄的重大事件。

所以我名叫──

「我叫作『凱馮』,叫我凱就好。」

「凱馮啊……」

不知為何,她的臉色稍稍一沉。

「那么就叫你阿凱嘍。你接下來有什么打算?」

「可以的話,我想弄清楚這里是怎樣的一個世界,這里是哪里,好思考未來的路該怎么走下去。」

「嗯,那么就暫時留在這里好了。倒不如說,不多增加點實力,可無法走出這里喔。」

「咦?」

據說這里是只限于某種程度以上的強者才能進入的結界所保護的區域。

雖然不太清楚范圍,但據她所言,若是依靠步行,到達邊界需花上一個星期的時間。

然后這里還是該區域的中心。

「順帶一提,我因為某種緣故,不能離開這附近太遠。因此我不可能護送著你,帶你到外頭去。」

「也是呢……但是這樣好嗎?我怎么說也是個男人,孤男寡女同在一個屋檐下,不會有什么問題嗎?」

「呵呵,我什么時候說過只有我一個人了?」

……已經結婚了嗎?還是說正與男性同居?跟自己所喜愛的角色長得一模一樣的人居然在做這種事,這就不是很有趣了。

身為父親可不允許啊。

「啊,還有其他人住在這里嗎?」

「不,只有我一個人。」

「咦?」

「只是捉弄你一下罷了。不過,就算你心存歹念,我看還需要付出相當多的努力呢。」

就是說嘛!

畢竟是獨自住在這么危險的區域的中心嘛!真想做什么事的話,會被凍成冰棒呢。

§§§

因為種種因素,住進她家已經過了兩個星期。

咦?不是半年嗎?這里的生活可沒有平淡到,那么長的一段時間所發生的事情,能夠一言以蔽之。

說真的,每天都不斷有著驚奇──在各種方面上來講。

「嗯……阿凱,怎么了?怎么不叫醒我?」

「明明剛剛叫你的時候,還用快哭了的聲音說『再讓我睡兩個小時』。」

「沒印象……今天的早餐是什么啊?」

在這兩個星期里,我們的關系越來越融洽。

雖然也可能是我單方面覺得關系變得親近,也可能是因為她少有機會與人對話,總之與我對談看來還滿開心的。

多虧如此,彼此對話也越來越沒有距離。

她一臉睡眼惺忪,滿臉期待地走近過來,將臉靠近。

然而,她起身時近乎全裸。應該說,她穿著薄紗晚禮服,令我身處在一個實在不曉得該將視線擺哪邊的生態系。

她平常會穿著像是長袍般的睡衣,但也很常以這身樣貌出現。

我過著這樣的每一天,每一天都很珍重地度過著。

我的腦內資料夾容量,差不多要成長至以TB為單位了。

太好了,還好我不再年輕。換作別人,可能早就做出一些事情來發泄一下嘍。

不對,我其實還很年輕啦。

「今天把倉庫里頭的魚切片,試著做成油腌魚。基本上烤一下就很好吃了,還可以放很久。」

「哦~這看來我也能做呢。」

「嗯,就算以后我不在身旁,至少讓你能吃點正常的三餐。」

「……這樣啊。」

這位女士絕對不是笨拙,也不是不會做菜,但只會做些像是男性才會做出來的料理。

大致上就是「加點鹽烤一烤」或是「直接燉煮」。

盡管「倉庫」里頭有大量的食材或調味料、日用品,甚至還有看起來挺危險的武器。

話說回來,這座倉庫還能維持新鮮度呢。

而且寬敞得有點詭異。

當我第一次踏進去的時候,有如進到一間巨大的購物商場,感到十分驚訝。

似乎所有物資都會自動進行補充。雖說如此,補充進來的物資品項好像是隨機的。

就像是「供品」一般。

「那么,我想將今天的這條魚……大概是鮭魚吧。把它煸炒一下,再配些馬鈴薯濃湯或是香蒜面包應該就可以了。」

「唔,我比較喜歡飯食。」

「這道料理比較搭配面包喔。而且,應該不是露耶你所想的那種面包。」

「是那種東西吧?我并不承認那個會讓下巴酸痛的東西是種食材。」

你是在說法式長棍面包吧?我可以理解那種感覺。

確實,那個東西如果不薄切搭配湯一起吃,下巴會很酸呢。

之前她曾經像個男人般豪邁地啃咬法式長棍面包,一邊要遞給我。

不不不,至少要切一下吧。

「酥酥脆脆的很好吃耶。那個倉庫里頭還有這么方便的東西啊。」

「你自己不清楚倉庫里頭有什么嗎?」

因為在她的倉庫里頭有臺不需要火的烤三明治機,所以試著利用看看。

其他還有許多沒見過的東西;就連在我那邊世界看過的料理器具都有,有機會還真想使用看看。

我很喜歡下廚,但也很喜歡稀奇未知的工具。

然后,如果有人問我有多喜歡煮菜,我應該會毫不猶豫地這么回答──

『就有如切身體會到,一旦自己最喜歡的事情變成工作,就會成為一種痛苦。』

就是這么一回事。當然喜歡,我現在也很喜歡。

具體來說,喜歡到會不去使用市售的奶油炒面糊來煮出一道咖哩或濃湯。

「嗯,我也只是看東西送來,然后進行保管而已。不過魔導具也有進步了呢。」

「那個,露耶在這里待多久了?」

「不清楚耶……我也不記得到底有多久了。只是可以明確地說,差不多有一個種族滅絕所需的期間,如此而已。」

「這還滿驚人的。」

看來她是個超級老婆婆。

乍看之下,還以為是個十多歲的女孩。

用完早餐后,縱然我對那身裝扮還有所留戀,但露耶換上日常衣物,在那之上又再套上長袍。

雖然家里點著暖爐,還挺暖和,但她依舊穿上長袍。

那件穿起來就那么舒適嗎?

忍不住想摸摸看。

「呀!你干嘛啦,好癢。」

「沒有,只是因為你總是穿著那件長袍,想說穿起來有那么舒適嗎?」

「嗯,這件長袍上施有魔法,能增加魔力恢復的速度。」

「嗯?你每天都要用上這么多魔力嗎?」

「我只能先告訴你,這是少女的秘密。」

是那個嗎?維持年輕之類的嗎?

不過算了,我覺得我開始想要碰魔法之類的東西了。

游戲時代沒有習得的技能,看來在這邊也無法使用。

我姑且在這兩個星期之間,確認游戲時代能辦到的事,并且反覆進行練習。結果雖然無法重現游戲時代如神技般的細致招數,但弄清楚的是,跟游戲一樣的施放「劍術」后,體能會因此提升。

然后有一件壞消息,我預設的外表似乎就是那個魔王。

總歸而言,雖然有切換戰斗用裝備套裝的功能,但是那套裝的外觀就是魔王的樣貌。

哎呀,講遠了,要講的是魔法。

「露耶老師。」

「怎么突然這么叫我?」

「我也想使用看看魔法,可行嗎?」

「咦?」

那是什么反應。該不會在心中想著「居然不會用魔法,好遜啊」。

不,說起來,這個世界對魔法的定位是什么?

是與生活息息相關嗎?還是說,是只有少數人才能使用的特異功能之類的?

「對了,阿凱你是人類呢。基本上,每個人都會點護身程度的魔法。我還以為因為你是劍士,所以不需要呢。」

「所以劍術還比較罕見嗎?」

「對喔,因為練習方法就只有實際用劍戰斗一途了。一般人沒那么簡單接觸得到喔……至少我還在外面的時代過活的時候是這樣啦。」

浦島精靈小姐,你講到最后居然沒什么自信啊。

「好,那就在外面──因為會冷,就在這里進行簡單的魔法訓練吧。」

露耶帶進房里的是裝著水的杯子,與像是衛生紙般的薄紙。

……總覺得這樣……該說是很小家子氣嗎?

不是該用專用道具或練習用魔杖這類的東西嗎?

「本來應該要用一般的方法,但這次因為是我來教學,就附上我擅長的屬性了。」

「所以是冰屬性啊……那還那么怕冷。」

雖然不是很有把握,但我所知道的Ryue主要是在練冰屬性。

但是現在先把這些拋諸腦后,專心聽著她說明,以及著手進行作業。

「首先,將水滴到紙上,將水滲進去。」

「這都是一般的水和紙嗎?」

「對。然后在這張紙上,隨便釋放些魔力看看。」

「我連魔力要怎么釋放都不知道了。」

「這是一種感覺,很難教啦。總之先集中精神,就像是釋放出什么東西的感覺。」

劈頭就要我靠感覺去做,是要怎么做?

我是那種工作上不從頭一步步地仔細教就學不會的人耶。

啊,不過好像鄰居有夸獎過,說我只要學會了,就能很快抓到訣竅。

那是在幫忙鄰居舉辦的小朋友聚會上說的──

「阿凱,集中注意力。」

「喔。」

總之,以像是在沾了水的紙張上渲染墨汁一般的感覺認真試試看。

隨即,原本軟綿綿的紙張膨了起來。

「喔喔!這就是魔力?」

「對,那個就是魔力。從這里開始,看你如何應用這股魔力,進而改變它的屬性。」

這次換露耶手上拿著的紙的紙尖立起,逐漸結上一層霜。

隨即,她換手拿起那張紙,用手折斷。

「你看,完全結凍固化了。并不是水,而是讓它滲進去之后就能夠輕易做到。」

「所以才要用紙啊。」

原來如此,還真的是初學者的練習方法。

經過一個小時的不斷試誤后──

「哦?露耶,我也可以辦到了。」

「讓我看看……」

紙張終于結凍了。

想著水分子運動,或是降低魔力本身的溫度都依然無效,最后才想到的是用汽化熱。

跟水蒸發一起令魔力四散,同時盡可能地剝奪熱能,之后再加上想像,就好像用魔力往前推一樣,才終于如愿得到想要的結果。

露耶在我的眼前將我努力的結晶折斷,望向我說我合格了。

「很好,總之我現在能教你的差不多就這些。因為體質的關系,所以我不能浪費魔力。請你別見怪。」

「嗯,我才不好意思麻煩你了。等等我再自己多試看看。」

那么,這個魔法可以應用在什么地方呢?

§§§

「那么,今天的午餐要弄什么好呢?」

在那之后,我停下魔法的訓練,邊等著不知何時早已出門的露耶,走向廚房。

難以置信的是,倉庫似乎可以自由使用。因為什么都有,有點迷惘該做哪道料理。

「又不是冷凍庫,但該冰的東西都是冰的,還真厲害……但大白天就要吃肉嗎……」

我的年紀差不多開始覺得吃飽喝足系餐點會感到難受了。

看到眼前的巨大肉塊,差點就有一股胃酸逆流沖上來的感覺。

這是什么肉呢?不像是魚,看著早就成塊的肉,讓我抱持著些許的戒心。

不過這兩個星期里頭,我都只吃些像是雞肉之類的肉類就是了。

「就這么決定,中午吃面包。」

個人對于中餐,抱持著就得是吃面包或是面類的既定印象。

然后,認為能不能稍微運用一下剛才學會的魔法,正打算要收集其他必要材料之時,露耶回來了。

「阿凱,我回來了。剛剛出去了一下。」

「你回來了,午餐吃三明治可以嗎?」

「啊,你是說軟軟的那種面包嗎?雖然我不喜歡那種像棍棒的,但是軟軟的面包的話,我倒是很喜歡。」

總之,因為有白面包,事先做好像是雞肉似的肉類為原料的雞肉火腿。還有萵苣和番茄,然后再加上自制的萬能調味料美乃滋做成的三明治。

我還挺滿意這個美乃滋的。除了乳化得相當成功外,制作上細致得不像是油。避免使用金屬器具,還有使用的醋也是從各種西洋醋之中精選的逸品且(以下略過)。

總之是使用了不少食材,讓我自豪的美味美乃滋。

「還是一樣好吃呢。阿凱做的這個白色黏稠的東西。」

「就跟你說這個叫作美乃滋了。倉庫里頭也有成品喔。」

「不知道。不對,其實我不太管倉庫里頭有什么東西。」

雖然冷靜地回應,但其實我的心中并不平靜。

大小姐,為何你能臉上帶著笑容說出這種話呢?

「對了,我有試著做了道甜點,你要不要吃看看?」

「唔,甜的嗎?好耶,這季節我只吃過倉庫里頭的水果。」

我把露耶討厭的法國長棍面包做成不少薄片。

還有,將剛才的蛋黃和某種乳汁(大概是牛奶)加入砂糖,以小火隔水燉煮,

讓法國長棍面包把這些吸收入味后,再利用剛才學到的魔法令它結凍。

隨后,多虧法國長棍面包里頭的氣泡,就像是一道含有空氣的冰品。

我先試過味道,感想果然是道恰到好處的甜點。

然后淋上醬汁。這醬汁正是剛剛露耶所提到的倉庫里頭的水果。是將其搗爛后加入少許砂糖燉煮過的成品。

真是太神奇了,盡管是節省步驟的簡單制作,卻誕生出一道出色的甜點。

「來,請用。雖然今天有點冷,但在屋內應該沒關系吧。」

「唔,這是什么?」

「你先吃看看嘛。」

她戰戰兢兢地將法國長棍面包(雖然本人并未發現)沾上醬汁,放入口中。

這次所使用的是類似西洋梨的水果。

原本果肉就十分柔軟,雖然個人覺得這是短時間內制作上最佳的食材了……

那就看看她會呈現怎樣的反應呢?

「雖然冰冰的,但是好吃。清脆地咬斷后,在口中化開,然后散發出一陣甜味。」

「這個做起來很簡單喔。」

「我很喜歡。我還滿中意這個的,晚上可以也做一份嗎?」

雖然述說感想的語氣出乎意料平淡,手上的動作卻停不下來,不斷往嘴里塞。

太好了,成功了。

隔天。氣溫稍稍提高,露耶改在外面替我進行魔法訓練。

但是內容幾乎與昨天相同,這次練習的對象不再是紙張,而是地面。

「昨天那個點心,雖然有點訝異居然是面包,但以那個厚度,而且還能讓水分以外的部分結凍,所以今天就來把進度提前一點看看。」

「原來如此。順帶一提,我今天有準備把醬汁弄淡一點,入味后冰凍起來的甜點。」

「好,今天還是不要訓練了。」

「喂。」

其實也有像是冷凍庫之類的道具,但看她好像很喜歡那個面包的口感,我就用同樣的手法再做一次了。

今天使用與昨天不同的水果為基底,采用比起法國長棍面包,較無特性的白面包制成。

「真是拿你沒辦法……那么,你就試試從腳下釋放魔力,努在將腳前方的土地冰凍起來。以上!」

「講解得也太快了!你是打算去哪里?」

「雖然還早,但我要去吃午餐了。」

看來不管在哪個世界,女性都最喜歡甜的東西。

只能自己一個人試試看了。

「好,看我的。」

腳前方的地面,淡淡地結了一層冰。

確認結冰的狀態后,稍微挖起表面泥土,里頭漂亮地凝結了一片冰霜。

這個的延伸,可能就是當初我遭到巨蛇攻擊時的巨大冰棘。

看來未來的路還很漫長……

然后,我與她的生活一個月又一個月地過去了。

終于能使用魔法,成功打倒住在附近的魔物了……雖說是魔物,但也只是小型犬左右的大小。

當然,是個使起劍來就能輕松打倒的對手就是了。

這段期間,她傳授給我有關這附近魔物的知識或新的魔法,與其他屬性的練習方法。

──轉眼間,附近已開始積起白雪,季節已進入冬天。

「瞄準完成,魔力的流動沒問題。」

「那么就瞄準頭部射出。」

手往前奮力一伸,火焰往目標飛去。

今天的對手是那只有過一面之緣的大蛇。

或許是即將進入冬眠,趁它動作變得十分遲鈍之時來個一記暗箭。

它察覺到那團足以吞噬掉它頭部的火焰,但是沒能閃避,一陣烈火燒身。

「命中。應該說連頭都不見了。」

「……真的。大概阿凱適合火焰這個屬性吧。所以天氣這么冷,幫我暖一下身子。」

竟然把人家的魔法當作暖爐。

「不過,阿凱很厲害耶。雖然我原本就覺得你會使用劍術,魔法應該也可以很快學會就是了。」

「真的有這么厲害嗎?」

「基本上還是很難像我一樣,不需要詠唱與念誦魔法名就能施放。嗯,這就像是不拉弓就能射出箭矢一樣困難。」

「這不就跟不可能一樣嗎?」

「你看,只要這樣一勾,說不定就能射出去一點距離。」

「會掉下去吧。」

即使還不太熟練,但我大概知道她想表達的意思。也就是說,我很厲害。

「說起來,最厲害的是密度吧。那團火焰也是在將巨蛇的頭燒起來之前就整個消失了對吧?火焰的密度就是這么高,而且非常高溫喔。」

「啊~說起來,那火焰帶著些許的黃色呢。」

「可以靠顏色分辨溫度嗎?我對跟冰完全相反的火焰不太了解。」

「雖然不太清楚,但藍色的火焰聽說溫度非常高。」

「你說藍色?我去練習一下火焰的魔法。」

啊,這個人喜歡冰,是因為冰是藍色這個理由嗎?

說起來……最近都忘了,Ryue的裝備和衣服主要都是白色和藍色呢。

是這個的影響嗎?

我現階段的結論,是這個世界為承接部分「GRANDIA SEED」的異世界,且露耶是受那個時候的Ryue的影響而生活在這個世界里(?)……類似這樣的推論。

因此,我認為包含游戲的因素在內,在這個異世界里頭,露耶也是生活在這里的一個活生生的人。

我覺得別把事情想得太復雜,接受這一切活下去會比較輕松。

「阿凱!雖然弄出火焰了,但是不是藍色啊!」

聽到遠處傳來的呼叫,我面露苦笑,奔向她的所在之處。

§§§

那之后又過了一段時間,雪也融化了。一回神,我的魔法已經能完美控制冰與火焰了。

對了,將兩個屬性相乘會發生什么事啊?

大概也只是變成水吧。

我正在進一步地挑戰第三項屬性。

「阿凱,也該放棄了吧?雖然這的確很適合你的外型啦。」

「不行,既然都是這種魔王外表了,我才不想放棄。」

「『暗屬性』這種東西,就連我都不知道練習方法喔。看書本上的說明,也只是提到流動的固體。」

不覺得很酷嗎?

不管幾歲,男人心中都暗藏著中二病。

我只是稍微以魔王的形式發病罷了。

「雖說是『暗』,但實際上是摸不著,物質之類的現象對吧?」

就像是關上燈之后,就被某歌手包圍之類的。

也就是魔力染上黑暗,又或是失去光芒。

但是這樣怎么弄成固體呢?

乾脆將墨融進水里再進行操縱──

「試試看吧。」

冰魔法,再加上對暗的想像。

在魔法施咒的途中,溢入失去光亮的魔力。

隨即,我發現比起平常,更能細致地操縱魔法。

「什……!?阿凱,你成功了!」

「咦?」

我因為集中精神而閉上雙眼,但睜開眼后,眼前有塊黑色的固體正在搖晃著。

該怎么形容,這看起來就像是黑色的水正要結凍時晃動的狀態。

「這該不會就是……那個暗魔法什么的?」

「沒想到真的能使用暗魔法。」

所謂暗,指的是混合其他屬性才能發現的魔法嗎?

那么,該不會那個也能辦到?

我稍稍心懷些期待,切換至火焰魔法。

「唔喔喔喔!黑色的火焰!」

「喔喔?……沒有溫度。」

「咦?真的嗎?」

……沒有溫度的火焰有運用價值嗎?

但是,比起冰能展開得更遠。視運用手法,是不是也能辦到大范圍地遮蔽視線呢?

而且,如果不會燙,不就可以趁著夜色漆黑……消耗掉氧氣?

「露耶,這或許是個很惡毒的魔法。」

「還真巧,我也正這么認為。這個就先收起來別用吧。」

還真不想遇上使用這種魔法的場合。
夏小汐墨夜霆全文免费阅读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