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卷

第9話

第一卷 第9話

  翌日。

我一造訪冒險者公會,就看到告示板前不知為何擠了一堆人。

  「喂喂,這回頒下的委托還真不得了。」

「我也有所耳聞,說是森林里有龍出沒。」

「……你要不要接看看?」

「你開什么玩笑?不管能拿到多高額的報酬,我都不會接的。畢竟留得青山在,不怕沒柴燒啊。」

  龍?

他們到底在說什么?

我穿越人群,確認告示板的內容。

貼在上頭的是————

  ☆緊急任務

  ●討伐鳥龍

  所需等級:G

成功條件:討伐1只在卡斯爾森林現身的雞蛇

成功報酬:300萬柯爾

可否重復:不可

  男子們談論的似乎就是這個新追加的『討伐鳥龍』委托。

我看看啊。

感覺挺有趣的,那就去問問克蘿伊吧。

「不好意思,關于那個新追加的討伐鳥龍委托……可以告訴我更詳細一點的情報嗎?」

「好的。這次討伐的目標魔物雞蛇,是種極為危險的肉食龍,擅長從嘴中吐出灼熱的吐息進行攻擊。因為日前有人于卡斯爾森林目擊到此魔物,這才追加了這項新委托。」

「……原來如此,我了解了。」

我對雞蛇的印象是用吐息使人變成石頭的怪物。

而根據克蘿伊所說的情報來看,這個世界的雞蛇只會吐出火焰,不會把人變成石頭————

可即便如此,牠應該仍是種厲害的怪物。

這項委托在各方面的風險感覺都很高,但300萬柯爾的成功報酬,也的確具有超乎常理的誘惑。

或許有冒險挑戰的價值。

  「宗太!你決定好要不要接受殲滅龍的任務了嗎?」

  「嗯————關于這個,我打算暫時把它放在一邊。」

「……哎呀?為什么?成功報酬可是有300萬柯爾喔!?這不是發大財的好機會嗎!」

「這種委托的獲利大多都跟風險成正比,既然報酬會喊出300萬柯爾,就表示雞蛇這種龍就是這么危險吧?」

我試著用認真的口吻說服阿芙蘿黛蒂,她卻輕蔑似地緊盯著我看。

「都對身為女神的我丟出膠囊球了,還真敢說……宗太總在奇怪的地方特別保守————還是該說踏實呢。」

「妳管我!」

我在RPG里是那種若沒有升到足夠的等級,就不會走進下一張地圖的人!

而在這個或許會實際殞命的異世界中,保持超乎尋常的慎重態度應該才是正好。

「雞蛇是種以能輕易燒毀一個小村落聞名的兇惡怪物,據說即使聚齊十名一般的冒險者,也無法與牠抗衡。」

「妳看,卡羅也這么說啊。在這件事上就保持踏實的態度吧。」

「嗯,既然這樣,我也沒意見啦。不過看宗太這個樣子,感覺距離能打倒魔王的日子還很遙遠呢……」

盡管接受了我堅持穩妥做法的發言,阿芙蘿黛蒂仍是輕輕地嘆了口氣。

  ~~~~~~~~~~~~

  「好痛!我到底做錯了什么!」

「給我乖一點!這個矮子女!」

當我走向茲馬里亞濕地,打算賺取今日的進項時,從街上傳來了一段聽起來顯然并不和平的對話。

  綜合武器店 【紅之雙刃】

  我往聲音傳來的方向望去,看到那里有間眼熟的店。

在圣特貝爾街上經營武器店的少女————席爾被一名相貌兇惡、留著莫西干頭的男子纏住了。

「好了!趕快出去!到我們的商會好好地談談吧。」

「……嗚咕,我、我反對暴力!」

雞冠頭抓著席爾的頭發,硬是把她拉出店門。

席爾的眼里看起來因為恐懼而充滿害怕。

喂喂。

年幼的少女正在渴求幫助,大家卻都裝作看不見嗎!?

這個世界的治安水準到底是怎么回事啊……?

「蒂和卡羅能回到球里待命嗎?事情感覺好像會有些麻煩。」

  「了解~」

「我明白了。」

  【插圖P203】

  我讓兩人回到球內后,往雞冠頭的方向走去。

「不好意思,發生什么事了?」

「啊?你誰啊?」

「宗、宗太先生!?」

為什么她會知道我的名字?

我本來對此感到疑惑,但仔細想了一下,這才想起自己在席爾店里購買武器時,她曾做了一張類似會員卡的東西。

「抱歉啊,這是我們之間的問題,局外人就別多管閑事了。」

「哎呀哎呀,別這么說嘛,告訴我到底出了什么事也不會怎樣啊。」

在這里把事情鬧大,也只會讓情況惡化。

我盡可能地采取不得罪對方的謙恭態度,出口詢問。

「我可不是在做什么虧心事喔,只是在執行回收借款的工作而已。附帶一提,借據就在這兒。那個女的死掉的父親跟我借了300萬柯爾的巨款后,就直接人間蒸發了。」

「原來如此。可是突然要湊足這樣的巨款應該很困難吧?」

「對啊,所以我才來給她個忠告,讓她趕快把那間破店賣掉湊錢。」

「這、這間店是我師傅留給我的!我才不會輕易地賣給別人!」

  看到她以13歲的稚齡經營店面,我就在想說會不會是有什么原因————

看來席爾也有什么不尋常的過往吧。

「……事情就是這樣。既然還不出錢,那就沒辦法啦,只能讓這女的成為奴隸,用身體還債了。」

「借款不是每個月分期攤還的嗎!為什么事到如今才突然催得這么緊!?」

「少啰嗦!我們這里也發生了很多事情啊。真是的,都快干不下去了。因為預定高價賣給貴族的高級奴隸逃掉,我們單位的業績要求也跟著提高了……嘖,在這么忙的時候,巴克拉賈大人是跑到哪里去了。」

「…………」

雞冠頭很不痛快地發起牢騷。

聽到他說的話,我也大概理解引起這場糾紛的原因了。

男人們的店面失去了原本預計賣掉卡羅麗娜會得到的龐大利益,而席爾則是受這場災難波及。

不管怎么想……這件事我好像也有責任。

因為本來就是這樣不是嗎?

追根究底,要是我不用膠囊球收服卡羅麗娜,那這次的糾紛也不會發生了。

「請問,她的借款……是不是可以由我代為償還呢?」

「宗、宗太先生!?」

聽到我突然的提議,席爾驚訝地睜大雙眼。

「……哈!別開玩笑了,像你這種穿著寒酸裝備的冒險者能做什么?」

如果只是按照平常那樣處理委托,的確是無法在短時間內準備好300萬柯爾的巨款。

可是,還剩一個辦法。

不知該說是福還是禍呢,我才剛得知能夠得手如此巨款的方法。

「請您先等個3天,我一定會準備好300萬柯爾的。」

「怎么可能!根本連談都不用談。再等下去對我們有什么好處?你憑什么讓我們相信你啊?」

「好了好了,別這么說嘛,你就當作是被我騙了吧。」

我從口袋里取出金幣,交到雞冠頭的掌中。

「這是定金。如果我違反約定逃跑的話,那就不用還我了。」

在我給出賄賂的那一刻,男子的表情突然變得和緩許多。

「……哈!有趣。既然你都這么說了,那我就再等個幾天吧。反正就算多等幾天,事情也不會有所改變的。」

  收下金幣的男子愉快地離開了席爾的店。

好了。

看來今天的遠征有必要改變目的地了。

目標變更為卡斯爾森林……靠著殲滅惡龍發大財!

  ~~~~~~~~~~~~

  在那之后————

走了約1個小時的我們抵達卡斯爾森林。

  「不行啦!光靠這幾個人討伐雞蛇……這哪有可能!」

當我說出可以還出300萬柯爾的方法后,臉色發青的席爾立刻高聲反對。

「這個雞蛇,在我們鍛造師之間也是很有名的魔物喔!因為這種龍擁有堅固的鱗片,那可是用來制作王國騎士所用的高級防具的材料。

盡管如此!雞蛇也還是難以擊敗的魔物,一群冒險者老手們去挑戰都會失敗喔!!」

「……既然妳是這么想的,那在城里等著就好了嘛。」

「這怎么行!這是我跟我師傅的問題。都把你們卷進來了,要是還讓你們受傷,那我就沒臉去面對師傅了!」

「……是說,我從剛剛就在想,為什么席爾是獨自一人在經營那間店?妳所說的那個師傅現在在哪里?」

若對方真的留下借款,又把店里的工作都推給席爾就人間蒸發,那也實在是太過分了。

  「這個……老實說,我也不知道。師傅是個厲害的鍛造師,同時也是個厲害的冒險者。2年前……他前去討伐魔族后就一直音訊全無。」

  「這樣啊……」

因為我覺得再追問下去也只是自找麻煩,于是沒再提起這件事。

她應該也有她自己的理由吧。

「我知道席爾是在擔心我,不過不要緊的!別看我這樣,其實我超強的喔!才不會輸給什么龍!」

「呃……該怎么說呢……那個,你真的沒問題嗎?這么說或許對你很失禮……你看起來實在不怎么強耶……」

「…………」

嗚哇!

我看起來果然不強嗎……

別看我這樣,我的狀態數值其實很高的說。

雖然我對此有自覺,但被女孩子這么一說還是覺得很受傷。

  「席爾說的話很合理啊!如果只憑外表來判斷,宗太看起來根本就不可靠!不過妳放心吧,宗太還有我這愛與美的女神……阿芙蘿黛蒂做為同伴呢!」

  阿芙蘿黛蒂挺起飽滿的胸部,得意地哼了一聲。

「阿芙蘿黛蒂……該不會是指奧林匹斯十二主神的那個阿芙蘿黛蒂吧!?不不不,這怎么可能呢。就算我是個鄉下土包子,也不會被這種顯而易見的謊言給騙了!」

在卡羅麗娜那時我也有想過,阿芙蘿黛蒂在這個世界的知名度還真高啊。

「哦————不相信的話,那我就讓妳看看證據吧。我看看啊,哦~原來如此。三圍從上到下是86、58、83,席爾該不會是那種脫了衣服就很性感的類型吧?雖然身高不高,身材卻很不錯喔。」

「什、什么!?妳是從哪里得知這個情報的!?」

「呵呵呵,我可是擁有只有神族才被允許保有的技能『神眼』,所以不管什么都瞞不過我的雙眼。

內褲是白色的呢。同樣身為女性,我建議妳最好還是穿更性感一點的內衣褲比較好喔?」

  「停!我相信!我真的相信了!別在宗太先生面前說出更多關于我的個人情報了!」

  雙眼泛淚的席爾使盡全力地想封住阿芙蘿黛蒂的嘴。

「是說————妳在降臨地面的時候不是因為受到『詛咒』,所以用不出什么有效的技能嗎?」

「我的確是這么說了,可是我不是也說了嗎?膠囊球的治愈效果也有可以治療『詛咒』的力量。說實話,這個神眼技能也是剛剛才回復的~」

呶呶呶!

不僅可以看出三圍,還能看穿對方內褲顏色的技能《神眼》。

這能力多么令人羨慕啊。

「神眼技能所擁有的效果,大概就類似宗太持有的《鑒定眼》強化版。如果想要使用我的技能,只要你愿意一邊說『阿芙蘿黛蒂大人,請把您的力量借給我』這句話拜托我一邊舔我的鞋底,那我也不是不能考慮喔?」

「……是喔。嗯,等有機會再說吧。」

可惡!

老實說,我超想現在馬上就在阿芙蘿黛蒂面前磕頭的。

然后再請她務必將走在街上的美少女們的內褲顏色一個不漏地全都告訴我。

可是————

我曉得若是拜托她這種事情,周遭的女性們肯定都會對我敬而遠之。

  「……主人,附帶一提,我的內褲是黑色的喔。」

就在我太過羨慕神眼技能,快因嫉妒而瘋狂的時候————

體貼的卡羅麗娜在后頭悄悄地把自己內褲的顏色告訴我。

她的溫柔拯救了我,使我終究沒有跨越過那一條界線。

「是說,宗太,今天的遠征不分頭行動嗎?」

「嗯,因為不曉得會在什么時候遇見雞蛇啊。」

這次遠征的危險程度與以往不同。

被我們當作目標的魔物————雞蛇是個被定為討伐1只就有300萬柯爾報酬的強敵。

盡管分頭尋找確實比較有效率,可隊里還有第一次參加遠征的席爾,因此我決定把這當作最后的手段。

接著我召喚出3只哥布林騎士,讓牠們幫忙搜尋并兼任保鏢。

  「「「噶噗!噶噗!」」」

  我目前的最強戰力是等級D的狼人,但我想先把牠保留起來以防萬一。

首先,我讓3只哥布林騎士裝備起我之前買來的盾及武器。

  哥布林騎士 LV1(役使中)

  右手 青銅劍

左手 圓盾

  哥布林騎士 LV1(役使中)

  右手 青銅矛

左手 圓盾

  哥布林騎士 LV1(役使中)

  右手 青銅槍

左手 圓盾

  裝上盾及武器后,哥布林騎士們便散發出感覺比之前更加可靠的氛圍。

「哦哦————看到魔物拿著自己做的武器,感覺好奇怪!」

一臉激動的席爾熱情地觀察起哥布林騎士的樣子。

好啦。

難得來到跟平常不同的區域。

就一邊搜索雞蛇,一邊測試哥布林騎士們的戰斗能力吧。

這么決定后,我踏著一條由野獸所開拓、周遭圍繞著茂密樹木的小路前進。

  ~~~~~~~~~~~~

  走了一段時間,我們與魔物撞個正著。

  「嘎嗚!嘎嗚!」

  敵方的數量是7只。

雖說對手是熟悉的魔狼,可這還是我們第一次面對這么多的敵人。

平常我肯定會毫不猶豫地丟擲膠囊球來捕獲對手,但這次我打算試著用哥布林騎士打倒牠們。

  (上吧!哥布林騎士們!)

  我一使用聯系技能下令,3只哥布林騎士便各自握著自己的武器往前沖去。

讓牠們拿著武器果然是對的。

哥布林騎士們揮舞著手中的武器,一只只解決,陸續將一群魔狼打垮。

「好,到此為止,之后你們就退下吧。」

  「「「噶噗!」」」

  沒花多少時間,魔狼們的頭部便被一一打碎,成了肉塊。

若要舉出一個我所在意的點,那就是根據持有武器的不同,哥布林騎士殲滅魔狼所花的時間也會大幅不同。

拿著青銅槍的哥布林騎士只花了1次還是2次攻擊就能令魔狼毫無反擊能力,而與之相對的,拿著青銅劍&青銅矛的哥布林騎士就花了些時間才打倒魔狼。

我不認為這些武器的性能有差這么多。

……那么,是與適不適合有關嗎?

  「嘎嗚……嘎嗚……」

  「咦,還有1只活著啊。」

應該是不怎么適合的武器無法給予致命一擊的關系吧。

其中1只魔狼還在輕輕呻吟,額頭上滴著鮮血。

「主人,若是您允許的話……可否將那只活著的魔狼交給我呢?」

「我是沒差啦,不過妳要拿牠來干嘛?」

「我們吸血鬼的特性是不定期攝取動物血液,就無法活下去。而活著的狼族其血液對我們來說,更是營養價值非常高的糧食。」

「原來如此,那這只魔狼就隨妳處置。」

「謝謝您,主人。」

「…………」

「…………」

「呃————妳不喝嗎?」

「……不是,那個、因為攝取血液的樣子被他人看見實在很羞恥……若是您愿意暫時面朝后方,那就太好了。」

「這、這樣啊。」

卡羅麗娜雙頰泛紅,一副忸忸怩怩的模樣。

明明讓人看見自己被觸手折磨的模樣也不為所動,卻不能被人看到自己用餐的樣子嗎……

我實在搞不太清楚卡羅麗娜羞恥的標準。

不管怎么樣,既然卡羅麗娜都表示不想讓人看見,那也沒辦法。

就在我準備轉向后方,想要背對害臊的卡羅麗娜時————

  「主人!上面!」

  卡羅麗娜突然以驚愕與焦躁交織的聲音大喊。

我按照她所說的往上一看,發現空中有只全長達3公尺的龍正朝著這里降落。

  雞蛇 等級B Lv24/30

  生命力 328

力氣值 222

魔力值 415

精神力 153

  技能

火焰吐息

  根據技能鑒定眼,敵方怪物的等級為B!

我也同時確認了對方的狀態,所有的數值都異常地高。

跟雞蛇比起來,我們至今遇見的魔物都只算是小嘍啰。

  「咕嘎————————————————!」

  雞蛇一面發出尖銳的咆哮,一面大大地張開下顎。

  然后就在下一秒————

牠從嘴里吐出灼熱的吐息。

  「……哎唷!」

  察覺到危險的我立即讓阿芙蘿黛蒂與卡羅麗娜回到球內,躲開對手的攻擊。

  「嗚嘎————!?你們想干嘛!?」

  我命令做為護衛的3只哥布林騎士把席爾搬到安全的地方。

  「看招,一擊必殺!」

  無論對手的數值有多高,只要球能擊中就沒問題了。

我覷著能靠這一擊逆轉情勢的時機,朝雞蛇扔出球。

但是————

雞蛇用那對巨大的翅膀掀起狂風,把我擲出的膠囊球反彈回來。

  (喂!宗太!不要勉強啊!)

(主人,此時先撤退才是聰明的選擇。)

  使用聯系技能的兩人在球里向我拋出建議。

呃,要是能夠辦到,我也會這么做。

只是————

我認為面對這種怪物,背對牠逃走才是舍棄自己性命的行為。

我與雞蛇持續互相瞪視的攻防。

我扔出的球已經回到了手中,可以主動進行攻擊,但萬一攻擊沒有打中,就會產生致命的空隙。

接下來,經過了一小段時間————

先轉開視線的是雞蛇。

雞蛇忽然咬起還倒在地上的幸存魔狼,飛往晴空。

那是個僅花了2秒的快速動作。

「……得、得救了。」

  看樣子雞蛇的目標從一開始就是哥布林騎士打倒的魔狼。

可是,這下尷尬了。

如果不設法對付那只怪物,就無法解救負債的席爾,無奈我們的戰力跟牠相差太多了。

有沒有能向那家伙報一箭之仇的方法呢……?

「……抱歉啊,預定要給卡羅麗娜的糧食被搶走了。」

「沒關系,請不要在意。話說回來,主人,您有沒有受傷?」

「嗯,沒什么大礙。」

硬要說的話,我在避開最初的火焰時受了擦傷。這點小傷,放著不管也會痊愈的。

「我知道自己這么問是僭越了,但主人的手臂上傳來了還很新鮮的血腥味,恐怕是左臂那一帶擦破皮了吧?若是您不介意,能不能讓我幫您處理?」

「……敗給妳了,什么都瞞不過卡羅呢。」

我卷起袖子露出傷口,卡羅麗娜便撕破手帕代替繃帶來做應急處置。

「這沒什么大不了的,吸血鬼代代都對血腥味很敏感。」

聽到卡羅麗娜說的話后,我的腦中閃過一個主意。

「吶,卡羅,既然妳對血腥味很敏感,那妳能找出剛才被雞蛇搶走的魔狼味道嗎?」

「……這個嘛,我已經完全記住了那個味道,我想應該沒有問題。若是新鮮的血腥味,即使距離有200公尺,我也能聞得出來。」

在這次的委托中,我最惦念的就是該怎么找出目標雞蛇。

如果能獲得目標所在位置的線索,那討伐雞蛇的任務肯定能有大幅度的進展。

「謝謝,讓卡羅成為同伴果然是對的。」

在這時,我已經成功地大致描繪出了打倒雞蛇作戰的理想構圖。

但是————

要讓此次的作戰成功,我無論如何都需要另外一人的協助。

「唉~要是某位女神也能像卡羅這樣幫上忙就好。」

我一邊嘆氣,一邊說出像是在挑撥阿芙蘿黛蒂的話。

  「什么!?喂,宗太!你剛才的話我可不能裝作沒聽到!」

  我那句宛如輕視她的話似乎刺激到了她。

阿芙蘿黛蒂搖晃著豐滿的胸部,開口反駁我。

「那就派工作給我啊!就讓你們看看,我也是能幫上宗太的忙的!」

「嗯————我有件工作想交給妳……不過,這種危險的事……實在沒辦法讓女孩子來負責啊。」

「哼哼,能請你不要小看我嗎?即使降臨地面失去了力量,我也仍是個女神喔。為了宗太,我什么都愿意做!」

  「好,妳真的什么都會做吧?是妳自己答應的喔。」

「……什么?」

好啦。

既然已經獲得阿芙蘿黛蒂的諒解,這樣就能確保其中一張必要的牌了。

之后只要能查出雞蛇的所在地,打倒牠的準備就算結束了。

「吶,席爾,我有樣東西想請妳制作,可以麻煩妳嗎?」

「啊,好的,只要我做得出來的話,什么都可以喔。」

我一面在腦中籌畫打倒雞蛇的計策,一面誓言要向可恨的鳥龍進行復仇。

  ~~~~~~~~~~~~

  接下來————

我們約在森林中徘徊了2個小時。

靠著卡羅麗娜能夠聞出血腥味的特長,我們終于成功查出雞蛇的所在地。

雞蛇似乎在卡斯爾森林中一棵特別雄偉的大樹中弄了個窩,目前就待在巢中休息。

  「話說回來……這里還真臭啊。」

  雞蛇在自己居住的大樹樹枝上,插了包含魔狼在內的各種生物尸體。

是想讓尸體曬曬太陽,好做成肉干嗎?

這看起來有點像是地獄中才有的景象。

這么說來,日本有種叫做紅頭伯勞的鳥好像也有類似的習性吧。

  「……喂,為什么我得淪落到這種境地啊————!?」

  發現自己正處于危險當中,阿芙蘿黛蒂發出近似慘叫的聲音。

「喂喂,是蒂妳自己說什么都愿意做的啊。」

「嗚嗚……我是這么說了沒錯……的確是說了……可是你也沒說是要做誘餌啊!這種事總該要有個限度吧!」

現在————

阿芙蘿黛蒂正被綁在雞蛇居住的大樹附近的樹干上。

被繩子綁住身體的阿芙蘿黛蒂胸口衣物凌亂,敞開的幅度看起來恰到好處,大腿也露了出來,散發出煽情的氛圍。

附帶一提,這個繩子是席爾用植物藤蔓加工所作的特制品。

這項計畫被我取名為……雞蛇誘惑作戰!

這就是我所籌畫出的,這次任務的必勝法。

「宗太是鬼!惡魔!明明就取了風早宗太這個莫名爽朗的名字!所做所為卻根本就是個魔鬼!」

  這跟名字無關吧。

「哎呀,別這么說嘛。這可是……只有身為美之女神的妳才有辦法辦到的任務。」

「只有我才能辦到的……任務……!?」

「嗯,普通的女孩子怎么可能誘惑得了怪物呢?所以這是身為美之女神的阿芙蘿黛蒂才有辦法做到的任務!」

「……!?」

我一開口嘗試說服,阿芙蘿黛蒂便倏地露出像是注意到什么的表情。

「呵呵,呵呵呵,真拿你沒辦法~真是的~要是沒有我,宗太就什么都辦不到呢!」

「嗯,我總是受到蒂的關照呢。」

當然,這一切都是騙人的。

我不認為那只鳥形怪物會分辨得出女性的外表是否漂亮。

只是這種話在本人面前就算撕了嘴也不能說————

  【插圖P227】

  即使出了意外,擁有超常生命力的這家伙應該也不會輕易地受傷,這才是我覺得她最適合當誘餌的原因。

  「主人……平常一副連蟲都殺不下手的表情,偶爾卻會做出殘酷到令人驚訝的事呢。」

「竟然使出那么高明的花言巧語騙女神成為活祭品……宗太先生真是太殘忍了……根本就是惡魔……」

  看透我想法的卡羅麗娜&席爾宛如挖苦我似地吐槽。

嗚……

我也不是沒有罪惡感的啊。

可是我們目前沒有可以挑選手段的余裕。

如果這次的作戰能夠順利進行,之后就買阿芙蘿黛蒂喜歡的衣服給她吧。

  ~~~~~~~~~~~~

  準備好要誘出雞蛇的誘餌后,接下來就是魔物的配置了。

  在這次的作戰中,擔任特別要角的應該是發狂菇吧。

我先接二連三地召喚出魔物,好為雞蛇的襲擊做準備,最后才叫出關鍵的發狂菇。

  「菇菇!」

  擁有粉紅色菌傘的發狂菇不斷地扭動身體,并發出奇妙的叫聲。

我讓發狂菇移動到雞蛇居住的大樹前。

  (發狂菇……用迷情粉!)

  因為做過實驗的關系,所以我知道這家伙的技能有效范圍出乎意料地廣。

2只發狂菇放出的迷情粉,飄到了在巢中收起翅膀休息的雞蛇之處。

  「咕嘎————————————!」

  雞蛇 等級B Lv24/30 狀態(發情)

  很好!

作戰的第一步成功了!

我使用技能鑒定眼一看,確認雞蛇的狀態變成了發情。

  (蒂,我這邊進行得很順利!接下來就拜托妳了!)

(嗯,OK!)

  確認作戰順利進行后,我對那位被樹藤綁住的女神送出信號。

  「嗯哼~小雞蛇~!來這邊跟我一起做快樂的事嘛?」

  阿芙蘿黛蒂收到了我的暗號,便一面說出不自然的臺詞,一面擺出性感的姿勢。

陷入發情狀態的雞蛇以低空飛行靠近阿芙蘿黛蒂,看起來像是在地上爬行。

然而————

「呀————————!宗太!!宗太快點!快來救我!!」

  妳剛剛的美人計都跑哪去啦————

或許是輸給了雞蛇靠過來的魄力,阿芙蘿黛蒂一邊揮舞手腳,一邊喊叫起來。

  (哥布林騎士!擺出陣型!)

  我對事前配置在固定位置的10只哥布林騎士發出指示,打算封住雞蛇的行動。

據我猜想,雞蛇接下來會采取的行動模式有2種。

一是避開位于正面的哥布林騎士,二是毫不在乎地直接飛沖過去。

  「咕咯————————————————————————!」

  發情狀態的效果太可怕了!

結果似乎是后者。

興奮中的雞蛇完全沒有減速,直直地往重量級的哥布林騎士飛沖而去。

在雞蛇撞上哥布林騎士的那一瞬間,就是最佳時機。

  (發光菇……用麻癢粉!)

  我對事前配置在固定位置上的發光菇下達指令,讓牠朝停下動作的雞蛇噴出胞子。

  「咭咭咭咭咭!」

  吸入大量胞子的雞蛇一邊拍動巨大的雙翼,一邊如同毛毛蟲般在地上打滾,卷起大量的塵土。

「嗚……這家伙!」

明明被麻痺封住行動,卻還能這么激烈地抵抗。

要是對手從麻痺狀態回復過來,那就麻煩了。

如果雞蛇逃向天空,我也沒有下一個可以打倒牠的辦法。

我對哥布林騎士發出指示,命令牠們拘束住雞蛇。

「咕嘎————————!」

  即使如此,雞蛇還是沒有停止掙扎,于是我慢慢地增加壓制的魔物數量,和牠對抗。

結果————

在我派出第14只哥布林騎士后,雞蛇總算是無力反抗了。

經過了一段時間,雞蛇的身體不停抽搐,老實到令人難以置信。

確定勝負告一段落之后,我這才大大地松了口氣。



夏小汐墨夜霆全文免费阅读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