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卷

第5話

第一卷 第5話

  與美少女吸血鬼————卡羅麗娜·巴頓結下契約后,又過了3個小時。

以結論來說,采集醫藥草的成果比昨天更好。

我并沒有確切地計算過,若要舉個數字,會不會有100株以上啊?

可是,此時又出現了一個新的課題。

隨著時間經過,采集醫藥草的步調明顯慢了下來。

我一開始以為只是魔物們累了,但光是這樣仍無法完全解釋這次的采集速度降低的原因。

從種種跡象中,我只能得出一個結論。

加上上回的采集,我似乎把生長在森林中的大部分《醫藥草》都摘走了。

  「再繼續找下去也沒用了吧,今天就先回去,從明天開始又要尋找新的賺錢方法了。」

  附帶一提,被自信滿滿的我派出的魔狼們好像并不擅長采集醫藥草。

應該是比哥布林更低的智能所導致吧。

魔狼們看起來并沒有判別植物的能力,帶回來的盡是些平凡無奇的雜草。

  「呵呵呵!看樣子輪到我出場了!」

該怎么把這些堆積如山的醫藥草運到街上呢?當我思考起這個問題時,阿芙蘿黛蒂對我說道:

「真是的……宗太沒有我就什么都辦不到呢。如果宗太帶著誠意向我低頭……那我今天也不是不能幫你搬東西喔。」

「…………」

真、真啰嗦……

不過她說得也沒錯,要是靠我一人之力搬完這次采來的醫藥草,那大概太陽都下山了。

我&阿芙蘿黛蒂&2只哥布林騎士大概勉強可以搬完吧?

醫藥草約略就是4人能搬的量。

而帶著2只以上的魔物在街上走太引人注目,我想盡可能避免。

  「來啊來啊!怎么啦?如果你哭著跪下嗑頭說『拜托您,阿芙蘿黛蒂大人!超————可愛的阿芙蘿黛蒂大人!美到不像話的阿芙蘿黛蒂大人!』,那我就勉為其難特別考慮一下喔?」

  這、這家伙!

一抓到別人的弱點,就馬上開始放肆了!!

若只是低頭的話,我倒是無所謂,但這種做法感覺只會讓阿芙蘿黛蒂更加得意忘形,所以我覺得很不爽。

有沒有什么辦法?

當我在腦中思考起各式各樣的計策時,腦海里浮現出一個點子。

  「……不,等等喔?」

  絕對支配 等級 詳細不明

(有資格支配萬物之人才能獲得的加護。)

  此時我想起的是加護《絕對支配》。

說明上寫著,我能夠支配所有的對象。

那么能收納進球中的是不是不光只有魔物,還包括了道具呢?

實際上,阿芙蘿黛蒂持有的枕頭,還有在雜貨店購買的毛毯等東西也都被我收入了球中。

最重要的是想象。

我試著用化為實體的膠囊球去碰觸地上堆積如山的醫藥草。

接下來,結果會怎么樣呢?

膠囊球發出燦爛的光芒,如同高性能的吸塵器般兇猛地吸取物品。

看來像醫藥草這類的道具并不受數量的限制。

最后,100株以上的醫藥草全都被收進了膠囊球中。

  「嗚哇————————!?為什么!怎么會這樣!?」

  她大概是沒想到連搬東西這類僅剩的工作都會被奪走吧。

剛才高高在上的態度倏地轉變。

阿芙蘿黛蒂顯然深受動搖。

「……那、那個,宗太,附帶一提,我剛剛的話全都是開玩笑的喔。」

「我知道啦,像蒂這樣溫柔的女孩子,怎么可能捉著別人的弱點就得意忘形呢。」

當我說笑似地諷刺她時,阿芙蘿黛蒂的眼里便泛起淚光。

「嗯、嗯,你知道就好。我才稍微沒注意,宗太就有所成長了,真讓人佩服。」

「嗯,按照這個步調成長下去的話,蒂可能就愈來愈沒有工作的機會了。」

聽到我又一次的諷刺,阿芙蘿黛蒂軟綿綿地坐了下來,緊貼著我的身體。

「對、對不起,我得意忘形了……」

「……是嗎,我知道了。」

  「所以啊,宗太,求求你不要丟下我……這次我會認真地幫你工作的……」

  「我知道了啦……別黏得這么緊!」

阿芙蘿黛蒂受到的打擊也許比我想象中還要大。

過了好一陣子,阿芙蘿黛蒂才停止哭泣。

  ~~~~~~~~~~~~

  「這是您的任務報酬66000柯爾。」

「……我收下了,謝謝妳。」

這一天的冒險者公會顯得有些騷動。

這也是當然的。

因為我今天搬到冒險者公會的醫藥草足足超過100株。

「那個,我只是出于好奇才問的,為什么您能收集到這么多的醫藥草呢?難不成宗太先生知道森林中有什么秘藏地點嗎?」

「呵呵呵,這就是我做為冒險者的才能。只要我出馬,這根本是小事一樁。」

由于是在可愛的克蘿伊面前,我特別耍了一次帥。

  「喂喂,那個新人是何方神圣啊……?」

「我想起來了,那家伙好像就是……昨天帶著一位超級美女來登錄冒險者的男人。」

「真的假的!?就是那個穿著奇裝異服、成為話題的男人嗎!」

  周圍的冒險者們接二連三地談論起與我有關的話題。

唔。

似乎有點太過引人注目了。

還是暫時克制一下這種使用醫藥草賺取零用錢的方法吧。

嗯,反正我本來就打算從明天開始要去處理其他委托,所以也沒什么問題。

我一面思考著這件事情,一面走出冒險者公會。

  ~~~~~~~~~~~~

  「大哥哥,蘋果!要不要買蘋果呢?」

  當我漫步于圣特貝爾的街上,準備回到旅店時————

有一位少女向我攀談。

那位少女在有點臟的防水布上放著蘋果,擺起簡陋的地攤。

年紀約是7歲左右吧?

在現代日本無疑是該去上小學的年齡。

在這個世界里,小女孩也得工作嗎?

她看起來沒有攝取足夠的營養,這光景讓人看了就心痛。

  「宗太,我肚子餓了。機會難得,我們就買蘋果回去吧?」

  看到少女的模樣,阿芙蘿黛蒂似乎也有同樣的想法。

「也對。呃————可以給我10顆蘋果嗎?」

「謝、謝謝您的惠顧!10顆蘋果的話,總共是1500柯爾。」

我給她1枚銀幣及5枚鐵幣,接過蘋果。

多出來的蘋果等等就拿給哥布林們吃吧。

附帶一提,這個世界主要使用的貨幣如下所示:

  銅幣 10柯爾

鐵幣 100柯爾

銀幣 1000柯爾

金幣 10000柯爾

  在金幣上頭好像還有白金幣這種更加高等的貨幣存在,但一般來說,白金幣完全不會流通到市面上。

我和阿芙蘿黛蒂兩人一邊咬著蘋果,一邊走在圣特貝爾的街道上。

嗯,好吃!

這是為什么呢?

明明是普通的蘋果……我卻覺得非常美味。

或許是因為被召喚到異世界的這段期間,我一直都沒吃到甜的東西的緣故吧。

  「喂,那邊的小子,給我站住。」

  巴克拉賈·阿卡曼

種族:人族

年齡:37

  當我心情愉悅地走在街上時,一位流著油汗、渾身肥肉的大叔毫不客氣地擋在我的前方。

肥大叔帶著一群氣質低劣的男子,很狠地瞪著我們,那些人大概都是他的部下吧。

  「喂!你有沒有見過這張畫像上的女孩!?」

  這時大叔從懷中取出一張既妖艷又性感的少女畫像。

我立刻就看出,畫上的人就是我剛才在森林里剛收服的吸血鬼少女————卡羅麗娜。

「沒有,不好意思,我沒印象。這女孩做了什么嗎?」

  卡羅麗娜目前正在我的球里睡覺呢。

但我就算撕破了嘴也不會說出來。

感覺好像有什么不尋常的原由,還是別透露有關卡羅麗娜的情報吧。

「小子!你很囂張喔!知道這位是誰嗎!?這位可是在圣特貝爾中排名第4的奴隸商會領導,巴克拉賈·阿卡曼大人喔!」

「……是、是喔。」

不,他誰啊?

而且那個排名第4的大商會領導……這地位聽起來實在很微妙……

「哼,下次再有這種無禮發言,你這條小命就沒了!這張畫里的女人是我們購入的商品,她卻不知好歹地試圖逃走。」

「…………」

原來如此。

也就是說,卡羅麗娜是不想成為奴隸才逃跑的。

然后在逃走途中跌落山崖,這才演變成如今的局面。

「我了解了。若是得知了什么情報,便會跟您聯絡的。」

我低頭行過禮后,這個男性集團又走到攤販街深處去尋找下一位目擊者了。

「他們是怎樣啊,感覺真差。」

「嗯,而且事情好像會變得很麻煩,還是別跟他們扯上關系吧。」

事后我回頭想想,覺得說不定就是這句話插了旗。

  「妳這家伙是怎樣!居然在這種地方擺放蘋果……妳有我們發行的商業許可證嗎!?」

  「咦……?」

「小妮子!過來這里!我要在家里好好地懲罰妳。」

肥大叔露出下流的笑容,糾纏著賣蘋果的少女。

大叔的右手還一把抓在少女的臀部上。

  「那個,警告做到這種程度就夠了吧?這樣對待一個小孩子也太不成熟了。」

咦,我這個笨蛋!

因為絕對會發生麻煩事,我才在心里下定決心不要扯上關系的啊……可等我發覺時,身體已經擅自行動了。

  「你這家伙是哪來的……?這不是剛剛的冒險者嗎?」

  我在肥大叔對小女孩性騷擾時打斷他的舉動,似乎得罪了他。

  肥大叔的表情因憤怒而變得扭曲。

「只不過是個區區的冒險者啊。你是對我有什么意見嗎?啊?」

「大、大哥哥……」

我看到啰。

小女孩正用怯懦的目光望著我。

我當然有意見!

舔舔小女孩這種行為,只有在二次元才能得到允許。

就是因為有你這樣的家伙,日本的漫畫才會遭受限制的啦!

悲傷只會產生悲傷的連鎖效應……

「我在問你是不是有意見!你想無視我說的話嗎!」

  大叔不知為何腦袋充血,拔出插在腰間的劍。

然后他毫不猶豫地朝我這里砍來。

在那一瞬間,我下意識地召喚出哥布林騎士。

哥布林騎士用自己的身體替我擋下了大叔的劍。

  「好家伙……你竟然是魔物使!」

  沒錯喔。

看樣子魔物使這個職業在亞德萊德中還是挺有知名度的。

可是這個大叔明明那么胖,卻還滿靈活的。

就連我目前最強的戰力哥布林騎士,遭到大叔的劍擊都身受重傷。

  「這家伙沒什么好怕的,小子們!給我捉住那個冒險者!區區魔物使居然敢反抗我,我要讓他后悔一輩子!」

「「「是……!」」」

領受大叔命令的男部下們一起拔出劍,往我的方向沖來。

  「哥布林們!保護我!」

  我陸續地召喚出2只、3只、4只哥布林騎士,對牠們下令。

總計15只哥布林騎士,眼看著就要占據這條攤販街了。

  「「「什么!?」」」

  這些人是看到敵人的數量這么多,心中涌起恐懼了吧。

男子們停下腳步,急忙止住自己的動作。

我沒有放過這個機會。

瞬間轉守為攻的我命令哥布林軍團。

寡不敵眾指的正是眼前這樣的情況。

被一大群哥布林軍團襲擊,男子們立刻就被打得趴倒在地。

  「到此為止!現在立刻收起魔物,遵從我的指示!否則我就砍斷這個女孩的頭!」

「大、大哥哥……」

  是我大意了。

我被那些男部下們引開注意力,在那一瞬間延誤了判斷。

肥大叔把賣蘋果的少女當作盾牌一臉得意洋洋。

「知道了,我會聽你的話,只是我有個條件。」

「什么……?條件……?」

肥大叔露出訝異的表情。

「做為交換,我希望你收下這個。」

「嗯,這是什么……?」

大概是我遠遠拋投東西的舉動順利地讓他放松了警惕。

肥大叔在半空中接住了我扔出的膠囊球。

「你上當了!」

  但這就是我設下的陷阱!

  「什、什么!?這道光是怎么回事!?」

  在大叔大聲喊出這句話后————

我丟出的膠囊球突然發出眩目的光輝,把他的身體吸了進去。

結果————

大叔的身軀在不知不覺間,完全被收進了小小的膠囊球中。

肥大叔氣得滿臉通紅,不斷地敲打球體內側的殼面。

  「喂、喂!這里是哪里!?放我出去!趕快放我出去!不然我可不保證你的下場!」

  呼……

看樣子這回算是順利擺脫困境啦。

我收服肥大叔了!

  「不要緊吧?有沒有受傷?」

「……嗯、嗯,謝謝您,大哥哥。」

  賣蘋果的少女鄭重地向我道謝。

經過這次的事,我算是清楚了解到了。

我的技能《絕對支配》根據使用方法的不同,或許會令這個世界的常識,有著從根本產生崩壞的危險。

攤販街的人似乎在我召喚出哥布林軍團時就逃走了。

太好了……

這次目擊者的人數很幸運地能壓到最少。

  「宗太,該怎么講呢……我也是不得已才這么說的啦……」

  【插圖P125】

  感覺害臊又忸怩的阿芙蘿黛蒂垂下眼眸,這么告訴我:

「就是在剛剛啊,你看起來……有一點帥。」

「哈哈,那還真是謝啦。」

想不到會從阿芙蘿黛蒂口中聽到這樣的話。

能夠得到女神的贊美,實在是讓人感到無限光榮。

很好。

既然事情也告一段落了,就回旅店去吧。

在這里久留也不是個聰明的選擇。

  ~~~~~~~~~~~~

  因為哥布林們的努力,我在這次的冒險中賺到了比預料中還要多的巨額金錢。

因此今天我選了有附浴室的高級旅店。

價格是一晚7000柯爾,住宿費比昨天投宿的旅店貴了將近2倍。

不過————

隔了這么久,我終于能在浴室洗去汗水。

再這樣下去只會讓身體繼續變臭,浴室的確有值得我奮斗的價值。

或許是在球里休息了約半天的關系。

在森林中遇見的吸血鬼女仆————卡羅麗娜·巴頓身上的傷已經完全痊愈了。

「嗯嗯……」

「啊,妳醒啦?」

讓卡羅麗娜睡在旅店的床上一段時間后,她逐漸恢復了意識。

  「……魔王……陛……下?」

  一看到我,卡羅麗娜便說了一句奇怪的話。

「呃————妳是不是把我跟其他人搞混了?」

我一問,卡羅麗娜便倏地回過神來。

  「……真、真是不好意思,我的記憶似乎有些混亂。呃————這里究竟是哪兒呢?」

  「這里是圣特貝爾街上的旅店。因為妳倒在森林里,我才把妳帶回城鎮的。」

「這樣啊。謝謝您這次的幫忙,這真讓我不知該如何感謝才好。我的名字是卡羅麗娜,卡羅麗娜·巴頓。

和我比較親近的人都稱呼我為卡羅。請問……若是方便的話,能否告知您的大名?」

「嗯,我的名字叫風早宗太。」

「是……宗太大人啊。雖然我當時意識模糊,但還依稀記得是您救了我。救了掉落山崖、卡在樹上的我的,就是宗太大人吧。盡管那時意識不清,我還是清楚記住了宗太大人的臉。」

「是嗎,那真是太好了。」

能夠省去各種說明的工夫,實在是萬幸。

接著————

卡羅麗娜像是在思考些什么,沉默了一段時間后才緩緩開口:

  「那個……關于這方面,我有件事想跟宗太大人商量。能不能讓我做些什么回報宗太大人的恩情呢?」

「報恩?」

「嗯,這種說法在您聽來,或許會覺得很厚臉皮……我是以奴隸的身分被帶到圣特貝爾的。

就算離開這里,我也沒有可以回去的地方,所以我想請宗太大人讓我待在您的身邊,讓我照料您的生活起居。」

「……我個人是非常歡迎啦,但很不巧的是我沒有可以雇用女仆的錢。」

「呃,這個沒有關系。原本就是我硬要拜托您的,只要給我最低限度的衣食,那我就沒什么不滿意的了。」

如果卡羅麗娜說的是真心話,那當然是再好不過了。

「別看我這樣,我對戰斗也有些自信。帶我前去冒險的話,我相信自己應該也能幫上宗太大人的忙。」

卡羅麗娜說的恐怕都是真的。

她的各項數值平均高到幾乎讓人無法相信她是女性。

「我明白了。既然卡羅都說到這個地步了,那我也沒有拒絕的理由。」

  「真的嗎!?謝謝您!主人!」

  「妳叫我……主人……!?」

「嗯,因為宗太大人以后就是我的主人了,我認為這樣稱呼會比較適合……這有什么不對嗎?」

「沒有不對!絕對沒有!以后請務必叫我主人!」

真是太出人意料之外了。

看樣子我從今天起就是卡羅麗娜的主人了。

我沒想到自己居然會有在不需要付錢的情況下,就被女孩子稱為『主人』的一天。

  「主人,若是有什么想要我做的事,請盡管吩咐。只要是主人的命令,那我都會接受。」

  卡羅麗娜優雅地彎下腰,深深地低頭鞠躬,并這么說道。

「什、什么都可以嗎……?」

「當然,是主人救了我的性命,所以我今后將會誠心誠意地為主人盡心盡力、即使粉身碎骨也在所不辭。」

卡羅麗娜露出爽朗的笑容,訴說自己的感謝。

她的模樣實在太過可愛,令我不由自主地心跳加速。

是說仔細想想,我目前正處于一個很驚人的情境中。

跟一位所有人都會回頭觀望的銀發紅眼美少女女仆,單獨坐在床上……

卡羅麗娜的身材整體顯得織瘦修長,但該有料的地方也很有料……總之就是非常符合男人的理想。

糟糕。

總覺得一意識到,心跳就變得更快了。

  「宗太!我先洗好澡啰!」

  一道感覺十分神圣的凜然聲音在此時響起。

我把目光轉往聲音傳來的方向,看到的是身穿浴袍的阿芙蘿黛蒂。

剛淋完浴的她看起來比平常更加性感。

阿芙蘿黛蒂豐滿的胸部在浴袍縫隙間不斷地晃動。

  「……什么!為什么神的眷屬會在這里!?」

  一看到阿芙蘿黛蒂,卡羅麗娜的臉色明顯轉為蒼白。

「卡羅該不會知道這家伙的真面目吧?」

「嗯,神族與魔族擁有的性質是相對的,彼此算是表里一體的存在。只要對方在附近,就能朦朧地感覺得到。」

原來如此。

這么說來,阿芙蘿黛蒂也是在一看到卡羅麗娜的瞬間就一口斷定她是魔族。

「這樣啊,既然都曝光了,那也沒辦法。那個女的叫做阿芙蘿黛蒂,因為諸多因素,所以我們才一起展開冒險。」

「阿、阿芙蘿黛蒂!?為什么奧林匹斯十二主神的其中一人會在地面上!?她在天界也是等級最高的神族啊!」

「…………」

我居然不知道。

雖然我是覺得這個名字在游戲之類的地方很常聽到,沒想到阿芙蘿黛蒂在這個世界也這么有名啊……

  「呃————會變成這樣也是有很多原因的。」

  【插圖P133】

  事情麻煩了。

仔細想想,我這是跟本來水火不容的神族與魔族,同時締結契約了啊……

我開始對卡羅麗娜說明起至今的原委。

  ~~~~~~~~~~~~

  看來自己遇見了一位不得了的人物。

聽聞種種說明的卡羅麗娜無法掩飾自己的驚訝。

盡管在地面上遇到地位最高的神族之事也使卡羅麗娜感到詫異,但這位能令神族服從的人類卻帶給了她更大的沖擊。

她曾聽認識的魔族提起過,神族聽聞魔王復活的預言后,正從其他世界召來勇者的事。

可是————

即使活了超過300年,卡羅麗娜也未曾聽說過有什么加護的效果是連神明都能收歸旗下的。

……不,正確來說,她知道過去曾有一人擁有類似這樣的力量。

大魔王————伊布力斯。

那位在300年前君臨亞德萊德,人人畏懼的存在。

伊布力斯是靠著『支配所有魔物之力』,才獲得了絕對的地位————而所謂的「所有」,指的便是存在于亞德萊德的全部魔物。

這是為什么呢?

卡羅麗娜自從見到宗太的第一眼開始,就把他的外貌與魔王的面容重疊在一起了。

難道說,這位被召喚到異世界,成為勇者的少年————風早宗太就是魔王的轉世?

在卡羅麗娜心中萌芽的疑惑逐漸轉為確信。

她有兩樣根據。

一是,有名的預言家曾經做出魔王近日將會復活的預言。

像伊布力斯這種擁有強大力量的魔族,即使肉體已然腐朽,魂魄卻不會完全消失。

如伊布力斯這樣的例子,常常會花費數百年的歲月轉生到別的容器當中。

二是,長年侍奉魔王的卡羅麗娜的直覺。

卡羅麗娜曾貼身服侍過伊布力斯,她比誰都靠近他,也打從心底愛慕著他,所以她才會曉得。

不會錯的。

這個名為風早宗太的少年就是魔王伊布力斯的轉世。

盡管他本人似乎沒有自覺,但如果預言屬實,最終他將會覺醒魔王之力,成為君臨亞德萊德頂點的存在吧。

那么自己的使命便是拚盡全力來協助他。

  (不過命運真是奇妙,想不到還有機會能像這樣與您重逢……)

  伊布力斯是比誰都更強大且絕對的存在,卡羅麗娜便是憧憬著這樣的他。

  (呵呵,我也真是的……可不能太過激動啊。)

  能夠再次侍奉于魔王身側的喜悅,令卡羅麗娜感動得渾身顫抖。

  ●役使魔物檔案

  巴克拉賈·阿卡曼

種族 奴隸商人

個人等級 18

生命力 45

力氣值 52

魔力值 32

精神力 25

技能:殺戮者的兇刃、火屬性魔法(初級)、水屬性魔法(初級)



夏小汐墨夜霆全文免费阅读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