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卷

終章 展開異世界生活

第一卷 終章 展開異世界生活

  

深夜。

連草木也入眠的時刻,在這座唯一的光源,來自高懸天上三顆月亮的幽暗樹海中————

大室斗真恢復了意識。

他鞭笞疼痛不堪的身體,費盡一番功夫才抬起身子。

「我……到底做……好痛!」

一陣劇痛,讓大室連忙伸手摸了自己的臉。

鼻子歪掉了,牙齒也掉了好幾顆。在得手英雄徽章后,按理說防御力已增強的身體,變得千瘡百孔。

「想起來了……我在《賭局游戲》的場子上敗給了湊嗎……」

大室往地面揍了一拳。

拳頭使不上力氣。

最后中招的《完全反射》,所造成的傷害尚未復原。

看來即使在游戲里死不了,還是會留下一定程度的創傷。

「該……死的畜生……怎么可能。真的是我輸了,湊贏了嗎?這一定哪里搞錯了。那個長得呆頭呆腦、一無是處的混帳,居然帶著正點的女人,而且能力還比我強,這怎么可能!他媽的!」

大室咒罵著從地上爬了起來。不過他馬上因為下半身無力而摔倒,就像剛出生的小鹿一樣,兩條腿不停打顫。

大室的眼眸再次燃起怒火————

「他媽的、他媽的、他媽的!該死的湊、該死的湊、該死的湊!居然讓我丟這么大的臉,讓我遇到這種事!我要殺了你!下次見面我一定要取你的狗命!還有那些女人也一樣,諂媚那個呆頭呆腦男人的臭婊子同樣該死!我要把湊綁起來,當著他的面,一個一個慢慢強暴那幾個婊子,玷污夠了之后再殺了她們!」

大室大吼大叫。這時,或許是被他的聲音吸引————

草叢突然沙沙作響。

「咿!」

大室面露驚恐的神情,忍不住小聲地慘叫出來。

他轉頭往聲音來源的方向望去。

那里有一只史萊姆。

「搞、搞什么鬼,原來是史萊姆啊?嚇我一跳。」

大室松了一口氣。

「好啦,快點滾一邊去吧,雜魚魔物。如果不想被我打爛的話。」

大室像在趕狗一樣「噓、噓」地揮手。

「……嗶嘰?」

不過史萊姆似乎沒聽懂意思,蠕動著身子往大室靠近。

「怎樣啦,有那么不想活嗎?算了,你來得正是時候。我現在非常不爽史萊姆,就拿你泄恨————咦?」

大室的手在地面上四處摸來摸去,卻抓不到戰斧。

這時他終于想起————

他從競技場被一拳打飛的時候,松手放掉了愛用的武器,現在的他手無寸鐵。

史萊姆持續逼近。

「……算了,就算空手,要干掉一兩只雜魚魔物也不是問題。」

大室想舉起拳頭————可是失敗了。

手臂無力地垂掛在身旁。

「手斷了?這么說來,剛才也使不上力。是骨折還是脫臼……嗎?可惡,偏偏在這種時候!」

看來也只能先逃再說了。大室如此心想,試圖從地上爬起來。

可是兩條腿卻抖得根本無法站立。

對了,剛才也是想站卻站不起來。事到如今大室才想起————

「……咦?」

然后他發現————

眼下的情況似乎不太妙。

比賽已經宣告結束,《賭局游戲》早就落幕了。

自己不再有免死金牌。

「我該怎么辦才好啊……」

史萊姆慢慢逼近。這團不會說話的無情生命體,從腳底的位置爬了過來。沾到消化液的靴子發出噗咻的聲響腐蝕了。

大室不會知道,但這是史萊姆的獵食行動。

把獵物吞進膠質狀的體內,直接吸收。

史萊姆沒有思想。

單純只是發現有疑似可以吃的孱弱生物,就把它吃掉而已,行動中完全不帶感情。

「慢、慢著,喂……雄、雄二!雄二你在哪!?宗平!!宗平呢!?」

大室喊叫跟班們的名字。

……無人回應。

「美佳!美佳!來救我啊!美佳!我喜歡妳!我愛妳!所以————」

大室接著呼喊了他以前的女朋友。

……無人回應。

這也是理所當然的事,因為大室被召喚到這個世界的第一天,就拋下朋友和戀人自己逃走了。

這世上已經沒有愿意向他伸出援手的夥伴。

史萊姆毫無感情地,慢慢吞噬大室的肉體。

「我、我不要……我不要……我不想死。我怎么會……死在這種地方?這不可能……不可……」

過了約莫十五分鐘后。

深夜的樹海恢復了寧靜。

一只史萊姆貌似滿足地抖動著身體,鉆進樹叢里,而這一幕沒有任何人目睹。

?

《賭局游戲》結束后,我們五人受邀到《ZOO》的聚落參加宴會。長老拉拉洛亞向我們致謝,魔物們也一改先前的態度,熱烈地表示歡迎。而且我們未來得以在《ZOO》的庇護下生活一事,也正式獲得認可。

奪回守護神樹海龍后,《ZOO》對于《賈蘇爾》的抑制力也回復過往的水準。

我不知道后來大室的下場如何。

有人說他離開格奧魯基歐斯的身邊,不知跑到什么地方去了;也有人說他在樹海,被魔物攻擊死掉了……有太多空穴來風的說法。

不過坦白說,我一點都不在乎。

我對大室的死活不感興趣。如果他真的死了,說完全沒有感覺那是騙人的,可是我不會感到哀傷難過。

————經過這一連串的事情后。

我們在學校的校舍里面生活著。

聽到在校舍生活,可能會有許多人聯想到我們在進行住宿學習,或社團活動的集訓,但這里指的不是那種情況。我們在校舍過的,就是一般認知中的那種『日常生活』。

校舍與外界中間筑著一道高墻,墻外是一大片蓊郁的深綠色叢林。林子里不時傳出狂暴的魔物所發出的低吼和龍————《ZOO》的守護神樹海龍的咆哮,以及風格奇特的鳥啼聲。此外還彌漫著一股濃烈的植物味道,和聞起來帶了股泥土味的野獸騷味。

現在應該是八月初。剛過中午。

我一邊巡視『隊伍成員』的狀況,一邊在校舍走廊走動————

準備前往圖書室和栞里會面。

打著『作戰會議』之名,聊過『徽章傳奇』的話題之后,我和栞里開始了祕密的時間。

「唉,柏木同學。」

栞里刻意移到我身旁坐下,靠著我的身體。明明圖書室的座位多得是。

我自覺臉頰一陣發燙,故作鎮定地回應:

「什么事?」

「如果我們沒辦法回去原來世界的話————」

「我們才剛開完會討論要怎么樣才能回去,馬上就要發表悲觀的看法了嗎?」

「我只是假設而已。」

「噢。」

「如果我們沒辦法回去原來世界的話————我想看的書,就只能由你來寫了。這一點,柏木同學你心里有數吧?」

「咦。我們有約法三章了嗎?」

「那當然。我們是命運共同體、共犯、共生體————怎么稱呼都無所謂,總之我們的關系很特別。」

「……呃,那是彩東同學妳上次突然提起的事情吧?我不記得有答應妳喔。」

「OK或NO不重要,我們的關系不同于一般的男女朋友,不需要承諾。」

「依妳的形容,感覺還挺一廂情愿的,那還能稱作『關系』嗎?」

「唉,柏木同學你不喜歡嗎?」

栞里噘起嘴。雖然她大部分的時候都是一臉冷靜,不過最近她好像愈來愈常露出這種孩子氣的表情了。

我搔搔臉頰回答:

「是沒有不喜歡啦……不過要把作品拿出來給人家看,感覺怪不好意思的耶。」

「你現在還是沒有自信?」

「當然啊……我不覺得自己贏得過世上那一堆有趣的作品。」

「柏木同學,你還是老樣子呢。」

栞里傻眼地這么說完,把她的手和我的手疊在一起。

隔著她給我的手套,我能感受到她掌心的溫度。

「我很喜歡柏木同學的本性,所以只要是充滿了柏木同學的價值觀、人生、人格特質的作品,我一定都會喜歡的。」

「……呃,那算是告白嗎……?」

「不對。我說過了,我想要的是獨一無二的關系。」

「吶,彩東同學。」

「什么事?」

栞里偏起了腦袋。嗯。面露自然的表情、歪著頭的栞里真的好可愛。

感覺她最近比較沒那么冷漠,變得更加可愛動人了。

或許是我多心了吧。

「彩東同學,妳說妳對我有共鳴,愿意關心我、和我站在同一陣線。」

「沒錯,我說過這種話。」

「可是彩東同學,妳很少談到妳自己呢。」

「…………」

「之前妳好像只專門看書,不會自己提筆創作故事。我在想,會不會是因為————妳排斥讓人分析出彩東栞里這個人本質的關系呢?」

「你也太會妄想了吧?」

「很常有人這么說我喔。」

「而且敏銳得教人反感。」

「也很常有人這么說我。」

我點點頭,然后耐心等候栞里的回應。

栞里放在我手上的手微微顫抖,只見她面露彷佛在心中再三思考的表情,默默不語。

等到時鐘秒針移動的聲音,已經響了數不清多少次的時候,栞里終于開口了:

「因為我現在還不夠有自信。」

「理由跟我一樣呢,我不該對這一塊過問太多嗎?」

「不,未來總有一天————我會希望和柏木同學分享。」

「也就是現在還不行的意思?」

「沒錯。現在……還不行。」

栞里小聲地喃喃說道。

一開始,我難免覺得有點落寞,不過仔細想想————便覺得這也是理所當然的事情。

被召喚到異世界后才認識,開始有深入交流的同學們,轉變為組成隊伍、把性命寄托在彼此身上的關系。

話雖如此,我、栞里、游子、麻梨果和艾瑪學姊,說穿了,彼此不過是才剛認識的外人。

只不過我們的日子過得比一般高中生要更緊湊,所以很容易忽略這一點。

但其實不需要著急。彼此間,還有很多不熟悉的地方是很正常的。

只要之后,慢慢互相了解就夠了。

總而言之————

「眼前我們就先聊聊『徽章傳奇』的話題吧。」

于是我向栞里分享了未公開的故事劇情。

在除了我和栞里以外,空無一人的安靜圖書室。

感受著窗外異世界的氣息,今天也平安無事地過去了。

校舍不再有鐘聲響起。

只剩下————我們五個人生活的聲音————



夏小汐墨夜霆全文免费阅读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