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卷

第四章 逆轉之刻

第一卷 第四章 逆轉之刻

  

三天的時間過去————

在傍晚暮色蒼茫的時刻。于《賈蘇爾》最東端,格奧魯基歐斯的競技場。

這里平常應該是英雄們練劍,或者強迫奴隸決斗作為余興節目時使用的場地。此時此刻被觀眾擠得水泄不通、氣氛熱鬧無比。

觀眾席幾乎都是人類,他們都是《賈蘇爾》的人民。

雖然也夾雜了少數相貌特殊的魔物————可是他們都被趕到會場的角落。來自《ZOO》的觀眾隨便安排他們就好————這樣的意圖顯而易見。

所有觀眾應該都注視著此刻在競技場的舞臺上,展開對峙的十名男女吧。

并肩站在一起的我方五名隊員,和正對面整齊排成一列,五名《賈蘇爾》的精銳英雄。

對方以格奧魯基歐斯為首,有兩名身穿盔甲、相貌精悍的男子,以及一名衣著窮酸、看似村姑的女子。

至于站在最右邊的人,則是肩上扛著斧頭、面露下流笑容的男子————大室。

像這種關鍵的場合,這名最卑鄙無恥的男子果然不可能缺席。

————如我所料。

我早就知道,大室一定會參加這場《賭局游戲》。

位于英雄國度《賈蘇爾》的最東端,格奧魯基歐斯的城市。

常駐此地的英雄,除了格奧魯基歐斯本人以外,等級一點也不高。

按照栞里《神眼》的判斷,大室的力量在這個城市確實能排上前五名。

可是唯獨那個打扮樸實的女性,不在我掌握的『設定』之內————

她到底是誰?

「沒辦法鑒定嗎?」我向栞里使了個眼色確認,她搖了搖頭回答:

「那名女性似乎特別緊張的樣子。她模樣驚恐、一直緊閉著雙眼。《神眼》必須在對方睜開眼睛的情況下才能發動……」

原來如此,看來要格外注意了。

雖然其他英雄都是我熟知的人物,可是一旦出現了不規則變數,就必須小心面對。

「那么,感謝各位來賓共襄盛舉!!在這個可以同時欣賞到三個月亮的良辰美景之夜,正適合舉辦賭上了國與國之間威信的《賭局游戲》!主持&轉播&裁判由我————中立商業國家《康恩帕尼》的偶像小哈皮負責擔任??」

一個頭上長著兔耳朵的女孩,站在我方和英雄之間的舞臺正中央,用明朗的聲音主持比賽,并且朝著觀眾席大動作地揮舞雙臂。

創造神,以及哈皮這種創造神的眷屬,在這個世界的立場完全中立。

因此主持《賭局游戲》也是他們的工作。

「規則是五對五的團體戰!!這是《賈蘇爾》最擅長的對抗賽形式呢?他們對異世界的訪客也絲毫不會手下留情!!不愧是對勝負極度執著、名震八方的魔鬼,頑固人類中的頑固專家,格奧魯基歐斯!!————各位觀眾好奇的陣容名單如下,請看!!」

「咚!」的一聲,哈皮使用魔力,讓空中浮現出由光構成的文字。

那是雙方選手的一覽表。

●ZOO 選手一覽

先鋒 彩東栞里(屬性:神族 個性:神龍)

次鋒 島村游子(屬性:精靈 個性:沙羅曼達)

中鋒 艾瑪·阿什克羅夫特(屬性:惡魔 個性:魅魔)

副將 武田麻梨果(屬性:英雄 個性:庫胡林)

大將 柏木湊(屬性:魔物 個性:史萊姆)

●賈蘇爾 選手一覽

先鋒 格奧魯基歐斯

次鋒 漢尼拔

中鋒 米爾汀

副將 蜻蛉

大將 大室斗真(屬性:英雄 個性:徐晃)

我方每個人徽章的屬性和個性,都標示得一清二楚。相對地,英雄方除了大室以外,都沒有用括號補充。

因為他們本來就是這個世界的人。

我們是得到徽章的加持后,借用了這世界某號人物的力量。

不過那些英雄本身就是英雄,所以才沒有特別注解。

感覺像村姑的女性,名字似乎叫做蜻蛉。

————蜻蛉?這名字的確有出現在爺爺的隱藏設定里面……

完蛋了,我沒什么特別的印象。這號人物的設定是什么來著……

希望我能在副將戰開打前想起來就好了。

?

先鋒戰。

栞里和格奧魯基歐斯的身影,出現在競技場的舞臺上。

栞里威風凜凜地在胸前盤起雙臂,面露冷酷的表情。在她的正對面,則是擺出霸氣的站姿、定睛瞪視少女的格奧魯基歐斯。

兩者的距離約莫十公尺。

場上彌漫著一觸即發的氣氛。

連在觀眾席觀戰的我們,也能感受到兩人散發出的強大斗氣。

首先開口打破沉默的人,是格奧魯基歐斯。

「傲慢的神族徽章少女啊,我們的對決是否出乎妳的意料之外呢?」

「什么意思?」

栞里的表情完全沒變,挺出下巴反問。

格奧魯基歐斯放聲嘲笑:

「妳一直深信,自己一定可以摘下一勝。」

「是呀,畢竟我的屬性是最強的————神族嘛。」

「沒錯,我也同意妳說的。問題是,妳似乎忘了一件很重要的事情啊,神龍少女。」

格奧魯基歐斯伴隨沉重的聲響,從背后的劍鞘拔出武器。

那是把巨大無比的劍。

劍身龐大到需要雙手握持,綻放出渾厚光輝的雙面刃不僅能斬開巨巖,連龍鱗也能粉碎。

格奧魯基歐斯將大劍高舉上半空,自鳴得意地開口說道:

「我是屠龍的英雄。我的身體能承受灼熱的吐息、彈開兇惡的銳爪,擋下粗大的尖牙。這把劍能突破所有龍的力量,讓蘊藏無限力量的肉體也俯首稱臣。哪怕對手是神族也不例外————只要是龍,沒有我殺不死的道理!」

格奧魯基歐斯高聲述說自身的英勇,把大劍的劍尖對準栞里的鼻頭。

「妳將在深信自己穩操勝算的先鋒戰中,吞下慘烈的一敗。為自己的傲慢感到后悔吧!!」

「唉、唉唉。小栞她沒問題吧?」

另一方面,在觀眾席中。

坐在旁邊的游子用手肘頂著我的側腹。

「她的對手好像很強耶,神龍跟屠龍者根本就是勢不兩立啊……」

「應該不用擔心吧。」

我不假思索地回答。

「你、你的反應怎么那么敷衍!?」

「好、好啦妳冷靜點,把臉貼那么近我會很困擾。」

「怎么可能冷靜得下來啊!雖然小栞是那種讓人看了就火大的女生,可是我跟她畢竟是從小一起長大的玩伴……我才不想看到她被敵人擊垮的樣子。」

「嗯,所以我說不用擔心啦。」

「你說這種話有什么根據嗎!?對方可是屠龍者啊!?小栞她是神龍耶!?」

「根據嗎?啊,怎么說呢,等一下妳看就知道啦……啊,快看,比賽開始了。」

擔任裁判的哈皮,把手舉到了頭上。

只見她的指尖射出一團魔力,咻咻作響沖上天空。

「那么,我們立刻開始進行對抗賽吧!先鋒戰,開???始————!!」

魔力凝聚而成的團塊,隨著哈皮語氣激昂的聲音,在上空爆炸開來。

看起來就像煙火一樣。

那正是宣布比賽開始的訊號。

「接招吧,神龍少女!!試試看我的必殺劍!!」

比賽正式開始的同時————

格奧魯基歐斯展開了行動。他下半身一沉,全身斗氣四射。

火焰色的熱氣,包覆著大劍的刀身和他的鋼之肉體。

轟轟轟轟轟轟————

斗氣以格奧魯基歐斯為中心卷起漩渦,空氣隨之劈哩啪啦地振動。

其殺氣之強,連我們觀眾席也能清楚感受得到。

然后————

「龍伐劍技·二之型————《破龍烈斬》!!」

渾身綻放出業火般斗氣的英雄,在一聲大喝的同時拔腿沖刺。

化身成熾焰子彈的格奧魯基歐斯,瞬間就跨過了十公尺的距離,以猛烈到彷佛會刮起暴風的力道,準備揮出大劍。

就在他做出那一連串動作的時候————

栞里只是掛著目中無人的笑容,一動也不動。

但敵人進逼到眼前時,她的嘴角突然浮現老神在在的冷笑。

面對這招連龍也能殺死的劍技,她沒有絲毫的膽怯。

對于實力遠超乎人類、如鬼神般的猛烈一擊,沒有半分畏懼。

也沒被這位身經百戰的英雄,所散發出的驚人斗氣震懾。

栞里只是深吸一口氣,舉起雙手。

冷靜至極地輕啟嘴唇,說出了那個字眼:

「我投降。」

………………………………

………………

……經過漫長的沉默后。

「………………………………………………………………………………什么?」

我身旁的游子兩眼發直,發出錯愕的聲音。

觀眾席上的反應也都和她大同小異。不對,不是只有觀眾而已————

在栞里做出投降宣言后,大劍被看不見的墻壁反彈開來的格奧魯基歐斯,同樣怔怔地呆站在原地,不敢相信眼前發生的事情。

《賭局游戲》不允許比賽結束后繼續追擊。

換言之,這一回合已經分出了勝負。

當所有人都目瞪口呆的時候————

「這……這……這是在搞什么東西啊啊啊啊————!?」

頭一個瘋狂吐槽的人是游子。

「投降!?為什么要投降!?」

「學長……這是?」

「OH……太不可思議了,SHIORI明明那么有自信耶。」

麻梨果和艾瑪學姊也猛眨眼,向我投以困惑的視線。

「稍后,彩東同學會為妳們說明的。」

我望向舞臺如此說道。

「有……有誰想得到比賽一開始,就有人立刻宣布投降呢!?勝利者是《賈蘇爾》的格奧魯基歐斯!!天啊,即使是擔任裁判經歷已有兩千年之久的小哈皮,也不禁被嚇了一跳!!」

擔任裁判的少女,用尖銳到讓人聽了會耳鳴的聲音嚷嚷著。

手持大劍、茫然睜大眼睛站在舞臺上的格奧魯基歐斯終于回神,好不容易擠出顫抖的聲音說道:

「投降……?這是在開什么玩笑?」

「我沒有在開玩笑。」

「如果不是玩笑,那是怎么一回事!?別說實際交鋒,妳根本連一步也沒動。不對,妳連一秒也沒戰斗就直接投降,這種事情……怎么可能會有這么愚蠢的事情!!」

格奧魯基歐斯放聲大吼。

大劍的劍尖「轟!」地直指栞里的鼻頭。

「沒有發揮實力就直接認輸,到底有什么意義!?《賭局游戲》有創造神保佑,所以不用怕會在比賽中死去。縱使妳明知自己會輸,好歹也要先奮力一搏嘗試看看吧!」

「可以不要把你那套習武之人的價值觀,硬套在我身上嗎?就算撐到最后一刻又怎樣,反正又打不贏你。既然知道結果,又何必白白浪費時間和力氣呢?」

栞里抄臂抱胸,向前挺起胸膛,以格外自傲的口氣這么回答。

格奧魯基歐斯錯愕極了————

單看那個畫面,實在分不出誰才是贏家。

「這也是神族的傲慢表現嗎?就算輸了妳這一場,光憑其他家伙也能贏我們《賈蘇爾》的意思?」

「我傲慢?————不,你錯了,是你腦袋不清楚。」

「什么……」

栞里面露嘲諷的笑容后,格奧魯基歐斯的額頭爆出了青筋。

栞里一如火上加油般,繼續說道:

「我不惜放掉這場先鋒戰,也要取得優勢。你被我的計策耍得團團轉,把重要的戰力白白浪費掉了。」

「莫名其妙,根本聽不懂妳在說什么。這一回合是我贏了,妳白白把勝利奉送給我!」

「啊啊,好啦好啦。原來如此,你還沒搞懂嗎?呵呵,真是太好玩了————」

栞里得意一笑后————

說出了那句話來。

而那句話對格奧魯基歐斯而言,可謂絕望。

「我告訴你一個好消息吧。我啊————其實是隊伍里面實力最弱的一個。」

「……………………什么……?」

「我身體能力完全沒有得到提升,也不會什么特別的魔法和攻擊技能。雖然是有一點特殊能力沒錯,可是在戰斗方面,完全只是個一般的雜魚。」

「一般的雜魚……?」

「沒錯。」

「不、不可能。擁有神族徽章的人,應該都有壓倒性的力量才對。」

「我確實擁有其他徽章的人所沒有的罕見珍貴技能。可是我的戰斗能力是零,完完全全的零分。說不定像我這種沒有戰斗能力的神族,反而才少見吧。」

「……我不懂。」

「不懂什么?」

「為什么妳之前要一直裝作實力很強的樣子?那樣的行動到底有什么意義?」

「意義?」

「沒錯。我們《買蘇爾》獲得一勝,而你們《ZOO》則吞了一敗,這個事實是不會改變的。刻意假裝自己是強者,到底對你們有什么好處?做那種事情除了愚弄我以外,應該沒有任何作用才對。」

「假如你當真以為我只是為了耍你的話,我看你的頭殼里裝的應該不是大腦,而是拿坡里義大利面吧。」

「拿坡……我不懂什么意思,那也是愚弄人的話嗎?」

「是啊,是愚弄沒錯,我打從心底瞧不起你。」

「妳這家伙……」

「唉唷,露出可怕的表情生氣了耶。不過會被我瞧不起也是很正常的吧?五對五團體戰明明是你們擅長的套路,可是你卻完全不了解事情的嚴重程度。」

「妳在說什么?」

「我的隊伍里面至少有三個————絕對能拿下勝利的人才,大前提是不能碰到你當對手。」

「什么……」

直到此刻,格奧魯基歐斯似乎才終于明白栞里在打什么如意算盤。

格奧魯基歐斯的聲音在顫抖。

「換句話說,妳為了消除他們其中一人不幸敗在我手中的后顧之憂,所以設計引誘我打先鋒戰……?」

面對這個問題————

栞里面露惡魔般的笑容當作回應。

「對,反正我不管對上誰都會輸————既然如此,起碼也發揮一下引誘對手打出最強王牌的作用,這是最有價值的一步棋了。」

「怎么會有這種事……所以妳謊稱自己最強,就是為了這個目的嗎?即使英雄當著妳的面耍狠,妳也完全不為所動、和另一個少年單獨深入敵營來我家宣戰,什至打腫臉充胖子,跟自己人宣稱妳是最強的————所有的一切……都是為了這一刻演出來的嗎!?」

「沒錯。」

「但為什么妳有把握我一定會打先鋒?就算妳處心積慮設下圈套,如果我避開和神龍戰斗,妳又該怎么辦?」

「那種不可能發生的事情,根本不需要去想。」

栞里立即回答。

「你對屠龍者的稱號引以為豪。如果有龍出現在你的眼前,你勢必會認為……必須由自己擊敗那頭龍贏得勝利————所以你不可能會逃避這場戰斗。」

「……原來如此,我的脾氣被妳看穿了啊?」

「呵呵,是啊。此外,《賈蘇爾》有派密探在《ZOO》收集情報對吧?」

「呣……」

「雖然你們的密探還滿會隱藏行跡的,不過我們還是發現有人在竊聽我們討論陣容的事情。所以即使在《ZOO》的領地內,我還是繼續假裝自己實力最強,什至故意走漏陣容結構的消息。」

正確來說,其實我們并沒有發現密探的存在。

對方可是專家,不可能會糊涂到讓我們這群只是外行人的學生,察覺到他的動靜。

可是我早就知道密探的存在,因為隱藏設定上面寫得一清二楚。

只要知道有密探,即使無法把他揪出來,我們也有辦法應付。所以我和栞里串通好說詞,將計就計地利用了密探的存在。

當然,格奧魯基歐斯的個性,我和栞里都掌握得十分精準。

所以這個作戰計劃才能成立。

格奧魯基歐斯整張臉皺成一團,露出「被耍了」的表情。

「嘻嘻,接下來次鋒戰到大將戰還有四場比賽,您就咬著手指、眼睜睜看著我優秀的隊友們所向無敵的英姿吧?屠龍的英雄·格奧魯基歐斯先生?」

栞里用嬌嗔般的甜美嗓音這么說完后————

她立刻掉頭轉身。

背對格奧魯基歐斯走下舞臺。

和身在觀眾席的我對上視線時————

「嘻嘻?」

她吐出粉紅色的舌頭,臉上掛起了狀似小惡魔的笑容。

雖然帳面的紀錄上是《賈蘇爾》拿下一勝,《ZOO》吞下了一敗————

可是雙方的表情卻和結果恰恰相反。

?

先鋒戰結束,緊接著輪到次鋒戰。

我們《ZOO》推派的次鋒是游子。

游子氣勢磅礡地聳起肩膀、踏響腳步,走上了通往舞臺的階梯。

「可惡的小栞?竟然把我們也蒙在鼓里!害我都快被嚇死了,真是的!」

看來她似乎氣壞了。

也難怪啦,栞里自信滿滿地大放厥詞在先,結果一開打就投降。我是因為事先已聽她說明過,所以覺得沒什么大不了的。如果不知情的話,肯定也會嚇一大跳。

弄巧成拙的話,其他人對栞里的信任度有可能因此大打折扣。

不過,沒問題的。

「算了,小栞又不是今天才開始這樣的。」

沒錯,游子和栞里是從小就認識的玩伴。

她不會因為這點小事情,就失去對栞里的信任。

要騙過敵人,得先騙過自己人。

游子知道,栞里是那種有可能基于這樣的思考邏輯,欺騙自己同伴的人。所以照理說來,不會影響到她打次鋒戰的士氣才對。

游子只需要盡全力做好她份內的工作。

在我、栞里、麻梨果、艾瑪學姊四人充滿期待的視線之下,游子站上舞臺。

對手早已先一步上臺了。

「沒想到老夫的主人竟然徹底被擺了一道,看來異世界的小鬼絕不能小看哪。」

對手是個蓄胡的老騎士。他瞪著游子,盡管年事已高,眼神仍充滿了高昂的斗志。

「論腦袋的話,本人漢尼拔也不會輸給你們。老夫為《賈蘇爾》奉獻長達七十年的時間,在無數場的《賭局游戲》奪下勝利。除了數不清的傷痕和經驗刻印在老夫的肉體上,還有無數的戰術記憶留在老夫的腦海之中。無論你們使出什么詭計來,老夫都將一一破解。你們可要張大眼睛仔細瞧清楚,被《賈蘇爾》皇帝封為智將的老夫是如何戰斗的!」

漢尼拔用渾厚又不失宏亮的嗓音撂下狠話。

見狀————

「好……好帥喔!!」

游子睜開大大的眼睛,興奮地高喊。

「好棒!真的太棒了!開場白用了好多讓人聽了會起雞皮疙瘩的字眼!雖然一頭霧水,可是那股氣勢真的帥慘了!嗚哇?真正的騎士超帥的耶,粗獷的鎧甲也超嗆的啦!」

「嗆……?」

「反正就是棒呆了的意思!」

游子用現代年輕人的用語大力夸獎他。

漢尼拔面露有些困惑的表情,不過他馬上甩甩頭,板起面孔。

「妳想誘騙老夫掉以輕心是吧?老夫不會中妳的奸計。」

「奸計?哇,大叔你懂好多艱澀的字眼喔。嗯嗯。身為騎士,說話就是得繞口一點才行嘛。」

「夠了,老夫沒興趣聽妳胡言亂語。創造神的眷屬啊,麻煩妳打出比賽開始的信號吧。」

漢尼拔揚起下巴后,裁判哈皮豎長了兔耳,精神飽滿地高舉一只手說道:

「好的好的好的————打鐵趁熱,我們立刻進行次鋒戰吧!比?賽開始————!!」

比賽隨著熱血沸騰的聲音展開了。

游子目瞪口呆地看著哈皮。

「咦,已經開始了嗎!?騙人騙人討厭啦人家還沒做好心理準備耶!?」

「鐘聲已響,戰場是不講慈悲的。要恨就恨自己那過于松懈的心吧!」

漢尼拔舉起長劍,向游子發動攻擊。

雖然他不像格奧魯基歐斯的超高速移動那般迅捷,可是跟一般人相比,仍快得令人不敢置信。漢尼拔隨著沉重的腳步聲殺向游子。

「呀!!」

游子慘叫一聲,一屁股跌坐在地上,整個人嚇到腿軟。

啊,不妙!

「游子!按照預定使出那個!妳可以的!」

我連忙大聲提醒。

游子聞言倏地瞪大了眼睛,似乎終于想起了作戰內容。

漢尼拔的劍往游子腦袋砍去。如果被劈中的話,游子八成會遭一擊砍暈、吞下敗仗吧。

游子一如要逃避眼前的事實般閉上了眼睛。劍已揮下,游子卻還閉著眼睛,我不禁開始擔心作戰是否要失敗了。

就在這個瞬間————

「《地獄火》!!」

游子就像在慘叫般,緊閉著眼睛喊出了魔法技能的名字。

「————!?」

漢尼拔驚愕地瞪大雙眼。

因為游子喊出技能的同時,有一道巨大得超乎想像的火焰,出現在他的眼前。

被巨大火焰吞沒的漢尼拔,腳步一個踉蹌。

————但他僅僅退縮了那一瞬間。

「妳的火焰固然驚人,可是并不足以為懼。這樣的火力無法燒毀本英雄的肉體,我乃身經百戰的智將漢尼拔。像妳這種兒戲般的火焰,對曾經和《賽梅塔里》的惡魔們交手過的老夫而言————」

「《地獄火》!《地獄火》!《地獄火》!」

游子打斷漢尼拔的臺詞,接連不斷射出火焰。

但對手毫發無傷,面露游刃有余的笑容。

「沒用沒用。就算妳自暴自棄地狂放火,結果也不會改變。」

「《地獄火》!《地獄火》!《地獄火》————————!!」

「夠了。妳不像上一個神龍少女,至少奮戰到最后一刻了。那股斗志確實值得贊揚,老夫就賞妳一個痛快,結束這一回合吧。」

「《地獄火》!《地獄火》!《地獄火》!!」

「接招吧,高傲的精靈少女,化身為老夫劍上的鐵銹吧。」

漢尼拔無視火焰站到游子的面前,高高舉起了長劍。

「…………!?」

————但他握劍的手,這時突然停止了動作。

漢尼拔臉色發白。

「這……這詭異的……感覺是……好、好難受……」

現場響起金屬墜地的聲響————那是漢尼拔的長劍落地時所發出的聲音。

老騎士面露痛苦的表情,當場跪下。

「喔喔喔喔喔喔喔喔!?智將漢尼拔突、突然放開武器了!!他鐵青著臉跪在地上!!到底發生了什么情況————!?」

跌破眾人眼鏡的發展,讓裁判兼司儀的哈皮興奮地大聲嚷嚷。

觀眾席傳出了《賈蘇爾》的觀眾們既難過又失落的嘆息聲。相反地,前來為《ZOO》加油、具有理性的魔物們則在角落處拍手喝采,歡聲雷動。

「這……到底是怎么一回事?游子學姊的攻擊明明一點效果也沒有啊。」

「對手一氧化碳中毒了。」

在觀眾席這邊————

我向一旁喃喃提出疑問的麻梨果做了簡潔的說明。

「一氧化碳中毒……?」

「嗯。《地獄火》這個魔法技能在制造強力火焰的同時,會一口氣消耗附近的大量氧氣。如果不斷重復使用,即使不是在密室空間,敵人的周邊也會在短時間內充滿大量的一氧化碳。」

「好驚訝。」

「游子很厲害吧?如果對手是人類的話,她就所向無敵了。」

「不,我驚訝的不是那個,而是因為在這種幻想風格的世界,聽到如此符合現實生活的字眼。」

「啊啊,原來是因為那件事而驚訝啊……啊哈哈,沒有美夢也沒有希望呢,真抱歉。」

「美夢和希望又不值錢,勝利才是最重要的啊,勝利。」

我露出苦笑后,旁邊的栞里冷冷地這么說。

想出這套作戰計劃的人,依然是我和栞里。

英雄具備全種族最高階的非凡戰斗能力。他們的拳頭能粉碎巖石、臂力能輕而易舉地抬起巨木,雙腳什至能跑得比獵豹更快。

盡管英雄乍看下似乎無敵————但他們當然也有弱點。

所謂弱點。

就是他們太自傲了。

說穿了————他們也是人類,和他們恨之入骨的魔物不一樣,英雄的身體只不過是人類的血肉之軀。

哪怕是能力再強大的怪物級英雄也不例外,肉體還是跟人類一樣需要呼吸氧氣,也必須吃飯才能活下去。

所以,如果一直待在旺盛的火勢中,持續吸入燃燒所產生的一氧化碳————必然會發生中毒癥狀。

「呃,照你們的說法,游子學姊不會有事嗎?」

麻梨果的質疑非常合理。

不過這個問題我們自然也考慮過了。

「————游子有火焰抗性。火焰抗性不單只是抗火的熱度而已,對于一氧化碳中毒等等,所有跟火焰有關的傷害,她都具備了抗性。所以她不怕被自己的火焰傷害反噬。」

「原來如此……」

「呵呵,所以我說過啦,一定穩贏的。只要對手是人類,游子想輸也很難,哪怕敵人是英雄也一樣。」

栞里得意洋洋地這么說。

「咕……噗……」

「喔喔!!智將漢尼拔居然倒下啦!!小哈皮的神明大人EYE看見了『極限』兩個字!!在此宣布……勝利者是————《ZOO》的島村游子!」

喔喔喔喔喔喔喔喔————

會場內此起彼落地響起夾雜著悲傷和歡喜的聲音。

或許完全沒料到智將漢尼拔會敗下陣來吧,格奧魯基歐斯等《賈蘇爾》陣營,完全籠罩在守靈般的氣氛之下。

「雖然搞不清楚是怎樣,不過我贏了!」

游子開心地又蹦又跳,回到了觀眾席。

「恭喜!!來來!來個勝利的HIGH TOUCH!」

「耶?!」

游子和艾瑪學姊把手舉到頭上,「啪」一聲擊掌。

「接下來輪到我上場打中鋒戰了!我要好好表現,不會輸給YUKO的!」

游子回來后,艾瑪學姊接棒前往舞臺。

目送艾瑪學姊的背影離去后————游子轉身面向我和栞里,冷不防把臉貼上前來。

「唉?唉?我的表現怎么樣?有沒有很厲害?很厲害對吧!是不是、是不是?」

栞里面露笑容點頭。

「當然。妳表現得棒極了,游子。」

見狀,游子不悅地皺起眉頭問道:

「為什么選擇一開戰就投降的小栞,還好意思跟我擺架子啊?」

「妳說為什么……?我和游子的地位,在小學的時候就已經排定了不是嗎?我是老大,妳是手下。」

「唔呣呣呣……只不過長得稍微可愛一點、考試成績優秀,就那么囂張!」

「哎,那妳可就錯了。」

「什么地方錯了?」

「和妳比的話,相差的程度可不是只有『稍微一點』而已吧?」

「呣呀!!」

「好了好了好了好了,冷靜、冷靜。」

我趕緊介入兩張臉緊貼在一起、不甘示弱地互瞪的游子和栞里之間。

「彩東同學,這次妳就坦率地慰勞一下她的辛苦嘛。」

「可是游子只要稍微被夸獎,尾巴就會翹起來了————」

「就算真的是這樣,只有責備、沒有獎勵的話,也會讓她喪失斗志啊。彩東同學應該不會不明白管理的學問吧?」

「嗯……是沒錯啦,可是……」

栞里像在掩飾復雜的心情般,垂下了頭。

這個不起眼的小動作,我也看在眼底。

「怎么了?」

「……不,沒什么……」

栞里的臉頰微微泛起紅暈。啊。這個反應,難道是————

我靈機一動,湊在栞里耳邊竊竊私語:

「————妳該不會還在為了被她調侃體力太差的事,耿耿于懷吧?所以妳沒辦法誠懇地贊美她,這樣的自己讓妳感到很懊惱?」

「柏、柏木同學,我……我不懂你在說什么耶?」

栞里講話變得有點吞吞吐吐,冷冷地用斜眼瞪我。

我面露賊笑。

「被說中了是嗎?」

「你不要胡亂揣測。」

「可是我說中了對吧?」

「……你千萬不可以告訴游子喔,千萬不可以!」

「好啦好啦,我會幫妳保密,別再悶悶不樂的。即使妳們是再怎么了解彼此的童年玩伴,能得到對方坦率的稱贊,還是會很開心的喔。」

「……柏木同學,你好像在跟我說教。」

「你們兩個在偷偷摸摸聊些什么啊?我話還沒說完呢。」

游子心浮氣躁似地跺起腳。

「彩東同學也很欣賞游子的杰出表現啦。」

我側眼觀察了一下栞里的臉色后,代她說出了真心話。

「什……柏木同學!你干嘛擅自……」

當栞里發狠,準備轉頭向我高聲抗議的時候————

游子槍先一步破顏微笑道:

「什么嘛??小栞妳只是在難為情而已嗎?妳看看妳,明明是個個性很差勁的心機女,偶爾也會表現出可愛的一面嘛?妳看看妳??」

游子發出嬌滴滴的聲音,用手肘頂了頂栞里的側腹。

栞里羞得漲紅了臉,沒好氣地瞪我一眼。

那眼神就像在說「你竟敢擺我一道?」一樣。

我則搬出「我不懂妳在說什么耶?」的表情來裝傻。

「嗚……柏木同學。自從你掌握到我幾個弱點后,態度就開始強勢起來了呢。」

栞里壓低音量,氣憤地說道。

我也刻意小聲回答:

「可是我覺得有弱點的彩東同學比較可愛耶。」

「嗚……你這個人……實在是……」

栞里漲紅了臉,話說到后面,聲音愈來愈小。

她這個樣子真的很可愛耶。

「不、不管那個了,還是把焦點放回中鋒戰吧。」

栞里強硬地轉移了話題。

「比賽已經在我們閑聊的時候開始了。」

「啊,說得也是。」

雖然她想轉移焦點的企圖顯而易見,不過……算了。

我重新提起注意力,把目光投向下方的舞臺。

「艾瑪學姊她沒問題吧?」

「我有告知阿什克羅夫特學姊,不需要硬拚了。」

我點頭附和栞里:

「嗯。即使發生最壞的情況輸了中鋒戰,那也無所謂。魅魔的力量本來就不適合用來戰斗,而且英雄發動速攻的話也對魅魔不利————所以這回合我們勝算不高。」

「沒錯。即使輸掉這場,也在我們的預期之中。接下來就靠副將的武田同學,和大將的柏木同學————」

栞里話才說到一半————

「比賽結束——————!!《賈蘇爾》的中鋒米爾汀,被魅魔的魅力迷得神魂顛倒,二話不說就拜倒在她裙下了——————!!才和對方對上視線短短一秒鐘就能成功催眠,《ZOO》的艾瑪選手,妳的徽章力量實在太可怕了!!」

「————好像贏了是不是?」

栞里看著我的臉猛眨眼。

我也茫然地低聲嘟囔:

「真的……學姊贏了耶……」

因為比賽結束得實在太過突兀,我腦子里一片空白。

其實事前和栞里開作戰會議的時候,本來是預測栞里和艾瑪學姊會輸,由游子、麻梨果和我三人負責搶勝。

所以艾瑪學姊現在拿下的這一勝十分關鍵。

下一回合的副將戰,如果麻梨果能在力與力的較量中勝出,這場《賭局游戲》就是《ZOO》的勝利,也是我們的勝利。

而且根據我所知道的隱藏設定情報,以及栞里用《神眼》為麻梨果鑒定出來的能力,經過兩相比較,我們得知格奧魯基歐斯的部下里面,沒有哪個英雄的實力強過麻梨果。

雖然強悍如她,也不是屠龍者格奧魯基歐斯的對手。

不過如果對上其他人,麻梨果幾乎穩贏不輸。

「我贏了!!MINATO,快點夸獎我吧?」

艾瑪學姊沖回觀眾席,她的情緒就跟比賽開打前一樣高昂。

我歡迎她回來的同時,心里松了一口氣。

贏定了————

盡管我方掌握隱藏情報,但這是我們第一次參加《賭局游戲》。

說不定我忽略了什么細節————

或者我知道的設定可能有什么錯誤————

說心中沒有不安是騙人的。

不過我和栞里的計策目前為止悉數成功,中間沒有發生任何差錯,我們成功帶領夥伴邁向了勝利。這個事實讓我感到無比開心,并且獲得無上的成就感。

沒錯。

當艾瑪學姊撿到這一勝的瞬間。

我和栞里都以為這場《賭局游戲》已經十拿九穩了。

————因為我們完全想像不到,本隊伍引以為豪的『最強』劍道少女,居然會在副將戰敗下陣來。

(插圖P277)

?

十五分鐘后————

競技場的舞臺上呈現一幕凄慘的畫面。

石板塊的地面被浸染成黑色,不斷有鮮血啪答、啪答地滴落地板。

麻梨果就站在那灘血水上。

她的模樣令人不忍卒睹。光是她現在還能堅持站在場上沒有倒下,就讓人覺得不可思議。

滿目瘡痍的肌膚從被割開的制服底下露了出來,兩只胳臂和裸露的大腿上,能看見好幾道紅色的傷痕。

「呼……呼……」

麻梨果的面容憔悴不已,她拿木刀代替拐杖支撐身體,雙腿頻頻發抖。

紊亂的呼吸說明了她的痛苦。

「那、那個那個……對不起。一定很痛……對吧?真的很對不起。」

在麻梨果的面前。

那名穿著窮酸衣服的村姑風少女————蜻蛉,一臉歉然地開口向她賠罪。可是她手上握著一把前端綁著新月形刀刃的鎖鐮,嗡嗡作響地發出切開空氣的聲音甩動著。

「對不起……真的很對不起。」

「咻!」蜻蛉拋出手中的鎖鐮。

蛇行的刀刃輕輕地切開了麻梨果的大腿。

「……啊……」

鮮血四濺的同時,麻梨果發出了痛苦的呻吟。

「對不起。對不起。」

攻勢一波接著一波。

「啊……嗚…
夏小汐墨夜霆全文免费阅读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