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卷

第三章 宣戰布告

第一卷 第三章 宣戰布告

  

一個星期過去了。

我和其余四個女孩子以學校為據點,一點一點地消耗儲備糧食苦撐著過日子。

此刻正值日正當中的時分。

我和栞里結伴走在校地的邊緣————和樹海交界處的附近。栞里兩手空空,我則攜帶著紙筆。

從三天前開始,這樣的活動成了我們每天的例行功課。

除了人類以外,栞里的《神眼》似乎也能看到動植物和魔物的狀態。

于是我們倆便像現在這樣,開始尋找『可以吃的東西』并且做紀錄。

在出發前往《ZOO》以外的其他國家前,我希望可以穩固基本的生活。只要知道大概有哪些東西可以吃,即使日后糧食被我們吃光,也不用擔心活活餓死。

……無論是《神眼》還是《祝福》,栞里的技能是維持健康生活不可能或缺的能力。有她在我們隊伍真的太好了。明明她最欠缺的就是生活能力,為什么技能特質會是生活取向呢?我不禁對這點感到疑惑。

「那邊那朵斑駁的花好像營養很豐富呢。只不過它的外觀看起來像是有毒,所以一般人可能不太敢吃吧。」

「哈哈哈……沒錯。要不是彩東同學有先鑒定過,我是絕對不可能會吃的。」

「而那株吸引很多蒼蠅的紅色香菇,雖然看起來好像有毒————」

「啊啊,這其實也可以吃是嗎?我看看、我看看。」

「————不過它真的有毒沒錯,所以千萬不可以亂碰或摘下來吃喔。」

「好險!?我差點就摸下去了耶!?」

「誰叫你不等人家把話說完。」

「可是妳剛才是故意引誘我上當的吧?還故意選擇那種會擾亂我判斷的說法,妳敢說不是嗎?」

「有嗎?」

我們一邊瞎扯一邊做紀錄,在校舍四周漫步————

栞里冷不防停了下來。

她抬起美麗的臉孔,細長的眼睛仰望著天空。

「……怎么了嗎?」

我朝著她的側臉詢問。

栞里一臉嚴肅地轉頭注視我開口:

「你看那邊,那是不是煙?」

「煙?」

我循著栞里手指的方向望向天空,不禁「啊」地一聲叫了出來。

真的不斷有團團黑煙竄上天空。因為大火的關系,明明還不到黃昏,藍天已經被染成了深紅色。

而且那里是北邊————不就是《ZOO》聚落所在的方向嗎?

正當我和栞里面色凝重地對望時,有好幾道腳步聲慌慌張張地朝我們接近。

「湊!小栞!大事不妙了!」

大聲嚷嚷叫喚我們兩個的人是游子。

游子氣喘吁吁地跑了過來,在她身后則是麻梨果和艾瑪學姊。

此外還有另一名人物————

一個嬌小的身影躲在艾瑪學姊背后偷看我們。

「莫茲!?你怎么會在這里?」

他就是哥布林莫茲。

莫茲雖然個性畏畏縮縮,不過仍算是滿可愛的哥布林,可是現在的他卻嚇得魂飛魄散、全身拚命發抖,綠色的嘴唇也變成了暗藍色。

「發生什么事?」

我壓低聲音這么詢問。

莫茲從艾瑪學姊身后跳出來,動作迅速地伏在地上。

「湊大人,請你救救咱們!英雄之國《賈蘇爾》正式向《ZOO》發動侵略了!」

「什么……為什么《賈蘇爾》會侵略你們?按照圣約————也就是這個世界的公約,《賈蘇爾》和《ZOO》之間是嚴禁發生侵略戰爭的啊。」

「沒錯!沒錯!按照這個世界的習俗,兩國之間如果發生爭執,必須透過規則由兩國制定、人稱《賭局游戲》的競賽來解決。單方面的侵略行為是荒謬、不被允許的事情!」

「《賈蘇爾》打破禁忌,應該很快就會被世界的創造神發現,然后遭到天譴吧……」

「對方不怕遭到天譴,因為這次的情況是特例。」

「特例?」

栞里納悶地反問。

我馬上想到原因,開口說道:

「只要有正當的理由,就能向他國發動戰爭。好比說……向先行發動侵略的國家展開報復攻擊之類的。」

「等一下,柏木同學。《ZOO》的住民不是不會無端攻擊人類嗎?為什么會遭受報復?」

「我猜……有可能是《ZOO》錯認目標,不小心攻擊到試圖進入他們領地范圍的《賈蘇爾》人民了。就跟我們碰到陷阱的時候一樣,把《賈蘇爾》的人誤認成擁有徽章、四處胡作非為的學生。莫茲,我的推測應該沒錯吧?」

「……是、是的。說來丟臉……《ZOO》的居民不太了解該怎么區分人類。話說回來,《賈蘇爾》雖然是咱們的鄰國,可是兩國之間幾乎處于斷交的狀態。這幾年除了舉辦《賭局游戲》以外,《賈蘇爾》的人從來沒來過《ZOO》!為什么偏偏會在這種時候……」

莫茲露出狼狽無比的模樣說明狀況。

……原來如此。

獲得徽章的加持后,突然變身成暴徒,對《ZOO》展開攻擊的學生們。

在巧合得不能再巧的時間點發動的侵略。

《賈蘇爾》的人在《ZOO》進入戒嚴狀態的時候,偶然路過?

————這種事情有可能發生嗎?

這些通通是對方千方百計————經過精心計算,所展開的報復攻擊。

「在《賈蘇爾》發動奇襲后,有力的守護魔物幾乎宣告全滅。現在是靠長老的結界勉強撐著,可是咱們也不知道能撐到什么時候……」

莫茲顫抖著緊握的拳頭。只見他猛力敲打地面,以嘶啞的聲音懇求:

「敝人在森林里面見識過各位的實力!拜托了!請助咱們一臂之力!」

「你希望我們和《賈蘇爾》的士兵戰斗……是嗎?」

「《ZOO》之前回絕了你們的請求,事到如今卻回過頭來拜托你們,敝人也明白這樣的行為非常自私!可是樹海的守護神·樹海龍被奪走了,守護魔物也慘遭消滅,如今咱們已找不到其他援兵可以幫忙。這樣下去《ZOO》會滅國的。」

「守護神樹海龍被奪走?這樣的話,能保護聚落的存在不就————」

「沒錯!已經沒了!」

「……既然如此————」

「慢著。」

我才剛吐露話語,栞里立刻用冷靜的聲音打斷:

「英雄之國《賈蘇爾》如字面所示,是擁有英雄徽章的人所組成的國家。他們的戰斗部隊恐怕所有人都能使用英雄的力量。」  「英雄的力量……」

我喃喃自語后把視線投向麻梨果,其他人也向眼鏡少女行注目禮。

栞里點點頭回答:

「沒錯,我們之中戰力最強的,就屬擁有英雄徽章的武田同學了吧。你們想想看,敵方所有人都擁有跟武田同學不相上下的戰斗力!就算我們跑去當《ZOO》的援軍,你們認為我們有勝算嗎?」

「我想……應該會被打得落花流水。」

「是吧?」

「可是,即使如此我也無法狠心見死不救。這種單方面的侵略行徑實在太可惡了。」

「關于這點,我的看法跟你相同。只是,我想說我們不能光只是幫忙而已,還得做好事前準備,必須仔細想好戰略————」

「很、很感激你們有這份心意,可是《ZOO》現在正處于危急存亡的緊要關頭。因為那些英雄全是無血無淚的心狠手辣之徒,他們根本不把魔物的性命視為生命看待。什至還說出『丑陋的魔物被殺死也是活該。既然對手是魔物,不管使出多兇殘的手段都無所謂』之類殘酷的話。再拖下去,天曉得死傷會多慘重……」

莫茲顫抖著聲音,比手畫腳地表達想法。

栞里傷腦筋地咬住嘴唇。

「雖然你這么說,可是我們也不能明知死路一條,還白白去送死啊。」

嗯,我同意栞里的看法。我也希望能幫《ZOO》解圍,可是如果我們只是去送死,那就失去幫忙的意義了。

當我悶著頭思考該怎么辦才好的時候————

「…………」

之前一直默默聆聽對話的麻梨果,突然掉頭轉身就走。

我嚇了一跳,并對著她的背影開口。

「武田同學?妳要上哪去?」

「…………」

麻梨果依然默默不語。個頭嬌小的她,不知何故,背影看起來感覺格外巨大。仔細一瞧,她的肩膀頻頻發抖。

然后,她用像是從腹部深處滲出來的低沉聲音喃喃說道:

「無法原諒。」

那個聲音非常冰冷,就像是在詛咒著一切。

我的背部不禁打了個哆嗦,不知道該回什么話才好。

「我絕對無法原諒。」

麻梨果又一次喃喃自語,接著彎曲膝蓋壓低身體重心。

下個瞬間,她在地面踩出一個深深的坑洞,留下一陣驚人的風壓,高高地躍上了天空。她的身影瞬間移動了一段非常遠的距離,像是被竄出大火的樹海北方給吸過去了一樣。

「……啊啊,真是,竟然擅自行動了。」

栞里搗著臉嘆了口氣。

我轉頭面向栞里詢問:

「還要思考戰略嗎?」

「你這問題還真是壞心眼耶。」

栞里噘嘴如此回答。

然后她板起嚴肅的表情,繼續往下說:

「雖然不知道平時那么冷靜的武田同學為何會突然擅自行動……可是我們不能拋下她不管————我們也動身吧。」

「嗯!」「當然!」「了解!」

我、游子和艾瑪學姊分別回應。

莫茲感動地流下眼淚。

「啊啊!謝謝你們!敝人絕對不會忘記這份大恩大德的!」

?

我們上個星期所見到的《ZOO》國境美景,已經蕩然無存。

樹屋起火燃燒,魔物們的悲鳴此起彼落,全副武裝的人類「咿哈!」地發出狂野的怪叫,大開殺戒————

放眼望去盡是地獄。覆蓋上一層火紅的景色,令人想蒙住眼睛不忍卒睹。

我們趕往了聚落的中央。倘若失去長老這個聚落的頭目,《ZOO》的機能將完全停擺。所以栞里提議,以保護長老的安全為第一優先要務。

我們在大火燃燒的群樹之間東奔西跑,抵達了長老家。

只見那里有數名身穿鎧甲、疑似是《賈蘇爾》國民的騎士,和《ZOO》的魔物居民展開了對峙。

一個身材嬌小,可是卻站在最前線帶領魔物,并且用薄布遮住面孔的人物,定睛瞪視著一名身穿黃金鎧甲、貌似騎士團長的騎士。

「沒想到代表《賈蘇爾》的三大英雄之一————屠龍者格奧魯基歐斯,居然會做出這種卑鄙的侵略行為,不覺得可恥嗎?」

個頭矮小的人用沙啞的聲音說道。

聽到這個聲音我才驚覺,原來那個把臉遮住的人物正是《ZOO》的長老。

長老繼續向格奧魯基歐斯喊話:

「你要違背創造神所制定的世界圣約嗎?」

「圣約?」

被稱作格奧魯基歐斯的騎士,不以為然地嗤笑。

長老口中的三大英雄騎士似乎并非浪得虛名,渾身散發出超凡的氣場。這名青年感覺就像漫畫或電玩游戲里的圣騎士,無論是金色的短發、華麗的頭環,還是一雙綻放著渾厚光芒的眼眸都令人印象深刻。巨巖般的身軀充滿了威嚇感。

他在清秀的臉龐上掛起譏笑,開口如此說道:

「搞清楚自己的立場吧,丑陋的魔物。是你們《ZOO》違背圣約在先。」

「那是因為人類先攻擊咱們,咱們為求自保只好采取那種措施,說來不過是一場意外。咱們對《賈蘇爾》沒有敵意,本案件應該交由神族審判,你我雙方不該妄下定論吧?」

「意外————果然搬出意外當推托之詞嗎?魔物的思想就是這么可怕。你們傷害了我國的無辜同胞,別以為隨便找藉口搪塞,我們就會撤兵!」

格奧魯基歐斯配合夸張的肢體動作大聲宣布。

聞言,魔物那方立刻冒出了反駁的聲音:

「少騙人了!中陷阱而身受重傷的那個倒楣鬼,在《買蘇爾》明明是沒什么人權可言的奴隸階級!這些家伙不惜拿自己的人民當犧牲品,打從一開始就是為了引戰!」

「從異世界被召喚過來的人類,突然對《ZOO》發動攻擊的事件也很可疑。那些少年少女很有可能是在宣誓加入《賈蘇爾》的誓約儀式之前,受到有心人士的唆使來攻擊我們的。」

「沒錯沒錯!你們就是透過這種方法,讓自己名正言順發動侵略的吧!」

魔物們的反彈聲浪愈來愈犬。

長老定睛注視著格奧魯基歐斯,發出低沉嗓音說道:

「你————不,《賈蘇爾》的目標,是連同人類一起被召喚過來的那個不明建筑物嗎?」

「哼。你說呢?」

格奧魯基歐斯顧左右而言他。

長老語帶自信地接著說道:

「這次創造神心血來潮,召喚了數以千計的人類和不明建筑物,說不定有許多異世界文化和祕法沉睡其中。因為建筑物偶然出現在樹海正中央!也就是咱們《ZOO》的領地范圍內,所以采掘權目前是屬于《ZOO》的……你們覬覦的就是那個采掘權對吧?」

「…………」

格奧魯基歐斯用默認回應了長老的問題。

謎之建筑物————他們指的是校舍。

沒想到我們居住的校舍,居然會成為這個世界居民所覬覦的目標。

看在異世界的人類眼中,校舍或許類似可能有貴重物品沉眠的遺跡。

算是有奪取價值的建筑物吧。

————就在這時。

滋嗡嗡嗡嗡嗡嗡嗡!

遠方傳來令人震撼的巨響。那是唯有具備了超凡入圣體能的英雄,才能使出的打擊或斬擊造成的聲響。

格奧魯基歐斯望向聲音傳出的方向,面露狂傲的笑容道:

「《賈蘇爾》的英雄部隊就快鎮壓這塊土地了。丑陋魔物的首領,要不要考慮投降啊?再拖延下去,尸體會堆多高我可不知道喔?只不過不屬于人類的丑陋生物,死再多都不值一提就是了。」

「……」

格奧魯基歐斯的挑釁,讓長老松開了緊握的拳頭。

他動怒了。他在怒火攻心的情況下試圖發動某種法術,我一眼就看得出來。

可是在法術發動之前————

「咳嘆!?」

有人類發出窩囊的慘叫,從天而降。

目睹那個身穿鎧甲的騎士重摔在地,格奧魯基歐斯瞪大了雙眼。

「《賈蘇爾》的英雄……!?這怎么可能!!是誰干掉他的!?」

格奧魯基歐斯從劍鞘拔出有一般人身高兩倍長的大劍,機敏地觀望四周情況。

瞬間————

又有道巨大的人影,從樹海另一頭飛了過來。一如炮彈般,直直朝著格奧魯基歐斯頭部飛來的,同樣是名身穿甲胄的騎士。那名昏迷的騎士是遭到某人拋摔而來。

部下那形同炮彈的身體,眼看就要砸中格奧魯基歐斯。

「呶嗚!」

格奧魯基歐斯發出一聲大喝,橫向揮出大劍,把騎士的身體一劍擊飛。騎士的身體重摔在十公尺外的地面上,一動也不動。他應該是昏倒了吧?這個世界的英雄不會那么輕易就死的。

「什么人?現身吧。這種搞笑的遠距離攻擊,不管來幾次對我都不可能有用。」

格奧魯基歐斯舉起大劍,深深地壓低了身體重心。

他微微瞇起眼睛,繃緊臉部肌肉。

在他視線的前方————充斥著英雄們放火后所產生猛烈熱氣的空間里,有個不停晃動的人影。人影伴隨著拖行某物的聲音,逐漸逼近。

而從那炙熱晃動的空氣中,走出來的人物是————

「武田同學!?」

獨斷獨行,搶先一步抵達《ZOO》的麻梨果。

但她樣子看起來怪怪的。

整個人都不對勁。

向來表情都很冷靜的她,如今卻燃燒著猛烈的怒火。

不管是裙子底下的雙腿、裸露的上臂,還是平滑的臉頰,全都爬滿了紅色的割傷痕跡。

制服也變得破破爛爛,胸罩和內褲都露出來了。

紅色的鮮血,把她白皙的肌膚和制服都染成了紅色。

不過那似乎不是麻梨果自己流出來的血。

那一身鮮血,應該是被她用左手拉著頭發、一路拖著走的兩個渾身是血的騎士噴上去的吧。

「他們兩個人渣中的人渣是奉卑鄙主人的命令,而做出卑鄙的行徑。你這人渣,負起責任把他們帶回人渣國家去吧。」

麻梨果以輕描淡寫的聲音說完后,輕輕抬起左手,把那兩個騎士拋到格奧魯基歐斯的面前。

然后她舉起沾滿了鮮血的木刀,刀尖直指格奧魯基歐斯開口:

「侵略《ZOO》的蠻族已全數被我擊敗,只剩你們這幾個了。」

麻梨果這么說道,鏡片后面的眼眸散發出濃濃的敵意。格奧魯基歐斯抽動了一下工整的眉毛,瞥了地上的騎士一眼。

然后他苦著一張臉低吟:

「怎么可能,這么多的英雄都是她單槍匹馬一個人打倒的嗎……?」

「英雄?應該是卑鄙的蠻族吧。」

麻梨果語帶敵意地說完,橫向揮動了一下木刀,甩掉沾在刀身上的血液。

我不禁啞然失色。

這是我第一次看到麻梨果憤怒成這副模樣。

雖然從上次我們去了一趟《ZOO》回來以后,她整個人就有點怪怪的。

可是誰想得到,她居然會單槍匹馬,跑去和《賈蘇爾》的英雄部隊對決!

麻梨果可能不知道,格奧魯基歐斯所率領的英雄部隊,各個成員都有以一擋百的實力。只有實力足以選上各國守護神,或《賭局游戲》代表的徽章持有者,才有能力和他們一較高下。

我盯著非比尋常的麻梨果,忽然想到————

「庫胡林的徽章嗎……我懂了。」

「柏木同學?」

一旁的栞里靈敏地聽見了我的低語,做出反應。

我湊在她耳邊竊竊私語:

「我想起了一個隱藏設定。庫胡林的徽章持有者,雖然不具備任何魔法系的技能和特殊能力,可是卻擁有英雄里面數一數二的強大力量。我想武田同學應該一只手就能打倒英雄部隊的雜兵了吧。」

「可是現在的對手是屠龍者格奧魯基歐斯。我記得在故事里,他是無人能出其右的高手啊。」

「嗯。就算有庫胡林的徽章加持,她也不是格奧魯基歐斯的對手。所以我們必須阻止武田同學,問題是……」

現在的麻梨果會乖乖聽我們的勸阻嗎?

……不,我想事情沒那么簡單。

不知道為什么,麻梨果明顯失去了冷靜。

「人類的少女啊,妳明明擁有力量強大的英雄徽章,為什么選擇站在魔物那一邊?現在還不遲,要不要跟隨我們加入《賈蘇爾》呢?」

「……我才不要成為你們的同夥。」

「為什么?《賈蘇爾》歡迎有實力的英雄,妳根本不需要強迫自己和骯臟的魔物聯手。」

「骯臟的……魔物……」

我聽見了咬牙的聲音。

麻梨果緊閉雙唇,用力握著手中的木刀,彎下膝蓋。

「你以為魔物……就活該隨便你們玩弄嗎……?傷害魔物也無所謂……?……別鬧了。」

「嗯?妳在碎碎念什么?」

「開什么玩笑!!」

麻梨果發出彷佛連嗓門也要撕破般的吼叫聲后,一個箭步沖了出去。

飛揚的塵土和向前沖出的勁道,急遽產生的沖擊波讓樹林猛烈搖晃了起來,整個過程比眨眼的速度還快。就在我、栞里、游子及艾瑪學姊「啊……」地叫出聲來的同時,不,什至還要更快————

麻梨果的身影,已經出現在格奧魯基歐斯的面前了。

以稱為神速也不為過的速度逼近對手的麻梨果,迅速地揮動了右手臂。比移動速度還要快上兩倍的驚人斬擊,往格奧魯基歐斯的側頭部砍去。

鏗……!

木刀擊中硬物的沉悶聲響,撼動了空氣。

「什么……」

她失聲叫了出來。

見自己的攻擊被突然介入的武器擋住,麻梨果不禁從口中發出驚愕的聲音。

那是一把戰斧。

前端有兩面剽悍且巨大的刀刃,與其用來劈砍,似乎更適合直接拿來敲爆對手的頭顱。

手握戰斧粗鈍握柄的人,是守在格奧魯基歐斯身后的一名騎士。

騎士用力往前推,把木刀彈開。

麻梨果往后跳。

她拉開距離,在幾公尺遠的地方著地,接著立刻舉起木刀擺出中段的架式,「嘖」地輕輕啐了一聲。

身穿黑色鎧甲的騎士低聲嘲笑:

「喂喂喂。二話不說拿刀砍人也就算了,還好意思咂嘴,到底有沒有教養啊?腦殘成這樣也太夸張了吧,妳這賤貸。」

…………咦?

頭盔里面,傳出讓人聽了很不舒服的聲音。

聽到那聲音的瞬間,我整個人不禁愣住了。

我有這樣的反應也算正常。

因為那是我最不想聽見的聲音。

被召喚到這個異世界來,和栞里、游子、艾瑪學姊、麻梨果一起生活后,我才漸漸遺忘。

可是在我的內心中,那個人的存在始終是我無法忽視的。

那一天————

在舊校舍燒掉了爺爺珍貴紀念品的元兇。

隨心所欲地散播惡意,宛如惡魔般的男子。

「呿……那套制服是我們學校的吧?原來我們學校有收這么野蠻的女人啊?噢噢,好可怕好可怕啊。」

黑色盔甲的騎士這么說著,用手指推開頭盔的護目罩。

從頭盔里面露出的臉孔是————

「大…………………………室………………?」

————大室斗真。

我口中嘟囔著他的名字,被意外的事實所震驚……只能一愣一愣地茫然站在原地。

?

大室斗真————

在我們被召喚到異世界那一天,我對他的仇恨已經累積到極限。當時如果我手上有刀子,一定會取他性命。明明是個只會做出垃圾事情來的渣男,可是卻擁有非常敏銳的嗅覺,知道做什么最能踩到別人的痛腳,他就是這樣的垃圾。

那家伙如今正站在我的眼前。

他憑一把戰斧,就把麻梨果那擁有壓倒性力量的一擊給彈回去了。

究竟……為什么?

為什么這種家伙會跟《賈蘇爾》的英雄部隊一起行動?

我茫然若失,大室當著我的面轉過頭去,望向格奧魯基歐斯開口:

「格奧魯大哥。不要浪費時間跟這種家伙廢話了嘛,快點把他們宰了吧。啊,要記得留女人一條生路喔!來到異世界后我很久沒發泄了,超想痛痛快快爽一下的耶。」

大室用格外諂媚的語氣說道。

那種超像小嘍啰的口吻是怎樣啊?

跟在現實世界完全不一樣啊?

不對,慢著。

這家伙————他想討好《賈蘇爾》的強者格奧魯基歐斯嗎?明明在現實世界中,一副自己才是老大的樣子,態度拽得二五八萬。

不對,不是這樣。大室這家伙……一直以來都是趨炎附勢的人。

好比說靠父母。

或者倚靠有權有勢的人。

等確定有靠山可以罩他后,他就在小集團劃地為王,為所欲為。

他只是在異世界如法炮制————以前在現實世界也做過的事情罷了。

一定是這么一回事。

「啊?」

大室忽然抬頭。

當他的眼睛捕捉到我的瞬間,立刻揚起嘴角露出卑鄙無恥的笑容道:

「搞什么,你不是湊嗎?」

「大室……」

(插圖P191)

「哈哈。搞屁啊,就憑你也能跟那么漂亮的女生混在一起!喂喂喂,像你這種貨色到底是用了什么騙術?快說。」

大室用鼻子發出嗤笑,他對我還是擺出那種狗眼看人低的態度。

不過我不介意。

我還有非問不可的問題。

「大室……為什么你會在《賈蘇爾》的英雄部隊……」

「這種問題還需要問嗎?當然是因為我被神看上眼,擁有英雄的素質啊。」

大室抬起握著戰斧的右手,露出手背。

他的手背上浮現出了徽章。

那徽章的圖案是兩把交叉的斧頭。

「被召喚到異世界后,格奧魯大哥在樹海救了遭遇魔物攻擊的我一命,徽章的意義也是他告訴我的。聽說我的徽章擁有名叫『徐晃』的英雄之力,是超強的徽章呢。」

「徐晃……三國志的英雄……那個擅長使用巨斧的武將嗎?」

「好像是耶,我自己也不是很清楚啦。」

大室吊兒郎當地笑著。

「反正我確實得到了超夸張的力量,有了這力量,對付魔物我也能所向無敵啦。異世界生活也他媽的太好玩了吧!」

「…………」

聽了大室的說詞后,我的耳朵抽動了一下。

慢著。

對魔物所向無敵?

「難道……之前攻擊《ZOO》的學生就是大室嗎?」

我提出問題后,大室露出得意的笑容說道:

「沒錯,那次真的超好玩,我都快笑死了。不堪一擊的魔物一邊慘叫一邊抱頭鼠竄,外表丑陋得要命的廢渣,竟然像人類一樣嚎啕大哭。」

「……大室……你……!!」

會像人類一樣尖叫大哭,那是理所當然的。

因為《ZOO》的魔物擁有理性。

他們跟人類一樣,能感受到恐懼和疼痛。

「噢,你們別誤會了。我在《ZOO》大開殺戒的時候,還沒完成加入《賈蘇爾》的儀式喔。一如剛才有人提到的,在那個當下,我的攻擊并沒有違反規定。」

大室非但完全沒有罪惡感,還笑得十分開心。

我的拳頭不知不覺握得很緊,好想現在就往大室的臉孔一拳揍下去————我的心底浮現了這樣的沖動。

可是,麻梨果卻搶先我一步暴怒道:

「像你這種人,被狠狠捏死也不足惜。」

麻梨果再次舉起木刀擺出上段的架式,壓低身體重心。

大室也高舉了戰斧。

「咕哈哈哈!有沒有搞錯?妳這土得要命的眼鏡女自以為能打贏我嗎?來吧。我會專挑妳的衣服砍,等砍到破破爛爛之后再強暴妳。啊,那感覺超棒的,很有藝術氣息耶。」

「請你閉嘴,不要再用那惡心的聲音說話了。我的耳朵會爛掉。」

「……啊?妳想在遭到強暴前,就先被我殺死嗎?」

「————慢著。」

麻梨果和大室眼看就要一觸即發,這時格奧魯基歐斯出聲制止。

看到那把大劍嚇阻般攔在自己面前,大室的語氣流露出了不滿:

「干嘛啊,格奧魯大哥?我才不會輸給那個女人呢。」

「我肯定你的實力,可是你的注意力仍稍嫌不足,學著觀察一下四周情況吧。」

格奧魯基歐斯揚起下巴指向我們。

然后他接著說道:

「要警戒的不只是擁有英雄徽章的少女而已,這些跟你同樣人種的少年少女,分別擁有神族、魔物、精靈、惡魔————屬性各不相同的徽章。既然現場沒有鑒定士,我們無法確認他們的個性,小心行事還是比較保險。」

「咦?大哥你想太多了啦。對方只有一個像湊這種沒路用的男生,其他都是女的,怎么可能會是我們這些英雄屬性持有者的對手————」

「笨蛋。魔物和惡魔不是重點,問題是擁有神族徽章的人。千萬不能小看那家伙。」

格奧魯基歐斯的視線飄向了栞里。

栞里面不改色地和他四目相對。

看到那個反應,格奧魯基歐斯露骨地皺起眉頭,向大室說明:

「迷戀娛樂的創造神,明明替這個世界做了許多容易引起紛爭的設計,可是卻不允許各國自由發動戰爭,什至還規定只能透過人稱《賭局游戲》、規則需經過雙方同意才能進行的競賽制度來競爭。你知道為什么嗎?」

「我不知道耶。」

「————因為放任各國自由開戰的話,神族的國家輕輕松松就能征服全世界。」

「咦?」

「因為彼此強度的極限不一樣。假如戰斗沒有規則限制,神族將會過度強大,我們什至連他們的腳邊都構不著啊。大室斗真,依你現在這種程度的話,只要一眨眼————他們就能讓你變成灰燼了。」

「咿……真的假的。」

「如果在無規則限制的狀態下和神族爆發沖突,或許不只我們英雄部隊,連《賈蘇爾》都會蒙受巨大的傷害。雖然現在是一口氣攻占這個地方的好機會,可是我們不能冒這個風險。」

「……既然格奧魯大哥都這么說了,那也沒辦法啰。」

大室貌似不服氣地回答。

于是格奧魯基歐斯向天高舉一只手,以宏亮的聲音宣布:

「我在此宣告報復戰爭落幕!從此刻開始,不戰的圣約再次生效,《賈蘇爾》和《ZOO》兩方嚴禁彼此攻擊!」

然后格奧魯基歐斯轉頭面向長老開口:

「沒想到居然這么湊巧,有神族徽章的持有者到場。算你們撿回了一條命哪,《ZOO》的長老。」

「闖入咱們的家園大肆屠殺還敢說這種話,你可知道殘破的家園,得花費多少心血才能重新恢復榮景瑪?」

「我說過好幾次了,這場報復攻擊是《ZOO》的過失所造成的。若想要賠償,就向《賈蘇爾》提出《賭局游戲》的申請吧。只不過————到時得請你們用出現在樹海的謎之建筑物當作賭注了。」

格奧魯基歐斯露出狡詐的笑容。

長老咂舌后回答:

「原來如此。盡管現在撤退收兵,可是你們依然有把握達成目的,沒必要在缺少規則限制的情況下,跟神族少女戰斗……是這樣沒錯吧?」

「這就是所謂的政治,丑陋的魔物首領,學著點吧。」

丟下這句話后,格奧魯基歐斯率領部下轉身離去。

大室向我投以嘲笑的表情后,也跟著背過身子。

離去之際,他在樹海的入口看到一個完全沒有戰意,只是怕得不停發抖的史萊姆,于是他開口詢問:

「喂,你是《ZOO》的魔物嗎?」

「嗶、嗶嘰?」

「有從屬國家的話,身上都會纏附著特殊的靈氣,一眼就可以分辨出來。所以那個史萊姆是野生的。」

格奧魯基歐斯話才脫口————

「是嗎?那我不用客氣了?」

大室朝史萊姆的頭頂揮下巨大的戰斧。

「嗶呀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史萊姆發出痛苦萬分的慘叫,被砍成稀巴爛。

由水分構成的身體分裂得支離破碎,滲入地面形成一灘水洼。

「爽耶?聽弱者的哭喊聲果然是最棒的娛樂。我可以感受得出來,自己立于高人一等的地位啦!」

一擊殺死史萊姆的大室,面露卑鄙笑容如此說完,和其他英雄步行離開了。

我在目睹了那慘無人道的一幕后。

————不禁開始想像自己像史萊姆被砍成肉醬的樣子。

「那家伙是怎樣啊?好惡心,真是超過分的耶!」

「我也是生平第一次心情變得這么BAD!」

游子和艾瑪學姊目送大室等人的背影離開,開口咒罵。

可是她們的聲音,在我耳里感覺非常遙遠。

啪嚓。

我的腦海里不斷重復播放著————自己被輕而易舉地砍成一團肉醬的畫面。

?

那天,我們在《ZOO》的聚落住了下來。

因為我們和英雄部隊一樣是人類,所以有些居民很害怕我們,最后由長老和莫茲拚了命說服他們接受我們。得知麻梨果和栞里是逼退《賈蘇爾》英雄部隊的重要關鍵后,居民也狠不下心趕走我們。

于是長老讓我們住進他的空屋,充當臥房使用。

————時間過去,入夜后。

我猛然掀開棉被爬了起來,喘吁吁地調整呼吸。

滿身大汗讓衣服都濕透了。

……我做了可怕的夢。

大概是因為和這輩子再也不想碰到的大室巧遇的關系吧。

夢里,我和大室在舊校舍。

大室當著被壓倒在地的我面前,一本一本慢慢地燒光了爺爺的作品。

我夢到的就是這樣的畫面,完全是我那天親眼所見景象的重播。

「……去吹個風好了……」

我像是要把討厭的事情甩出腦海一樣搖搖頭,爬出被窩離開室內。

夜晚的樹海一片黑暗。

三顆月亮的光芒穿過枝葉的縫隙灑落,朦朧地照耀著四周的景色。

夜風輕輕拂過臉頰。

啊啊,好舒服,正好適合讓頭腦冷靜下來。

————嗡!突然間,一道彷佛切開空氣的沉重聲響傳進了耳里。

「咦?是誰在外面……」

我往聲音傳來的方向一瞧。

「……武田同學?」

發現麻梨果就站在那里。

月光下,她手持木刀站在池畔邊揮舞。藏在鏡片后面的眼神非常銳利,雖然有汗水從齊瀏海滴下,她也完全不以為意。

華麗的走位、強而有力的踏步,斬擊的風壓強烈到什至讓前方樹林為之搖晃。

麻梨果的姿態與其說在練習劍術,更像是在表演一套劍舞。

我怕會打擾到她練習,轉身打算離去,卻不小心踩到草發出「喀沙」的聲響。

「……………………!?」

麻梨果立刻停止揮劍的動作,以敏捷的身手往背后一跳重新握刀。

不過一認出我的長相后————

「……原來是學長嗎?」

她旋即放松表情,收回木刀。

「抱歉,我不是故意要偷看的。」

我苦笑著走向麻梨果,目光停留在她手上的木刀。

「妳習慣半夜練習揮劍嗎?」

「……嗯,每次有心煩的事情都會出來揮劍。」

心煩的事情————她指的應該是遭到《賈蘇爾》襲擊的事吧。

麻梨果在附近被砍斷的殘株坐了下來,我也跟著在一旁的樹樁坐下。

「今天……是我錯了。」

等我們兩人都坐定后,麻梨果
夏小汐墨夜霆全文免费阅读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