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卷 上

第十六章

第一卷 上 第十六章



橫濱市港東區下田中二丁目。淳子按照自稱守護者的男人所提供的住址尋找,很快就來到一棟獨棟洋房前。這是一棟白墻紅瓦、外觀氣派的建筑物,或許可以稱之為西班牙風格吧。

洋房位于一條綠意盎然的住宅街上,這里家家戶戶占地遼闊,以圍欄或石墻隔開的內側,有著一望無際的草坪和庭園。淳子雖然首次來到橫濱這一帶,對于此地相當陌生,但放眼望去,便知道這里是富裕的地區。由于時值上午,路上既無行人也無來往車輛。

淳子穿著牛仔褲和舊的厚外套,腳上是一雙常穿的高筒球鞋,頭發隨意綁在腦后,也沒化妝。一切都是以戰斗為優先,不過這身打扮走在這一帶,反而顯得格格不入,容易引人注目。如果有人經過,只要隨意一瞥,馬上會察覺淳子是外地人吧。正好她手上拿著地圖,只能祈禱自己看起來像個正在尋找便宜公寓或宿舍,不小心闖入這閑靜高級住宅區的土氣女大學生。

不過話說回來,那個辻仁志怎會住在這種地方?

就淳子記憶所及,他應該不是富裕家庭的小孩。在幫派老大小暮昌樹寫的那本令人噴飯的《自傳》里,辻仁志是以「K」這個化名登場。根據書上所提的,他們倆半夜在澀谷街頭相識,當時身無分文,兩人聯手向路過的高中女生搭訕,哄騙對方掏錢上賓館。結果,「K」不小心露出身上被父親毆打的傷痕,把女孩們嚇得落荒而逃。

我和「K」,都是終年與父母沖突不斷的小孩。我老爸太有成就,讓我自卑,「K」則是受盡人渣老爸的虐待。

她記得那段文章大致如此。反正《自傳》一定不是小暮自己寫的,只是找人代筆,把他說過的話匯整成文章,況且他滿口謊言,內容根本不足采信。不過,「K」————也就是辻仁志————如果出自這種豪門大戶,在小暮率領的幫派里,至少可以保有好一點的地位。但撇開被父親虐待的事實不論,辻仁志不太可能是上流家庭的小孩。

守護者雖然告訴她,辻仁志現在住在此地,日子過得好像還不錯,但是對于他何以搬來的過程卻只字未提。小暮昌樹成了某種名人,幫派干下的惡行也逐漸模糊焦點,最后,社會大眾都選擇了沉默,遺忘了這件事。在那之后,在辻仁志身上究竟發生了什么變化?

(不過,這一點只要逮到他本人就可以問清楚了。)

淳子仰望著仿瓦斯燈造型的彩色玻璃門燈,正門是一扇高兩公尺以上、鑲掛鐵鏈的大門,擋住了淳子的去路。門旁掛的金屬門牌上,以雅致的斜體英文字母排出Kinoshita(木下)這個姓氏,并無法窺知這棟宅邸里有哪些家庭成員。門內是一片遼闊的草皮庭園,打掃得很干凈,一片落葉也沒有的碎石路以和緩的弧形直達宅邸玄關。

環繞的圍墻和宅邸墻面都是用粉磚砌成,淳子用指尖一樞就落下細細粉層。如果集中「力量」施以一擊,這面薄墻想必會應聲而倒。

木下————這里是辻仁志母親的娘家嗎?還是母親與父親離婚后再婚了?抑或,辻仁志住在養父母家里?

淳子從正門往右走,繞著圍墻走了一圈。靠近宅邸正面的右側圍墻緊臨鄰戶的石墻,縫隙頂多只容貓咪鉆過。她返身回到正門,這次朝左走,發現西邊末端有扇小門。說是小門,其實那扇門有淳子住處的玄關大門那么寬,門旁有座對講機。她抱著碰運氣的心態試握門把,是鎖住的,從鐵欄桿之間往內窺探,里面有個鉤鎖,她把手指頭伸進去,喀答一聲便打開了。

好了,現在怎么辦?老實說,她沒料到會是這么難潛入的豪宅。如果是普通住宅,只要繞上一圈,多半可以確定住戶在不在家,還可以用到府推銷或做問卷調查的借口按門鈴。可是這里,就算按小門的對講機,應答的八成也是傭人。她最不希望的,就是直接問辻仁志是否住在這里。殺了他以后,警方必然會出面調查,這樣等于替警方留下一條最好的線索,被害者在臨死前曾經有個女人來找他。

哼,被害者?淳子就連思考時都不愿把這個字眼用在辻仁志身上,她覺得這對真正的被害者是一種侮辱。

警方會怎么做?當她殺死小暮昌樹時,也曾經一邊看著荒川河邊命案的新聞報導一邊想。警方想必立刻發現小暮昌樹就是那個小暮昌樹,自然會把荒川命河邊案與他的「過去」聯想在一起。彼時,當他們在思考這一點時,是否真的把小暮昌樹視為「被害者」?警方會不會覺得,認定小暮昌樹是被害者,等于是在侮辱被他虐殺的那三名高中女生?

大概是想到警察吧,這時,她突然念頭一轉。守護者————守護者如果是淳子的同志,就算不與警方為敵,至少也得躲避警方吧。難道,守護者到目前為止的行動都沒有被警方追查過嗎?具體而言,他們究竟采取過什么行動呢?

懷疑與困惑再度涌現。淳子后退幾步,再次仰望這棟西班牙式建筑。我該不會被騙了吧?辻仁志真的住在這里嗎?在苦尋多年未果的情況下,驟聞情報大喜過望,所以變得有點輕率?

還是先離開這里,根據這個住址的「木下」查一下電話號碼吧。在接近辻仁志之前,如果不先確定他的下落,或許太冒險了……

正當她拿不定主意之際,忽然聽到汽車輕按喇叭聲。轉頭一看,只見無人的閑靜馬路上,遠處一輛豆粒大的紅色自用車駛來,逐漸接近。淳子急忙俯看手中的地圖,佯裝成找公寓不慣迷路的女大學生。

紅色自用車,在木下大宅的墻角停了下來。淳子一邊低頭佯裝確認地圖,一邊窺探情況。那是一輛Mini Cooper的小車,如果只是確認有無路人穿越馬路,也未免停得太久。淳子拿著地圖,背對著木下大宅的小門,朝Mini Cooper的反方向走去。她不想讓駕駛看到自己的臉孔。

淳子身后再次響起喇叭聲,那是Mini Cooper的駕駛按的。淳子沒想到對方在叫她,所以并沒回頭。

不料,身后響起年輕女人的叫聲。

「喂,那邊的小姐!」

淳子左右張望,附近無任何人,前方也不見人影。

「我在喊你啦,小姐!」

看樣子,好像在喊淳子。她倏然回頭。

那輛Mini Cooper停在木下大宅的小門旁。一名身穿與車子同色毛衣的女人,從駕駛座窗口探出身子,朝淳子揮揮手。

「喂,你要來找仁志嗎?」女人說道。

淳子嚇了一跳,一時之間啞口無言。那女人看起來活潑開朗,像只小鳥般敏捷地下車,小跑步追上淳子。頓時,飄來一股濃烈的香水味。

「你要找的是這一家吧?傭人沒出來應門嗎?」

年輕女人以做作的手勢豎起大拇指比的,顯然是木下大宅。看來,淳子尚未采取任何行動,骰子就自動滾到面前來了。

「是的。可是,這房子太氣派了我不敢進去。」淳子說,「辻仁志先生住這里沒錯吧?」

「沒錯。大家剛開始都嚇一跳。」女人笑道,「你別客氣,我也正要去找仁志,我們一起進去吧。」

年輕女人率先推開小門,毫不遲疑地走了進去,淳子也決定尾隨在后。

一進門,便聽見草皮凍黃的遼闊庭園彼端,隱約傳來音樂聲,那旋律好像是古典樂。

「啊,我就知道。」年輕女人回頭看淳子,并朝音樂傳來的方向一抬手。「這家的伯伯,嗜好就是聽古典樂,連傭人也喜歡音樂,再加上又是個有點耳背的老太太,所以每次放音樂時,就算有客人按對講機,他們也聽不到。」

她的步伐堅定,看不出分毫猶豫,她并沒有走向大宅的正面玄關,反而從小門往建筑物的略后方走去。

走近這棟西班牙風格的木下大宅,仔細一看才發現,建筑物并非單純的一棟,而是經過多次增建才變成今天這么雄偉的大型宅邸。這個年輕女人要去的地方,似乎也是加蓋的部分。

「從那邊進去。」

女人抬手指著房屋角落,在灌木叢后面隱約有個出入口,不容易發現,是那種僅供進出的簡陋小門。門外,扔著一雙沾滿污泥的男用球鞋。淳子感到心跳加快。

「辻先生就住在那里嗎?」

「對啊!」

說不定辻仁志的母親是木下家的傭人,他來投靠母親就這么賴著不走。但,淳子還來不及追問,那女人已經自顧自地解釋了起來。

「仁志的媽媽,大約在兩年前離婚,曾經流浪過一陣子,好不容易才在這里安頓下來,所以就把仁志叫來了。」

「可是我看門口掛的是木下的名牌……」

「對,所以羅,木下是這里的屋主,也是仁志他媽媽的姐夫。至于木下的太太,就是仁志媽媽的姐姐。」

原來如此,是這么回事啊。辻仁志是寄居在阿姨家。

「好氣派的房子。」

「很有錢喔。」那女人得意揚揚,好像在說自己的事一樣。「仁志也覺得總算時來運轉了。」

兩人終于走到扔有一雙臟球鞋的那扇門前。淳子放慢腳步。

「呃,對不起,我還是不太明白,請問你是辻先生的……」

「啊,抱歉,還沒自我介紹。我啊,是仁志的朋友,也是S集團的成員,你來得正好,是誰介紹你過來的?」

介紹?S集團?

女人看淳子不吭氣,便搶先替她說:「我懂了,是橋口先生吧?那人雖然熱心,不過很霸道吧?你也來得很不甘愿吧?不過你放心,S集團不賣非法的東西,傭金也會依照規定付。入會費或許有點貴,不過只要拉朋友入會,那點小錢三個月就可以回本了。」

女人劈哩啪啦地一口氣說完,就用腳尖把門前那雙臟球鞋往旁邊一踢,打開門扯高嗓門喊道:「仁志!我要進去羅,不會還在睡吧,快起來,有新會員來了!」

門內,是一間約十疊大的小套房,拼木地板還很新,內墻和天花板也很潔白,不過,室內凌亂不堪,簡直像是地震剛過。

屋內一角的臟衣物堆得像座小山,她才覺得那座小山怎么會動,就突然冒出一顆人頭。是個年輕男人。淳子赫然屏息,心跳加快,深怕被女人察覺。不過幸好,那女人早已離開她身邊,朝那個從臟衣堆露臉的男人大步走去,蹦地一跳,撲到他身上。

「果然還在睡,你知不知道現在幾點了?」

時間是上午十一點。淳子檢視這個睡眼惺忪的年輕男人長相,她為了克制自己,用右腳使勁踩左腳,凝視著這兩個像小貓般打打鬧鬧的男女。

這張臉。這個男人。是辻仁志沒錯。守護者給的情報是正確的。

「我們呢,也不會勉強你。所以,你回家好好考慮一下再決定也沒關系,這不是強迫推銷。」

辻仁志說著,隔著凌亂的桌子,把一疊傳單簡介和商品型錄遞給淳子。

在這一個小時里,淳子一直聆聽辻仁志與他搭檔的年輕女人講解。所謂的S集團,簡而言之就是他們經營的進口商品直銷公司,雖然說得天花亂墜,但絕對不是什么正經買賣。那些商品好像是健康食品及化妝品,不過沒有一樣具有明確的功效。要賭這些號稱平行輸入的商品,是否真如他們所言已取得美國權威機構的認證,并且在日本全國只有S集團才買得到,淳子連一根掉落的頭發都懶得拿來做賭注。

不過,從兩人交談的情況看來,S集團似乎經營得還算成功。或許正表示這種不惜欺騙親友入會,只顧追求一己之利,沒良心的年輕人越來越多了。

不過話說回來,她不知道原來騙子和殺人兇手還有互換性。辻仁志自從投靠有錢的阿姨以后,想必已經轉換跑道,以詐騙金錢來取代榨取他人的鮮血吧。投靠豪門木下家的寄居生活,或許在這個狡猾自私又殘忍的年輕人心中,對財富產生了憧憬。殺人游戲就算再好玩畢竟不能賺錢,如此而已。

辻仁志和他的女搭檔,一心認定淳子是透過「橋口」會員的介紹,所以毫無戒心,甚至沒想過確認淳子的身分。淳子臨時掰了一個假名,盡量保持沉默,其余的任由他們自行解釋。想必在他們眼里,淳子是個不解世事、腦筋遲鈍、土氣十足的肥羊。他們以為她是那種想用美國化妝品把自己打扮得漂亮一點的傻丫頭,是個只要說幾句好話就能哄她掏錢出來、輕松搞定的獵物。

辻仁志,比起淳子記憶中的模樣變得更有男人味了。他穿著T恤和棉褲,由于剛睡醒,身上的衣服都皺巴巴的,頭發染成咖啡色,剃成像肌肉派電影明星那樣的短發,左耳戴著耳環。

室內的暖氣熱得令人發悶,女人過了一會兒也脫下毛衣,身上只剩下一件短袖套頭衫,她雖然沒報上姓名,不過辻仁志喊她「小光」。

「你如果同意入會條件,就在那里簽名蓋章,再拿給我或郵寄就行了。」

辻仁志擺出爽朗青年的姿態,露出一口白牙如是說。

「入會費二十萬可以用銀行轉帳,也可以連同申請書直接給我。如果直接來找我,馬上就可以拿到正式的會員證和收據,所以你直接過來一趟比較好,不過你也得工作吧?橋口先生很羅唆。」

從兩人的對話研判,橋口好像是某家餐廳的店長,年約三十多歲,為了增加這個老鼠會的徒子徒孫,以便多賺一點傭金,他把有求于他的業務員和打工店員都送來這里。所以辻仁志和「小光」以為淳子也是他手下的女服務生。

淳子早已決定,要把辻仁志連同這間小套房一起收拾干凈,只要在室內解決,大宅內的人應該不會發現。雖然這間屋子恐將從此報廢,不過這里好像本來就是為了讓辻仁志棲身才改建的,就算隨著他一起火葬,木下家應該也不會抱怨。

問題是「小光」。淳子對于帶領她踏進屋內(雖說純屬偶然)的「小光」不得不心懷感謝。如果可以的話,實在不想殺她。

但,另一方面,卻也因為對方正打算從她身上騙錢而感到氣憤。「光子」身上的時髦毛衣、代步的嶄新Mini Cooper都是用哪來的錢買的?難道不是騙來的嗎?淳子一想到這里就無法保持平靜。

況且,「小光」似乎很迷戀辻仁志。想必,對他的過去毫不知情吧。為了她著想,或許該告訴她辻仁志究竟是個什么樣的人。

不過,一旦「小光」得知辻仁志的過去,便會成為了解內情的目擊者。這么一來,就不能讓她活著。這太危險了。這次無法像除去那個改造私槍的大叔時,對付「風潮」咖啡店的客人那樣,僅讓對方受到重傷以便爭取時間逃走。

淳子遲疑了。仿佛恢復記憶似地,太陽穴開始隱隱作痛。

力量正在尋找出口,毫不躊躇,渴求眼前的目標。淳子內心里人性的猶豫,對力量沒有任何影變曰。

從小,在不斷的訓練下,淳子學會了控制力量。那天傍晚,在公園里意外燒死男孩的爆發力,隨著控制力的提升,已與日俱減。淳子逐漸長大成人。她以為自己控制得很完美了,她以為力量已歸自己所有。

但,自從在田山町廢棄工廠那件事以后,心中一隅便不時閃過一個疑問:真的是這樣嗎?就像現在。我并不想殺人。可是力量想殺人。主體究竟是誰?是力量?還是淳子?

田山町廢棄工廠事件發生以后,淳子殺傷了許多人。以深夜的廢棄工廠為起點,一直到那間酒鋪的頂樓為止————不到一天之內,究竟用閃光能量燒死多少人?聽到多少次人體被沖擊波折斷脖頸、轟到半空中、背骨撞上墻壁碎裂的聲音?

當時,她覺得那樣做是對的。那是為了救人,是一場殲滅戰。淳子認為那是自我意志。可是現在,從這個時點靜靜回顧,那真的是自我意志嗎?她開始有點迷惘了。波及那么多人,真的是自己所希望的嗎?

接著,她倏然想起,在造訪廢棄工廠的那個深夜,驚醒之前所做的夢。在那個夢境的最后,淳子看著火焰順著自己手臂往上竄的情景,她就在那時候驚醒。那個夢境回想起來很不是滋味。她一起身,下意識拍打被子、毛毯和身上的睡衣,確認到底有沒有火苗。接著,她還思忖————說不定,是控制力量的技巧退步了。

但,真相究竟如何?也許正好相反吧!也許不是淳子的技巧退步,而是力量變得更強、更聰明,開始擁有更扎實的自主性了;也許她在尚未察覺的情況下便采取行動,因而對于大量殺戮的感受變得遲鈍了,而判斷對方是否真為戰斗對象的標準也放松了。

力量就像一只不知不覺已經成長、懂得如何欺騙飼主的看門狗,狡猾地伏臥在淳子腳邊。明知只要有那個意愿,隨時可以把淳子耍得團團轉,然而現在還被鎖著……

「喂。」

遠處傳來叫喚。淳子眨眨眼,放開了按著太陽穴的手指。

「你沒事吧?臉色不太好喔。」

辻仁志說著,湊近淳子窺視她。淳子嚇了一跳,連忙往后退,因為辻仁志離她不到一公尺,而且好像還要靠過來。淳子心想,只要在無意間感受到他呼出的氣息,甚至被他的手碰到,體內的那股力量必然會竄出。但現在,還不是時候。

「對不起,我有點頭昏。」

辻仁志微笑。「睡眠不足?」

「也許吧。」

「橋口先生的確很會壓榨員工。我這里也有效果不錯的維他命,你不妨試試。有些會員說,這玩意兒比化妝品更具有美容效果喔。」

他柔聲說道。淳子勉強忍住哆嗦,擠出微笑。

「仁志啊,一看到可愛的女生就忘了自己。」小光說著,用右手拍他的背。「你也太親切了吧。氣死我了。」

「你沒理由生氣吧。」

「是啊,你說的對。是是是。」

小光猛然仰頭朝著天花板,啪地站起。

「我得去找仁志的姨丈,他跟我訂了蔬菜綜合維他命。」

「我姨丈買很多嗎?」

「半打。」

「那你可賺到一筆外快了。」

小光哈哈笑著,穿上鞋子。

「對呀,他可幫了我大忙。」她轉向淳子。「喂,我回程時順便送你到車站,你等我一下,先聽聽仁志詳細的解說。」

小光匆匆走了,踩著院子里庭石的腳步聲漸行漸遠,沒關上的房門緩緩地闔攏,最后喀嚓一聲關上了。

室內只剩下兩個人。

陷阱的蓋子關上了。

剛才盤據在腦海中的思緒消失了。

淳子這個機器啟動了開關。

「所以我說,你啊……」

辻仁志再度湊近淳子想跟她攀談。淳子扭頭看著他,彼此四目相對。

「用冰錐刺女孩子的眼睛是什么滋味?」淳子問。

霎時,辻仁志瞪了大雙眼。淳子發現他左眼的瞳孔旁邊有一顆像黑痣般的小黑點。如果是我,一定會刺那里,簡直就像老天爺替我做好了記號。以眼還眼,以牙還牙。

「你、你在說什么啊?」辻仁志的聲音拔尖。

「我在說什么,你明明很清楚。」淳子笑吟吟。這次露出了真正的笑容。「就是你以前干過的。事到如今,你可別說什么都沒做喔,你的同伙已經全部告訴我了。」

辻仁志以坐姿頻頻后退。笨蛋,想逃就要站起來,頭也不回地逃,想逃就該拼命地逃。

不過,我還是會追到你。

「我一直在找你呢。」

淳子在說出這句話的同時,辻仁志的臉孔也起火了。

踩踏庭石的聲音再度響起。淳子察覺小光回來時,正在門口穿鞋。室內彌漫著令人窒息的熱氣及異常的焦臭味。不,應該有吧。因為淳子的嗅覺早已習慣那氣味,什么也感覺不到。

小光的步伐很輕。淳子佇立門前,動也不動地聆聽著。淳子這個機器的開關依然開著,她可以輕輕松松把對方引進門,望著那頭秀發燃燒。

回頭一看,十分鐘前還活著的辻仁志,坐過的地方有一團隆起的臟毛毯。淳子把那床毛毯蓋在燒焦的辻仁志身上。室內還是一樣凌亂,不過家具和用品幾乎沒起火,只有小桌上散落著煤灰,還有辻仁志倒臥處的地板上有點燒焦。

淳子走出門外,返手把門緊緊關上。朝這邊走近的小光,終于發現淳子,驚訝地停下腳步。

「怎么,你要走了?」

淳子無言地點點頭。

「怎樣?聽過之后心動了嗎?仁志的口才比我好,他說的比較淺顯易懂吧?他在S集團還上過販賣指導員的研修課程喔。」

淳子擋在門口不動,小光只好站在原地說話,殷勤的笑容雖然沒變,眼睛卻滴溜溜地看著門,那視線仿佛在說:請你讓開好嗎?

「我想回去了。」淳子說,「你會送我一程吧?」

「對,我送你。不過先等一下好嗎?我得把收據交給仁志。」

小光拿著一張輕飄飄的紙。

「仁志的姨丈,一次跟我買了很多很貴的盒裝維他命喔。仁志常常跟他討零用錢,用不著再替那小子沖業績,所以我拜托他幫幫我。」

小光在無意識中,像是要證明自己的說詞似地,舉起那張紙在她面前揮舞。淳子冷靜地觀察到小光的表情驀然閃過一種不安。

想必,是因為淳子的模樣變得不同了?還是眼神不一樣?或是因為遣詞用句不同呢?

殺戮機器的開關還沒關上。

「喂,請你讓開好嗎?」

小光終于按捺不住地邊說邊走上前。

「我把收據交給他,馬上就要回去了。」

情急之下,淳子說:「辻先生出去了。」

「啊?」

「他接到朋友的電話就離開了,他叫我在門口等你回來。」

「那,門已經鎖了?」

「對,沒錯。」

「搞什么。」小光忿忿咋舌。「他老是這樣反復無常。唉,算了,反正今天我也很忙。打電話給他的,是女的吧?」

「這我就不清楚了。」

「通常都是女的。別看仁志那樣,他還挺有女人緣的。那,我們走吧。」

小光大概經常大搖大擺地進出辻仁志的房間吧,看來她完全沒懷疑淳子說謊,連剛才隱約閃現的不安神色都消失了,一個轉身就朝院子的小門走去。

淳子和光子一起穿越庭院,走到停放Mini Cooper的地方。淳子不上車,她不搭小光的便車,只要目送小光離去,自己再離開就行了。她不會殺小光。

即使不殺人也能解決問題,淳子想。

可是,那股力量想殺人,淳子感受得到。力量在渴求,所以還不能關掉電源。不是淳子不關,是力量要求她開著。

疑問,再次盤旋而起。主體是誰?是淳子?還是力量?

讓這個貪婪自私的女人活著好嗎?

她的罪不足判死刑。

這女人播下的種子會長成多么巨大的邪惡之樹,你不考慮一下嗎?

她不是那么巨大的邪惡種子。

等這女人害死某人時,你能昧著良心不后悔嗎?

這種女人,不可能用盡心機奪走誰的性命。

會跟辻仁志勾結的女人,你怎么能夠坐視不管?

這女人并不知道辻仁志的真面目。

力量仿佛在嘲笑淳子,在她體內猛然膨脹。殺了這女人,宰了她,這種女人的生命沒有半點價值,審判之秤就在你手中。說不定她記住你的長相了,說不定會把你的事情告訴警方,動手吧!就像對付「風潮」的客人,還有淺羽敬一的母親一樣,把一切都化為灰燼再離去,這是為了你的安全著想。

我知道你很想殺了這個女人。

「喂,你不上車嗎?」

淳子站在紅色Mini Cooper。小光的手搭在駕駛座的車門上,狐疑地傾著頭,凝視淳子。

一不小心好像就有什么東西沖出喉頭,淳子猛然咬緊牙關。

「我決定不加入S集團了。」

她一字一句小心翼翼地,像是要取出字匯排列似地說道。

「是嗎?」

「我覺得那好像不是什么合理的系統,又要把朋友拖下水。你應該也是這么做吧?我覺得不太舒服。」

「我啊……」

小光的臉上又掠過不安的神色,這次比剛才更明顯,是一種大幅度朝「畏懼」擺蕩的不安。

「你不要問我啦。喂,你干嘛從剛才就一直板著臉?」小光噘著嘴像是要吵架似地說,「你有什么意見嗎?如果看不順眼,不加入也沒關系呀。」

淳子依舊咬緊牙根,雙眼低垂。她凝視著Mini Cooper酒紅色的車身。對了,把這個熔化吧,就像汩汩流淌的巖漿一樣。

「你倒是說說話呀!」

小光的聲音變得尖銳。她還沒察覺,自己正滿懷著畏懼與不安,才會變得這么具有攻擊性。因為害怕,所以先發制人。

「仁志應該告訴過你吧?這可不是老鼠會喔,的確可以賺到錢,不過也只限于眼光銳利、手腕高明的人,可不是人人都行的。像這種事,社會上到處都是。我可要警告你喔,就算你跑去警察局或消基會投訴,也是白費力氣,因為我們根本沒有違法。喂,你別用那副臭臉瞪我啦!」

小光粗魯地打開車門。

「難得有這么好的撈錢機會,我可不想被無聊的小事搞砸。你不想參加就拉倒,反正笨蛋一輩子都是笨蛋。不過,你可別因為自己嘗不到甜頭就指責我們喔!」

小光說完就想上車。淳子朝著正弓身的她的后腦杓說:「你知道辻仁志的過去嗎?」

小光像觸電似地倏然抬頭,純粹是嚇了一跳,看起來有點滑稽。

「仁志的過去?」

「對,沒錯。」

小光的臉上浮現一種從未看過的表情。那是淳子預期之外的反應。

「喂,你跟仁志有什么過節?」

小光雙手叉腰,語帶挑釁。

「原來是這么回事?你是被仁志甩掉的?從剛才的情況來看,仁志好像根本不記得你是誰,是他找你搭訕的嗎?所以你就死纏著他不放?是這樣嗎?」

淳子愣住了。因為這種一提到「過去」只會聯想到男女情事的簡單人生,和淳子的距離實在太遙遠。

「你別不吭氣,說話呀!」

小光繞過車頭走近淳子,眼角挑起。

「弄得不好,我可不會坐視不管喔。因為仁志是我的……」

「你的什么?」淳子好整以暇地問。她感覺那股力量正從身體底層涌起。你看吧。這種女人的生命有什么價值?

「因為仁志是我的男人。」小光像要吐口水似地忿忿放話。「他是我的男人,你想跟他拉什么關系?」

「你男人是殺人兇手。」淳子將雙臂交抱胸前,一邊用深呼吸控制自己,一邊說,「他殺了高中女生,而且不只一人,那已經是三年前的事了。」

小光停下腳步,雙腳張開與肩同寬,仿佛試圖在強風中站穩腳步一般,猛然收緊下巴。

「你胡說什么?那是什么鬼話?」

「這不是鬼話,只要查一下就知道了,你的男人和他的同伙干過什么好事。」

小光有點退縮。「仁志又沒有前科。」

「那是因為證據不足,以致警方沒法逮捕他們歸案。而且,他們當時也都未成年。」

小光仔細打量著淳子。那眼神看起來好像正在盤算什么,搜尋著足以支持自己的理由。然后,她冶不防地說:「喂,你跟那些被殺的高中女生有什么關系嗎?」

淳子默然。

「喂,你來這里做什么?」小光依舊盯著淳子,又開口問道。接著,仿佛自己找到了答案似地,猛然瞪大雙眼。

「喂,你對仁志做了什么?」

淳子沒回答。

「你對仁志做了什么吧?你騙我說他出去了吧?你做了什么!」

小光一邊大叫,一邊離開車子朝小門沖去。淳子并沒追上前去,小光落荒而逃,跌跌撞撞地向前跑。

別回頭,淳子想。我想就這樣離去。所以請你別回頭。

但,小光還是回頭了。經過小門時,她想確認淳子有沒有追上來,想確認自己有沒有成功地逃離。

她臉上的恐懼與憎恨,擊中了淳子。那股力量夸耀似地一躍而出,撲向小光。

砰地一響,小光的頭發豎立,纖細的身軀翩然浮起,穿著時髦鞋子的一雙玉腿,朝空中拋了出去,落下時籠罩著火焰。一股熱風襲上淳子的臉。風中,還夾雜著小光身上濃烈的香水味。

聽不見悲鳴。淳子盡可能緩緩地離開現場,她一直走到前四個拐角處為止,不斷地在腦海中數數。

四周靜寂無聲,沒有人察覺到異樣。木下大宅那邊,依然傳出悠揚的古典樂聲。

數到一百以后,淳子才開始奔跑。她好像聽到有人大叫,但那是現實,抑或在心中,她已無法分辨。

(待續)

夏小汐墨夜霆全文免费阅读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