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卷 上

第十二章

第一卷 上 第十二章



青木淳子在家里療傷、昏睡的那兩天,石津知佳子看著這些事件的沖擊越演越烈,不過,她并非以協同調查的身分,而是完全站在旁觀者的立場。

調查當局很早就把這三起事件,至少將田山町廢棄工廠事件與代代木上原的櫻井酒鋪事件「解釋」為以淺羽敬一為首的不良少年幫派內斗所導致的結果。警方沒有公開舉行記者會宣布這項解釋,卻在私底下向各記者透露。媒體按照這個解釋,紛紛以「狂飆青少年」、「低年齡層的犯罪率激增」、「修正少年法之必要」等標題,把這些草菅人命的冷血少年描述成犯人,競相報導。

知佳子當然不接受這個推論。

然而,不管警方現階段的推測與解釋有多少錯誤,事件才剛剛開始。

可是,清水說上面下令「縱火搜查小組不得插手」似乎是真的,因為伊東警部當面指派知佳子接下其他任務。

「這是什么意思?」

她不由得語帶質問。伊東警部望著她的圓臉報以苦笑。

「哎,你先別這么生氣嘛。」

知佳子為了平息情緒,從警部臉上別開視線,瞥向他的手。伊東警部一直戴著婚戒,就這個年紀的男人來說相當罕見。今早,優雅的銀色指環依然很不搭調地在那粗糙的手指上閃爍著光芒。

「關于這起事件,我很清楚你的想法,我也認為你的推測大有可能。田山町和那間酒鋪發生的事件,一定和小暮昌樹等人的荒川河邊命案有某種關聯。」

「既然如此……」

警部抬手制止知佳子。

「可是,現在還不方便公開。就算你提出復仇的假設,人家一定也會反問:用的兇器是什么?你所謂的復仇者是一個人還是兩個人?就憑一、兩個人怎么犯下死傷人數這么多的命案?最后,上面一定很快就打回票,說這么荒唐的假設根本不值得檢討,到時候反而更不好辦。」

知佳子也想起昨天現場的窒悶氣氛,還有一直積極主張復仇說的牧原,一臉沉郁的表情。

「目前還是小心為妙,燙手山芋交給別人處理就好,你不妨一邊收集情報一邊靜待時機,我相信一定會有介入的機會。就是為了那一刻,我昨天才會找你去露個臉。」

換言之,等于是先到現場向干員們打招呼嗎?為了事先聲明,縱火搜查小組雖然無意搶功,不過也在注意這起事件。

「是嗎?我知道了。」知佳子終于低頭。「那么,您找我來的另一件事是什么?」

警部拉開抽屜,取出一份檔案,那不是公檔紀錄的活頁簿,是一份薄薄的塑膠檔案夾。

他把那個往桌上一放,對知佳子點點頭。

「就是這件事。」

知佳子拿起檔案夾,上面沒標題。一翻開,里面寫滿了密密麻麻又整齊的細小字跡,好像是女人的筆跡。

「你仔細看看。然后,我希望你盡量協助寫這份報告的女刑警,不只是因為你是縱火搜查小組的人,對方也需要一個有經驗的前輩給予建議。」

知佳子倏然察覺,那語氣背后充滿著異于往常的情感,不禁看著警部。警部環視四周,朝她微微傾身,壓低嗓音說:「我實在很難開口,你聽了保證不生氣喔!」

「噢……」

「寫這份報告的女刑警,目前任職于中央區湊分局的少年課,便衣的資歷還不到五年,今年二十八歲。她擔任警職是受了她父親的影響,她父親以前是個了不起的警官,也是我尊敬的前輩。」

原來如此。知佳子微笑。

「對警部來說,這位女刑警等于是自己的女兒羅?」

伊東警部也回以一笑。「說女兒太過分了吧,請說小么妹。她還不夠成熟,不過充滿了熱情,其實這份報告也是她私下拿來征求我的意見。就這個角度而言,我托你做這件事,等于是濫用職權……」

他收起笑意,聲音壓得更低:「不過,內容非常有意思。總之,你要不要先看報告?我想,你一定也會有興趣。事件本身雖然是小規模的連續縱火案,但說到詭異,倒是和荒川河邊命案及這次的案子一樣。」

結果,知佳子看完那份報告時,已經是深夜了。待在辦公室里難免會有其他雜事,很難專心把厚得驚人的報告書全部看完。況且,她知道警部說的沒錯……,也許沒錯,心里卻還是難以接受。所以她的心思和熱情都還留在以田山町為首的那三起事件上。

丈夫要晚歸,家里就知佳子一個人,她在餐桌上攤開檔案夾,閱讀之前先在手邊放一杯紅茶,可是等她看完時,紅茶還沒喝卻已經涼透了。知佳子站起來,重新燒開水。

的確,這是一樁詭異事件。

據說一名十三歲少女住在湊分局轄區內某棟高級大樓,她身邊不斷地發生小規模的火災。如果光是聽聞,似乎是很單純的事件。小火災一律發生在少女待的場所;換言之,少女每次都在火災現場。到目前為止總共發生了十八次小火災,少女的同學還被燒傷送醫治療。

每一次起火,少女都在現場,這的確非常可疑。可是,少女卻否認縱火,堅稱自己什么也沒做。不過她承認每次發生小火災時,自己確實都在現場,她堅稱那些火是突然「出現」的。

根據報告記載,對方既然是十三歲少女,負責偵訊的湊分局警員自然也不便像對待慣犯那樣,據說頗傷腦筋。而且這名少女和一般不良少女不同,在學校里的成績相當出色,品行也毫無問題,家庭很正常;父親是大型都市銀行的分行長,母親是富裕的醫生千金,在娘家經營的綜合醫院擔任董事。少女是這對夫妻唯一的掌上明珠,又是盼了許久才盼來的孩子,成長過程中可說是集父母寵愛于一身。

報告中指出,凡是和這名少女說過話的人,幾乎都會被她開朗可愛又率真的個性迷倒,忍不住相信她說的話。但,無論她如何堅稱無辜,如何強調那是荒唐無稽的現象,那十八次火災發生時少女確實都在場,雖然只是狀況證據,卻是有力證據。

負責偵辦的女刑警,個性似乎一絲不茍、實事求是。她把十八次火災的所有狀況逐一條列,記載得一清二楚。知佳子仔細審閱后,對紀錄者不禁產生好感。對方將凡是經過求證后的事,即使再瑣碎都會一字不漏地記載下來,自己的假想與推測卻只字未提,而且隨著火災次數增加,開始在少女身邊出現的傳言,也一一加以注明。此外,還提及了這些傳言對少女及其父母造成了何種影響。

知佳子喝著剛泡的紅茶,開始期待和這份報告的紀錄者;伊東警部私下關照的女刑警見面。不知是怎樣的女性?

(砧路子小姐……,是嗎。)

知佳子對于砧刑警在極度傷神、不安的情況下,動用私人關系找伊東警部商量的行為,并不反感。因為,當湊分局少年課的其他刑警全都斷然認定,即使出身良好的女孩也會說謊,這些連續小火災肯定是少女干的,紛紛對少女冶眼看待;唯有砧刑警,正苦惱著是否該這么下結論,并細心察覺其他刑警疏忽之處————這些連續小火災真正的問題其實在別的地方。

十八次小火災,多少有點差異,但隨著次數增加,基本上災情越來越嚴重。少女在第十八次火災燒傷手指,這也是第一次有人受傷。

下一次,該不會更嚴重吧?

那會是什么時候?第一次火災發生在少女家中,當時她正好十一歲又四個月。此后,平均每隔三個星期至一個月就會發生一次。而少女受傷的第十八次火災,發生在這個月的月初,距今十五天以前。再過一個星期到十天,很可能就會發生第十九次火災。

那天晚上,知佳子和半夜兩點才返家的丈夫吃完宵夜,上床就寢時,她忍不住偷笑,覺得自己上了伊東警部的當。警部說的沒錯,對于荒川河邊命案和這三起事件,知佳子或許應該暫時保持距離。這樣,就結果來說會比較妥當,但在心情上還是命她難以忍受,所以警部才會丟給她另一個香甜誘餌。知佳子現在已經完全被這個少女的事件吸引了。

翌晨一早,知佳子打電話到砧刑警的住處。伊東警部既然是私下把報告給她,所以她認為應該先這么做。

時間才剛過七點半,電視新聞正在報導以田山町為主的三起命案后續發展。她一邊撥電話一邊望著消音畫面,畫面上出現櫻井酒鋪慘遭破壞的門口,電話才響了一聲就有人接起,那聲音聽起來像是早已起床活動,應對簡潔有力。

「喂?我是砧路子。」

那聲音比想像中還溫柔可愛,知佳子不禁暗自苦笑,原本以為那聲音會更沙啞,更像「女強人」的。連她自己也在無意識中,認定能在以男性社會為主的警界出人頭地的女刑警,多少會有點男人婆的味道。這么一來,她哪有資格批評警界那些想法古板的「老頭子」。

「早!我是警視廳的石津知佳子。」

知佳子先向對方做自我介紹,再把伊東警部將報告書轉給她的經過概略說明。砧路子好像很驚訝,一聽完知佳子的說明便急忙道歉。

「對不起!總局里的工作那么忙,還讓您特地打電話來。我找伊東叔……,伊東警部商量時,本來也沒想太多,只想等他哪天有空時,聽聽他的意見。」

伊東叔……,說到一半又訂正的這句話,本來應該是要說「伊東叔叔」吧?抑或是「伊東叔父」?知佳子想到這里不禁莞爾。

「不敢當,雖說是警部托我,不過未徽得你的同意就看了報告還是該向你道歉。我個人對砧小姐負責的這個案子很感興趣,雖然沒把握能幫上忙,不過你看怎樣,能不能先見個面?」

「那當然,謝謝您。」

砧路子的語氣驟然活潑起來。

「看石津小姐哪時候方便,我隨時都可以。我今天沒排班……」

「那,就約明天好了。」

「不,如果能今天見面更好。我打算今天一整天陪著小薰,所以石津小姐也能立刻見到她。」

知佳子聽了,略做沉默。小薰————倉田薰,就是那個問題少女的名字。

「你要去見涉嫌縱火的當事人倉田薰?趁你休假?」

「是啊。」砧路子斬釘截鐵地回答。

知佳子好像開始明了對方找伊東警部商量的真正理由了。那份報告并不是一切,真正的問題恐怕在報告之外吧。

「砧小姐,請問你和倉田薰私底下很熟嗎?」

少年課的刑警和負責調查或保護的青少年交好,這是常有的事,警方透過這種方式建立私人的信賴關系,可以幫助他們走上正途或預防犯罪。但,知佳子覺得眼前的狀況似乎有點不妥。倉田薰,年紀比一般進出少年課的青少年還小,剛才砧路子劈頭就喊她「小薰」……,而且,不是說「要跟小薰見面」,而是「要陪小薰一整天」。

這樣,未免涉入太深了吧?就算對方只是一個十三歲少女,畢竟有連續縱火的嫌疑。

「你說要陪她一整天,是打算和她出去玩嗎?」知佳子問。

「石津小姐也認為我做得太過火了吧?」砧路子嘆息說道,「我早有心理準備,如果把詳情告訴伊東警部八成會挨罵,我也被局里的人罵過了。」

「原來如此……」知佳子說,之后就默然不語。過了一會兒,砧路子好像很意外,又有點想挑釁似的,活力十足地主動問道:「石津小姐,您不生氣嗎?您怎么沒說這不在調查工作之內呢?」

這種情況很常見,砧路子被自己說的話煽動,變得很亢奮,劈哩啪拉地越說越快。

「我認為倉田薰說的是真話,小火災不是她引起的,她并沒有縱火。詭異的小火災不斷發生這的確是事實,但小薰不是嫌犯,她是被害者。對此我深信不疑。怎么樣,石津小姐?您不臭罵我一頓或是當成笑話一笑置之嗎?」

知佳子吃吃地笑。「要我在電話里突然罵人,我可做不出來,因為我還沒見過你,也還沒見過倉田薰本人。不過砧小姐,打從你一開始就坦然表示今天要去陪伴倉田薰,這一點我倒是很欣賞你。」

她擺出前輩的姿態,刻意用這種說法。

「關于事件內容,那份報告寫得很清楚,不過如果你對倉田薰采取那種態度,在局里想必會招來嚴厲的議論吧。而且你在心情上雖然支持倉田薰,那份報告卻寫得非常客觀。我認為這一點也很了不起。」

砧路子第一次笑了。「謝謝您的夸獎。我也開始迫不及待想和石津小姐見面了。」

知佳子和對方約定好碰面地點,掛斷電話以后,突然想到:說不定砧路子剛才是在試探我。

伊東警部或許不會出面,他只派某個部下代為處理。這一點路子不可能沒想到。像這種時候,索性來個下馬威————「我今天休假,要陪倉田薰一整天。我是站在孩子那邊的,那孩子絕非縱火犯。」

而對方聽了,如果嗤之以鼻或勃然大怒,那就不值得委托,反正這本來就不是公務,頂多跟對方大吵一架。說不定砧路子打從一開始就已經計劃好了。

(看來她很聰明。)

這么一想,知佳子就更有干勁了。她斗志昂揚地走出家門。

夏小汐墨夜霆全文免费阅读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