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卷 上

第十章

第一卷 上 第十章



佐田夫婦的住處位于可俯瞰臺場海邊的高層住宅十一樓。二房一廳的室內放滿了家俱和各種雜貨,卻不會很雜亂,反而有一種溫馨的家庭氣氛。

面向客廳的窗口,擺著禽新的神寵。當然,那是夫妻倆的愛女魂歸之處。

「小蓉,石津小姐來看你羅。」

佐田太太開朗地招呼,點燃神寵上的蠟燭。知佳子燃起線香,合掌膜拜。放在神寵上的小相框中,身穿制服的女孩笑靨如花。雖然是黑白照,似乎還看得出生前熱愛運動的佐田蓉子,臉頰和額頭古銅色的健康膚色。

兩名刑警也跟在知佳子后面祭拜。牧原合掌良久之后,轉頭問佐田太太:「牌位上怎么沒有戒名(注:僧侶替往生者起的法號。)?」

上面只寫著俗名「蓉子」。

佐田太太邊望著佛壇邊點頭。

「因為我們覺得,與其取個拗口的戒名,還不如直接叫蓉子就好。」

一行人在亮麗的布沙發落坐后,知佳子重新介紹兩名刑警。佐田夫婦一聽說牧原參與過荒川河邊命案的專案小組,彼此互看了一眼。

「我們當時也見過專案小組里的成員,怎么好像沒見過您。」

「可能是人數太多吧。」

牧原又定定地看著神寵上「蓉子」的牌位,然后說:「因為有段期間,我在總部調查小暮昌樹主導的那起高中女生虐殺案的被害者家屬。」

事實上,我們就是為那件事來的,知佳子說。「不過,還是先聽你們說吧。出了什么事嗎?」

「那,請你們先看一下這個!」

佐田太太輕快地站起來,消失在隔壁房間,然后很快又出現了,她拿著一疊電腦列印的資料。

「這些是我印的。這是令早電視報導了那起廢棄工廠燒殺案之后,直到你們來訪之前我們所收到的電子郵件。」

知佳子接過那疊印表紙并快速掃視。郵件內容多半都很短,頂多只有十行,不過其中也有寫滿一整頁的長文。

「按照規定,受難者團體彼此寄信除了昵稱之外還要附上真名,可是看到我們的網站來信的網友就不是如此了,真名和寄信來源都無從得知。我印出來的郵件大約有一半都是這種匿名信……」

知佳子一邊點頭一邊從成疊郵件中抬眼。

「這里面你們有發現什么可疑郵件嗎?」

佐田伸手,以教師慣用的手勢指點著。

「你看第三頁,從上面數來第二封郵件。」

是昵稱「花子小姐」的人寄的。知佳子顧及另外兩名刑警,把內容朗讀出來。

「您好,我不時會瀏覽佐田先生你們的網站,至今大約有半年了。今早,田山町又發生了詭異的命案耶,和荒川河邊命案好像喔。

其實我以前就住在荒川河邊命案的現場附近,案發時我還是學生。學校里,有一陣子還謠傳那命案是不良少年起內哄下的手,還有人說殺死小暮那伙人的老大是我們學校的學生,是一個比我大兩個學年的男生。

我不知道他現在在哪里?過著什么樣的生活?佐田先生,我認為你們不妨調查看看。」

大概是佐田家的家庭氣氛令清水安心吧,一直悶不吭聲的他突然原形畢露,用不層的語氣說:「這算什么嘛,我看是謠言吧。事到如今才跑來說這種話。況且,小暮昌樹在河邊被殺害時,身分又不是學生,怎么可能和當地的不良高中生起沖突。」

知佳子看著佐田夫婦,像是要安撫他們似的。他們倒是笑咪咪的。

「對,清水先生說的沒錯,這個情報的確不太可靠。不過,后面……」

這次是佐田太太伸手指點,她指的是下一頁。

「同樣的『花子小姐』又寫信過來,問題在于那封信。」

的確,又是「花子小姐」寫的。是中午過后才寄來的。知佳子又大聲念出來。

「午休時,我打電話給以前一位朋友。她目前還住在荒川河邊附近,所以記得比我清楚。她說,命案發生以后,大約過了一年吧,有一名三十歲左右的高瘦男人常常獨自來到命案現場。她本來還以為是警方的人。可是,我一直在瀏覽佐田先生的網站,知道警方不會獨自去命案現場,所以我覺得怪怪的。這次的田山町命案,說不定也有一個年約三十歲的瘦高男人在現場打轉,您覺得呢?」

知佳子從那封信一抬眼,牧原就把整疊印表紙拿了過去。

「三十歲左右的瘦高男子啊。」

知佳子用確認的語氣這么一說,清水又再次插嘴:「石津小姐,我早就跟你說這個靠不住啦。荒川河邊命案是前年發生的耶,事到如今才扯出一個男人,這種情報根本不能當真……」

知佳子對清水報以微笑,那是為了讓他閉嘴。日本媽媽精通這種警告方式,至少知佳子這一輩仍是如此。

「問題就出在于這個三十歲的男人吧?你們指的是另一種意思吧?」

佐田夫婦不約而同地點點頭。夫人說:「我們猜應該是多田先生。」

牧原倏然從紙堆中抬眼。「你是說多田一樹?多田雪江的哥哥?」

佐田夫婦似乎很驚訝。

「您認識多田先生嗎?」

「荒川河邊命案發生以后,我就看過他的名字。當然,他和他父親都在那份不在場證明的調查名單上。」

「他母親的確在命案發生不久后就過世了,之前也一直住院。」

「你說的多田雪江是誰?」

對于清水的問題,知佳子換個姿勢重新坐好,并開始解釋:「多田雪江和佐田蓉子一樣,都是高中女生命案的遇害者,她哥哥就是一樹。」

佐田太太接著說:「他妹妹在那種方式下遇害,母親承受不住打擊病倒了,想必整個家庭也四分五裂了吧。我和佐田,剛開始成立小型的受難者聚會時,會邀請過一樹先生和他父親,可是他們不想被打擾,從頭到尾堅持不露面。不過,聽說一樹有一段期間相當想不開,我們算是同病相憐,所以我很擔心他,即使他再三拒絕我還是一直邀請他,可惜沒有用。」

「當時,你們和多田一樹見過面嗎?」牧原問。

「沒有,只有打過電話。當時,一樹獨居在外并沒有和父母同住,他白天在公司上班,晚上回家的時間又不固定,就算我們登門拜訪也是撲空。不過,我們還是厚著臉皮再三聯絡他。」

「可是,多田一樹為什么會是『花子小姐』信上提到的那個男人?」清水問道。這個問題倒是問對時機。

「啊,對對對,我就是要說那個。高中女生命案發生時,我們雖然沒辦法和多田一樹先生見面,不過他主動跟我們聯絡喔,就在我們設立網頁沒多久,大約在兩年前吧。那時,荒川河邊命案剛發生,所以他才跑來找我們。」

「是他主動出現的?」牧原再確認一次。

「對。不過,該怎么說呢……總覺得很不可思議耶,他不是來參加我們的活動,也不像是尋求安慰或心理諮商。只是,小暮昌樹死于荒川河邊命案,好像對他造成很大的打擊。」

「對他造成打擊?那不是大快人心嗎?」牧原略微皺著臉。

「看起來像是很慌亂嗎?」

「對,的確……,好像方寸大亂。他來找我們時,那樁命案才發生,對他的沖擊還很強烈,或許這也是理所當然吧。」

「可是,那不是他干的吧?專案小組調查過遇害者的家屬,警方已經排除他涉案的可能了。」清水說道。

每次都這樣。從清水的語氣中,完全感受不到他對隸屬的警察組織能力有任何懷疑或不滿。知佳子不由得感受到,能夠對組織抱有這么強烈的驕傲與信賴感,或許也是一種幸福。

「才不是一樹呢。那個人做不出那么殘酷的行為,可是他又很疼愛妹妹,無法原諒兇手才會那么痛苦。如果能夠說句『不可饒恕』就能斷然殺死小暮昌樹,他也就用不著那么痛苦了。」

其實,佐田夫婦也是如此。

「所以,他來訪之后呢?還有跟你們繼續往來嗎?」牧原催促他們繼續說。

「別提了,哪有這么順利。他來找我們時,看起來好像不太對勁。我也不知道他想從我們這里得到什么……,想不透他來訪的目的,你說是吧?他說對于荒川河邊命案本身沒興趣,至于小暮昌樹也已受到懲罰,不管是誰下的手,他說他不在乎,他也跟調查過他的警察這么說過。」

「當然,他說河邊現場他也不想去。我們倒是去看過小暮昌樹和他同伙的陳尸地點,總覺得只有這么做才能安心。不過,倒是沒那個心情替他們放一束花悼念。」

「看來他很頑固。」

「是啊……,我們想了好一陣子,還是不明白一樹突然跑來干嘛。最后的結論是:他大概還是很痛苦,所以才想找處境相同的我們說說話吧。可是他后來就沒再聯絡了……」

清水沒好氣地露出一臉「那又怎樣」的表情。知佳子再次對他微笑。

「所以,呃……」佐田輕咳一聲繼續說,「應該說是我們太遲鈍,發現得太晚吧,一樹來訪以后,我們又忙著跟各種人見面、整理資料、眾會,就這么過了半年,才突然想到一樹該不會是想打聽消息吧?各位也看到了,我們在電腦上架設了高中女生命案受難者團體的網站。因此,在警方的專案小組解散以后,就某種角度而言,我們這里的消息目前算是最豐富,而且透過網路還可以從全國各地收集到各種情報和意見。或許他為此才想跟我們接觸吧,也許因為這樣才來找我們吧。說不定他打算更接近我們……,雖然后來并沒有。」

「可是,他打聽情報究竟想干什么?」清水問。

「這我就不知道了。不過,我想像得出來,他大概想弄清楚高中女生命案的全貌及該案和荒川河邊命案有什么關聯,是不是有人還活著沒受到制裁,如果有,那些人現在在哪里。」

「那些應該是警方的工作。」

「可是,警方卻沒完成這項工作。」

被佐田太太這么斷然地頂了回來,清水不悅地噘起了嘴。他露出好勝的眼神說:「可是,多田一樹在想什么?又做了什么?我們還是無從得知,剛才說的只不過是你們的想像。」

「那當然,那當然。」

不愧是當過教師,佐田的聲音沉穩清晰,很有說服力。他先同意清水說的,然后才予以反擊。

「可是,今天的郵件才有問題咧,多田一樹個子很高,自從他妹妹出事以后,他就越來越瘦,雖然有段時間好像恢復體重,不過我們看到他的時候,他已經瘦得不成人形,任何人只要看他一眼都會覺得『啊他好瘦喔』。所以,我們看到『花子小姐』的來信,才會懷疑這個常在荒川河邊命案現場打轉的男人可能就是一樹。」

「原來如此。」牧原適時插嘴。不過,他依然掃視著紙上的文字。

「他在我們面前說不想去命案現場。可是,實際上卻三天兩頭跑去那里,次數頻繁到讓當地人留下印象。所以我們開始認為,如果真是這樣,那么當時的推測可能是正確的。多田一樹果然在打聽情報,他在調查,一個人持續行動……」

「所以,說不定他也會在這次的案發現場現身。」知佳子說,「如果他真的在打聽情報的話,任誰都可以一眼看出,荒川河邊命案和這一連串的事件相似。」

「是的,所以我們才急著聯絡石津小姐。我們認為,如果石津小姐出馬,這次或許有機會找到一樹。」

清水錯愕地頻頻眨眼。

「找到一樹?你是說你們也不知道他現在的下落嗎?」

「不知道。他母親去世沒多久,他就辭去工作,公寓也退租,據他父親說,這兩年他一直沒回過老家,頂多偶爾打電話回去。」

知佳子大致明白狀況了。

「知道了!既然是這樣,我會多留意,如果見到多田先生,我一定會告訴他,大家都很擔心他。」

佐田夫婦臉上露出安心的表情。

「哎呀,你瞧我連茶都沒泡,真是不好意思。」

佐田太太起身,經過神寵前面走進廚房。牌位前供奉的花也隨之飄然搖曳。知佳子覺得蓉子仿佛也在搖著手笑說:「媽真是的,每次都慌慌張張的。」

知佳子喝著佐田太太煮的香濃咖啡,說明自己來訪的目的。不過既然已經看過這些電子郵件,就不用多費唇舌了。

殺害小暮昌樹等四人、這次又以相同手法連續殺人的兇手,如果目的是「制裁」和「處決」,或許會以某種形式公告————到時候,可能會利用佐田夫妻的網頁……。對于知佳子的這番說明,夫妻倆抿緊嘴角聽得入神。

「我們會多多留意,仔細檢查留言和郵件。的確,我也覺得石津小姐說的有道理。」

知佳子怕夫妻倆反應過度,連忙澆點冷水。

「不過,你們也不用想太多。這次的案子,光是今天就發生了三起,而且雖然有三起,說到死傷人數,幾乎是荒川河邊命案的兩倍。犯案手法一模一樣,但不可否認的是,如果今天這三起命案與荒川河邊命案的兇手是同一人,那么問題就出在于兇手的動機。」

佐田表情扭曲,朝愛女的遺照看去。

「的確,殺了太多人了……」

「今天這三起案子的被害者身分已經查明了嗎?」

「不,幾乎沒有。」

「那,等身分查明時,說不定還得重新考量羅……,如果那些遇害者都是沒做過壞事的善良市民……」

佐田夫婦再三挽留他們吃晚餐,但知佳子等人還是決定告辭。清水說得歸還公務車,必須回分局一趟。

「是嗎?那……,我搭電車『百合海鷗號』回去好了。」

「石津小姐,你不回局里一趟嗎?」

「今天已經很晚了,回去也不能做什么。況且上面又下令縱火調查小組抽手,我還是早點回家,寫我那份要給伊東警部看的報告吧。」

「那我也在此告辭了。」

清水聽到牧原這句話,露出「算你識相」的表情。知佳子目送清水開車離去,尾燈彎過拐角消失,不禁苦笑。

「這趟來見佐田夫婦,很值得吧?」

知佳子仰望著牧原看似憂郁的側臉說道。牧原把向佐田夫婦要來的那份印表紙夾在腋下,冬天的夜風一吹,大衣衣擺和整疊印表紙就隨之翻飛。

「這個多田一樹的確有點可疑。」他沒回答知佳子的問題,卻如此說道。

「是啊!不知道他打算干什么。要找出真相,我想光靠他一個人應該不可能。」

知佳子邁步走出,牧原遲了半步再跟上,兩人一路上保持沉默,本以來他會一起搭車,沒想到在臺場車站遙遙在望時,他卻說:「那,我就在這兒告辭了,今天謝謝你。」

「你不搭百合海鷗號?」

「我想在附近走一走。」

「是嗎?天氣很冶耶。」

「有些事我得好好想一想。」

知佳子還來不及問什么事,牧原很干脆地說:「我真的很好奇,多田一樹到底在找誰。」

「啊?」

就算想反問也沒有用,牧原早已轉身越走越遠了。

夏小汐墨夜霆全文免费阅读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