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卷 上

第六章

第一卷 上 第六章



青木淳子離開了「風潮」。這時,石津知佳子正在警視廳的刑警辦公室里和衣笠巡查部長碰面。

衣笠所屬的搜查二組,目前正負責偵辦一個星期前赤羽發生的強盜殺人案。因此,衣笠多半都待在赤羽北分局的專案小組,偶爾會回到總局,這次剛好被知佳子遇到了。

衣笠現年五十二歲,體型矮壯結實,眼角下垂、一臉溫和,辦案態度認真且一絲不茍,待人熱情親切。知佳子第一次跟他正式見面,但早已聽說他風評很好,后輩對他愛戴有加,紛紛稱他「衣哥」。

衣笠正在喝加了很多糖的即溶咖啡,一臉疲憊的模樣,就連知佳子也看得出來,他的襯衫領口一圈油垢,大概自從強盜殺人案發生以后沒好好睡過一覺,也沒洗過澡吧。

「田山町的案子,我聽說了。」衣笠邊喝咖啡邊說。「不過我這邊也忙得焦頭爛額,只是略有耳聞,還不知道詳情。」

「和前年二組偵辦的荒川河邊命案類似。我聽說那件案子由荒川分局繼續調查,說不定犯案者是同一個人。我想請求協助,只是不知道誰最清楚案情經過。」

她本來想征詢衣笠的意見,不過看他現在的臉色,恐怕收獲不大。

衣笠瞇起那雙小眼睛,略作考慮,又喝了一口咖啡說:「荒川分局的刑事課有一位牧原刑警,年紀雖輕,不過相當優秀,他應該幫得上你的忙。我也會替你先跟他打聲招呼。」

「太好了。」

看到知佳子欣喜的模樣,衣笠略微壓低聲音說:「田山町的案子,正式來說是四組負責吧?」

「對,我們算是顧問。」

「這就難辦了。」衣笠說著笑了。「既然是殺人放火,全權交給縱火小組不就好了。」

「不過,這案子很詭異,恐怕很難斷定是純粹的『殺人放火』,荒川河邊命案也是如此吧。」

衣笠緩緩地點頭。

「那次的手法確實很妙。乍看之下,遇害的四人好像是被活活燒死,不過實際上,光是那種燒傷也足以致命了……」

關于這點,知佳子也很清楚。據解剖結果,遇害的四人都是頸部骨折,頸椎折斷了,問題是骨折發生在遇害者著火前還是著火后,始終無法查明。

焦尸的頭部留下遭鈍器毆打的傷痕,這一點時有所見。如果光看那個慘不忍睹的傷痕,或許會以為是兇手先殺人再焚尸。不過,這種傷痕多半是遺體在高溫燒烤下,大腦膨脹擠破頭蓋骨所造成的。

然而,頸部骨折就另當別論了。高溫燒烤導致頸椎折斷的案例,至少就目前所知還未出現過。如此一來,荒川河邊命案的四名遇害者,應該是分別遭人斷頸之后才被焚尸。可是,覆蓋全身的燒傷又顯現生理反應,換言之,死者是在生前著火。等于是兩個矛盾的事實并存。

負責替荒川焦尸進行解剖的法醫學教室,雖然做出四名被害者是「被活活燒死」的結論,卻也提出以下的意見————兇手為了燒死四人,使用了某種具有強大沖擊波的兇器,因此,遇害者才會在身體著火的同時出現頸椎骨折的現象。換言之,縱火引起的燃燒與頸椎骨折幾乎在同一時間發生。

此外,這個「沖擊波」的假說還有另一項根據,那輛載有三具尸體的車子,窗玻璃完全粉碎。不過,似乎也是在遇害者著火前就遭到破壞,因為有些掉落在遇害者周遭的碎片融化了。根據碎片散落的方式推斷,砸破玻璃的某種「力量」,應該是從車外————車體的右后方發射的。

然而,在這個世界上,真有這種「威力強大」的兇器嗎?

撇開這點不談,能夠在短時間之內把人體燒到炭化狀態的熱媒本來就寥寥無幾,況且還伴隨著強大的沖擊波。此外,這種東西不需要動用到大型機具搬運,一般人就能隨身攜帶————其重量之輕由此可知。

更何況,還附帶了一個困難的條件。在遇害的四人當中,有三個人坐在同一輛車內被燒死,只有一名被害者倒在河邊。這表示,這種神秘「兇器」的操作方式相當迅速,讓遇害者連逃走的機會都沒有。

被害者連安全帶都沒綁,當然,也沒有被繩索或布條捆綁的跡象。他們當時能夠自由行動,沒有理由冷眼旁觀同伴被活活燒死。他們明明可以逃走。如此說來,唯一的可能,就是他們————至少在車內的三人————幾乎同時遭受這種「兇器」攻擊,同時遇害。就連唯一死在車外的被害者,也不像是倉促逃出,倒像是打從一開始就待在那個位置,所以才會在那里遇害。因為車門關得好好的。

「荒川那件案子的種種跡象都超乎常理。」知佳子說,「這次的案子,也同樣有超乎常理的跡象。我認為兇手絕對是同一人,或者至少是用同一種兇器犯案。」

知佳子把案發現場那間廢棄工廠的不銹鋼柜融解的情形告訴他。

「因為是廢棄工廠,所以里面亂七八糟,有沒有其他機器或設備也遭到破壞或融解,目前還無法確定。不過就我之前在現場所見,這次好像沒有任何玻璃破碎。」

「問題是,這次的遇害者是否也有頸椎骨折現象。」

「是啊……。不過,這次出現了一具遭到槍擊的尸體。」

衣笠頻頻眨著小眼睛。「被槍擊?」

「對,是一名年輕男性。我想,槍傷應該是致命傷。因為,只有他的遺體沒起火,雖然在同一個現場被發現,看起來卻只有他沒受到燒傷。」

知佳子嘆了一口氣,窺探衣笠的表情。

「這一點,不也跟荒川河邊命案有共通之處嗎?」

衣笠的眼神,越過知佳子的肩頭仿佛凝視著遠處的某一點。他低聲說:「燃燒范圍極小……」

「是的。在荒川河邊命案中,坐在駕駛座的被害者連骨頭都燒焦了,但垂掛在他身旁的安全帶卻毫無損傷,連一點焦痕都沒有。不,當被害者的尸身抬出車子后才發現,連他們原先坐的椅子椅套都沒燒到,是這樣吧?」

不僅如此,警方在后座發現的遺體,還有部分衣服沒燒光,身體已經炭化了,衣袖和長褲的膝下部分卻好端端的。警方之所以認為被害者沒有遭到捆綁,也是從這一點判定的。

衣笠又驚訝地眨眨眼,這才將目光轉向知佳子。

「有助燃劑的痕跡嗎?」

「就現場所見,并未發現,也沒聞到任何氣味。」

「這一點也相同。」

衣笠將喝光的紙杯捏扁,猛然站起。知佳子也跟著起身。

「可是,這次卻有一具被槍殺的尸體……,是嗎?」

他咕噥著,疲憊地輕輕搖頭。

「我們偵辦的強盜殺人案,兇手也是用槍。」

「聽說有兩人遭到槍殺是吧?」

「是在小鋼珠店的贈品兌換處。兩名店員都是當場死亡,真的很慘,如果再不認真解決槍炮問題,警方很快就會束手無策了。」

知佳子也知道,衣笠之所以回到總局,就是為了向槍炮犯罪特別對策本部提交報告。

「總之,你先試著和牧原聯絡看看。既然身為顧問,換個角度來看應該比較自由。或許,暫時撇開先入為主的成見,做點調查比較好。」

「先入為主的成見?」

那是什么意思?知佳子很想這么問,正在遲疑之際,衣笠笑了。

「換句話說……,該怎么說呢,我的意思是,調查時不要老是覺得案子古怪,不妨先把『古怪』這個感覺擺在一邊,試著像一張白紙一樣從頭開始。或許我這個建議太多余吧。」

「沒那回事,謝謝您。」

衣笠離席,朝刑警辦公室的門口走去。知佳子目送他離去后,又重新坐下。

可是,這案子明明很古怪……,她想。無論橫看豎看,古怪的東西就是古怪。

(況且……)

剛才衣笠冒出的那句「先人為主的成見」,好像跟他后來解釋的意思不太一樣。其實,他說這話應該別有用意吧?

知佳子蹙眉思索,也因此完全沒發現走出辦公室的衣笠,借著把紙杯扔進垃圾桶的動作,趁機回頭一瞥,以銳利的視線凝視她。

夏小汐墨夜霆全文免费阅读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