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卷 上

第五章

第一卷 上 第五章



伊藤信惠說的「西芳寺」的確位于綾瀨,那是臨濟宗(注:禪宗的一派,以臨濟和尚為始祖。)的寺廟,翻開電話簿,上面列了兩支代表線。撇開寺廟的風格不論,應該是一間大廟。

淳子從公寓住處打電話過去,接電話的聲音聽起來像一名干練的中年女性,可能是辦公室里的職員吧。淳子表明要去拜訪,請教交通路線,對方立刻用熟練的語氣說明。為了預防萬一,她本來還想好了遭到質疑時該怎么解釋,幸好沒這個必要。

淳子在綾瀨車站下車,按照對方指示的路線找到西芳寺大門,立刻明白女職員大方應對的理由。原來在這間廟的境內還有一所幼稚園,時間已經過了正午,園童大概在屋內用餐,要不就是放學回家了,園內悄然無聲。

雄踞上方俯瞰幼稚園的西芳寺是一棟正方形的灰色大樓,與其說是寺廟更像一座體育館。正門也是用灰色水泥建造而成,唯有上方掛的木制招牌「西芳寺」還留有一點古意。建筑物本身不算新穎,看起來應該有二十年了,不過還是足以顛覆「寺廟」給人的制式印象。淳子佇立在正門前,朝著這個灰色水泥大盒子仰望了好一陣子。看樣子,就算直接跨人大門,也不會有人叫住她或盤問她,淳子做出這個判斷之后,才跨進門檻。

正面是灰色的西芳寺,右邊是附設幼稚園的校舍,左邊似乎是墓地。地面鋪設得潔凈干燥,境內不時可見花壇,不知名的紅花在冷風中低垂著,像是依偎取暖似地悄然綻放。

淳子穿過專用門進入墓地一看,這里比想像中還狹小,成排的墓碑有白色、黑色,以及夾雜在兩色之間深淺不一的灰色,整齊劃一。地面上同樣鋪了水泥,不過比寺廟境內高出十公分,沿著成排墳墓之間設有細窄的排水溝。走道中央也有鑲著鐵格的方形排水口,已被水濺濕了。淳子猶豫地正跨步邁出,突然在右邊那排墳墓之間,冒出一名老婦人。

淳子帶著兩把祭拜用的花束,以防被問起時有借口搪塞。老婦人似乎剛掃完墓正要離開,緩慢地走向淳子站立的出入口,一看到她手中的花,便略彎著腰出聲招呼:「這么冷的天,您來掃墓嗎?」

淳子有點慌亂,連忙回禮:「您辛苦了。」

老婦人深深一鞠躬,從淳子身旁走過,她拎的水桶看起來很沉重,每走一步,桶里的水就拍擊著桶緣。

淳子變得很心虛,一時無法立刻邁步,就這么愣愣地佇立著,等待老婦人走出墓地。她同時思考著,淺羽敬一到父親的墓地究竟要做什么。

據說淺羽總是讓信惠在外面等,自己一個人進入寺廟,這種情形發生過好幾次。淳子無法想像淺羽敬一為了祭拜自殺的父親,拎著盛滿清水的桶子,沿著水泥步道走去的模樣。不過,更難想像淺羽來到這間寺廟,與僧侶或職員交談的情景。

還是先找出淺羽他父親的墓吧,想必會有什么發現。

境內只剩下她一人,她猛然抬頭,開始打量四周。幸好,那個姓氏不算常見,應該不太費力就能找到吧。她從右端的走道逐一檢視,今天不是假日,除了她沒有其他人。成排的墓碑,看不到有哪座供著新鮮花束,花束與祭神用的樹枝多半枯萎凋落,水盤里的水很混濁,供品又臟又干。

剛才那名老婦人出現的地方,只有一座墳墓供著鮮花、點著線香,應該是老婦人才掃過的吧。抬頭一看,上面刻著「高木家歷代祖先之墓」,只見墓石后面的墓牌之中,有一塊白木上的墨漬猶新,那名老婦人大概是來祭拜最近才納骨的誰吧。

淳子把右邊走道都檢查過一遍了,還是沒找到「淺羽家」的墓,正當她踱回中央走道,打算往左邊繼續搜尋時,卻發現左端走道的盡頭,有一尊很大的佛像。在鮮花與貢品的環繞下,佛陀十指交握地悠然坐鎮,嘴角浮現安詳靜謐的微笑。

剛才驟見老婦人的那種心虛感再次襲來,淳子的視線避開佛像。她覺得祂仿佛在逼問:你在這里做什么?鬼鬼祟祟地到處打探別人墓地的嫌惡感浸透了她的心,揮之不去,一種只有此計可施的焦慮、煩躁與無力感,更助長了這種自我厭惡。

只要找得到淺羽敬一,只要能與他面對面,淳子就一無所懼了。她將立時燒死他,讓他徹底化為焦炭。縱使靈魂可能復活,唯獨淺羽敬一的靈魂會被她徹底粉碎,讓全能的上帝與慈悲的神佛都束手無策。

只要能找到他就好了,再也沒有比找不到靶心的槍口更窩囊了。

淳子打起精神,邁步走出,一邊檢查墓碑上的名字,快速走過通道。一走到能看見佛像的地方,就覺得佛陀老是在看她,但她仍頑固地視若無睹。

最后,終于找到了「淺羽」的墓碑。從左側通道的北邊數來第六個,如果淳子剛才一進入墓地立刻左轉,應該不用花太多時間,她要找的地方就在那里。

不過,找東西時往往如此。淳子獨自站在黑色御影石的墓碑前,靜靜地笑了。

好冷清、好寒酸的墓,早已干涸的水盤、空蕩蕩的花瓶,不只是此刻,過去一直空無一物,未來也將如此吧。淳子看不到半點貢品,左鄰墳前的花束,枯萎的葉片徑自散落在淺羽家的墓前。

她傾著腦袋往墓碑的側面一看,只見上頭刻著死者的名字,一共有四個,最新的是淺羽修司,得年四十二歲。

這就是淺羽的父親吧。淳子瞇起眼,像要從狹縫中窺探內側時那樣,定定地凝視著墓碑,仿佛在看能否從那幾個雕刻的字里感受到什么。淺羽的父親,期望兒子能成為受人尊敬的人,抱著這心愿替兒子取名為「敬一」;失去工作,在失意之下懸梁自盡。彼時,他是怎樣思考自己留下的妻兒,已無從得知。如果早知道敬一會變成一個殺人魔,他會怎么做?會在自己上吊之前,先把繩子套在兒子細瘦的頸子上嗎?

淳子緩緩而憂郁地嘆了一口氣,低聲說:「很快地,我就會把令郎送去你那里了。」

聲音很低,宛如呻吟。

「我會把令郎送過去。你撒手扔下的爛攤子,我會替你收拾,我就是為了這個才來這里的。」

然而,除了激昂的情緒,在此恐怕一無所獲。這么冷清的墓碑,只不過證實了她事先料到的事實————淺羽敬一造訪此地,并不是為了哀悼亡父。失望的同時也泛起徹骨寒意,令淳子交抱雙臂。她再次瞪視墓碑旁刻的淺羽修司這個名字,直到看夠了才決定轉身離去。

就在這時,她發覺墓碑后面、就在墓牌的圍欄外,有一只小罐子。

是香煙罐————沒濾嘴的和平(Peace)牌煙草罐,暗藍色鑲銀邊,一看那款式就知道是什么牌子。蓋子緊閉著,被擱在墓碑后面,似乎想避人耳目。

故人如果是個煙槍,墓前往往會供奉香煙。但,那也應該放在墓前的水盤旁邊,不會放在這種地方。她倏然閃過一個念頭。

她拿起罐子,感覺非常輕,不過里面有東西在晃動,喀答喀答響。

她試了試打開蓋子。

是鑰匙。

里面放了一把鑰匙,就掛在那種有編號的鑰匙圈上。那是一把極為普通的鑰匙,應該是投幣式寄物柜的鑰匙,號碼是「1120」。這會是哪里的寄物柜?

此外,罐底還有一張紙片,好像是便條紙。淳子取出來攤開一看,白紙上的字跡潦草、龍飛鳳舞。

收到后立刻打電話給我 筒井

文字下方有一串看似電話號碼的數字。從數字的個數和排列看來,應該是手機號碼。

淳子緊握著這把鑰匙,再次仰望墓碑。

原來淺羽敬一利用父親的墳墓,當作某種交易的聯絡地點————八成是違法勾當。雖然這么做很孩子氣,簡直像老電影的手法,不過還是有一定的功效。信惠不就說過嗎?過去,淺羽敬一曾經來過這里好幾次。原來每一次,都是為了這種留言、鑰匙或是他要收取的物品。

收到后跟我聯絡……

收到「什么」?

會是槍嗎————淳子想。擊傷淳子的槍;殺害「藤川」的槍。盾上的槍傷讓她感到一陣刺痛,好似對她的想法產生共鳴,替她道出了心聲。

「謝了。」淳子對著墓碑低語,把鑰匙和便條紙放進大衣口袋,旋風般轉身朝出口走去。她只回了一次頭,望著那尊阿彌陀佛塑像,從正面公然望著。現在,她已沒什么好窩囊或煩躁的了,也不再覺得受到指責。

電話遲遲無人接聽。

照理說手機無論何時何地都打得通,但她打了又打依然是語音信箱,她在寒風中握著公共電話的話筒,每次一聽到語音就掛斷電話,然后再重打。

超過十次以后,這個重復動作開始變得機械化。因此,即使聽到話筒彼端傳來了人聲,她也差點在意識到之前就掛斷電話。她瞿然一驚,在緊要關頭住手。

「喂?」

話筒彼端,傳來沙沙雜音。淳子再次揚聲。

「喂?喂?」

一個比雜音更聽不清楚的沙啞男聲回答:「喂?誰啊?」

淳子大喜過望,眼前豁然開朗,猶如在雪原上發現獵物足跡的獵人。她的心情激昂。

「請問,是筒井先生嗎?」

對方沉默了一下,開口問:「你是誰?」

「我是受敬一……,受淺羽敬一之托打這通電話。」

「你說什么?」

「我去過西芳寺,是他叫我把和平牌香煙罐里的東西拿來。」

「……」

「他說里面應該有寄物柜的鑰匙,要我幫他拿回來。可是,等我回來一看,敬一不曉得跑去哪里了,手機也打不通。這玩意兒應該很重要吧?如果放著不管,我不放心。」

她盡可能地用輕快的口吻,語帶輕浮地敘述。現在的我,是淺羽敬一的馬子,是靠他生活的女人,受他委托去了趙西芳寺,然后從和平牌香煙罐拿了鑰匙,回到淺羽那里卻發現他不在。不過香煙罐里的便條紙又寫著要立刻打電話,淺羽也說過這事很重要,不知道放著不管有沒有關系,猶豫之下,最后決定先撥這個號碼問問看……

「是你從剛才就一直打我手機的嗎?」

「對,是我。」

「為什么不是淺羽自己打?」

「我哪知道啊,我只是受他委托。」

「你到底是誰?」

「你管我是誰,那你又是誰?」

「淺羽怎么可能委托你這種人。」

「為什么不可能?這種事你怎么知道?人家真的去了西芳寺。」握著問題鑰匙的手心開始冒汗。淳子激勵自己扯高嗓門繼續說,「奇怪,明明是你自己寫說要立刻打電話我才打的耶,你憑什么跟我發牢騷?」

「呃,你先等一下。」

對方的語氣有點讓步了。雖然不知道剛才是用什么姿勢接電話,總之不是重新坐好就是從床上坐了起來,聲音變得很清楚。

「我不清楚你是什么人啦,不過如果不是淺羽本人,我是不會說的。」

「是淺羽拜托人家的耶。」

淳子嘟起嘴這么說完后,稍微閉上眼,要用點腦筋,若想騙過這支電話的主人,該用什么說法才管用?

「我跟你說喔,淺羽的樣子怪怪的。」

「怪怪的?」

「嗯,他叫我去拿香煙罐時,好像慌慌張張的。我想起來了,好像還有跟誰通電話。那時他完全沒提到要出門,可是等我回去一看他卻不見人影。」淳子壓低聲音說,「喂,他是不是惹了什么麻煩?最近,他老是心浮氣躁的,還說警察怎樣怎樣。」

對方沉默不語,淳子也閉上嘴巴等候。如果對方不上鉤,接下來該怎么出招?

對方慢慢地用確認的語氣問道:「小姐,你現在就拿在手上吧?」

「拿什么?啊,你說香煙罐里的東西?」

「對。」

「我是拿著呀,拿得好好的。」

「你說淺羽交代你去拿那個,等你一回來他卻不見了?」

「嗯。」

「你不知道他上哪去了?」

「不知道。」淳子繼續演戲。「喂,你是筒井先生?我很擔心耶。你一定也想盡快跟淺羽聯絡吧?」

對方沉默了一會兒,方才開口:「沒錯。看樣子,我好像該跟你見個面。」

淳子屏息,瞪大了眼。

「我好像該跟你碰面,把東西討回來才對。」聲音沙啞的男人繼續說。

「討回來?討什么?」

「當然是香煙罐里的東西。」

男人對于那「東西」似乎不肯說清楚,大概是想確認東西是否真的在淳子手上吧。不知該說是非常謹慣,還是膽小。

「這是鑰匙吧?」她當下說道,「好像是寄物柜的鑰匙。是哪里的?」

還有,用這把鑰匙開啟的柜子內保管著什么東西?這一點才是淳子最想知道的。

「是哪里的鑰匙,小姐,這你最好別知道。」

聲音沙啞的男人說完這句話,大概是稍微離開話筒吧,聲音突然消失了。過了一會兒才又回來,說:「你現在手邊有紙筆可以抄寫嗎?」

淳子什么也沒有,但她心急如焚,遂說:「我有。」

「水戶街道和環七線的交叉口,有個青砥陸橋你知道嗎?」

「知道。」

「在那個交叉口左轉……,是從白鳥那個方向過來的左邊喔……,在第一個紅綠燈前面有家店叫『風潮』(Current),是咖啡店。你帶著鑰匙去那里。」

「那是可以啦,不過大叔……」

「干嘛?」

「我總不能瞞著淺羽擅自把鑰匙還給你吧?」

對方沉默了一下。

「我得先跟淺羽商量一下。大叔,你知道淺羽在哪里嗎?」

「如果不在公寓,那我就不知道了。」

「公寓?哪里的公寓?」

「你不是淺羽的馬子嗎?小姐,那你怎會不知道他的公寓。」

聲音沙啞的男人,語氣之中開始出現戒心。

淳子用不滿的口吻說:「我知道的淺羽家,是御茶水這棟叫大西之家的破公寓。可是那家伙曾說過,這里好像不是他真正的家。仔細想想這里的確沒什么家具,也常有別的男生跑來打地鋪。」

什么大西之家,根本是她瞎掰的,她在心底拼命祈禱。大叔,拜托你一定要上鉤!算我求求你,你就把淺羽真正的住處告訴我吧,把那小子可能囚禁女孩的地方告訴我。

「大西之家?御茶水?」

「嗯,就在車站后面的那個破地方。」

「那,你說你從西芳寺墓地拿鑰匙回來給他,是回那個大西之家?」

「對呀。」

「我沒聽說過那個地方。」

「我就知道。那,淺羽的公寓果然在別處羅。」

淳子假裝很不甘心似地咂嘴。

「原來他一直在騙我,他還有別的野女人,所以才不肯把真正的住處告訴我。氣死人了。」

「喂,小姐。」

「大叔,你快告訴我淺羽的公寓在哪里,我要當面問清楚,然后再去你說的那家什么風潮咖啡店找你。與其我一個人去,大叔你應該也比較希望淺羽一起去吧?雖然不知道是什么大事,不過我看你好像也急著跟淺羽聯絡吧。」

她一口氣說完以后,還來不及等候回答,對方已斷然頂了回來:「淺羽既然沒把住處告訴你,那我當然更不能說。」

接著他像要調侃她似的,發出下流的笑聲。

「我可不想卷入那小子的桃色糾紛。」

這個臭老頭!

「你別這么說嘛。」

「不,不行。你還是先來風潮吧,把鑰匙給我。淺羽那邊,我改天跟他聯絡以后再交給他。」

「大叔……」

「不行就是不行。」

看來繼續僵持下去也沒用。淳子嘆口氣,說:「好吧。」

把對方說的「風潮」的地點復誦一遞之后,聲音沙啞的男人說:「我順便把電話號碼也告訴你。」

「等、等一下。」

這次真的得抄下來。她慌忙四下張望,但狹小的電話亭內,找不到可以派上用場的東西。

別無他法了。淳子情急之下做出決定。幸好,冷風呼嘯的路上少有行人。

「好了,你說吧。」她對著話筒說,然后睨視著電話右邊的玻璃。

男人把電話號碼念出來。淳子聚精會神,為了讓泉涌而出的力量能夠像雷射刀一樣尖細銳利,她瞇起雙眼只留一條細縫。

「三六〇四……」

3、6、0、4,她在玻璃上緩緩地刻下數字,就像用筷子在麥芽糖漿表面劃過一般。

「……二二八。」

2、2、8,圈起「8」下面那個圓圈時力量潰散,在數字末端留下一個小尾巴。淳子猛然閉緊雙眼,收回力量。

「抄好了嗎?」

「抄好了。」

「從你那邊過來,應該三十分鐘就能到,約三點可以嗎?」

現在,是下午兩點過十分。

「好啊。大叔,你一定要來喔。」

「你才是,不來會倒大楣喔。對淺羽也沒好處。」

聲音沙啞的男人,第一次語帶威脅。

「這件事,遠比你以為的還要重要。聽清楚了嗎?我會先到風潮等你。我就坐在窗邊那個有紅椅墊的位子,攤開賽馬報紙。那家店一般年輕美眉不會想進去的,所以你一來我馬上就知道了。小姐,你叫什么名字?」

淳子情急之下回答:「我叫信惠。」

「信惠嗎?那,我等你喔。」

電話掛斷了。淳子也喀擦一聲掛上話筒,她在電話亭內又站了幾秒,把瞎掰的說詞和謊言還有接下來該打聽的情報整理好之后,這才走出去。

幸好,附近就有個香煙攤,門口除了打火機和面紙也賣原子筆。買了筆回到電話亭,從皮包取出「Plaza」火柴盒,在蓋子背面抄下刻在電話亭玻璃上的電話號碼。

有兩名看似學生的少年,經過剛才那個轉角處一起走了出來。淳子急忙離開電話亭,朝水戶街道的方向邁步走去,只要往大的十字路口走就對了。她邊走邊回頭一看,結伴而行的那兩名少年,正好經過電話亭前。淳子閃身躲到路旁的電線桿后面,那兩名少年的對話斷斷續續傳來,好像正在笑,遲遲不肯離開電話亭旁邊。

過了一會兒,兩人總算朝這邊走來,走到離淳子很近的地方,就在那里過馬路走到對面的人行道。對面有間面包店,他們好像要去那里買東西。

淳子猛然一轉頭,對著電話亭。

一股力量朝電話亭筆直飛去,伴隨著磨擦干布似地咻然一響,直接命中電話亭。在射中的那一瞬間,淳子發現自己釋放了超乎預期的力量,是剛才和那男人的對話令她心情煩躁。

環繞電話亭四周的水泥底座,忽地冒出了一股白煙。隨后,四面玻璃一起由上往下砸落,就像推骨牌似地碎得井然有序,四面玻璃宛如放下百葉窗般一齊消失,電話亭底座四周仿佛有人開玩笑似地撒了大把食鹽,堆起一圈數不清的白色玻璃碎渣。一切都在瞬間發生。

頓時,煙硝味蓬然冒出。等到剛才那兩名學生聽到動靜從面包店沖出來時,淳子早已離開現場。其實只要割下一面玻璃就行了……。她邊走邊懊惱地輕敲自己的太陽穴。

「風潮」是一間破舊的小店。

與其說是拒絕路過的生客,其實更像是打從一開始就被客人放棄了。這家店和店里的常客一樣落魄,環境不衛生、營業入不敷出,仿佛在向舉世宣言——目己無意改變這種現況。淳子一碰到大門的門把,感覺黏答答的,那門把和鑰匙孔都是黃銅材質,她確認之后才開門。

一進去,只見地板臟兮兮的,里面有幾張廉價的三合板餐桌,湊了幾組紅色塑膠椅墊的椅子,正前方的吧臺內站著一名身穿花佾圍裙的女人,正和一名坐在椅子上的男客放聲大笑,兩人邊笑邊轉頭看淳子,女人也沒說歡迎光臨。男客邋遢地張嘴大笑,饑渴地打量淳子全身。對方穿著襯衫和長褲,沒打領帶,領口隱約露出一條粗大的金項鏈。

淳子立刻將目光瞥向右側的窗邊,那里有一名矮小的中年男子正縮身坐著。男人身穿灰色工作服,戴著同色帽子,拿著賽馬報,一認出淳子就將報紙朝她略微揮起。

淳子走近他,在對面的位子落坐。那紅色塑膠椅套也很臟,有好幾處破洞,露出了里面填塞的海綿,坐起來極不舒服,感覺會有虱子鉆進長褲里一路爬到大腿上。

「小姐,你是信惠?」男人問。

「你是電話里的大叔吧?」

「對呀。」

「我一看就知道。」淳子對他一笑。「不過,這家店不只窗邊的椅套是紅的,全部都是嘛。」

淳子看到正前方有一株塑膠觀葉植物緊靠在那男人的座位后面,那塑膠葉片早已褪色,甚至放肆地延伸到男人的臉孔旁。可能是這個原因吧,那男人看起來像只躲在荒林里的落魄猴子,而且是被猴群遺棄的年老猴子。

「鑰匙帶來了嗎?」

「先等一下,我可以點個飲料嗎?」

男人喝的是咖啡。只因那漆黑的液體裝在咖啡杯里,所以看起來像咖啡。

其實她并不渴,她只是想爭取一點時間來了解這家店。只要能從這男人口中套出她想知道的情報,接下來她就有辦法了。不過,她可不想引起騷動。目前現場總共有幾人?出入口只有前面那扇大門嗎?

所幸,這里的每扇窗戶都很小,上面貼滿了仿彩繪玻璃的貼紙,垂掛著短短的窗簾。淳子口(要避免燒到窗簾,就不必擔心外面會看到店內的情形。

「那我喝冰咖啡好了。」

淳子這么一說,男人稍微抬手,向吧臺內的女人打個手勢。

「來杯冰咖啡。」

那女人板著臉也沒回話,剛才跟她交談的男客假裝在翻閱雜志,不時抬眼偷瞄淳子。

「另外還要冰水。」

淳子對吧臺的女人說道。

「對了,請問洗手間在哪里?」

那女人的眼神一沉,好像聽到淳子說了什么冒犯她的臟字眼似的,草草抬手朝吧臺左邊一揮。那里有一扇反光玻璃門,以前可能貼著「洗手間」的牌子吧,上面還留著一塊方形痕跡。

淳子站起來,走向洗手間。在經過吧臺前面時,左邊的男客和右邊的女人同時對她投以無禮的注目。淳子迅速窺視吧臺內側,那女人站的位置后面放著一臺大冰箱,旁邊有一扇日式拉門,大概是通往后面吧。真倒霉,如果是一般的門就更省事了:

然后,她故意把臉朝向左邊那名男客,經過時還對他嫣然一笑。男客的視線閃著異光,一路緊盯著她。

洗手間也很臟,陣陣惡臭令人作嘔。如果在這種地方洗手,反而會越洗越臟吧。淳子雙手環抱著身體,閉上眼睛。

那名男客看起來不會馬上離開。所以第一擊,必須同時擺平看店的女人和那個男人。在那之前,首先得斷了他們的退路。

惡臭與骯臟的氛圍干擾著她,但她還是勉強集中精神,確認先后順序,然后走出了洗手間。

開門出來一看,吧臺內的那女人正拖著慢吞吞的步伐,從窗邊的座位走回吧臺,桌上放了一杯冰水。

「謝謝,不好意思。」淳子說著,并對她微笑,「另外,再給我一盒火柴好嗎?」

淳子面向吧臺,感覺后面那男人的視線掃過她的臀部。

女人在吧臺內蹲下,正打算拿出火柴。淳子抓住這一瞬間,臼齒喀嚓一磨,一股力量朝自己的正后方那扇門射去,那力量如一枚粗針般,也像一頭忠實的獵犬,朝著黃銅門把和鎖孔竄去。在一瞬間包覆、融解并熔接。

啪嚓一聲,被熔接凝固的握把往下一沉,差點把墻上的門絞鏈扯開。

「喂,怎么了?」

男客扭頭隔著椅背朝門看去。

「媽媽桑……,門在冒煙耶。」

吧臺內的女人探出身子。「咦?」

門把四周冒出黑煙,還有焦臭味。但淳子毫不遲疑,當下看著那名男客,他現在毫不防備地望著門口,后腦杓暴露在淳子面前。淳子再次釋出一股力量,從那男人頭部右側掃過。

這次的力量不像粗短的針,而是鞭子。那力道在空中劃出一個大弧線,淳子一搖頭,就分毫不差地打中那男客的右太陽穴。

男客從座椅上跌落,連吭也沒吭一聲,就摔倒在地上。

「呀!」

吧臺內的女人發出尖叫,淳子甩出去的力量沒停歇,緊接著劃個半圓甩向她。那股力量朝吧臺的支柱沖撞而去,柱子應聲折斷,順勢撞上那女人,把她轟得往后飛。

那女人倒在拉門前,完全失去意識。淳子立刻將視線轉向冰箱,力量之鞭再度朝那里揮出,冰箱的側面頓時融化變形,并且在沖擊下緩緩倒向那女人。

「喂,搞什么鬼,你做了什么?」

那個身穿工作服的啞聲男人,朝淳子沖過來,淳子立刻一甩頭,從側面擊向那男人的腰部。男人整個飛彈起來,一屁股跌坐在地上。幾乎在同一時間,吧臺內的冰箱也轟然倒下,離那女人不到五公分。淳子的目測很準確,她只是要堵住拉門,并非想壓死那女人。

作業完畢,淳子離開吧臺前。倒在地上的男客,只手前伸像是要擋住她的去路,她小心跨過以免踩到。

此刻,淳子的心跳快到連自己都無法計數,體溫上升、額頭冒汗,不過并非使力才有這種現象,這點力道對她來說,根本不會造成任何影響。一切都是因為亢奮,暴露了她的本性————她是一把上了子彈的槍,這個局面顯示出誰有權力、誰最強壯,這一點令她驚喜不已。

「你用不著害怕,大叔。」

淳子對著仰臥在地,正拼命抬頭,一臉抽搐地望著她的男人說道。

「我不會殺你的,只要你老實回答我的問題就行了,就這么簡單。」

「你、你……」那男人抖動嘴角,流著口水說,「你……,你不要殺我……」

「我不是說了嗎,我不會殺你的,就連這兩人也沒死,只是昏倒而已。」

那男人癱軟在地上,動彈不得,雖然試著后退,但只有腦袋頻頻晃動。

「你的腰骨斷了吧?」淳子微笑。「對不起!打從一開始我就無意動粗。不過大叔,會演變成這樣也是你造成的喲,要是剛才在電話中你肯把淺羽的住處告訴我,我啊,本來可以用不著動手的。」

淳子說著,朝那個痛哭失聲的男人逼近一步。

「好了,大叔。回答我的問題。淺羽平時都待在哪里?現在可能在哪里?你和淺羽是什么關系?」

那男人的嘴巴顫抖著,滲血的口水滴在地上。

「大叔,快說好嗎?這可是人命關天的大事,你就告訴我吧。」

淳子蹲下,眨也不眨地盯著那男人。男人的眼睛滴溜亂轉,雖然嚇得眼皮顫動,但在淳子強烈的盯視下,躲都躲不開。

「櫻……」

「櫻?」

「櫻井。」

「櫻井?這是人名?」

「是……,是店名。」男人咽下一口口水,口齒不清地擠出話來,「是他們……,淺羽他們常常……,聚集的店。不關我的事,我什么都不知道。」

「那間叫櫻井的店在哪里?」

「上、上……」

「到底在哪!」

男人身子一縮,緊閉雙眼。「求求你別殺我。」

「你好好說我就不殺你。在哪里?快說!」

「上原,四丁目。就在代代木車站附近,是經銷各種酒類的酒鋪,站前就有招牌,一去就找得到。」

男人開始咳嗽,接著頻頻吐口水,那身軀以腰部為分界扭曲成奇怪的形狀,上半身一直抖個不停,雙腿直挺挺地癱軟無力,也許是麻痹了。

淳子伸手碰觸那男人的肩,男人嚇了一跳,充血的雙眼游移不定地仰視著淳子。

「大叔,你沒騙我吧?」

「我沒騙你,是真的。」

「那間櫻井酒鋪,真是淺羽他們聚集的地方嗎?」

男人點頭如搗蒜,像是脖子裝了彈簧似的。

「那是淺羽他老媽開的店,我也去過一次。因為我……,我懷疑……,他到底能不能……,籌到錢,結果他要我去找他老媽。」

淳子再次瞇起眼。

「錢?什么錢?是跟這把鑰匙有關的錢?」

淳子從口袋里取出她在西芳寺找到的那把鑰匙,直湊到男人面前。

男人再次拼命點頭。「沒錯,沒錯。」

「大叔,這把鑰匙是寄物柜的鑰匙吧?寄物柜在哪里?」

「澀……,澀谷車站,北口的寄物柜。」

「里面放了什么?」

男人搖頭,哀求似地朝淳子爬近。

「求求你,我真的什么都不知道,求求你別殺我。拜托,拜托!」

「快回答我的問題,寄物柜里面放了什么?」淳子說著,猛搖男人肩膀。「如果你說不出來,那我幫你說吧。是手槍,對不對?」

男人再次打哆嗦,嘴角開始流口水。淳子看著地上的那雙手,粗糙長繭,指甲都裂了,還有黑色的污垢。那應該是機油吧。

「大叔,你是工人吧。對不對?」淳子盯著男人的手說,「是車床工吧。你的手藝一定很好。」

「我說,小姐……」

「大叔,你在改造槍械?做好了賣給黑市?」

「我什么都不知道!」

「我剛才不是說了嗎,只要你把知道的老實告訴我,我絕不會對你怎樣,也不會殺你。所以你說吧!大叔,你在制造私槍吧?然后賣給淺羽和他同伙吧?我說的對嗎?」

男人認命地頹然垂首,開始啜泣。

「這種事要是被發現了,我真的會沒命。」

「誰會殺你?淺羽嗎?」

「不是淺羽。他那種人只是小混混。」男人上氣不接下氣地說,「我……,我只想賺點零用錢。所以……,只是把槍賣給他們而已。」

淳子理解了。「我懂了……,原來如此!大叔,你是私槍集團的成員吧,是底下的小角色?你把槍賣給淺羽他們,瞞著同伙偷接生意吧?」

男人沒答腔,但那已是最好的回答。

「原來是這樣啊,我明白了。」

說著,淳子緩緩起身。男人在地上求救似地望著她,在地上爬行,伸手想抓住淳子的腳踝。

「我全部……,都說了,對吧?我都抖出來了。小姐,我真的都說了。」

「是啊,謝了。」

淳子露出微笑,往后一抽腿。男人原本已碰到她鞋尖的手又頹然落下。

「我一五一十說了,所以請你放過我好嗎?拜托別殺我,你的事我絕不會說出去。」

「大叔,為了表示謝意,我也告訴你一件事吧。」

「幫我叫救護車,好嗎,拜托你,我一定會替你保密的。」

「大叔,你的黑槍昨晚殺死了一個人喔。」

「小姐……」

「我啊,當時也在場。老實說,我也被打傷了喔,大叔。」

那男人已無暇聆聽淳子在說什么了,只是一邊求饒一邊想抓淳子的腿。他爬行著,又想抱住淳子的腿。

簡直跟骯臟的毛毛蟲沒兩樣,淳子想。

「剛才我說只要你老實回答我就不殺你,對吧?」

男人像傻瓜般喜孜孜地點頭。淳子俯瞰著那張臉,一樣面露喜色說:「那是騙你的。」

下一瞬間一她已釋放出一股力量,伴隨著咆哮聲,瞄準男人那骯臟發皺的脖頸。這一擊,折斷了男人的脖頸,余波還擊碎了地板。

男人的頭發啪地燃燒。淳子立刻后退,以免火苗飛濺到長褲上。她轉身,看著出口的門,再次凝視剛才熔接的鎖孔……

黃銅鎖孔承受不住猛烈的力量,立時開始融化,門把啪地掉落地面。

淳子推著門中央,走出店外。那扇門散發出焦味,不過濃煙并未逸出店外,路上行人似乎沒發現異狀。

她小心翼翼地把門輕推回去關好。如果走近仔細觀察,大概會發現鎖孔怪怪的,若是隨意一瞥應該沒人會發現吧。

她把掛在門外的「營業中」牌子翻面,換成「休息中」,然后邁步走出,走到青砥陸橋交叉口時,向一名正在等紅綠燈的年輕女孩問路,前往代代木上原車站該坐什么車。

年輕女孩親切地告訴她。然后,微微苦笑地補上一句:「對不起,恕我失禮,你的臉上沾了東西喔,好像是污垢……,是煤灰吧。」

淳子抬手摩
夏小汐墨夜霆全文免费阅读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