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卷 上

第四章

第一卷 上 第四章



青木淳子佇立在狹窄的小巷盡頭,不時交抱著雙臂,來回摩挲取暖。

此刻是清晨五點半,離天亮還早得很,四周黑漆漆的,櫛比鱗次的民宅和公寓,連門窗也毫無動靜,所有人還在安詳地沉睡著。

眼前是一塊已整理干凈、用鐵絲網圍起來的土地。這個季節,連雜草也呈現枯褐色。在土地中央,豎立著一塊漆色鮮明的招牌。

出售 大幸不動產股份有限公司

公司名稱下面寫著電話號碼。淳子看了又看,牢記在腦海中。

這塊出售地的位置,就是她在田山町廢棄工廠撿到的那個「Plaza」火柴盒上印的地址。隔著小巷,對面是小型白墻公寓,隔壁是灰泥雙層建筑,兩者都掛著門牌。即使對照對面的建筑物,這塊地顯然也是「Plaza」的地點。換言之,「Plaza」已經不存在了。

不難想像「Plaza」是一家什么樣的店。放眼望去,四周不是住宅和公寓大樓、公共公寓,就是小商店。所以,「Plaza」不可能是嶄新大廈里的豪華酒廊,想必是那種把一般住宅的部分空間改裝成店面的簡陋酒館。現在看來這塊平地的面積也不大,一定是那種擠進十個客人就很難轉身的小店。

不過,就算再怎么想像也是徒然,「Plaza」已經不見了。淳子手中只有那個不存在的酒館的火柴盒。不過,或許這家店只是搬到別處去了,于是她又折回車站前,用公共電話撥打火柴盒上的電話號碼。果然,只聽見「這個號碼是空號」的錄音。

當然,淳子也可以打去這家「大幸不動產」,隨便找個借口,打聽「Plaza」的下落,可是現在這個時間,這一招八成也行不通。除了等不動產公司開門營業,別無他法。

她覺得好冷,傷口一陣刺痛,那種感覺糟透了。好像在發燒,只覺得臉頰發燙,渾身無力,呵欠連連。不過她還是勉強激勵自己,再次定睛凝視那塊招牌,在腦中復誦著大幸不動產的電話號碼,然后悄悄鉆出小巷。

不管怎樣,先走到大馬路上,再往站前的方向走去吧。她邊走邊從大衣口袋掏出「Plaza」的火柴盒,在路燈下仔細打量。

這個火柴盒還是新的。

關門大吉的酒館、全新的火柴盒,這是怎么回事?某個跟酒館有關的人,留著沒有用的火柴盒自己用嗎?果真如此,那就表示「淺羽」在「Plaza」的地位頗高,足以弄到這個火柴盒。比方說,他不是「Plaza」的客人,而是經營者的家人……

淳子緩緩地眨眨眼。

如果這個假設沒錯,淳子多少有點高興。假使「淺羽」純粹只是客人,那么就算「Plaza」現在還在營業,恐怕也很難立刻打聽到他的下落。然而,如果他是經營者身邊的人,那就有可能找到。總之,只要能夠打聽到「Plaza」的后續發展和經營者,便可突破僵局。

淳子仰望著陰暗的天空。天怎么還不亮,一天怎么還沒開始?為什么不動產公司不是二十四小時營業呢?

對于淳子及她想救的「奈津子」來說,時間就是最大的敵人。不知「奈津子」現在在哪里?在做什么?說不定已經遇害了,也許就在這一瞬間,「淺羽」和他的某個同伙,正把土覆蓋在她余溫猶存的尸體上。淳子一想到這里,腦中就涌現幾近爆發的憤怒與焦躁,令她不禁緊握雙手。

左肩上的傷口像要抗議似地刺痛著,淳子痛得一臉扭曲。

她回到車站前,當然不可能會有什么新發現,唯有地鐵車站靜靜地開始運行,明亮又溫暖,就像母親一大早在全家人起床前,已經在廚房里熟練又專心地準備早餐。

車站的書報攤前堆著成捆報紙,她看了一下,驀地發現電視節目已經開始播了。不知晨間新聞是否正在報導田山町的事件?警方已經進展到什么程度?

淳子離開車站往回走,抱著明確的目標開始繞著市區打轉,她在尋找咖啡店或小飯館,找一家有電視可看的店。這是她第一次造訪東大島,宛如棋盤的道路井然有序地縱橫著,巷弄很好找,漫不經心地走著走著,便看到一座大橋。橋墩很高,必須爬樓梯才能過橋,她一邊按著抽痛的肩膀一邊拾階而上,眼下是寬闊的河面,河堤的壁面標示著「中川」。

她就這么望著烏黑的河面,獨自佇立了半晌。出門前查過地圖,這附近的地理位置在腦海中浮現。中川————不就是不遠的下游處和荒川會合的支流嗎?

荒川。那條河的名字令她印象深刻,想忘都忘不了,河邊發生的殺人案,已經成為她生存下去的核心與支撐了。

那一次,她殺了四個人。

記憶鮮明,隨時都能喚醒當時的情況。不過對淳子來說,殺人情景從來沒有化為惡夢折磨她,她的睡眠總是深沉而安詳。

她覺得這樣的自己似乎有點危險,于是也會翻閱描述殺人兇手心路歷程的手記,或是死刑犯犯罪實錄的書籍。根據書上表示,普通的殺人犯并不像淳子這樣有明確意圖或手段,多半只因一時沖動、利害關系,或是自我防衛才動手殺人的,他們明明對罪行毫無悔意,卻深受惡夢所苦或飽受幻覺或幻聽折磨。可是,淳子完全沒有這些后遺癥。

那是因為淳子的殺人行為,一直是一種「戰斗」。對于她來說,這「戰斗」是一種義務,非打不可。

淳子生來就有異于常人的力量。那么,她當然得善加利用,而且是朝著正確而有益的方向。

獵殺那些生來只為了毀滅、吞噬他人的野獸————這就是她的目的。

(我,是一把裝了子彈的槍。)

河面上的冷風拂過淳子的臉頰,她靜靜地這么想,在過去已經思考了無數次,這個念頭早已刻在她的心坎里。這一刻,在她心中視為圣域的某個角落,已經悄然地生了根。

然而,可悲的是,這把槍并沒有雷達,也沒有衛星導航系統。現在,槍口該瞄準的敵人在哪里?

淳子嘆了一口氣,正要循著原路走下樓梯,視野中突然閃過一團模糊的白影,她抬起頭。

俯瞰街景的右方,在那個蓋滿建筑物的地區一隅,冒出了白色蒸氣。她沒看到煙囪……,那是什么?

不管怎樣,那表示蒸氣底下有人開始活動了。淳子沖下樓梯,朝著冒蒸氣的方向跑去。肩傷讓她痛得哀叫,不過她還是按著傷口趕路。

經過兩個轉角,蒸氣越來越濃了,甚至飄到馬路上,這是一條擠滿狹小店面的商店街,在成排拉下的鐵門及折疊的遮陽篷中,只有一間店開了門,抽風機正在運轉,有人進進出出,白色蒸氣就是從那間店的門口飄出來的。

淳子停下腳步,仰望招牌。

伊藤豆腐店

搞了半天原來是豆腐店啊,她覺得有點好笑。對啊,難怪會這么早營業。

有個身穿白罩衫的女人,抱著一個金屬框架走了出來,她臉上戴著口罩,頭發也用白頭巾罩著。淳子略微后退,小心翼翼地躲在電線桿后面觀察。

比起街上的其他店家,這間店大多了,雖然是豆腐店,卻看不到擺放零售商品的陳列柜,說不定是批發商。

店門口停著一輛小貨車,貨架上堆滿了潮濕、溢滿白粉的汽油桶,原來裝的是豆渣,不曉得要送去哪里。淳子從電線桿后面走出來,悄悄地靠近小貨車,她感受得到蒸氣的暖意,還有一股藥水味。

剛才那女人正用一條長水管放水,把手中的金屬框架泡進大水桶里,抓起棕刷刷洗。淳子伸長脖子一看,店內還有兩個人穿著和那女人一樣的白罩衫,在機器之間忙碌地穿梭。

淳子朝著那個背對自己的女人,說了第一句話。

「對不起,您早。」

女人嚇了一跳轉過身,似乎真的很驚訝,猛然停止作業,轉頭瞥著淳子,手上的水管也順勢一轉,水朝淳子噴來。

「哎呀,抱歉!」

女人急忙將水管朝下,水花濺到了淳子的大衣。

「沒事吧?有沒有濺濕?」

女人戴著淺藍色橡皮手套,穿著同色長靴,朝淳子走近一步,長靴發出吱呀聲。

「不要緊,對不起。」

「不好意思。」

女人有半張臉被口罩遮住。即便如此,聽聲音也能猜得出對方不算年輕,沒化妝的眼睛四周有些細紋。

「抱歉打擾您工作。」淳子客氣地致歉。「我想問路……」

「好啊,你問吧。」

女人爽快地答道。她把水管往水桶一插,右手叉腰,感覺上好像在說:有話快說!我可是很忙的。

「請問這附近有沒有一間店叫『Plaza』?」

她剛才確認過「Plaza」的舊址,比這間豆腐店更靠近車站,不過兩者距離不遠,像這種小鎮的商店街,多半會成立商榮會或工會,說不定可以打聽到什么消息。

「Plaza?」女人傾著頭。

「嗯,我想應該是酒店,就像小酒館那樣。」

「呃,你是說車站旁邊巷子里的那家店嗎?」

她果然知道!

「對,沒錯。」

「那家店已經倒羅,房子也拆了,被夷為平地了。」

「那您知道店里的人搬去哪里嗎?」

女人首度露出微微戒備的表情,縮著下巴觀察淳子。淳子擠出一抹微笑。

「我以前承蒙那里的店長照顧……。今天正巧經過附近,想順便拜訪一下,可是這小鎮好像變了,所以我迷路了。」

如果冷靜思考,大概連自己都覺得這個謊扯得很爛,這時還不到早上六點,訪友敘舊未免太早。可是,現在的淳子已無暇設計借口,在沉睡的市區中,好不容易發現一間店開門營業的喜悅,以及從昨晚累積至今的疲累與傷口的疼痛,還有線索中斷的焦慮,使她開始喪失了專注力。

再加上這股蒸氣。淳子雖然喜歡吃豆腐,不過制造過程的味道實在令人不敢領教,在藥味濃烈的蒸氣籠罩下,剛才中槍時伴隨暈眩的惡寒好像又出現了。

「總之,『Plaza』已經沒了。」女人毫不客氣地說。「至于店里的人現在在干嘛,我可不知道,我跟他們沒有來往。」

「請問店是什么時候倒的?」

「大約一個月之前吧,我也不太記得了。」

「店里的人不是這鎮上的居民嗎?」

「這我怎么會知道。」

女人甩頭背對淳子,徑自朝水桶蹲下,用力扭緊水龍頭,水停了,她拿起金屬框架,往店里邁步走去。

「呃,對不起……」

「你還想干嘛?」女人轉身。

淳子張口結舌,看來好像惹火對方了。她不該在過度焦躁的情況下,毫無計劃地開口。

「不,沒事了。謝謝您。」

她盡可能地想要客氣地深深一鞠躬,等她抬起頭時,由于動作太急,突然一陣頭暈眼花。從剛才持續到現在的不舒服達到極限,令她失去重心,情急之下伸手想扶抓東西。

淳子的手在空中劃過,過了一會兒,感覺某種冰冷的東西潑上身,她倒在那女人的水桶里。

「喂,小姐!」

女人大叫著,啪達啪達地踩著雨鞋沖過來,淳子拼命掙扎著想起身,身上的大衣浸了水,直打哆嗦的刺骨寒意竄進全身,暈眩感越來越嚴重,那股氣味令人作嘔。

「喂,你怎么了?振作點!」

我沒事,不好意思……。淳子自以為這么說,但話不成聲,便昏了過去。

淳子從昏睡中醒來時,最先映入眼簾的是一張白臉,那張臉正湊近看著淳子。是一張少女的臉,尖下巴、丹鳳眼、微翹的鼻頭、微噘的嘴唇像是要抱怨什么似的,不過五官長得很可愛。

少女微噘的唇瓣開啟,扭頭朝身后的方向喊:「媽,這人好像醒了。」

淳子轉動眼珠,環視四周,天花板上貼著木紋壁板,掛著造型簡單的吊燈。很暖和,感覺背部軟軟的。

她正躺在某處……

方才還在凝視她的少女,此刻湊近她眨著眼。

「小姐,你沒事吧?」

淳子一時之間發不出聲音,只好點點頭,一動肩膀就痛。

「太好了。」少女低語,表情很僵硬,看起來毫無笑意。「我一直在觀察你,如果你再不醒來我就要叫救護車了,真是嚇死人了。」

淳子試著起身,但是感覺渾身沉重不聽使喚,她舔舔干燥的嘴唇,總算擠出聲音說:「給你們添麻煩了,不好意思!我大概是貧血。」

少女仿佛要把淳子說的話放在秤上仔細衡量,瞇著眼睛說:「小姐,你受傷了耶。」

淳子心頭一驚。「對,有一點。」

被發現了嗎?不過,她們似乎沒找醫生過來。好險!萬一醫生一檢查,肯定會發現那是槍傷,要是她們報警就麻煩了。

「只是一點小傷,因為我有點感冒,所以才會頭暈,已經不要緊了。」

為了讓這番話更具有說服力,淳子使勁扭動身體,用右手撐起上半身,然后環顧四下。

這是一間和室,與其說是客廳還不如稱它為傳統的「起居室」。中央放了一張折疊式的矮桌,桌旁環繞著無腳的和室椅。淳子剛才就躺在那張矮桌旁,她的大衣和鞋子都已被脫下,身上蓋著毛毯。那是一條被口用舊毛巾縫住、質地柔軟又好聞的毛毯。

說到氣味,這間起居室也有那股蒸氣味,若有似無地飄散著。看來,這里應該是伊藤豆腐店后面的住家。少女背對著區隔起居室與房間的玻璃拉門而坐,身旁就是電視機,擺在上面的時鐘顯示此刻快七點了。

這表示淳子昏迷了將近一個小時,中彈后雖然憑著意志力勉強行動,傷勢還是令她元氣大傷而失態,淳子不禁咬唇。

少女訝異地盯著淳子。這時候,淳子才發現少女也穿著白色罩袍,如果戴上口罩再把頭發包起來,想必跟剛才那女人一樣吧。這個少女一定是剛才在店里工作的那兩人之一。

「媽,你來一下!」少女再次朝背后揚聲,然后轉頭面對淳子,繃著臉說:「小姐,聽說你是來找『Plaza』的?我媽這么說的。」

剛才在外面遇到的那個女人原來是少女的母親啊。

「對……,沒錯。」

「你想干嘛?」少女直截了當地問。「難道你……,你也是……,不,你也有點年紀了。」

少女語意不明地咕噥著,窺探似地看著淳子。淳子也回視她,她略微垂眼,最后鼓起勇氣說:「你該不會……,也被淺羽害得很慘吧?所以才回來找他?」

淳子瞪大了眼,看到她的表情。少女醒悟似地點點頭。

「啊,被我說中了吧。我就知道,不然來找淺羽不可能有其他原因。」

「小妹妹,你認識淺羽……,淺羽這個人?」

少女聳聳肩。「因為我們從小一起長大,國小、國中也同校。」

「他是在這附近長大的?」

「對呀,本來住在『Plaza』那里,店面的二樓就是他家。」

「那,『Plaza』倒了以后,他搬去哪里了?」

「我怎么知道,這種事誰曉得啊!」

剛才在店門口遇到這名少女的母親,對方口口聲聲說和「Plaza」沒有來往,而且語氣非常冷淡。如果孩子們從小一起長大,照理說兩家的父母應該有來往。可見得那母親說謊,問題是她為何要說謊?為了袒護淺羽一家?還是為了避免扯上關系?

從少女陰郁的表情和她剛才所說的來推敲,顯然是后者吧。想必,過去一定有很多與淺羽發生糾紛的女人找上伊藤豆腐店。

「之前,也有像我一樣的女人來找過淺羽吧?」

少女點點頭。

「不只是女人,還有討債的,連警察也來過。」

「警察?」

「是刑警。那家伙好像闖了什么禍。」

「那是什么時候的事?」

「這個嘛……,大概是半年前吧。」少女茫然地盯著墻上的月歷。「那時候『Plaza』還在營業,淺羽他媽媽也在。」

「是什么案子?」

「我也不清楚。干刑警的,除非真有必要否則不會透露這種事。」少女的語氣似乎變得很內行,繼續說道:「一旦起了疑心,他們絕不會停止懷疑。」

淳子認真打量少女小巧的臉蛋,素顏,整齊的及肩長發塞在耳后,清楚地看見她的雙耳有很多個耳洞。

「我來這里問這些事,真的純屬偶然。」淳子說,「其他人……,當然也包括警方,為什么會為了淺羽的事情來找你?」

「這是明知故問嘛。」少女笑了,那雙丹鳳眼瞇成一條線,看起來稚氣又惹人憐愛。

「我真的不知道。」

「少騙人了!算了,反正大家都在騙人,不只是你。」

「……」

「因為我啊,一年前還跟淺羽他們混在一起。」

「你也是一伙的?」

「對!不過現在不同了。」少女說著,堅毅的眼神凝視著淳子。「我已經跟他們拆伙了,現在與他們無關。」

這席話說得斬釘截鐵。淳子感覺話中隱藏著濃厚的恐懼,不只是怕惹麻煩、強調自己不同于那些不良少年,也像在說服自己:我已從迫切的恐懼中匆忙逃走,現在已經安全了。

這名少女從淺羽及其黨羽的魔爪下逃了出來,想必嘗過至今回想起來依然顫抖不已的恐怖滋味。

在田山町那間廢棄工廠看到的景象,再次掠過淳子的腦海。有過那次親身經歷的我,很能體會你的心情,我絕對相信你說的話。淳子在心中低語。

「我叫青木淳子。」淳子輕輕點個頭。「承蒙相助,真的很感謝你。」

「我什么也沒做,拜托你別那么夸張。」少女慌忙搖手,大概是想掩飾羞澀吧,她急忙轉身,扯高了嗓門喊叫。

「媽、媽!沒聽到嗎?」

「聽到啦。」

淳子才在想那個聲音就在隔壁,少女的母親已經從玻璃拉門后面露臉。

「討厭,原來你在啊。」少女嘟起嘴。「你在偷聽吧?」

母親沒回答,像是要保護女兒似地叉開雙腳站在少女背后,狠狠瞪視著淳子。包覆頭發的白布已經取下,看起來判若兩人。

這名少女的母親頂多四十五歲吧。淳子感覺剛才在店門口看到她時,臉部表情和說話聲音比較年輕,拿掉頭巾之后,卻像五十多歲了。那是因為她的白發多得驚人,或許不純粹是天生體質,淳子明知這點無關緊要,但聽完少女的敘述后,總覺得她母親的滿頭白發,是操心淺羽和她的證明。

「既然醒了,那就請回吧。」母親尖聲說道。「請你別來煩這孩子。」

「媽你怎么這樣講話。」少女提出抗議。

「你給我閉嘴。」

「我怎么能閉嘴,這件事說不定也跟我有關。」

「已經跟你無關了!」

原來母親也和女兒一樣害怕,淳子切身領悟到這一點。雖然她不知道發生過什么事,不過,這個和淺羽牽扯不清、遭遇可怕經歷的女兒,可是這位母親費了好大力氣才找回來的吧,當然不想再有任何牽扯,更不肯讓女兒淌這渾水。

「我無意拖令媛下水。」淳子安靜地、緩緩地說道。「很感激你們救了我,謝謝。」

淳子說完想起身,少女急忙伸出手。

「可以嗎?最好還是躺一下。我看你還是去看醫生吧。」

「信惠,你不要管閑事!」母親喝斥。「趕快讓人家回去吧,媽已經受夠了。」

「那你就別管,我實在很不放心。」

原來這名少女叫信惠啊。淳子朝她微笑。

「信惠,你媽說的沒錯。剛才我也說了,我不是專程來府上拜訪的,真的只是巧合。所以,我不能再讓你們照顧了。」

一走出起居室就是狹窄的脫鞋處,淳子的球鞋并排放在那里。母親取來大衣,不發一語地塞給她,她道過謝,接過大衣,便朝門口走去。

既然信惠不知道淺羽目前的住址,再繼續追問下去也沒用。淳子雖然擅長戰斗,尋人卻是門外漢,再加上體力似乎比意料中更虛弱,這令她意志消沉。

在店門口的右邊,第三個白衣人正在工作。淳子百分之百確定那是信惠的父親,他站在自動加蓋機前面,正在檢查成排由右往左移動的盒子,然后把加蓋后的盒裝豆腐拿起來,整齊地排列在一旁的箱子里,動作非常熟練。

「謝謝!打擾了,不好意思。」

對方聽到淳子出聲招呼,朝這邊一瞥,表情僵硬,眼神充滿怒意。他不發一語,立刻別開視線。淳子猜想,如果他摘下頭巾,想必也是一頭白發吧。

淳子步出店門,朝車站方向走去,市區開始蘇醒了,人潮也略有增加。上班族行色匆匆地快步越過淳子,如果撞上他們,一定又會跌倒,淳子小心翼翼地走在人行道邊緣,心想與其搭電車,不如坐計程車比較快,身上帶的錢應該夠吧……

「喂,等一下!」

淳子才聽到身后隱約傳來叫喚,就有某種東西像一陣風似地追過她,在她眼前緊急停住,原來是騎腳踏車的信惠。信惠已經脫下白色罩袍,換上牛仔褲和藍色套頭衫。

「等一下。小姐,你要去哪里?」

淳子忍不住笑了。真是個好孩子,她想。

「回家。」

「真的?」

「對,沒騙你。」

「怎么回去?你能走嗎?」

「慢慢走就沒關系。」

「淺羽的事你要怎么辦?」

「改天再重新來過吧,反正不知道他住哪里也無計可施。」

信惠抓著握把,單腳放在地面支撐,想了一下,然后問道:「小姐,你來找淺羽有什么事?」

「跟你無關的事。」

「不見得吧,你不說說看怎么知道。」

「不用擔心,真的跟你無關,倒是你……」淳子朝伊藤豆腐店的方向轉身。「如果再不回店里,真的會惹你爸媽生氣喔,我比較擔心那個,我不希望你為了我挨罵。」

「不用管他們。」信惠斷然回了這一句,「反正我爸媽都是忘恩負義。」

「忘恩負義?你說你爸媽?」

這句話從信惠口中冒出來,未免太不合時宜。若真要說的話,也應該是她爸媽對她說。

可是信惠又說了一次。「對呀,他們忘恩負義。」

「就像我,那時候也差點被淺羽他們殺死,幸好有陌生人相救才撿回一條命。可是,他們看到別人有難卻見死不救,而且還是受淺羽所害的人,這樣若不是忘恩負義是什么?」

信惠認真的口吻,和那句「差點被殺死」,仿佛狠狠地甩了淳子一耳光。她踉蹌著退后半步,重新盯著信惠。

想必信惠很清楚這句話的功效吧,大大地點頭。

「沒錯,我當初差點被他們殺死。」她如此重復道。「他們就是這種人。我是不知道你有什么困擾,不過我想一定很麻煩,所以絕不能讓你一個人去見淺羽。」

車站附近有個小型廣場,四周環繞著整齊的灌木叢,廣場上有長椅,她們倆在那里坐下。

「小姐,你臉色發白耶。」信惠湊近看著淳子。「會不會冷?還是要找家咖啡店進去坐?」

「不要緊。而且,這種話也不方便讓別人聽到吧!坐在這里就不用擔心了。」

實際上,置身于車站前逐漸加速運轉的晨間喧囂中,兩人也似乎被孤立了。不過,這讓淳子對信惠產生一種強烈的共鳴,她開始心疼這個少女。

「一開始我不是說過了嗎?就那些被淺羽糾纏的女人來說,你的年紀好像大了點。」

「對,你是這么說過。」

「到底是誰跟淺羽發生糾紛?該不會是你妹吧?那些家伙很少鎖定年長的女人。至少,就我所知是這樣,他們說如果扯上大人,借口就不管用了。」

「借口?」

「嗯,對方如果是高中生,即使不是學生至少年紀也差不多,就算鬧開來也很像同伙在吵架。如果勒索或動粗,對方多半只是嚇得要命,很少去報警。即使在市中心犯案也不會引起人注意。對女孩子也是,如果找的對象是傻傻跟他們走的小女生,就算出事引來警察,最后通常是判定雙方都有錯。可是,如果找上大人就不一樣了。淺羽這些人要是盯上哪個上班族或是把粉領族拖上車,肯定馬上會引起一場大騷動。」

淳子一邊點頭,一邊閉眼。原來如此,信惠說的沒錯。不過,自從信惠逃離淺羽那票人以后,對方的作風好像就改變了,而且是大幅度轉變。

(他們殺了人啊!昨晚他們攻擊一對情侶,殺了男人,把女人擄走囚禁在某處。不只如此,他們好像還犯下了其他殺人案呢。)

這些話都沖到了喉頭,淳子還是硬生生地吞了回去。她不能告訴信惠,如果信惠問她是怎么知道的,她沒辦法回答。因為在田山町的那間廢棄工廠里,正躺著三具被她燒死的淺羽同伙的尸體。

(不過此時,陳尸地點應該已經收拾干凈了吧。)

淳子想到這里,意志消沉的內心隱約又恢復了一點勝利感。她睜開眼雙,看著信惠。

「我妹現在好像跟淺羽那票人有來往。」

「我就知道。」信惠忿忿地咋舌。「你妹是個美女吧?因為你也很漂亮。」

「不會吧。」

「淺羽可是以貌取人呀。」

「信惠也很可愛呀。」

「我不行。」信惠湊近了說。「所以差點被殺掉。那……,你希望他們斷絕往來羅?」

「是啊。我妹……,好像越變越壞了,我很擔心,我聽她一天到晚提起淺羽和『Plaza』,然后又在她的大衣口袋里發現『Plaza』的火柴盒,所以才想說干脆過來看看。」

「在這種大清早?」

「因為那家店好像是酒館,我不喜歡晚上去。而且,我本來就要上班。」

信惠再次打量淳子的裝扮。「小姐,你是上班族?」

「嗯,只是小公司啦。不過我今天要請假了,傷口很痛。」

「是肩膀的傷吧?你是怎么受傷的?」

「小事。沒什么大不了的。」

淳子自己都覺得很不會說謊,因此當聽到信惠幽幽地表示「抱歉,我實在不相信你說的……」時,不知為什么反而松了一口氣。

「你們被卷入什么事,淺羽也有份,你為了解決才來找淺羽……,到此為止應該是真的吧。不過,接下來好像是亂編的。」

「對不起。」淳子說著微微一笑,這樣信惠應該會明白吧。

果然管用。少女也露出了微笑。

「我可以抽煙嗎?」

「好啊,請便。」

信惠站起來,跑向附近的自動販賣機,從牛仔褲口袋里掏出零錢買煙,然后又摸著口袋走回來。

「打火機……,啊,找到了。」

她回到長椅,試圖用打火機點煙,可是有風,一直點不起來。淳子看準打火機冒出火花的瞬間,輕輕眨個眼,把視線移向信惠嘴邊的香煙前端。淳子需要拿捏力道,就像用湯匙喂嬰兒一樣,她把熱波降至最小,輕輕地釋放出去。

明明打火機沒點火,香煙前端卻燃了起來,信惠有點吃驚,連忙把嘴上的香煙拿開。

「奇怪?」她說著,來回審視香煙和打火機。

「信惠,你幾歲?」淳子問。

「啊,我嗎?十八。」信惠拿煙的手來回煽動。「不過,我已經在工作了所以沒關系。」

「那倒是。」

「反正我國中時就開始偷抽了,現在連我爸媽都認可了。這個打火機是我爸送我的生日禮物。」

那是一個時髦雅致的景泰藍女用打火機。

「好漂亮。也給我一根煙吧!」

淳子這次沒再變魔術,信惠用自己的煙替她點著,兩人并肩坐著,淳子起先有點咳嗽,不過香煙似乎撫平了情緒。

「信惠十八歲,那表示淺羽也是十八歲羅?」淳子說。

「嗯,那家伙也沒念高中。」

「不是學生啊。」

然而,不管怎樣還算是未成年。淳子在工廠看到他時,還以為他有二十歲,因為他的體格很健壯。

「淺羽叫什么名字?」

「敬一。深淺的淺,羽毛的羽,尊敬的敬,數字的一。怎么,原來你連他的全名都不知道啊?」

淺羽敬一嗎?

「據說那家伙的老爸希望他成為這世上最值得尊敬的人,所以才給他取這個名字。很諷刺吧?」

信惠說著,把煙往腳邊一扔,用鞋跟踩熄。

「要不要看那家伙對我做了什么好事?」

淳子還來不及說,信惠已經背對著她,反手把套頭衫的領口用力往下拉。

「你過來看我的背。」

在信惠纖細的后頸上,發腳的細發和汗毛簌簌抖動。淳子從套頭衫的縫隙之間窺看她的背,頓時寒毛倒立。

那應該是刀傷吧,一個大叉,從兩肩斜斜劃過背部,末端似乎直達兩邊的側腹。

過了很久以后,信惠才轉身面對淳子。

「這傷口足足有兩公分深喔。」

信惠冷靜地把領口重新拉好。

「那是用刀子割的,是那種二十公分長的刀子,刀尖是鋸齒狀。」

淳子無言以對,只是略微湊近,專心聽她說話,她的臉龐近在眼前,好像連眼眸最深處都能一眼望穿。那是一對淺褐色的眼眸,可是右邊的瞳孔有一粒宛如針刺的小黑點。淳子懷疑,那該不會和背上的傷口一樣,在遭受心靈創傷、看到恐怖景象之后殘留下來的吧?如果試著解析那個小黑點,或許還有一個彌漫著血腥氣息的悲慘現場。

「就是遇到這些不幸,你才下定決心逃離他們吧?」

信惠用力點點頭。

「不介意的話,能不能告訴我,他們為何這樣對待你?」

「說穿了根本沒什么。」信惠聳聳肩。

「我想我們只是太無聊吧。」

信惠將雙手枕在腦后挺直身子,仰望天空。

「那個周末……是星期六,當時淺羽已經被退學了,我還是會去上課,不過學校實在太無聊了,所以星期六晚上是狂歡夜。」

「淺羽跟你本來是同一所高中?」

「不是,我念的是女校,淺羽念的是品川那邊的男校。」

信惠笑了一下。

「我們這群人腦筋不好,只能念那種垃圾學校。」

淳子并沒有跟著笑,她驀地垂眼凝視腳邊的煙蒂。其實在學校成績不好和聰不聰明根本是兩回事,信惠卻好像混為一談。更何況,成績好壞和人性善惡也不相干。淳子在田山町遇到的淺羽敬一,雖然兇惡但絕不魯鈍,那才是最可怕的組合。

「他們大約有多少人?」

「嗯……,不是那種人數固定的幫派,有時候也會有在路上鬼混的小孩加入。」

「這樣啊……,不過,淺羽應該是帶頭的吧?」

「對!他和高田家的大哥。」

「大哥?」

「嗯,有一對高田兄弟。弟弟跟我們同年,哥哥已經二十歲了。」

「那,高田家的哥哥有車?」

「有,我們總是坐他的車到處晃,如果人數太多坐不下時,就偷開爸媽的車。」

「無照駕駛?」

「對呀,很亂來吧!」

信惠以略帶挑釁的口吻,湊近看著淳子。

淳子試著回想。田山町的廢棄工廠————被她燒死的那三人之中,可有這對高田兄弟?在火光中浮現那幾張垂死的臉孔中,哪幾個長相酷似兄弟?

「這對高田兄弟也住在附近嗎?」

「不是。我也不知道他們從哪來的,只知道他們是淺羽的朋友,不過那個弟弟好像是淺羽的高中同學,名叫純一,大家都喊他阿純。那個哥哥,大家都直接喊大哥,現在想想,我連他叫什么都沒問過。」

「你被劃傷時他們也在場?」

「在呀。」信惠嘴角一挑,冷冷一笑。「淺羽騎在我身上拿刀劃我時,就是阿純按住我的腿,大哥倒是在旁邊抽煙觀看。」

淳子不由得抬眼看著信惠。信惠又取出一根煙。

淳子一字一句地說:「照你剛才的描述,那個高田家的大哥好像比較像老大。」

信惠喀嚓喀嚓地打了好幾次打火機才點燃香煙,然后深深地吸了一口。

「不知道……,我一直認為淺羽是老大。就像我那一次,高田家的大哥可能也是害怕才沒出手吧。不只是大哥,除了淺羽,其他人都很害怕。」

「可是……」

「當時,我背上一
夏小汐墨夜霆全文免费阅读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