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卷

『后記』

第一卷 『后記』

?

各位讀者幸會,我是長谷川啟介。

前幾天,我看了一部電影。那部電影是走喜劇風格,步調悠閑,讓人不禁會心一笑,并感動落淚的作品。戲里會出現僵尸,但并非僵尸片,而是以拍僵尸片的人們為中心在描寫。長谷川很怕僵尸。應該說恐怖片或血肉橫飛等可怕的東西我統統不敢看。我想從我的作風來看,這點應該很顯而易見吧……雖然我這么膽小,但看這部電影完全沒問題。僵尸的場景也托影片風格和登場人物的福,能夠「啊哈哈」地笑著觀賞。看完整部影片后,「啊~啊,這部片很有趣呢。」我的內心像這樣感動得無以復加。照理說應該就這樣結束了。不過,那之后的三天,我每個晚上——都夢見自己被僵尸追趕。根本不行嘛。根本不是沒問題嘛。其實影響挺大的啊。

明明如此,實際上,直到第一天、第二天為止,我隱約記得自己夢見了僵尸,但并沒想到自己為什么「會作那樣的夢?」只覺得「哎呀~作了個惡夢呢~」。然后,到了第三天,「啊!該不會是因為那部電影的關系?明明一點都不像僵尸片啊!」我才總算想到自己連續三天夢見僵尸的原因。我壓根沒想到會因為那種程度就夢見被僵尸追趕,察覺到這點時,我自己都覺得我實在太沒用,忍不住笑了出來。

之后,很不可思議地,我就沒有被僵尸追趕了。沒有意識到自己看了僵尸登場的電影時夢見僵尸,一意識到自己看了僵尸片,就突然不會夢見僵尸了。不過,所謂的作夢經常會碰到這種狀況呢。

至今為止不曾意識到的那女孩或那個人突然出現在夢里,然后有點在意為什么會夢見那女孩或那個人。反過來說,有時則是明明很介意那女孩或那個人,卻完全不會夢見他們。

其實,這也可以說是創作會遇到的情況。不,即使在其他日常生活中也是。

舉例來說,為了創作故事,我會思考很多事情。包括登場人物、故事劇情、發展和設定等等,從大略的概要到非常細節的內容,我會思考很多事情。明明想了很多很多,有時卻會什么也想不到。就算呻吟哀號也無法解決任何問題。情況很糟的時候,這種狀態可能會持續一星期、一個月、三個月、半年、甚至一年……明明如此,某天不經意地泡澡,或是上廁所(笑)等等什么也沒在想的時候,卻會突然想到「哎呀?啊啊!這就是那個啊!」的點子。反復思考好幾個小時好幾個月也沒有解決的事情,有時答案真的就是忽然冒出來。如果是在泡澡時想到,要嘛就是全身濕漉漉地為了筆記暫時離開浴室,或是為了避免忘記,「那個就是這樣,所以那樣會變成這樣!」像這樣一直喃喃自語。就算不是陌生人,這種人看起來也像危險人物吧。

這個故事就是像這樣創作出來的。解開無法解開的問題,明明以為答案出來了,卻又不是那答案。我想這其實是沒有正確答案的問題吧。

這并非1+1=2那種問題。大概比較接近1+〇=2。而且,也不是「要用加法把—變成2,不就只能加—嗎?」這么回事。那個〇的部分可以填入無限大的數字。答案并非只有一個。可以加上天文數字再用減法除法乘法變成零,然后再用加減乘除……說不定是像這樣的答案。或許是永遠地不斷填入無法填滿的答案的作業。那一定是賭上自己的人生也不曉得能否獲得的答案也說不定。

然后,那個答案是我的答案——并非你的答案。我想你應該有你自己的答案。不僅限于這個故事,我描寫的故事當中,有許多這種空白、曖昧與『〇』。我身為作者會填滿它們,但那仍然不是你的答案。我想答案應該希望你引導它出來。我期望自己能協助你找到答案。

這是你的故事,是為了你而寫的故事。

請在心血來潮時隨心所欲地翻閱吧。

故事里不會有強尸登場(笑)。

不,說不定會出現喔?我想那大概是看你怎么想的。

但愿本書能讓你稍微展露笑容。

那么,期待再相會。

二〇一四年某月某日長谷川啟介
夏小汐墨夜霆全文免费阅读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