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卷

第參話『電動無感少女關系』

第一卷 第參話『電動無感少女關系』

「問題不在辦不辦得到,

而是要不要去做。

雖然根本沒有不去做這個選項啦。

換言之,只能去做而已。

沒錯吧?

不是因為辦得到才去做,

而是去做才辦得到。」

——摘自 『電王的后悔』

?

雖然那場雨非常激烈,但似乎是驟雨。

之后就如同天氣預報一樣,是晴天的好天氣。

但因為驟雨的緣故,原本預定的許多事情都取消了。

姑且就,

「都是那場突然的豪雨害的。」

當作是這么一回事,學生們各自度過遠征最后的夜晚。

努力保持平靜的尤瑞安等「赫服」精銳們,回到宿舍之后,表情也不禁顯露出疲勞的神色。

「哎呀~大家今天真的很努力呢!」

伴隨著代理校長的慰勞詞,宿舍提供了有點豪華的晚餐,但大家也沒什么食欲。

原因不明的召喚獸失控與豪雨造成的表演中斷。

身為當事者的迪塞爾荷爾斯特小組與羅伊里小組的成員,尤其是被委任隊長的尤瑞安和克里斯·羅伊里,比起接受已經發生的事情,更需要說服自己的時間。

自己召喚且操縱的魔獸失控。最后還被那魔獸吸收魔力,悲慘地趴倒地面上。可能差點就導致大慘劇發生。

失控的召喚獸朝著某棟大樓的一個房間沖撞上去,碰巧——那是魔法騎士團的樞機與親衛隊徽服出巡,為了參觀魔法學校的表演而租借的大樓房間。

進行模擬實戰的場地上的建筑物等等,原本就施加了保護用的電子魔法防護罩。因為召喚獸沖撞上去的碰巧是微服出巡的樞機所在大樓,所以防御更是嚴密且堅固。

負責護衛樞機的親衛隊精銳迅速地行動,理所當然確保了樞機的安全;而且大樓在高等電子魔法的防護之下,也是毫發無傷。

失控的召喚獸,也由親衛隊的——那個著名英雄梅爾·菲亞利亞奈特親自出馬,眨眼間便橫掃了召喚獸。這一切都是在私底下進行。

不幸中的大幸是,爆炎與爆風在觀賞表演的觀眾眼中,看起來是非常華麗的演出,因此現場的混亂并未傳遞過去。

之后,魔法學校后面的活動,伴隨著豪雨全部中止了。

沒有實際損傷,也沒有負傷者。

只看結果的話,只能說真是萬幸。

馬斯基思代理校長他,

「你們就好好休息吧。」

這么慰勞著學生們。

尤瑞安和羅伊里小組的成員,也只是被召喚獸吸取魔力,對身體并沒有影響,雖然當時搖搖晃晃到連走路都沒辦法,但很快就恢復過來,搭上巴士離開了會場。

尤瑞安一直在思考。

召喚獸為什么會失控呢?

明明是程序代碼編寫成仿真實戰用的電子魔法構造的魔獸。

「這點還不清楚,但可以推測是程序與App,還有硬件的小毛病重疊起來引發的事件吧。」

這是負責EDM終端和召喚程序的年輕女教師所做的分析。

「我這邊也會仔細調查原因……這次真的是十分抱歉。」

年輕女教師對尤瑞安等參加演習的成員,一個接一個地低頭致歉。當然對妮卡也是。

「不,我……」

雖然妮卡沒說自己是個連EDM終端都無法使用的廢物,但她的表情十分陰暗。

「你們并沒有錯,不用放在心上。」

雖然教師們和大人們都這么說,但學生們的表情依然沉重。

「今天你們就吃飽一點,好好休息吧。我們包下了整棟宿舍,你們也可以自由行動,所以請諸位學生盡情地伸展羽翼吧。啊,可是請你們別跑到宿舍外面喔。這是代理校長先生的請求。」

像是要揮開學生們的沉重空氣一般,代理校長用輕~浮的語調這么宣告。

但是,

「要做什么呢?」

就算說要伸展羽翼,但妮卡沒什么要做的事情,也沒有想做的事情。

因為不能到宿舍外面,說到在室內能做的事情,

「大概就看書了呢。」

妮卡在個人房的床上,在大腿上攤開硬殼書皮的書籍。

「……嗯~」

不過,一個人待在室內的話,總覺得呼吸困難。

畢竟白天才發生過那種事情,更覺得喘不過氣。也說不定。

妮卡也覺得非常遺憾。

「我直到最后都沒能派上用場……」

沒有出現被害人,真的是很幸運。

雖然在魔法學校的住處也是一個人生活,但有負責照顧妮卡的隨侍魔在。目前看家中。

雖然身為親衛隊的哥哥梅爾·菲亞利亞奈特也跟著微服出巡的樞機來到這里,但表演中斷后,他早已經踏上返回魔法騎士團總部的歸途。

「——妮卡~!妮卡~!妮卡~!妮卡~~~!」

明明以為能見到最愛的妹妹,卻因為不得已的原因無法見面并折返回去的哥哥梅爾,直到最后,

「我不要回去!我要見妮卡!我想見她啦~~!」

似乎都這樣吵鬧,結果被其他親衛隊的人壓住給拖回去的樣子。

雖然馬斯基思代理校長聽說了梅爾這副模樣,但他刻意不告訴妮卡這件事。

「因為太可憐了嘛。那種妹控居然是英雄,妮卡妹妹真可憐。」

妮卡只聽說哥哥他們瀟灑地登場終結演習的混亂,且不讓觀眾覺得那是混亂,問題解決后便回去了。

事情就是這樣,妮卡原本也有點期待能見到久違的哥哥,因此期望落空讓她的心情也備感低落。

開著的窗戶吹進有些冰冷的晚風,搖晃著窗簾。

「這么說來,」

這里的宿舍有中庭。

要不要去吹一下晚風呢?應該可以轉換心情吧。

「去中庭看看吧。」

妮卡將厚重的書本夾在腋下,離開房間。

然后——妮卡她,明明才剛發生過那種事情,

「這就是所謂的青春嗎?」

卻好像發出了這樣的感嘆。

?

中庭可以看見學生們的身影。大家都覺得喘不過氣,雖然離開了房間,卻無處可去,而走到了這里。

似乎也不光是這樣的學生。

「哎呀?」

妮卡在學生們當中發現認識的身影。

原本想打聲招呼,但她不禁躲到旁邊的樹蔭底下。

「是迪塞爾荷爾斯特同學,跟……?」

尤瑞安坐在長椅上。他旁邊還有一個人。坐著一個女學生。

是「青服」的學生。

雖然兩人并肩坐在一起,但尤瑞安跟女學生之間有種微妙的距離感。

尤瑞安表情穩重,但看起來有些疲憊。

旁邊的女學生非常心神不定。她坐立不安似地將裙襬撩起又放下,或是用手指卷著頭發。

一眼就能看出女學生緊張的程度。

反倒是旁觀的一方緊張起來,

「……嗯咕咕。」

妮卡不禁吞了吞口水。

還有一種罪惡感,覺得自己說不定正試圖觀看不能看的場面。

這是那個啊。

「……那、那個,尤瑞安大人!」

坐立不安的女學生下定決心,慌慌張張地說道。

雖然視線游移不定地望向地面、空中或其他方向,但女學生雀躍地拿出一封信。

「這、這個!是我的心情!請您收下!」

不就是傳說中的告白場景嗎?

「——啊哇哇哇哇……!」

果然不該看啊,妮卡一邊這么責怪偷窺了這場景的自己,但仍舊無法移開視線。

「我、我是第一次看到這種場面……!」

明明不是自己被人告白或向人告白,心臟卻怦咚怦咚地加快速度。

怦咚怦咚跳得呼吸都變困難了。

女學生為了傳達心意準備的東西,是信。

在魔導書和魔法陣都能藉由EDM終端等東西輕易弄出來的電子時代,用紙張與墨水親手寫的信,勾起了古道具宅妮卡的興趣。

她甚至覺得感動。

不,就算不是喜歡老舊事物的妮卡,也無法不覺得萌。才對。

「噢,謝謝你。」

尤瑞安從女學生手中收下信,但表情卻有些灰暗。

「他怎么了嗎?」

另一方面,女學生的表情則是充滿成就感。

妮卡察覺到了。

從自己躲藏的樹蔭往右看,有相同種類的樹木正好聳立在對角在線。

在那棵樹蔭底下,

「加油~!」

「鼓起勇氣!」

「把心意傳達出去呀~」

有一群充滿存在感的女生小聲地這么說著。

告白場景讓妮卡太過興奮,沒注意到那么熱鬧的團體。

「是怎么回事呢?嗯~……拉拉隊?」

那群朋友如同字面一般,在背后替進行告白的女學生加油打氣。

乍看之下是那個樣子。

「啊……」

剛才向尤瑞安告白的女學生離開長椅,小跑步地奔向那群朋友身邊。

多么溫馨的場景。

看起來是這樣。

「你很努力了呢~」

「嗯!那么,接著『輪到』瑪莉安娜了呢!」

女學生用率直的眼眸,對朋友群中的一個人這么說道。

「輪?輪流的輪?」

輪流?

妮卡歪頭感到疑惑。

沒錯。

其實是輪流。

剛才向尤瑞安告白的女學生鼓勵著朋友群中的一個人,這次換那個人,

「我會加油的!」

在胸前緊握住手,在一群朋友的目送下,小跑步地筆直前往長椅。

剛剛才被女學生告白的尤瑞安,正坐在長椅上。

「嗨,你好。」

尤瑞安仿佛早就知道那群朋友中的一個人會前來這條長椅,他用有些疲憊的笑容迎接前來的青色制服女生。

之后就像是在看剛才那個女學生的回放一樣。

一群朋友中的一個人坐立不安。

下定決心。

遞出信。

生口白。

站起身。

小跑步。

一群朋友迎接她。

「換你啰,加油喔。」

告白的接力棒傳給下一個人。

另一個朋友群中的某人小跑步。

前往長椅。

——在這樣的光景重復約兩次時。

「該不會?」

妮卡她終于、總算、終究是領悟了。

這些人該不會是輪流在跟尤瑞安告白吧。

的確是那樣沒錯。

不用懷疑,就是那樣。

女學生們雖然想將心意傳達給喜歡的男學生(尤瑞安),但不能偷跑。

因為大家都是朋友。

最重要的是友情。

但是大家都喜歡尤瑞安。

但偷跑又不好。

遠征目的地、宿舍、和平常不同的空間,不由分說地讓女學生們的情緒亢奮起來。

好,那么!

「大家輪流告白吧!」

就變成了這種情況。無法挽回。

然后公平地用骰子App決定告白的順序。

事情就是這樣。

「盡管如此,還是覺得看見了很驚人的場面。」

還有好像在偷窺的罪惡感。

心臟還怦咚怦咚地跳著。

總覺得經歷了非常寶貴的經驗。

「迪塞爾荷爾斯特同學有點疲憊就是了。」

雖然對尤瑞安過意不去,但妮卡也不是不明白女生的心情。

【插圖】

縱然是鄉下長大的古道具宅,妮卡也仍舊是個女孩子。

也會想要稍微談個戀愛看看。

「那會是怎樣的心情呢?」

妮卡知道的只有電影或書本這些故事中的東西。

她不禁飄飄然起來。

「唉~……」

不知不覺間嘆了口氣。

明明白天才發生過那種事情。

妮卡和大家卻有些興奮雀躍。

說不定就是因為發生了那種事情:心情才會高亢起來。

結果,在見證幾個告白選手交棒之后,妮卡離開了現場。

話雖如此。

妮卡一開始是打算在中庭一邊悠哉吹著晚風,一邊看書之類的。

但中庭已經變成青春的社交場。

妮卡也稍微被那種氣氛影響了。

臉部還有些發燙。

妮卡漫無目的地試著在周圍閑晃。

就在閑晃的時候,她避開有人的地方,

「死胡同……」

走著走著,走到沒人的方向來了。

雖然不見人影,卻傳來人的聲音。

「嗯~……喔。」

妮卡好奇心旺盛。因為以前一直待在鄉下,各種事情更是讓她每天都有新發現。會忍不住偷窺剛才的告白場景,也是因為這緣故。

然后好奇心小蟲又蠢蠢欲動地推動妮卡。

妮卡悄悄屏住氣息,躡手躡腳地走到死胡同旁邊。于是在轉角處看見了人影。

人影有兩個。

一個是青服的女學生。

另一個則是赫服的學生。是黑發的男學生。

從特地選擇沒人的地方這點來看,散發出另有隱情的味道。

「實在過意不去。」

竟然又在偷窺,真是糟糕的興趣。妮卡決定當作沒看見,準備離開現場。但是,

「啊——」

差點發出聲音,妮卡連忙捂住嘴巴。

赫服的學生是那個黑發。黑騎士里德·達克修雷西塔。

是魔法學校中為數不多的兩個認識的人當中的第二人。

居然會有這種事情。

這個模式,

「莫非是?」

女學生扭扭捏捏的。

告白場景再次登場。

剛才在中庭感受到的動搖明明都還沒平靜下來,妮卡的心臟又激烈地跳動起來。

名為青春的光芒閃耀加速的瞬間。

「那個,你真的來了。謝謝你。這么突然,對不起喔。呃……」

女學生一邊尋找話語,一邊試著進入正題。

鼓起所有勇氣。

里德一如往常寡言且面無表情,但可能是白天的疲勞,他看起來有些不耐煩。

再加上他背著巨大魔劍馬洛達,雖然這應該沒有任何意圖,但對女學生而言,形成了一股詭異的精神壓力。

「要是說了無聊的話,說不定會被一刀兩斷?」

女學生說不定會這么認為。

妮卡心想「這樣不行,這樣不行」,但仍無法離開現場。

因為同世代女生的青春十分閃亮且耀眼,讓她覺得有些羨慕。

自己現在所沒有的感覺。感情。思念。

「真好呢……」

她這么心想。

「那個!」

女學生終于下定決心,往前踏出一步。

「請看看這個!」

這是她盡全力擠出來的話吧。

女學生有些強硬地將『信』塞給里德。

對于平常一直在使用電子魔法機器或EDM終端的學生們而言,只有信件是用手寫,其實相當新穎的樣子。反倒該說嶄新。

「那我告辭了……!」

女學生仿佛逃離現場一般跑掉了。

「……啊!」

雖然情急之下只有貼在墻上這個躲藏方法,但女學生低著頭,沒注意到妮卡便走掉了。

「呼——」

感到松了口氣的也只有短短一瞬間。

里德朝這邊開口說話了。

「——鈍妮卡。」

知道那是自己綽號的妮卡,

「是、我在!」

她挺直了背應聲。雖說是綽號,但首次被里德稱呼名字,妮卡并沒有余力去在意那種事情。

「偷窺嗎?真是高尚的興趣啊。」

「實在很抱歉。原來你早就發現了呢。」

一直躲著也不是辦法,因此妮卡從死角站到里德面前。

「我應該立刻離開現場才對。對不起。」

妮卡彎下腰,深深地鞠躬道歉。

「沒什么。」

里德這么說,在低著頭的妮卡眼前,

「咦……?」

遞出了某個東西。

妮卡不禁抬起頭來。

那是女學生剛才給里德的信。

「有什么事,嗎?」

她目不轉睛地注視里德的臉。

她完全不曉得眼前這封信的意圖。

「拿去丟掉。」

「啥?什么?」

即使他付諸話語,妮卡也無法理解。

瞬間,眼前變得一片空白。

「這是什么意思!」

妮卡完全恢復平常的姿勢,重新面向里德。

「拿去丟掉。」

里德再次說道。

「你說丟掉,是什么意思?」

里德一臉詫異地看著妮卡,心想她連「丟掉」的意思也不知道嗎?

「我不計較你偷窺這件事,你幫忙丟個信無妨吧。」

「什么?丟個信你自己……慢點!不對啦!」

想露出詫異表情的反倒是妮卡。

「因為,那封信是剛才那個女生蘊含著心意寫出來的喔?」

而且是用紙張和墨水寫出來的手寫信。

不是使用EDM終端準備好的App,而是用自己準備的紙筆點綴出心意的信。

他是要將那樣的信,

「你說要丟掉嗎?」

「對。」

里德簡短地點頭回應。

「這種東西對我來說沒有必要。」

「這不是有沒有必要的問題!」

里德,達克修雷西塔的價值觀相當偏差。

妮卡也有自己跟同世代格格不入的自覺。

里德也相當格格不入。

倒不如說非常扭曲復雜。

「達克同學,你把她的心意當成什么了!」

「……?」

里德還是一臉詫異的表情。

「達克?啊啊,說我嗎?」

他似乎有些在意自己的名字在奇怪的地方被省略了。(注1此處「達克」的日文發音跟「Dark(黑暗)」一樣。)

那不是重點啦!

明明沒有關系,妮卡卻覺得火冒三丈。

「那封信里應該蘊含著許多重要的心意吧?明明如此,你卻說要丟了它?你說得出那種話?你辦得到那種事?」

為什么?

為何?

妮卡完全不明白。

總覺得有點想哭。

明明不是自己的事情。

一直很羨慕那么閃閃發亮的女學生的自己,也感到哀傷。

還有女學生的心意也是。

「啊啊,我知道了。我自己拿去丟。」

里德轉換方向。他快步走出去,筆直朝向設置在宿舍里的垃圾桶。

「慢點!慢點慢點慢點慢點——」

妮卡連忙追趕上去。

「請你等一下!」

就在即將被丟入垃圾桶前一刻,妮卡從里德手中搶過信。

里德眺望空無一物的手,然后看向妮卡,

「那之后就拜托你了。」

他像是要這么說似地舉起單手,迅速離開現場。

「請、請等一下!這封信要怎么辦啊!」

妮卡一蹬地面,沖刺向前。

「什!」

妮卡繞到里德的正面,并沖向他懷里,那速度快到連擅長近身戰的里德也驚訝不已。

「不可以!這個請你帶回去!還有,請你絕對要看完這封信!不然我會生氣喔!一定要看喔!」

妮卡這么說,將信塞到里德的制服口袋后,仿佛很寶貴似地輕拍兩下,將手靠在口袋上。

「請你絕對要帶回去!那么!晚安!」

妮卡顯而易懂地噘起嘴唇,頭也不回地離開了現場。

被留下來的里德,

「喂……」

茫然地搔了搔頭。過了一會兒后,他無可奈何地將信留在口袋里,回到自己的房間。

因為里德本能地領悟到「最好不要惹鈍妮卡生氣」。

「真搞不懂女人。」

?

回到房間的妮卡,已經不知道是火大還怎樣,

「今天早點睡吧!我要睡了!啊,在那之前先沖個澡——」

沖澡之后,換上睡衣,刷好牙,跳到床上。

「晚安!」

腦袋里融化開來,仿佛要忘記自己在氣什么一樣,立刻進入了夢鄉。

漫長的一天總算結束了。
夏小汐墨夜霆全文免费阅读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