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卷

第貳話『無能的證明少女』

第一卷 第貳話『無能的證明少女』

「不一樣也無妨。」

「相異是好事。」

「沒有相異也無妨。」

「即使相同也無妨。」

「無所謂的。」

「那種事情根本沒關系。」

「要做什么?會成為什么?」

「是今后會知道的事情。」

——摘自『電王的前后』

在妮卡等人的下午場表演開始的幾小時前。

「洛樞機,擔任今日警備以及護衛任務的百人隊所屬親衛隊,隊長吉普森的代理,第貳小隊隊長梅爾福特,菲亞利亞奈特在此向您問候。請多多指教。」

凜然的表情中稍微殘留著過去少年時期影子的青年,畢恭畢敬地單膝跪地并低頭。

眼前坐在椅子上的初老男性,兼具威嚴與尊嚴,光是存在就給周圍帶來緊張感。

洛拿下原本戴到遮住眼睛的帽子,開口說話了。

「梅爾梅爾啊。」

他的態度非常輕浮,并非兼具威嚴與尊嚴那種感覺的語調。

「唔……」

梅爾青年嗆到喉嚨,差點被空氣噎住。

「樞、樞機……那稱呼方式不太妥當,而且還是在部下面前。」

「說是這么說,但又沒人在。只有偶跟梅爾梅爾對吧。」

多么輕浮啊,實在是輕浮到讓人哀傷的輕浮樞機。

在房間里面,只有洛樞機與白衣服的青年。

洛事先讓其他人回避了。

「哎呀,梅爾跟偶都這么熟了。那么嚴肅會讓人呼吸困難吧。」

這個樞機,以前的昵稱是『流浪云』,天生就是輕浮到甚至被稱為云。

不過,站在樞機這個立場上,必須經常維持威嚴與尊嚴什么的。

至少在舊識面前,想要像這樣表現出『原本的自己』。

「但是,我也有我的立場。閣下貴為樞機,我則是一介魔法騎士。」

「偶懂的。這點偶明白。可是啊~偶在樞機當中,也算是比較年輕的喔,是小毛頭呢。有好幾個眼中釘啊,每天都像這樣,要應付老人們,或是被施加壓力之類的。你懂的吧?梅爾也一樣嘛。」

「我——」

梅爾忍不住差點抬起頭,但他又將頭低了下去。

「你想說你不一樣嗎?是這樣嗎~梅爾梅爾也是年紀輕輕,就當上百夫長了嘛。雖然好像因為太過年輕這種理由,被迫擔任小隊長什么的。以實力或實際功績來說,梅爾梅爾應該是將軍等級了吧。」

「沒那回事。」

雖然梅爾斬釘截鐵地否定,但他逐漸被卷入樞機的步調之中。

「思,雖然說是將軍等級有些夸張,但百夫長可不是虛有其名啊。最年輕百夫長、最年輕白銀等級的魔法使、魔法騎士。」

「殿下您也是最年輕的樞機啊。」

梅爾已經徹底陷入洛的步調。

畢竟兩人認識已久。

「在下,不,我很清楚您的辛勞、努力與立場喔。」

梅爾緩緩抬起頭。

自己果然贏不了這個人啊。

「對吧?不過,偶只要應付老人們就好,但梅爾梅爾會從上下兩方被捧高或貶低,很辛苦吧?」

「我是依照自己的意志做出選擇,決定成為魔法騎士。要說沒有任何痛苦或困惑,或許是騙人的;但我認為現在的立場是對自己的過度評價。」

「梅爾真認真呢~不過你做得很好喔。魔法騎士團的廣告塔什么的,其實就你的個性來說,最不擅長那方面了對吧?」

「不,我曾受到大家的幫助。如果這樣能稍微報恩的話——」

「不不不不,相反了吧!其實應該是偶們大人必須去做的事情,卻將僅僅十幾歲的少年拱成英雄。」

「那也是我自己選擇的道路。」

「哎呀~你真認真!梅爾梅爾認真過頭啦~」

原本是放蕩子弟的樞機,在椅子上苦悶地扭動著身體。

「你不累嗎?要說這很像你的風格,是沒錯啦。無論是以梅爾梅爾的身分,或是以百夫長的身分,又或者是以拯救了世界的英雄的身分。」

「沒什么,因為這就是我。」

梅爾爽朗、凜然且笑瞇瞇地這么說了。

「哎呀哎呀,你還是一樣爽朗到讓人想吃了你呢。」

「啥?」

這話由洛來說,聽起來實在不像玩笑,讓梅爾有些畏縮。

「先不提這些,怎么樣呢?」

「怎么樣是指?」

「就是你妹妹啊,妮卡妹妹。」

就在那一瞬間。

就在妮卡這個名字剛從樞機嘴里發出來的瞬間。

「妮卡是嗎!」

梅爾的表情猛然明亮起來,眼神整個都變了。

「我想她應該過得很好!昨天也有傳電郵來!啊,話雖這么說,但那家伙無法使用電子魔法機器,所以是隨侍魔代替她打字就是啰。但是,文章是那家伙想的,所以算是妮卡發來的電郵啦。要看嗎?要看一下電郵嗎?」

洛瞇細眼睛,心想梅爾還是老樣子啊。

梅爾不等洛回應,便已經打開EDM終端的收件匣,將電郵畫面投影在空中。

「『哥哥大人,你好嗎?』她這么說耶!洛先生,你看到了嗎?你在看嗎?看得見嗎?她是個溫柔的妹妹!每天都在擔心我的狀況!是最棒的妹妹!非常可愛又是個美女而且實在很可愛!」

他說了兩次可愛。

因為很重要,所以說了兩次。

還在電郵第一行,就興奮成這樣。

直到剛才那個像是認真具現化為實體的青年模樣,已經四處不見蹤影,此刻在洛眼前的,只是個笨哥哥。

只是個妮卡·菲亞利亞奈特的哥哥,梅爾·菲亞利亞奈特。

不,并非「只是個」而已。

嚴重的戀妹情結。

太過疼愛妹妹,溺愛過頭。

「可是,我實在很擔心!說到魔法學校,應該說提到魔法騎士班,就是一堆男人不是嗎?那么可愛又可愛的妮卡一個人跑到那種地方!啊~!光是想象那種情況,就忍不住想跑到魔法學校確認一下!啊,洛先生,可以請你用一下轉送魔法嗎?」

「當然是不行啦。」

洛這么說,然后笑了。

轉送魔法可是超高階魔法使只有在限定時候才能使用的魔法。

要是因為在意妹妹的情況就便用,魔法使、魔法界的秩序會崩壞。

不過,看到個性認真、身為英雄,且以魔法騎士而言是位于最高階的青年那種少年的一面、『本性』的部分,洛松了口氣。

雖然落差有些過大。

還有對妹妹的愛情實在過于激烈。

盡管如此,洛果然還是能夠感到放心。

自己這些大人,將還是個幼小少年的他拱成『英雄』一事。

自己這些做為英雄的同伴,構筑起現今地位的大人們。

梅爾沒有任何一句怨言,回應著周圍的大人們、所有魔法使、所有人們的期待給眾人看。

做為英雄,做為魔法騎士,做為所有電子魔法使的模范。

「雖然有點戀妹過頭了。」

然后,說到他妹妹,

「妮卡妹妹過得很好啊,那真是太好了。真的太好了。」

「是的,她過得很好。畢竟不管怎么說,都是我妹妹嘛!」

梅爾用莫名充滿說服力的笑容點了點頭。

「不過你因為妮卡妹妹的事情而亢奮的程度,比平常更激烈呢~梅爾。」

洛這么說道,于是梅爾的表情迸出無法徹底掩飾住的笑容。

雖然他從剛才就一直嘴角上揚,但上揚得更明顯了。

「就算去那里,也并非就能見面吧?畢竟梅爾梅爾還有護衛偶的職責。」

「確實如此!即使到達那邊,也會因為護衛閣下的任務,必須一天二十四小時都緊跟著您才行,不過!久違地跟妹妹降臨在幾乎同樣的地域,呼吸同樣的空氣,抬頭仰望完全一樣的天空!光是這樣,我就已經——!」

哥哥超興奮。

「哈哈哈~你還是老樣子呢~梅爾梅爾。」

洛笑道。

然后評論了一句。

「——真惡心。」

他的表情十分認真。

?

在表演之前,設有排演和準備的時間。

可以確認EDM終端的狀況,與自己『大本營』的場所等等。

大本營是羅伊里小組在上午場當作大本營的地方。上午和下午會交換陣地。

迪塞爾荷爾斯特小組,下午的大本營設定在大樓與大樓之間。

雖然上午場同樣是在大樓與大樓之間,但是個宛如大廳的場所,視野也廣闊許多。

這個大本營在大樓與大樓之間,也算是位于比較狹窄的地方,視野也十分狹隘。

「果然克里斯采取的布陣是比較好的選擇呢。」

尤瑞安抬頭仰望大樓,上午場時,羅伊里小組將成員配置在其中幾棟大樓上,

從那邊操縱召喚獸,還有放出魔法。這里的地形難以選擇除此之外的戰法。

迪塞爾荷爾斯特小組上午的作戰是利用寬廣場所的廣闊視野,迎戰前來的敵人。

明明是一場以超華麗演出為重點的演習,但因為我方完全沒有行動,等得不耐煩的羅伊里小組貼心地沖過來攻擊。

「那家伙認真過頭了。」

如果下午場也能變成那樣的展開就輕松了。

不過,事情不可能那么順利。對方也會換個做法吧。

原本應該是這邊的地形比較適合埋伏與迎戰。分成幾支小隊,將各小隊配置到各地,迎戰敵人。因為地形復雜,所以能輕易繞到敵人背后,進行突襲。但那是在人數眾多的部隊的情況下。

「不過,或許也不需要精密到算是作戰的作戰。」

尤瑞安腦中浮現某個發展。

演習是以華麗為賣點。那也是觀眾的期盼。所以這邊也有必要回應那期盼,個性認真的克里斯——

「超華麗地大戰一場吧!」

他大概是干勁十足地這么打算,不會錯的。

「畢竟那邊有那個鈍妮卡。按常理來想,戰力應該是我們這邊壓倒性地占上風!」

他八成會像這樣,靠力量來硬的吧。

從尤瑞安眼中看來,克里斯·羅伊里并不適合當指揮官。

他暴躁易怒,神經質且一板一眼。從他理成齊瀏海的發型中也可窺探出這點。

雖然他討厭引人注目,但正因為生性認真,倘若是要求有華麗演出的表演,便會認真地采取超華麗的行動。

所以他才會超華麗且憨直地讓召喚獸筆直進攻。

不過,這次是否也能期待那樣的展開,關系到羅伊里的老實程度就是了;就算是他——

「那家伙說不定也會用點小花招呢。」

慎重行事。

而且在宛如實戰一般,還要求有華麗演出的這場演習中,在這種狹窄小巷里的『守株待兔』作戰,

「真平凡。」

話雖如此,但尤瑞安認為也用不著像上午的克里斯那樣,等到不耐煩而憨直地沖進敵陣。

即便排演時間結束,尤瑞安仍坐在代替休息室用的巴士座位上,不斷重復著模擬演練。

即使好幾次不斷重復嘗試,還是會變成非常單調的勝負,而且戰力也是我方處于弱勢。

迪塞爾荷爾斯特小組的其中一人,是個厭惡召喚獸還有火焰、水、冰和雷電等攻擊魔法,偏好肉搏戰的怪胎魔法劍士。

倒不如說,甚至可以換個說法,稱他為『魔力異常強大的技術高超劍士』。

因此無法期待他會用魔法進行遠攻,還有守護大本營的防御等等。

還有另一個人,已經不是喜歡或討厭,而是無法使用魔法的吊車尾鈍妮卡。

實質上是尤瑞安一個人擔任魔法性質的華麗演出。

「算啦,」

里德持大劍的揮舞方式也相當華麗,因此必須也想個同時活用到那點的演出計劃,一邊構思邁向勝利的作戰才行。

「要怎么做?該怎么做才好?」

尤瑞安操作卡片裝置。

他將只有自己看得見的地圖,用網膜投射顯示在眼前。

在立體街景里,他讓代替自己的圖示站在大本營的正中央。

他轉了轉,俯瞰眺望著虛擬街道。

然后想到了。

作戰就是,

「認真地上吧。」

從正面用力量與力量沖突。

對方應該也會憨直地沖過來才對。

期待這一點吧。

然后,我方也憨直地迎戰。

結果,是比上午場還糟糕的作戰。

但是。如果能有一個不同之處。

「就是鈍妮卡——吧。」

?

青服的表演早已經開始了。

妮卡等人在幕后結束最后的排演,在代替休息室的巴士上待命時,

「終端的狀況沒問題嗎?」

負責調整EDM終端的年輕女教師走進巴士里。

「是的,沒有問題。無論是召喚高等魔獸或使用魔法,App都能順利啟動,沒有當機的情況發生。」

尤瑞安代表迪塞爾荷爾斯特小組回答。

倒不如說只有尤瑞安在使用分發下來的EDM終端。

因此回答女教師質問的人,自然就是尤瑞安。

「這樣子嗎,太好了。」

為了慎重起見,最后再一次確認EDM終端的狀況之后,

「看來似乎沒問題呢。雖然有高負荷的背景App啟動中,但你并不會覺得很在意對吧?動作也很敏捷。這是因為施加了激烈的調整,能夠將你們這些優秀的赫服學生的能力提升到最大限度!」

女教師用開朗的笑容說了實在相當科技宅的話。

她應該對自己的技術很有自信吧。

「想到等下會發生的事情,實在太令人期待,連我也興奮起來了。」

還有,她看起來很愉快的樣子。

與其說是期盼學生的活躍,對年輕女教師而言,這也是展現實力的舞臺。跟自己在身為魔法學校學生的時候,不被允許站上的表演舞臺相關。

「真的好羨慕你們呢~羨慕到近乎怨恨。」

女教師果然還是開玩笑似地這么說道。

那聽起來之所以不像是認真的玩笑,果然還是因為并非都是玩笑話吧。

「那么,這樣一來,就能放心地正式上場了。非常謝謝您。老師。」

尤瑞安對名字也不太記得的那位女教師行了個禮。

他之前并不曉得有高負荷的App在背景運作。它就是那么順暢,沒有任何影響地運作著。

畢竟需要記錄表演的數據,而且雖說是模擬戰專用,也會使用到高等召喚獸或魔法,逐漸也會需要各種控制與技術吧。

也有尤瑞安等學生們還無法理解的電子魔法。

如今魔法已經變成電子魔法,并非單純只是詠唱咒文,向精靈獻上祈禱的老式魔法了。

只要讓守護精靈寄宿在身體上,長出「獸耳」,提升魔力,詠唱咒文(關鍵詞),啟動EDM終端的魔法或召喚App。

雖然簡單,卻變得并不單純就是了。

「正式表演請好好加油喔!」

年輕女教師用力揮手,走下了巴士。

「啊~啊,真是年輕呢。」

她自己身為教師,明明也是相當年輕,卻說著這種話。

不過這么一來,就準備萬全了。之后就等待正式上場。

尤瑞安回到模擬演練中,里德茫然地仰望著天花板。他大概在睡吧。

至于妮卡,她從指揮官尤瑞安那邊,

「有件事想交給你。」

其實早已經像這樣獲得了任務。

「呵呵,真想也告訴哥哥大人,我也在好好努力著呢。」

她坐在巴士座位上抱著膝蓋,臉頰泛紅。

至于在巴士外面,

「這什么啊……」

妮卡沒辦法帶進巴士里的巨大行李被放置在外,在教師們之間引起一陣議論。

?

「……唔!」

梅爾·菲亞利亞奈特浮現出苦悶的表情。

因為太過年輕這種理由,因為大人原因般的人事的那個,他現在正擔任所屬魔法界最高議會的魔法騎士團親衛隊小隊長。

現在身為電子魔法使的階級,可以藉由最高議會授與的徽章顏色來判斷。

梅爾是被準許使用S級魔法與召喚獸的最年輕白銀徽章領受者。

那樣的他居然感到如此痛苦。

他握緊卡片裝置,面對就連電子魔法也無力抗衡的事情,他束手無策地跪倒在地板上。

「唔喔喔喔喔喔!」

冷汗滑落臉頰,他發出嘶吼。

「無論是魔法或槍劍都沒有意義!為什么我這么軟弱無力啊!」

他痛苦的神色變得更加強烈深刻。

「可惡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你很吵喔!」

向蜷伏在地的梅爾搭話的人物。

「哎呀,你從剛才開始就一直很吵喔!怎么?你是怎樣?是白癡嗎?」

在宛如會議室般的房間中,洛深坐在沙發上。

他用觀察可疑人物的眼神,俯視位于比椅子更下面,崩潰倒落在地板上的梅爾。

「梅爾梅爾啊。雖然偶們是老朋友,但你今天是為了護衛而跟偶來的吧?你沒有要護衛偶的意思嗎?你面對的是地板,偶人在這邊,坐在椅子上。偶知道身為長輩的偶比較高傲,但你的護衛對象是在地板那頭嗎?這樣很那個喔:偶要把你這樣偷懶的事情說出去喔?跟你的上司報告喔?」

【插圖】

雖然兩人的關系熟到不用客套,但護衛洛是梅爾今天的任務。

洛不經意提起的梅爾「妹妹」的話題,導致梅爾變得愈來愈奇怪了。

「無論是魔法或槍劍,都完全不是沒有意義喔。無論是你的魔法或槍劍,還有那個卡片裝置的EDM終端,都是具備意義的喔。今天是為了護衛偶呢。」

為了方便說話而讓別人回避,房間里只有兩人在。雖然親衛隊的魔法騎士就在門外嚴謹地護衛著,但這樣也能毫無顧己i地聊聊吧。

房間里之所以僅僅一個護衛,不光是很親近這個理由,也是因為梅爾,菲亞利亞奈特身為魔法騎士,就是那么優秀的關系。明明自己這么信賴他。

「可惡!明明跟妮卡距離這么近,從這棟大樓俯瞰的話,就能看見妮卡正在加油的模樣!倒不如說只要跳下去,明明就能立刻見到面啊!」

梅爾從剛才開始,就一直像這樣說些有的沒的。

「啊~真是的!對了,傳封電郵吧!啊~!不行,那家伙現在沒辦法收信啊!」

「那你手寫一封信給她如何?」

洛這么說道。

「對喔!還有這招!」

「沒有這招啦。你還在任務中吧。倒不如說,你明明在聽嘛。你聽得到偶說的話嘛。」

「那你到底要我怎么做啊!」

他惱羞成怒了。

就梅爾來說,他自認這樣也是充分壓抑著自已了。雖然毫無作用。

倘若是平常,這個妹控一有時間就會立刻傳電郵什么跟妹妹聯絡。

但妹妹此刻因為學校的遠征,無法接收電郵。原本妹妹就無法使用電子魔法機器,因此平常總是透過隨侍魔代理,互相聯絡。

唯一能仰賴的隨侍魔,在遠征中也只能看家。

「這是那個啊。其實我很想三十分鐘就聯絡一次!但我非~常忍耐,盡量隔一天才聯絡什么的喔!」

「喔什么啊,真是夠了……」

洛嘆了口氣。

「是不是做錯了呢~畢竟是久違的長途旅程,而且機會難得,想跟愿意接下任務的老友稍微聊聊,但這么做失敗了呢~……」

是洛在親衛隊之中,指定了梅爾所在的小隊。

原本這次的目的,就是視察魔法學校在都市區進行的表演。

而且是「微服出巡」。

若是魔法界最高議會干部的視察,魔法學校八成會舉校歡迎吧。

但是,學生們原本就因為要在正式舞臺上表演而卯足干勁,實在不想給他們添加更多負擔。

因此決定微服出巡。

事先租借某棟證券交易所大樓的一間房間,能夠將表演項目中的演習一覽無遺。

跟對方只有說是為了讓魔法學校的相關人士觀摩。知道洛前來參觀的人,在魔法學校相關人士當中,只有馬斯基思·范倫坦代理校長等幾個人而已。

因此為了避免太過鋪張而引人注目,護衛人數也僅止于小隊程度的最低限度。小隊選拔了英雄梅爾·菲亞利亞奈特等超優秀魔法使所在的親衛隊。

照理說應該是這樣。

「啊~慢點~梅爾梅爾~可以請你別隨便拉開窗簾嗎~這樣很危險吧~要是有人在看怎么辦啊!要是有以偶為目標的狙擊手怎么辦啊~別看偶這樣~也是很偉大喔~?而且是相當了不起的偉人喔~?會被當成狙擊目標喔~?會被射中喔~?被射中的話很痛喔~?說不定會死掉喔~? j

「哇~!妮卡~!咦?是那個嗎?是妮卡嗎?妮卡~!」

洛一臉無奈,抱頭苦惱。

在那之后,安撫了大約數十分鐘,梅爾才總算冷靜下來。

還請他的部下也進入房間里。

如此一來,在部下面前,梅爾應該也不會過度慌亂才對……

「該怎么說呢,妹控到這種地步,也算是一項杰出的才藝了呢。」

洛樞機摻雜著嘆息,但感覺有些溫馨地一個人這么喃喃自語。

?

無從得知哥哥梅爾就在附近一事,妮卡就這樣迎向那一刻。

魔法學校的學生們接連進行關于電子魔法的發表或實驗等等,觀眾的反應也十分熱烈。終于要輪到妮卡等人上場進行模擬實戰的演習,氣氛也沸騰到最高潮。

上午場第一戰是女帝塞拉菲娜·塞拉與另一小組的對戰,下午則是羅伊里小組與妮卡等人的迪塞爾荷爾斯特小組的對戰先進行。

在自己的模擬實戰演習逐漸接近時,妮卡在代替休息室的巴士座位上顯露出奇妙的模樣。

她的腮幫子鼓得像快爆開一般,眼神燃燒著旺盛的斗志。

「嗯呼~!」

呼吸也十分急促。

這也難怪。

畢竟她把嘴巴閉得太緊,導致無處可去的空氣鼓起臉頰,忍耐不住而從鼻腔溜了出來。

「嗯呼~」

是緊張。

「極度的緊張好像要從嘴里冒出來了……!」

她在巴士里這么低喃時,

「那閉上嘴巴不就好了嗎?」

妮卡不加思索地照做了尤瑞安有點隨便的解決方法,閉上嘴的結果就是這樣。

「喂……!」

自己隨便說說的臺詞,導致妮卡在走下巴士時,臉鼓得快爆開的滑稽模樣,讓尤瑞安不禁驀地噴笑出來。

「咯咯咯咯咯咯……」

即使試圖忍住,笑意仍接連不斷地涌現上來。

對尤瑞安而言,他很久沒像這樣捧腹大笑,打從心底笑出來了。

真要說的話,他平常總是奉承地笑、皮笑肉不笑、或是擺出職業笑容。

不光是尤瑞安。另一個人也同樣。

「………………!」

沉默寡言且喜怒不形于色的里德,嘴角也失守了。

雖然真的只有一瞬間,他隨即就掩飾過去,恢復成平常的面無表情;但尤瑞安在笑到掉淚,因而朦朧的視野當中,確實看見了那一幕。

「那家伙笑的樣子,打從再會之后,我一次也沒看過。」

里德的笑容就是那般珍貴。

感覺有一瞬間,阻隔著曾是竹馬之友的兩人的東西,稍微緩和了下來。

多虧妮卡這個吊車尾的魔法使。

倘若這是魔法,該有多么方便呢?

「鈍妮卡——」

尤瑞安向她搭話,于是一直閉著嘴巴無法回答的妮卡,目光犀利地轉動處于亢奮狀態的眼眸。

「放松力量,還有放掉空氣。」

尤瑞安這么說,用雙手按住妮卡的臉頰。

「嗚姆——」

空氣從妮卡鼓起的腮幫子中逐漸散去。

妮卡被夾住腮幫子,嘴唇噘起的表情,讓尤瑞安的笑意又涌現出來。

他為了別開臉而轉過頭,只見里德又嘴角失守,咬牙克制自己不笑出來。

那果然也只有一瞬間,里德努力裝出平靜的模樣,將臉別向一旁。

尤瑞安在原本以為已經徹底變了個人的里德身上,看見了幼年時相遇的里德的影子。

這么說來,他以前是個笑口常開的少年。

尤瑞安最近也沒什么笑容。

「那么,要上啰。鈍妮卡。」

「咦,啊,是的!」

【插圖】

雖然無法徹底掌握情況,但妮卡總算發出了聲音。

她背著即使稍微變小,還是很大的背包,在邁出步伐的尤瑞安與里德的背后追趕。

「那張臉……」

尤瑞安光是回想起來,就差點要笑出來。

感覺沒辦法轉頭看向后方。

一看到妮卡的臉(雖然現在很普通),就會笑出來。

「但是,那說不定很不賴呢。在沮喪時看到的話,好像可以打起精神。下次再來試試看吧。」

尤瑞安一邊這么心想,又回想起剛才的事,不禁笑了出來。

走在他身后的里德也笑著。

在內心悄悄地。

再過不久,就輪到妮卡等人上場了。

迪塞爾荷爾斯特小組的團隊精神,說不定才第二次演習就逐漸往上提升。

就在這樣的日子。

事件發生了。

?

『——各位,讓你們久等了!終于到了魔法學校引以為傲的精銳,由魔法騎士班選拔成員所進行的魔法與魔獸的模擬實戰演習!』

馬斯基思代理校長的麥克風秀。

滿心期待的觀眾愈來愈熱血沸騰,發出興奮的尖叫聲。

魔法學校表演的重頭戲,模擬戰的開始。

『第八五六回,第二場,王立魔法學校模擬實戰演習,GO,FIGHT~~!』

伴隨著代理校長的號令,首戰的迪塞爾荷爾斯特小組與羅伊里小組的成員,從彼此的大本營中,在隊長的指揮下散開。

「——魔法合身!」

尤瑞安的身體發出帶著魔力的光芒,那光芒隨即集中到頭部,變成了讓人想到犬科的「獸耳」。

這是為了使用電子魔法的基礎。讓精靈寄宿在身上——也就是獸耳附身的狀態。

幾乎所有獸耳都是『四只腳的動物』,根據某種說法,這是因為容易受到寄宿在大地上的生命之泉的影響,在大地生根的四腳動物變成精靈的姿態。

嗯,雖然不是很清楚詳情啦。

「拜托你啰,鈍妮卡。」

聽到尤瑞安的聲音,

「好的!」

妮卡活力充沛地回應,就這樣背著大背包飛奔而去。

大本營里也早已不見里德的身影。

只有尤瑞安留在大本營里。就如同尤瑞安的作戰一般。

「拜托你認真地一決勝負啰,克里斯。」

勝負在前,尤瑞安透過頭戴式耳麥App,傳送訊息給敵方將領。

『用不著你說,我也會那么做。』

克里斯立刻回應。

平常,在對戰中會避免與戰斗對象交談,只跟同個小組的成員進行群組對話:

但尤瑞安稍微蘊含著挑釁對方的意義,將模式設定為全體通話。

『我會以完美的勝利為目……』

嘎哩!

克里斯的臺詞說到一半時,通訊中斷了。

如果是暴躁易怒的克里斯切斷通訊,那非常好懂。表示對方激動起來了。不過——

看來迪塞爾荷爾斯特小組這邊,似乎也變得無法進行通訊。

「這是怎么回事?故障嗎?」

還是WST地臺出了什么問題嗎?

剛才,在最后的排演時,并沒有任何問題。

明明在排演后,請那個忘了名字的年輕女教師診斷過。

「為什么會在這種時候——」

通訊說不定會恢復正常,因此尤瑞安決定將頭戴式耳麥繼續裝備在耳朵上。

「嗯,算啦。」

不抱任何期待。訓練就是要連最糟糕的狀況也設想到。雖說是模擬,但這可是實戰。

而且,

「別說出去喔,聽說有某個樞機微服出巡,前來視察這場表演呢?」

進行維修時,年輕女教師這么對自己耳語。

「那么!」

重新鼓起干勁。

集中精神,喚醒在身體里沉睡的魔力。

「就算是學生,身為魔法騎士的一員,也不能讓人看到太丟臉的模樣。」

尤瑞安操作手上拿的卡片裝置。

他看向連結起來的平板的網膜投射出來的情報,在演習開始的同時讓它啟動,已經開始呼叫的App變得能夠使用。

「好!讓我的聲音喚醒你吧,巴哈姆特!」

在藉由指紋與聲音辨識解除的瞬間發動,出現在尤瑞安頭上的方塊噪聲,變成巨大的機械翼龍姿態。

——咕噢噢噢噢噢噢噢噢噢噢噢噢噢!

被寫入華麗特效的程序,外觀顯而易見地猙獰且宛如機械般的巴哈姆特,對天空咆哮著。

撼動空氣的驚人咆哮,讓觀眾高漲的興奮度更上一層樓。

「我只是完成自己的職責而已。」

之后就只管相信妮卡他們會完成那個。

即使僅僅三人,但做為小隊的指揮官,仍必須相信同伴才行。正因為處于無法取得聯絡的狀況,才更需要信任。縱然對方是討厭魔法的怪胎黑騎士,與無法使用魔法的吊車尾魔法使鈍妮卡。

「所以說,萬事拜托啰,里德。還有鈍妮卡。」

試著說出那名字的瞬間,忽然不安了起來。

頭上沒有「獸耳」的身影。

妮卡可是鈍妮卡。

畢竟她無法使用電子魔法。這是當然的嗎?

尤瑞安還是覺得無法對鈍妮卡抱持太大的期待。

妮卡的耳朵也聽見了魔獸的叫聲。

「好~我要做自己辦得到的事情。」

妮卡飛奔穿過大樓群之間。

那輕快敏捷的動作,讓人難以想象她背著巨大的背包。

妮卡背包的重量,就算由成人男性來背也會稍微站不穩。雖然對電子魔法一竅不通,但妮卡對體力倒是挺有自信的。

「我可是被哥哥大人嚴格鍛煉過的呢!」

妮卡在上午與下午的排演時,事先「準備」好了。

因為魔法學校那邊,

「排演時不可以『設機關』。」

并沒有特別這么說,所以妮卡事先設置了很多機關!

這件事也有告知尤瑞安。

「這樣啊。能利用這點呢……但是……」

說是這么說,但尤瑞安難以測定妮卡的能力。

因為妮卡實在太過飄飄然且悠哉,就跟平常的調調沒兩樣。

妮卡維持那種一如往常的悠哉調調,飛舞交錯在大樓與大樓之間。

說是飛舞,也并非長出了羽毛的那種飛行。

妮卡在排演時,在大樓與大樓之間設置了繩索等等。她沿著那些繩索在移動。

無論是爬上大樓屋頂,或是從屋頂移動到屋頂,只要沿著這些繩索前進,就能輕易靠近敵人陣營。

即使是魔法騎士班的菁英,也不會想到在這場以召喚獸與魔法為主角的演習中,肉身的人類居然會悄悄地在大樓與大樓的屋頂上移動吧。

更何況妮卡還是——鈍妮卡。

那個遲鈍又無法使用魔法的吊車尾鈍妮卡。

就連同個小組的隊長尤瑞安,也對她不抱太大期望。

但是,妮卡干勁十足。

因為尤瑞安給了她任務。

爬上大樓屋頂后,她將素材輕盈強韌的把手掛到設置在大樓與大樓間的繩索上,

「嘿!」

在上空飛行了十幾公尺。

眨眼間,便成功移動到其他大樓。

明明在做相當需要勇氣的事情,妮卡的表情卻依然一臉悠哉。

那動作讓人難以想象她跟剛才在地上時,在巴士內由于太過緊張而變成奇怪表情的少女是同一個人。

宛如千金小姐一般的悠哉氣氛,還有在魔法學校的特別待遇和無法使用電子魔法的吊車尾特色,讓人以為妮卡什么都不會。

但她真正的模樣,包括在非常鄉下的自然中長大的野孩子那一面。

而且那個英雄——梅爾·菲亞利亞奈特曾在各方面鍛煉過她。

「奇怪?」

游走在大樓與大樓間的繩索時,

「哥哥大人?」

雖然有些半信半疑,

「梅爾哥哥大人~!」

但妮卡在理應沒任何人在的大樓的一個房間內,發現了哥哥梅爾的身影。

在通過的一瞬間,

「——妮卡?妮卡~!妮卡~!」

雖然聽不見聲音,但確實看見了貼在窗戶上揮手的哥哥梅爾,菲亞利亞奈特的身影。

「哥哥大人,原來您大駕光臨了呢。是工作嗎?」

妮卡悠哉地說著,但好久沒見到哥哥身影的她十分開心。

在哥哥旁邊的,

「是洛叔叔大人。」

雖然對妮卡而言是叔叔大人,但他可是魔法騎士團樞機,是非常偉大的人。

雖然只有一瞬間,但妮卡確實看見了。

洛跟哥哥梅爾一樣.是「英雄」之一。

乍看之下像個放蕩子弟,但其實是最棒的魔法使。他就像這種游戲或電影、虛構作品中的登場人物一樣。

「是來這里玩的嗎?」

但妮卡對于以前就熟識的洛的印象,仍舊維持在『放蕩子弟』。

雖然偉大的樞機不可能悠哉地來這種地方玩樂。

「哇~哥哥大人~叔叔大人~妮卡在努力奮斗喔~」

對已經看不見的哥哥悠哉地揮手的話,會從繩索上掉落,因此妮卡揮動雙腳來代替揮手,向哥哥梅爾表示自己充滿活力與勇氣。

「好~」

妮卡也重新轉換心情,從大樓降落到地上。

正好降落在位于敵人大本營后方的場所。

妮卡在大樓間跳躍移動,穿梭在地上的大樓陰影處間,成功到達這里,而且沒有被羅伊里小組的任何人發現。

雖然途中發生遇到哥哥的意外插曲,但到目前為止相當順利,成果遠超乎尤瑞安的想象。

她抬起視線,只見召喚獸與召喚獸的戰斗早已經開始了。

在相隔約五百公尺的大樓上,巨大的機械翼龍,與同樣巨大且機械型態的三頭魔獸可魯貝洛斯正激烈地交戰。

翼龍巴哈姆特當然是尤瑞安操縱的召喚獸。

可魯貝洛斯應該是羅伊里小組的某人操縱的吧。

目前看來是巴哈姆特占上風。

翼龍吐出的巨大火球彈,將可魯貝洛斯重摔在地上好幾次。

在面向交戰中的魔獸們的右手邊,距離約三百公尺的場所,

「喝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里德難得地發出充滿干勁的嘶吼聲。

他手上當然握著纏繞赫色光線,已經變形的魔劍馬洛達。

對手當然是羅伊里小組的魔獸。

是有著機械裝甲的麒麟,與跨坐在它身上,身穿機械盔甲的魔劍士搭檔。

夏小汐墨夜霆全文免费阅读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