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卷

第壹話『魔法與電子與妮卡什么的』

第一卷 第壹話『魔法與電子與妮卡什么的』

臺版 轉自輕之國度

掃圖:千里朱音

錄入:千里朱音

======================

作者簡介:

長谷川啟介————生于12月26日。福井縣出生。有點害怕夜晚。喜歡在白天發呆。但因為白天發呆過頭,會在晚上吵鬧地手忙腳亂。向往白天活動的夜行性。

插畫簡介:

堀泉インコ————現居新瀉。繭居族。繪有《親愛的話凜》這部漫畫。

(彩插001)

目錄:

第壹話『魔法與電子與妮卡什么的』

Wired segments #1:Holiday Lights Sadistic Children

第貳話『無能的證明少女』

Wired segments#2:Girl in That Distance

第參話『電動無感少女關系』

Wired segments#3:New Electrical Parade GirI(Disorder)

第肆話『電子魔法使與妮卡』

Wired seqments#4:Electro Driver's High

第伍話『魔法使的放學后』

Wired segments#5:Another Sunny Day in Brand New World

(彩插003)

妮卡·菲亞利亞奈特————就讀『王立魔法學校』的熱門科目,被稱為『赫服』的魔法騎士班女學生。因為不擅長電子魔法,被說是『吊車尾的』是個古道具宅

「喔喔喔!感覺就像是魔法使呢?」

里德·達克修雷西塔————人氣跟實力皆與尤里安同樣是頂尖等級的學生。個性寡言,讓人難以靠近。經常攜帶大劍『馬洛達』。

「……哼。」

尤里安·迪塞爾荷爾斯特————就讀魔法騎士班的男學生。在菁英班級中也是更為菁英的優等生。無論對誰都很溫柔,也非常受女生歡迎。

「鈍妮卡是那種從形式著手的類型嗎……」

馬斯基斯·J·范倫坦————『王立魔法學校』的代理校長。不知為何總是情緒高亢。是個精明的生意人。

「————各位,讓你們久等了!魔法騎士們的模擬實戰時間到啰!」

(彩插004)

「謝謝你。」

「總覺得看到很驚人的東西。」

「偷窺嗎?真是高尚的興趣啊。」

梅爾·菲亞利亞奈特————妮卡的哥哥,也是最年輕的『百夫長』————白銀等級的魔法騎士。十分溺愛妹妹。有戀妹情結。

洛————掌管魔法世界秩序的樞機成員之一。肩負的責任重大,個性卻相當輕佻。

「不過一碰到妮卡妹妹的事情,你就會很激動呢~梅爾」

「並沒有……因為是妹妹,我會擔心罷了。」

「————這說不定跟『答案』有關連。」  

=============================

「前無古人。」

「后無來者。」

「但是,那樣就行了。」

「因為,有自己在對吧。」

「因為自己就在這里。」

————摘自電王記『迷惘困惑』

第壹話『魔法與電子與妮卡什么的』

Wired segments #1:Holiday Lights Sadistic Children



?

妮卡·菲亞利亞奈特以吊車尾的學生聞名一事,很遺憾地是一件事實。

「哇啊,真厲害……」

語調悠哉的少女————妮卡抬頭仰望天空。

她驚訝地張大了嘴,一副毫無防備的姿態。

「所謂的震撼就是這么一回事。」

妮卡這么低喃,她的視線前方有頭鋼鐵色機械外觀的龍,正揮動巨大的羽翼,宛如游泳一般在空中安穩悠閑地舞動著。

高樓群的樹木。鋼鐵翼龍在夾縫間張大了嘴,發出咆哮。

那聲響撼動空氣,搖晃大樓的玻璃窗。

這里是都市。而且是大都市。

但不知為何沒有人影。只能說氣氛十分詭異。

然后在距離翼龍不到幾百公尺的上空中,還有另一只異形的身影。

與翼龍同樣有著機械外觀的巨大軀體。

那身穿白銀盔甲,勉強算是個人型的劍士,駕馭著擁有同色裝甲的機械天馬。

巨大的劍士將長矛高舉向天空。只見天馬振翅飛舞到比高樓屋頂更高的地方。

一在大樓縫隙間捕捉到翼龍的身影,駕馭天馬的巨大劍士,便一口氣滑翔過來。

「快閃開,巴哈姆特!」

某人對著翼龍這么大叫。

是位于妮卡身旁的少年。

他穿著在這一帶不會看見,擁有醒目設計與色彩的制服。

他左右開弓,右手拿著平板型EDM終端,左手則持有卡片型裝置。

「獸耳」忽然從那頭金發的縫隙間冒了出來。

「咕噢噢噢噢噢噢噢噢噢……!」

對少年的聲音產生反應的翼龍扭動巨大的身體,避開巨大劍士的一擊。

「喔喔,剛才真是好險呢~」

妮卡「呼~」地吐了口氣。

那聽起來似乎異常悠哉的樣子。

「鈍妮卡。不對……抱歉————菲亞利亞奈特小姐。能請你別講得好像事不關己嗎?」

「對、對不起。迪塞爾荷爾斯特同學……」

妮卡露出沮喪的表情。

操縱翼龍的少年,尤瑞安·迪塞爾荷爾斯特瞥了妮卡一眼,

「是個比傳聞中更加悠哉的女孩呢……」

他這么心想,但沒有說出來。

遲鈍且悠哉,總是在發呆的吊車尾妮卡。

換句話說,就是鈍妮卡。這是妮卡的綽號。

尤瑞安少年也是打從一開始,就對『鈍妮卡』的支持完全不抱任何期待。

比起那個,此刻尤瑞安有其他非做不可的事情。

上空。在大樓與大樓之間,翼龍與巨大劍士互相沖撞糾纏。

倘若要比較「敵人」召喚的魔獸(劍士與天馬),跟尤瑞安召喚的魔獸(翼龍)的能力,是這邊占上風。

既然如此,就一鼓作氣地進攻吧。

「火焰精靈啊,借給我力量吧!」

尤瑞安高聲發出雷靈,用拇指碰觸卡片裝置。

于是有影像從卡片裝置照射到網膜上。尤瑞安能夠看見顯示在卡片裝置或平板型EDM終端上的情報,以三次元的立體形式呈現在眼前。

透過眼睛、手指或聲音的操作,App沒有零點一秒延遲地瞬間啟動,無數的火焰箭朝著上空的巨大劍士射出。

天馬拍動羽翼。巨大劍士靠著天馬卷起的強風之壁,彈開了火焰箭。

不過,那一瞬間產生了空隙。

那正是尤瑞安的目標。

「補充元素!巴哈姆特,消滅對手————!」

『咕吼噢噢噢噢噢噢噢噢噢噢噢噢噢噢!』

幾乎就在卡片裝置辨識到聲音的同時,接收到尤瑞安命令的翼龍,伴隨著咆哮吐出強大的火焰。

首先吞噬天馬,緊接著將巨大劍士吞沒的火焰,消滅了一切。

「好,換下一個嗎?」

尤瑞安將視線移到地上。

可以確認到一群異形獅子朝這邊沖過來。

已經結束任務的翼龍,也伴隨方塊噪聲從上空銷聲匿跡。

尤瑞安迅速地透過眼神操控,滑動眼前的虛擬情報。他毫不迷惘地選出下一個App。

「『獅子』才是對方真正的王牌嗎?」

獅子們的速度比尤瑞安的預測還要快一倍以上。

尤瑞安看向剛才啟動的召喚App的情報。

距離召喚魔獸還有三十幾秒。可以確認到這樣的顯示說明。

「即使是這都市區的高速WST線路,也無法輕易召喚特A等級的魔獸嗎?」

對付巨大劍士與天馬的那場戰斗,讓尤瑞安本身也消耗了相當多魔力。

怎么辦?

尤瑞安有一瞬間,

稍微看向妮卡那邊。

兩人四目交接。

妮卡她,

「讓我來!」

這么說道,以非常閃亮的表情回看尤瑞安。

當然,她充滿了沖勁與干勁。

「因為————我也是這個隊伍的一員嘛!」

「不好意思,妮卡·菲亞利亞奈特。沒問題的。還不到你出場的時候。」

但尤瑞安搖了搖頭。

「咦?這樣子嗎……?」

妮卡明顯地露出沮喪的模樣,但其實尤瑞安打從一開始,就對她不抱任何期待。

尤瑞安也是,雖然嘴巴說不好意思,但內心并沒有覺得多么過意不去。

他反倒絲毫不覺得內疚。

畢竟————是那個鈍妮卡嘛。

不到她出場的時候。

不,

是沒有她出場的時候。

或許應該這么說才對。

不到幾秒,他便結束與妮卡的對話。

「但是,獅子先生們很快就要到達眼前了呢。」

妮卡的眼中清晰地映照出機械獅子————不,是異形獅子們的身影。

距離它們到達妮卡等人所在的大樓廣場,到雙方接觸為止,剩余時間并不多。

只能這樣眼睜睜地在旁觀看嗎?

這也不對。

雖然妮卡不被任何人期待,但還有其他戰力。

尤瑞安的視線依然面向正面的獅子群,

「喂,輪到你出場啰。」

尤瑞安仿佛自言自語似地低聲說道。

這句臺詞還沒說完,那家伙便已經展開行動了。

「————我知道。」

「那家伙」用沒人聽得見的聲音這么低喃。

那一剎那,「漆黑的什么」飛奔穿過妮卡身旁。

比烏鴉更漆黑的黑發中長出了「獸耳」————少年背負著比身高還巨大的劍。

他以讓人感覺不到大劍重量的速度,輕松跨越過設置在廣場上做做樣子的圍欄,跳到獅子群前面。

就算不特地主動靠近,對方也會自己找上門來。

距離與獅子群的接觸還有五秒。

黑發少年里德,達克修雷西塔,將手放到背負的大劍握柄上,

「馬洛達(Marauder),快起來。」

小聲地這么說了。

『我從剛才就醒著了,主人。』

于是大劍震動起來,開口這么回答。

「————是改古式終極魔劍先生!」

妮卡對里德那樣的大劍感到雀躍不已。

「用『先生』來稱呼道具很怪吧?」

而且不是里德用來叫大劍的稱呼或名稱,而是非常冷門的通稱。

「這么說來,鈍妮卡好像是古道具宅啊。」

尤瑞安對于妮卡的知識大概就是這種程度。

甚至可說是第一次這么認真地去對待妮卡。

她距離自己大約兩公尺的側臉,看起來非常閃耀。

原本一直認為她只是個怪人,

「透過科學重生的魔劍。我說不定是第一次看到活動狀態!」

但妮卡愈來愈興奮。

只要普通地行動,明明就是個妙齡少女;但妮卡擁有的反常且怪胎的氛圍,與對道具的好奇心,讓人感覺不到這點吧。

讓道具宅妮卡感到興奮的理由,當然就是里德的大劍。

從收納巨大刀身的巨大刀鞘中拔出來的大劍,是非常古老的名刀。

發出漆黑黯淡光芒的刀身,甚至隨處可見生銹處。

不過,那終究只是————變身前的姿態。

其實磨亮得跟全新品一樣,但刻意顯露那樣的狀態。這算是一種特殊的興趣,對于功能或性能完全沒有意義,所謂仿舊的手法。

Relic也可以說是活化石。換言之,就是以那種興趣嗜好重新構筑而成的劍。

然后其真正的姿態是————

「來吧,上場開殺吧,伙伴。」

里德這么說,并抽出EDM終端的卡片裝置,輕輕貼在大劍的握柄底部上。

雖然是非接觸式,但本體特地發出喀嚓的電子音效,可以得知已經藉由卡片裝置被辨識到。

『收到。模式B1,開始變身。』

大劍果然還是震動起來,開口這么回答。

寡言的里德興會說話的大劍。

這并非最近內建在情報終端里的電子人工智能,而是————

「是古式魔法呢!」

妮卡興奮到忘我了。

「唔哇啊啊,實在太帥了!太帥了!那模樣實在帥過頭了!」

妮卡已經興奮得不停大口喘氣。

仿佛想說阿宅萬歲一般。

尤瑞安斜眼看她,

「果然只是個怪胎嗎……」

嘴巴沒說出口,在內心這么想著。

明明獅子群已經打算吞沒里德,但無論是只感到興奮的妮卡,或是里德,還有尤瑞安都沒有危機感。

大劍的黑色刀身微微浮現赤紅色光線。蒸氣從光在線冒出,吵鬧地發出喀嚓喀嚓的聲響,但迅速地以正確的動作逐漸變換型態。

原本模樣老舊的大劍變大一圈,外觀也煥然一新,超華麗且機械化地完成變身。

里德早已經位于獅子群當中。

奔馳在前頭的獅子沖向妮卡與尤瑞安,后列的獅子則露出獠牙襲擊里德。

但里德不為所動,從頭到尾都保持自己的間隔距離,

「我要用海格因(High Gain)一口氣收拾掉。內存是10。」

他這么說道,

「————呼……!」

里德在吐氣的同時三百六十度旋轉,揮動大劍「馬洛達」。

————咚!

總之發出驚人的聲響,掀起一陣暴風。

赤與黑的斬光,以里德為中心,幾乎是三百六十度地一口氣將所有獅子從地上彈飛到上空。

遭受到攻擊的魔獸,也就是獅子產生爆炸,變得四分五裂。它們與方塊噪聲一同消失無蹤。

這是在妮卡眨眼的一瞬間發生的事情。

暴風的余波仿佛在戲弄妮卡一般,啪達啪達地掀起她的制服裙。

「呼哎~……」

在沙塵彌漫當中,妮卡發出悠哉且呆愣的感嘆聲。

「威力果然厲害。」

里德的改魔劍,雖然是舊式,且是可以稱為古典(Vintage)或古物(Antique),宛如骨董一般的魔劍,卻是內建了最新電子技術的改良型。變換型態前的古老風格,正是仿舊的最佳寫照。是為了表現出活化石感的巧思。沒有什么其他的意義。

因此寄宿著最新且強力的威力。因為使用者也需要具備相當的技術,配上里德的高超能力,形成了強烈無比的一記攻擊。

話雖如此,但那強烈的效果也多少帶有「表演成分」就是了。

『————大家好~』

在妮卡等人的頭上,有個搭乘著貢多拉飛船的男人現身了。

設置在各處的擴音器,以高分貝播放出聲音。

以超級華麗的演出與音樂為背景,拿著掌上型麥克風擔任主持人的這個男人,

別看他這樣,他其實是妮卡等人的代理校長。

無論長相或打扮都相當華麗。

『好的,事情就是這樣,剛才為各位播放了由王立魔法學校魔法騎士班的精銳成員們使用的召喚魔法與一級魔法,還有動感十足的與召喚獸的肉搏戰情況!』

情緒高亢的代理校長馬斯基思·J·范倫坦,要說是青年,年紀實在過大;但要稱為老人,又過于年輕。是非常適合穿著松垮西裝的優質中年男。

『各位觀眾!身為王立魔法學校的學生,同時也是魔法使中最熱門的魔法騎士見習生們的「演習」,您看得還滿意嗎?』

馬斯基思這么問道,于是,

————嘩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插圖】

從四面八方掀起這樣的歡呼聲。

是從安全的場所一直觀看著演習情況的觀眾們。

為了這場演習設置的禁止進入區域似乎也已經解除限制,

「是真正的魔法學校制服!」

「赫服果然帥到爆!」

「呀啊~尤瑞安同學~!」

「尤瑞安大人~!」

「咦,那不是黑騎士里德大人嗎?」

「超帥氣的耶!」

「當真是本人耶!」

「克里斯大人呢?」

「米歇爾弟弟呢?」

「杰里米亞大人呢?」

前來觀看演習的年輕女性們發出尖叫聲援著。

如同馬斯基思剛才主持時說過的一般,說到魔法騎士,那可是魔法使中最熱門的職業;雖說是魔法騎士見習生,但身為精銳且是菁英分子的尤瑞安與里德,由于特別的制服顏色,也被稱為『赫服』,早已經擁有偶像般的人氣。

搞不好還比正式的魔法騎士團員更受歡迎……呢。

女性們幾乎都是為了他們前來觀看演習的。

「話說,那是誰啊?」

「那個村姑是?」

女性們眼尖地注意到了妮卡。

說到魔法騎士,就給人應該是男生的印象。

魔法學校里也普通地有女生,但就讀魔法騎士班的女學生相當罕見。

因此妮卡會在負面的意義上引人注目。

『本校學生們就像這樣,夢想著能以魔法騎士的身分閃耀發光,還有背負著守護各位生活的使命,學習電子魔法的技術,秉持著崇高的志向,每天都不斷精益求精。不過這也是多虧各位全方面的支持與援助!』

代理校長傳達對觀眾的感謝。

周圍也響起掌聲。

『那么,各位觀眾。雖然十分依依不舍,不過魔法學校的表演節目,就以這場魔法騎士班學生們的演習劃下句點!』

馬斯基思對著麥克風,夸張地像是感到難過似地說道,于是————

————咦咦~~

仿佛慣例一般,傳出了尖叫哀號聲。

『這實在無可奈何啊。十分抱歉。畢竟他們也是學生,而且時間也有規定。我也覺得很寂寞!要與各位道別這點當然不用說,還沒看夠!想看更多年輕又充滿才能的他們熱烈的演出!我跟有這種想法的各位也是同樣的心情!請暫且將那份心情,到我們魔法學校的SNS等等試著按下『說這很贊啦按鈕』!然后順帶寫下魔法學校的現場表演很精彩喔、現場表演很厲害喔等等的感想,試著分享出去如何呢!還有,敝人有個值得高興的消息要通知這樣的各位!』

「是什么呢~?」

「值得高興?」

「什么什么?」

『好的!是各位期盼已久————從今天開始,我們會搶先販賣魔法學校特制周邊精品的新產品!特制電子隨行杯!特制電子馬克杯!還有這次的重點商品,居居居居居居居然是!魔法學校復制體操服!是也!』

體操服這個詞匯,讓觀眾們顯現出異常的反應,激動沸騰。

「呀啊~!」

「他說有體操服耶!」

「是尤瑞安大人和里德大人平常在魔法學校穿的那個嗎?」

「沒錯,就是那個!體操服!體操裝!」

『這些有許多人希望推出的商品,各位還滿意嗎?』

妮卡驚訝地睜大她的大眼睛,看著在貢多拉飛船上熱烈演說的馬斯基思。

感謝的心情在不知不覺間,轉換成屹立不搖的商人魂。該說他真是會打算盤嗎?

忍不住覺得他應該可以辭掉代理校長一職,靠現場表演販賣之類的地區營業海撈一筆吧。

「好啦,趁觀眾的注意力稍微轉到商品的期間,你們也快點揮手閃人吧!」

馬斯基思將麥克風從嘴邊移開,對尤瑞安等人這么說道。

倘若尤瑞安和里德一直回應觀眾們的聲援,無論經過多久都無法離開這里。

他不是只會做生意。

「退場時當然也要面帶笑容喔!Smile!」

這么說道的馬斯基思,擺出最標準的職業笑容。

不過學生們也決定效法代理校長。

「謝謝各位今天前來觀賞。」

尤瑞安輕輕地撥起頭發,對著觀眾————特別是以女性為中心,揮了揮手并散播笑容。

「呼~~尤瑞安大人對著我揮手!」

「我、我跟尤瑞安大人四目交接了!」

「尤、尤、尤瑞安大人~~!」

與會體諒大人苦衷的優等生尤瑞安相反,結束戰斗回來的里德非常冷淡。

他一邊靠在恢復原狀的大劍上,一邊雙手交叉環胸,只是低頭站著。

「里德大人還是一樣酷呢。」

「那種地方也很棒呢,實在太可愛了,里德大人!」

這似乎也挺受女性歡迎就是了。

「呼哇~……」

妮卡被女性們的氣勢、力量與活力震撼到,有些手足無措。

「無論是迪塞爾荷爾斯特同學,或是達克修雷西塔同學,還有大家都好厲害……呢……」

她只能在旁手足無措。

畢竟女性們的眼里根本沒有自己這個存在,反倒應該說如果她們看到自己,會充滿敵意地被認識。

明白這一點的代理校長,

「妮卡妹妹,已經可以閃人也沒關系啰!」

他眨眼向妮卡示意。

附帶了一句「辛苦啦」。

「好的,我明白了,叔叔大人,不對,是代理校長先生!」

不小心以平常的習慣叫成叔叔大人了。

「閃人。」

這也就是說,已經可以回去了。

因為妮卡等學生們有規定的集合場所,這就是要他們回到那里的意思。

在演習之前,已經實際表演過魔法、還有結束實驗等發表會的其他學生們,也早已經回到那里。

妮卡等人也,

「回去。」

雖然這么說,

「呃~」

但妮卡觀察著里德和尤瑞安的樣子。

他們(不,只有尤瑞安)還在逢迎觀眾。

兩人姑且算是并肩,但里德只是站著而已。

幾乎同樣身高且纖瘦的兩人,果然很受女性歡迎。

兩人光是站著,就像一幅畫。

「說是這么說。」

妮卡也不能跟其他觀眾一起眺望著兩人。

「別管這么多,快閃人啦。」

代理校長想盡快進入商人模式,因此催促學生們挑個好時機趕緊閃人。

但是,也不能丟下隊長尤瑞安和里德,只有妮卡一個人先走。

話雖如此,妮卡待在這里既無事可做,也沒有能做的事情。

在演習中什么也沒做的妮卡,趁早打道回府這種行為————

「果然是不行的呢。」

因為這樣的那個,就算看向正低著頭的里德,也不會與他對上視線,因此妮卡看向隊長尤瑞安。

為了讓視線對上,她試著稍微夸張地揮手扭動身體。

該說不愧是尤瑞安嗎?他一邊面帶笑容地對女性們揮手,同時注意到了妮卡的視線。

「嗯?怎么了?」

不過因為聲援,尤瑞安的聲音并未傳遞到妮卡耳中。

尤瑞安指了指在耳朵(不是獸耳的普通耳朵)附近淡淡發出朦朧光芒的東西。

那是以無線連接到卡片裝置上的頭戴式耳麥。

尤瑞安在演習中的指示或會話,基本上是透過這個頭戴式耳麥傳達的。

給里德那句『輪到你出場』的留言也是如此。

但是,他忽然回想起來。

「對了。」

妮卡并沒有配戴頭戴式耳麥。

無論是里德,或是其他參加演習的學生們,還有代理校長都在耳朵上套著用魔法App具現化的相同道具,但只有妮卡沒有配戴。

至于理由,因為妮卡是鈍妮卡,遭到排擠了。

并不是這么悲哀的理由————似是而非————這是因為妮卡似乎跟頭戴式耳麥八字不合。不,在那之前,妮卡根本無法使用頭戴式耳麥App,因此尤瑞安無可奈何地用魔法App具現出給妮卡用的頭戴式耳麥。

不過,明明尤瑞安能夠使用,但一讓妮卡裝上,就會立刻出問題。

一個,兩個,三個————在頭戴式耳麥因為不明原因接連故障升天后,

「算了……」

身為小組隊長的尤瑞安喊停了。

頭戴式耳麥只要讓App結束,然后再度啟動程序的話,可以無限次地重新挑戰:但感覺沒有必要再嘗試下去了。

倒不如說,好像不可能成功。

「雖然我聽過傳聞,但鈍妮卡真的是————」

跟電子魔法合不來的樣子。

聽說她光是觸摸,就會讓電子魔法機器等等故障。

原來傳聞是真的。

雖然不曉得是什么道理,但實在很荒謬啊。

「不過,這小組真的是……」

遲鈍又吊車尾的鈍妮卡,也就是妮卡·菲亞利亞奈特,

以及特立獨行的奇人怪胎,黑騎士里德·達克修雷西塔。

「這成員構成還真是多采多姿呢。」

又不是哪里的特攻隊————尤瑞安腦海中浮現出虛構作品。

「菲亞利亞奈特小姐,麻煩稍等一下。」

尤瑞安對著大概聽不到的妮卡,用單手的動作送出『等等』的指令。

「是,我知道了!」

妮卡沒來由地理解了那個手勢。

尤瑞安一邊對觀眾揮手,

「那么,勝負也分曉了吧。我們差不多想撤退了,那邊情況如何?」

直到剛才為止,是用隊伍內的線路,只跟里德,還有其實應該包括在內的妮卡對話;但現在是透過頭戴式耳麥和全體的團體對話。

于是,

『————不是你們獲勝了。是我們,是本大爺!故意輸給你們的!』

瞬間傳來了回復。

因為聲音太大,讓鼓膜震動起來。

「說得也是呢,不好意思。」

直到剛才都是敵人的對方小隊隊長,因為他做出的反應實在跟預料的沒什么兩樣,尤瑞安不禁差點呵呵笑了出來。

雖說是演習,但不服輸的那家伙都說他是故意演出敗北了,就當作是那么一回事吧。

「不過,我們可是不打算輸,也不打算故意輸給你們呢。」

他沒說出口,只在內心竊笑。

「那么,就到規定的位置集合吧。你還在大樓上面嗎?」

尤瑞安對著頭戴式耳麥這么說道,

『你、你怎么知道我在大樓上……』

「也沒為什么。別放在心上。」

雖然嘴上這么說,但考慮到對方認真又直率的個性,為了以隊長身分做出指揮所占據的位置,最適當的地方大概是那棟大樓上吧。

「那么,要撤退會花上一點時間呢。我們先走一步,你們也快點行動啊。」

『少啰唆!別命令我。我才是我們小組的隊長,你去命令你那些馬戲團成員,怪人跟鈍妮卡吧。』

可以聽見他這么說,并哼了一聲。

竟然說是馬戲團,對馬戲團的人實在太失禮了。

「不過你的小組,輸給了我這個有吊車尾跟怪人在的小組呢。」

尤瑞安沒有這么說,

「好好,我知道了。那在集合場所碰面吧,克里斯。」

而是像業務聯絡般地回答。

對方隊伍的剩余成員,一直聽著兩人的對話。

『已經可以撤退了吧?』

『是這樣嗎?那我也先走啰?』

可以聽見對方小組的無線通信。

是對面的另外兩名成員。

『咦,喂————你們怎能丟下我這個隊長不管,自己先走啊?應該說!你們剛才有認真打嗎?竟然那么干脆地落敗?』

羅伊里小組的隊長,克里斯·羅伊里開始對其他兩人說教。

『杰里米亞,你搞什么啊!虧你使喚那么強的魔獸,還有奧丁,卻瞬間就落敗啰!應該說米歇爾!你到底在干么?你人在哪里?你只是召喚出一堆魔獸,并沒有特別做什么對吧?你那邊也是瞬間就輸了!』

『啊,抱歉~我想說應該現在才要開始嘛?沒想到那么多的魔獸居然會很干脆地輸掉?因為,你之前不是說這樣就行了嗎?克里斯。』

『哪、哪、哪里行啦!』

尤瑞安無奈地操作卡片裝置,以克里斯慌張的聲音為句點,結束頭戴式耳麥App。

「要說教的話,切換一下線路,你們自己去吵吧。」

盡管吵吵鬧鬧,對方也會確實按照時間前來集合場所吧。

「我們也得趕緊撤退才行。」

妮卡目不轉睛地看著尤瑞安一個人碎碎念的模樣。

「要回去嗎?」

妮卡這么詢問尤瑞安。

當然,因為尖叫聲聽不見她在說什么,所以是靠嘴唇動作與身體動作明白的。

「說得也是,咦,喂喂————」

在尤瑞安回答妮卡之前,里德早已經看也不看旁邊地邁出步伐。

他是聽到剛才透過無線通信的對話,憑著自己的判斷前往集合場所吧。

里德幾乎都是以『個人』在行動。他不成群結隊,不與別人親近。

里德就這樣將背后的大劍對著妮卡與尤瑞安,把卸下來的頭戴式耳麥丟了過來。

剛才從黑發中露面的「獸耳」,也在不知不覺間消失無蹤了。

「啊,唔喔!」

妮卡接住里德的頭戴式耳麥。

「接得好。」

她自己這么說。

「鈍妮卡,我們也出發吧。」

盡管還揮著手,但尤瑞安走近了這邊。

這次妮卡的耳朵確實聽見了尤瑞安的聲音。

「是,我知道了。迪塞爾荷爾斯特同學。」

妮卡彎下腰,很有禮貌地向觀眾鞠了個躬之后,才跨出步伐。

因為要一邊迎合觀眾,所以尤瑞安稍微慢了半拍,追趕妮卡的背影。

尤瑞安一邊看著她的背影,同時重新這么心想。

「————為什么妮卡·菲亞利亞奈特會在魔法騎士班學習呢?」

妮卡,

她,

鈍妮卡她,

————明明不能使用魔法。

?

『為了國民,還有為了活在世界上的所有人存在的魔法騎士團。』

這不只是魔法騎士團,也是魔法學校的標語。

『為了守護人們的和平生活而存在的就是,電子魔法。』

所謂的魔法從古早以前開始,便是個詭異的東西,且是來歷不明的存在。

即使在魔法變得廣為人知后,還是無法徹底消除對魔法的不信任感。

為了解決這問題,還有以安全安心公開的電子魔法為目標,魔法學校的年輕學生們也被委任宣傳活動,做為廣宣活動的一環。

比起一板一眼的正式魔法騎士,這些將來會成為電子魔法使的魔法學校學生們,對大眾而言反倒更容易親近。

無論在哪個時代,年輕人都是讓人想替他們加油打氣的對象,必須是那樣才行。

希望是那樣。

那樣的魔法學校學生所表演的節目以及演習,上午下午會分別進行一次,合計共兩次。

即使是鈍妮卡。既然妮卡也被選中,當然也會參加。

從魔法學校移動要一天,然后參加表演節目,再花一天移動到魔法學校。

是趟三天兩夜的旅行。

雖然心情會變得雀躍興奮,但這對魔法學校而言,是相當重要的廣宣活動。

對學生而言是十分重要的課外教學。

對魔法騎士班的學生來說,是寶貴的在都市街區的表演。實戰訓練。

然后說到魔法學校的表演節目(演習),這在歷史上也是非常有意義的活動。

自從魔法學校開設以來,已經實施過幾百次以上。除了定期舉辦外,也會受邀到各種場所進行臨時表演。

這是魔法學校的學生、魔法使見習生們的憧憬,被當作現今魔法使王牌的魔法騎士們過去也會參加的光榮企劃。

這件事大幅提升了學生們參加表演與演習的意識。

此外,表演節目最后的模擬實戰演習,并非單純只是學生們在較量魔法技術而已。

那是以古早之前,大魔法使們互相較量彼此的魔力、魔法,互相提升彼此實力的戰斗和做法為范本。

正因如此,雖說是模擬,但可以使用超高階魔法和召喚魔獸:倘若是平常,魔法使見習生當然不用說,就連正式魔法使也無法輕易獲準使用。

即使從古老的魔法演變為電子魔法,這點也依然不變。

當然。

即使是模擬,但會使用超高階魔法,有很大層面是為了表演給觀眾看。

還有一點,就是這樣的表演也會給學生們帶來很大的影響。

參加演習的魔法騎士班學生,從以前開始就大受歡迎;要是成為被選中參加演習的一員,會孕育出爆發性且狂熱的粉絲。

換言之,被眾多人群觀看這件事————也就代表學生們會透過受到注目,提升自我意識。

雖然這并非都是好的一面,但所有學生都為了成為能被選中參加這場表演或演習成員的「特別」學生,還有為了成為電子魔法使而努力著。

擁有這種歷史重量與傳統的表演第一天,上午場沒有任何大問題地順利結束了。

下午的第二場。天氣依然是晴天。這一帶經常陰天,因此挺稀奇的。

雖然可能下驟雨,但預定雨天照樣實行。

畢竟有些人是特地抽出時間,前來觀看魔法學校學生們的表演。因此想盡可能地照常舉辦。

「————就是因為這樣的那個。各位,拜托你們啦。當然,要毫發無傷地平安進行喔!」

在參加表演的學生們面前,代理校長今天也是來了一場較輕松的演講。

就如同他一頭長發的優質中年男外表,代理校長相當輕佻。

說好聽點,是容易親近。

說難聽點,是沒有威嚴。

就算這樣,他在魔法界據說也是「英雄」之一,喂,魔法界到底是怎么回事啊?

也有人這么說。

對妮卡而言,馬斯基思·J·范倫坦其實是熟人。正因如此,無論是魔法界的英雄,或是魔法學校代理校長「先生」的身分,感覺都不太對勁。

因為這樣,妮卡至今仍是,

「J叔叔大人。」

有時會差點悠哉地這么叫他。J是馬斯基思代理校長從以前就有的昵稱。雖然將縮寫字母當成昵稱一事很平常,但妮卡并不曉得為何是『J』。

「妮卡妹妹,沒關系啦。叫叔叔大人也行。」

雖然馬斯基思這么說,但考慮到他身為魔法學校代理校長的立場,果然還是不能那么做。

「我得振作點才行呢。」

妮卡繃緊神經。

此處散發出凜然的氛圍。

不過妮卡是鄉下長大,而且原本就個性悠哉,因此難以傳達給別人就是了。

對于代理校長一派輕松的態度,學生們的表情依然僵硬。

雖然其中大概也包括了緊張,但反倒應該說是源自責任感的高昂造成的吧。

學生們擁有「我們是從魔法學校被選中而來到這里的!」這種身為菁英、身為選拔成員
夏小汐墨夜霆全文免费阅读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