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卷

第七章

第一卷 第七章

第七章

真吵啊。

......啊啊,這樣啊。我睡著了。

莉音沒事了。

老實說,我想根據她的狀況來決定今后的立身之計。

如果她活下來了的話就稍微鬧一鬧。

如果沒有的話就大鬧一番。(潤色:有區別么?要這兩個腦袋脫線的家伙干的話233)

「嗯,早上好」看了看周圍。

巴、澪然后......和肖像畫上一樣的女性,莉音。

「少爺!醒了嗎」

「少爺,早上好」

在下午說早上好的意思是,那個嗎,是對只有我一個人在睡覺的挖苦嗎?

把視線移到莉音這邊。她移開了眼神,不看著這邊。

相對的姐姐深深地低下了頭。

看起來安然無恙,姐姐這邊總之是沒有什么大礙了。妹妹這邊......巴還是澪在哪里抓到了吧。

被那個男人命令去偷在交易所得到的錢的她,現在就這樣在我的面前,一定是這樣沒錯。看起來是個無論發生了什么事情運氣都會很好的孩子呢。好羨慕啊。

「小姑娘,抬起頭來」

被巴這么說了,姐姐這邊驚恐地抬起頭來。

「筆談真是失禮了。能讀懂文字吧?」

妹妹能讀姐姐讀不了的事情應該是沒有的,但是姑且確認一下。

「啊,是,是的!這次真是多、多虧了您的幫助太、感謝了!」

不要磕磕巴巴啊,這個女孩。看起來十分緊張的樣子。

......不過算了。

哈哈哈,連聲音都一模一樣呢。除了頭發以外真可謂是一模一樣啊。

「不要這么誠惶誠恐。你又不是我的下從之類的」

「就是這樣,全須全尾喲,少爺」

「雖然用了稍微麻煩的藥,我已經洗干凈了」

仿佛在說快表揚我吧一樣的報告呢,兩位。實際上,我也覺得你們做的不錯。

澪在暗中搭載了凈化能力了嗎。真是便利。

嚴肅地看著姐姐這邊。名字是......忘了。唉,是什么來著?

確實從莉音這邊得知了......好羞恥啊。

但是......。

雖然覺得不禮貌但是把她從頭到尾盯著看。

這可不是很像的程度啊。

雖然世界不同但是長得一模一樣還真是厲害啊,說真的。

比起我要高,而且有一種身材很成熟的感覺......主要是胸嗎。

然后最主要的是,兩個人鏡中表里一樣的面孔。但是眼神有些銳利。這一定是冒險者特有的吧。充滿了氣勢和好奇心的眼睛。

頭發和妹妹一樣都是鮮艷的紅色。并不是染了紅的黑色。

就算是在異世界,多虧了巴回憶起了,雖然是幻覺的后輩。

在原本的世界無論何時都專心于弓道,熱心練習的可愛的后輩。

因此,這樣面對面,就算知道是別人但是心情還是很亂。

從在霧中發生了那一幕之后這種感覺也許更加強烈了也說不定。

「長谷川......吶」

不假思索地,對著她說出了原本世界的語言。

她對微微動了動的嘴唇和從中漏出來的聲音產生了反應。

「唉?」

巴假裝沒聽到,澪嚇了一跳。有種之后會被追問的預感吶。

「不,什么也沒有......總之,從莉音那里了解到情況之后就十分擔心。沒事真是太好了呢」

「本來是自作自受,但是真的是幫了大忙了......到現在為止做的還不錯所以有點得意忘形了,一定是這樣」

貌似長谷川桑在回省自己的所作所為。

為了發財而在國境徘徊,也理解了這確實是自信過剩。

最主要的是,把妹妹牽連了進來實在是太不值得了。

僅僅一次失敗,妹妹就以乞丐一樣的姿態在夜晚的街道上游蕩,而姐姐因為藥而有生命危險。

「這里是十分危險的場所。我因為伙伴非常靠譜所以總之還能生存下去」(潤色:人形外掛說這話.......)

我苦笑著回應她。

實際上是多虧了,巴和澪的等級高的起飛吶。

被說到的兩個人,喜形于色笑容滿面。一臉沒有危機感地傻笑。

我,談到兩個人的時候注意到了姐姐和妹妹表情的變化。

姐姐是感動,妹妹是害怕。

「兩位真的是十分強悍。首先,在我們被監禁的地方無聲無息地出現」

「沒有沒有,這種程度的話......」

「用暗之術的話那種程度的事情也是做不到的」

從剛剛開始表情太放松了喲,你們倆。需要這么高興嗎。

「對!那個暗魔術!讓我身體里的藥的效果消失,之后,將在物理防御和對魔防御上專門強化過的門不通過詠唱一瞬間就破壞掉了!」

嗯,離開的時候破壞門?巴和澪怎么進房間的?按照姐姐說的沒有發出聲音出現,所以應該是使用霧和暗來轉移過來的吧?這樣的話離開的時候也一樣不就好了。

但是,凈化能力好像很有用呢......下次研究研究吧。雖然感覺破壞門稍微有點做過頭了,就當將功抵過了,澪。

但是,姐姐都回來了,為什么莉音還是沒有露出高興的表情呢,沒有得到說明。

大概是,被那個男人命令去偷錢,在到了住所的時候被兩個人中的某個給抓住了吧......。

不由得覺得好尷尬。

但是,她的真正的目的是讓姐姐活下來已經實現了,我想她一定是還是很高興的。

一臉鉆牛角尖表情的莉音,一動不動地低著頭。

「然后看守和執勤的傭兵被巴大人啪啪啪地打倒了......」

哦?

好像把什么大秘密說出來了的樣子......姐姐說的太夸張了嗎?巴也注意到了這點,難以想象到這里之后絢麗的打斗的場景呢

「!!哦,太大驚小怪了喲,托婭。并沒有這種程度————————————————」

有個像是惡作劇被發現了的小孩一樣的表情的笨蛋。企圖掩蓋住姐姐的話的巴,被我阻止了。同時也恰好發現了澪額頭上冒著汗。

不用我催促,興奮狀態的莉音的姐姐————————————————————對了,名字叫做托婭————————————————————繼續說了起來。

「哪里是夸張啊!那種程度的力量,我還是第一次見到!!被施加了對魔術防御的特殊建材都被巴大人的劍和澪大人的黑暗在眼前弄沒了————————————————」

巴和澪抖了一抖。

「將這里的行會等級最高的艾斯率領的,冒險者和傭兵混合成的隊伍擊敗————————————————————」

......唔哦哦哦哦哦!?

什么鬼!?發生了什么啊!?

難道說,在我睡覺的時候把所有問題都解決了么!?騙人的吧!?

在聽托婭的話的時候,我的表情在不停的變來變去,真是不能被看見的場景。帶了假面真是太好了......啊咧,我,在哭嗎?

但是,托婭所說的話只是個開頭,隨后她開始向我講述事件的真相————————————————————

◇◆托婭 ◆◇

我們五個人組成了隊伍,探索沒有受到過委托的荒野的邊境。

森林啊洞穴啊,不是在這種被走遍了的地方進行探索。

這些地方只是探索完到中層的地方就已經是極限了。

最近的話,在探索了七到十天左右的地方,發現了可能會有長老矮人存在的新的火山帶。

但是找到了這個地方的隊伍,在這之后馬上就被災害的黑蜘蛛襲擊半死不活地逃了出來,所以沒有對這邊進行詳細的調查。

發現了可能入手最高級武器和防具的探索地區可是大事情。

說到長老矮人,在以冶煉為生者居多的矮人中也是被傳說具有最高水平的技術。最近幾乎根本沒有出現過,如果說是隱居在這個世界的邊境中的話就合理多了。雖然有著各種各樣的疑點,但是這里是什么都可能發生的地方。如果,能入手他們鍛造的武器的話————————————————————。

暫且不提商人們,作為冒險者的我們來說,能直接入手優秀的武器或者防具的話并不會很高興。(潤色:意思就是說,遇到高級寶藏點,他們沒實力攻略,告訴比他們高級的隊伍他們又會分不到一杯羹)

嘛,我們這種程度的等級的話,在進行大規模探索作戰的時候只有幫倒忙的可能性。

現狀平均等級120的我們能去的只有離這個營地很近的地方。僅僅是為了收集資材和,從我們也能戰勝的魔物身上獲得的能夠販賣的部位來拼命地籌集資金就已經是全力了。

本來如果是在四大國之類的國家的話,120級的隊伍是十分上位的水平。大部分的地下城冒險和魔物討伐都能完成。實際上我們在帝國也是十分有名的隊伍之一。

但是,在這里的話我們只是菜鳥。真的是,可以說是新手的水平————————————————。

到達營地后最初的探索中,死掉了兩個人。在第三次探索中死掉了一個人。

雖然隊伍缺人的時候募集到了新成員,但是在這段時間,好不容易活下來的原來的一個人決定回去而退出。最后一開始來到這個的地方的成員只剩下了我一個。

緊接著就是上一回的探索。討伐被稱為利茲的雙頭黑犬的委托失敗了。一次性失去了新補充進來的四個同伴,我什么都沒得到就回來了。(潤色:利茲就是第一章被主角一腳劈成兩半的雙頭狗)

對于借錢來做出發的準備然后準備拿成果來返還獲得收益的我來說這是致命的失敗。

我自然沒法還清借款,變成了通過肉體勞動來還錢的情況。

這是,作為冒險者來說就是永遠的引退。

對于自己來說已經沒有其他還清借款的手段,我的旅途迎來了結束。

我是女人,臉和身體也沒有損傷。這樣的話,交給我的肉體勞動也可想而知。喝下藥之后,開始在娼館干活。

客人是來這種地方尋求壓力的發泄口的家伙們。我很快身體就撐不住了。然后我被賣到了其他的地方。

被下了無法反抗的藥,在不明正體的人體試驗的屋子里等待著輪到自己,被當做小白鼠......。現在想想,墮落為娼婦的時候開始,命運的方向可能就已經決定了。

尋求唯一的東西的旅途。

說真的矮人的武具還是金錢,對我來所怎樣都好。但是,在如果入手了其中一樣東西就打算馬上離開的的地方,我失去了全部,如同死了一樣。

妹妹也恐怕不行了吧。作為我唯一的親人但是年齡還很小,所以在探索的時候不會同行而是在營地里等著我們,但是要是我死了的話這種擔心就沒有任何意義了。

在這種地方,一個孩子生存下去是不可能的。妹妹連冒險者都不是。

后悔,但是什么都做不到。

————————————————————果然對于自己來說太過于勉強了么。

曾經,我的先祖還在精靈的神殿做祭司的時候,一族中最強大的人,參加了某個隊伍挑戰了退治龍的任務。

好像是在邊境的深處沉眠的被傳有『無敵』之異名的上位存在。

人們都相信著能夠成功,但是最終完全地失敗了。

當時隊伍的平均等級是,據口頭相傳的是600的程度。這樣的話本應該是有勝算的戰斗————————————————

而且,那個隊伍的規模超過了百人。

從那之后我們一族,被稱為神器的一柄短劍,隨著那個人的隕落消失了,也因此受到了抨擊而被趕出了神殿。

我的先祖只是根據神殿的決定,帶著神器去參加了擊退龍的任務而已。明明誰都沒回來,為什么只有先祖被懲罰呢。雖然現在無論怎么憤慨也沒有意義,但是每當想起這件事依舊會感到怒氣。

我們一族逃到街上,融入平民中前無數次搬家直到我這一代。

對于一直聽著這種話的我來說,去邊境將失去的短劍找回來是我懂事起就理所當然的目標。

成為冒險者不斷鍛煉著實力等待著那個機會,終于來到了邊境......。

沒能入手任何關于龍和短劍的情報,連那個目的,都因為藥物的作用從自己的意識中消逝了,但是在失去了生存的意義的我身上發生了奇跡。

「好像就是這個女孩呢」

「啊啊,太好了。還活著呢」

有誰的聲音。但是我已經什么都做不了了。動不了也說不了話。

「嗯?樣子很奇怪呢?」

「......被下了藥呢」

「唔。那么,就這樣帶走的話會死嗎?」

「稍微等下......這個是,能奪走身心自由的藥的樣子」

「嚯,你,居然懂藥物的知識嗎。真是便利啊。那么,怎么做好呢。有什么辦法嗎」

「呼,當然。這種東西而已」

黑頭發的女人的手,按在我的頭頂。瞬間,身體的感覺回來了。混亂的思維也變得清晰了。明明到剛剛為止,什么都沒法思考......。

「呵,真厲害啊」

藍頭發的女的,看著我感嘆一樣的嘆了口氣。

「然后......再順便把這個」

黑發的女性說著,應該被強化了的門就這樣從下往上被黑暗吞噬、破壞掉了。

......啊,這兩個人是怎么進來的。

把門就那樣給破壞的人到底————————————————

「你把門給?」

剛剛插著手的藍發女人俯視著我。

什么、發生了什么?是在救我嗎?

「哎,哎哎。門是我弄的」

「身體怎樣?沒事吧?」

是在關心......我嗎。這么說不是敵人嗎。這說不定————————————————————。

「稍微費勁但是,能動」

「那就好了。好,那么澪」

「嗯,快點回去吧,巴桑」

「嗯,啊......等下。不好不好。還有坑了少爺的地方」

叫做巴的人突然把向著們走過去的腳收了回來。

「坑了少爺?什么情況?」

「好了澪。我們被少爺命令來救這個姑娘。不是嗎?」

「嗯,然后這個姑娘不是因此沒事了嗎?」

「甜!你太甜了!」(潤色:天真!你實在太天真了!)

「唉!?為什么?」

明明這里是敵陣的中央,她們卻一點都不控制音量地交談著。

我應該去阻止的,但是因為這個超現實的情況還不能進行冷靜的判斷。

「少爺對只救了這個姑娘的我們會這么說。巴、澪,其他人呢?這樣」

「......原來如此!」

「明白了吧。總之就這樣只救回她一個人的話......」

「少爺會發怒!?」

叫做澪的人一臉悲痛的說。

「嗯」

叫做巴的人得意洋洋地點頭。

「這么說我們的任務是」

「雖然很麻煩但是把全部人都救出來才是正確答案,吧?」

「就是這樣。這姑娘之外的,就適當地解放之后帶回街上。全部都帶回去屋子里會很擠吶」

「原來如此,學到了」

兩個人嗯嗯地了解了一樣點著頭。但是現在并不是這種悠閑的場合......。

「對不起但是就到這里了。侵入者」

啊啊,我抱住頭。果然這樣了。

因為把上了鎖的門給破壞了,而且這么大聲地說話的話侵入不可能不被注意到。

這個聲音是那家伙。這個營地的冒險者行會最高等級的,艾斯。

比起探索,更喜歡通過護衛土豪之類的來獲得金錢。

雖然這么說實力上的確是最強的沒錯。和第二名的等級差距十分明顯。

明明是這么好的機會,這樣的話就......。

「......被發現了嗎」

「啊拉啊拉,出現了呢」

但是兩個人完全不為所動。

對面是等級444.在世界上都是屈指可數的冒險者,這種余裕是什么!?

「嗯?這些家伙......喂!」

艾斯呼喚同伴。

「哈!」

「這,你就是剛剛說話的那個奇怪的家伙嗎?」

艾斯的一個伙伴說道

「啊,對。就是這些家伙,艾斯桑」

「唉。你們是等級四位數的怪物嗎。在奇怪的地方遇到了呢」

四位,什么?

「什么啊、已經知道了嗎。消息真靈通啊」

「如同少爺所說的呢。盡快行動十分正確呢」

「我也嚇到了......那么,你們是在哪里知道那種方法的啊」

艾斯一臉下流地用打量的眼神看著她們倆。

我沒理解在說什么。總之沒有理解發生了什么感到十分恐懼。

「方法?」

「什么意思?」

「作弊。『等級篡改?誤認』喲?就算這樣你們也做得太過了,一千三百二十級別和一千五?哈哈哈哈哈哈!」

等級的、篡改?誤認!?艾斯在說什么?

「我也是偶然得知的吶。難道說那個體液有這種效果......我以為這是只有我知道的秘密來著喲」

「我也是從艾斯桑那里知道了之后才理解的。原來是這樣呢。四位數什么的絕對是假的」

巴。澪。被這么稱呼的兩個女性嘆息了起來。

「你們居然是這么想的真是失禮吶......」

用多半含有呆然的感情的樣子叫做巴的人說道。

「......啊啊,什么啊。你們也不知道嗎。說漏了呢。這么說來你們也是被你們那個同伴教的嗎」

艾斯的話讓兩個人的氣氛稍微變了。

「真是厲害的欺詐師不是嗎!?在某處的商會什么的都是騙人的吧!?」

艾斯手下的人沸騰了。喝了酒嗎,真是痞氣。有著絕對數量上有利的幫助,十分有余裕吧。

......剛剛開始寒氣不止,但是和艾斯他們的感覺不一樣。這到底是......。

「明明是個男人帶著粉色的戒指還只用寫字來交流的假面呢!這里是假面會場嗎!」

啊啊,這是......憤怒。

「假面之下的一定是狡猾的哥布林嗎,或者一定是丑得不像人樣————————————!!哈哈」

咚!!!!!

有什么東西炸裂了的聲音。

看到了在艾斯臉上的拳頭,和身體上的暗之團塊。

然而兩邊都在要打中之前停住了。這是————————————————。

「......庫雷依......依吉斯」

不假思索地話從嘴里漏了出來。被眼前發生的情況震驚到了。

那是被稱為庫雷依吉斯,只能在這個營地附近得到的復數稀少金屬加工制成的,對物理魔法結界發生裝置。雖然有使用次數的限定,但是聽說可以展開十分強力的防御壁。

剛剛的聲音是,被結界阻止了攻擊的聲音嗎。那兩個人使出了能產生風浪程度的攻擊。

「哦哦。有這種程度的力量嗎。準備了這種東西真是太好了。所以說真是可惜呢————————————————————」

「喂,澪,你能直接把其他的人凈化了嗎。這個讓我來搞」

「真是說出了搞笑的話呢?對少爺說了那種暴言。我負責任地連頭發都處理掉的。順便巴桑,下次不是才輪到你么?」

兩個人,沒有在意防御住攻擊的艾斯的話的樣子,在爭奪獵物一樣進行著爭論。

「......喂,不要把我的話......」

「無論如何都很在意呢。就把你加入凈化隊伍好了。會讓你的身體好好習慣這種感覺的。現在的話,總而言之先打你一頓」

「呼。要連我的份一起,可不準手下留情哦。尤其是臉,一定要用手抽」

「了解了。就在這段時間,用這家伙來做控制力道的練習吧」

這么說著結束了無視艾斯的談話,然后......。

澪將,和我一起被抓起來的幾個人,像對我做的一樣全部凈化了。

那也是......無詠唱的魔法。

巴轉向艾斯。

「那么,咚地打過去咯。為了澪一定不要一下子就死了?」

將剛剛打過去的手收了回來。

duang。

再次打了出去的拳頭,突破了庫雷依吉斯的壁直接打到了艾斯的臉上。

艾斯被打進墻里一聲不發地倒下。這個營地最強的男人被......。

「撒啊撒啊。一個一個快點給我過來!」

這么說著沒有將腰間的劍一樣的武器拿在手里,就將拿著兵器的傭兵們暴打。

用拳頭打斷劍。妙齡女性十分爽快地將強壯的男人們咚咚地吊打著。

「等下!我也要來!」

結束了凈化的澪沖向了亂斗的人群中。但是沒有想到的是,她將被打進墻里的艾斯的前襟拎了起來......。

咻啪啪啪啪啪啪啪啪啪啪啪啪。

手掌連續抽在他的臉上。動作極其迅速到看不到她的右手。他的臉當場就腫成了一個球。

「呼」

姑且算是消氣了么,她也加入了亂斗中。

「哦!!來了吶澪!好了,盡可能下手輕點不要把他們打死了」

「如果只有這么點的話沒問題。很簡單喲。剛剛的家伙也大概沒有死!」

「呼姆......稍微讓場地變得寬敞點吧」

「對呢,打架來說有點窄了呢」

巴將劍一樣的武器從鞘中拔了出來。

澪靜靜地,將那細白的手纏繞上黑暗。

劍光閃爍之后,墻壁倒塌,地板陷入了無垠的黑暗中。

本應牢固的建筑物,瞬間就崩潰,產生了寬敞的空間。

這是......夢?

兩個人仿佛說「很好」一樣停止了劍閃和黑暗,為了方便行動擼起了袖子。

兩位女性將四處逃散的近兩百級的部下們,不斷拳打腳踢地到處追殺。

我......相信她們的等級是1320和1500的這件事情。這個光景,能夠給予人這種程度的沖擊。

不只是我。其他被抓起來的人也都因為這個場景而收到了沖擊,完全喪失了思考能力。

......結束了。僅僅,數分鐘。

這個建筑物剩下的只有,我們所在的房間。

營地外面的建筑物都都已經化為了瓦礫。

「都刺喂織樂」

突然,脖子上有種冷冷的觸感。

將刀刃抵在我脖子上的誰發出聲音。

大意了。這是艾斯。腫起來的臉發出的聲音,讓人對已經變成這樣的他感到同情。

他現在應該一定拼命地在說「到此為止了」吧。

巴和澪也,并不像是注意到了他復活的樣子,看到了剩下的人就暴打。好厲害。

「都刺喂......」

準備再說一遍的時候。

我旁邊出現了兩個人。左邊是巴,右邊是澪。

「真聒噪!」

受到了巴的拳擊和澪的踢擊,艾斯被打到了某個地方。第一次見到了人被打成星星的情況。

「呼,就這種東西嗎。有點,做過了嗎」

「不不,對少爺這么無禮萬死莫贖」

「嘛,就是這樣。這樣一件事就結束了!啊哈哈」

「嗯,結果,一半都是我干掉的呢。呼呼呼」

突然巴收起了笑容。

啊咧......戰斗已經結束了,怎么了?這個劍拔弩張的氣氛是?

「做什么夢呢。確實澪也很努力,但是我這邊比你多三個人吧?」

「啊拉啊拉你算術不好嗎?我這邊比你多兩個人才對喲?」

「嚯,我一加一都不會真是對不起呢。好了,我這邊比較多」

「不,是我這邊」

兩個人把我夾在中間一言一語地開始爭吵。好可怕。因為她們的小拇指都絕對比我強。

「那,那個。總之先放下這個話題......」

忍不住插嘴道。好不容易被救了的命,不想因為兩人的爭執而失去。

「能放下嗎!」

「不能放下!」

「咿,咿!」

巴馬上回答之后盯著我。什么啊,該怎么辦。

「姑娘,你是叫托婭什么的吧。那么好,我能做到這種事情哦。你是不是也覺得我打倒的比較多?」

這么說著,把不知道什么時候拔出來的劍一揮。

屋子外面圍著的高墻哄的一聲就倒下了。唉、這,剛剛?

我害怕地點著頭。

我覺得這是正常的反應。

「什......喂,托婭桑?只要我有那個意思的話也是能辦到的,誒。......吶?我這邊才更活躍對不對呢。」

在小道前能看到的幾個建筑物,一瞬間被黑暗吞噬了。

「在這個距離,誒一下就!?」

我也害怕地點著頭。

我覺得這是正常的反應。

「......額!好吧,來打一場么?」

「啊拉,通過第三者的眼來判斷嗎」

「哈哈哈哈」

「呼呼呼呼」

嗶哩嗶哩嗶哩!

交叉的視線冒出了藍白色的火花。

我感到了十分不妙的預感......但是,已經,沒法停止了。

「喂,托婭!是我對不對!?」

「不,托婭桑!是我吧!?」

這么說著的正體不明的兩個人,將建立了無數年的營地————————————————————。

我一邊哭笑著一邊看著營地被全部破壞掉了。

那也是。很厲害的一件事。

地上的所有東西都化為空中了的星星,基本上所有建筑物都消失了。

只剩下無數大坑和瓦礫堆成的山。

然后,不知為為何只留下了一座營地的最高級的旅店。

盡可能地破壞的兩個人,露出了微妙的笑容然后握手了。

風暴,過去了。

但是,全部東西都被吞噬了。

然后,我們被帶到了保護了在旅店前被奇跡般救助了的妹妹的,被稱為『少爺』的,這兩個人侍奉的某人的面前。

◇◆◇◆◇

「沒有,沒有,沒有,沒有!」

從托婭嘴里聽到了事情的全部的我,仿佛跳一樣從躺著的床上起了身。順勢沖向了窗戶,打開了窗簾往外看。

什么都沒有。營地變成了平地......

看著兩個人!但是,沒有對上視線!

充滿了想要怒吼的心情。但是頭腦中微妙地冷靜的部分打消了這個念頭。

回頭看向室內。

莉音!這樣啊......原來是發生了這種事情所以沒法露出高興的表情啊。

「沒事真是太好了」

聽到了這句話,莉音抱住了我嗚嗚地哭了起來。

嘛,就是這樣吶。

不知道何時在這個旅店但是,眼前是生活到現在的場所,在它被破壞之后,兩位元兇將姐姐帶了回來,也不是沒法理解。

她一個人哭著睡著了。緊繃的神經已經放松下來了吧。

無言地看向巴和澪。

莉音如果切掉的的是緊張的線的話,我切掉的就是自制的線。(潤色:上文緊繃的神經放松下來原文直譯即是緊繃的線被切斷.....)

取出矮人制作的特制的箭然后將從豬人那里得到的弓拿在手里打開了窗戶。

箭尾的部分,綁著兩個繩子,這繩子,一段拴著巴和澪的衣服。

無言。我不發一語。

然后拉弓搭箭......。

「等、等下少爺?」

「那、那個、這樣很危......」

兩個人注意到了要發生什么的樣子但是,晚了。

「給我好好反省啊!!」

「呼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哇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咻,帶著效果音的勢頭,兩個人飛走了。

衣服!衣服啊!雖然聽到了這樣的喊聲但是無視了。

毀滅了營地什么的,這之后要怎么辦啊!!

不行,這么下去絕對不行!不知道什么時候就要變成恐怖分子了!不,已經是了!被發現了的話沒法藏起來,怎么辦好啊!啊啊啊啊啊啊!日本語都變得奇怪了!

總之先和巴這家伙分別行動。因為喜歡武者修行,安利一下這家伙就會自己去做了吧。就這么辦。

澪比起巴更加順從一些。沒有用不到的情況,也比較好管。她做護衛,快點,總之快點去叫追蓋*的這個街去。

如果沒有麻煩制造者的巴的話,就不會每次都出現麻煩的事情......應該。

對,就這么辦。馬上,到安全的地方去。

腦中亂七八糟地思考完今后的預定之后,召集起了一起和托婭被救出的人們、她們按照托婭教的那樣,全員都從屋子里出來在走廊里正坐著(類似跪坐,比較正式的日式坐姿)。人類和精靈還有矮人一個一個地排成一排。

全員緊張地看著我,然后低下了頭。巴和澪,雖然將營地妥當地解放了但是,如同看到的一樣營地自己也沒了。那么,也沒法在這邊繼續住下去了。

他們,因為感覺到屋子很窄這種沒有意義的理由,在屋外等待著。而且是正座著。

稍微冷靜下來的我勉勉強強地,對大家說了一句話。

「把你們送到下一個街道」



夏小汐墨夜霆全文免费阅读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