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卷

第六章

第一卷 第六章

第六章

“哥哥,即使說是少主但不會駕駛馬車還是是有點不行吧?”

即使早上的空氣并沒有很冷,但坐在身旁握著韁繩的少女還是在說著“好冷~”的話。

……并不是不會。是感覺上大概不需要韁繩就能駕駛。

牽引馬車的馬是普通的馬。但實際上,那個馬頭上有長著兩只角。不知道是否是術或是體質的關系,現在都給隱藏起來了。

這種馬,是被稱為雙角獸的魔獸,是用來作為我家的獸人和蜥蜴人的代步工具的。

我是能跟這些家伙們對話,所以它們能了解我想到哪。現在,除了無機物、人類和植物以外,其他的我都有自信能夠對話。

因此呢,韁繩只是拿著好看的,我都是直接指示它們的行動。

但是,因為會加速成為奇怪的人等等理由而不怎么使用了。雖然最初有用,之后從在亞空間里看見我搭乘馬車模樣的巴那里聽完“用沒聽過的語言在跟馬對話會被當成怪人喔~”后驚呆了。所以就封印了。

……不想被在異世界里做武士的家伙說這種話啊。

〔抱歉,全部事情交給你們兩人。〕

“姆~。不但有錢而且是商會的繼承者這樣行嗎~?”

確實如此,不行呢。

不愧是只能鍛煉出小草精神到哪都能生活的地方。精神年齡都很大。

〔所以說就是這樣說的啊。與其說增廣見聞的旅行不如說是被趕出門外切斷關系還比較接近。〕

“啊~。這樣啊。了解~。可是,那澪她們不在的話這些貨物能好好賣掉嗎?”

總算接受了~。不像姐姐的嚴厲個性呢……雖然是跟肖像畫同個模樣的某位比而已就是了。

昨晚因為她的肖像畫把自己搞的心煩意亂。

想到那時有些對巴和澪他們亂撒氣般的遷怒,現在就有種自我厭惡的感覺。

〔啊啊,這水果不論賣給誰都一樣啊。〕

從剛才說話都沒往這里看的少女,突然看向這。

“誒?為什么?”

〔這東西是連我也第一次見到。恐怕這世界的每個人也都一樣。旅費跟心里都沒個底,所以打算不論多少都賣了。而且都是新鮮的所以沒法等到下個地點。〕

“那個,或許可能你不會告訴我……”

〔嗯?〕

少女停下了話語。這孩子,說是來找姐姐……但目的可能不只這些。

“這些沒有見過的水果,非常的好吃。是從哪里來的,怎么拿到呢?”

她的眼神非常銳利。情報商,倒不如說是間諜般的眼神。

但姐姐的事好像是真的,與其說是情報屋倒不如說是商人魂在燃燒,不,說是燃燒過頭那還好。就好像是別人請的間諜,總有這感覺。

想要姐姐沒事就拿情報過來,這樣的?實際上,和我們搭話的時機也好像有些地方不自然。問她要不要來旅館時,她也毫無猶豫的點頭了。

不,如果真是如此,那暗地里的那些人真的是無藥可救。讓個十歲小女孩做這種事。才只有小學四年級的左右小孩喔?

〔嗯,雖然沒有讓你相信關于這些東西的事的自信一一〕

“什么什么?”

興致勃勃。真好懂。

嘛,也沒什么。不管如何,選這商品是有思考過的。

不如說歡迎情報的公開啊。如果這個少女瞄準這個而想打探的話沒有不說的道理。

〔我們本來是沒預定要到這世界的盡頭的。只是偶然地到達這里的。〕

“嗯。”

〔因為在四處流浪,某天突然被濃霧給吞噬。進到那霧里的深處后,出現了一個村落。〕

“村落?這附近?”

〔離這里大概兩、三天的路程吧。在那個村落里,盡是一堆沒見過,看上去很兇暴的種族。〕

“誒!?”

〔不過呢,它們都用共通語搭話,實際上非常友好。我不僅在那叨擾了數日,而且還得到各式各樣的土特產。〕

喔~懷疑的眼神呢~。這也難怪,畢竟是虛實混雜的奇怪話呢。

〔你瞧,很難相信吧?〕

“嗚……嗯。那個種族是什么?”

〔蜥蜴人和原種喔。真的是非常不可思議的地方呢。雖然總感覺是場夢……〕

看了看堆積的水果。

有實物的話會讓說服力會增加。順帶一提,這些話不打算跟交易所說。只想說是珍貴的東西然后就賣掉。

“有這樣的事!?難以置信。”

〔啊啊,現在我也在想那是是否是我在霧中看到的一場夢。〕

“霧……嘛。”

不知在沉思什么。這孩子現在的樣子非常可疑。

〔莉音,這里是交易所嗎?〕

我為了把沉思中的少女拉回來而用話框寫了名字。這位少女的名字是莉音,姐姐是叫托婭。托婭桑低我一個學年。

文字的對話這時就顯得很不方便。看不見就無法進行溝通交流。

“這附近應該是沒有這樣的村落的情報……”

莉音還在喃喃自語。

實在是沒辦法所以敲了好幾次肩膀讓她注意到我。

“咿呀!這是性騷擾喔哥哥!誒,啊,咦?”

性、有性騷擾嗎!?不容小覷啊這世界!連基本人權都好奇怪,而且在異世界都還能聽到這話啊!

〔抱、抱歉……那個后面的建物不是交易所嗎?〕

“啊————!過頭了!對不起!”

這世界也有性騷擾啊……內心感到驚訝的同時,我輕輕搔著臉上的假面。

接下來,到達了交易所。

新面孔的我是非常醒目的存在。因為帶著奇怪的假面這也是理所當然。

不知道為什么莉音她“我待在馬車上。”這么說后頑固抗拒地不愿進交易所。

是那個嗎。服裝看起來破舊的關系所以很在意?

不過要去服裝店的話并不知道服裝店在哪,這時候也大概還沒開店。

而且,送衣服給偶然認識的對方什么的,好像有種開心灑錢的感覺,真討厭……這事不常見吧?

“早上好。應該是初次見面,請問今天有什么事嗎?”

〔早上好。昨天藉由隨從得知的這里。是一位黑發,穿著著奇怪服裝的女性。〕

簡潔說明了澪的容貌。

看起來很有沖擊感,眼前的男性對她有印象。

“!那個,失禮了……”

〔非常抱歉。因為言語有些不便,所以只好用筆談,失禮了。〕

回了我“筆談也沒太大問題”。真是慶幸。

“啊,那個。有什么事么,難道是公會證遺失了嗎……?”

〔嗯,真是獻丑了。還在我沒開始做生意的時候,真的是很困擾。〕

“原來如此……但是,還能來到這里也算是奇跡了。不僅有運氣,說不定還有難得的才能。實在是讓人感到羨慕呢。”

〔真的,來到這里之前體驗到了很多不可思議的經歷。于是呢,希望等等能馬上的就將在之前的經歷中入手的東西賣出去呢。〕

“畢竟沒有公會證就代表沒法光明正大賣東西阿。即使如此也沒暗地里偷賣,反而來到交易所的行為,同樣是商人的我真是感到開心。”

男性豪爽的笑了,然后“那些商品在哪”的催促著我帶路。是跟昨晚的小偷沒關系呢。還是說處于下層所以沒有通知呢。

進行對話的話總會是有辦法的,然后稍微試探一下也可以呢。

“是這輛馬車的貨物。”

莉音人在馬車的駕駛位上。沒有打算逃跑的樣子。

“嗯,那位是您的奴隸嗎?喂,讓我看看貨物。”

什么?奴隸?

……原來如此。確實那服裝以馬車夫來說不會顯得奇怪。

奴隸相當普遍呢這世界。

這商人的大叔很平常的接觸著。

不過,不對的地方可不得不去糾正。

莉音也是,沒異議的照著男子的話做,說不定她已經習慣被當成奴隸了,但即使如此,正當她要把貨物露出來的時候。

〔抱歉,她是我認識的人,只是讓她來介紹而已。并不是我的奴隸。〕

“喔,是這樣啊……”

男子無言的看著璃音。

“真是失禮了。”

是不想引起風波嗎,向莉音謝罪了。莉音“呀”地驚訝的睜大雙眼,鞠躬后把蓋住貨物的布固定到了貨臺側面。

“這,這是……!?”

〔如何?沒有見過的果實吧?哪個都是很好吃的。請吧,試吃看看。〕

我拿出了兩個蘋果,一個給他另一個放到嘴里直接吃給他看。

“那么,開動了。”

看見我普通的吃著而安心了吧,商人的蘋果也送入口中。

之后,眼睛瞪大的看著蘋果。然后又一口。

不放過任何一滴汁液,一口氣地把蘋果吃完。真厲害~,看來非常中意呢。

如果只有買賣的話沒什么辛苦。

只要提示出能補充住宿費幾成左右的買價的話,我是沒有什么問題啦……。

〔還合你胃口嗎。〕

“這個……從沒吃過這么美味的果實!究竟是在哪里進貨的啊!?”

〔這點還請當作秘密。想在這里把全部都賣掉,能收下嗎?〕

“竟說是秘密!?怎么可以,是想將這個獨占么!?”

〔什么獨占的哦。這是一些原因才有的商品。無法確切保證能再進貨喔……〕

“誒誒誒!?那是指只有這次,的意思嗎?”

〔是的。數天后就會離開。所以這些全賣完后就沒了。〕

“唔……嗯。是這樣啊,這次后……”

〔請問要多少錢收購呢?〕

“……能試吃一下其他東西嗎?”

〔當然。但是,因為數量不是太多的關系,請各種只吃一個。〕

“知道了。數量大概有多少?”

〔只算這輛馬車的數量話,四種各四箱總計十六箱。〕

男子呼喊同伴,試吃我給的蘋果(吃完一個的緣故特別再送一個)桃、梨、石榴。

……雖然是隨便選擇了四種,但無論哪個都比原來的品種更好吃。(潤色:這個應該是和原來地球上的做對比)

不僅如此。只是這樣看著,亞空間里那夸張成長的植物就會讓人感到驚訝。更別說季節什么的屁都沒有。

之后會想做個品種改良也說不定,那時可能并不需要那么辛苦吧。(潤色:指做品種改良不需要那么辛苦)

“咦呀,每個都是很棒的東西呢。”

〔謝謝贊美。〕

“于是呢,價位方面呢……”

〔是。〕

“質量全員一致都認為完美,但是怎么說也是初次處理的商品,這點也需要考慮考慮……”

很美味,但不知道真面目所以才付不出錢,抱歉了,大概是這意思吧。

“……”

沉默之后,男子開口了。

“一箱收金貨三十枚。總計四百八十枚您意下如何。”

好貴一一!!

或許,這些家伙是非常蠢的笨蛋嗎,所以才賣那么高的天價!已經是貴金屬了!不是比喻意思的珠寶箱了啊!

不要說旅費的幾成了,這都是全部了啊。

嘛,現在直接說出了的話也很那個,稍微耍點賴吧。馬上答應的話,這商品的稀有價值會變低吧。

但是“全部至少要百枚金貨”這般哄抬價格會被嚇的完全呆滯而說不出話所以還是算了吧。

而且,大家的表情易懂的寫著等我回復。他們之后大概會以這作為最低價來交涉吧。(潤色:不是很懂你做生意的想法......做生意的人哪個會一開始就把所能承受的最高價拿出來,肯定是先拿出最坑人的價格然后最少還價幾次才能交易的啊,你明明都懂........)

〔預料以上上的金額真是讓我吃驚了。但是,我是賣方這邊。沒有理由說不行。〕

“那,那么就這樣!?”

還真明顯啊,喂!

〔不不。太快下決定可不好,金貨五百枚如何?這樣我沒有異議。〕

只追加一些。

「五百!誒誒!那就這么決定了,喂!」

商人們傳達給大家交易成立了。無論每個家伙的臉都笑呵呵的。

恐怕,這些東西下個目的地就是貴族和大商人那里吧。

我賣的東西它們到底會一個賣多少呢~有種會賣出二、三倍價格的強烈預感。

莉音在聽到價格的瞬間,變成石頭了。

她的情形大概是不小心吃下一個比她姐姐年收入還高的水果吧。

〔是,確實收到五百枚金幣。真是感謝您。〕

“彼此彼此!在您滯留的期間如果入手了珍貴物品的話,請一定要再次光臨。”

〔誒誒,那么就這樣。〕

為了讓莉音從石化復活而握住韁繩。

隨便采下來的水果,賣成五千萬元了。

到達旅館,回到房間……。

這是理所當然的,巴捕獲的姐姐桑不在。

姑且不提沒有綁緊,連看守都沒有的話可不會還有人不逃跑吧。

我以大字體投身到大床上。

以前在想事情時大部分都這姿勢。然后中途就這樣睡著的事也經常發生。嘛,雖然這是題外話。

身體深深的陷入到床墊,反而無法安心下來。

有特大號(king size)大小般的床,溢出高級感的家具用品……在這般豪華的居室里思考還是第一次。

莉音她不在。“我回家一趟”,這樣說完連理由都沒說就走了。

但那是謊話。姐姐不在的家,她沒有獨自一人回去的理由。

我在換個姿勢的同時,用界追蹤著她的動向。沒感受到探查的魔力,也沒有被察覺到。

現在,璃音在離旅館數十公尺的地方與人見面。從這距離的話,雖然無法目視但集中精神還是能很清楚的知道對話內容。表情和動作則能用俯瞰視角補足。

我從月讀大人那得到的力量真是便利。雖然有沒說明書這個瑕疵呢。

“于是呢,那家伙的身份搞清楚了嗎?”

莉音搖了搖頭。

“不行。不知道是哪個商會的繼承人。”

“什么啊……那不就是跟商人公會的家伙的情報一樣嗎。”

那是當然啊。誰會跟認識一晚的小孩說東說西啊。這家伙是笨蛋?

“但,但是。那是旅館的馬車遭到襲擊的錯,所以才沒說很多……”

“說這么說來逃走的家伙回來了。現在正在確認有沒有被做些小動作而在老巢里做身體檢查,但對手的來歷和特點什么之類的都沒有。你,有什么知道的么?”

“早上起床時隨行的姐姐們已經不在了。然后,我和哥哥出發去交易所了……”

“同伴么。的卻是等級出眾的家伙。連封口令都出來了,打聽不出個詳細……然后呢?”

……原來如此。姑且,公會下達了封口令的樣子。真開心情報沒有泄漏出來。

“本應睡在床上的姐姐桑,回來以后不見了”

“蛤?”(潤色:膜法師?)

“于是,‘我回家了’這么說了后就出來了。”

“可真是蠢蛋啊,那個紈绔子弟。既沒有把人綁住也沒派人看守么。”

少啰嗦。雖然是事實但有點火大。

而且這家伙的態度,真的是無?藥?可?救?呢。

“哼。那貨物呢?有聽到啥?”

“那個……不太清楚。”

“啊?只要說懂的地方就好,快點。”

“從這里兩、三天路程,被迷之濃霧給吞沒的地方,那里面有蜥蜴人和原種的村落。”

“真,真的喔!?因為哥哥是這么說的!價格也賣的非常的好!”

因為男子的沉默感到危險吧,莉音拼命地解釋。看樣子沒有同伙的感覺。我如此斷定。

“價格非常好?”

“像是夢想中的東西般賣得好高。交易所的大叔們,用金幣五百枚買下了。”

“五百!?”

男子的把內心話說了出來。確實是筆大金額,但這里不是應該假裝冷靜嗎?

“唔,嗯。”

“底價到那啊。還真是意想不到的家伙啊……但,五百呢。”

男子浮出下賤的表情,我懂莉音的厭惡感。

話說起來,果然是底價嗎。然后那個金額。真的很可怕啊。被評斷為新品種,然后自己也想生產,所以除了高額推銷的用途以外也還有用處吧。

“那,那個!會跟姐姐見面點吧!說好向那個人打聽各式各樣的事就會讓我見面的!?”

“喂喂,只有這點情報你就想說什么……才這種程度,可見不到姐姐喔。”

……人渣。

抓住小孩子,然后推給塞給她沒道理的工作。

怒火燒起來了。

要怎么從這轟他個魔法,開始認真的思考起來。

……好,這樣的話做得到。

要做么。

但開始詠唱時,重新思考了一下。

現在上的話,會在莉音的眼前死人。看到那樣的光景會造成心理創傷也說不定。

該死,撿到條命了,人渣男。

莉音緊緊抓著男子不放,不斷的請求。

“……都被這么拜托了真是沒辦法。再做最后一件事。然后姐姐就會還你。欠債也會睜一只眼閉一只眼喔。”

欠債,嗎。反正一開始一定是很少的金額吧。

“!!真的!?”

“啊啊,約定好了。聽好……”

男子的提案是極其卑鄙的。當然莉音拒絕了。

但是……。

我解除了界。

結果我已經知道,而且,不想從莉音的嘴里聽到那種話。

那家伙說的是真的話,大概莉音的姐姐還活著。

如果,姐姐已經死了的話,我有可能會第一次殺人。雖然并沒有支持巴的意思,但我想也稍~微的大鬧一翻。

準備睡覺,閉上來眼睛。

之后等巴回來再跟她說吧,在那之前沒什么特別要做的。

而且想了想莉音的事后,我覺得還是睡覺比較好。

深深地嘆息后我沉入了夢鄉。



夏小汐墨夜霆全文免费阅读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