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卷

第五章

第一卷 第五章

第五章

「您們是葛之葉商會的大人們是吧。請問有商人公會的名牌嗎?」

「不,在路途中丟失了。補辦要到這之后的街市去做所以作為通常的客人……不,想要作為冒險者來居住」

我在登記表上這么填寫后,讓宿屋的前臺看了等級一冒險者的名牌。

「……雷道大人對吧。我明白了」

接待員的少年這么說著將名牌還給了我。

如果巴和澪在的話,總感覺會被卷入多余的麻煩之中,為了求得今后所需要的地位,我就使用了葛之葉商會這個即興想到的名字,以及將我的名牌給他人看到。

呵呵——嗯,但還真是不錯呢。我現在可是葛之葉商會的繼承人雷道先生哦。(譯注:這個名字梗是來自島國的某個神奇的RPG游戲,名字是「デビルサマナー 葛葉ライドウ対超力兵団」中文是惡魔召喚師 葛葉雷道對超力兵團,音樂是目黑將司的,PS2平臺,和真女神轉生、女神異聞錄出自相同公司Atlus,有興趣自行百度)

……即不像是某個游戲的主角做著書生打扮,也沒有試管。真的就只是一個名字罷了……。

但我可是帶著兩個人型的怪物所以說是召喚師也OK吧。就種族上來說是龍王和……妖獸吧。

「請問是丟失了嗎?那還真是災難呢。這里的商人協會只是一個辦事處罷了,所以對您來說沒什么作用吧」

「因為是通過危險的地域來到這里的,所以只是名牌丟失的程度已經算是幸運了。本來是沒有經過世界盡頭來到這里的預定的呢」

不如說根本就沒有到這個世界來的預定。

「……居然能平安無事呢。您能不做任何準備就到達這個據點幾乎是奇跡呢,客人」

「因為隨從很優秀啊。我想要訂兩個房間,有空著的嗎?」

「嗯,當然。但是只有最貴的房間是空著的,這樣也行嗎?」

切,給我來這套嗎。但是其它的旅店連空著的房間都沒有。似乎由于觀光季節到了,所以很多人都蜂擁而至的樣子。

我只有只要一個人給一些錢就立刻能住下的印象呢……說不定游戲玩得太多了呢。

「請問多少錢呢?」

「是呢。因為是使用冒險者的名牌作為住宿證明,所以照顧馬車的費用也會變得很高,但住宿費用要比商人要便宜一些。還有……」

看起來似乎很難開口的少年。你是哪個少女游戲的年下角色啊。

那小心翼翼磨蹭的樣子似乎奇特地挺適合他。

「什么啊」

「但是關于貨物的問題……」

我點頭示意他繼續。

「因為您是作為冒險者來利用設施的,因此無法保證您貨物的安全。真是十分抱歉,如果遇到被盜竊的情況出現,我們這方不會承擔任何責任」

確實是很難說出口的內容吶。

話說,冒險者也不會帶著滿載的貨物來住宿吶。

而如果是商人的話,馬車上的貨物大概就會有很多吧。向旅店這邊追究責任也就是當然的了。

但是這附近,治安大概不怎么好吧。安全的難民營什么的從沒聽說過。

「沒問題,關于行李即便出了什么問題也不會追究你們的責任的」

「那么一共三位客人加上馬車的的費用,一晚一共六枚金幣」

好貴!!

住宿的價格根據行情來看,再高也不過就是銀幣的程度啊,難道說矮人們告訴我的經濟知識是相當久以前的了嗎?

這個世界的通用貨幣,基本上是金銀銅制成的貨幣。還有著將叫做莫利亞銀的帶著魔力的金屬加工而成的魔銀幣。在此之上還有著比金價值更高的、名為真金的金屬處理后的黃金幣。貨幣總共就這五種。

我想莫利亞銀是不是有著米斯里爾的別稱,這么詢問矮人后,他們淡定地說了“完全是不同的素材喲”。也是呢,如果是相同的話,就可以用冒險者名牌來制作魔銀幣了呢。(ps:米斯里爾原文ミスリル、英文mithril。是虛構的一種金屬,有著銀的光輝和鋼的硬度,是十分貴重的金屬)

順便如果要和現代日本做比較的話,簡單來說就是————。

銅幣…一千元。

銀幣…一萬元。

金幣…十萬元。

差不多就這種感覺吧。魔銀幣是一千萬。黃金幣的話,似乎已經成為了不再鑄造的美術品,就像是超高級的小判一般的東西。一枚就可以建造城池的樣子。

就和江戶時代小判以上都是作為贈送客人的貨幣是一樣的感覺吧。像是五兩的中判和十兩的大判一樣。

一般的從事工作的人的話一個月的工資大概在銀幣二~三枚。感覺完全是通貨緊縮狀態啊。

哈啊~,在這里住一晚的話平均每人就要二十萬日元了誒?

即便是有著高風險高回報的國境線周邊,這也太暴利經營了吧?而且還不保證馬車的安全!

到底怎么做啊,這里應該像商人一樣做出土豪的樣子比較好吧。

但是,這些錢可是從矮人那里拿來的啊。雖然他們說了前對自己沒用,讓我隨意使用……。

如果把貨物賣掉的話是不是能賺到一些錢呢……。

「那,總之先住十天吧」

我慢慢地看向旁邊,巴小姐從我的行李中拿出了錢包,將金幣取出放在了柜臺上。

一把。

兩把。

三把。

總覺得聽到了數字歌的BGM呢。(ps:數字歌,ひーふーみー,ひとつ:一個 ふたつ:兩個 みっつ:三個......是島國人民為了小朋友們學數數而編出的兒歌,有興趣自行百度,據說現在會這個歌的人越來越少了)

你這家伙根本沒有金錢感……是呢,根本不可能有啊。

但是這些可是不足一百枚的全部財產哦?

這之中的六十枚就一下子花出去了啊?

如果住十天的話就是六百萬日元,啊哈哈。我什么時候變得這么土豪了呢。

為了住這樣的小木屋,花六百萬。

「確實收下了。那么,請讓我帶你們去房間」

「啊啊、還有————」

巴十分開心地叫住了接待員。這個笨蛋,這次又想說些什么?

「是的……額,噫」

「雖然少主十個很溫柔的大人,但我可是性格挺急躁的呀。因此經常被訓斥呢」

巴可以說帶著狂氣將記錄了自己等級的名牌從懷中拿出示意后繼續說著。

這是威脅呢。

「剛才我們已經四處尋找過宿屋了,但無論哪里都滿員了吶……雖然能在這住下是真的幫了我們,但這價格是公正的嗎?」

「那、那是、當然的……因、因為是開在這樣的地方啊,而且我們有自信自己是這個街上最好的」

少年害怕地回應著。阿勒,這家伙,有些可疑哦。

「那真是太好了。因為剛才我們去的宿屋最好的房間一晚是一枚金幣呢。稍微變得有些疑心病了。如果說這個價格是在坑我們的話,我還打算一炮把這個宿屋直接轟飛呢。呼呼呼」

巴十分溫柔地笑了,雖然只有嘴。

本來以為她從來不注意周圍的情況,這家伙,意外的居然有在觀察呢。

之前造訪的宿屋的最好房間的價格她到底是怎么知道的呢。

仔細看的話發現澪也淺淺地笑著,明明只是嘴角微微上提了一些卻有著可怕的魄力呢。

「最后再確認一下,這里確實是一晚六枚金幣嗎?」

「嗚……這個,那個」

果然是暴利經營嗎。明明外表看起來是連蟲子都不敢殺的美少年,卻干了的確是小混混一樣的事呢。看來在這個世界是不能把人的外表當作判斷善惡的材料吶。真是好難啊……。

啊,但是看見美麗的女性的話就會擺出沒出息的臉呢……這不是沒辦法嗎?我可是花季的高中生哦?

說起來,這個世界有學校嗎?嘛,至少在這里是沒有的啊。

「金、金幣兩枚啊!我搞錯了,真是十分抱歉!」

少年幾乎做出立位體前屈來謝罪了。但是,即便如此人均一晚也超過六萬日元嗎。

如果是宮殿一般的酒店的話我就能接受了呢,就算是連能居住的建筑都很少的地方,這也實在是過分了。

「嚯嚯哦,這還真是粗心的錯誤呢……啊」

啪噶!

憤怒了的(裝出來的)巴用腳踩穿了地板。

看見了洞穴的少年面色蒼白地愣在了原地。

「不好意思不好意思。看來這個地板有些舊了呢」

當然沒有這種事。光是看少年的臉色就能明白這點了。

「巴小姐,請您再注意一些啊。對了,少年。剩下的錢就到我們離開時再歸還吧,請你帶著責任好好保管哦」

澪也是相當的毒舌呢。這小子現在必須拿著自己騙來的錢,自己抱持著責任保管整整十天。

如果說被盜了的話……那就會體驗比現在還要恐怖的多的感受了吧。

「怎么能這樣!!我立、立刻就還給你們……!」

「不不,因為很麻煩吶。主人不會在意這種程度的金額的啦。食物,我就高興的期待著吧。當然有物有所值的食·物·啦」

澪露出了迷人的微笑催促著男性,既沒有收回錢的想法,也沒有允許他反對的意思。雖然澪已經先走進了房間,但話中之意卻不言自明。

仔細思考了一下,她們倆明明是狡猾的能夠用這么巧妙的辦法來對應問題的家伙,為什么要在公會里制造騷亂啊。

完全不明白。我總覺得感受到了微妙的惡意。

在房間的門前站著的少年,像是要尋求救助般將他的臉轉向了這邊。

……你這家伙是吉娃娃嗎!

先說好了,我并不是汪星人派而是喵星人派。

就算是汪星人派,對想要欺騙自己的壞吉娃娃我也是不會伸出援手的哦?

我也想不出能對他說的話,所以只是把視線從少年身上移開后走進了房間。

「哎呀,還以為會怎樣呢,現在總算是能緩口氣了」

「那個少年,現在開始大概會寢食難安吧。牟取暴利騙來的錢這次卻必須要靠自己來保護呢,嗚呼呼」

「性格還真壞呢你們兩個。嘛,因為是那個少年咎由自取,所以我也不會說什么啦」

因為已經進房間了,我說話也沒問題了吧。

當然,我并沒有期待這個房間的隔音性能,但不大聲說話的話,對話應該是不會傳到房間之外的。

「比起聽說過的市場行情,這里的價格要貴得多呢」

「因為是邊境地區啊。決定權似乎是在提供服務的一方……某種程度上來說也是無可奈何的事呢」

「而且還能夠采掘到貴重的金屬資源,因此經濟收入完全不同的樣子。真是麻煩的事吶」

「是這樣呢,這里的物價很異常呢。比起小刀來水還更貴,而比起水來,怪物的牙或者爪等身體素材還要貴吶」

「是不是很好吃呢?」

「不,水以外的東西根本不能吃啊。澪啊,不要什么東西都從食物開始想」

畢竟是原·暴食蜘蛛啊。會這么想沒辦法的。

「只能從這里得到的物品購買價會比市價高出很多。其次是這個地區難以入手的日用品和雜貨,最便宜的反而是一般的武器防具。還真是扭曲呢」

特殊的物品,或是能夠成為特殊物品其材料的東西為何高價我還能明白,但為什么武器和防具這類裝備品會比食品更加便宜呢。

我絞盡腦汁嘗試著考慮之后……是因為消耗過快,而導致進貨的次數也增加了吧。也就是說,普通的武器很快就會損壞,因此必須盡早更換的緣故吧。

但是依然有一些在意的地方。

即便說是一般的武具,也需要加工的時間,而且原材料的也需要費用。明明連武器都那么便宜了,但嗜好品和食品一類卻價格昂貴。怎么想都覺得有陰謀的味道。

……真是討厭吶,感覺權利呀陰謀啥的真是無論哪個世界都有啊。在這么危險的地方進行活動的商人們,肯定是期待著能有大量的收入才來的吧。在背地里似乎有些見不得光的交♂易呢。

「說起來,似乎有著商人公會這種組織呢,我們隨便在這里販賣商品沒問題嗎?」

「唔,確實這里是商人公會的辦事處對吧」

「如果不行的話應該是會制止我們的吧?」

才不是這種問題吧,澪。現在的狀況,我們可不能太過顯眼啊。

「那么少主您說過的『丟失了』這句話不也存在問題嗎。連商人公會的常識都不知道的商會繼承人所說的話,可信度會變低的」

明明應該是笨蛋的巴超乎了我的想象,居然代我說出了我所想的話。

「嘛,就是這樣。不好意思了澪,你能不能在這個辦事處隨便說點像是想要進入商人公會這種話,就這么幫我調查一下關于詳細的規則嗎?」

「誒,現在立刻就去嗎?少主」

「沒錯。因為明天的話你們兩個人的傳言毫無疑問會擴散到街上啊。在現在去調查是最合適的時候。那么,快去快去」

「真是的……我明白了。那么這就出發」

澪雖然有些不情不愿的,但似乎還是愿意去商人公會的樣子。

「真是不錯。能夠驅使從者還真是越來越像是主人的范了呢。這樣才像是老公啊」(翻譯:這里的老公不是中文的老公,而是對身份和地位高貴的老人的敬稱)

「才不是老公吶!如果你們不做這些那么顯眼的事的話,也不用這么鬼鬼祟祟地行動了啊」

「但是,就這么在旅店中住下后再進行秘密調查,不是很有種水戶黃門的感覺么,把這個當作醍醐味不好嗎?」(ps:水戶黃門,德川光圀(とくがわみつくに, Tokugawa Mitsukuni)(1628年7月11日―1701年1月14日),日本江戶時代的大名,水戶藩第2代藩主。他的很多事跡都對日本造成了深遠影響,有興趣自行百度。在這里指的是時代劇水戶黃門,講述水戶黃門為了改造世界周游列國的故事)

似乎很不滿的巴回著嘴。所以說,不用糾結于黃門大人也可以的。

「不不,這里還不一定有惡代官一樣的家伙在吧?」

「絕對有吧」

「為什么這么肯定!?」

這世上可沒有這么多揚善懲惡的事給你干的吧!?

「因為商品的價格實在是太不自然了吶。怎么想都肯定有內幕吧」

好敏銳。難道進入時代劇模式笨蛋成分就會消失嗎?

「巴,你還真厲害呢」

「明明少主你也注意到了的。這里有著十分不正經,靠著骯臟的手段賺錢的家伙們存在啊?」

別給我這么開心地說啊。

「如果澪能夠捕捉到什么情報的話,我們行動起來也會輕松許多吧」

「大概沒辦法吧。那家伙什么都沒有注意到啊……說不定還會把跟蹤的人都帶回來哦?」

所以說為什么你看起來這么開心吶。

真是夠了,我們的貨物主要是食品。這樣的話確實很容易被盯上啊。

啊~好麻煩,從一開始就完全是水戶黃門的展開啊。

「……我真心覺得由巴你來扮演惡官或者越后屋會比較合適啊」(潤色:越后屋就是指黑心商人的意思......)

庫庫庫的笑聲,感覺很適合呢。

再說,水戶黃門家族里根本就沒有適合巴的角色。

除了剛才說的兩個以外。

「我無論怎么看都是格先生吧!」(翻譯:格先生,渥美格之進,跟隨水戶旅行負責為其保管印鑒和旅費的人,武功高強,多以空手對敵,性格相當一本正經。)

「格先生的話是空手戰斗的吧!」

「那我就是主要用劍的格先生!」

「這都行啊!」

「總而言之我的定位就決定就是格先生了,請多指教!!」

這就是玩小孩子脾氣啊!

「你這家伙,真是……好好,核小姐」

你這種家伙用核小姐就夠了,混蛋炸彈。

「嗯?你用的漢字不同吧!」

你這家伙到底有怎樣的第六感啊!(翻譯:格與核在日語中發音完全相同,在此主角是對于巴能分辨出這兩個字感到驚訝)

「……我在懷疑,你這家伙會不會是帶著惡意在公會里制造騷亂的啊」

「誒……」

誒?這家伙,真的想和時代劇給我一樣制造麻煩嗎!

「哈哈哈哈、哈」

這混蛋,真的是核小姐啊。

砰砰。敲門的聲音在房間中響起。

嗯,是誰呢。

我用眼神向巴示意。

「是哪位呢?」

「我是澪,請問能將門打開嗎?」

「啊啊,沒問題」

澪已經回來了嗎。

展開了探索周圍的界開始搜索。

想要進入旅館的有六人。看起來都有著熟練的身手,似乎不是新手的樣子。

……沒想到還真把跟蹤的人帶回來了。

「啊啦,少主。突然怎么了啊,居然這么注視著我」

澪雙頰染上潮紅向我詢問。

……。

「不,什么事都沒有」

我無奈地回答她。

看來巴也注意到了跟蹤者的存在。

還沒有進入建筑物之中,貨物還暫時安全。

前臺的小鬼也已經被威脅過了,不會這么簡單就把我們的情報說出去吧。

但他那樣子似乎很容易被金錢收買啊……。

「我在商人公會打聽到您想要的情報了」

「嗯,是什么呢?」

「沒有公會的證明就進行商業活動似乎是違反規定的呢。據說能夠進行交付與再發行的最近的城鎮是叫做茨格的地方」

「距離大概是?」

「從這里出發的話大概還要再經過三個城鎮的樣子。他們說大約需要一個月的時間才能抵達」

到那個城鎮的距離,以現在的感覺前進的話居然還要經過三個城鎮才能到嗎。

真遠吶。而且,最糟糕的是在沒有在行程中的獲得收入的來源。即便是讓兩人去完成冒險者公會的依賴,E等級的報酬也不會有太大作用。

「就沒有能夠販賣商品的辦法嗎?」

「如果利用交易所的話似乎就沒問題了」

「交易所?」

還有這種地方嗎。

「似乎是從屬于商人公會、如同中介所一般的組織……話說中介所是什么呢?」

如果不明白的話在公會就應該問清楚吧,而不是問我。

「也就是說同樣是商人的話就能夠進行交易了吧。但是,這樣的話……」

似乎能夠成為我們所帶貨物價值的參考呢。

以此作為不自然的物品價格的基礎來參考的話,似乎會變成一副商人榨取冒險者的構圖呢。我們也沒法對這種情況做些什么,所以一點也不有趣……想多了吧。

「囤積著消耗迅速的貨物這確實是事實呢。那么,明天就去交易所把貨物賣光吧」

應該能到到一筆可觀的收入。

那么,這一天終于也快要結束了。不過也不能太過于放松呢,畢竟也想起了一些不得不做的事。

今天就不去亞空間了,就這么早點睡了吧。

「也是呢,還必須要注意那些跟蹤者的動靜啊」

「跟蹤者?」

「你啊,被尾行了哦」

「尾行我!?」(潤色:尾♂行)

澪本來就是不會回避的那種人吶。不如說是就讓我全部接受然后吸收掉吧!這種感覺呢。

「我去解決掉他們!」

「不,這樣就行。我打算暫時就這么放著不管」

「但是!?」

「這樣就行了」

「嘸~」

「馬上就是晚餐時間了。轉換心情稍微高興點吧」

我這么對澪說著。看來是對晚餐這個詞語產生反應了,立刻就轉身走了回來。

「對了,巴」

「是,少主」

「你現在就去馬車那里待機。今晚就拜托你看守貨物了。畢竟那些家伙也開始有尋找馬車這種小動作了」

「您、您說什么!?」

「因為啊,你不是想成為格先生嗎?這種事就是格先生的工作哦?」

「晚、晚餐呢……」

「沒有?」

「您、您是鬼嗎少主————————!」

「雖然我認為作為商會的一員這是當然的,但姑且還是提醒你……別對貨物出手喲?」

「是、是惡魔啊、這里有一個惡魔啊!」

「你以為今天整天因為你這家伙的錯讓我有多累!這是命令!!」

不偶爾這么嚴厲一次的話可不行呢。無論是鬼還是惡魔什么的隨便你說。呼哈哈哈哈!

蜃的視角

真是的……少主就不能更溫柔一點么。

那種做法,就算是在歷代的黃門大人中也算是很壞心眼的爺爺類型了啊。如果要說我的喜好的話,我更喜歡的是知性而且聰明的黃門大人啊。

然后,就是希望他能夠有更多介入麻煩事情的好奇心吶。

住宿費這件事也是,明明少主已經察覺到了卻還是打算無視。雖然這樣的話就不會引起事件了,但是如果不是我站出來了還不知道會變成怎么樣呢。

這樣下去可不行。根本沒辦法改善世間。而且,這些雞毛蒜皮的小事我也沒辦法拔刀。

即便只是模仿外形做出的成品,但這可是矮人長老……太長了,簡稱矮長們制作出來的。

而澪正以非常好的感覺天然呆模式全開,做著合乎自己職位的事情。她做的事簡直就是八兵衛先生,這么符合標準的形象真讓人不爽啊。

如果少主能夠更認真點做的話,就毫無問題的可以開始『糾正世界之旅 世界盡頭篇』了啊————。

現在的我正在馬車之中隱藏著氣息當著行李的看守。

雖然遇到了被免去了晚飯這種事,但今晚,一定,會有什么值得期待的場面出現的。

這么想了過后,嗯……應該感謝少主的職務分配嗎。

現在我所帶著的佩劍,是做成刀的形狀重視鋒利度的片刃劍。關于刀的詳細情況還在調查之中。

少主曾和他的父母一同去過數次名為堰的城鎮舉辦的刃物祭典并在那里留宿。看來要將那一段時間的記憶仔仔細細地調查一次,將有所關聯的知識全部找出來呢。

少主是一名有著眾多雜學知識的大人真是幫了大忙啊。似乎他就是有興趣的事情就一定會參一腳的性格呢。對我來說這是十分方便的習慣。真是十分十分的感謝啊。

然后,我看向了行李。

那是在亞空間中的果實。貌似和少主的世界中存在的東西是相同的。因此能不能當作食物這件事交給少主來判斷了。

每一個都滿溢著生命力,散發著誘人的色澤。味道也十分的無可挑剔。

這個植物在少主那無比殘酷絕倫的世界中似乎都能夠自力生長的樣子,這真是強大。因為成長出了大量的果實,所以我們收集了好幾個不同的種類,但現在還沒有腐爛的跡象。依舊是閃閃發光的樣子呢————。

這時。

「嗯,開始行動了嗎?」

跟蹤澪的家伙們,終于開始行動了。

他們到底有多么熟練,已經很久沒和人族接觸的我沒有辦法準確的判斷……但我覺得今晚的這些家伙似乎相當地粗暴呢。

看來還是有些最基本的配合,也就是說不是每個人戰斗經驗都是零吧。

……唔嗯,這下子要稍微想想了。

從房間出來前,少主說過全部殺死的話還是饒了他這種話,而且帶著相當認真的眼神。

我雖然因為契約的緣故,力量比起以前上升不少,但并沒有像少主那樣故意抑制自己魔力的道具。

如果使出全力的話,那些家伙大概會連渣都不剩吧。

但是,又不可能無視少主的請求。

……先用這些家伙確認一下該怎么手下留情吧。

兩個人當看守,四個人行竊。

真是感謝。

即使弄錯力度,至少也會有兩個人活著。

四人之中,有兩人走到了前方。

看來為了潛入馬車之中還留有一些手段……時機正好嗎。

在黑暗之中,我沒有不發出任何聲音。然后將刀拔出了鞘站在了馬車的側面。

「喂喂,來我們的馬車有什么事嗎?」

用十分開朗的語氣向他們搭話了。

他們一齊停下了腳步將視線集中在了我身上。然后散發出了殺氣和警戒。

這也是沒辦法的事……畢竟我,因為戰斗的興奮現在雙眼就像是盯住獵物的蛇一般,散發著詭異的光芒看著他們。

「……」

保持沉默嗎。他們互相之間傳遞了眼神之后點頭。

看來似乎沒有能交涉的余地呢……好吧,看來是群問答無用的家伙們呢,真是浪人風情啊!

兩名看守沒有任何動作,看來是注意著不讓礙事者進入。

進入馬車之中的兩人的手上拿著閃閃發光的東西。在遠處悄悄看著狀況發展的兩人,向我投擲出了什么。

距我較近的兩人用小刀襲擊了過來。接下一人的攻擊,另一個就回避掉吧。向我投擲的東西就用刀鞘彈開。

太輕了,而且很慢。簡直就是戰五渣。

回避掉的短劍,又一次從側面向我襲來。他的站位簡直就是在說請踢我吧。

那么就滿足他,我只是用幾乎沒有利用體重的速度放出的一腳,擊中了他握著武器的那只手。

隨著沉悶的響聲過后,被踢的家伙在空中飛舞著。

雖然已經足夠手下留情了……那絕對被我踢成骨折了吧。

如果用這種感覺去揮刀的話確實會有些不妙呢,但確實嘗試一下的話會比較好吧。

「呼嗯」

只是瞄準武器的話似乎就不會有問題呢。

輕輕向后退了幾步空出了距離。就這樣,對著驚訝之后稍微放下心的敵人所持的劍使出了一記橫斬。

「什!?」

敵人發出了不像樣的呻吟。

看來完全沒能反應過來。大概連我向后小跳了幾步也沒能察覺吧。說不定還認為我消失了,所以才因為驚訝而導致硬直了嗎,真是年輕呢。

鐺,因為金屬碰撞而發出的向聲。看著自己的武器變短大概變得更加驚訝吧,對手現在顫抖著愣在了原地。

連砍中的感覺都沒有。比我想象中還要優秀太多了,無論是武器的性能還是我自身的身體能力……矮長那群家伙,我還真期待他們真正開始打造刀的時候呢,庫庫庫。

噗灑。

嗯?什么聲音?

轉頭看了之后發現————。

敵人的,胸口之上的「部分」。

在那本來的位置,是上半身幾乎都消失的,凄慘的身體。

什么,居然到這個程度嗎……!?

不行!我的動搖似乎被剩下的四人察覺到了,這下子會被他們全部逃掉的。

也就是說,這樣就沒辦法詢問了!!

看守的人已經和我拉出了相當地距離了,不能讓騷亂這么繼續擴大。

真沒辦法,就只把中衛的兩個家伙抓住吧!

將刀反過來拿著。就如同少主所說的,作出了所謂逆刃刀的架勢嗎。

毫不羞恥將背后面向我逃跑的家伙們。其中一個是妹子嗎。雖然因為臉上被薄布遮擋著多疑無法判斷男女,但從體型來看那大概是妹子吧。

……反正總要抓人,如果是妹子的話少主會更開心吧。一眼就能看出是個巨乳,這身材不太適合黑衣裝束呢。

因為少主即便是對著容姿不怎么樣的女性也會連呼美人吶,說不定對女性是十分饑渴的……雖然我是這么想的,但他卻完全不要求我們侍寢呢,少主真是一位不可思議的大人啊。

嗯?等一下?

如果把妹子抓回去的話,少主不會又叫我惡官吧!?

不,如果是少主的話真的會叫!

咕嗚嗚!這是何其巧妙的陷阱,沒想到居然會利用為少主著想的我的心情……。

真不愧是少主!嗯,不對啊?總感覺有什么不對……。

嘛,這些瑣事就之后再說。總之就放跑妹子那邊,把另一個抓住吧。

稍微往腿中注入了力量踩了一下地面。因為速度差實在太大,所以要追上他很容易。

繞到了沒有胸部的黑衣人的前方,用刀柄重擊了他的胸口。

跑在前方的的人回過了身。我為了牽制輕輕地揮刀,畢竟她也目睹了剛才我斬掉同伴的畫面了吧。

如我所料,她搖搖晃晃地慌忙逃走了。

呼呼,真不愧是我啊,本領高強。

能從這家伙口里問出情報的話,就可以直搗黃龍將這些惡黨一網打盡了!正所謂輝煌的開始呢。

庫庫庫,真是十分順利!沒錯。

「怎么想都覺得,你這家伙更適合惡官的角色啊」

我無奈地深深嘆了一口氣,就這么交換看著面前正在逐漸變小的巴和還沒有取回意識的黑衣人。

澪被我派去處理掉巴干掉的那兩個人了,現在正在去馬車的路上。【處理兩個字在這被打上了著重符號,想必大家都知道是怎么處理了吧。。。。。。】

在將雙手交叉在胸前俯視著巴的我的身后,有一位坐在凳子上的小蘿莉。她似乎很緊張,因此轉著小腦袋東張西望地觀察著這個房間。

她是我和澪去散步時撿到的小蘿莉。

在和巴分別后,我和澪一起享用了晚餐。然后呢,為了消化而出去四處閑逛的時候,就遇到了這個小蘿莉。

把時間稍微提前一點。

我和澪把散步中遇到的小蘿莉帶回了旅館。

本來打算回到房間后向小蘿莉詢問詳細情況的,但巴卻一臉喜悅地站在旅館的門前……。

我沒有全部殺掉哦!少主!

因為她這么說了。

向巴詢問了詳細的經過后,知道了六個人中的三個人逃跑了。

……到這里都還好。

那么,是不是抓到了三個人呢,我這么確認后————。

「兩個人被我殺掉了。但是抓住了一個人。看吧,就在這兒」

她若無其事地這么回答了。

似乎其中一人在用短劍攻擊巴時被一腳踹到了空中變得無法動彈了,說不定因為這個傷害死掉了。

還有一個人,被瞄準武器的斬擊連著身體一同切斷了。

雖然她辯解說著兩人都是因為事故,她并沒有打算殺掉的這種話,但這完全就是論外了!!

雖然不是不能接受的程度,但這個說明無論如何都不可能讓我「誒嘿」地一笑而過吧!

到底是怎么樣的虐殺現場啊!

我試著拜托澪,她的惡食,不,她能不能不留痕跡地處理掉尸體,她回答了「能做到」。

于是我立刻叫她前往現場了。

總之,先去床邊確認一下被捕獲的那家伙是不是已經無力化了。

十分纖細的肢體。雖然不太清楚這邊的基準,但如果這樣都被成為肌肉男的話,我覺得自己就只能放棄理解這邊的人了。

「巴,你不會把妹子拐回來了吧?」

「呼、庫庫庫!」

這家伙干嘛突然笑出來啊?

「我就知道您會這么說!少主啊!」

所以說你到底在鬧啥!?

「然后您接著就會這么說對吧!巴,你還真是個惡官呢!」

為什么自信滿滿啊。總而言之,我想說的事情她都代我說了出來呢。

「但是,這家伙是男的!」

就像是響起了嗶咻的效果音一樣的動作。

……。

不,就算假設和你說的一樣啊……。

那又怎樣!?

而且啊,我希望你能在確認性別以前先把最基本的搜身給我做了啊!

嘛,不管怎么說還是做了的吧。都斷言說是男性了。

說是床也不一定就給他蓋了毛毯啥的,我這么掃視了一下巴斷言是男性的俘虜。

……這貨真的是男的?

感覺奇妙的……那個,像是妹子一樣,特別是腰的附近。

嗯,喂喂巴~你給我認真一點啊。

她的腰上不是別著像是刀一樣的東西嗎。

「你連搜身都沒有做嗎?真是的。要讓他在房間里睡的話至少給我調查一下有沒有危險物品啊,真是粗心」

從腰帶上將小刀抽出沒收。是投擲用的嗎,感覺并不是為了揮動而制作的。好像有從背后接近敵人后直接割首的使用方法呢。

「那個,我覺得如果這里只有少主和我們的話,他即便亂來也可以成為一種余興吶~」

啊哈哈,巴這么苦笑著。你這家伙別給我考慮些可怕的余興節目啊。

「嗯,哈」

嗯,翻身嗎————。

卟嗤。

「哈?」

我聽見了布料開裂的聲音。

然后,被捕獲的家伙的胸,像是主張著自己存在感似的膨脹了。

……鴉雀無聲。

就這樣,回到了剛開始的情況。

巴小姐就擺著啞言失聲的表情,交換看著我和被捕獲的妹子,然后開始縮得越來越小。

被游街示眾的家伙大概就是這種感覺吧。然后這位被捕獲的妹子就是讓她游街示眾的人嗎。真是糟糕。

看來有努力地將胸部裹起來讓其不那么顯眼吶。

不然的話也不會發出「卟嗤」這種聲音吧。

「這、這一定是誰的陰謀啊!沒錯,我不可能這么倒霉的!」

巴的叫聲空虛地在房間內回蕩著。

「你這家伙啊~就不能再稍微為自己的主人著想一下嗎……你難道不明白嗎男女之中我詢問哪邊更容易么?」

「不是的,所以我都已經不去抓那個巨乳了啊。這次明明應該真的是個男的啊」

避免捕捉巨乳,啥呀這是?意義不明。

「總之要帶回來的話先給我把她扒光啊,這樣的話有沒有武器或是性別啥的不是一眼就能看出來嗎」

「不要啊——,如果把她扒光的話會不會被當成變態,我對于這點非常非常不安」

「安?全?第?一吶!!又不是電視劇,我管你變態還是啥的啊!笨蛋和變態之中我覺得變態還更加有救!」

當然這只是我的個
夏小汐墨夜霆全文免费阅读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