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卷

第四章

第一卷 第四章

第四章

絕對能記住……嗎?

確實我也曾經有過這么想的時期啊。

誒,你和我說這也不算太久遠的事?

不不,如果高度集中注意力學習的話,就感受不到時間的流逝了唷。

……必須承認這的確說得有點夸張了。

啊,就算如此,這個通用語的發音到底是怎么回事呢?

要讓人聽懂的話還得想想辦法。

即便如此,在不明白意義的情況下我總算是把語言的發音記住了,隨后在腦海中試圖組合并理解出它的意思。盡管有些勉強,但還是用這種方法努力著。

但是很不妙,這真是大大的不妙。

憑著這種狀態,我真的能夠理解對方細微的感情和語言的微妙之處嗎?……不,大概做不到的吧。

如果能看懂對方的表情的話,我想還是有那么一丁點能夠順利搞懂的可能性的。

比這個更加過分的是發音。

這簡直是災難。不論我怎么嘗試,巴和澪都只是一個勁地搖頭。

雖然我只是忠實地重復著她們兩個人的發音……

就算你告訴我那個「あ(a)」不能這樣說,那么,到底要說哪個「あ(a)」啊喂。

雖然我只是打算按照聽到的發音回話……總之,現在的我要學會通用語的發音是不可能的了。

快速地上手是不可能的。不,就算是老老實實按部就班地學也沒用。搞不懂啊,總之完全搞不明白啊。

這是我拼命地思索后得出的結論。真讓人驚訝啊,我可是拼了命哦?

雖然不打算放棄學習,但自己發聲說話什么的就只能暫時放棄了。

但是,只是文字的話是沒什么問題的。不涉及到發音的話,只要想成是單純的外語就行了。

就這樣,一個月的努力也有了成果,像把文字翻譯成日文和做些簡單的筆記之類的事情也能做到了。

多虧了魔法,像漫畫里那樣用對話框來敘述和對話這種傻事也做得到,現在可以勉勉強強地和人交流。

說白了這就是筆談。因為可以在空中寫字,也不需要紙張了。

那么對感情的理解,只要巴和澪能夠在一旁輔助我的話大概就沒問題了。莫非,那女神給我的理解的能力,會妨礙和人族的交流?……

和人外交流的代價卻是不能和人交流什么的,真的請饒了我吧。

這樣的話,問題就不僅僅只是語言上的障礙了。

為什么第一個村民會逃走,而且我還遭到了整個村子的武力抵抗吶?那個狀況,不是單純的語言不通就可以解釋的。

難道發生了什么必須采取嚴格警戒態勢的事呢?還是,我酷似被那個村落的居民們討厭的某人呢……

結果調查發現哪邊都不是正確答案,那只是尋常的警戒狀態,也沒有跟我長相相似被人憎惡的兇惡的人物。

……雖然我不相信,也不想承認,但原因就是我自己……這是比語言不通更加令人震驚的事實。

似乎是因為,我是以保持著驚人的魔力放出狀態行走著。那是連普通人也能感知到的不可小覷的量。具體來說,就是我的周圍數十米左右的景色的都被扭曲的感覺。

亞空間的大家當然也注意到了我發出的龐大的魔力。

但是,我能和他們正常交流,并且還有一只純熟操縱空間的龍作為仆從,在此之上外形也是人族。而且本人也毫不在意魔力流露的樣子。

沒想到誰都沒有在意我魔力外泄的事情,似乎認為這并不是他們該多嘴的事。

……拜托,在意一點好嗎?

然后說一聲好嗎?

最近,獸人中特別善于交際,正在成為亞空間的中心人物的艾瑪也說過「相遇的時候沒感覺到我身上有魔力」。就像是魔力被封印在體內的感覺吧。

從我在凈身的洞窟中體驗魔術開始,魔力就如打開蓋那樣的那樣溢出來。

我的魔力,貌似是處在絕贊噴涌狀態下。而且那個量好像還在日益增加。

……求你們了,早點說好嗎?

魔力,在肆意亂流哦,請這樣說一句。

干脆,如果再胡亂溢出的話就一拳打飛我,就這么用身體去記住……。

就好比大河源流的泉眼一般……兩名仆人就這么舉例解釋我的魔力。

「實際上,在那個人眼中我是怎樣的呢?」

「說的也是呢。一言以蔽之……」

「哦哦,請說的通俗易懂些」

巴略微思索后回答。

「就像面前突然出現了幾個魔王吧?」

「……」

我的思考瞬間凍結了。

……啊啊,是這樣,是這樣啊。

是嗎,這樣我就能接受了。

一邊隨意放出可怕的量的魔力,還面帶笑容地追著逃跑的女性來到了門的附近。這個確實算得上驚恐的領域了呢。

嗯,被那樣子對待也是沒辦法的事呢。

我深深地吸了一口氣。

這——————————————是什么鬼啊!?

但是,不能輸!

像這種程度的事,就讓我克服它吧。深澄家的長男,才不會這樣輕易地放棄!

如果讓矮人們協助一下,是不是可以制作出防止魔力泄露的物品呢。

總之,與人族見面時魔力不隱藏起來是不行的。

雖然臉已經被看見了,但那種事只要戴上假面就沒問題了吧!

就讓有著高超鍛造技術的矮人們助我一臂之力,然后制作出能遮住上半臉的英俊瀟灑的杰出假面吧!

服裝也最好更換掉。這方面拜托了艾瑪,在看了各類衣服后,我選出了我能穿的衣服款式。不管怎樣,我都要盡最大的努力。最好也帶上能說通用語的巴和澪。只有我一個人的話指不定就會有破綻。

總之,先請矮人的大家制作好裝備。到街上去就等到完成之后吧。

幾天后,從矮人那里收到了指環和假面制作完成的報告,終于,旅行的準備完成了。

指環是矮人們使出渾身解數打造的極品,名字叫「德羅普尼爾」!【ps:德羅普尼爾是北歐神話主神奧丁的黃金腕輪】

它能吸收魔力,并將其高濃度地壓縮!順帶一提,指環戴上后,會變成魔力不吸收到規定值就不脫落的「詛咒的指環」!

不這樣的話,按我的情況,魔力是無法掩飾的。雖然只是抑制魔力的話我自己也能做到,但那樣頂多只能起到一時的作用,最后魔力還是會溢出。

這指環會隨著魔力的積累逐漸變色,到達魔力吸收極限時,會變成深紅色的模樣。順便一提,它最初是白色的。并不是我希望這樣,而是由于素材的原因而發生這樣的變化。

請求巴一同出行,結果收到了兩聲回復。

「說起三人出行,果然是黃門大人*啊!少主就這么過著隱居生活……果然我是最適合當格先生了!澪就當是作為助先生或者八兵衛就好了!」

(*注:黃門即水戶黃門,日本江戶時代前期御三家大名,水戶藩第二代藩主,全名為德川光圀,字子龍,號梅里,其傳說于90年代被改編成時代劇;黃門:地位相當于中國唐朝黃門監。)

在劍和魔法的異世界里為什么非得扯到古裝劇啊……

「那個,巴啊,在這個世界上不是沒有水戶的大佬嗎?」

這里是怎么看都是中世紀歐洲的幻想世界啊!

「唔,確實也沒有作為配角的角色」

不不,別再提時代劇那種東西了啊!!

「不是這個意思,你為什么會有古裝劇這樣的設定啊?」

「您又在說什么奇怪的話啊。好不容易打造好了一把刀,當然是因為我想用一次啦」

那是你的擅自決定吧!

巴一邊喊著「四射寒光之刃!誰人敢近!近前即斬!」一邊揮舞著矮人打造的刀。是因為正處在興頭上嗎。但那根本就不是黃門大人好吧!

澪也對這次的旅行興致勃勃。

「先去把各地的名勝和名特產嘗個遍吧,啊啊啊,那該是何等的美味啊。當然主菜是少主,遺跡只是甜點」

名特產暫且不談,我和遺跡都不是食物啊。再怎么是吃貨,人和無機物都不能吃吧。

說起來我似乎被當作主菜來著。嗚啊啊啊啊,敗了!真敗給她了!

「果然,不管是質也好量也好,少主的血,魔力,還有……唔呼呼呼呼」

……頭疼啊。至于「唔呼呼呼呼」里的內容,我還是不去想為妙。

今后,我就要帶著這兩個人的旅行了嗎。盡管背負著無法忽視的比語言障礙更加不利的條件,不過,我會努力下去的。決不認輸,一定會有光明的未來在等著我。

對于各種族的代表,我已經當面給了他們指示,這樣的話即使我們不在也沒問題了吧。

這樣一來,終于可以啟程了。

與大家商量后,打扮得疑點滿滿的我,設定為去各地修行的富商的兒子。二人作為保鏢兼隨員一同旅行,瓜果作為稀罕物來處理。這些珍貴品就是亞空間居住的人們生產的和野生的水果。我還有因幼年時期患了病而失去了聲音,并且帶上了詛咒的假面和指環而受到限制等各種超現實的設定。

我到底是多么悲慘的集合體啊?各種限制究竟是什么啊喂。

就這樣,被稱為少主的我的巡游改變世界的奇幻之旅開始了。

為了盡量不讓人生疑,我極力不動聲色地只靠轉動眼睛來觀察村落內部的情況。之前,被居民們拒之門外的時候,我只是粗略地看了一下村子外觀,盡管有村落的感覺,但是事實上更加貼近以前在電視上見過的難民營里的那種荒蕪的氛圍。這很難稱得上是人族生活的城鎮。

這里,是荒野中的人族的據點。雖然并沒有被稱為基地那般完善的設施,但依然被人稱為基地。帳篷很多,根據規劃也有整齊排列的木造建筑(雖然這么說也只是小木屋的程度)。

與住所和店鋪的外觀相當不同,精致的石造建筑也星星點點地散布著。那些建筑周圍都有著大量的警備,簡直就像在說著這里有貴重物品那樣的相當森嚴的戒備。大概是保管收集到的貴重物品的場所吧。

按剛才見到的門衛所說的,居住在這里的人主要以修行和探索資源為目的。

力量和金錢。相當樸素。對人族來說最里面的基礎。先不說修行目的的人,以資源為目的的家伙們,或許是在難以被稱為人道的思維方式下獲利的。如果這只是我的錯誤預測的話就好了……

雖說這是我們首次遇到的人族居住地,不過,在其他所有的居民看來,這里是連接著無盡荒野的「最后」的街道。廣場上孩子們在和平地歡鬧,期待著這樣的使人微笑的風景是錯誤的吧……

我們從正門正常地進入了內部。

好像沒有想到我和前一天的是同一個人。非常感謝指環和面具吶。

雖說是臨時準備的,我們也是有準備好載著適當行李的馬車。還帶著稀有的商品,與其說會被人懷疑,倒不如說會受到歡迎。

像是門衛的男性對水果充滿了興趣。雖然已經麻利地將從亞空間采集到的水果裝入箱子里了,但過于引人注目還是讓人困擾啊。

周圍都是荒地,大概這種東西會受人歡迎吧。這么一說,我還沒見過這荒野上有長著水果樹啊。水果或許會被視為貴重品。

移居到亞空間的矮人長老中,有在人類的街道上生活過的人,盡管我向他請教了商品的行情,但在這種特殊的地方那終歸只是個參考。情報本身也是年代久遠了,我得考慮下我擁有的預備知識的程度。

既已經開始嘗試做商人,我也想注冊成為冒險者。冒險者工會是,從矮人那得知的充滿幻想色彩的存在。

因為這里的性質,所以成為了高水準的冒險者的修煉場。即便是在公會「注冊」就已算是難得一見的事情,更何況等級是等級1,我在這里是異端的存在吧。至于我,向工會的人說明我是為了以后的學習而登記注冊為冒險者。

等級1之類的,這應該是我特有的BUG。事實上,巴和澪通過高地半獸人持有的鑒別紙,已經判明是高等級。我想這兩個人就算在這里的公會注冊也不會像我這么讓人懷疑。

順便一提,這個世界里等級是沒有上限的。我按玩過的游戲的經驗,詢問過99級是否是最高等級,結果被告知存在已確定為幾百級的人物。在那樣的世界里等級1的我究竟算什么啊……。

馬馬虎虎來說,巴和澪的等級至少達到了三位數。然后那個數值在人類中大概處于一般程度……雖然這是從矮人那打聽到的三十年前的情報啦。但是,雖然外觀是人,這兩個人是龍和蜘蛛的怪物化身啊。不能按人類的標準去衡量吧。

「你們,因為等級超高把周圍的人都牽扯進麻煩什么的還是饒了我哦?」

那是個問題。因為我知道她們超過了100級,如果在進一步詳細測定時發生了出乎意料的事情的話我會覺得非常困擾。雖說對周圍有震懾作用,但是同時也更加引人注目……現在的狀況下是利大于弊。

「嗯~,但我們對這個不太明白。大概等級這類的,是人類和魔族在意的東西,我們對這個不感興趣……」

巴毫無興趣地回答。確實這樣說來不像會在意那種事情吶。畢竟是傳說的龍啊。

「就是這回事吶。不過說起來以前,有等級是250還是300的人類隊伍把我的孩子中的一個打倒了。那是相當激烈的戰斗啊,聽說人類中也有幾人戰死了」

是從作為眷屬的原種的報告中回想起了什么吧,澪舉出了這種難以作為參考的微妙例子。澪好像也只有片斷的記憶。

真的假的。根據這里的平均等級來看還是不登錄比較好呢。澪的眷屬如果能和復數個等級300級的人類對手大戰的話,這兩人應該更是在這之上吧。

首先在停留的一個月左右的時間里,記住商品的行情和做生意的基礎,可能的話想學習一下作為冒險者的事情,希望不要流傳開奇怪的流言……嗯,到底怎么辦吶。

……話說起來這個地方,有點奇怪。

因為是最盡頭的村落,有各種各樣的種族是可以理解的。

但是,和人類進行戰爭的魔族,也貌似在這里共同生活。

莫非,這是因為這里是偏遠的地方嗎?

說不定并不是互相敵視的場合呢。不是有吳越同舟這句話嗎。

比起美觀的店鋪,擺攤販賣商品的店家更多,這個基地的建筑物的數目和資源的狀況思考一下就能大致把握。畢竟是開拓未知地域的最前線。

但是啊————。

為什么在這里只有美型的人。

「吶啊,巴,澪」

「嗯,您怎么了,少主?」

「您有什么事呢,少主?」

走在兩側的兩人轉過臉來。話說這兩位也是大美人啊……因為連那兩個怪物簽訂下契約后都能變得如此美麗動人,說不定這個世界的審美標準是相當的高啊。

「為什么在這個基地會聚集著這樣的俊男美女?這里只能住美型的人嗎?有這么不講理的事情嗎?」

是那么回事啊。

與男女老少無關,從人類到魔族————

大家都特別得帥氣漂亮啊!不合理啊!!

并不是出于自虐的原因,但要說我和人類、半獸人比起來更接近哪邊,我肯定是更接近獸人的吧。

……啊,真是奇怪吶……眼睛開始冒汗……。

但是巴也好澪也好,都是一副沒特別注意到這點的樣子。

「是這樣嗎?我不認為有特別引人注目的美人啊?」

巴,你在看著哪兒啊。現在,從你身旁走過的像是精靈的女性,就如哪里的雕刻一般美麗。按她的容姿做出的擺設是可以作為商品來賣的!

「哎哎,這附近好像沒有到這種程度的美人吧?」

澪,那個認真找美女的眼神是認真的嗎?

一眼望去不都是如同時裝秀里的模特們一般的顏值怪物嗎!

「……你們是認真在說嗎?」

二人聽了我的話都點頭了。還露出相當不可思議的臉。

……難道這個世界,剛才那種程度的外表只是普通的嗎?

……啊,鬧哪樣,這個世界對我超級不溫柔啊!

嗯?等等?

剛才,我好像發現了什么重大的事實。

……冷靜下來,我。

我的父母是在這個世界出身的。

實際上,他們是外貌十分帥氣和可愛的兩個人。可以和這邊的人們相提并論吧。

然后我有一個姐姐和妹妹。即便不用偏袒眼光看也是美人姐妹。

那么,那么我呢?

父母是人族,那么作為他們孩子的我,不是人類……哎,人族?

這么說的話,我這副像是他人孩子的外貌是怎么回事?難不成事實上我其實是矮人或者巨魔的孩子嗎?

難道說,母親出軌了嗎?

還是我只是在橋下被撿到的孩子?

……不,哪邊都不可能。就連那個女神也認可我們的血緣關系。

「少主,您的臉色怎么這么難看?」

「難道說是哪里不舒服嗎?這樣要不進那些店里坐坐?」

似乎讓兩人擔心了呢……不想了不想了。這件事還是別深入思考吧。

「不,沒什么。比起那個來————」

對了。在這個什么都不知道的世界里學習是首要的事。

「我要你們確認下露天攤販上都有哪些商品和它們的價格,定價是否合理,哪些商品好賣,之后讓我聽聽你們的意見」

「嗚嗚,好麻煩啊」

「我明白了」

這是能清楚表現兩人性格不同的反應。

「那么,總之先去是冒險者公會……是這個名字吧?巴,能確認位置嗎?」

「遵命」

巴說完,就叫住一位中年的男性向他問路。像這樣指望通過巴和澪與人類交流的做法,對于現在的我來說是最好的選擇。

因為還沒學會通用語,所以我和這兩人之外的人交流要靠筆談。就算是和巴和澪小心翼翼地低聲嘀嘀咕咕地說話、以及外貌引起路人的懷疑這類事,也要比用異族語言高聲說話更強。

……沒什么好后悔的。

向男性打聽完之后巴返回了。

「少主,在那個角右轉,迎面就是冒險者公會」

那么,動身出發吧。

◇◆深澄真的日記·第一次上街◆◇

原來的世界。

那是已經不能回去的地方了。

但是,我依然按照原先世界里的常識來考慮這個世界里遇到的各種各樣的事情。

我明白這是毫無意義的。已經回不去的世界的價值觀什么的,已經變得沒有意義了。

和我一樣是人類的人族種。全都是俊男美女,看上去就像是用一流的演員來打造的電影,或者用最新的技術的制作的超美的CG映像一樣的感覺。

我在基地外面看到的超級美女也只算普通的類別吧。

我也能夠理解自己為什么會被女神稱為丑男了。

那樣的美人們,并不是故意夸大她們的外貌,也在為生活努力奔波。這在我的眼里是相當不可思議的。

我仿佛看到了那種能被星探相中的藝人,在小巷子里黯然失神地抱著雙膝坐著的場景。

我能夠習慣這樣的景象嗎?

盡管每個人對美形的定義都不同,但是這對我來說依然是不可思議。在我的原先的世界里,如果是美人的話,多少是會有一定的優勢。

真的是。

這個世界里的一切都是不可思議的。

◇◆◇◆◇

「哈?那個,你們要注冊嗎?」

公會里負責接待的姐姐的眼神明顯是在說「這家伙都在說些什么啊」。

果然,是沒有新人特意跑到這個集落的公會來注冊的。這點我還是了解的。

「哎哎。雖說如此,但這邊這位是為了將來的學習。主要還是我們二人要注冊」

澪立馬補充道。

「哈?但是,那邊的人,相當奇怪的樣子……」

接待的姐姐,驚訝地瞪大了眼睛盯著我,當面就說出我很可疑這回事……。

她真的很可愛啊。就算在周刊雜志的凹版寫真之類的出場也不會覺得奇怪。但是,這樣的話剛才的話會更加傷人啊!

嘛~畢竟我是左手戴著一個個粉紅和白的指環,身上穿著大一號的法袍,戴著遮住上半邊臉的面具的男人。

……那樣確實很可疑啊。而且本人還不說話。

「這位大人,是某個商人公會的繼承人,不過,因幼年的時候患了嚴重的病,無法很好地發出聲音。而且,在旅行的途中被卷入事件,染上了重度的詛咒……」

詛咒,說到這個詞時,這位姐姐像用看污穢之物的眼神看著我。扎人的視線啊,有相當的攻擊力……。

澪對接待小姐對我的這一系列態度是感到相當不快吧。她的臉色越發陰沉。

我往發出「嘎達嘎達」的聲音的方向看去,只見巴握住刀的手在顫抖。

喂喂,這些設定都是你們想出來的好吧!!

我慌張的抓住巴的手,瞪了她一眼。她才不情愿的點頭松開握刀的手。

「為了封印詛咒,無奈之下戴上了這個面具和指環。但是因為主人有著優秀的魔力,只是交談的話————」

澪朝這邊使了個眼色。

我在離臉較近的一旁,創造出漫畫一樣的對話框,用共通語寫道「你好」。

這位姐姐是一臉驚訝的樣子,不過,好像是理解了。筆談多少有點作用。首先總算是放心了。

「這樣的話就沒有什么問題了吧,還請你見諒。我們二人對自己的能力還是相當有自信的,不過因原先侍奉在主人身邊,所以并沒有在公會注冊。但是,考慮到今后的需求還是注冊一下為好」

巴也對澪的話輕輕點了點頭。

「還有什么其他問題嗎?」

澪的聲音平穩而富有威嚴。想到剛才讓巴打聽道路,這次就讓澪充當了說明的角色,但今后該拜托哪位還真讓人困擾啊,我還是再看看情況吧。

「啊,不!這樣的話就沒什么問題了。這里正如人們熟知的那樣,是一個只有實力者聚集的地方,所以在這登記的人到目前為止還一人都沒有。那個……真是失禮了」

大姐姐,讓你膽怯了不好意思,真的。

「那么,要注冊的話得先判明幾位的等級。因為需要做準備,在這期間就請讓我向你們介紹一下公會吧」

幫大忙了。我向澪傳達出肯定的意思。

「拜托你了」

「好的。本公會正如為各位所想象的那樣為冒險者的各位介紹各種各樣的任務。任務分為E到SSS級,還有特殊任務,按照難易程度進行分級。每個人可以接到與冒險者的等級同級別的任務」

分級制啊。原來如此,這樣的話,就能給人們分配與自身實力相符的任務了。

「冒險者的等級,每一位最初都是從E等級開始的。公會會根據任務的成功率和等級來給予升階」

「啊啦,就算是高等級也得從最初的低級任務做起嗎?」

澪,你那個自信是從哪里來的啊。給我老老實實地聽著啊……。

就算有實力,但是公會是按照冒險者的信用來評價的,那是沒有辦法的事啊。

「是,是的。不管等級多么高的人,最初也只能處理E等級的任務。因為是簡單的任務,所以我想等級提高起來要比一般情況快得多」

「哼,真麻煩啊」

巴,你也說這種……。

我以責備的眼神看向這兩人后,她們都低下了頭。

「……各等級按難易程度又分為減,無記號,加三個等級。例如,如果升一級需要完成三次E+的任務。那么E級的話要五次,E-級十次」

所幸那位工作人員的女性并沒有很在意地繼續往下說明。看看周圍,感覺上也有像粗魯的流氓一樣的冒險者稀稀落落地坐著,或許她早就不在意這種不遜的態度了吧。

基本上,只要讓巴和澪接受所屬階段等級+的任務就好了。

「此外,也有作為例外的被分類進特殊級別任務,但這里有兩種情況:一種是什么階級的人都可以接的任務,如果有明顯等級太低,或者實力不夠的情況,公會也是可以根據判斷來拒絕委托的。這種任務,在任何場合都不能使用公會平時的支援機制和各類保險。還請自己負擔全部責任。這種任務,即使是在分配給各級別的委托只中,也常有失敗后轉移他人的情況發生。若能平安完成的話,不是S級的冒險者,為表達謝意公會將會無條件地為他提升一個等級。S級以上的冒險者,他們相應的公會貢獻度也會被大幅提高」

嘿,有那種高風險高收益的委托啊。但是,對我們來說是很好的機會吧。就讓巴和澪去積極完成這種特殊級別的任務吧。

「另一種情況,就是委托者指名委托特定的冒險者或隊伍的場合。這一情況下,根據與委托者的交涉,有可能收取到無視行情的巨額報酬。但是,除了這點以外,基本上在公會里的等級也不會有變動……」

原來如此。被點名的場合也存在嗎。

「還有,進入公會的話就可以得到支援組織的援助,在使用主要設施時也會享有折扣優惠」

哦~!那真是太棒了!

冒險者公會,我還懷疑是性質惡劣的勞動者中介商一般的組織,但說不定其實是相當正規。

「但是,那邊那位————」

哎,我?

「這位大人的情況,我想是已經在商人公會登記過了,那么就會以那邊的規約為優先。如果遇到同時受到兩邊規則影響的任務的情況,那時請遵守商人公會的規定,還請了解這點」

原來如此。話說商人也有商人的公會呢。因為把魔幻世界等同于劍與魔法,腦海里早就遺忘了商人的事,都忘記自己商人公會的繼承人這個設定了。

「這是為了不讓商人利用冒險者的特權做買辦商品之類的事情,和保護商人的立場避免不必要的糾紛,請您理解」

呼,這番說明就到這里結束了嗎?明明應該不習慣做這種事卻很詳盡地給我們講解了呢。十分感謝。

我用手指「空空空」地敲擊著桌子吸引了她的注意后,在對話框里寫道。

「我有兩個問題。在哪里可以得知這里有名的冒險者的信息呢?還有,作為工作接下討伐雙頭犬的委托的場合,等級大概要多少級?」

女招待員看著對話框里的文字。似乎理解了問題的內容。真是太好了。

讀完問題后,她就把視線轉回我開始說明。

「首先,關于在這個行會的高等級冒險者的信息,階級和等級的話在那邊有張貼出來。這是隨時更新的,基本上不會有錯誤和延遲。然后是關于雙頭犬的討伐,有驅除巢穴,討伐群體,和素材的回收等各種各樣的情況,您問的是哪一種情況呢?」

哎呀,分的這么細吶。但是,這是委托時會有的情況吶。嗯。

「請告訴我關于素材的回收,群體討伐的情況吧」

我繼續問道。

「素材的回收要回收皮膚,牙,眼睛。這基本上屬于C+級任務。群體討伐的話是B級任務」

但是,她接著說道,

「素材回收有著與等級不相稱的辛苦,所以接下任務的人并不多。另外,群體討伐的話,因為雙頭犬是很棘手的魔物,所以作為特殊級別的任務較多」

……我說不出自己一記飛踢就搞定了啊。

向她致謝后,我告訴隨行二人我去看下高等級冒險者的名單后,就離開了接待臺。

如果說300、400級的人物比比皆是還好,如果不是這樣的話,最好不要讓這兩人在這里登記。

我這樣考慮著來到了名單的地方。

......

名單最上端。

SS級 等級444。

米爾斯=艾斯

艾斯是家族名吧。我認為史密斯也是個相當奇葩的名字,而你是艾斯啊。

而且這不吉利的等級。我看到了死亡旗幟啊。

下一位是S級,等級280。普通的名字。

考慮到第一位和第二位的等級差距,可以認為艾斯先生是相當強大。那么如果沒人達到500級的話,巴和澪……。

決定了。

注冊的事就算了吧。找個什么理由蒙混過去。這樣就行了。考慮到這里排名第二的這種等級抱團才好不容易把澪的孩子打倒,那么巴和澪擁有在這之上的力量肯定是不會錯的。在左右都分不清的情況下,我可不想被暗中時刻關注著。

在我確認名單的時候,后面變得吵鬧起來。

有些在意地回頭一看,印入我眼簾的是拿著紙的仆從二人。

……你們啊,難道沒有察覺我是為什么去看高等級的名單嗎?

那個,看起來像是什么的調查紙吧?

吶?

一般,在初期引起問題的應該是被丟進這個異世界的我吧!?為什么作為原異世界的居民的你們會引起問題來拖我的后腿啊?

我立馬返回到兩個人身邊。

兩人所持有的折紙那樣的紙變得通紅,有什么復雜的圖樣浮現出來。

這是判別等級的紙吧……絕對沒錯。

也許原本紙的顏色不是紅色的……那變成紅色才是問題。

四周的視線刺痛著我。不停地痛啊。

因為設定我不能大聲說話,所以只能狠狠地瞪著著二人。

看起來理解了我怒視她們的理由的二人。

「啊~那個,不知為何拿著的途中這張紙變得通紅了」

啊哈哈苦笑著的巴。

然后是一個勁地點頭同意的澪。

兩個人,好像意識到我是真的十分地生氣。這份感性給我幾分鐘前發揮出來啊!

不知不覺中她們中間多了一位大姐姐。而且是貓耳。這里連獸人都有的啊。嗯,GOOD JOB!貓耳的大姐姐!

「哎,這個……雖然是可以測量至400級的判別紙……」

大姐姐似乎變得非常緊張。畢竟突然間可以進入實力榜前三的兩人在自己面前出現的話也是情有可原。

大概這兩人,都是遠超了艾斯先生的最高等級者。

話說這種情況還說出不注冊這種話的話,很難被接受吧。

沒辦法,我只能將錯就錯繼續調查下去吧。

「嗯,那么,就用這邊的625級紙吧」

我用手制止了打算取出下一張紙來的貓耳娘。

「這兩個人,有著保護著我的同時在荒野里行進一周毫發無傷的實力」

這種程度是綽綽有余的,兩個人投過來的這種視線有點讓人火大啊!

「就實力而言,原種級的魔物都能夠打敗。因此還想請你準備更高等級的紙」

圍觀的人們騷動起來。

原種!?

那個,可是被稱為黑暗化身的蜘蛛的怪物啊!?

是災厄的蜘蛛的眷屬啊!

在那之上的話900級嗎!?

喂喂,這位小姐是哪里的高手啊!?

萬一,要用到1600級紙的話,就連精靈都可以匹敵了啊!?

笨蛋,那是紙出錯了啦!

對了,以前的艾斯測的時候不也是不自然嗎?突然變得那么高等級什么的————。

聽到各種各樣的議論聲。老實說真想堵住耳朵。精靈是什么?有那么強嗎?

「認、認真的嗎?625級以上的紙到現在為止還沒有用過……我去倉庫里找找!」

貓耳娘跑向倉庫里。不久,她就抱著卷成筒狀的紙返回了。

「少主,從剛才開始外面就一直吵吵嚷嚷的啊……」

事到如今說什么也沒用啦!就只能這樣硬著頭皮走下去!

「那個……請到這里來」

哦哦,真不愧是大號的。是需用雙手持有的類型嗎。

嗯,貓耳娘將封住一端的金屬零件取下。

整張紙慢慢地開始有魔力圍繞著。

「巴,你去做」

我用文字做出指示。

「遵命」

巴用雙手抓住了設有計數器的紙。

與紙的變化成比例似的,周圍的聲浪也越變越大。已經有三分之一變紅了的。那張判別紙全染成紅色的話,等級是1600級。對于像這樣紙不斷被染成紅色的情況,周圍的人都只能吃驚不已。……在整張紙八成左右的部分染成紅色后,測量結束了。

啊,紙上的魔力消失了。就算讓其他的人接觸也是沒問題了吧?

貓耳娘戴上特殊的手套,提心吊膽地重新安好剛才拆卸下的金屬零。

她凝視著金屬零件。哼——嗯,等級的數值是在那里顯現出來吧。我想,大概這是合理的解釋。

貓耳娘抬起臉深呼了一口氣。在寫下什么后,接著向準備好的卡片狀金屬板里注入魔力。似乎是在刻著名字和等級。

金屬板上刻印好像完畢了。她再次握住判別紙————。

紙在一瞬間被火焰吞噬消失了。這是為了保密嗎?

還是,使用后的紙有什么危險呢?

「這樣就注冊完畢了……這,這是巴大人的冒險者公會登記證」

「哦哦,秘銀牌上印著我的容貌呢。看起來怎樣,少主」

我點頭認可了巴的話。還沒到需要用對話框的程度。相當普通的登場啊,秘銀。這種魔幻金屬看起來也只是金屬而已啊。并沒有閃閃發光。

「巴大人的階級及等級是————」

在周圍人們咽著口水地注視中,那個等級終于被曝光了。

「————E級,等、等級……是1320。現在,是全部冒險者公會中的……最高等級
夏小汐墨夜霆全文免费阅读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