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卷

第一章

第一卷 第一章

第一章

周圍從閃閃發光的房間一瞬間變為了夜空。

HAHAHA!

我正在下墜。那個女神,還真把我扔下去了?(潤色:雖然漫畫里有寫,但這里還是注一下吧,男主在唱和歌)

天空黑到讓人感到不吉利,而且很冷!

「嗚哇————————————————————————————!!」

冰冷到刺骨的寒風。眼中不由自主的溢出了淚水。

在眼前不斷擴大的地面似乎是荒野。話說現在這情況,不是從超高層的大樓般的高度掉下去了嗎?怎么想都會死吧?

這樣都還不死那絕對不可能。

雖然被說是頑強到沒用,但肯定會簡單地摔個粉碎吧!

就像那個該死的女神說的那樣死去?就在這?

方法!?就沒有什么辦法嗎!?

張望了一下四周。

天空。

大地。

……完畢。

果然還是不行啊!

————父親、母親,謝謝你們能在那邊的世界生下我。

我覺得不用生活在那個女神的治理下的世界真的太好了。如果是那個女神的話,別說是加護了,絕對會被詛咒啊。

雪姐和真理的話,既然我已經來到這邊就不會遇到危險了吧。

雖然只有十數年,但能作為你們兩人的兒子生活這件事是我的驕傲。

啊,感動了。

還真是多愁善感呢~,明明都是最后了。

對了,至少閉上眼睛祈禱吧。

為了不感覺到痛苦。

能一直閱讀「月光下的異世界之旅」到這里————。

“……殿下……真……殿下……真殿下!”

「啊啊月讀大人,居然連您的幻聽都聽到了,為什么您不是這一邊的神啊,我感到非常可惜」

“振作點啊!一定要振作起來!你聽見了吧!”

是本人嗎!?

但是不是說過不能對話了嗎?

“這是什么情況啊。你們的交談我已經全部知曉了。對不住……沒想到女神居然做出如此暴行”

「月讀大人!好想見你啊,真的!」

不知為何是片假名,【上一句話全由片假名組成,原句是カタコト,只言片語的意思,但上一句是完整的句子,所以我覺得應該是片假名,不對的話你們改吧】但是我不會在意,現在連這種從容都沒有了。

“我覺得這也只是能讓真殿下感覺到一點疼痛的程度……但卻并不是說可以這樣做!”

「誒?像這樣掉到地上也不會有問題的嗎」

和地面還有一定的距離,是因為走馬燈的效果使知覺時間延長了嗎。

“雖然會有從二樓陽臺掉到墊子上這種程度的沖擊,但不可能會受傷”

「哇哦」

想象以上的超人啊。我還真厲害呢。原來世界的負荷是強到了什么地步啊。

“因為真殿下在那邊有好好鍛煉啊,本來應該是沒有墊子程度的沖擊”

「那個鍛煉嗎……意外的挺有效果呢」

“但是,從這個高度掉下去還是會感到恐懼吧。我會試著做一些什么,你可以安心了哦。比起這個有些想告訴你的事”

像是很難開口的月讀大人。說起來剛才就一直在想了————。

「那個,不是說沒辦法和我對話的嗎?」

“啊啊,托這個的福我現在很勉強啊。大概不睡個幾百年不行了”

「什……」

聲音不受控制的漏了出來。怎么會這樣……沒想到做到這種程度也要救我……沒錯,神本來就是這樣的啊,不,我希望就是這樣的。

溫和的白光包住了我的身體,墜落的速度漸漸慢了下來。月讀大人的話語并不是謊言。

“比起這個,那個女神來迎接真殿下的時候不是花了相當長的時間嗎?”

「啊,是的」

“那個小女孩還真敢做呢。不僅隨便就把世界連接起來,還從這邊的世界拐走了兩個人!”

你、你說什么啊啊啊!!

這是誘拐犯的行為吧!?

好歹也算是女神吧,做這種事可以的嗎!

「什、什么!難道說……」

最先浮現在腦中的事我的姐妹。

“不,并不是真殿下的家人。但有一個是和你相當親近的人。和真殿下被召喚的時機完全的重合了。說不定,是你的熟人……我也真是大意了”

神之間的規則我是不是很清楚,但從月讀大人焦躁的樣子來看,那個女神似乎完全違背了信義……。

“我大概在這之后馬上就會進入冬眠,在你還活著的時候已經沒機會見面了吧。但這件事我已經告訴了知己的神,之后的對策就交給他了……就算是進行過幾次世界創造的女神,做出了如此的蠻行,一定會有相應的懲罰吧。”

聲音變得越來越弱,真的是勉強自己和我對話的啊……該死。

那家伙真的是比月讀大人還要上位的神嗎,那種做起事來亂七八糟的家伙……。

「那兩個人沒事嗎!?」

“啊啊,兩人似乎都被召喚到了某處的城堡里,已經平安無事的和人族接觸了。那個……從女神那里收到了巨大的加護……”

哇哦,態度的差別好大。

“我理解你的感受。你現在已經和原來的世界沒有任何關系了,雖然也知道你現在不是可以拜托這種事情的身份,但是我希望你在和她們兩人見面后能夠照顧一下,畢竟是和你同一個世界的人呢”

啊啊,這個人到底要溫柔到什么地步啊。

「明明女神都把力量完完整整地授予她們了,還有這個必要嗎?」

有著相當力量的女神所賦予的加護啥的,感覺強大到犯規啊。

“神的力量,從這點上來說真殿下是最強的,換做魔力也是相同的。在那個世界平安地被養育大,甚至還繼承了人族的血統,根本沒有可比性”

“而且”,月讀大人繼續說明道。

“雖然只是自賣自夸,但我從親神那里繼承到的力量以及到現在為止一直保存著的力量也是相當不得了的哦”

親神確實是指伊邪那岐和伊邪那美大人吧。

“不會輸給那種程度女神的加護,你放心吧。”

哦~自信滿滿。

“已經是這么嚴重的事態了。本來作為勇者的職責,現在也被那個女神所剝奪,但是沒有擔心的必要。以月讀之名許可你。汝,深澄真,我承認你在新的世界中的自由,隨你喜歡的做吧!”

月讀大人果然也生氣了!果然月讀大人最高!

就算沒有許可我也打算這么做!

這可是超硬的后臺啊,呀嚯!!

我被月光包裹著,緩緩地下降。

“在靈魂的輪回中,祈禱、能夠、再一次、相遇……”

月讀大人的聲音逐漸消散。

「是!!」

對著自己信仰的神,我大聲的回答道。

女神?

那是什么,好吃嗎?(潤色:原文還真是好吃么)

我緩緩地降落后站立于(不毛的)大地之上。

目光能及之處全是荒涼之地。

連接到地平線的荒野之上只有巖山。

真的假的?這狀況,在今天已經是第三次了哦。

差不多,給我來一點變化什么的也可以吧?

總而言之就是廣闊。注意到時就已經從原來的位置開始移動了。為了防止迷路就把遠方能看見的最高的山當作路標,不分晝夜的行走著。

即使如此也完全沒有感覺到接近了那座山,想著說不定是幻覺,有幾次都差點放棄了。

很巧的沒有和誰也沒有和什么其它的生物相遇。

真厲害啊,別說是人族了,連動物都沒有啊。

也沒有發現類似食物的東西。雖然時不時能看見麥稈似的草,但要吃那玩意兒果然還是不行的吧。不過連那玩意兒都很稀疏啊!

因為身體變成了超人,所以現在不僅感覺不到饑餓感,而且還能一直前進。普通的話,早就因為衰弱而無法行動了。

嘗試著使用月讀大人賦予的『力量』發掘新的能力,但是失敗(?)了。

將手抬平想象聚集什么一般,這個建議我也實踐過了,現在還是什么也不明白。確實有力量聚集的感覺,但是什么事也沒有發生。

也試過用手撐著地面放出能量,但僅僅是啞彈而已。

……已經嘗試過各式各樣的事了吶。

在手上放上東西試著做些什么后,手上的物品在微微顫動著。這就是現在我所發現的唯一能使用的力量嗎。

但并不是能自由地操控它的移動,只是像是顫抖般的震動著。

真是個謎啊。至少這并不能用來打破現狀呢。

嘛,這個力量可是從月讀大人那里得到的尊貴之物,我相信那位大人絕對不會弄錯的。

嘗試更多的東西,然后盡早地理解這個力量的話……。

話說回來,好熱。

白天的時候空氣被強烈的陽光所扭曲,現在就是這樣。

到了夜晚巖石的表面會凝結出冰霜。

對于人族來說的確是相當惡劣的環境。再一次對超人模式做出感謝。

我用著很快的速度一直向著那座山前進。到達的時候,情況一定會發生什么變化吧。請發生吧,求你了。

整整三天,除了風聲和自己的腳步聲以外什么也沒聽到過啊!

普通的話會觸發什么事件的吧,在變成這種情況之前!!

「是嗎。我,已經不是勇者了呢~。只是丑小鴨罷了」

嘴巴不受控制的自言自語起來。不知是不是因為沒有任何人在身邊的這份寂寞的緣故,我把沒有任何意義的思考說出口的情況愈發嚴重了。悲傷逆流成河。

用無神的雙眼追尋著遠處的山,我希望那里存在有人居住的村子。

不知道勇者二人組現在在干嘛呢。

一定被王族貴族捧到了天上,正吃著山珍海味吧。

相較之下,我……。

轉頭看向身后,只有不斷延續著的被我走過的紅褐色荒野。

每當看見海市蜃樓的時候我就開始全力奔跑,現在已經離著陸的地方有著相當的距離了。

最初雖然想著隨意走走的時候就會遇見誰,或者是有人居住的村子這種輕松的事。但是完全是沒有遇到任何東西啊,人影什么的一個也……哈嗚。

『……嗞……嗞』

所以說,雖然這個聲音幾乎聽不到,但由于我的一切都產生了變化,現在大概是人生中變得最為敏感的時期,因此我的耳朵才沒有放過這個聲音。

停下了腳步,將手放在耳邊,靜靜地閉上了眼。

在哪兒?是從哪兒傳來的?

要集中精神,總而言之現在只需要這樣。用著就算是水滴落地的聲音也不放過的感覺。

絕對發出了聲音,現在只需要確認它的來源。

『……救。……請……救』

又一次聽到了,這次好好地聽到了!

「是這邊,喂————————————!!」

我睜開了雙眼,就像伴隨著“啪”這種效果音般的感覺。

雖然在絕贊絕食中!雖然肚子,超級餓的!

我用來到這邊后最大的力氣,用腳踩踏大地后狂奔了起來。

『救、請救救我————————!!』

能夠更清晰地聽見聲音了。就是那兒發出的,從離巖山很近的地方。

「明白了,我很愿意————————————!!」

在第二次回答后我加快了腳步。干勁啥的早就超越了體力!就連必殺技什么的都可以連續使用的感覺啊!

看見了,終于能看見了。這是超視力的恩惠吧。因為在那邊的視力并不是很好的原因,所以這是很普通的讓人開心的變化啊。

我看見的生物似乎相當害怕的樣子,但我已經停不下來了。

……誰管它是用兩腳行走的豬還是有兩個腦袋的狗啊。比起孤獨感這要好太多了!

在游戲里面,還有在空中飛行的豬和有著三個腦袋的地獄看門犬呢。

即便是在三次元里出現這種東西這時候誰還會在意啊!老子可是超(gua)人(bi)你們有意見嗎!

從我所看到的情況推論,剛才發出悲鳴的似乎是兩腳行走的豬。從外形來看和幻想作品中登場的半獸人很相似。

襲擊他的是那只雙頭犬,是魔物之間的爭斗……嗎?

要幫助哪邊自然不言自明,當然是發出悲鳴的那邊啊!都是多虧了你才和活著的生物見面了啊————————!(潤色:咦!救人的原因是這個?!)

那邊好像也注意到我了。兩者都將注意力轉向了一邊揚起巨大煙霧一邊不斷接近的什么人(我)。

真是感謝,這樣的話半獸人君(假名)也安全了吧。只要我能對那只雙頭犬做些什么的話。

『你這家伙是什么人!!要礙我的好事嗎!!』

雙頭犬開始吠叫,看起來只是對著我發出的帶有威脅的咆哮而已,可不知為何我能明白它所傳達的意義。雖然感到十分震驚,但剛才那言語不明的悲鳴一定是半獸人君(假名)發出的。沒問題,我不會在意的。

「你好!我是人族,名叫真!!今后還請多指教!!」

進入了我的射程,將奔跑的力量直接轉換為踢擊,向著那只雙頭犬使出了飛踢。

「噢啦!!」

本來只是打算把雙頭犬踢飛,讓它遠離半獸人君(假名)的一擊而已————。

『什么,太快了!!啊啊』

結果,這成為了那只雙頭犬的遺言。

本來決定踢雙頭犬兩頭之間的位置,到此為止都還挺好……然后就那樣直接將它一分為二了。

誒?

對手,確實是魔物唷?不,在說魔物什么的之前,就算是我有全力助跑,那也只是穿著普通運動鞋的一擊罷了。

無論怎么說,這都太奇怪了吧!?

「額,那個」

雖然心里正在大恐慌中,但總算是平安落地了。戰戰兢兢地轉過了身體。

「嗚啊、搞、搞砸了……」

看著眼前雙頭犬的半身血肉模糊四散飛濺,還留著一些原形的另一半身無力的橫躺著的慘像。到底要怎么做才能做到這么過分啊。對那簡直就像是被五馬分尸般的姿態,我忍不住移開了視線。

對不起對不起對不起。

我不知道居然會是這樣的結果,真的。

自己干的事簡直就是亂來,無法直視啊。

和半獸人君(假名)對上了視線。

我理解了他的眼中寄宿著比和雙頭犬對視時還要強烈的的恐懼。

連本來應該感到丑陋的容貌也不可思議地沒讓我涌出厭惡感,這應該是多虧了那個女神吧。那家伙可是完美地體現了沒有比用外表來判斷事物更加愚蠢的這個真理。不美麗就是廢物啥的少給爺開玩笑了。

可是啊,感覺各種意義上來說都干過頭了。

但看來是可以對話的,不快點說些什么的話。

啊啊,對話,這是多么美妙的行為。終于可以和誰進行對話了嗎。心中突然涌起了奇妙的期待感。我站在了帶著奇特表情看著我的半獸人君(假名)的面前。

「啊~,初次見面」

『噫噫噫!!說話了!!』

啊嘞,搭訕失敗了嗎!?

不不,他可是三天中第一次遇見的能交流的家伙啊?超低概率的隨機遇敵唷?我才不要放棄。

「我一點都不可疑,既溫柔又親切。我的意思,能明白嗎?」

半獸人君(假名)先是不停地點頭,立刻又變為不停地搖頭。

完全不明所以,是這個世界獨特的動作嗎?

因為在用兩腳行走,所以我想是不是感覺也和人族很接近呢……。

喂等等,僅僅是豬站起來了我就覺得和人類很接近啥的……我也是被逼到絕境了吶。

『把「利茲」用一擊就殺掉的家伙怎么可能既溫柔又親切!』

哦哦,原來如此,這樣我就能接受了。確實剛才那個根本不要能接受,連我自己都這么想。明明臉都變成青色了卻還是意外能保持冷靜的家伙呢。他啜泣地念叨著『那種殺死的方法根本不可能』之類的話。

「……我明白了。我很強!比你強得多!」

試著像這樣稍稍恐嚇了一下。

『噫噫噫噫噫噫噫噫噫噫噫噫』

他縮起了身體恐懼著,啥呀這是。我向顫抖著的半獸人君(假名)招手叫他過來。

哦哦,這還真是超現實的情況。

嗯,但是我總覺得按照常見的流程來說,恐嚇后應該說些「我很欣賞你」之類的話呢。我游戲玩得太多了嗎?

「嘛,冷靜點。雖然很強是事實,但我也真的是來幫助你的喲?」

我舉起雙手示意自己并沒有戰斗的打算。

嗯,似乎對這家伙來說,比起「我超強的!」這種恐嚇,還是擺出人畜無害的臉來吸引比較好。

再說威脅人什么的本來就和我的性格不搭調啊。

「因為你在那叫著“請救救我”不是嗎。所以我才到這來救你了。你看,我可是你的同伴,對吧?」

半獸人君(假名)戰戰兢兢地把臉轉向這邊,他的顫抖稍稍變弱了些。

『是、是這樣嗎?』

我看著帶著恐懼的半獸人君(假名)抬起的臉點了點頭。好的好的,看來總算是得到了一點好感度啊,就按照這個樣子繼續————。

嗯?好像注意到了什么。

我還想著好不容易降低了他的警戒心,結果恐懼再次浮現在他的臉上,身體也開始顫抖。

「干嘛啊你!」

我情不自禁地吐槽了。

『為、為什么人族可以和我對話!?難道說,人族之中也有魔獸馴服師嗎!?』

魔獸馴服師,這啥?

就算問我為什么能和你對話,我也只能回答那是某個像神一樣的家伙搞出來的能力。

是嗎,普通人類是不能和魔物對話的啊。

那個女神,這是給了我個什么麻煩的能力啊!會被人類那邊誤解的吧這玩意兒!!

「啊————,真是夠了!!我,不是魔獸馴服師!迷路了!然后救了你!以上!」

總之先只清楚地把事實傳達出來。

『……』

嗯,他在考慮著什么。雖然依舊顫抖著,但要比剛才好多了。好歹也算是離了一定的距離,真希望他不要那么害怕啊……其實,我這邊也挺害怕的哦?

「……」

我也保持著沉默等待著,我的會話槽早就歸零了。

『明、明白了』

太棒了!感激!3Q!謝謝!

『謝謝你救了我』

GREAT!終于是有像樣的對話了,這還真讓人開心。

「不用不用,你沒事真是太好了。比起這個你的集落離這里很近嗎?」

我對他的稱呼從「你這家伙」變為了「你」。一直你這家伙你這家伙的叫人畢竟還是太過沒禮貌了。

無論是街道、村子或是住家啥的都無所謂,我只想在有屋頂的地方休息一下。

但是,很可惜他無力地搖了搖頭。

「難道、難道說你也迷路了?」

再一次無力地搖了搖頭。

「我啊,其實已經迷路了整整三天了,要往哪邊走才能見到人你知道嗎?」

果然還是搖頭。

麻煩了,情況完全沒有好轉啊。這確實是事件吧?不對嗎!?

『這里是被稱作“世界的盡頭”的不毛荒野,附近是沒有人族的村莊的』

世界的盡頭?

哦呀,這樣的話最近好像從誰那聽過呢?

……喂!難道那家伙真把我扔到世界的盡頭了嗎!?普通會做到這個地步嗎!?(潤色:碧池女神是普通人么?)

『我被選為奉獻給蜃大人的活祭品,現在正在前往神山的途中』

半獸人君(假名)向正在心中爆發著對女神憤怒的我說道。

蜃大人、活祭……嗚哇,事件的標志啊~。

明明還沒有到城鎮或者村子里,但卻遭遇了像是中boss戰一樣的戰斗事件~。

她帶著淚水對我做出了沖擊性的告白。沒錯,不是男人而是女人,雖然看起來完全不像女生。

詢問過后,她果然和我想的一樣是住在高原地區和半獸人差不多名為高地半獸人的種族。她的村子似乎有著每半年一次,就將年輕的女孩選為活祭獻給作為神山之主被崇拜的蜃這種風俗。如果不獻出活祭的話村子就會被濃霧覆蓋,作物也無法順利成熟的樣子。

真厲害啊,高地半獸人這個種族。并不是依靠掠奪,而是好好地動用智慧以農耕和狩獵來維持生活。除了外表不是幾乎和人類相同嗎。

話說,我感覺貌似下一個事件的flag穩穩地豎起來了呢。

?穿越到異世界的我。

?聽到悲鳴后,從魔物手中拯救了(半獸人)的女性。

?然后從來到這個世界后初次遇見的她那里得知了她被當做了蜃大人(?)的活祭。

?干死那個叫做蜃大人的家伙然后摧毀這個愚蠢的活祭風俗(暫定)

已經明白了吧?

女?主?角?旗?幟哦☆你妹啊————————————————!

特別是這個「(暫定)」,有種就做做試試!八成就會真立起來了啊,這個旗幟!!

做不到,絕對做不到。

就算是我也不會對他人的外表說三道四哦?但是、但是啊,要交往的話至少要是人(型)啊!(潤色:借用漫畫的梗,你需要進化之實(滑稽))

你說如果只是說(型)的話那半獸人不也姑且算有?這特么只是屁話。我也算是因為了攻略過很多人而得到了各種各樣的『經驗』,像是偏見或者先入觀之類的話我并不打算說。

確實她作為「半獸人」這個種族,不僅沒有聽起來那樣散發著惡臭的感覺,不如說帶著花一般好聞的氣味。

就像是我憧憬的學姐那樣的……。

哈!不、不對!才不是這樣!

我累積到現在的『經驗』中當然也有人外。

以精靈作為代表的妖精族。帶著獸耳和肉球的獸人們。擬人化的精靈們。有著藍色、黑色或者綠色皮膚,頭上長著角的魔族的住人們。

只要外表好的話就算是機械也行!全都可以啊!

但是半獸人不行。

并不是差別待遇,如果臉不是人類的就不行!這一點我不會讓步!絕對不會!

就算是擁有各種男人的夢想『經驗』的我,十分抱歉,真的是十分抱歉,半獸人的她是不會成為我的攻略對象的。

嘛,雖然我一直『經驗』『經驗』的說個不停,但也只是說游戲中的事,不行嗎!?

總而言之,她是不會成為攻略對象的,絕對、不會!!

「所以說,實在對不起」

『誒、那個,為什么要道歉呢?』

糟糕了,在心中想的事不小心……這還真是失敗。

「沒、沒什么~什么都沒有哦~」

她擺出了呆然的臉,但那也只持續了一瞬間,之后立刻露出笑容(大概是笑容)朝向了我。

『比起這個,如果你不介意的話請讓我償還你的恩情。真大人,能這樣稱呼你嗎?』

連那種登場中報出的名字居然都記住了。嗯,干脆把她叫著『說話啦!!』害怕的事忘掉吧。

真是一個聰明的小姐。真可惜啊,如果是像人類的犬娘或者貓娘的話我就完全沒問題了吶~。但豬娘有點~。

「嗯,我是真。今年十七歲,請多指教」

『我叫“艾瑪”,和你一樣是十七歲哦』

連年齡都這么理想!那僅僅因為種族的問題,就讓這場相遇從女主角旗幟變為普通的事件旗幟了呢……。

順便說一句,雖然那個女神說過“別在這個世界結婚”這種胡言亂語,但我完全將其無視了,畢竟月讀大人說過隨我喜歡地干啊?

『這前面不遠處就是到神山前最后的凈身場所了,請在那里好好休息,治愈一下旅途中的疲勞吧』

就是像休息所一樣的地方吧,她真的是一名很善良的女孩呢。

當然也不排除只是想利用我,讓我作為到達凈身場所前的護衛罷了……嘛,只是剛才那只叫利茲的雙頭犬程度的怪物的話,就算遭遇也不會有任何問題,哪怕有個萬一也可以無事擊退。

「啊啊,謝謝你了」

我和她一同向著神山的方向踏出了腳步。

不可思議的是,在和她的對話過程中,對語言漸漸變得能毫無違和感地理解了。大概就像是“技能熟練度滿了”這種感覺。

理解意義后對話也變得更加流暢我也聊的更起勁,當中也混入了各種吐槽。我們就這么一邊聊著天一邊向目的地前進著。

艾瑪在說到和平時村子里舉辦的祭典時臉上浮現了喜悅的表情,讓人很難相信這是一名將要赴死的女孩。但話題轉到村子的現狀后,和剛才的表情產生了很大反差,她的臉色變得陰郁起來。如果一年要選出兩名年輕女孩作為活祭的話,那不久后村子就會不復存在吧。

到達休息所后該怎么做呢。

如果把山的主人打到的話似乎真的會把旗幟豎起來吶……。

她的性格很好,年齡也和我相近,而且像是族長的女兒似的,如果攀上的話確實算是倒插豪門了……。

嗯,到底為什么不是人類啊,艾瑪小姐。

明明是那么好的女孩啊……明明真的是那么好的女孩啊!

難道說,其實她是被誰所詛咒的美麗的公主什么的……。

……就算這么說,這里離人類的城鎮相當的遠,這種可能性也不可能有啊。

『啊啊,就在那兒』

艾瑪用手指著前方的洞窟。順著看過去,會發現那個洞窟的入口就像是人造物一般。從對入口的翻修補強和到那里的路來看,也能知道那是人造物。

『真大人,十分抱歉能麻煩您在此稍作等待嗎?我必須得對洞窟的看守說明真大人的身份』

「明白了」

這是最基本的事情,對對方來說,即便我救助過她但還是個不明身份的人物。突然就和她一起進去的話說不定會被看守襲擊。

就算如此,我對艾瑪的性格也算是具有了一定的了解,也有好好的表明過自己是半獸人們的同伴了。

就算再糟糕也不可能準備軍隊埋伏著襲擊我吧。最糟糕的情況下,即使大量的軍隊向我襲擊過來,離洞窟有一定距離的我也能逃走。

確認艾瑪的身影消失在洞窟中后,我開始考慮今后的事情。

她真的是一名很好的半獸人,而且是和第一個和我成功對話的存在。

雖然有點不同,但說她是我的第一位同伴也絕不夸張。

如果可能的話我也想要救她,但戀愛旗幟還是有點太難接受了。而且作為敵人的蜃大人的能力也是未知數。

從到此為止的發展來看,就算最終boss突然出現也沒有什么好驚訝的。毫無疑問這是垃圾游戲的模式。

如果在那個洞窟里能順利地收集到敵人的情報的話,我就在艾瑪他們發現前悄悄溜走,在她被當成活祭送去前就把那個叫「蜃大人」的boss打到。就結果來說我也算是將她平安拯救了吧,然后只要這樣消失蹤影就行了。

如果約定會保證村子的安全的話,她也會回去的吧。

而且比起說是要打到,是我的話說不定還能選擇和蜃大人對話。我認為戰斗并不是解決問題的唯一手段。

「也是呢,畢竟都受到這么多幫助了,可能的話想要盡可能地回報至今的恩情啊。」

在洞窟的入口看見了招手的艾瑪,她帶著笑容,看樣子是交涉成功了。

看著那個身影,我也稍微有了點做做被女神否定的勇者的工作的想法。

跟著他們走到了洞窟的內部,靠在了被推薦的椅子上。環視周圍就發現了半獸人們很平常地從手掌發出火球點燃爐灶或是讓幾具很重的鎧甲浮在空中搬運。

說不定幻想世界的話就應該是這個樣子,但果然還是覺得這是很厲害的場景。那就是魔法……如果練習的話我也能用么?

『怎么了嗎?我認為并沒有什么稀奇的東西』

「艾瑪,那就是魔法吧?」

我指著周圍的半獸人尋問道。

『額,嗯。那是我們平常就在使用的日常魔法。似乎人族稱其為魔術的樣子』

叫法什么的哪邊都無所謂,這并不重要。

「艾瑪,你也能使用嗎?」

『那是當然。我好歹也算是村中屈指可數的魔法師哦。但是因為不擅長移動,所以一個人不能好好的戰斗』

「那個……如果不介意的話,能教我魔法嗎?」

『……那個,你不會使用嗎?』

「嗯,完全不會」

『明明走在那種地方!?』

「就是這樣……很少見的事吧」

『真大人,您還真是不可思議』

她深深嘆氣后這樣說道。那之后她雖然說只能教我最基本的部分,但還是承諾會教授我魔法。

『那么,請您模仿試試看』

艾瑪說著集中了精神開始詠唱咒文。

以她的話來說,詠唱咒文是為了提升自己的魔力及讓各種各樣的屬性發生變化的語言,從而使其成為驅動魔力來發動魔法的鑰匙的作業。咒文詠唱結束后,魔力就能成為鑰匙打開世界的某扇門。像這樣干涉世界的真理就會產生魔法,這就是魔法的原理。鑰匙和門不過是一種隱喻,事實上不會看見也無法感受到。僅僅是為了幫助理解的一種表現罷了。

雖然咒文所使用的語言并不是半獸人的語言,但對我來說卻像普通的語言一樣想用的話就能自然地說出來。

雖然她說要集中身體中所有的力量,但我想還是算了。

在已經從月讀大人那知道我的體力和魔力早已是超人級別的前提下,如果全力去做的話說不定會弄出很麻煩的事。

這之后我要使用的是初步的魔法,是作為各種攻擊魔法基礎的被稱作「普利德」的魔法,這次要教給我的是火屬性的普利德。

這可以用來點火,但再怎么寬廣這也是在洞窟內部,如果我用了過多的力量,可能會因產生了業火般的火焰造成缺氧或高溫導致死亡,所以要十分注意力量的控制。

嘛,現在連我是否能好好操控魔法都還是個未知數,不盡力而為的話就麻煩了。

「『普利德』!」

一瞬間,從周圍向身體內涌入了難以形容的『感覺』。不久之后在我伸出的右手前數厘米的位置生出了小小的火焰。

火焰在那兒停留了很短的時間后就搖晃著消失了。

「哦、哦哦哦哦!這、這就是魔法嗎!?」

情不自禁地大喊了出來。

只是模仿著詠唱,想象著火焰說出了發動的咒文罷了,沒想到真的會從手里跑出來……。

好厲害!這就是魔法!

『誒、嗯嗯……那就是火焰普利德的初期狀態。……沒想到一次就能成功……』

教導我的艾瑪吃驚的同意了。懂得咒文語(假名)說不定幫了我很大的忙。

是嗎~魔法就是這玩意兒嗎~?

沒想到我也有可以使用魔法的一天!!

雖然在游戲里是約定俗成的,但在現實中可就……吶?

嗚呼、呵呵呵呵呵呵呵、呵呵呵呵呵呵呵呵。

我情不自禁地在內心笑了起來。

『————在腦中描繪出將火球變為子彈發射出去的想像。如果能讓火球飛出去命中目標的話,你就學會普利德了』

艾瑪的話讓我理解了普利德這個魔法。

是嗎!如果讓炎彈發射出去的話就算是學會這個魔法了。像這樣慢慢修煉,變得連火屬性的普利德以外的也能學會的話……不,總之現在還是集中精力學習火屬性普利德吧。

「那么我就」

在情緒高漲的時候我完成了簡短的詠唱小聲的念出了「普利德」。

身體中好像流入了什么,那大概就是魔力吧。要用語言描述的話實在是很困難。艾瑪之前說比起在腦中理解直接試試看會更快地學會,現在我總算是知道這句話的意思了。其實在聽到這句話的時候,完全不能理解。

之后火炎又一次出現在我的掌中,我試著維持使它變為彈丸的形狀。

火炎沒有消失就那么搖曳著,試著將它想象成棒球一般的大小后,一瞬間火炎變得巨大起來,慢慢凝聚成球形。

『好厲害……只是聽了一點說明就能做到這個地步』

她驚訝的表情也讓我十分愉悅。

艾瑪使了個眼色,一名半獸人守衛就在洞窟的墻邊放了一塊巖石。雖然是很大的巖石,但憑借著半獸人種族的力量移動起來并沒有什么困難。

距離我的位置大概在五到六米吧。

在艾瑪向我點頭示意后,我將炎彈朝向巖石。在心中強烈地想象『命中』的情景后,念出了“發射”的命令。

炎彈直直地朝巖石飛了過去,然后命中了。

沖擊與熱風席卷了洞窟內部,雖然這么說也并不算太嚴重。熱風確實有些夸張,最多也就是溫風的程度而已。

巖石就那么爆散開,連原形都完全不剩,感覺威力相當的大啊。總之比看起來強得多,這讓我安心不少。

「這樣就算是學會普利德了嗎?」

『沒、沒錯……』

她的話語回到了片假名。看起來我好像做了很厲害的事。

哦————,魔法還真讓人開心,十分開心。沒有其它能立刻學會的魔法嗎!

這讓我感受到了初學者特有的喜悅之情?

「就算只是咒文也行,再告訴我各種各樣的事吧」

我已經迫不及待了。

『啊,好的……那么之后我就一起教給你好了。那么真大人,你已經能夠感知到魔力了嗎?』

「啊,魔力感知的話我不知為何能明白。就是使用魔法的時候流入身體的東西對吧?」

『嗯,就是這樣。不愧是您呢,簡直就是天才般的學習速度』

「啊————,就像你說的,用了過后就知道的很清楚了」
夏小汐墨夜霆全文免费阅读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