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卷

序章

第一卷 序章

網譯版 轉自 月光下的異世界之旅吧

翻譯:阿爾賽拉、飛翔的可樂帝、百元便當、Akua

校對:阿爾賽拉、七魂⑧破、獄王月

潤色:812843924、絕世翔哥

圖源:cahoyp001

修圖:虐虐

===============================

序章

那是一如往常的一天。

起床、吃早飯,順便做好便當。

去學校。在弓道部的晨練結束后去上課,接著又是社團活動。隨后和部員們說著笑一起回家。到家先悠閑地享受泡澡,和家人一起吃完晚餐后便回房間休息。在讀書和上網中打發掉秋天的漫漫長夜。最后準時就寢。

僅此而已,和往常相比毫無變化、沒有任何特征的平穩的一天。

「所以說,我現在應該是在家里睡覺的啊」

可是自己卻存在于『這里』。話說『這里』是哪兒?

四周是一片黑暗的空間————提心吊膽地用手來回摸索過床和墻壁后,我判斷這里應該是某個房間的內部。在四周包圍著的黑色墻壁中能看見處處都散發著淡淡的、如同星屑一般微弱的光芒。讓我有一種陷入了自己正在夜空下的錯覺。

這里當然不是我的房間,既沒有家具也沒有其它物件,甚至連出入口都沒有。

我在房間的角落一點一點地整理著一天的記憶,正當思考著到底發生了什么的時候————

“你還真是冷靜呢”

「!?」

聲音?但是即使在周圍尋找,也沒有發現有其他人的氣息或是發生了什么變化。

“既不驚慌也不大喊,而是在觀察四周后到房間的角落保持著警戒整理現狀嗎”

說話聲像這樣繼續著,那是像老人說話一般低沉的語調,看來似乎不打算說出自己的身份。

「你誰啊?」

“如果我回答‘神’的話你會相信嗎?”

「做不到」

這家伙說些啥呢!

“這還真可惜。我想你已經知道,這之后就要讓你前往異世界了。順便告訴你這是單程旅行,你已經回不了原來的世界了”

「喂喂喂喂喂喂!!!!」

這根本就構不成對話!而且他還不停地說著一樣白癡的事……

“你的工作就去詢問那邊的負責人吧。那么不好意思,最后想請你簽個名表示你已經理解并同意現在的情況……”

「簽你個鬼啊!!!」

到這個地步就算是我也控制不了自己的音量了。這是當然的,畢竟完全意義不明啊!

“哦呀,拒絕嗎?真奇怪呢……我聽說你會接受的啊”

聲音的主人有些困惑地降低了說話的音調。

居然說我會接受?要開玩笑也要有個限度。

「我根本沒有聽說過這種事!你給我聽好了!到底哪里會有相信異世界笨蛋啊!?會接受才有鬼!」

我用盡全力大叫著。

“嗯,看來你是真的不知道呢。這還真是失禮了,抱歉”

「我說,現在不應該說什么‘抱歉’而是把好好把我送回家里吧!?」

“那是當然”

聲音像這樣回答了。

總之好像是個可以交流的家伙呢。如果他在這里作出“做不到”或是“嘛,你就加油吧”這樣的回答就太糟糕了。

說不定還有說著“你已經死了哦”就自顧自地把我轉生到異世界去的那種情況。不,在我有著睡覺前都還活著的記憶的情況下,這個可能性就很低。

總而言之,得救啦~

“啊真心對不住了……這樣的話就應該是姐姐或者妹妹中的一個了吧”

……前言撤回,這家伙居然說出了不能無視的話。雖然是如同自言自語般的嘀咕,但還是被我聽到了。

「喂,你剛才說啥?」

“嗯?我想你如果不知道情況的話,大概就是姐姐或者妹妹中誰知道————”

「怎么可能啊!如果敢對姐姐和真理出手的話老子抽死你!」(潤色:要不是事先知道了劇情,我還真以為姐妹會入宮呢....哎)

我確實有姐妹。大我三歲的雪子姐和小我兩歲的真理。

這兩人今天也沒什么特別的變化。我不認為她們知道這種荒謬的事。

代替我被扔到哪個不知名的鬼地方去?少開玩笑了!

“但是啊,你是深澄家的長男深澄真君沒錯吧?”

「為什么你會知道啊?」

“‘已經和深澄家的孩子說過了’,我是這么聽說的。”

那道聲音變得更加困擾了。并沒有強制性的讓我按他說的做,看來是理解了我的困惑呢,稍微有點感動了。

嗯,總之先冷靜下來吧。說來我連對方的名字都不知道。

「那個,總之能把你的名字告訴我嗎?」

“哦哦,還沒有自我介紹呢。沒告訴你名字真是抱歉了,我叫月讀”

「月讀啊……月讀?難道說是那個月讀!?」

“哦呀,你知道我嗎,還真是博學呢”

「三貴子的其中一人的那位月讀命?」

“哦哦,正是如此。比起另外兩人,我不是那么有名呢”

雖然確實是這樣,但月讀命的大名還是響當當的啊。因為我可是最喜歡神話和歷史這些東西了(僅僅是一部分罷了),如果說話的真是月讀命本人的話,這可是超級不得了的事。

「那么那位月讀命大人為什么會知道我家的事呢?」

“……還真的什么也不知道呢,好吧,我就按照順序告訴你”

之后月讀命大人禮貌且詳盡地給我說明了。他告訴我的內容那還真是讓我一臉懵逼————。簡單來說就是下面這樣。

我的雙親似乎是從異世界來到日本的。聽起來好像有些奇葩,但他們就是異世界人。

這樣說來,從小時候開始我就沒見過雙親和姐妹以外的親戚。聽說祖父母很早就去世了,而且和其他親戚斷絕了關系。雖然好不容易接受了這種設定,但沒想到居然是這種理由。

因為在異世界時代留下的因緣,那邊的神大人和我的雙親結下了契約,內容是「到時就獻上出你們最重要的一件東西吧」,這個契約就是現況的元兇吧。

那混蛋是邪神嗎!這性質惡劣的契約是什么鬼!異世界什么的我可一個字都沒有聽說過啊!

但我的父母當時的情況似乎糟糕到連這種契約都不得不接受。

現在想起來姐姐、妹妹和我。雖然有三個人,但卻把所有的家務事扔給我們,而且還莫名其妙的教我們各種格斗技巧。這些居然是伏筆嗎!?就是為了讓我們什么時候一個人生活也沒問題嗎!?

但是父親、母親,我學的是弓道……這能算是格斗技嗎?我覺得有些不對哦,嘛,畢竟我的身體很弱所以也沒辦法了。

難道說父親之所以是個被評為真實感無比強烈的幻想系小說家,也是因為實際上體驗過那種世界嗎!?那描寫龍排的味道和在馬小屋睡眠感受的場面確實是臨場感滿載啊。我還以為肯定全是從懷舊游戲中參考而來的呢。

那一邊的世界似乎是和父親的作品一樣,是劍與魔法的幻想世界。

如上所述,無論如何都必須要將誰送到那邊的世界不可。但幸運的是,似乎會被賦予十分強大的能力。貌似我們世界的人因為承受了各種各樣的負荷,被召喚后基本都是些超人的樣子。

根據月讀命大人所說的來看,在這邊的世界居住似乎從各方面來說都是十分困難的事。

舉例來說,對于我們來說僅僅是幻想產物的魔法產生其的源泉————魔力。本來的話魔力似乎是任何人類都持有的。

但由于地球常常被外部施加著壓力,地球人的魔力便被封印在了身體的內部,因此在這個世界居住的大部分人都察覺不了魔力。但也有極少數能人發現自己體內的力量,然后打破壓力后似乎就有可能得到超常的能力的樣子。

即使是相同的肉體,我們也被施予了超重力這種極端強大的負荷。因為這個原因,地球的環境似乎是相當殘酷的樣子。雖然我一點也沒有明白到底哪里殘酷了。

連被稱作神明的那些大人們的加護及祝福都幾乎無法到達的不毛之地————這就是我到現在為止一直生活著的世界。因此無論是魔力或是肉體,在從負荷下解放到異世界后都會變得十分強力的樣子。

明明我只是普通地生活罷了,為什么會變成這么作弊的情況。

但就算到那邊會變成超人,也只是像脫掉了沉重的衣服后解放力量一樣罷了,身體并不會變成不老不死,所以也會普通的死亡。

「呀~剛才對您大吼大叫真是對不起啦,月讀命大人也是各種不容易呢」

在閑聊著的過程中,不知不覺說起了自己家人的話題,我對于被非常有個性的姐弟所耍的團團轉的月讀命大人的幸勞感到理解。連對第一次見面的我都發牢騷到這個地步,想必真的是非常幸苦吧。

“啊啊,沒想到你居然能理解啊!!已經幾百年沒有試過這么開心的感覺了啊……但是說到這點,真殿下才是辛苦吧”

月讀命大人也理解了被姐妹夾在中間的我的復雜立場。姐妹真是有著各種各樣需要注意的東西啊……

“好羨慕你有美女姐姐和可愛的妹妹啊”,就算這么說那可是親姐妹。自說自話嫉妒我的家伙們只會讓我感到郁悶罷了。

能和我的幸苦產生共鳴的月讀命大人……

我在此斷言,我決定加入信奉月讀命大人的宗教!月讀命大人萬歲!!

「但是這樣說來,我們其實很普通地生活在了很厲害的地方啊……話說女神大人還沒現身呢」

“是在無數的世界中最為殘酷的哦。對于其它世界的住民來說,你們就是住在如同深海之淵、熔巖之海般的環境中啊……嗯,啊啊,真慢吶那家伙”

您的例子完全不能當作玩笑啊,月讀命大人。順便要解釋的話就是這樣,在說著些亂七八糟話題的時候,月讀命大人突然出現在了我的眼前。和我想象中步入老年的形象完全不同,月讀命大人是有著毫無瑕疵白發的美青年,身高在我之上,并且散發著知性的氣質。(潤色:漫畫時男時女......)

現在月讀命大人正正慢慢的品著端出來的茶,而且還和坐在了不知什么時候出現的矮桌前的我擺起了龍門陣,順便等著作為「擔當者」的女神。根據月讀命大人所說,那邊是由作為唯一神的女神和被稱為精靈的存在所構成的世界,而那名「女神」似乎就是擔當者,但是————

完全沒有要來的跡象啊。

順便說說,月讀大人所拿出的、我基本看不懂的文件也簽完名了……當然是在接受后才簽的唷?

畢竟如果我不去的話,姐姐或妹妹就會被帶走啊。

我真的認真糾結過了啊!

首先到那邊去就不能玩游戲了,而且之后我要去的世界并不存在機械,所以也沒辦法把手機和電腦帶過去。只能放棄攻略到一半的游戲了。

而且MY PC里有著絕對不能讓家人看到、未滿十八歲就不能玩的游戲。如果我不在家的時候暴露了的話,連辯解都做不到啊。

考慮了這些事情后不安感涌上了心頭,在隱藏了自己的真意后,我試著向月讀命大人拜托讓家人以外的人去異世界。

反正已經說出了反派一般的臺詞,如果能讓深澄家以外的人代替的話,也懶得管對方是哪兒的誰了。

被逼到絕境后我也算是知道了自己的氣量之小。

但是不行啊,被直接拒絕了。

所以我自己已經趁早放棄了,對于自己優先程度的低下,作為本人的自己感到最為吃驚啊。(潤色:翻譯這里沒有翻出意思,我也想不到什么好的表達方法就注解一下這話的意思吧,這句話是說男主對于自己在自己心中的那么的不重要感到吃驚,)

但是,至少希望能清理掉留在我家那些秘密的黑歷史和負面遺產啊!

被已經不能見面的家人看到這樣的和那樣的東西的話————。

「沒想到那孩子居然有這種興趣……」

「明明是我的孩子,居然這么沒有節操!」

「怎么會有這樣的弟弟!難道一直是用那樣的眼光看我的嗎!?」

「歐尼醬不純潔!」

討厭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不要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絕對無法忍受啊!?光是想象就要死了!!

“不用著急”

但月讀大人是一名值得依靠的男人,他對著滿心羞恥逼近瘋狂邊緣的我這么說了。

“你那充滿男♂人夢想的大量書籍和游戲軟件,以及真殿下HDD中的東西我會負起責任全部消去的”

月讀大人用滿慈愛的表情注視著我點了點頭。原來什么事情都已經知道了啊,這位大人。

神,您就是神啊!即使是次要的神,在我的排行榜中您也是第一名!已經成為主神了啊!

知道HDD這種專業的用語這種事在這時已經可以無視了。已經消除了在這之后將會發生的噩夢的擔憂,所以此刻我只需要對此滿懷感激就行了。

「話說回來,我已經知道了到那邊世界后我的力量和魔力會變得非常厲害了」

“嗯”

「那么不能使用其它的特殊能力嗎?就像是故事中的主人公用的那種……」

擁有龐大的魔力后或許就不需要那種能力了,但作為男性當然會憧憬異能啊,那可是浪漫。

穿越到異世界就會得到外掛不是約定俗成的事嗎,當然會想要啊。雖然這些都只是漫畫和小說中的事啦。嘛,話說我現在就已經在體驗著這種事了。

那個世界不僅有和幻想中相同的精靈和矮人,而且貌似連獸人都有,要和那些家伙來往的話異能啥的讓我用用不也沒什么嗎?

換句話說,如果有的話我會讓我更加的加安全和安心。

“當然有了”

「真的假的!?啥樣的?能給我什么樣的能力?」

本來還以為沒搞頭了~。無論什么事都要說出來試試啊。

“這我就不知道了。雖然很抱歉,不過不去那邊試試看的話就不清楚啊。在現今階段我除了曖昧的結果外也說不出什么。我也想盡最大努力給你建議,可一旦真殿下去那邊的話就沒辦法和你對話了……”

「是嗎……這是指能創造自己喜歡能力一樣萬能的感覺嗎?只是現在還是空白狀態罷了。」

“不,并不是這樣。應該說是和我的神性相關的能力呢。”

「?」

“我雖然被稱為掌管夜晚與明月的神,但實際上的屬性是很曖昧的。在這個意義上,你所說的『空白』和我的屬性并沒有太大的偏差。我會盡量將力量給予真殿下,但之后力量的成長方式就會根據真殿下的適應性來變化了”

結束說明的月讀大人向我招手讓我到他身邊去。

坐在他的身旁后被用手觸摸了額頭,感覺到什么東西流入了體內。從額頭流向后腦,沿著背骨在體內循環一圈后沉入了我的內部……這就是他所賦予的恩惠嗎?

「哈————……雖然明白了有什么東西進入了我的體內,那是力量的源泉嗎?」

“沒錯,你理解的還真快。說不定意外的很快就能掌握力量的使用方法呢。知覺方面的認知并無問題,之后只要能將其具體的想象出來的話,大部分的場合都能發動能力了。嘛,將手抬平然后放出是最容易理解的吧。順便說現在可不行的哦?因為這里也是這邊的世界啊”

雖然想要嘗試一下,但月讀大人卻微笑著打擊了我的好奇心。

“真殿下,雖然僅僅是遵從契約但也算是被邀請了,所以本來應該由那邊的女神賦予你力量的。可現在是要你舍棄至今為止生活的世界,至少也要給你這點福利才可以,吶”

我再次滿懷歉意地向月讀大人低下了頭。

「不,月讀大人。不如說我十分的感謝您。如果……如果說我拒絕您所說的話后,您不做任何說明就帶走了姐姐或者妹妹的話,我大概會悔恨終身的」

“真是溫柔啊,真殿下……唔,終于來了呢”

「才到啊。對話變得很長了啊,不,應該是我們說了很長時間的話呢」

“如果你希望的話可以把聲音原原本本地記錄下來傳達給你的家人,還能用來助眠呢,所以真的僅僅如此就行了嗎?”

「是的,這樣就好」

月讀大人拿在手上的是兩封信。

對于我想要給分別的家人留下些什么的提案,月讀大人絞盡腦汁想了各種方案,結果我最后卻選了寫信。兩封信分別寄給雙親和姐妹。

對于雙親來說他們早已知道異世界的事情,可對姐姐她們傳達事實卻讓我有些躊躇,所以把信分開寫了。相信父親和母親會把包括那在內的事情給兩人解釋清楚的,我把這個任務交給了父母。

我試著詢問了下除機械外有沒有其它可以帶過去的東西,月讀大人允許了我帶少量的行李,于是我選了幾本書和筆記用品(圓珠筆和自動鉛筆不行,所以帶的鉛筆和萬年筆)。雖然也想帶一些食品過去,但不知為何被拒絕了。召喚也是有著各種各樣規定的嗎?

「嗯?……嗚哦!?」

正確認著所持物品時,突然察覺到自己的身體變得半透明了。

“納尼!?不和我打聲招呼就想把人帶走嗎!?在想些什么啊,那個笨女孩!”

月讀大人也慌了起來。現在雖然已經明白這是要前往異世界的征兆,但要是突然就像這樣帶我走的話我說不定會哭出來啊。

“對不住了!這之后真殿下要去見的神稍微有點……不,瞞著也沒什么意義,是非常有問題的女神。但是,那個,盡你所能就行了,希望你能看開點”

月讀大人是無論何時都為人著想著的啊。肯定至今為止在人際關系上都作為調解人介入其中吧,真是辛苦他了啊。

我笑著點了點頭。

我已經做好去前往異世界的覺悟了。月讀大人是能認真傾聽作為微小存在的我的話語,讓我冷靜下來的人。既然月讀大人這么說了,即便是有些奇葩的女神我也會接受的————。

……啊啊,我確實也曾這樣想過呢。

「可以說是白金的房間呢」

我被震撼到了。

本來認為還是會進入如同被夜空包圍般的房間,沒想到這次卻是散發著耀眼白色光輝,對眼睛不好的房間。

“啊啦,已經來了嗎”

第一聲。這聲音是女神嗎?

“月讀老爺子的力量也變得相當弱了呢,在那個翔一般的世界里也是沒辦法的事呢”

第二聲。大概是女神。

“而且,就算是因為太久不見,就忘掉了我的性(xing)格(pi)選擇了男人當候補什么的,已經可以確定變成了老年癡呆呢!啊哈哈哈”

第三聲。女、女神?……嗯,很可能是女神。

“明明有兩個符合我嗜好的女生,給老娘隨便選一個啊,真是的……如果我沒有做好保險的話會變成什么樣啊”

第四聲。女、女、女、女神?

“嘛,忍耐忍耐。喂,你是叫深澄來著?你啊,雖然因為你的雙親和我的契約而被召喚到了這個世界————”

第五聲。那家伙就是?這一定是什么惡質的玩笑。

“其實這邊的世界,稍微沒注意的時候種族間的平衡就崩潰到了異常的程度呢。人族稍微遇到了大危機呢,因為魔族和亞精靈啥的隨便開始大鬧的緣故”

居然說,稍微沒注意的時候?

“所以啊,我就想起了契約的事。人族在我打個盹……不對,是眨眼間就能生出小孩,所以就想著叫來幫我一點小忙呢。嗯?”

……這家伙剛才是不是說了打個盹來著?

“啊哈哈哈哈!!你真的是那兩個人的孩子?額,等下,稍微等一下。啊啦,長女和次女不是好好的繼承了優良的基因嗎。啊————這可真是過分。不行啊。啊,以防萬一確認一下”

月、月讀大人。這,臣妾做不到啊。

“啊,真有血緣關系。你還真是悲慘吶~。你難道是丑小鴨嗎!天鵝成分百分之零,還真是粗制濫造啊~”

信不信老子咬死你啊,混蛋。

“要賦予你力量啥的真心做不到。不好意思能不能快從我的視線里消失?你光是存在就很惡心了”

……憤怒在腦中不停的回轉著,幾乎要把我的思考占據了。我還總沒見過自我中心到如此地步的家伙。

擅自從別的世界把我叫來居然還用這種口氣!

不可能,就算是喜新厭舊只對流行感興趣的當下的女高中生也會采取比較認真的態度啊。

「……」

不行了,就算被辱罵到如此地步也沒法反駁。已經不知道到底該說什么好了呢,嘴巴只能像金魚一樣張合了。

“擅自在那兒發什么呆呢?又不可能聽不懂人話吧。我,可是作為這個世界唯一神的處女神哦?像你這樣的家伙就算和我身處同一空間就是罪。如果懷孕的話你要怎么負責啊?”

這、這東西是神……這玩意兒是唯一神。

不要。我絕對不要啊。這樣的家伙治理的世界絕對不可能正常,絕對不想去。

月讀大人,拜托您了,我真心需要您的幫助,這絕對做不到!!

“話說都已經來了啊……真希望召喚也能做一個冷卻期制度呢”【冷卻期制度:類似于試用期的制度,簽訂契約購買后在一定期間試用不滿意就可以撤銷契約,具體百度】

「你、你這家伙!?隨隨便便就把別人召喚來居然還用那種態度!」

“嗚哇好野蠻!一開口就說這種話嗎?連聲音都如此難聽。雖然想要你幫忙的但果然還是算了吧”

「哈!?」

“因為我已經指定了其他符合我世界物語的勇者,所以你這家伙就給我好好呆在世界盡頭別給我添麻煩,聽到了嗎。真是的,有做好保險是正確的呢”

怎么可能好啊!!這算啥!

我明明好不容易才做好覺悟,舍棄了原來的世界來到這里的!

“高度好像已經下降了不少呢~。看起來掉下去也是摔不死的。啊~啊,那個世界的人真心超頑強的呢,真是服了啊”

從相遇到現在僅僅數分鐘居然就被單方面的地罵到了這個地步……我根本沒有被這么不當對待的理由吧!?是這樣的吧!?

“然后呢,先警告你啊,不要用你丑陋的種子污染我這美麗世界的住民唷?結婚也請饒了我,世界會變得污穢的”

已經,不想聽了。這種事還是第一次遇到。

這就是真正的絕望……我已經明白了從現在開始將要前去的世界里唯一的神是一個無可救藥的家伙了。這是無比嚴重的事態。

“啊啊,對了。雖然賦予你力量也超級討厭,但只是給你『理解』這種程度的話,算了,真是沒辦法,就在此妥協吧,也是為了今后”

自顧自地接受了。真別給我開玩笑了啊這貨。話說這種居高臨下的態度對于神來說才是普通的?月讀大人是特別的嗎,還是說這家伙是異端呢?我更希望相信是后者呢,即使是為了我的精神衛生考慮。

“喂深啥的,你有在聽嗎?”

不知為何名字被省略成『啥的』了。還是比『那個』或者『這個』什么的要好點、吧?

「干啥啊」

已經完全沒有需要使用敬語的感覺了,但我覺得一定能被諒解。就是這樣,我這邊才是正確的。

“我是在說已經讓你像魔族和魔物那樣,能夠『理解』人族以外的語言了。所以啊,你就盡量和低位的、半獸人或者哥布林啥的結合然后生活吧。對其他的種族,即便是搞錯了也別給人族添麻煩哦?那么,滾吧”

「好過分的說法、哇、哇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啊————————————!!連叫聲都這么惡心!喂妖精們,給我把這個空間徹底地打掃干凈!要是又起雞皮疙瘩我可受不了”

突然就傳來了下墜的感覺。

最后聽到的聲音。居然說起雞皮疙瘩會受不了?我是惡魔G的化身還是啥的嗎!(潤色:惡魔g是啥梗?)

就算是G也是拼盡全力生存著的啊!?

至少在這里如果帶著淚花說出「啊啊,對不起。其實在看你第一眼時我就墜入了戀愛之中,這全都是為了保住神的地位。對你這么嚴厲真是對不起」或「啊啊,父親大人(擦這誰啊)。為什么要讓我來做這種事呢,竟然賦予他這樣的試煉」之類事情的話,我也會稍微原諒她的……

不,那是不可能的呢。

她的發言全部都十分自然并且沒有一絲猶豫,就是這樣。

那個該死的女神……不,再也不會叫她女神了!!

混蛋啊————————————————————————!!



夏小汐墨夜霆全文免费阅读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