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eb版1-30試看

29 不詳的預言

web版1-30試看 29 不詳的預言

翻譯:giligili_eve

29-不詳的預言

在圖書館讀書的我,一小時過后,起身再次拜訪梅露露☆素材店。

似乎格雷德有著極高的工作效率。

因為格雷德說:“我會在一小時內安排好你與梅露露老婆婆的會面。”

“是的,我從格雷德醬那聽說了艾修醬的事。”

梅露露老婆婆笑嘻嘻地這樣說了。

順便一說,梅露露老婆婆在我進入店后關閉了大門并在門上掛了[停止營業】的牌子。

“啊....想起來了,我大約是在一小時前接到了聯絡。”

不愧是格雷德,工作效率真是快呢。

在這個沒有電話和郵件的異世界,傳遞信息是需要時間的。

從我飛離貧民街到我到達店里這短短的時間內,關于我的事就早已傳達給了梅露露老婆婆。

我感覺那個男人似乎有著特殊的極其優秀的情報網絡。

那個暫且不提,

梅露露婆婆,請不要在我名字后面加“醬”啊。

雖然我很想這么說,但似乎并沒有什么卵用,畢竟連比我老得多的格雷德也被她擅自地稱為“格雷德醬”。

“艾修醬真的還很年幼啊,那個格雷德醬可是說你是個大有可為的年輕人呢。”

他所說的[大有可為】到底意味著什么?

我很疑惑,還是說我不應該過度地揣測他而坦率地對他的贊美感到喜悅嗎?

“對了,那邊的美人,是艾修的姐姐嗎?”

“不,不是的。”

“那————戀人?雖然有些許的年齡差距,但你們兩人看起來十分般配呢?

這個老婆婆在說什么?

莫非我和拉拉真的看上去很像一對戀人嗎?

她的老花眼看起來相當嚴重呢。

至少,表示奴隸身份的項圈可是好好掛在拉拉脖子上的啊。

好吧.....不管怎么說,在這個世界上,也有著許多愛戀跨越奴隸與主人間身份鴻溝的例子。

“哎呀呀.....這邊的老太太真的是慧眼如炬呀。Ufufufu”

哎,拉拉發出愉快的聲音,從背后抱住我。

“不,不行!艾修醬在他現在的年紀還不能做那種事。不過,我以前的丈夫也是在這個年齡相當直率呢。拖那個的福,他可是在女孩子當中相當受歡迎,也讓我經常提心吊膽的。”

老婆婆的故事持續了一會,

因為太長了,就省略吧。

因為我早已習慣了聽長者講故事,我并沒有覺得太痛苦。

在我的前世,因為在學生時代沒有同齡朋友的緣故,我在放課后與假期期間有著很多的空閑時間。

因此我經常去醫院探望那些臥床不起的老婆婆們,也就有了許多聽她們講老故事的經歷。

同時,被誤解為我的戀人的拉拉,懷著相當好的心情滿面笑容地聽著老婆婆的長談。

從格里芬身上剝下的各種素材可以在黑市中賣出市場價七折的價格。

總共是大金幣五十枚加金幣五枚。

換算成日元的話,就是五千萬元。

這樣的價格也是多虧了拉拉漂亮的從我所殺的一百只格里芬身上剝下了素材。

“這么多的素材,都處理得非常完美,一般來講,在剝去過程中,總會對素材留下些許傷痕,但這樣的傷痕完全沒有在這些素材上找到。真是太厲害了,簡直是鬼斧神工。”

就這樣,梅露露婆婆大肆贊揚了拉拉。

“我已經上年紀了,也是時候退休了。你覺得呢?艾修。和有著高超剝皮手藝的拉拉一起,你們一定可以以夫妻店的形式很棒的把這間店繼承下去。”

梅露露婆婆又一次詢問我是否想要繼承這間素材店。

這是個好主意,但與拉拉結為夫妻的未來是不可能的。

無論她多漂亮,拉拉的本體依然是名為拉米亞的魔物。

而且....這家伙是個hentai。

我留下了“會考慮”的回答,然后離開了梅露露☆素材店。

和心情非常好的拉拉一起。

“ufu,ufufu,ufufuufufufu?”

我與臉色舒緩的拉拉一起,朝向貝諾瑞亞奴隸商會,在街道漫步。

因為離梅露露☆素材店并不遠,所以我們選擇步行。

至于我和拉拉手牽著手的情況,是因為拉拉的請求。

她非常好的完成了收集素材的工作,因此滿足一個小小的愿望是沒有問題的。

拉拉的手常光滑,如同握著最高品質的絲綢那樣舒服。

“和可愛小正太手牽著手約會?啊.........鼻血.........”

.........在這個變態旁邊我必須保持鎮定。

如此美麗,卻有著殘念屬性。

在街道中穿過我們的男子,十有八九會回過頭來一睹拉拉芳容,真是殘念啊。

就在我們徒步前行時————

“噢!多么美麗的奴隸啊。”

一個健壯的俊美男子看到拉拉脖子上的奴隸項圈后發出贊嘆。

這是一個渾身裝飾著珠寶與貴金屬的中年男人,似乎有著炫耀的嗜好。

愛好姑且不論,他看起來是個有錢人。

還有,一條白色纏繞著男子脖頸。

那說不定是他的寵物.....真是奇怪的男人。

同時,纏繞著的白蛇也體現出了某種美麗而神秘的感覺。

陪伴他的是兩個渾身肌肉的男人,應該是他的護衛。

從帶著奴隸項圈這點來看,這兩個男人也是奴隸吧。

“你,務必,不讓出那個女奴嗎?要多少錢隨你開口。”

ピク(piku?擬聲?沒看懂這東西只能搬原文了。)

我感覺到拉拉稍稍握緊了我的手。



“............”

我沒有說話。

“我就是這條街上有名的富商同時也擔任著商人行會會長的巴克祖。只是錢的問題對吧。大金幣五十枚,不一百枚怎么樣?”

他突然對拉拉拋出了高價。

一個普通的能作為勞動力的男性奴隸一般需要1到5枚大金幣。

若是年輕貌美的女人,最低也需要五枚大金幣。

這個自報姓名的富商,對拉拉,開出了普通程度20倍的高價。

“......我沒有以這樣的價格賣掉奴隸(拉拉)的打算。”

這并不是意味著我現在為金錢所困。

而拉拉對我拒絕了他非常高興。

“嗯,一百枚大金幣還不夠嗎?那....好吧,200枚大金幣怎么樣。”

“不,我是說........”

“是嗎,那300枚如何?”

這個富商對我豎起三根手指,提出了更高的價格。

不經意間,周圍已經有很多圍觀群眾了。

那個富商毫無顧慮地喊出大金幣200,300枚的高價,以至于許多人被吸引過來。

就好像是我想要把奴隸賣給那個富商一樣。

我不喜歡出風頭。

他怎么不早點對拉拉死心。

可是,我要怎樣禮貌地拒絕他?

我感覺拒絕這個男人會把事情弄得非常復雜。

而且,因為金錢如此強大,強大到使許多人相信金錢無所不能。

事實上,也幾乎確實如此。

這次,恐怕他也是認為可以用一大筆錢買到拉拉。

我保持沉默,思考著拒絕他的合適方法————拉拉的手微微地顫抖起來。

側目確認拉拉的臉色,看上去非常不安



是在擔心我在金錢的誘惑下賣掉她吧。

我還是沒有說什么。

“muu......400.....不,500,即使是我,也不會拿出更多的金額了。”

這個富商向我豎著五根手指。

我可以聽到“噢噢噢噢噢噢噢噢哦哦!”的尖叫聲從周圍發出。

500枚大金幣........

與我買下高等精靈雷米莉亞的價格相同。

蕾米莉亞可是流淌著妖精女王血脈的貴族中的貴族,即使是再高貴的珠寶在她面前也會失去光彩。

500枚大金幣甚至足夠買下一小塊帶城堡的土地。

“你,真是不可理喻呢!”

在我的沉默下,拉拉終于爆發了,一步踏到我前面。

并且,傲慢地環抱著胳膊。

“大主人——艾修大人,已經說過了,他不會賣掉我。而你,還是固執地在那自顧

自地報價!真是惡心,給我滾,想嘗下魔法的味道嗎,你那臉倒是有用鞋跟踩爛

的價值呢!”

拉拉對富商說出了非常無禮的話。

拖延時間嗎?

拉拉是打算在我點頭前憑借粗暴無禮的言行消減那個富商購買她的欲望吧。

激怒作為這條街的商人行會會長的富商真的沒問題嗎?

好吧,或許巴克祖會因為這樣而失去對拉拉的興趣。

不過,就在我這么想時————

“哦,噢噢噢噢............”

不用說發火了,他反而是被感動了。

為何,臉紅得像番茄一樣。

“什,什么,這幅被丘比特射中的模樣是怎么回事!惡心,趕快給我停下來,你這頭惡心的臭豬!!!”

額,拉拉,

臭豬......臭豬是不是....太過分了。

”BUFUUU(給擬聲詞sama跪了),這從未感受過的心動之感是怎么回事,..........對被罵,反倒是非常愉快嗎!?我,想要,這個女人,無論如何都想要。”

拉拉的羞辱反倒是讓他更興奮了,購買熱情一點也沒有消減啊。

拉拉的S-女王模式喚醒了巴克祖隱藏的M屬性嗎————好像....真的是..那樣。

“大金幣一千枚!!!!!求你了! 把那個女奴隸賣給我吧!!!”

以士下座的姿勢,這個豪商拼命求著我。

而拉拉的價格已經升到了大金幣一千枚。

隨著更高價的出現,周圍的氣氛也變得更加熱烈。

我們幾乎變成了街道的焦點。

...............

“聽著,我絕不會為了錢出賣自己重要的事物。無論是多少也不會賣.........拉拉是我的事物。是我重要的事物。”

“!!!大,大主人....”

對于我的宣言,拉拉幾乎感動得顫抖起來。

“不可能!在以上的現金就很難立即拿出了,給你商人公會的股份怎————”

看著不死心的富商巴克祖,我明白了,語言是說不清楚的。

............

因為有很多觀眾,我無法使用精靈魔法隱藏身姿后從空中逃跑。

沒辦法了。

“拉拉,跑!”

“好,好的!!!!!”

我握住拉拉的手,從這個地方逃走了。

與拉拉一起,從觀眾的間隙,逃離了那個富商。

“哈.....已經.....已經....我已經......AHHHH”

一邊與我牽著手逃跑,拉拉發出恍惚的聲音。

我們逃進一個小胡同,確認沒有后,發到了【姿隱】。

這樣,就可以放心了。

“哈.....我已經再也不能離開我親愛的主人了.....即使是你要拋棄我,我親愛的主人,我也絕對不會離開....”

拉拉把臉頰貼到我臉上,一邊摩擦,一邊說出了可怕的宣言。

然后

“我與主人分離了就會死掉的。要是您拋棄了我.....我一定會詛咒著這個世界.....用烈焰點燃您的居所,并置身其中,了結自己的性命......”

可怕,可怕,拉拉太可怕了!

果然還是賣掉她比較好嗎?

現在我已經開始后悔了。

隱藏著身姿,我與拉拉一同走著。

因為拉拉的執著,我們依然手牽著手。

這就是所謂的戀人鏈接吧。

不,只是因為拉拉希望才這樣的。

那么,再過一會就要到貝諾瑞爾奴隸商會了。

“哎呀,這有個占卜館呢。”

“哦?那樣啊。”

拉拉所指的是一個小帳篷樣的占卜館。

“其實啊,我很喜歡占卜。”

“en”

“大主人,可以訪問嗎?”

“......額,好吧。”

我并不是那么相信占卜。

不過,作為余興節目,也并不壞呢。

“ufufu,就來占卜我和大主人的相性吧。雖然,肯定是最高的。”

我解開姿隱,與興奮的拉拉一同踏入占卜館。

————――二人の相性は最悪です」(無需翻譯,就是這么直接)

“.................”

拉拉一下子僵住了,難以接受占卜的結果嗎。

“你們兩人的相性,不論是戀人,還是夫妻,都是最差的。”

“啊啊啊啊,uufufuuf.....................那么現在,就讓帳篷燒-起-來-吧。”

拉拉就這么對占卜師發出了縱火宣言。

掛在臉上的笑容仿佛表示這是個玩笑,但她的眼神可是一點笑意都沒有。

語氣也很禮貌————已經能感覺到她的怒氣了。

拿著法杖,拉拉立即開始施放火焰系的咒文,真的感覺要燒起來了。

這個占卜師所在的帳篷。

“現在還不晚————給我撤回之前的預言————不然,就被地獄業火吞噬吧。”

“住手,笨蛋!”

我立即對著拉拉的后腦勺使出手刀,

因為她真的已經開始吟唱咒文了。

這個盲女占卜師倒是相當鎮定,即使被拉拉恐嚇,任然面不改色。

“....但,但是,大主人.....”

手刀應該不太痛吧,但拉拉的眼睛還是溢滿淚水。

被占卜結果傷到了嗎。

好不容易有占卜的機會,我和拉拉相性之外的事也問一下吧。

那么,也試著占卜我的將來吧。

“......被你最————信賴的人背叛.......”

令人憂傷的結果啊。

“那將是背叛的風暴,是復數回的背叛。”

.......................

嘛.........果然.......畢竟是免費的嘛.......。

而且,

背叛什么的,完全不會在意。

我才不會為這點事動搖。

才.......不.......會........動........搖......................

........................

我還是想辦法鎮定了下來,也占卜一下財運與戀愛運吧。

“......如果進行買賣并很好地管理的話,你遲早會得到巨額的財富。”



“......戀愛運, 與最愛的對象————愛的結合”

哦~我最愛的人。

一瞬間,安吉拉的臉浮現在我的腦海中。

不過她不是那種對象。

完全,是個可笑的笑話啊。

“愛....的結合.....什,什么時候?大主人就算還很年幼,我也沒問題喲!!!吃掉如此青澀的果實.....啊.....流鼻血了......停不下來了!!!”

拉拉,雖然我不會阻止你的妄想,但實現那種妄想的事————絕對不做。

永遠,

絕對不做。

“....就在你與你最愛的人結合之后。”

預言還沒有終了,仍再繼續。

我使拉拉安靜下來,等待后續。

“你————與最愛的人————死別。”

---29-fin----

夏小汐墨夜霆全文免费阅读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