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eb版1-30試看

28 商談

web版1-30試看 28 商談

翻譯:giligili_eve

28

商談

盜賊公會隱藏于錯中復雜的貧民街的一角,咋看上去就如普通的旅店一般。

與貧民街相應,老舊的旅店有些臟亂。

順便一說,在這個旅館中的一夜不包括餐飯需要一個半銀幣。

換作日元是一千五百元(人民幣約90)。

這是相當便宜的。

即使是在貧民街中,也是很便宜的價格。

在通常的旅店,3銀幣就已經是很便宜了。

不過,在前世的記憶中,我在大阪西城區遇見過一千元以下的旅店。

話說回來,

叫做盜賊行會隱匿處的地方很好地隱藏在這個老舊旅店的地下。

告訴旅店主人指定的口令后,我被帶到了第一層的一個小的隱秘的房間中,

一道暗門巧妙地隱藏在房間的地板下。

暗門打開后,通下地下的隱秘樓梯隨著顯現出來。

這個布置似乎是為了應付當局的檢查。

就像歐米系非法暴力組織(黑手黨)一樣準備周到。

但這里將招牌堂堂正正的掛起,也有設置事物所,和日本的黑手黨還是有著很大的差異的。

沿著隱秘的樓梯,不斷下降的我,漸漸開始懷疑自己的眼睛。

這里的結構,就仿佛地下迷宮一般。

此外,在這個大迷宮中,隱藏的道路和暗門也大量地存在著。

沒有向導的話,我絕對會迷路,

那是很可能發生的。

大大小小不同規格的房子大量地存在著。

我敢說也有著難以發現的房間。

我碰巧看到一個堆滿各式武器的倉庫樣的房子。

簡直就是武器庫。

而且,這里的武器甚至足以攻下小型的城池。

就連組裝式投石器也在這些武器當中。

這足以讓我懷疑他們是否在準備對抗國家的戰爭。

或者————革命

盡管我再三考慮,但還是覺得我所看的的僅僅是冰山一角。

同時,還有很多滿臉陰郁,相貌穿著都很不良的男子從我們身邊經過。

看到走在我身后的拉米亞,這些流氓大多色瞇瞇的看著她或吹口哨。

一個獨臂的流氓在經過拉米亞時打算勸誘她,

但在穿著長袍的向導用低沉的聲音簡短地說明:“他們是格雷德桑的客人”后,

所有人都神色緊張地離開了。

不僅僅是男人,相當數量的女人也出現了。

這些看起來像娼婦的女人穿著輕型皮凱,腰包上裝著七種盜賊工具。

這些女人經過時,好幾個向我打了招呼。

十歲的孩子到盜賊公會的隱匿處來是非常新奇的。

在向導說出話來之前,女人們就撇開臉把臉色蒼白的向導晾在一邊。

有著豐滿胸部的一個妖艷的娼婦樣女子貼近我“哎呀,多可愛的孩子呀 ,想和我一起做點羞羞的事嗎?”她的話語混雜著玩笑的語氣。

但是,她的臉上立即浮現出驚駭的表情,顫抖著仿佛在逃離什么似的跑開了。

就像有什么極度可怕的東西在我身后一樣。

我有些懷疑,轉過腦袋看向背后————拉米亞用兇惡的眼神瞪著那個女人。

她的眼睛變為蛇瞳,

惡魔般的眼神簡直是邪眼。

她也露著警惕的表情。

..........是什么讓她警戒心這么強?

雖說是在盜賊公會的隱匿處,也沒必要這么緊張。

那個暫且不提,這個隱匿處似乎存在著大量的人。

考慮到他們的裝備情況,這里的戰斗能力或許超過小型的要塞。

或許城塞都市加雷中的盜賊公會是獨特的。

我聽說這個城市的黑暗面由四個非法組織所支配,而盜賊公會就是其中之一。

那是最初買賣我的獨角獸角的精明的舊貨店長所說的話。

這四個組織好像分別是盜賊公會,暗殺者公會,暗黑教團,暗魔法師協會。————

加雷中的盜賊公會與暗殺者公是相互敵對的,與崇拜邪神的暗黑教團保持著距離,而與墮落于黑暗中的暗魔法師協會關系友好。

那就是舊貨店長告訴我的東西。

我問過他為什么一個舊貨店長對地下世界了解的如此詳細。

然后他告訴我,

他的父親也是盜賊公會的一員。

怪不得他能鎮定自若地使用讓客人喝下安眠藥等不法手段。

好像有很多盜賊公會的正式成員裝作善良市民生活著。

此外,似乎大多數店鋪需要向盜賊公會支付【會費】那類的東西。

通過支付會費,他們的商店和家庭就不會被隸屬于盜賊公會的盜賊們糾纏。

這個規則,并不應用于不屬于盜賊公會的自由盜賊,

不過,據說像這樣的盜賊一經發現就會被盜賊公會給予制裁。

持續地支付這樣一筆可接受的會費是筆比被強盜盯上要安全舒適的多的。

因此,在這個城鎮做生意的所有人都毫無怨言地支付著會費————似乎。

這個故事是一位作為盜賊公會正式成員的舊貨店長告訴我的,所以我并不全信。

我被帶著穿過幾條隱藏的道路到了格雷德所在的房間,

盜賊公會的干部,暗黑商人格雷德。

作為禮儀互相問好后,我立刻展開關于蛇雞蛋的商談。

“......如果你可以大量的為我們提供這些珍貴且利潤豐厚的蛋的話,我們熱烈歡迎。”

格雷德露出暗黑商人的臉,以嚴肅的表情聽著我的話。

即使是面對一個十幾歲的孩子,這個男人也沒有輕視他的交易對象,而是對等地接觸著。

....這感覺并不壞。

“市場的買進價是一枚半金幣到四枚,這樣大幅度的價格區別是因為蛋的價值會隨著質量和重量的不同而大大改變。”



“但是在表的交易所,價格是二到五枚金幣.”

作為商談的一環,我說出了交易所的行情。

對于商談,我在哪里聽說過————信息就是最大的矛與盾。

我已經知道了表交易所和黑市的價格行情,

那會成為在這個商談中對我有利的一張牌。

不管怎樣,我想在這個商談中盡可能地占據有利位置。

即使每一枚蛋的價格提升一金幣,也會是很大的不同。

如果牧場計劃成功,我的銷售量將會達到每日十枚。

單個蛋的價格提升一枚金幣,那十個蛋就是十枚金幣(大金幣一枚),

那我每年就可以額外獲得3650枚金幣。

換句話說,一金幣約等于十萬日語,一年就是365百萬日元的額外利潤。

未來的某天,蛋的產量或許會達到日產100枚,那一年就是3650百萬日元的差距。

這是相當巨大的。

“雖然黑市的買進價一般會比表市便宜,但這里有著不問貨源的優勢。即使那是通過偷盜獲得的東西,也不會有人在乎。”

“在黑市中交易的風險,難道沒有反映在價格上嗎?”

我堅決地反對著。

“是的,在黑市中的交易有著不需要向政府繳納稅的風險與好處,但那也不過是些零錢罷了。”

被這樣反擊,已經沒有余地了嗎?

確實,黑市交易最大的優勢就是無稅,交易的利潤也會隨著是否繳稅存在差異。

“明白了,我接受一枚半到四枚的價格,只是,我打算提供新鮮的蛋,因此,我希望能在交貨的當天早上得到貨款。”

“當然,我會在蛋的審查時考慮,那才是最重要的。”

隔著桌子,格雷的伸出了手。

作為談判成立的證明而尋求握手嗎?

作為一個黑市商人,那個動作是可以理解的,但同時他看起來也是一名老練的盜賊。在那個職業的立場上,他能輕輕松松地將一只手交托給對方嗎?

還是說,他對我的信賴......有著相當的程度嗎?

“交易雙方建立互信關系是買賣的基礎,這條原則,即使在黑市中,也是一樣的。”

格雷德那樣說著,仿佛看穿了我的想法。

“....”

“那么,我,艾修也會信任于你........因為對我們之間的交易,非常滿意。”

我的話語傳遞著我的信任,但實際上,我并沒有那么相信格雷德。

不過甩開伸出的手并不明智。

作為禮儀,我握了格雷德的手。

....

握一個說信任我的男人的手,感覺上來說,出乎意料地并不算壞。

“但是艾修,對于不向國家繳納稅款,不再想想嗎?”

格雷德用漫不經心的語調地問我。

或許,他是在試探我,試圖打探我的本意。

“不需要。”

我直接回答了他。

生于這樣一個向國家與王室效忠的貴族家庭,我并不是對這件事毫無芥蒂。

不過,早在我賣出第一根獨角獸角的時候,就已經邁進這片灰色地帶。

就如獨角獸角一樣,我所買賣的東西大多是禁止品,所以如果我去交稅的話,在踏進政府機關的辦公室那一刻,恐怕就會被當場逮捕。

當然,我并不是會去做這種蠢事的阿呆。

說起來,從天空飛過各路關口時,也沒有付過關稅。

在飛行中隱藏我的身形后,就能如若無人般任意穿行在這要塞城市加雷而不用付一丁點像關稅那樣的東西。

當然,我也沒有付過運送貨物入城的關稅。

一直以來,我都在逃避稅款。

到了現在,也沒什么了。

對于逃稅,有些人的良心不會受到絲毫譴責————但我不是,我會有著輕微的罪惡感。

因為我明白這些稅金部分會用在城鎮的改善和國家的福利上面去...

.......

不過用在這些事上的金錢到底占稅金的幾成就不得而知了。

要不————我去開個孤兒院?

在那個大草原上。

“吾友,認真地給這個國家繳納稅金,也是對【惡事】的支持呀。”

“?”

格雷德說出了意義不明的語言,我感到疑惑。

“這個國家從底層到上層都腐爛了.....空氣中全是惹人厭惡的腐臭味。 官員和政客,都是些蛀蟲,只知道吸食人民的血汗,在國家的大旗下利用權力中飽私囊。

在現在的官場中,想要平步青云,只有向上級官僚賄賂大量金錢,而不這樣做的人,便會被排擠,永無出頭之日。

才能更本沒有意義,即使是驚才艷艷之輩,也入不了那些權貴被欲望塞滿的眼。

他們只認金錢,即使是畜社的豬,也能憑借金錢得到晉升。

那些征稅官們也是一路貨色。

誰知道他們貪了多少稅款來滿足自己和上級的欲望。”

格雷德的語調漸漸激烈起來,

我仍是默默聽著。

“即使是這個國家自身也已經腐爛了。

輸入他國的毒品————這種毒品,經過魔法的改良使人對它的依賴性大幅提高,因為給國庫帶來了利潤,而大量地進行著走私。

就在這個惡魔之藥盛行的幾年間,幾十萬,幾百萬,不,幾千萬的人墜入深淵。

從市民身上榨取的稅金,幾乎完全沒有用在福利設施上,反而用來大肆投資這種藥物的生產,研究與改進。

對這個國家的納稅,就是在間接地幫助向全世界傳播這種毒品。

這個世界就要被這惡魔的藥毀掉了,即使是對阻止這樣的慘劇做出的努力也————”

格雷德注意到自己說得太多。因此終止了言論。

“........這些事對你來說還太早了,艾修.....”

作為貴族的我,如果告訴格雷德我幾乎對這個國家沒有絲毫忠誠會怎么樣呢?

我不敢這樣做,

因為我感到可能會被卷入【什么】。

我也從格雷德身上聽了關于像從格里芬身上剝下的素材在黑市交易的事。

“對于素材買賣的稅金收集制度是特別的,

因為作為賣家的冒險者拿出的素材往往是雜亂而未經整理的,以至于很難去計算稅金。因此,就成了稅務由作為買主的店家來承擔的制度。

表市的買進價格也就因此而變低了。

當然,在沒有稅金的黑市中,素材的價格是比表市要高的。雖然不同東西的價格不一,但總的來說大概是表市市場賣出價的七成。

另外,這樣的征稅制度也應用于收購冒險者們從迷宮中帶出的財寶,武具等物品的冒險者公會。”

要是是七折的話,那可比安五折價格收購的表商店————梅露露素材店要好得多。

“如果你想暗地里賣出素材,就帶到有盜賊公會正式成員經營的素材店吧,

不管怎么說,在素材鑒定方面,沒有任何人比的上那為開素材店的老婆婆。

關于你的事我會跟店里聯絡的,

對了,店的名字和地址是————”

我被告訴的,竟是梅露露素材店。

到此為止,商談的事也就結束了,我和拉拉離開了位于地下迷宮的盜賊公會隱匿點。

在恰當的地方發到魔法將身姿隱藏后,我抱著拉拉飛上天空。

從貧民街出去的話,飛行要快的多,

而且,也不會迷路。

因為在途中發現了圖書館,我也就停了下來。

有些關于巨人的事想要調查。

他們就生活在大草原旁的森林中,并使役著草精靈,而我卻對他們的生活方式,力量強度知之甚少。這是必須補足的。

————一小時后,

離開圖書館的我得出了結論,

那就是:巨人對于現在的我來說太危險了,今后必須全力躲避。

我一遍遍地調查,直到明白了巨人的強大,可怕,和危險。

被奴隸的草精靈們非常可憐,但我無能為力。

而且,在這個世界上,弱小的部族被強大的部族所奴役是非常常見的,

居住在大草原上的草精靈只是運氣不好罷了。

在這大草原與大森林上,法則只有一條,那就是 適者生存。

不想被吃,只有變強。

.........

“拉拉,如果我和居住在大森林的巨人展開戰斗會怎么樣?”

“不,不行,絕對不行。沒有希望的。即使是您,大主人,巨人們————居住在大森林的巨人們,請絕對不要出手。”

生活著大草原并熟知大森林的拉拉,像在害怕什么似的,面如白紙地哆哆嗦嗦著。

“我只是說’如果’,如果而已。”

拉拉安心地嘆了口氣。

“無能如何大主人都是無法抗衡那些住在大森林里的巨人的,當然,我也不行。”

在那個大森林里,五米高的巨人也只是小孩而已,十到二十米高的巨人到處都是,

即使是三十米高的巨人,也并不少見,而作為大森林統治者的巨人王甚至超過50米。

不,如果是大主人的話,我相信十米到二十米的巨人根本不是對手,即使是三十米的巨人也能一對一地撂倒,

可是————大森林中的巨人,有著超過一千尊的數量。”

太困難了,

想憑我一個人驅逐上千頭巨人并救出草精靈簡直就是送死。

至少,是對于現在的我來說。

.....

某天,

如果有一天,我的力量足以碾壓1000+強大的巨人,

我不會吝嗇向草精靈伸出援手。

不過在現階段,我會盡全力回避巨人。

貿然地與巨人接觸可能會帶來巨大的麻煩,最壞的情況下他們甚至可能進攻我建造在大草原上的家園。

但........要是安吉拉和其她女孩被巨人抓住的話,我就不會再按兵不動了。

如果..........安吉拉遭到巨人殘忍的對待,

如果那真的發生了,我絕對會消滅巨人-----夠了,關于巨人和我的決意的話題就到此為此了。

要是立起了什么flag就麻煩了,

真的很麻煩。

-fin-

夏小汐墨夜霆全文免费阅读小说